「一,一百萬兩?黃金?」

Home - 未分類 - 「一,一百萬兩?黃金?」

福圓艱難的說出了這個數字。

「您,您不會是開玩笑吧?一個雞屁股一百兩黃金?」

福圓,看到七夜的臉色,心裡沉寂了下去。

「開玩笑?你覺得少了嗎?兩百萬也行啊!」

「需要我再給你解釋一下為什麼嗎?」

「你看看,咱們能夠活在這世上,多不容易。這雞,更不容易啊。它們啊,可是生靈啊,生靈啊……」

七夜又是一臉認真的開始解釋,跟個神棍一樣,那故作認真的表情更讓人覺得好笑。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七夜在戲耍福圓,也都在看著笑話,不過也不知道這七夜到底想幹嘛。

不會真是想用一個雞屁股換一,二百萬兩黃金吧?

看笑的看笑,反倒是黃家之人,皆是面露陰冷之色,恨不得將七夜殺死,可是能夠殺死七夜的只有黃蠍,黃蠍又沒臉當著風清和熊岩殺了夜七!只能強忍著七夜的侮辱!

黃家之人一臉冰冷,福圓這時候才知道什麼叫痛苦。

這份自己曾經喜歡的快樂,當自己成為受害者的時候,沒想到會是如此凄慘,如此痛苦。

福圓都在想,如果七夜原諒他,他願意做個好人……

福圓發誓,絕對會做一個大好人!

「一百兩黃金,我,我哪裡賠的起啊!」

福圓一臉悲戚的哭訴道。

「早說啊,你早說賠不起啊!」

又是一個似乎在那兒聽過的話,七夜這話再讓福圓心頭一冷,因為他似乎感受到了一絲殺氣。

「賠不起沒關係。你不是要參加三城選拔賽嗎?正巧,我也是。嗯,這樣!你接我一招,雞屁股的事情就一筆勾銷,如何?」

討價還價到最後,卻是如此結果。

七夜這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聽到七夜所說,福圓的心頭更是拔涼,他突然知道自己剛才是從哪裡感受到了殺意,這個傢伙竟然沒想過放過自己!

「我,我……黃蠍主子,救救我。」

七夜身上散發的殺意,頓時讓福圓痛苦流涕,對著黃蠍叫到。

「小子,你是不是太過分了?」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黃蠍冷冷的說道,這福圓畢竟是黃家的狗,身為主人,自然要護著。

「這是我和福圓少爺的事情,好像與你黃家沒關係吧?」

七夜冷冷一笑。

「哼!好,很好。福圓,你就接他,一招,我看他敢如何!」

黃蠍也同樣冷笑一聲,他就像看看,這七夜當著自己的面敢將福圓福圓如何#### 第五十二章下殺手

「黃蠍主子,我不要啊。他,他要殺了我啊!」

福圓感受到了七夜產生的那一絲殺意,立刻苦苦哀求到。

「放心,有我在此,我就看看,他敢如何動你!你是我黃家的人,他一個俗世賤民,絕不敢動你!」

黃蠍無比自信的說道。

「黃蠍,主子。您可一定要保護好我啊!」

福圓畏縮驚恐的說道。

「放心,他沒那個膽量!」

黃蠍臉上帶著一絲不屑,冷笑道。

看到黃蠍臉上的不屑笑容,七夜同樣是淡淡一笑,不過這淡淡的笑容里卻是帶著殺意。

世家大族,黃家!真是厲害!

「準備好了嗎?」

一笑而過,七夜平和的問向福圓,這個問話,似乎極為平常。

福圓的心裡也是一緊

聽到七夜的話,福圓立刻調動了全身的玄力,在胸前凝成護體罡氣,全力防護著七夜的攻擊。

「我,我準備好了。你來吧!我接你一招,就算一筆勾銷。我也不欠你了!」

福圓膽顫心驚的對著七夜回到。

「嗯!我出手了,你可要接住了!」

七夜的眼裡,閃過一縷幽芒,冥夜之瞳無聲開啟。

在場之人,只覺得眼睛一花,七夜手中,似乎出現了一個什麼東西,直接飛了出去。

「我……」

福圓,看到了七夜眼裡閃過的一絲幽藍,他似乎覺得自己好像愣了愣神。

就在這短短的瞬間,福圓只覺得心口一冷,隨後一股錐心的刺痛,在心口之中急速放大。

溫熱的血液順著自己的馬褂,流到了腳底。

「主,主子!你說過,要,保護我的!」

福圓眼睛變得獃滯,對著黃蠍艱難的說道。

隨後,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他那臃腫肥胖的大腿,一直在抽搐著。

原本因為七夜戲耍福圓而變得歡快的街道,也在這個時候突然寂靜了下來。

所有人的心裡,都升籠罩著一層冰寒。

原本臉帶微笑的那個青年小子,下起手來竟然是如此的雷厲風行!

眼睛死死的盯著福圓胸口插著的弩矢。

黃蠍的內心變得異常冰冷。

他怎麼也沒想到,七夜這個俗世賤民,敢在自己眼前,對福圓下殺手。

而且動作是如此迅捷,就連他想救急,也來不及出手!

黃蠍沒有感應到七夜身上散發的殺意,可是福圓對七夜太過恐懼,他從七夜身上,清晰的感應到了那一絲殺意,真真切切的殺意。

七夜也的確對福圓起了殺心。

七夜曾是神劍至尊,仗劍逍遙行。

前世很少遇到讓自己覺得不爽的事情。

因為自己的實力強橫,再加上沒有親人需要顧忌,七夜可以肆意殺戮,除去心頭不爽,不快。

可是如今,自己有了牽挂,有了顧忌。

而且自己如今的實力,也不能隨意的逍遙快活。

七夜和黃家的仇怨,在城外山谷就結下了!

以黃家之人的陰狠毒辣,自然不會放過七夜。

他們也必定會對七夜進行報復。

黃蠍礙於風清和熊岩,不會當著兩人對自己出手,可是並不意味著會放過七夜。

黃家必定會暗中出手,或是讓家族派人!

七夜前世經常被讓人追殺,有很豐富的『經驗』……

黃家之人,是世家大族,在他們眼裡,自己就是一個俗世賤民,也沒有實力去對抗他們的家族。

不過七夜相信,就算黃家真的派人報復自己,那也不可能派出絕頂高手。

畢竟七夜沒有將黃家逼的發瘋,為了一個福圓派出一個絕頂高手來擊殺自己,不是很現實!

有二長老這個巔峰大武師存在,一個高手,還無法真的能夠擊殺自己。

基於這一點,既然自己要被黃家報復,七夜也自然不會讓黃家的人好受,所以想辦法噁心一下黃蠍四人。

自己可以對黃家之人出手,可是又不能下重手,不能將黃家逼的派出絕頂高手來擊殺自己。

如果真的派出絕頂高手,即便有二長老庇護,恐怕也不一定能夠護住自己。

所以七夜挑了一個既能噁心到黃家之人,又不會逼的他們派出絕頂高手的法子。

那就是放過黃仁,轉而擊殺黃家的下人。

擊殺福圓這條狗,用來噁心黃蠍幾人!

自己如果殺的不是福圓,而是黃仁,恐怕黃家之人立刻會發瘋,絕對會立刻派出家族高手來擊殺自己,而自己也絕對不可能回到長平城。

剛才,就算是黃蠍沒有救下黃仁,七夜也不會真的殺掉黃仁。

可若是殺一個福圓,黃家不會調動太多高手來追殺自己,就算有麻煩,二長老也可以解決。

在黃家三人眼裡,尤其是黃蠍,他絕不相信,七夜敢當著自己的面去擊殺福圓。

因為他若敢動手,自己就敢名正言順的對他出手!

所以,黃蠍才敢讓福圓去接下七夜一招!

可是沒想到,這七夜竟然真的下了殺手,而且是如此之快。

快的就連黃蠍也來不及去搭救福圓,來不及去擊殺七夜!

只有七夜自己在冷笑。

冥夜之瞳!

冥月留給自己的逆天瞳術,又哪裡是一個黃蠍能夠跟上腳步的!

而剛才自己所做,不過是用『攝魂』之術讓福圓出現了幻覺,隨後簡簡單單的扔出了一根包裹玄力的弩矢。

要真說來,七夜並沒有動。

可是包裹玄力的弩矢,卻蘊含著爆炸性的力量,速度自然是一閃而過,隔著幾尺的距離,普通武者是很難反應過來的!

「小子!你好大的膽子!敢當著我的面,殺我黃家下人!」

黃蠍滿眼冰寒,殺意波動不斷。

黃蠍錯過了擊殺七夜的時刻,此時此刻,他又陷入了擊殺七夜的猶豫,還有被打臉的尷尬。

雖然嘴上和心裡,是殺心直起,可是福圓是自願接下七夜一招,如今被一下搞死,這也只是預料之外。

「一條狗而已,殺了就殺了,我說了讓他準備好的!」

「他自己也說過做好了準備!大家也都聽到了!」

「我只是扔了一根弩矢,又沒有拿破玄弩射他,他沒能接住,只能怪自己廢物,這可怪不得我!」

七夜一邊說一邊在對著周圍的人解釋著冠冕堂皇的理由,而他也故意在與黃蠍保持距離。

萬一這傢伙真的被自己搞得發瘋,情緒不受控制之後,拉下臉來對自己出手,這樣短的距離,只要一個玄力外放就能要掉自己的小命。

而二長老,還在不遠處看熱鬧,誰知道他來不來得及出手,畢竟自己的實力不可能和大武師對抗,

七夜故作認真的解釋,更讓人內心發寒。

武者的世界,廝殺,殺戮不斷。殺一個人並不稀奇,可是七夜能夠笑著殺人!而且還能說出這般冠冕堂皇的狗屁理由,這就讓人感到心寒。

「這小子,好果斷的心性!」

二長老的眼裡,又多了一份對七夜的震驚。

只是此時此刻,事情似乎有陷入了一個轉變。##### 第五十三章長天城郡守

「黃蠍大哥,此人三番四次讓我黃家受辱,如今更是殺了我黃家附屬家族的子弟。如果不殺了此人泄恨,我黃家有何臉面掌控長下城?」

聲聲怒火。

說話之人,是有著幾分頭腦的黃善。

黃善也知道黃蠍拉不下臉面對七夜下殺手,所以大聲在誘引他出手。

黃蠍實力遠遠強過七夜,就連身份也是讓人尊崇的四大宗門子弟。

四大宗門,在整個龍天帝國,那是名門正派,在普通武者眼裡,自然不會做出所謂的欺負弱小的情況。

也因為如此,黃蠍拉不下臉去擊殺七夜。

哪怕黃蠍恨不得扒了七夜的皮!

「黃蠍大哥!你是我黃家之人,維護黃家顏面,是族人的責任。殺了此人,別人也不會異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