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過欺負人的,沒見過你們這麼欺負人的。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楊山虎背後靠著的是團系,你能在吳越省如此行事,全都是簡承諾在背後撐腰。你們如此欺負人,分明是藉機發揮。

Home - 未分類 - 見過欺負人的,沒見過你們這麼欺負人的。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楊山虎背後靠著的是團系,你能在吳越省如此行事,全都是簡承諾在背後撐腰。你們如此欺負人,分明是藉機發揮。

談睿儘管知道楊山虎將這些人全都雙規。是有確鑿證據。但在先入為主的情況下。他真的只能這樣想。只有這樣想,才能給談睿此刻的鬱悶找到一個能宣洩的借口。

談睿如此,霍祭文更是如此。

霍祭文雖然說在臉面上沒有流露出任何複雜情緒來,但此刻他心裡卻是翻江倒海。被楊山虎宣布雙規的這些人。與其說是站在談睿那邊的。倒不如說是站在霍祭文這邊。他們全都前來向霍祭文匯報過工作。省直機關的頭頭們,霍祭文就都收下他們的效忠。紫州市那邊的霍祭文就全都推給談睿處理。這原本就是皆大歡喜的好事,誰想現在楊山虎竟然會做出這種舉動。

最鬱悶的是。霍祭文之前沒有收到任何風聲。

霍祭文不是不知道楊山虎的開會習慣,但卻沒想到楊山虎這次會如此果斷狠辣。

當楊山虎將最後一個人名宣布完畢后,他掃過全場,將手中看似很薄但在所有人眼中卻重如泰山的紙張放下,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陡然間瀰漫整座小禮堂。

「紀律督察自律是我對你們的硬性要求,你們絕對不要當作可有可無的請求。要求就是要求,你們有誰將我的要求當作請求的話,後果自負。我知道你們平常都在下面是如何說我的,明擺著告訴你們,我不在乎。我楊山虎做的就是這種得罪人的差事,被你們忌恨被你們妄議,我都無所謂。但請你們記住,絕對不要試圖踩紅線,跨雷區,誰敢踩誰就要倒霉,誰敢跨誰就要遭殃。 寵物天王 我可不想下次開會的時候,我會念到你們的名字。」楊山虎波瀾不驚的話語,散發出遮天蓋地的強大氣場。

整座小禮堂一片死寂。

惟有像是蘇沐這種問心無愧的人,在聽到楊山虎的話后,整個人表現出一種亢奮狀態。他們眼神中迸射出道道精光,之前的萎靡不振此刻一掃而光,一種彷彿能氣吞山河的氣勢陡然湧現出來。他們全都是清官是好官,這點他們絕對能保證。就因為能保證,所以他們才會和楊山虎的產生共鳴,才會被楊山虎的話所激蕩。

身在官場很多時候很多事你都不能靈活自如的去處理,你都會深受其難。很多政治官員就是在這種為難中而墮落的,有氣節的即便不墮落,也會變的軟弱。他們不是沒有滿腔熱血,而是害怕這一腔熱血宣洩出來后,等待他們的是免職是坐冷板凳。你以為這些事是虛張聲勢嗎?不是的,是絕對的真事。

現在他們不必畏懼。

因為他們有了楊山虎當靠山。

楊山虎曾經說過,不管你們是誰,只要你們受到委屈,只要你們在工作中受到刁難,只要你們被上級或者同僚威脅逼迫,你們都能前來找我。只要我將這些事查證落實,那麼你們的冤屈我會為你們全都討回。你們要做的就只有一點,不要泯滅良知,不要忘記黨性,不要忘記你們的官帽子是誰給予的。

這才是我想要的省紀委書記。

蘇沐心底暗暗攥緊拳頭。

楊山虎將該說的說完后就坐回原位,整場會議到現在看似應該是達到**,隨後的程序就是幾個演講者進行演講。在楊山虎看來,這種所謂的演講簡直就是浪費時間,但沒辦法,該走的程序還是要走的。你不能夠一味的豎立起來反面類型不是,怎麼都要有正面榜樣在,才能夠讓你的觀點變的更加鮮明。

這個社會還是美好的。

紀委不能因為你們調查出來的某些領導幹部犯罪問題就將整個隊伍素質否決,這種行為不可取。楊山虎也因為知道這個,所以說才會對演講程序默許。

演講有板有眼的進行。

很快就輪到最後一個,談睿。

談睿走上主席台後,和前面幾個沒有什麼區別,也開始屬於他的演講,所說出來的話也是老生常談,講的倒是意氣風發,說的也很為精彩。每句話說出來后針對的都是當下的**事件,都會讓你有種面對一個鬥士的感覺。認識談睿的人都知道,談睿現在的狀態才是他的完美狀態,是他平常最喜歡的狀態。

「之前霍副省長有句話說的很好,必須抵制外來誘惑,我認為這話說的經典至極。我們領導幹部都是好的,不好的是外來誘惑。對待所有的外來誘惑,我們必須堅定立場,惟有如此我們才能將所有外來誘惑抵擋在外。只要沒有外來誘惑干擾,我相信咱們天朝的所有領導幹部都是好樣的,都是經得起考驗的。」

又是這一套。

蘇沐聽到談睿說起這個的時候,眉宇間劃過一抹冷笑。就知道談睿肯定會堅定不移的跟隨霍祭文,現在看來果然如此。霍祭文說出來的話,蘇沐都必須照章跟隨進行。不然怎麼證明兩人是老丈人和女婿的關係?不然怎麼能向外界釋放出一種獨特信號?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兩個之間到底是如何親密無間。

談睿的講話在蘇沐這邊是沒有帶來任何好感,在其餘人那邊同樣如此。

霍祭文怎麼說都是常務副省長,他講話我們還很願意聽,但你談睿有必要在這裡演講嗎?你以為你是誰?我們在座的所有人,從行政級別上說沒有誰比你差。你說你在這裡裝什麼大頭蒜。難道我們聽你老丈人訓斥還不夠過癮,還要讓你在這裡對我們大呼小叫不成?我們懶得聽你在這裡唧唧歪歪。

談睿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他的演講是隻言片語,很快就結束了。

當談睿離開主席台後,所有人都知道這次會議是接近尾聲,下面要做的就是離開,回去之後好好的思考今天所發生的事情,從中吸取經驗教訓。

不但是其餘人,就連楊山虎也是如此認為。

但偏偏就在這時,霍祭文突然沖楊山虎說道:「楊書記,咱們今天之所以召開這個會議,究其根本原因是因為什麼?是因為煙蝶縣破產事件和浮石水源事件,因為在這兩個事件中我們很多黨員幹部都沒有把持住底線,我們才會想要借著這兩個事件來此思想教育活動,沒有錯吧?」

「沒錯。」楊山虎愕然之後點頭道,因為霍祭文所說的沒錯。

雖然楊山虎對霍祭文在這個關頭說出這話,知道他心裡肯定是在打些什麼如意算盤,但楊山虎卻清楚霍祭文的這個理由給出的無可挑剔,你總不能說沒有這事吧?

「既然是因為煙蝶縣和浮石水源咱們才召開的這個會議,那麼我認為有個人就必須站出來,現身說法,因為只有他才最有資格給所有人演講,才會讓所有人知道這兩件事背後的惡劣影響。楊書記,不知道你是不是如此認為呢?」

「你說的是…」楊山虎挑眉道。

「我說的這個人就是發改委的蘇沐同志。」

霍祭文猛然起身,眼光鎖定蘇沐的同時,手指唰的就指過去。

順著霍祭文的手指,所有人眼光全都鎖定蘇沐。

眨眼間蘇沐成為全場焦點。(未完待續。。) 22日,京時間8點30分。

寮國國家副主席塔馬馮通過寮國國家電視台對外宣布:在忠於總理欣達翁的軍隊發動的軍事政變中,國家主席西蘇里、陸軍司令門婆塞、國民議會主席布帕萬等國家領袖以身殉國。叛變在天亮前被平息,總理欣達翁乘機出逃。按照老憲法,由國家副主席代為行使最高國家權力。

隨後,塔馬馮以「代國家主席」的身份邀請越南出兵平定寮國各地的叛亂。

該消息一經發出,立即在國際社會上引起悍然大波。

越南政府在9點前宣布承認塔馬馮的合法地位,表示將立即出兵老,幫助寮國平定叛亂。

9點30,共和國外國巍親自發表聲明。

如同外界猜測一樣,黃國拿出了許多證據,證明發動軍事政變的是塔馬馮與陸軍參謀長諾萬賽,越南在軍事政變爆發前就已經做好了出兵寮國的準備工作。老國家主席西蘇里等人均被塔馬馮的叛軍處決,寮國政府總理流亡共和國,向共和國提出政治避難、以及邀請共和國出兵平息寮國叛亂,恢復寮國國內秩序。

9點,國防衛民宣布,共和國將選擇恰當時機幫助寮國恢複合法政權。

越南宣布出老,共和國也要出兵寮國,戰爭在所難免!

北京時間1過,美國東時間211日211點,五角大樓向外界公布了數張偵察衛星拍下地照片,宣稱共和國已經在中老與中越邊境部署了近二十萬地面部隊,共和國海軍與空軍也進入了戰備狀態。

世界輿論度嘩然。共和國會趁此機會打擊越南嗎?

此時。潘雲生剛來到總參謀部。一路上。他看完了剛剛搜集到地幾份情報。為參加總參謀部地會議做好準備。

寮國軍事叛變地轉折點出現在凌晨6點30左右。

當時。+彥博搭乘地商務飛機剛剛離開萬象國際機場。

先是老國家主席官邸遭到突然襲擊。一支不到20人地特種部隊在0鍾之內擊潰了寮國國家主席衛隊。當場擊斃了西蘇里。隨後陸軍司令門婆塞在趕往主席官邸地途中遭到特種部隊地襲擊。包括門婆塞在內地50多名軍人全被擊斃。天亮前。國民議會主席布帕萬等數十名支持西蘇里地國會、政府與軍隊高層領導均遭突然襲擊。無一倖免。只有跟隨+彥博離開萬象地欣達翁逃了出來。成為了寮國民選合法政府地唯一倖存者。

突擊行動前後到半個小時!

肯定是特種部隊乾的,而且是一支非常精銳的特種部隊。越南的特種部隊沒有這麼厲害,出手的肯定是美軍特種部隊!

在塔馬馮發出「邀請」之前,第一支越南軍隊就越過了邊境,進入老境內。

行動很有章法,早就料到塔馬馮發動地軍事政變會遇到麻煩,提前做了相關部署,不然美軍特種部隊不可能在政變軍隊遭遇挫折之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剷除支持西蘇里的寮國軍政要員,為塔馬馮上台鋪平道路。越南軍隊以最快的速度開入老,足以證明越南早就做好了軍事部署,就等塔馬馮上台。

雖然對寮國局勢最清楚的張孝瓏還沒回來,但是潘雲生幾乎猜出了前後過程。

張孝瓏是潘雲生重點培養的高級間諜,與李存勛一樣,直接與局長聯絡。前幾年,張孝瓏一直在歐洲國家活動,調查李成文的背景,就是由他負責的。李存勛與劉曉賓去「中重公司」之後,潘雲生把他調了回來,讓他在東亞與東南亞活動。去年,+彥博準備在寮國投資,雲生把張孝瓏派了過去。

不是因為+彥博的投資規模很大,而是老的資源關係到國家根本利益。

雖然在李存勛離開「一線」之前,張孝瓏一直沒能成為軍情局頭號間諜,但是論情報工作能力,張孝瓏不在李存勛之下。

作為潘雲生地「五虎將」之一,張孝瓏是名副其實的超級間諜。

走進會議室,潘雲生加快了步伐。

「好了,會議開始吧。」東明顯等得有點不耐煩,「龐總理,你先介紹一下欣達翁的情況。」

「欣達翁將在兩小時後到京,我已經讓國安局負責他的人身安全。」龐興龍朝潘雲生看了一眼,說道,「到達昆明后,欣達翁就提出邀請,希望我們能夠出兵鎮壓叛亂,恢複合法政權。相關的外交文件由外長親自負責,數個小時內就能辦妥。在寮國總理髮出邀請的情況下,我們出兵老不存在外交方面的問題。」

趙潤東點了點頭,朝彭茂邦看了過去。

「戰備命令在八點之前下達,作戰計劃最快能在今天下午確定,初步估計需要投入四到五個快速反應旅,以及兩百到兩百五十架作戰飛機。戰

能在今天=上八點之前準備就緒,作戰行動在今天晚。」

潘雲生微微皺了下眉頭。果然如同紀佑國所說,趙潤東早就決定出兵寮國。

「不能僅僅限寮國問題。」趙潤東敲了敲桌子,讓在座的軍人與官員都集中了注意力。「這幾年,不管是開發南海資源、還是在侵佔島嶼上搞旅遊、還是扣押我國漁船、還是襲擊我國商船,我們一直忍讓,一直希望通過談判方式解決爭端,甚至提出『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結果大家都看到了,一味忍讓只能使越南變本加厲,更加肆無忌憚的侵佔我國資源、霸佔我國領海領土、襲擊我國人員。事情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既與某些圖謀不軌地國家有關,也與我們地政策有關。雖然國內發展是我們的頭號任務,但是國內發展少不了一個和平穩定的外部環境。

當外部環境對國內發展造成負面影響、而且是嚴重的負面影響時,我們就能姑息養奸,更不能委曲求全!」

聽到趙潤東這番話,潘雲生笑了起來。

幸好,所有人都神貫注聽元首話,沒有人注意到潘雲生的表情。

「中華民族是愛好和平地族,可中華民族不是可以任人宰割的民族!」趙潤東用力敲了敲桌子,「我們與越南地問題只是冰山一角,既然某些國家給我們製造麻煩,想以此打亂我國的經濟建設,我們要讓那些圖謀不軌地國家知道,共和國不是軟柿子。如果需要用戰爭解決爭端,共和國不但有決心獲得最後的勝利,還有能力取得最圓滿地結果。」

「老趙,你意是……」彭茂邦的神色不但嚴峻,還有點興奮。

「趁此機會收南沙群島。」趙潤東長出了口氣,「既要收復被越南侵佔的島嶼,還要收復其他島嶼。一不做、二不休,一次性解決南海爭端,別等到十年、或者二十年之後,還讓我們地後代為南海問題勞心費神。」

彭茂邦點了點頭,說道:「入南沙群島主要是空軍與海軍的任務,不會對我們在寮國的軍事行動產生多大影響。」

「還要做好面打擊越南的準備。」趙潤東補充說道,「我們的軍隊進入寮國之後,肯定會與越南軍隊交戰。在此情況下,越南有可能製造邊境摩擦。如果越南膽敢在邊境問題上做文章,就要下狠手,讓越南幾十年之內都不敢正眼看我們!」

彭茂邦點了點,沒多說什麼。

「我覺得……」潘雲生遲疑了一下,說道,「南沙問題應該區別對待。」

「區別對待?」趙潤東朝潘雲生看了過來。

稍微思索了一下,潘雲生把紀佑國的意思以自己的口吻講了出來。「不管怎麼樣,與我們發生衝突的是越南。我們可以通過軍事手段收復被越南侵佔的島嶼,或許不得不用軍事手段收復被菲律賓侵佔的島嶼。但是,軍事行動應該有分寸,有節制。我們應該盡量利用軍事行動產生地威懾效應,迫使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與我汶萊做出讓步,盡量用和平方式解決南沙爭端。」

「和平是打出來的,不是談出來的。如果能通過判解決問題,就不會有現在的事情。」

聽到彭茂邦的話,潘雲生苦笑了一下,說道:「前提條件也是打,打了越南,其他國家的態度自然會有所轉變。當然,不管是談還是打,我們不但要收復南沙群島的所有島嶼,還要劃清領海。」

趙潤東點了點頭,說道:「潘局長的話很有道理,打談結合,才能最有效的解決問題。」

「不管怎麼樣,我主張先打再談。不拿點手段出來,談判不會有任何結果。」

潘雲生笑了笑,沒跟彭茂邦抬杠,他的意思也是先打后談。

趙潤東朝龐興龍看了過去,徵求總理地。

「先打后談沒有錯,但是要控制規模。」龐興龍乾咳了兩下,「主要是控制支出,今年國家能夠拿出的額外軍費不會太多。另外,我建議在打之前,首先與幾個主要談判對象接觸一下,為今後的談判做好準備。」

「這事讓黃國巍負責。」趙潤東沒讓彭茂邦開口,「先打好第一場戰鬥,然後向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與汶萊提出談判。能不能一下談好不重要,只要戰爭打下去,我相信肯定能夠談出個結果來。」

主要思想確定下來后,剩下的就是與作戰有關的事情了。 到艦隊,華劍鋒就感到氣氛不大對勁。

「婚結得怎麼~」

看了眼林嘯雷,華劍鋒說道:「結婚就那個樣,還能怎麼樣?」

「與我當年結婚時有差別吧,聽說現在興了很多花樣。」林嘯雷呵呵一笑,說道,「你也四十過頭的人了,該結婚了。準備什麼時候要孩子?」

「哎,別提這事。」華劍鋒搖了搖頭,「有新的任務?」

「準備打仗。」

「打仗!?」華劍鋒一,「什麼時候下的命令?」

「剛剛下達的備戰命令。」林雷看了眼手錶,「半個小時前,你回來得很準時。」

「總參謀部下的命令?」

林嘯雷點了,將一份作戰計劃丟給華劍鋒。「自己看吧,艦隊兩個小時后離港,進入深水航道后召開作戰會議,趕緊準備一下。」

「回去看。派人來我。」

回住艙。華劍鋒先沖了個熱水澡。才坐下來看林嘯雷給他地作戰計劃。

東海戰爭后。劍鋒主動申請調離「劍魚」號、推薦樂家成出任「劍魚」號艇長。海軍司令部批准了華劍鋒地申請。樂家成晉陞為少校軍官后出任艇長。只是。海軍沒有批准華劍鋒地另外一份申請。沒讓他去造船廠當「裝配長」。而是把他派到南海艦隊。當了潛艇大隊司令官。

毫無疑問。這是提拔。

作為潛艇艇長。要想走上更高級別地指揮崗位。都得在「潛艇大隊」過渡一下。有地是幾年、有地是幾個月。

華劍鋒不太「領情」。主要是不想離開一線指揮崗位。

一年後,華劍鋒找到了「跳槽」的機會。

「共和國」號下水后,海軍著手籌備航母戰鬥群的指揮人員。除了艦隊指揮官、航空兵指揮官之外,還需要一名經驗豐富地潛艇指揮官。華劍鋒看準機會,主動提出去「共和國」號航母戰鬥群擔任潛艇指揮官。

申請很快得到批准,到了新部隊,華劍鋒才知道,「挖」他過來的是林嘯雷。

比起華劍鋒,林嘯雷更加「奔放」。

「共和國」號下水后不久,林嘯雷找到英常徽,要求擔任「共和國」號航母戰鬥群的指揮官。

當時,林嘯雷是東海艦隊司令,去「共和國」號航母戰鬥群,相當於下放。

英常徽最初肯定不答應,剛剛經歷了東海戰爭的東海艦隊需要一個像林嘯雷這樣的司令官,讓林雷去當戰鬥群指揮官,簡直是浪費人才。

鬧到最後,林嘯雷甚至以「退役」做要抰。

不得已,英常徽只能與林嘯雷妥協,調換東海艦隊與南海艦隊司令,「共和國」號為南海艦隊旗艦。

雖然林嘯雷沒有成為「共和國」號航母戰鬥群指揮官,但是以他的性格,越級指揮肯定是必然結果。

在組建「共和國」號航母戰鬥群指揮系統地時候,林嘯雷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除了挖來華劍鋒之外,他還挖來了海航的朱榮輝與楊晉傑。遺憾的是,林嘯雷原本想把梁國翔與狄泊清挖來,結果海航說什麼都不肯放人。

經過近2年的努力,「共和國」號航母戰鬥群集中了海最優秀的軍官團隊。

擔任戰鬥群指揮官的是前東海艦隊參謀長袁任時,他也是林嘯雷的搭檔。「共和國」號艦長是前「蘭州」號驅逐艦艦長殷遠橋,為了成為航母艦長,他不但戰勝了30多個競爭對手,還參加了為期1年半的特別培訓。艦載航空大隊大隊長是朱榮輝,副大隊長是楊晉傑。戰鬥群反潛與聯合作戰指揮官是晉陞為海軍上校的華劍鋒。除此之外,護航艦艇地艦長與艇長都是林嘯雷以前的手下,其中包括級攻擊核潛艇艇長杜興華與劉海峰。

因為「劍魚」號的最大速度只節,所以沒有編入航母戰鬥群。

到20199年3月初,「共和國」號航母戰鬥群完成了為期1年的訓練,基本上形成了作戰能力。

因為j-15b與hj200的產量上不去,所以艦載航空兵的配製一直沒有達標。

當時,駐「共和國」號的j-15b只有12,為此將j-10c的數量增加到了36架;hj200隻有2,其中1架還在進行訓練與調試。

雖然編製並不完成,但是「共和國」號航母戰鬥群的實力毋庸置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