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家和安家的那些族老瞬間對著自己手下的人使了使一個眼色?

Home - 未分類 - 劉家和安家的那些族老瞬間對著自己手下的人使了使一個眼色?

如果今天真的安諾被帶走的話,不僅留著會成為一塊笑料他,們安家同樣也逃脫不掉。

尤其是一手促成了這件事情的那些族老,如果今天這樣的事情發生了以後,那麼他們在家族當中的地位絕對會一落千丈。

瞬間,數十個人便把南炔給包圍了起來。

只要南炔有任何動作那麼他們就會在第一時間把南炔給擒住。

「還愣著幹什麼,快把這個小子拖下去給我打給我往死里打,今天我會讓他知道得罪我劉東沅的下場是什麼?」

劉東沅見到那些手下遲遲的不動手,立刻的大怒,的他現在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看看南區被自己活活的給折磨死的下場。

「動手。」

這些眼神互相的看了看立刻的對著南炔下手。

畢竟,劉東沅也是自己等人的主子。

「切。」

南炔不屑的看了一眼這些人,這些人雖然在普通人當中或許有點實力,但是在自己眼中也就是那樣了。

調動著自己體內的真氣,不斷的向著外面釋放著。

對付這樣的一些人,還沒有必要拿出自己真正的實力。

說不定這些人連自己的威壓都沒有辦法承受。

「砰。」

眾人倒地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怎麼可能。」

那些人頓時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已經倒地了身體。

自己等還沒有接近那個人是怎麼被那個人打趴下的。

「異能者。」

劉,安兩家的那些族老瞬間站起了身來不敢相信的看著南炔。

「難怪有這個膽子到我們這裡來搶親,原來是一個異能者。」

兩家的族老眼中出現一絲難怪之色。

同時也出現了一絲忌憚之色。

本來以為這個小子只是一個普通的野小子而已,沒有想到這個小子竟然是一個異能者,這下這事情就不好辦了。

「異能者?不對,你身上的能量絕對不是異能者能擁有的能量。」

突然一道陌生的聲音響起。

…… 突然一道陌生的聲音響起。

一道人影緩緩從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來,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南炔。

「你身上的能量絕對不可能是屬於異能者的能量。」

「說,你身上的能量到底是什麼。」

那道人影眼神如鷹眼一般尖銳的看著南炔。

今天只要南炔不把他身上那神秘能量的來源說清楚,這人已經決定絕對不會放他走。

「小子,你的私事我不管,但是你身上那神秘的能量,我是一定要管。」

突然那道人的手中出現了一道雷電。

只要是南炔有任何動作他就會毫不猶豫的對他去動手。

「哦,你聽沒聽過一句話。」

南炔並沒有直接回答的他的問題,而是一臉笑意的看著他。

這人的話語不由的讓他響起了李珏。

一個被自己好奇心給害慘的人。

說著還對著李珏眨了眨眼睛。

不由的讓李珏一陣無語。

「什麼意思。」

那人顯然不會明白南炔的意思。

「好奇心害死貓。」

南炔一臉笑意的對他說道:「知道了我身體之中這能量的人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你確定想要知道嗎?」

「你,小子,不要太自不量力了。」

「就算你身體中有著那個神秘能量,但是你現在的年齡也高深不到哪裡去吧,你確定你是我的對手?」

聽到南炔的話語,這道人自然是大怒。

作為一個異能者他走到哪裡都是受人敬仰,沒有任何人該以這種語氣和他這樣說話。

總裁寵妻有點甜 而現在竟然有一個不知道從哪裡跳出來,天高地厚的小子,竟然敢和自己這樣說話。

簡直是自不量力。

他手中的那道雷電瞬間向著南炔進攻而去。

「炔。」

看到一位異能者向著自己喜歡的人進攻而去,安諾不由得大驚。

雖然南炔看起來也是一位異能者,但是異能者也是要經過千錘百鍊的,顯示沒有眼前那個異能者那樣強大的實力。

「切。」

對於這樣程度的攻擊來說,南炔是真的沒有放在眼中。

隨意的調動真氣在身體周圍凝結了一個防護罩,把他和安諾兩人都保護了起來,畢竟,安諾現在還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南炔是真的怕這場攻擊會傷害了安諾。

「轟隆……」

那道雷電瞬間碰撞到了南炔的保護罩上,一道爆炸聲音在眾人的耳中響起。

「什麼……」

那位異能者更加是大驚。

這個小子看起來是如此年輕,竟然能夠輕易地間下自己的一招。

這怎麼可能?

這算是異能者也是要經過後天訓練的。

而且看起來這個小子體中那個神秘的能量顯然不是因為異能者。

「看來是我小看了你啊。」

這位異能者不斷的打量著南炔身體外面那神秘的能量,他現在還沒有看出來,這種能量到底屬於什麼。

「怎麼可能……」

除了這位異能者之外,更加驚訝的卻是安家和劉家的那些人。

他們沒想到,南炔竟然同樣是一位異能者,而且,還是不弱於家族請過來的那位異能者。

這不要是讓他們心中更加的忌憚。

…… 「這一次不管結果如何,這個小子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給留下,不然對於家族來說,後患無窮。」

兩個龐大家族的那些族老看著像在場上立於不敗之地的南炔,同時在心中暗自的說道。

這個小子如此年輕的時候就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如果再給他一點時間讓他成長起來的話,那對於家族……

劉家的那些高層不斷的在心中想到那是最後的結果,他們卻是不敢再想象下去了。

我安家的那些高層卻是在心中也沒有劉家那麼緊張,畢竟安諾也是他們安家的人。

就算真的再不濟那也只不過是把臉面給丟了而已。對於家族來說並沒有什麼害處?

「不過如果能留下,那是留下的為好。」

畢竟對於這些家族來說,他們也十分的重視臉面。

「洛兄,你我兩人合力擒下這個小子逼問出他身體當中那道神秘的能量的來歷。」

這位異能者對著他旁邊的另外一位坐著的異能者說的。

他現在並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獨自的拿下南炔。

所以現在她想的是和另外一位異能者兩人同時出手,一起拿下分南炔。

「好。」

從這位異能者的旁邊突然站起來,一位高大的男子,同樣也是一臉警惕的看著南炔。

對於他們異能者來說這個世界上出現出一道更加神秘的能量同樣也是十分大驚的。

「好了,你們不是他的對手,住手吧?」

突然,一道蒼老的聲音傳入眾人的耳中。

「於老。」

兩位異能者財務這聲音主人的方向看去。

那時看到了一位老嫗。

而當他們看到這這位老嫗之後立刻的恭敬的對著她拜到。

看起來這位老嫗在異能者組織當中的地位十分的高。

「於老,您老人家怎麼過來了?」

兩位異能者不解地看著這位老嫗,於老就算在異能者組織當中也算是德高望重,根本不會輕易的出現。

「小子,我不管你身體當中那道神秘的量到底是如何來的,如果你想要帶走我看重的徒弟,那還得先過我這一關。」

於老並沒有回答兩位異能者的問題,而是朝著南炔看去。

「於老,您來了。」

而現在安家的家主同樣也是安諾的父親,看到這位老嫗過來之後,立刻總幹事的高台之上跳了下來,對著於老說道。

他看起來同樣很尊重於老。

「我這一次過來本是想接阿諾走的,沒想到還能見到這樣有趣的一幕。」

於老一臉笑意的看著安諾。

「於老。」

見到於老對著自己看了過,安諾同樣不敢放肆,立刻的對著她恭敬的說道。

「炔,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於老,同樣也是我的老師。」

安諾站在南炔和於老的正中間。

對著南炔介紹些於老,而同時也在瘋狂地給南炔使眼色,示意南炔不要得罪這位恐怖的於老。

「於老好。」

聽到這位余老是安諾的師父之後,南炔也沒有太過放肆。

畢竟,他同樣也要給安諾的面子不是。

而且,看起來安諾十分的尊敬這位於老。

所以,南炔更加的於老尊敬了,說不定,以後還需要於老的幫忙。

…… 此時此刻,大廳之中所有的目光都在南炔和安諾兩人之間徘徊著,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原來的主角劉東沅。

本來他才是今天的主角,不過自從南炔出現以後,他彷彿被眾人給默契的遺忘掉了似的。

同樣的,也沒有人注意到他臉上那個扭曲的表情。

「混蛋!混蛋!」

「這個有小子有什麼資格和我來爭,他算個什麼樣的東西?」

「我堂堂劉家大少爺,要什麼又有什麼,其實這個普通的耶小子能夠比的。」

看著站在安諾面前的南炔,劉東沅一臉的怒火。

他的手指甲已經緩緩的插入了肉當中,那是同同之說讓他的怒火更加的憤怒。臉上的表情更加的扭曲。

「給我把納米核心拿過來。」

劉東沅憤怒的隨便從周圍抓過來一個僕人扭曲的對著他說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