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在穿越之前。寧致遠也已經準備了足夠的武裝力量,只要等戰火一起動就撒出去,就當是補償了。

Home - 未分類 - 反正,在穿越之前。寧致遠也已經準備了足夠的武裝力量,只要等戰火一起動就撒出去,就當是補償了。

所以,在確定了劇情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出現產生什麼變化后,寧致遠都沒敢靠近。直接就落在了不遠處的樓頂上。

同時,也不忘從主位面帶了與自己這一身裝備相同的六人戰術小隊。將整個樓頂給控制了起來,以防萬一。

在確認了這座不知道是隸屬哪家產業的大樓樓頂,並沒有除自己以外的人之後,寧致遠就耐心等待了起來。

在原劇情中,菲爾的死不但刺激到了美國隊長和鋼鐵俠,而且還很快地就分析出了洛基的意圖,趕了過來。

而事實也是這麼一回事,劇情的發展並沒有讓寧致遠等的太久,就看到了因為損傷嚴重有些飛行無力的鋼鐵俠。

「好戲開鑼!希望斯塔克能跟原劇情一樣給力,千萬別被洛基給控制住,否則,下面的計劃也只能跟著變了。」

在看到鋼鐵俠通過專門的走道卸掉身上重傷的裝甲,並走進斯塔克大廈后,寧致遠頓時精神一振,開始期待起來。

幾分鐘之後,「哐!」的一聲輕響,就見史塔克一如原劇情那樣,因為沒被控制,從自己的辦公室里被砸了出來。

接著就看到馬克七型裝甲也跟著破窗而出,很快就鎖定了斯塔克手上的感應手環,並將對方給包裹在了裡面。

隨著鋼鐵俠再次雄起,之前還很牛波依的洛基直接被一發轟進了辦公室里,但這時,時空門的裝甲也已經被激活。

當並不粗大的能量光柱衝天而起之後,很快就在空中「捅」開了一個不小的窟窿,接著齊塔瑞的士兵開始降臨。

暫時顧不上洛基的鋼鐵俠,一如原劇情那樣朝著時空蟲洞沖了過去,沒多會兒,天空中就開始綻放出一團團的焰火。

看著洛基走上斯塔克用來卸載自己裝甲的平台,一下開著隱形裝置的寧致遠,依舊是沒有絲毫要動手的意思。

開玩笑,人家是半神啊,怎麼打都不死,而且手上那權杖又能控制人,還能發射能量炮,傻子才會去正面對上。

不過,讓寧致遠嚇了一跳的是,這邊剛盯著洛基看了沒一會兒,就突然發現對方朝著自己這邊注視了過來。

雖然明知道這麼遠的距離,對方並不見得真得能看到自己,卻依舊嚇的寧致遠立時躲進了所在樓頂的遮擋物後面。

好在,這個時候,洛基的哥哥已經駕到,根本來不及顧及某個地方的異常,兩人很快就一如原劇情那樣打了起來。

隨著兩位半神級的人物正式開打,最先倒霉的就是斯塔克大廈,接著就是大廈底下的車輛和建築,以及行人。

沒多會兒的功夫,寧致遠就看到了鷹眼和黑寡婦開的飛機沖了過來,結果還沒來得及多開兩槍,就被打中機翼。

看著這架在《復仇者聯盟》里已經算是高科技的飛機一下子就摔在了地面,即便是看戲的寧致遠也不由一陣蛋疼。

而這時,寧致遠也清楚地看到,齊塔瑞種族那擁有龐大體型的獸型半生物戰鬥單位從時空門那裡俯衝了下來。

隨著大量的人型半生物戰鬥單位從這玩意兒身上彈射出來,曼哈頓三十九街區附近都陷入了更激烈的戰火中。

雖然在第一時間人類的警察部隊就集中到了這裡,可在面對齊塔瑞的戰鬥單位時,這幫傢伙實在是相當的無力。

「快點!快點!尼馬!!托爾,你站可是雷神,趕緊給力點啊!!」看著下面的慘狀,寧致遠頓時有些忍不住了。

雖然異位面的人類跟自己沒有半行錢的關係,但是在看到外星半生物兵器就這樣肆意屠殺,心裡能爽就怪了。

而且,在電影中,為了避免出現太多的血腥場面,境頭都是特別處理過的,所以,看起來外星人並沒什麼戰果。 傲雪略一點頭,伸手,拿了起來。

盈綠的鞭柄,銀質鞭身略黑。沒錯,正是她從前的兵器。當日失了記憶,再沒見過這東西,那日離家出走時,因得急著走,一時沒找到也就沒深入找了。

如今,既要參加那武林大會,既有了些許目標,又怎能沒個趁手的武器?!便派人回京找李天佑討了,卻沒想到這麼快就要回來了。

「你用鞭?」莫離殤有些吃驚。

「是啊,有什麼問題?」傲雪不以為意的,右手執鞭,猛然往地上一抽,只聽「啪」的一聲,地上立即露出很深一條痕迹。

很好,雖很久沒用,依然這麼順手。

「你會多少種兵器?」莫離殤繼續。

在他的印象中,戰場上,傲雪與大多數將士一樣,用的是刀。上一次,當山賊擋住他們去路時,他也曾看過她的暗殺武器,一根銀絲。

如今看來,她最為趁手的兵器,應該是鞭子了。

「不知道。」傲雪隨口的,她想了一下,「大概,你能想到的,我都會一點。」

莫離殤抬眸,只深深看了傲雪一眼,卻沒有做任何評論。

她這般年輕,又是如花美貌。

他曾見識過她鬼魅般的身形,也深知她內力渾厚,那樣的底子,不是光靠驚采絕艷這般簡單的話語就解釋過去的。

想必別的女孩子還在學針線,刺繡,或者讀書寫字時,享受男子追求,她卻在日夜練武……

「你家世代武將,學好一樣兵器就行,你學這麼多做什麼?」當日,當他看見她用銀絲近距離殺人時候,他就已經覺得奇怪了。

傲雪側頭,看過他一眼:「早聽說離國帝師天縱奇才,幾欲與軒國右相,西涼佑王起名,我當你什麼都知道呢,卻原來不過是高看了你。」

莫離殤倒也不惱,只眉眼彎彎:「我又不是萬事通,而你的身份特殊,自然也有查不到的事。不過,倒是可以猜猜」

他的目光劃過傲雪:「那銀絲只適合近距離暗殺,」他頓了一下,「看你用的那麼嫻熟,怕是練了很久!而你的武功,雖不說獨步天下,但至少,在西涼來說,怎麼也應該是絕頂高手。所以,你那銀絲,是專門用來對付李天佑的!」他的眸光中多了幾分看不透的意味,似笑非笑的:「皇后,我說的對不對啊?」

話落,他便看見傲雪嘴角微微一僵,他也不管她的情緒,只繼續道:「你曾是前太子李胤駿的暗棋,安排在李天佑身邊,卻反被李天佑弄了沒了記憶,進而,應該是愛,或者至少也是喜歡上你原本任務中的人物,最後,連原主子太子也背叛了,對吧?」

「我沒有!」傲雪大聲的。

「沒有什麼?」莫離殤緊迫一句。

「我沒有……」傲雪瞬間意識到這個男人在套他話呢,她璀然一笑,如夏日最燦爛的陽光,幾分嬌嗔的,「我什麼要告訴你?」

說著,她轉身就往城裡的方向走去。

這個莫離殤,實在太聰明!不過一根銀絲,竟能聯想到這麼多!看來,她以後還得更小心的對待!

後面,莫離殤側頭,看了看不遠處指揮著民工幹活,自己也幹活的汗流浹背的眾影衛,估計這路一時半會兒也搶不通,便對諸葛玉朗道:「走吧,我們也進城逛逛。」

這是一個較大的城邦,如之前經過的所有城邦一樣,街上店面林立,人群熙熙攘攘。

只是

路上這許多人,若非一臉焦躁,便是垂頭喪氣愁眉苦臉的樣子,特別是鹽商處,更是圍了里三層外三層。

駐足,等莫離殤走過來,她問:「你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嗎?」

「不知道,我這幾天和你一起。」莫離殤答。

「你都沒帶暗哨啥的?」傲雪再問。理論上,按莫離殤和諸葛玉朗著呢特殊的身份,身邊應該很多暗中保護的人。可這麼久以來,她一直留意周圍遇到的每一個人,似乎,還真沒發現什麼可疑的人。

「不需要。」莫離殤淡淡的。

無論哪個國家,有利益,就有爭鬥,而最大利益爭奪戰,自是皇權。離國皇權之戰,從不輸於任何國家。只是

他既敢將諸葛玉朗帶出來,皇宮裡,朝堂上,自然布了局。倘若,那些人能破了他的局一路追殺到這裡,那麼,那些人,他便勉強承認他們的對手身份!

傲雪才懶得管他想什麼呢,邁步,朝鹽商處走去。便在最外圈的時候,她開口,對著一個七八個人的群體:「你們都站在這裡做什麼?」

那群人卻是好奇的看著傲雪:「等鹽啊!」

「等鹽做什麼?鹽賣完了嗎?大家還都這麼巧家裡鹽也吃光了?」傲雪不解。

「姑娘,看來你是不知道!」一個40來歲的婦人走了過來,「這幾天都傳遍了!今年的官鹽被劫,我們以後都買不到鹽啦!這私鹽多貴啊!昨天都賣到一兩銀子一兩鹽了!今兒個,五兩銀子也買不到一兩鹽了!」說著,婦人嘆了一口氣。

一兩銀子一兩鹽,開什麼國際玩笑!現在還五兩銀子買不到一兩鹽!她可記得鹽是國家保障性供給,為了保證窮人也能吃得起鹽,一直很便宜!具體多少她是不記得了,但單位一定是「文」來算的!

「那麼,你們家裡都一點鹽都沒有了嗎?」傲雪再問,聲音略大了一點。

眾人聽得有聲音大聲說話,紛紛朝傲雪看去。

傲雪見眾人的目光看過來,三兩步走到台階上,再次大聲問:「大家家裡都一點鹽都沒有了嗎?」

常年的上位者的風姿,眾人看著她,心裡生出少許敬畏。

隨後,有人搖頭,然後議論紛紛:「家裡還有。」「昨天也買了一些。」「大概只能吃十多天了!」……

傲雪頷首。 蜜婚謀愛 通常來說,鹽這種常用品,除了實在窮的揭不開鍋的人,通常不會等到吃得一絲不剩才買。

「既然家裡都還有,就都回家吧!最多再三五天,新的官鹽一定會運到。」傲雪用肯定的語氣。

「姑娘,之前我們也是這麼想的。可是,都等了好幾天了,大家都在搶,現在連私鹽都買不到了!」一人焦急的望著傲雪。

這便是典型的從眾心理,本來有自己想法的個體在社會群體的無形壓力下,很難堅持自己的想法,不知不覺與多數人保持一致。

這種時候,若不能立即解決問題,便必須是擁有絕對權威的人出來說句話,將人們的恐慌壓下去。然,解決問題依然是根本。

「鹽,是國家保障性物資,從來都是官方提供。這一次,官鹽被盜,是個偶然性事件。你們要相信,皇上一定已經知道這件事情,並在著手解決!大家要對皇上有信心!產鹽的地方離這裡有一段距離,新鹽運來需要時間!大家若家裡還有餘鹽的,儘管把心放進肚子里,再耐心等幾天。家裡若沒有鹽的,可以在親朋好友那裡借一點,也別借太多,一頓頓借,若借多了,對方肯定不肯!大伙兒主動積極把借條寫好!說不定一頓飯下來,新的官鹽就已經到了!」

開始的時候,傲雪說的很慢,大家也都是一臉凝重,到後來,說到一頓頓借的時候,她看見下面已有人在笑。

一頓飯,能用多少鹽,若親朋好友來借,怎麼好意思喊別人寫借條。

便就在這時,傲雪拿出一直放在懷裡的那個象徵「佑王府」至高無上權利的令牌:「大家看見沒,這是佑王府的令牌,我是佑王府的丫鬟。待會兒,我會派人快馬加鞭回京,告訴皇上咱們這裡缺鹽特別嚴重,等新鹽運到時,率先送到咱們這裡來!」

聽了傲雪一番有禮有節的話,又看見她拿出的佑王府的令牌,加上她這通身的氣派,眾人不由相信幾分。

「走吧,走吧,都回去吧!再等幾天,皇上肯定會把鹽給運來。」一直站在百姓中的莫離殤,他牽著諸葛玉朗的手,穿梭在人群中。

漸漸的,有人開始離開,奇怪的從眾心理又開始發揮作用,聚集在鹽商門口的人越來越少,人們雖沒有完全松下氣來,先前的那種焦慮卻是緩解了不少。

傲雪從台上走下,對著莫離殤:「謝謝。」

剛才,若不是他在台下唱雙簧,慫恿著這些人離開,傲雪那番話絕不會那麼快起到作用。

莫離殤笑:「我從不接受口頭道謝,你家皇帝欠我個人情。」

傲雪立即鄙視的看過他一眼:不就是吆喝了幾句么,居然也能提升到欠人情的高度!還指明要李天佑還!

對於傲雪顯而易見的鄙視,莫離殤那是相當不在意啊!向來,他要的是結果,至於過程,至於別人的看法,都不在他考慮範疇。

傲雪等人在街上逛了一圈,毫不意外的,所有鹹的食品都特別貴,好在傲雪並不在乎那幾個錢,想吃什麼就買。離開的時候,還打包了許多食物,給那一眾苦命的、被她勞役的影衛帶回去。

城外,路總算搶通了,傲雪和李天佑提著大包小包食物遞給眾人。就在眾人吃食的當口,傲雪提起城中搶鹽的事情。

有影衛立即說:「自官鹽被劫,附近好幾個城邦都不同程度發生搶鹽的事,皇上已派季大人親自追查此事。」

一天之內,傲雪多次聽人提起官鹽,她忽然想起一事:「那周晉安,是鹽運使的兒子?」

「是,周晉安是鹽運使周湘閑的兒子,這趟是押運官鹽進京,這本是其父周湘閑的事情,但因得周湘閑恰好重病,便將事情交給了兒子。豈料……」影衛頓了一下,省略掉中間過程,直接述說後面,「那鹽便放在當日遇見娘娘的地方,便是周晉安死的那日,所有官鹽不翼而飛。」

傲雪點了點頭,不再說什麼。

當夜,大概是三更的時候,傲雪從房間走了出來。便就在走出客棧的時候,她忽然停下,對身後暗中保護他的影衛道:「我有點事,你們不用跟著。」

身後,沉默了一瞬后,「是」,然後是退開是風聲。

傲雪繼續往前走去,她不確定他在哪裡,但她知道,他一定在,也一定能猜到,她會去找他。

當日,當他的暗部,也算是自己的舊屬找到自己時,她就已經猜到,那個人,一定在離自己不遠處;到後來,當周晉安死的時候,她有猜過是他,但她覺得更有可能是李天佑派人乾的,畢竟,李天佑的佔有慾,那不是一般人能比擬。

然而,到今天,當她親眼目睹城裡「缺鹽」現狀,再一結合周晉安的死,略一思考就知道是誰幹的了!

遠處,隱約有火堆。

一如從前,只要是郊外見面,他一定會生一堆火,給她烤個肉食。那種界限,早已超越上下級,介乎於朋友與戀人。她也便是在這種曖昧不清中,患得患失。

如今,他依然生火,是想說明什麼?

傲雪走進,便看見那個男子坐在火堆旁,手裡拿著根串著兔子的木棍,正架在火上烤。

兔子表面已酥黃,油星在肉上發出「吱吱」的聲音。

濃烈的肉香。

「周晉安是你派人殺的?」傲雪開門見山。

「是。」李胤駿直言不諱。

「官鹽也是你派人搶的?」她繼續。

「是。」李胤駿拿起旁邊匕首,將一肘兔腿割下,很自然的朝傲雪遞過去。就彷彿,她還是從前的沈傲雪,他也還是從前的太子。

傲雪遲疑了一下,想到李胤駿烤肉的技術向來不錯,美食誘惑下,她接過兔腿,吹了吹,席地而坐。

咬一口,真真真不錯啊!

這男人們烤肉的手藝,怎麼都這麼好!上次李天佑烤的黑鴿子,那也是真正好吃!

「官鹽被搶,不過引起一時騷動,根本動不了西涼根本,你又何必?」

李胤駿不答,只微微笑著看著她啃兔腿,又用匕首在兔子身上劃了幾刀,加了點調料,繼續在火上烤,讓調料徹底滲進兔子肉。

「還有那李晉安的死,誰做的,手法可真難看!」傲雪嫌棄的,奇怪的是,她雖想著那人噁心的死相,卻一點不影響她的食慾。

李胤駿依舊不答。

傲雪嘆了口氣,她現在擺明站在李天佑這邊,李胤駿怎麼可能如從前那般,什麼都告訴她。

「武林大會,你究竟想做什麼?為什麼這麼不願意我參加?」這是傲雪的最後一個問題。

李胤駿垂眸,沉默著用樹枝將火堆熄滅,開口,卻問了一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你是不是愛上他了?」 ps:今天第二更!求訂閱、月票、打賞、評價!同時也求收藏、推薦、點擊等各種支持!

即便是寧致遠從不認自己會是個好人,但面對大屠殺這樣的情況,依舊沒辦法做到冷眼旁觀而不動聲色的境界。

開玩笑,就算拋開做人的底限這一點來說,這個世界可是已經被列入了,要長期經營和觀察的「收割」的名單。

換句話說來,《復仇者聯盟》世界,就是寧致遠的一個重要獵物,自己看上的東西,哪能容得下別人插手。

再加上,寧致遠還指望自己的預定行動,來和復仇者聯盟里的英雄們打好關係,自然更不願意錯過這樣的機會。

所以,在雷神托爾被自己的弟弟洛基捅了一刀,不得不奮起反抗,卻又被地方逃脫后,寧致遠開始準備起來。

很快,拔出暗器的托爾就朝著不遠處,美國隊長他們的戰場飛了過去,而洛基的權杖則被遺棄在了大廈的露台上。

眼瞅著機會已經來到,寧致遠自然不會再有絲毫的猶豫,直接騰空而起朝著斯塔克大廈沖了過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