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盾撞擊盔甲的悶響格外響亮。

Home - 未分類 - 鐵盾撞擊盔甲的悶響格外響亮。

軒轅無極一陣猛推過後,手中長矛宛如毒蛇風馳電掣擊出。

危險!

張月醴憑著本能,長劍迅速盪開刺向要害的長矛,奈何,力量上的懸殊只能微微盪離方位,肩膀還是被狠狠穿透。

軒轅無極眼神一冷,長矛伴隨著血光抽出,旋即,鐵盾一橫,朝前繼續猛頂。

砰!

又是一擊狠狠地衝撞。

張月醴喉嚨一甜,仰頭噴洒出一道血霧,嬌軀猶如斷了線的風箏重重摔在地上。

這。。。就是軒轅戰士的力量!

好可怕!

張月醴強忍渾身的劇痛,掙扎著站起來。

「張月醴,你走吧!」

或許是曾經共事的原因,軒轅無極望著倔強站立的瘦弱嬌軀,心中閃過一絲不忍,緩緩轉身走向族人。

「身為戰士,最恥辱的就是當逃兵,軒轅無極,我還沒有輸。」張月醴深知一旦讓步,軒轅族人必定策馬追趕葉孤城,此時,她需要為心上人爭取更多的時間。

軒轅無極的步伐驟止,緩緩轉身,肅然道:「受教!這一次,我不會再手下留情。」

風,突起,猶如受到殺氣的牽引,緩慢、僵硬、凝固!

張月醴眼中寒芒暴現,手中長劍宛如一條銀蛇疾馳而去。

與此同時,軒轅無極悶吼一聲,在地上留下一道極深的腳印,鐵盾帶著狂暴之氣迎擊。

兩道身影,以突破身體極限的速度,推著狂風衝刺。

張月醴眼看撞擊在即,手一抖,長劍詭異般繞過護盾,這是她最強的殺招。

軒轅無極心中一寒,常年的征戰的直覺告訴他,危險逼近,本能將身體一歪,頓覺一陣刺痛,即便如此,護盾去勢不減。

砰!!!

護盾狠狠撞擊在盔甲上,強勁的衝擊力令盔甲瞬間出現一個凹形。

張月醴覺得五臟六腑猶如移位般刺痛,氣血沸騰,仰頭再次噴出一片血霧。

軒轅無極並未就此罷手,長矛追著連連後退的嬌軀急刺而出。

噗!!!

時間,彷彿瞬間凝固。

張月醴獃獃看著穿透心臟的長矛,視線緩緩上移,盯著面無表情的臉,艱難的說:「軒轅無極,我還是輸了!輸得心服口服!可是,我不甘心!」

軒轅無極的眼眸突現淡淡霧氣,手一緊,長矛快速沒尾,旋即,緊緊摟住無力下滑的嬌軀。

「張上將軍,我答應你,放葉孤城走!」

這是張月醴陷入永恆黑暗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不知過了多久。

軒轅無極狠狠擦去淚痕,將懷中嬌軀輕輕放下,沉聲道:「留下數名戰士,埋葬屍首,其他人,跟我繼續追。」

「遵命!」

。。。。。。

葉孤城不知為何,突然覺得胸口很疼,心中不詳的預感越來越強烈,忍不住扭頭遙望著遠方。

張月醴。。。你千萬別死!

很快,葉孤城等人到達一片荒原,入目所及,儘是黃土和沙塵。

由於對所在位置不熟悉,眾人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選擇,只能本能繼續前行,令他們絕望的是,荒原的盡頭赫然是一片沙漠。

看來,此處應該就是安董新所說通往其他國度的隔離區,繼續前行,明顯不太可能,為今之計,只好調頭另尋他路。

不幸的是,張傑率領的追兵以至!

回頭無路,葉孤城只好咬著牙,率眾進入沙漠以圖后謀。

沙漠難行,速度無法正常展開,張傑又不願意放棄如此大好機會,死命追趕,很快,雙方進行了短兵相接。

這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混戰,實力上的巨大差異令葉孤城一方死傷慘重。

軒轅秀雖然鮮少作戰,畢竟出身軒轅族,殺起敵來巾幗不讓鬚眉,幾乎是招招致命,一根長矛在她手中舞的密不透風,或挑或刺,眨眼間斬殺十餘人。

葉孤城得軒轅無極指導,也能勉強禦敵,奈何單兵作戰經驗有限,被張傑一記橫掃硬生生拍下馬。

張傑望著昔日的戰神,高高在上的城主,卻是這般不堪一擊,頓時仰頭狂笑。

葉孤城氣極,可惜有心無力,畢竟他出身現代社會,自幼就缺乏冷兵器時代的作戰訓練。

面對連連襲來的騎兵,只能被迫防禦,很快,身上就出現數道口子。

護衛看到這般險情,爭先恐後朝著騎兵撞去,儼然一副以命搏命的打法。

「城主大人,快走!」

一名護衛急匆匆拉著葉孤城,剛想將他送上馬,動作突然一僵,獃獃看著穿胸而過的劍鋒。

張傑不知何下了馬,一臉陰鷙的抽出長劍。

「城主。。大人。。。快走。。」護衛頭一歪,轟然倒地。

葉孤城獃獃看著這一幕,突然覺得很燙,那是臉上血液帶來的熾熱感,獃滯的眼神漸漸染上狂暴。

如果說,此刻,葉孤城最想一個人死,無疑,必是張傑!

「張傑!」宛如來自靈魂深處的咆哮,葉孤城手中長槍急刺而出。

張傑輕蔑一笑,一劍將襲來的槍頭盪開,正想繼續進攻,警報驟響。

只見葉孤城的長槍順著去勢,在空中劃過一道弧形,再次拍向張傑左側。

張傑面對危機,急忙舉劍格擋。

砰!!!

葉孤城這一擊可謂用盡全力,竟拍的張傑連連後退。然而,他並沒有就此作罷,長槍一收,宛如毒蛇般再次竄出。

張傑心中一寒,連忙再次格擋。

噗!

或許是力度不夠,他雖然盪開長槍,卻仍被槍鋒划傷手臂,旋即,又遭一擊橫掃重重拍在腳下,身體失去平衡般倒地。

葉孤城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

張傑望著急刺而下的槍鋒,驚恐的睜大眼睛。

恰在此時,一旁的惡修羅騎兵策馬馳援,連砍帶沖襲向葉孤城。

正常情況下,葉孤城必然收槍保命,偏偏他氣極之下失去理智,竟不顧自身安危強行下刺。

瘋子!

張傑驚慌失措一閃,避過要害,可身上還是被長槍刺中,頓時血流如注。

與此同時,葉孤城先是胸膛中了一刀,而後,身體被狠狠撞飛,喉嚨一甜,熱血噴洒而出。

「孤城!」軒轅秀目睹這一幕,眼眶紅的厲害,竟也不顧左右交叉而來的長劍,拼著連挨數刀,硬生生殺出一條血路馳援。

「給我殺了他。」張傑氣極,拔出長槍后咆哮連連。

沒有了武器,葉孤城只能苦笑望著近在咫尺的騎兵,那高高舉起的長劍,帶著攝人心扉的寒芒,狠狠砍落。

砰!!

馬匹相互撞擊的悶響異常響亮。

惡修羅騎兵猝不及防,被狠狠甩飛跌落。

軒轅秀也失去控制重重摔在地上,強勁的撞擊力令她喉嚨一甜,再度吐出一口血,旋即,一動不動。

葉孤城突然覺得整個世界崩塌了,望著被奄奄一息的軒轅秀,發了瘋的爬過去。

「秀兒!」葉孤城掙扎著將軒轅秀抱起,看著不停溢血的盔甲,努力幫其撥開凌亂遮臉的血發,那張絕美的秀臉,此刻蒼白的可怕。

軒轅秀艱難的睜開眼睛,嘴皮抖了抖,彷彿在說,快逃!

葉孤城頓覺悲從心來,熱淚滿框連聲道:「對不起!對不起!」

軒轅秀勉強一笑,艱難的想要抬起手幫其擦去淚水,可是,她真的好累,好想睡覺,舉在半空的手,無力緩緩下滑。

「秀兒!我錯了!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就不該帶你出村,這個世界,就算沒有了人性,又與我何干!」這一刻,葉孤城真的後悔了,他好恨,恨這個世道,恨這些沒有良知的人!他付出了那麼多,到頭來,卻不得善報!

悲憤之下,仰天長嘯。

上蒼,猶如受到感染,天色驟暗,一股烏雲彙集的風暴快速成型,風暴之中雷聲大作,電閃不休。

如此異象,不僅將張家族兵嚇得不知所措,就連帶兵而來的軒轅無極也是一臉震驚。

異象來的快,去的更快!眨眼間,天空又恢復了平靜。

軒轅無極深深看了葉孤城一眼,當他注意到躺在血泊中的軒轅秀,眼眸劃過一絲傷痛。

「列陣!」

風!

風!

大風!

伴隨著沉重的口號,軒轅族戰士迅速形成一條長龍橫隔在葉孤城與張家族兵中間。

不知道為什麼,當葉孤城聽到自己編製的口號時,覺得異常刺耳。

「上將軍,你是什麼意思?」張傑看著矛尖對準己方的軒轅族人,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張傑,到此為止,葉孤城終究幫過我等,就讓他在這片沙漠中自生自滅吧!」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軒轅無極彷彿沒有看到張傑的怒氣。

「軒轅無極,你別忘記了,殺死葉孤城,可是你們族長的命令,難道你想抗命?」張傑真是氣瘋了。

軒轅無極傲然道:「我族之事,我自會處理,無需你操心。」

「好!好!好!」張傑氣血沸騰之下,雙手捏的死緊,然而,他沒有勇氣和軒轅族人翻臉,這個種族的戰鬥力有多麼變態,他最清楚不過了!

軒轅無極不再理會張傑,緩緩轉身,默默望著緊擁軒轅秀的葉孤城,淡然道:「葉孤城,你走吧!永遠不要再回來。」

葉孤城突然一笑,旋即,抱著軒轅秀艱難站起。「張月醴呢?」

「死了!」

葉孤城早就猜到這個結局,然而,當他真正確認之後,心中的恨意徹底釋放。

他恨這些人,甚至已在心中立誓,只要活著,一定不惜一切代價報仇雪恨。

葉孤城狠狠擦去眼角的淚水,漸漸恢復了平靜,抱著軒轅秀扭頭步行。

軒轅無極望著充滿悲涼的背影,眼眸劃過一絲複雜之色,對著族人小聲吩咐幾句,族人領命,將放滿水囊的馬匹拉向葉孤城。

葉孤城默默接過馬匹,沒有回頭,沒有道謝,摟著軒轅秀騎上馬,走向沙漠的盡頭,直至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張傑就這樣看著葉孤城消失,怒極之下,吐出一口鮮血。

軒轅無極!

盯著眼前默然的臉,心中恨意大增。

新城,夜色正濃。

張府!

笑聲四起,其樂融融,慶功宴正式拉開帷幕。

張昊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好不痛快,一個斜視,看到軒轅卓越似乎沒有什麼怎麼用餐,不由好奇道:「軒轅族長,為何不用餐?」

「老朽慚愧,吾兒無知,放走了葉孤城,實在食之無味!」說起這事,軒轅卓越真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無妨,反正從來沒有人能夠在荒漠中活下去。」

驟起的聲音令眾人注目,只見一文士緩緩步入大廳。

「歐陽靖?」軒轅卓越望著來者,不由一呆。

「少主!」張昊連忙起身。

少主?

軒轅卓越看到張昊對歐陽靖畢恭畢敬的態度,心中突起一絲不詳的預感,強忍心頭的不適,冷冷道:「張領袖,這是何意?歐陽靖不是被下令斬殺了嗎?」

歐陽靖淡然一笑,緩緩道:「歐陽靖確實死了,正式介紹一下,在下,拓拔靖。」

「什麼?」軒轅卓越猛然色變。

與此同時,靜候一旁的僕人驟然發難,紛紛用短劍劃破軒轅族人的喉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