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這種事情與狀態有關吧,隨著超水平的發揮,林百羅現在便處於最佳狀態,看到紫風主神眉開眼笑之後,這丫的居然一把抓住紫風主神的柔荑,動情的說道:「紫風,答應我,好嗎?」

Home - 未分類 - 可能這種事情與狀態有關吧,隨著超水平的發揮,林百羅現在便處於最佳狀態,看到紫風主神眉開眼笑之後,這丫的居然一把抓住紫風主神的柔荑,動情的說道:「紫風,答應我,好嗎?」

林百羅這最後的舉動就像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瞬間打動了紫風主神的心,這一刻,矜持神馬的就是王八蛋,有多遠滾多遠就是了。就連旁邊的歐陽萬年,這一刻都讓兩人給無視了,紫風主神重重的點了點頭,輕輕的「嗯」了一聲,含羞帶澀的答應了林百羅。

「哇,終於如願了,我好高興啊」林百羅驚喜的一把抱住紫風主神不斷的轉圈,開懷大笑的說道。

「呀……」紫風主神被林百羅的舉動嚇了一跳,差點就一掌拍過去,還好瞬間就反應,一時間羞得滿臉通紅,掐了林百羅一把,羞嗔道:「獃子,快把我放下,還有人在呢」

「哈哈,你們繼續,我只是路過的……」歐陽萬年大笑道。

林百羅這才反應過來,不過心愿達成之後,他的臉皮也著實厚了許多,憨笑道:「紫風,別害羞,少主不是外人」

紫風主神聽得不由得翻了個白眼,這叫什麼話嘛,她畢竟是高高在上的主神,可剛剛羞人的一幕教旁人看去了,臉上多少有些掛不住。不過,這些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一點,還是林百羅管對方叫少主,這個讓紫風主神比較糾結,想她堂堂主神的男人,怎麼能當別人奴僕呢?

當然,心中想是這樣想,但紫風主神活了不知道多少個萬億年,哪有不懂人情世故的?是以她沒有當場把這個說出來,等有機會再跟林百羅私下裡說說,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先。

「百羅,恭喜了。」歐陽萬年說到這裡,微一沉吟,然後手一翻,兩個晶瑩剔透如薄薄冰塊的環形圈圈憑空出現,遞過去說道:「先送點小禮物,等兩位成婚的時候,再為你們備一份大禮。」

少主賞賜下來的東西,林百羅自然不客氣,接過那兩個晶瑩剔透的環形圈圈,林百羅翻看了一下,好奇的問道:「少主,這是什麼?」

紫風主神僅憑肉眼同樣看不出這是什麼東西,因為這東西沒有絲毫氣息外露,就像是普普通通的兩塊薄冰一樣。

歐陽萬年微微一笑,說道:「你們用靈魂之力侵入進去,就知道是什麼了。」

林百羅一聽便把其中一個遞給紫風主神,然後才按照少主的說法,把靈魂之力往手中晶瑩剔透的環形圈圈侵入進去……

「咦……」

「啊……」

林百羅與紫風主神同時驚呼出聲,林百羅還好,雖然這禮物有些出乎意料,但想想以少主的本事擁有這東西也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然紫風主神就不一樣了,驚呼出聲之後,她艱難的舔了舔嘴唇,聲音顫抖的說道:「竟……竟然是靈……靈魂防禦至高神器?」

林百羅一聽,登時就懵了,瞠目結舌的問道:「這……這不是靈魂防禦主神器嗎?」可問出口后,他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紫風那可是主神,如果是靈魂防禦主神器,堂堂主神難道還不認識?至高神器,天啊,少主哪來的至高神器?

看著震驚之極的兩人,歐陽萬年撇撇嘴說道:「只是一點小禮物罷了,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快認主把東西收起來吧」

林百羅與紫風主神聽得一陣無語,至高神器啊,那是各系主宰都眼饞無比極力爭奪的東西。可在少主的嘴裡,居然只是一點小禮物罷了,天啊,這也太打擊人了吧?

如果這還算是小禮物,那什麼才叫大禮?

ps:最近二蛇在調整心態,我是正常人不是神人,失戀了我也會難過也會傷心。看到書友無天道的留言,說二蛇之前說要爆發,他一高興打賞了兩千多幣,結果二蛇又沒爆發,讓他很傷心,說這樣傷害了一個真正的者。在這裡我只能道歉,希望給我一點時間,等我把心態調整好,一定爆發,如果到時再做不到,那我自彈**一百次…… 第157章少主的實力仍然是高深莫測虛無空間。

「少主,還是讓我們跟著您吧」紫風主神略顯恭敬的說道。

自從歐陽萬年隨手拿出至高神器送予他們兩個后,紫風主神對待歐陽萬年的態度立刻就變了。不僅僅沒有反對林百羅認對方為主,就連紫風主神自己,也改口稱歐陽萬年為少主了。畢竟她又不傻,當然知道能夠隨手送出至高神器的存在絕對是與至高神有密切關係的。至高神,被尊稱為無所不能的至高神,在紫風主神這些主神們的眼裡,就跟她們在普通神級強者的眼裡是一樣的,都是遙不可及的偉大存在。

「是啊,少主,還是讓我們兩個繼續跟著服侍您吧」林百羅也贊同的說道。

本來與少主相處這幾年來,林百羅雖然對歐陽萬年一直很尊敬,但跟現在比可就差得多了,在知道少主隨手送他們的小禮物居然是傳說中的至高神器,林百羅心中既震驚又竊喜。畢竟少主的背景與實力越強大,他這個做僕人的自然也越是有面子。

「呵呵,你們的心意我明白,就當是放假吧,先回去把該辦的事情給辦了,過幾年再回來跟著我就是了嘛。」歐陽萬年很善解人意的笑道。

先回去把該辦的事情給辦了?紫風主神聽得差點想歪了,什麼叫該辦的事?

「那好吧,既然少主吩咐了,那我們就聽著,少主您在幽峰大陸的事情已經處理好了,接下來準備去哪裡?到時我們又去哪裡找您?」林百羅問道。

「我聽說四大至高位面以及七大神位面當中,四大至高位面之一的地獄位面是主殺戮的,同時也是高手最多的一個位面,我想接下來應該是到地獄位面去玩玩。」歐陽萬年隨意的說道。

「哦,那到時我跟紫風到地獄位面去找您。」林百羅點頭說道。

「也好」歐陽萬年說著手一翻,兩塊似玉非玉刻滿了玄奧秘紋的靈符憑空出現,遞給林百羅以及紫風主神說道:「這是兩塊傳訊靈符,你們拿去認主,這東西不僅僅在一個位面能夠使用,就算你們在風系神位面,而我在地獄位面,應該都能以這東西進行交流的。」

林百羅與紫風主神聽得眼中一亮,竟然還有這麼神奇的東西?要說傳訊靈符以他們的身份也不是不懂得製作,但製作出來的傳訊靈符能在一府之地用得上就已經很不錯了,即便是紫風主神,也製作不出在整個位面都能使用的傳訊靈符,更別說是跨位面了。

此時兩人也沒有當初的客氣,根本沒有任何推辭就接了過去,因為自歐陽萬年賜予他們兩人至高神器那一刻起,他們已經真正的把自己當成了少主的僕人。既然是少主所賜,那他們受之是心安理得。

或許有人奇怪紫風主神再怎麼說也是高高在上的主神之一,為什麼沒點堅持就草率的奉人為主了?難道主神不是應該有那種主神之下皆螻蟻的傲氣嗎?難道紫風主神是那種喜歡奉人為主的存在嗎?

其實這些問題都很簡單,紫風雖是高高在上的主神,但她也只是一個下位主神而已,在她之上還有中位主神以及被尊稱為主宰的上位主神。而至高神在她的眼裡,無疑是需要她仰望的存在,既然少主與至高神能拉得上如此親密的關係,那能做他的僕人是她的榮幸。至於說到紫風主神怎麼知道歐陽萬年與至高神關係親密,那就更加簡單了,因為至高神器只有至高神能夠煉製,這是所有主神們的共識。如果不是少主與至高神關係親密,怎麼可能擁有那麼多至高神器?

「好了,我閃人了,有事找我就用傳訊靈符」歐陽萬年說完隨手一劃,一條空間隙縫瞬間出現,然後閃身邁入了空間隙縫,待空間隙縫恢復如初時,歐陽萬年也早已離開了虛無空間。

「少主他到底是什麼實力啊?」紫風主神看著歐陽萬年離去的方向,滿臉不解的問道。

林百羅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少主到底是什麼實力,我只知道少主比我強很多很多,之前你不是跟少主動過手了嗎?你也猜不出少主是什麼實力?」

紫風主神同樣搖頭,苦笑道:「之前動手,少主根本就沒有出手,他只是任我攻擊,結果我引以為傲的攻擊連少主的防禦也破不了。當時我還感到不可思議呢,現在倒覺得太正常了,少主連靈魂防禦至高神器都能隨手送給我們兩個,他自個兒會沒有至高神器?擁有防禦至高神器,我的那點攻擊,少主又豈會放在眼裡?」

「紫風」林百羅皺著眉頭問道:「你說少主送給我們的至高神器是不是跟其它的至高神器有什麼不同啊?」

「這個你不用懷疑,至高神器我還是能夠分辨得出來的。」紫風主神很肯定的說道。

林百羅聽得擺了擺手,尷尬的笑道:「紫風,你誤會了,我沒有說少主送我們的至高神器是假的,我只是奇怪,至高神器一直以來不都只有主神才能用得上的嗎?為什麼少主賜予的靈魂防禦至高神器,竟然能讓我也用得上呢?」

「咦,你不說我倒是忘記了這茬。」紫風主神聞言不由得驚咦出聲,喃喃的說道:「你說得對,這至高神器無數年來都只有主神才用得上,神級強者就算有機緣得到至高神器也沒辦法用,這基本上都已經成定律了,可少主賜予的至高神器竟然能讓你用上,真是太奇怪了」

兩人討論了半天,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最後林百羅只得擺手說道:「算了,別亂想了,等以後有機會再問少主不就什麼都明白了嗎?」

紫風主神點了點頭,說道:「也只能這樣了」

「好了,紫風,難道我們就一直在這裡呆著啊,你不帶我回你紫風山看看嗎?」

「哼,紫風山你以前又不是沒去過,有什麼好看的?」

「嘿嘿,今時不同往日,以前去的時候我們不是還沒這種關係嘛……」

「什麼這種關係?不要臉,誰……誰跟你有關係了?」

「嘿嘿,你說呢?紫風,咱們回紫風山吧……」

「嗯……」

……

石峰府。

雲上峰。

十八聯盟的十八位族長又再次聚集在一起。

「雷蒙族長,你這次召集大家過來,是不是那件事有什麼消息了?」

「是啊,雷蒙族長,大家都等急了,到底之前的辦法有沒有奏效?」

這些族長們剛坐下,就你一言我一語的追問著森巴魯家族的雷蒙族長。

「不錯,諸位族長,此次召集大家過來,確實是之前的那件事情有消息了。」森巴魯家族的雷蒙族長先凝視了一圈,才沉聲說道。

「雷蒙族長,看樣子,事情的進展似乎不順利?」比亞利家族的王維族長微眯著眼睛問道。

看著眾族長瞥過來的目光,森巴魯家族的雷蒙族長點了點頭,嘆道:「之前事情的進展確實如我們所料的一樣,紫風主神親自趕過來要收拾那個林百羅。只可惜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一個年輕人,居然站出來與紫風主神對峙。據我的探子回報,那年輕人還與紫風主神過了兩招,並且不分勝負。然後,紫風主神便撕開空間與那年輕人還有林百羅離開了,估摸是把戰場轉移到虛無空間去了,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

「這……」眾族長聽得不禁一呆,這消息的重點就在於那個不知道從何處冒出來的年輕人。如果不是這個年輕人為林百羅出頭的話,在座的族長都相信,紫風主神肯定能很快就收拾掉林百羅了,那他們的威脅就不會存在了。

「雷蒙族長,你的探子回報,真確定那年輕人與紫風主神過了兩招而不分勝負?」卡卡巫家族的族長一臉凝重的問道。

森巴魯雷蒙點了點頭,很肯定的說道:「是的,過了兩招,不分勝負。」

在場的族長都不是傻子,當然明白這句話的份量有多重,能與主神過兩招不分勝負的,除了也是主神之外,別無他人。隨即他們又想起之前關於林百羅的一些傳言,都說他被紫風主神追殺,然後逃到物質位面去了。可為什麼現在卻又敢堂而皇之的在幽峰大陸露面了呢?之前一直想不通其中原因,現在這些族長們都是一陣恍然,原來是因為投靠了其它主神,難怪他敢堂而皇之的露面,難怪會有主神為他撐腰。

「唉……,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沒機會了,都撤了吧」比亞利王維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

其它族長聽了也默默點頭,此前他們之所以不死心,倚仗的便是紫風主神會出面對付林百羅,可誰想這林百羅的身後居然也有主神撐腰了,估摸這也是他肯成為主神使者的原因吧畢竟這林百羅達到法則大圓滿的這麼多年來,也有很多主神出面邀請他成為其麾下的主神使者,可林百羅卻全部推辭了,現在他肯成為主神使者,條件估摸就是要在紫風主神面前保他安全吧?

雖然這十八聯盟的族長不了解事情的詳細經過,但他們無疑都是那種比較謹慎的人,在知道林百羅背後可能有主神撐腰之後,便果斷的放棄了一切。除非能聽到林百羅隕落的消息,或者是他們當中能夠出現法則大圓滿強者,否則想要滅掉菲爾普斯家族是不可能的了。

菲爾普斯家族的危這一刻終於是真正的解除了

bk 四大至高位面之一,地獄!

這一夜,烏雲密布,掩蓋了那輪血月。

凹凸不平的荒涼之地,藤蔓雜草遍布,一個人影在其中xiao心翼翼的向前潛行。每潛行一段路,人影便停下來潛伏一會,直到沒發現周圍有什麼異動」才會繼續向前潛行。就這樣時行時停,時停時行」時而潛行數萬里方才停下,時而潛行數千里便停下。很快,這烏雲密布的一夜,便這樣過去了。

待紅日升空,潛行了一夜的人影早已經找了一處隱蔽之地,用神力long出了一個地xué,就這樣呆在地xué裡面靜靜的等待下一個烏雲密布之夜。在地獄,烏雲密布之夜,縱是神級強者」也僅僅是模糊的看到數百米範圍罷了,而這樣的夜晚,便是那些實力不夠的神級強者們最為活躍的時候。沒辦法,實在是地獄的殺戮友恐怖了」賊匪成災。如果哪位神級強者敢毫不掩飾的趕路」那一個晚上起碼能遇到百兒八十個強盜團伙。除非你實力夠強」那些強盜團伙們不敢找你麻煩」否則毫無疑問會被這些強盜團伙劫殺掉。

潛行了一夜的人影在地xué中坐下,眉頭深鎖,臉上儘是苦澀的笑:,「按照這樣的前進速度,什麼時候才能趕到「井底湖,?只怕需要數十年甚至上百年吧?想不到我烏山也有今天,這地獄果然可怕得緊,希望**能夠xiao心謹慎一點,一定要活著趕到「井底湖,相見,嗯,一定要活著!」,剛剛潛行了一夜躲藏在地xué中的人影,名叫烏山,而他口中的**則是他老婆。烏山**」這夫妻二人均來自同一個物質位面」在那個物庵位面,這夫妻二人便是無敵的代名詞。可等兩人來到地獄」才明白他們原來只是井底之蛙,在被主神軍隊的人隨意把兩人丟在某個地方后」當天兩人就差點掛了。也就那時候開始,夫妻二人才明白地獄到底有多危險。

烏山一回憶起來到地獄的這一段日子,心中就不由得一陣酸楚」曾經站在巔峰的大人物,突然轉變成一個成天戰戰兢兢只為活下去的xiao人物,這其中的反差實在是太大了。在地獄的這一段時間」夫妻二人加入過一些xiao部落,也加入過一些xiao的強盜團伙,憑著心中百折不撓的衝勁以及還算不錯的運氣,讓二人經歷了許多仍然還活著,這已經相當不容易了。

在地獄」能活著,就是一件值得無比慶幸的事情了。

經過這些年的生死掙扎,再加上烏山**夫妻二人的資質悟xìng均屬於上等」因此雙雙邁入了中位神境界,活命的機率又增大了一些。在雙雙達到中位神修為後,夫妻二人微一商議,便決定前往離他們不算很遠卻又大名鼎鼎的,井底湖,碰碰運氣。因為據說「井底湖,會產出一種特殊的靈hún晶石」如果能夠融合靈hún晶石去修鍊的話」感悟法則會更加清晰,修鍊速度自然會快上數倍乃至數十倍。

如果能夠long到靈hún晶石,不說修鍊速度會增加多少倍,就是拿來賣的話」也可以賣到一筆相當不菲的價錢。在地獄,錢(神石)還是相當重要的,否則也不會有那麼多強盜團伙了。

可惜,烏山**夫妻二人雖然一再xiao心了,但仍然在前些時候遇上了一個數十人的強盜團伙,好在夫妻二人的實力也已經算不錯的了」至少能夠保住自己的xìng命。不過,那個強盜團伙也不是吃素的」最後被bi無奈之下,夫妻二人只得分開逃命,在匆忙中相約,井底湖,再見。

「還好地獄雖然危險,但神識幅散的範圍卻很xiao,否則早讓那些可惡的強盜們劫殺幾百次了。」,坐在地xué里的烏山一臉唏噓的嘆道。

像他這種單槍匹馬闖dàng地獄的,除非是達到上位神境界,否則真的是危險重重,就像現在,趕路什麼的都要選擇在烏雲密布之夜。蓋因烏雲密布之夜,是可視範圍最xiao的時候,一般的強盜團伙也懶得在這種夜晚出去劫殺,因為這樣做的人力物力比平時還大很多,而收穫相對來說又少很多。

是以,在這種情況下,大部份的強盜團伙都不願意在烏雲密布之夜出去劫殺,只有很少一部份的強盜團伙才會這樣做。正因為如此」才導致很多神級強者選擇在烏雲密布之夜趕路」只要xiao心警惕一些,一般在可視範圍不足五百米的情況下,相對來說還是很安全的。

可惜,這烏雲密布之夜,或許一個月兩個月都不出現一次,也或許一個月能出現兩次到三次。總之選擇在這樣的夜晚趕路,安全xìng確實是強了許多,但速度肯定也慢了很多很多。就像烏山吧,從他這裡趕到目的地,井底湖」如果合力趕路的話,只要一年多便可以趕到了。但他只選擇在烏雲密布之夜趕路,那就需要數十年乃至上百年的時間。

「必須沉得住氣,這樣趕路的速度雖然慢,但勝在安全,這裡可不是原來的物質位面了,有一點的馬虎興許就會被強盜們劫殺,一定要謹慎再謹慎!」烏山在自我告誡了一番后,便收斂心神,然後一邊感悟法則一邊等待著下一個烏雲密布之夜的到來。

這一次的運氣並不怎麼好」這一等,便足足等了七十二天,才再次迎來了烏雲密布之夜。烏山羊沒有怨天怨地,而是像之前一樣,xiao心翼翼的從地xué中撥開地xué口的雜草,然後盡量收斂神力,化為一股輕煙似的繼續朝「井底湖,方向趕去。時停時行,時行時停」因為不敢全力使用神力趕路,怕神力的強烈bō動會引起那些強盜們的注意。是以烏山整整一個晚上,也只是趕了數十萬里路而已,待紅日升起時,他已經在隱蔽處long出了一個地xué,躲藏在裡面等待下一個烏雲密布之夜。

又是十八天過去,烏山再次迎來了一個烏雲密布之夜。唯一不同的是,烏山在xiao心翼翼從地xué口的雜草叢豐探出腦袋,然後化為一股輕煙悄然朝,井底湖,方向趕去時,他並沒有看到,在他身後千米處,一個白袍少年正一路尾隨著他。

白袍少年大約十八歲左右」長得俊逸非凡」兩隻寶石般的眼睛充滿了靈氣,此時正一臉好奇的跟隨著xiao心翼翼趕路的烏山。儘管是在烏雲密布之夜,儘管兩人相差足足千米之遠,但烏山的一舉一動都落在了那個白袍少年的眼裡,就連臉上的表情以及神sè變化都不例外。

烏山雖然心急,想q日趕到,井底湖,與妻子匯合,但他畢竟是心志堅韌之輩」明知道在地獄行走的危險,即便是再心急,也得配合天時地利選擇在最安全的時間段趕路。在烏雲密布之夜趕路,這已經算是很安全了,可烏山依舊謹慎得緊,絕不會長時間趕路,每走一段路,必然潛伏下來觀察一會,然後再繼續xiao心翼翼的前進。在天邊泛起一抹淡淡的紅光之後」烏山便尋了一個相對隱蔽的地方,〖體〗內神力鼓動,瞬間long出了一個xiaoxiao的地xué,然後藏身進去,準備等待下一個烏雲密布之夜。

一直跟隨在烏山身後的白袍少年見狀更是好奇,想了想乾脆也在他附近long出來一個地xué,然後坐在地xué裡面,而神識則一直籠罩著前面地xué里的烏山」顯然白袍少年對於烏山這個「鬼鬼祟祟」的舉動真的蠻感興趣的。

可很快,白袍少年就有些不耐煩了,因為他神識發現烏山竟然閉目感悟起法則來。不過」很快白袍少年又想通了,他不相信烏山「鬼鬼祟祟」趕了一夜的路,就為了跑來這裡long個地xué感悟法則?嗯,肯定是有什麼目的,且安心等待一下就走了,反正剛來地獄也沒什麼事情要做」還不如看看這傢伙搞什麼鬼,指不定會有什麼好玩的事情呢?想到這裡」白袍少年又靜下心來」等待了一會覺得沒意思,乾脆就從空間戒指裡面拿出茶几杯具茶葉」然後泡了一壺茶慢慢的品著,這一等,就是十三天,刺,在白袍少年耐xìng快被磨光的時候,又一個烏雲密布之夜降臨。看著烏山「鬼鬼祟祟」的撥開地xué口的雜草,然後又像之前那樣化為一股輕煙xiao心翼翼的向前潛行,白袍少年一邊跟隨著他一邊沉思著「這傢伙躲了十幾天,剛好今晚烏雲密布,他就悄悄的溜出來了,上次發現他的時候,也是在烏雲密布之夜,如此xiao心翼翼的,他到底要幹嘛?難道他身上真有什麼秘密?」,白袍少年畢竟是剛到地獄」接觸的事情還太少了,他看到烏山兩次趕路都是在烏雲密布之夜,而且都是如此xiao心翼翼鬼鬼祟祟的,下意識就以為這傢伙有什麼秘密。又哪裡會想到」人家這麼做」只是為了避免遭遇強盜團伙,確保自身安全而已。

當然了,白袍少年並非是貪圖人家的什麼秘密,只是閑得蛋疼」遇上這麼一個似乎有秘密的傢伙,自然是想跟著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搞得如此神秘兮兮的? 陽春三月,百花迎春,紅粉的桃花漫山遍野,遊人如醉。

一輛越野車穿梭在山道上,道路兩旁儘是一些小型的農家樂,無數遊客在此賞花品茗。

「人還真多啊。」張宇華坐在副駕上,扭頭看著窗外,但見滿山桃花遍地人影,春意鬧人。

「這可是有名的旅遊勝地,每年三月桃花遍地,遊人如織,熱鬧得很。」李雪梅坐在後排,對這裡頗為熟悉。

「確實不錯,雖然離城遠了一點,可景色很迷人。」楊瑩看著窗外,希望粉紅色的桃花會有一段紅粉色的回憶。

張宇華收回目光,瞟了一眼正在開車的于飛,問道:「還有多遠才到?」

于飛笑道:「快了,也就十來里,估計半個小時。」

張宇華陰陽怪氣的道:「十來里要半個小時,你腦袋秀逗了?」

李雪梅罵道:「你才腦袋秀逗了,這是旅遊勝地,前面肯定堵車。」

張宇華嘿嘿一笑,辯解道:「我又沒有來過,哪裡知道這些。」

這一次,一行四人由李雪梅提議,前來旅遊踏春,選擇了離城稍遠的桃花故里。

四人都來自雲城第一名牌大學,同級不同系。

多情總裁 李雪梅就是這附近土生土長的人,所以對這裡很熟悉。

張宇華與楊瑩都是第一次來這,于飛曾來過一次。

四人中,李雪梅與張宇華是一對情侶,于飛與楊瑩屬於正在交往的關係。

半個小時后,越野車來到了桃源村,這裡人山人海,熱鬧無比。

「十點半,吃午飯還早,我們先找一個環境好點的定下,稍後四處走走。」

李雪梅熟門熟路,拉著楊瑩,帶著于飛與張宇華很快搞定了午飯的事情。

陽春三月,春光明媚。

于飛一身休閑裝,一米八二的個頭,不胖不瘦,五官英俊,臉上總是掛著迷人的笑意。

張宇華一身西裝革履,一米八五的個頭,高大帥氣,炯炯有神的雙眼,十分迷人。

于飛生性隨和,張宇華自信開朗,兩人在學校是最好的鐵哥們,相識兩年情同兄弟。

李雪梅一身牛仔,高挑美麗,一米六五的個頭凹凸有致,青春靚麗。

楊瑩一身運動裝,身高一米六四,五官精緻秀美,大波浪的捲髮配上她的臉型很有氣質,給人一種知性優雅之美。

桃源村是一處旅遊勝地,經過多年的開發,已經形成了一個類似小鎮的集市,各種叫賣之聲不絕於耳。

李雪梅拉著楊瑩低頭細語,不時傳出歡快的輕笑聲。

于飛陪著張宇華走在後面,兩個傢伙東張西望,這裡除了桃花迷人,美女也很誘人。

三月,春暖花開,天氣宜人。

各類美女爭奇鬥豔,在這桃源村中也是一道亮麗的風景。

「餘輝,進展如何,有沒有…嘿嘿…」

張宇華一臉曖昧,追問著于飛與楊瑩的事情。

于飛白了好友一眼,罵道:「你以為我像你啊,人面獸心。」

張宇華毫不生氣,反駁道:「你是禽獸不如,力不從心。」

于飛知道好友的脾氣,懶得與他爭論,快步上前來到兩女身旁,問道:「附近有沒有什麼名勝古迹?」

李雪梅想了想,指著數裡外的一座山頭道:「那裡有一座桃花庵,有些破敗,不知道什麼年代留下來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