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仇家那麼多,是不是出事了?」

Home - 未分類 - 「他仇家那麼多,是不是出事了?」

黎世民上前一步,側視黎詩音,安慰道:「我的傻妹妹,你別胡思亂想了。」

「荊雲可是我們娘親的徒兒,誰敢對他下手?就算有人敢暗中下手,我想荊雲也會化險為夷的。」

「荊雲現在沒來,定是有其他事耽擱了,你不用太擔心了。」

聞言,黎詩音徐徐轉動螓首,側視黎世民,朱唇輕啟,「哥,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黎世民輕輕拍了拍黎詩音的肩膀道:「妹妹,你已經在這裡等了十二天了,聽哥哥的話,先和哥哥回家吧,待荊雲來了,自然會去府邸的。」

黎詩音抿了抿朱唇道:「哥哥,你先回去吧,我還想再等等。」

「好吧。」黎世民應了一聲后,轉身飛入了鴻蒙神城。

黎世民返回鴻蒙神府後,進入了天尊殿內,朝靈霞天尊躬身道:「孩兒見過母親大人,孩兒有些話,想讓您勸勸詩音。」

靈霞天尊嘆息道:「你是想讓為娘勸勸詩音,忘記荊雲對嗎?」

「母親大人,您怎麼知道?」黎世民驚訝。

「詩音是娘的心頭肉,為娘怎會不知她的想法?」靈霞天尊說道:「這些年,為娘時常看到她魂不守舍,一個人發獃,就知道她對荊雲動了真情。」

黎世民如實道:「母親大人,荊雲和孩兒說過,他已有七位妻子,且還有三位未婚妻,他心裡已經容不下其他女人了。」

「說實話,孩兒也不想詩音嫁給一個擁有這麼多女人的男人,母親大人,您還是找詩音談談吧。」

聞言,靈霞天尊搖了搖頭,說道:「詩音她有她的主見,她和雲兒的事情,為娘讓他們自己處理,你就不用操心了。」

「母親……」黎世民還想說什麼時,被靈霞天尊打斷,「好了,你不用多說了,實在不行,下次娘見到雲兒后,親自找他談談。」

……

同一時間,鴻蒙神界邊疆要塞:宇文軍城。

展鵬火急火燎的邁入了神王府,抱拳面朝宇文神王,深深鞠躬道:「宇文賢弟,請您快告訴為兄,殺害為兄大兒子、二兒子的兇手是誰?」

「只要您告訴為兄,為兄欠賢弟你一個人情,今後需要為兄的時候,為兄絕對會鼎力相助!」

一年前,當展鵬從宇文神王派去的人口中得知,宇文神王有證據證明誰是殺害自己兩個兒子的兇手時,展鵬在悲痛之際,內心頗為激動!

展鵬每每想到,大兒子展祖天、二兒子展祖雲被殺兩千餘年,卻到現在自己都還不知兇手是誰,他便感到心如刀絞,悲傷如潮!

而此刻,真相就在宇文神王手中,他怎能不激動?

宇文神王急忙扶起展鵬,說道:「展兄,兇手不是別人,正是天尊大人的徒兒荊雲!」

「是他?」展鵬白眉一抖,心中怒火蒸騰而起!

「沒錯,就是他!」宇文神王口吻確定。

「可有證據?」展鵬詢問。

「當然有。」宇文神王如實道:「兩年多前,我施展小推衍術查看荊雲行蹤時,無意聽到的。」

「是荊雲親口說的!」

「展兄,我現在就將記憶影像,凝聚出來,讓你看看。」

隨後,宇文神王將記憶影像凝聚出來,當展鵬看完記憶影像后,氣得渾身發抖,目眥欲裂的咆哮道:「荊雲,你這個畜生!」

「我不會放過你的,我絕不會放過你!」

嘶吼過後,展鵬朝宇文神王抱拳道:「多謝賢弟告知真相,這份恩情,為兄銘記於心。」

宇文神王抱拳道:「展兄客氣了。」

……

光陰似箭,外界時間,已過六百五十七年。

外界一年,凌霄神塔內則是一百年!

此刻,凌霄神塔一層內,盤膝而坐的譚雲,在服用大聖果的前提下,度過了極為漫長的兩千四百多萬年,終於在靈池內凝聚出了第三尊鴻蒙大聖胎,晉陞了三等大聖!

譚雲倏然睜開了雙目,眼神中流露出激動之色,旋即,通過神識發現,二層神塔內的歐陽芊芊,已邁入了二等大聖。

而三層神塔內,七等大聖獸的荊露,正在衝刺著八等大聖獸。

此刻,譚雲清楚,待荊露踏入八等大聖獸,便是自己離開密地之時。

即便八等聖王的蒙面女子,和九等聖王的蒙面男子,還守候在諸神凶淵出口,荊露也不懼怕二人。

譚雲清楚,由於蒙面女子、蒙面男子乃是聖王,故而,若想再提升一小境界,耗時極長,外界時間剛過六百五十七年,即便他們在芥子時空法寶內修鍊,也不可能提升境界。

因此,譚雲確定,待荊露晉陞八等大聖獸后,以她越級挑戰的實力,足以滅殺二人!

篤定主意后,譚雲自語道:「是時候修鍊二十三階鴻蒙影體了!」

待修鍊鴻蒙影體后,譚雲一旦施展,便猶如一道愈發虛幻的虛影,且力量大增、速度暴增!

譚雲凝神靜氣,進入冥想,來到懸浮在靈池內的鴻蒙之心中。

譚雲自浩瀚的鴻蒙虛空中踏空而立,俯視著下方汪洋般的鴻蒙神液,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力量,我渴望強大的力量!」

「鴻蒙神液,來吧!」

頓時,一股股宛如蛟龍般的鴻蒙神液,自液面中衝天而起,圍繞虛空中的譚雲徐徐游弋間,化為一縷縷纖細的液體,鑽入了譚雲眉心!

繼而鴻蒙神液,開始淬鍊譚雲的全身皮膚、血肉!

在鴻蒙神液的淬鍊中,盤膝而坐的譚雲,疼得渾身發抖,全身皮膚、血肉開始徐徐脫落…… 塔內時間,三個月後,盤膝而坐的譚雲,失去了血肉,只剩下骨骼!

接著,鴻蒙神液自眉心顱骨內徐徐流淌而出,開始遊走在全身骨骼上,立時,骨生血,血生肉……

塔內時間,三百七十萬年後,譚雲血肉重塑成功的剎那,一股強橫的氣息,自他體內澎湃而出,使得一層凌霄神塔內的虛空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縫!

隨著全身皮膚、血肉淬鍊完畢,譚雲已將鴻蒙霸體第二十三階鴻蒙影體初期修鍊完畢,邁入了小成階段,擁有著徒手撕裂七階下品神器的威力!

一胎二寶:盲妻寵上天 若譚雲施展神通:死亡神甲后,力量再次暴漲,可徒手毀滅八階下品神器!

「鴻蒙幻體!」

席地而坐的譚雲騰空而起,一念之間,憑空消失了!

不!

並未憑空消失,若極為仔細觀察,便會發現,此刻的譚雲已化為了高達萬丈,且身影飄渺的宛如透明一般!

若不仔細觀看,根本發現不了譚雲的存在!

高達萬丈的譚雲,嘴角微微上揚,髮絲舞動間,神識猶如無形的光柱,自凌霄神塔內衝天而起……

最終當神識延伸至三億仙里時,才停止下來!

意味著譚雲的大聖魂強大程度,媲美五等聖王。

譚雲收回神識的剎那,體型驟縮,化成了正常身高后,轉瞬間,穿上了一襲紫袍。

此刻,譚雲自信,若自己手段盡出,足以和八等聖王有一戰之力!

即便不施展鴻蒙屠神劍陣、鴻蒙弒神劍訣,有多少六等聖王也不夠自己滅殺,面對七等聖王也不懼!

譚雲釋放出神識籠罩著三層神塔內的荊露,發現她已經邁入了八等大聖獸后,傳音道:「小露,我們是時候離開了。」

「好的哥哥。」荊露應聲后,便離開了凌霄神塔,出現在古老森林之中。

隨後,譚雲左手牽著歐陽芊芊,右手牽著東方玉漱,邁出了凌霄神塔。

東方玉漱知道譚雲要走,柔情似水的眸子里流露出濃濃地不舍之色。

譚雲微微一笑道:「玉漱,接下來你安心修鍊,早日晉陞神王,今後我們一起複仇!」

「嗯。」東方玉漱點了點螓首,叮囑道:「那你多加小心。」

「我會的。」譚雲話罷,深情地吻了一下東方玉漱的額頭后,側視歐陽芊芊道:「芊芊,為了安全起見,你先進入凌霄神塔內,待離開諸神凶淵后,你再出來。」

「好。」歐陽芊芊盈盈一笑和東方玉漱道別後,便進入了凌霄神塔。

譚雲收起凌霄神塔,祭出人尊極品神舟,和荊露上了神舟,打開通往外界的密地之門時,腦海中響起了東方玉漱的動聽之音,「譚雲,你要想我,還有記得回來看我!」

譚雲回首望著東方玉漱,傳音道:「好!」

隨後,譚雲駕馭神舟飛出了密地之門,出現在吞神洞內。

隨著譚雲低聲自語,立時,吞神洞內密密麻麻的漆黑風刃,自行讓出一個通道!

「小露,由你駕馭神舟。」譚雲目光冷冽道:「刻意放慢神舟飛行速度,倘若一男一女兩個蒙面人,還未離去的話,一旦他們攻擊我們,你便將二人斬殺!」

「好的哥哥。」荊露應聲后,駕馭人尊極品神舟使出了吞神洞,出現在諸神凶淵最深處。

旋即,神舟宛如一道閃電,朝出口方向疾馳而去……

斗轉星移,轉眼間,七日已過。

潛伏在森林中的馮楚、蒙面黑衣女子,仍然在閉關修鍊著。

不出譚雲所料,馮楚依舊是九等聖王、黑衣蒙面女子還是八等聖王!

倏然!

馮楚睜開了雙目,對黑衣蒙面女子說道:「一艘神舟從深處極速駛來,必是荊雲無疑,出擊!」

話音甫落,馮楚手持死亡屬性的烏黑神刀,自森林中衝天而起,殺意凌然的擋在了神舟面前!

黑衣蒙面女子緊隨其後,也飛出了森林,與馮楚截住了飛來的神舟。

神舟上,譚雲負手而立,冷笑道:「你們兩個還真是陰魂不散,竟然在此等候了老子七百五十多年!」

「荊雲,少廢話!」馮楚冷漠無情道:「不殺你,本神將豈會善罷甘休!」

此刻,馮楚自然看出譚雲已是三等大聖、荊露是八等大聖獸,不過他卻毫不放在心上!

馮楚側視黑衣蒙面女子,傳音道:「我去拖住那隻鯤鵬,你來斬殺荊雲。」

「沒問題。」黑衣蒙面女子傳音話罷,便手持神劍朝神舟上的譚雲殺去!

「殺!」

馮楚手持神刀,帶著一道漆黑的萬丈刀芒劈碎了虛空,朝神舟上的荊露殺去!

「小露,殺了他們!」譚雲負手而立,淡淡道。

「好的哥哥。」荊露動聽之音響起時,搖身一變,倏然,化成了一隻萬丈之巨的金瞳鯤鵬!

立時,她開啟了金瞳天賦神通,一雙巨瞳散發著刺目的金芒。

隨著她開啟天賦神通,她的氣息瘋狂暴漲,變得狂暴無比!

「轟隆隆!」

金瞳鯤鵬雙翼扇動間,方圓千萬丈的虛空轟然崩塌,遮天蔽日的身軀,極速沖向殺來的馮楚,巨大的左爪撕碎了虛空,朝劈來的萬丈刀芒抓去!

「轟隆隆!」

隨著一道驚天巨響,在馮楚震驚的眼神中,自己死亡屬性的萬丈刀芒,竟被金瞳鯤鵬抓碎。

與此同時,金瞳鯤鵬那遮天蔽日的右翼,噴湧出磅礴的大聖獸神力,朝持劍向譚雲殺去的蒙面黑衣女子拍去!

右翼未至,僅僅只是率先而至的氣息,便讓蒙面女子感到膽戰心驚。

這一刻,她想退縮,然而,金瞳鯤鵬右翼攻擊的速度著實太快了!

快的她根本躲閃不及,唯有迎擊,還有一線生機!

「戰!」

黑衣女子視死如歸,皓腕旋動間,一道道劍芒自身前綻放開來,朝金瞳鯤鵬拍來的右翼斬去!

「砰砰砰——」

頓時,所有劍芒被金瞳鯤鵬的右翼摧枯拉朽般拍碎后,右翼依舊朝女子排山倒海般拍去!

「不……」蒙面女子恐慌吶喊中,倉皇躲避不及,胸膛被右翼邊緣掃中后,胸膛肋骨崩斷,口噴鮮血,斷了線的從虛空中栽落! 「鴻蒙神步!」

神舟上,負手而立的譚雲化為一道紫色光束,瞬間追上了身負重傷的女子,右手猛然探出,掐住了女子頸部,同時,左拳緊握搗中了女子胸膛!

「咔嚓!」

清晰的骨裂聲中,女子胸膛肋骨全部崩碎,在譚雲手中變得奄奄一息!

譚雲右手掐著蒙面女子,凌空飛落在神舟上,左手將其沾滿血跡的面紗撕開,露出一張蒼白而驚恐的容顏。

女子姿色上等,頗有風情。

而這時,森林上空,金瞳鯤鵬與馮楚激戰了起來,一人一獸打得天昏地暗、山崩地裂!

神舟上,譚雲右手掐著女子頸部,陰測測的道:「讓老子來猜猜,宇文神王為何這麼著急想讓我死。」

「若我未猜錯的話,有兩個原因吧?第一,老子廢了宇文蜀的命根子,讓其斷子絕孫。」

「其二,再過一百三十年,便是無上神王養女白玄伊和宇文蜀的成婚之日,宇文神王殺我,是怕我將他長子是廢物之事捅出去吧?」

「呵呵呵呵……」譚雲獰笑之間,右手猛然一握,捏斷了女子的頸部,接著,右手內澎湃出一股磅礴的大聖之力,女子屍體自虛空中化為了漫天血雨!

滅殺女子后,譚雲目光陰鷙,心聲堅定,「有老子在,老子絕不讓玄伊嫁給宇文蜀!」

篤定主意后,譚雲深吸口氣,風輕雲淡的站在神舟上,目睹著馮楚在金瞳鯤鵬的攻擊下逐漸敗退,到最後已沒有還手之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