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這個問題,我們司有相關詳細規定略,具體的諮詢要找我們新興產業二處,這方面會議結束以後我們歡迎你們去諮詢,在這裡我就不說了!」張青雲道,一本正經,說的全是廢話卻將錢曉的意圖硬生生給粉碎了。官樣文章就是有這樣的好處,張青雲運用的很熟練。

Home - 未分類 - 「對這個問題,我們司有相關詳細規定略,具體的諮詢要找我們新興產業二處,這方面會議結束以後我們歡迎你們去諮詢,在這裡我就不說了!」張青雲道,一本正經,說的全是廢話卻將錢曉的意圖硬生生給粉碎了。官樣文章就是有這樣的好處,張青雲運用的很熟練。

「張司長,我想知道」高吉祥終於忍不住了,站起身來道。可話說一半,發現話筒啞了,左軍民作為主持人掐斷了他的話頭。

此時的左軍民早已經恢復了自信,大局已定了,他當然不會放過這個亮明立場的機會。

面對高吉祥的滿臉疑惑,左軍民皺皺眉頭道:「高書記,你需要保持的是克制!不要肆意攻擊國家發改委各執行司領導,你是從委里出去的老人,應該清楚這一點。

你前面已經說得夠多了,大致意思都是沖著高技術司去的,我這裡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張司長的很多做法都是有長遠考慮的,也是與時俱進的,至於你所說的個人行為云云純屬是你個人揣測!有些話說一次,可以當是衝動,但是一而再、再而三,那就值得琢磨了!」

高吉祥張大嘴,他感覺所有的眼神都射向自己,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左軍民吃夠了張青雲的苦頭。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幫他說話?

可是事實勝於雄辯二世不由的他不信,他畢竟是堂堂一市的市委書記,早就習慣了眾星捧月,現在被左軍民當著這麼多人刮話,讓他顏面盡失,真就想找個地洞鑽下去。

不過地下沒有洞,高吉祥最後也只有滿面通紅的先坐下,最後還不忘深深的瞅一眼張青雲。張青雲臉上神色依舊古今不波,但心中卻暗暗冷笑,高吉祥太張狂,竟然敢到發改委來叫囂。

到別人地盤上撒野,饒是高系得意子弟那也必要鎩羽而歸的,「欺人不上門」這個基本道理都沒弄懂,莫非自己還真有些高估高吉

解調會演變到這個程度,再解調下去也不會有結果了。魯西方面眾人是很沮喪的,在京城,在人家的地盤上,他們沒有能夠擺正個置。對他們來說也算是個教吧!

不過這個時候,左軍民按照慣例讓發改委最高領導講話了,件先雲主任自始至終都還沒發言,但是他做的最後發言卻是意味深長的。改委內部可能存在的溝通問題進行了警告,措辭挺激烈的,把魯西這次上門鬧事的事件歸結於溝通不到位,相關負責人要承擔責任。並且要杜絕此類事情發生。

這表面上是批評下屬,實際上卻是把這個事情做了最後的定性,什麼叫溝通不到個?那言下之意就是張青雲的這種種做法是沒什麼問題的,並不是做錯了,而是做了沒及時跟魯西方面溝通,這能有多大問題就不言而喻了!

不過熊先雲畢竟是大領導,面面俱到的水平很高,最後他道:「競爭好嘛!魯西的羅瑞汽車集團我早幾年去過,是國內數一數二的汽車製造廠商。你們怕競爭嗎?我看未必吧!

我反倒覺得這件事是好事,你們可以趁此機會亮一亮你們雄厚的實力。讓你們這國內第一汽車集團的稱號實至名歸嘛!我保證,我們發改委這個裁判絕對公平、公正!」說到此處,他呵呵一笑,眼睛瞥向了錢曉,道:「錢董事長,你認為我說的有沒有道理啊?」

「有道理,有道理,」錢曉站起身來忙道,額上汗珠都下來了。滿臉推笑,其心中有多苦澀只有他自己知道。「好!那今天大會就此結束。結果基本算是圓融圓滿了!你們下去著手將配合工作做好,汽車產業完全知識產權是一個國家汽車工業發展的水平的重要指標,你們的工作是為國增光彩的工作,都要打起精神。十二分的投入,」熊先雲道。洋洋洒洒說了一大段很提氣的話。最後大手一揮,宣布散會了!

會雖然散了,熊先雲最先離開,然後其他兩個不相干的領導離開!其餘的人都似乎有些遲鈍,張有雲站起來的時候發現大家眼睛都盯著自己。他摸了摸鼻子,朝大家點點頭,然後緩緩慢慢退出。自始至終乖布盯著他看讓他很不自然今天他顯然是最大贏家,孫儀凹在高技術司所做的一切改革得到了領導的認同和支持,而且另一方面也狠狠的打壓了魯西方面的囂張氣焰,算是把上次去魯西遭受冷遇的那口惡氣吐出來了。

現在引入了競爭機制,魯西自己都不用去了,保證羅瑞汽車公司天天派專人守在京城,這就是競爭的好處。張青雲特別喜歡這種感覺。

「張司長,張司長!請您留步!」張青雲出辦公室,還沒走到電梯口便聽到有人叫,他連忙停住身子回頭。高寧快步朝這邊趕過來。「張司長,張司長!」高寧走得比較急,氣息有些紊亂,「上次您去魯西我有些怠慢了,慚愧啊,我這裡正式跟你道歉了!」說完他真了鞠躬。

別!」張青雲連忙扶住他道:「高董你這是幹啥呢?你這影響不好啊,有話好好說,好好說!」

高寧滿臉慚愧,態度異常的真誠,道:「高司長,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我高寧先謝謝了!這樣,為了表示我們的歉意,我們特意備了杯薄酒。萬望您能賞光

張青雲眉頭一皺,心下感嘆莫名。這個世界的人就是如此賤格。上次自己主動去魯西找他們,他們調子很高。個個很忙似的。現在被自己略施小計整治了一番,他們心中不僅沒有怨恨,反倒態度大轉彎,有時候想想還真覺得這個世界的法則殘酷得讓人有些迷茫。

高寧的這個邀請那是肯定要去的,不然才網說冰釋前嫌,這頓飯都不去吃,那不是打熊主任的耳光嗎?一念及此,張青雲正要答應,遠遠又聽到有人叫自己。

這次過來的人他認識,熊先雲的秘書閑遠山,張青雲之所以認識鬧秘書還是因為他年齡在秘書中最大。也許是謝頂的緣故,他看上去好像和熊主任不相上下,所以張青雲對他印象特別深。

另列,閣秘書也號稱是發改委的第一筆杆子,跟了熊主任十年,發改委所有的人,甚至包括很多副部長都對他極其尊重,張青雲當然也不例外,所以一看到閣遠讓。過來,他連忙迎了上去。

「你倒是悠閑,讓我在一樓等你半天!」閣遠山道,一眼掃到高寧。「咦?你們有事對吧?」

「沒」沒有!」還沒等張青雲開口,高寧先道,「我和張司長只是談些工作以外的事情!」他當然認識閣遠山,也知道這個人在發改委的地位。

「有什麼事情?」張青雲含笑道。閣遠山眯眼似笑非笑的看著張青雲,道:「如果你不忙的話,熊主任想見你,怎麼?你有沒有空啊?」

張青雲臉一紅,道:「您這是哪裡話,再忙主任要見也得見啊!你取笑我了!」

「是嗎?是別的司長我敢下命令。你我還真不敢!」閣遠山半開玩笑的道,「那行吧,我們過去,主任在等你呢!」

由於閣遠山從中間橫插了一扛子。張青雲和高寧之間的談話也就自然終止了!看著電梯門關上,高寧嘆了一口氣,一回頭恰好看到穆副省長和錢曉兩人過來。

錢曉比較急一點,上前道:「怎麼樣?」

高寧搖搖頭,穆連成和錢曉兩人同時心一緊,高寧知道兩人誤會了意思,連忙解釋剛才發生的事。聽完了事情的原委穆連成才鬆了一口氣。道:「解鈴還須繫鈴人,要不惜一切代價修復和張司長的關係,我看張司長不像是心胸狹窄之人,我們要用誠意去打動他,讓他們知道我們魯西羅瑞集團是最有實力承擔這個項目的!」

高寧一聽這話差點沒暈過去,他隱約記得同樣是穆省長,一天以前說的話和這完全是兩樣,當時他說的是一定要揪住張司長主觀情緒這一條不動搖,要凸顯其引入競爭機制是個人行為,是對魯西方面有成見的結果!現在才隔一天不到,竟然變成了張司長大度了。饒是高寧經歷過太多的商場爾虞我詐,但說到臉皮厚這方面,他覺得自己和官場上的人差距還真是不

「對了,高書記還沒出來嗎?」高寧為了轉移視線引開了話題。

誰知這話一出口,穆連成連忙皺了皺眉頭,錢曉臉烏也很不自然,道:「我們先回去吧!高書記另外有事!」

高吉祥今天受到的打擊太大了,讓他過來和張青雲握手的確太強人所難了,會議一結束他便離開了,沒有走這一檔電梯,,

閑遠山雖然只是熊主任的秘書,但是其在發改委內部威望很高,他雖說本身只是廳級,但很多副部長都比不上他的威望,這是不爭的事實。

關於閣遠山的故事,在發改委大家都喜歡議論,相傳其人有很多次機會提拔秘書長的,可他一直沒上。甘願跟熊先雲當秘書,這在中央部委簡直是不可思議的行為,可是閣遠小就這樣幹了,所以說他獨立特性一點都不為過。

這一路上張青雲和他聊著天走,張青雲當然知道同樣是秘書閣遠山和小亮秘書那完全是兩個量級小所以他表現得極其謙卑,完全是以下屬的姿態和閣遠山談話,不敢逾越分毫。

閣遠山對張青雲的這種表現似乎也不覺得意外,更沒有制止,算是默認了。這一路上,他沒有說工作的事情,大都問生活上的一些小事,看上去無關緊要,但從片言隻語中張青雲看得出來閣遠山對自己的背景和來歷瞭若指掌。他甚至連自己在江南的底都清楚得很,這讓張青雲更加不敢小視他。

而在發改委,熊主任張青雲基本沒什麼接觸,即使自己是重要司的司長,可是和委一把手還是隔得有些遠了,如不是特殊情況,自己甚至連直接跟他彙報工作的機會都很少」,

二合一求月票,兄弟們,月票榜上排不上名,需要大家砸票幫一下啊!南華牟謝支持!!!, 李曉峰的想法很簡單,你們不是要把《遠方的來信》藏起來保密嗎?那麼哥偏偏就要將其刊載出來,還得是頭版頭條的那種,最好還用重磅的黑體字加粗。而且哥還要找三十個報童,就讓他們圍著《真理報》叫賣,哪怕是賠本賺吆喝也得出了這口惡氣。

當然,要實現這項偉大的打臉工程,首當其衝的前提條件就是得有自己的報紙。雖然李曉峰已經跟安吉麗娜商量得差不多了,但是因為編輯部成員之間的一點小分歧,進度不是很快。

編輯部的成員倒不是對報紙的政治立場有分歧,雖然人員成分有點小複雜,一部分是原《真理報》被加米涅夫開除的激進編輯,一部分是安吉麗娜的同學以及追隨者,最後一部分則是工人和士兵代表。這三股勢力就算政治傾向不是完全統一,但總體而言是比較激進的,不存在什麼護國保守份子。但是壞就壞在激進上了,大家都很激進都很火爆,屬於給點火星就爆炸的那種,為了堅持自己的意見這幫人能吵一天一夜。

吵什麼呢?不是政策方針而是總編和社長的人選,前面說了,編輯部有三股勢力,原《真理報》編輯和部分工人、士兵代表所中意的社長和總編人選是某仙人和加育勞夫,畢竟這兩人他們算是熟悉;而安吉麗娜的追隨者則支持安吉麗娜。

雙方都對對方的人選看不順眼,原《真理報》的編輯和工人士兵代表意思很簡單,絕不接受一個貴族女子作為他們的頭頭,哪怕這個女人是傾向於革命也不行,咱們這是代表工人和士兵呼聲的報紙,理所當然的要由工人領袖牽頭。

什麼?你說安德烈同志既不是工人也不是士兵,沒有資格代表工人和士兵。 總裁的懶妻 騷年,你們也太孤陋寡聞了吧!不知道安德烈同志領導過彼得保羅監獄大起義,不知道安德烈同志為了工人和士兵的利益堅決的同護國主義份子做鬥爭。這樣的同志不能代表工人和士兵,那還有誰能代表工人和士兵?

別看工人、士兵代表和那幾個編輯顯得自信滿滿,但彼得堡國立大學的高材生們也不是好相與的。恰恰相反,作為擁有高學歷的天之驕子,他們的驕傲是顯而易見的。

尼瑪,什麼狗屁的安德烈.彼得洛維奇,那廝不過是一個小屁孩而已。想當年我們熱情洋溢的從事革命運動的時候,那傢伙不過是我們的小跟班和醬油眾。還什麼領導彼得保羅監獄大起義,就沖那廝軟趴趴的樣子,沒在監獄里尿褲子就算表現良好了。讓他做社長和總編,那啥,這影響我們的革命積極性啊!

再說,親們,難道你們看不到安吉麗娜小姐的諸多優點嗎?沒錯她是舊貴族出生,但是誰規定了舊貴族就不能鬧革命了。你們如今吹捧的安德烈想當年還是跟著安吉麗娜混的,沒有安吉麗娜的引導,這廝還指不定在哪個角落裡吃奶囁!

對此,擁護安德烈的工人和士兵表示了強烈的不滿,認為這是對安德烈同志的污衊。他們著重強調,這份報紙的資金是安德烈同志籌措的,於情於理他都資格作為最高負責人。

這下安吉麗娜的支持者只能憤怒了,出錢多就了不起,有錢難買爺伺候,大不了哥么不幹了,看你們誰玩得轉,哥就不信你們一群文盲能辦出報紙來。

對此擁安德烈派為之黯然,這一拳是打在他們的軟肋上了,除開原《真理報》的幾個編輯,其他的工人和士兵代表最高的文化程度也就是小學畢業,讓他們舞槍弄棒沒問題,但是別說辦報紙了,絕大多數簽名都得按手印或者畫圈圈。到時候寫一篇報道,滿版的圈圈可就是天大的笑話了。

可指望這就讓工人和士兵退讓,那也是不可能的。好不容易他們才找到一個發出自己聲音的渠道,就這麼拱手交出去,那還不如殺了他們痛快,哪怕是趕鴨子上架他們也要硬到底。

至於當事人雙方,不管是李曉峰還是安吉麗娜嘴上都還算謙虛,紛紛表示自己幹才有限當不起如此重任。當然,安吉麗娜是真謙虛,而某仙人就是睜眼說瞎話了,對於這份報紙的主導權,他可是勢在必得。哥自己出錢辦的報紙,還讓人家當頭,說出去要被恥笑的。

不過當事雙方的態度決定不了自己支持者的態度,一派是死鴨子嘴硬,另一派是驕傲到骨子裡,如果沒有全和人幫著調解,那估計最後的結局就是一拍兩散。好在名義上的大老闆安妮公主的話大家還算買賬,天大地大有錢最大,有本事你們繼續鬧繼續折騰,這天下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人遍地都是,離了你們就不能辦報紙了。都得聽姐的!社長給安德烈,總編給安吉麗娜,副總編給加育勞夫,大家皆大歡喜各回各家。

真是皆大歡喜嗎?不一定,只能說這個結果雙方勉強可以接受。對於工人、士兵和原《真理報》編輯來說,爭一把手的位置不光是為了力挺某仙人,更是不爭饅頭爭口氣。他們都屬於布爾什維克中的激進分子,黨內剛被涮了一把,一肚子火氣沒地方發泄。這時候誰敢跟他們叫板,他們就敢跟誰抬杠。雖然總編的位子旁落他人,但是社長才是老大不是,只要有這麼個說得過去的結果他們就能滿足。

不能不說,剛剛覺醒的工人還是很好打發的,只要不像臨時政府一樣榆木腦袋,以為還可以像沙皇時代一嚮應付工人,不知道用一點懷柔政策,以為自己是mt拚命的拉仇恨,被推翻了純屬自找。

如果說工人和士兵是不爭饅頭爭口氣,那擁護安吉麗娜的學生派完全就是為了話語權而奮鬥。別看他們骨子裡驕傲,但實質上卻是上不得宴席的狗肉。在整個革命大潮中他們位置不上不下,潮頭沒有他們的份,像工人和士兵一樣充當革命的基石,他們又沉不下去。理想滿滿充滿了革命羅曼蒂克情緒的他們,要的只是一個能展現自我的舞台。

這樣的舞台好找嗎?不好找,孟什維克、布爾什維克、社會革命黨的老革命、老領袖、老導師們都是年富力強充滿了戰鬥力的時候,好容易才搶到的話語權,怎麼會允許小屁孩們在一邊指手畫腳?那啥,大學生有啥了不起,老子當年在大學里鬧革命的時候你們還在吃奶,革命的道路通向哪裡,什麼時候輪到你們說三道四了!

這就是象牙塔里學生的悲哀,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心比天高命比紙薄。突然之間有了個發出聲音展現自我的渠道,他們當然要翻身做主人。哪怕就是做不了主人,也得掌握話語權。社長沒戲,總編也可以接受,反正在他們看來某個小屁孩社長完全不值得一提。

於是乎在不斷的扯皮之後,未來在俄國舉足輕重的《俄羅斯之聲報》在爭吵中誕生了。不用說這個名字又是某仙人聯繫到《**》想出來的。當然這個名字是某人可是力排眾議通過的,畢竟相對於工人、士兵和學生們或多或少的不滿,這貨才是真正不滿意的人,在他看來自己就該社長、總編一肩挑。如今倒好,總編輯的位置成了煮熟了的鴨子。這個光桿的社長真沒啥意思,老話不是說了參謀不帶長放屁都不響,這個社長雖然帶了長,但屁聲也不太響啊!

所以某仙人就必須顯示自己的存在、留下自己的印記。死活是爭到了命名權,可惜的是俄羅斯字母寫得再漂亮也不是書法,若是換成漢字,那這個刊頭他肯定是要親自書寫的。

等一切都塵埃落定了,《俄羅斯之聲》報的創刊號也就在緊鑼密鼓的編輯之中。當然,這個活擁護某仙人的那一派人馬基本插不上手,和多才多藝的彼得堡國立大學的文藝青年比起來,他們就屬於2b的那一類了。

至於某仙人,用他自己的話說,屬於主要領導,那是只管大事拍板做決斷的。不過編輯部里能有什麼大事,那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當然,對外某仙人是要宣傳自己的高風亮節的,但實際上從小到大連黑板報都沒辦過一次的某仙人是不是有自知之明,那也是眾說紛紜。反正對於某仙人不亂插手的態度,大家都算是比較滿意。

不過某仙人也不是完全的做甩手掌柜,某些具有重要意義的文章他是力爭到底的,比如說《遠方的來信》,為了報仇雪恨,就算編輯部都不同意它上頭條,某人也會力爭到底。

實際上不需要李曉峰去爭取,列寧同志的筆頭子還是十分了得和犀利的,《遠方的來信》作為頭版頭條那是實至名歸。不要以為李曉峰用來打臉就一個《遠方的來信》,噁心人的鬼主意他有一籮筐,為了好好的出這口惡氣,這廝是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反正加米涅夫若是沒看到《俄羅斯之聲》的創刊號還好,只要看了,難免會七竅生煙口吐鮮血。不過話又說回來,一門心思噁心加米涅夫的某仙人會允許自己精心準備的重拳落空嗎? 畿先雲弄中捧著茶杯眯眼瞧著眼前這個畢恭畢敬的年輕貝,孤青雲剛進改委的時候,熊先雲其實就在關注他。因為張青雲能進改委完全是因為長的推薦,熊先雲相信老長的眼光,就一口答應了。

可等張青雲真正來上任了,熊先雲卻又有些失望了。趙家的女婿,刃才出頭,這兩點都是熊先雲不看好張青雲的理由。

他有些後悔將高技術司如此重要的地方交給張青雲了,為了彌補這個失誤。他第一時間對副主任的分工做了微調。他派雜謗台這樣威望比較高的副主任分管高技術司是有通盤考慮的。只是這個通盤考慮他一直藏在自己內心,從來就沒有跟別人透露過。

「坐吧!你懂茶?」熊先雲舉了舉手中的杯子對張青雲道,張青雲細微的神色變化顯然被他撲捉到了。

「愛喝!不是很懂!」張青雲客氣道,緩緩的坐了下來,此時恰好閣遠山過來給張青雲上茶,張青雲只好再站起來一次。

熊先雲微微一笑,似乎對張青雲的謹慎很滿意。他心中清楚,這個年輕人現在的表現可不是真實的他,改委自從這小子過來后新聞就沒斷過,對雜副主任據理力爭只是開頭,後來更是對高技術司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他一個司竟然獨立特性的推行新《辦法》。

而最後的**當然是這次汽車研試驗中心項目的處理上,這小子竟然打破常規,廢除了前面諸多條條框框,重新為項目制定了新的遊戲規則,弄得雜涯台和左軍民兩人差點小不了台。

如果單是這樣熊先雲還不會如此和顏悅色的見張青雲。如僅僅是如此,熊先雲不僅不會見他,反而要嚴辦他以正規矩,沒有上下級觀點是很忌諱的,在這一點張青雲敢於犯忌,如果從不按常規出牌角度來說。張青雲算是熊先雲見過最違背常理的了。

可是事情遠遠不止是這樣。這個局是張青雲下的一盤大棋,和項目所有有關的人都是棋子,其中包括雜贍台和左軍民這兩個大主任。明明是張青雲讓他們兩人下不了台,最後這兩人還不得不和他站在一條船上。這哪裡只是司長?這樣的才華下去可以管一個省了!

正因為這個原因,熊先雲真正開始仔細、客觀的審視張青雲,他認真、細緻的了解了張青雲在高技術司的工作情況,尤其認真看了他搞的所謂新辦法以及這次引入競爭機制的新思路。

熊先雲從中看出張青雲前面所做的這些並不是肆意妄為,相反,他對高技術司的展規有非常清晰的思路,而且在司內部他還設立了專門的目標,這又是熊先雲事先沒有想到的。

直到此時,他才相信老領導就是老領導,眼睛毒愕很,確實推薦了一個人才給自己。

張青雲的出現讓他不由自主的會去想高吉祥,當初他不看好張青雲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高吉祥的原因。

高吉祥以前在京城他腦袋上光環太多了,但是老實說其在改委乾的幾年熊先雲並不認為他相比老幹部有什麼過人之處,相反跟老幹部相比他稚嫩的地方還很多。

既然盛名之下的高吉樣都是如此,何況是張棄雲呢?可是事實勝於雄辯,現在熊先雲承認,張青雲確實比高吉祥要強,而且比改委其他司長、局長都要高一籌。

見熊主任問了自己一個問題就不說話了,張青雲心裡七上八下的打鼓。老實說熊主任看上去並沒有雜涯台威嚴,但是坐在這個辦公室,張青雲是真有些緊張,熊先雲似乎有一種特殊的氣質,淡淡的,但是讓人無法抗拒不自然會放下自己的身段,這便是真領導!

「你搞的那介。競爭機制,最早的動機是什麼?」熊先雲突然開口道。

張青雲沒有猶豫,直接把當時他去魯西考察的情況詳細的說了一遍。最後道:「當時遇到那種情況我就有了引入競爭機制的念頭,理由就是我們不能讓人牽著鼻子走,我們本身就是把握國家展宏觀布局的單位,眼睛要盯著黨中央、國務院交給我們的任務,豈能讓下面人影響我們的整體規劃?」

在熊先雲面前張青雲不撒謊,原原本本把自己心中所想說了出來,時自己主觀的一面也沒有掩飾。在這樣的大領導面前,任何自以為聰明的說辭都是愚蠢的,只有說真話才是唯一正確的選擇!

面對張青雲的這個回答,熊先雲臉上古井不波,接著道:「我沒記錯的話,你來高技術司才半年

張青雲愣了一下,這個問題他不好回答,體會很多,但是歸納起來說不容易,他沉吟了很久才道:「我覺得這個工作做好、做得精益求精不容易,全國一盤棋,我們效率和規範每進一步,輻射到全國影響就是巨大的,這個是和地方工作很不一樣的地方!」

熊先雲瞳孔一收,眼中的異彩一閃而過,張青雲能說出這句話是很不容易的。因為在國家部委,大家坐機關的都習慣按部就班,這個規矩往往是幾十年不變,誰也不想去做改規矩的嘗鮮人。

可是張青雲做了,而且做的理由因他這句話就可以看出來,對國家部委機關工作的重要性張青雲有著非常獨特的理解。同樣是做工作。做好做壞似乎很難評定,往往要在很多年後才會現當初所做的事情是否是正確的,也就是說延遲性很強。

這也正是考核幹部的難點,也是很多幹部消極工作的原因。張青雲簡單的一句話,把這一切說得非常清楚。而且他不僅說得清楚,而且敢於去做,敢於去改變,這種魄力是很難得的!

「惟楚有才!」熊先雲突然想到了這句話,看向張青雲的眼神也在漸漸的變化,至此他才終於相信張青雲簡歷的真實性。因為只有從下面摸爬滾打的幹部,只有經常做決斷的幹部才會有如此大的魄力去改變。才會敢搏和善搏!

這個世界最大的悲哀就是敢搏的人不善搏,善搏的人銳氣已經失掉了!像張青雲這種如此年輕,又敢搏善搏的人堪稱國家未來的棟樑,熊先雲對自己的眼神是有很有信心的。他堅信用不了多久,張青雲必將要大放異彩!

接下來熊先雲再也沒有談太多工作上的事情,而是隨意的談張青雲的生活和過去的工作經歷,兩人聊江南的山水風情,聊國家的展大局。說的都是帶戰略性的大話。

張青雲開頭還有些拘謹,但是熊先雲的親和力漸漸的化解了他心中的緊張,他誓,熊先雲是他見過知識最淵博的領導,尤其是經濟方面的功力極其深厚,對中國,對世界的經濟各方面的解讀是非常深刻的。

張青雲恰好有這方面的專長和愛好。酒逢知己,漸漸的張青雲完全放開,兩人越聊越投機,對熊先雲的才華張青雲是徹底的折服,國家安改委的主任果然是名不虛傳!

張青雲心中感嘆,殊不知熊先雲心中比他更驚訝,今天似乎註定是一個另他意外的日子。張青雲對經濟的理解如此深衷讓他心中極度震驚,怎麼可能?才刃出頭就懂這麼多?

熊先雲一直都是很高傲的人,高傲的人都很自信,但是這一刻他承認自己對張青雲真有些認同了,這種認同自內心,沒有太多的功利色彩,只是對強者的敬重!

「青雲!好好在高技術司做,希望高技術司在你的手上能煥出新的光彩!」熊先雲暢快的道,「你的才能不錯,我看終究是要下去的,你可以放心!如果有合適的機會我幫你安排!」

張青雲一愣,他沒料到熊先雲會突然做這樣一個承諾,他連忙道謝。心中卻是喜不自勝,改委的主任。這句話意味著什麼張青雲心中清楚得很。

國家整體經濟展,全國幾十個省的方方面面的悄況沒有人比他更了解。而且能上到這個職位的人。也註定了他會有很廣的人脈關係,這意味什麼?意味著全國將來任自己挑?一念及此,張青雲心一下激蕩澎湃,卻又不能表現出太興奮的樣子。只能暗暗告誡自己這很可能是主任即興之言,不可當真。

從熊先雲辦公室出來,張青雲走到電梯口沒有直接下樓,而是透過電橫走廊的窗戶往外遠眺。今天京城的天氣並不太好,但是張青雲依舊覺得可以看很遠,他清楚這一切都是心情使然。

來改委這麼久,就數今天他是最高興的,先工作上現在可以說是卓有成效,而更重要的是以後在高技術司張青雲的意志將會得到更堅定貫徹,做官之人,不就要達到這種境界嗎?達到這種境界了,才真正可以說一心一意的為黨和人具做點實事。

高技術司這個舞台大期良,張青雲在這裡可以盡情的揮灑他的才華……

求月票,月票啊兄弟們。一定要衝上去,口求月票支持!!!!, 加米涅夫心情不錯,早上特別犒勞自己,喝了一杯正宗的拿鐵,這可不是什麼大路貨,而是蘇漢諾夫送給他的義大利正宗正品,據說是從某位沙皇前寵臣家裡搜刮出來的好東西。

濃郁的奶香和咖啡因的刺激讓加米涅夫覺得自己煥然一新充滿了活力,連帶著覺得彼得格勒的陰雨天氣也變得順眼了。當然僅僅一杯拿鐵是沒有這樣的魔力的。讓加米涅夫心情大好的主要原因是捷爾任斯基走了,昨天中午的火車,直達赫爾辛基,如果一切順利能買到去斯德哥爾摩的車票,那麼接下來的半個多月里都不用看到那張鐵面了。

說真的,捷爾任斯基的離開讓加米涅夫頓時鬆了口氣,雖然這位鐵面人跟他大體上是一條戰壕里的戰友,但是對方帶來的那種壓迫感時時刻刻讓他揪著心。他就像上緊了發條的鬧鐘,只能矜矜業業滴滴答答的向前走,一刻都不能鬆懈,只要稍有懈怠,鐵面無私且動力無限的鋼鐵費利克斯就會立刻揮舞著鞭子狠狠的鞭策他前進。

沒了捷爾任斯基的制肘,加米涅夫自然不用如此的玩命,更不用擔心反對派鬧事,天大地大如今彼得格勒他最大,看誰還敢跟本大爺唱反調。

對於那些反對派,加米涅夫早就看不順眼了,瞎胡鬧什麼,一群大字不識幾個的泥腿子懂什麼革命,老老實實的跟著他們這些高學歷的文化人走不就行了。各安其位各盡其職豈不是皆大歡喜!

甚至加米涅夫暗暗的下定了決心,若是不安分的工人們再鬧事的話,將使用一點強有力的手段殺雞儆猴,得開除幾個帶頭的黨籍。讓他們明白什麼叫組織紀律。

嗯,裡面最煩人的就是那個安德烈,這個小屁孩實在是太討厭了,目無尊長口吐狂言,若是能收拾他是最好不過。可惜的是這小子不是黨員,要拿捏他根本就不可能……不過,據說加育勞夫那個傢伙跟這小子走得近,要不就先收拾收拾這個大個子吧!給他個嚴重警告的處分。

加米涅夫方案都想好了,敲打加育勞夫必須是公開的,最好是在黨代會上公開修理他,得讓彼得格勒那些不安分的傢伙知道如今是誰當家!

加米涅夫的怨氣可是不小,對於上次被圍攻的事他一直耿耿於懷,雖然當時捷爾任斯基以柔克剛化解危機於無形,但是他還是覺得面子上過不去。尤其是捷爾任斯基在取勝之後制止了他窮追猛打,讓他說不出的憋屈,一股火氣沒處發泄。好吧,現在捷爾任斯基不在了,他自然要好好的秋後算賬。

這不僅僅是報復,其中也有點和捷爾任斯基叫板的意味,畢竟上次的事件出了風頭的那個鐵面人,明明跟他的主張一樣,憑什麼掌聲全歸他了,而自己就只能挨磚頭?

加米涅夫就是準備立威,說到底就是為了徹底的掌控彼得格勒的黨組織。若是能按照他的設想重組,那麼這對他的政治生涯將是極大的促進!

一舉兩得的好事,加米涅夫自然不會放過,將杯底的最後一點拿鐵一飲而盡,他叫來了斯大林,對於這個幫著他對抗了捷爾任斯基的戰友,他還是有些期望的:

「斯大林同志,如今處於革命的十字路口。作為黨在國內的最高負責人,我們有義務也有責任將同志們引向正確的道路。」

說到這,加米涅夫頓了頓,觀察了一下斯大林的表情,但是一如既,往迎接他的是那張沒有任何情緒的麻臉和灰濛濛充滿了霧氣的雙眼。從這副面孔里你讀不出任何有用的信息,說好聽點叫一潭死水,說不好聽點就是對牛彈琴了。

這個搭檔還真是悶騷,加米涅夫在心中腹誹了一句,剛剛送走了一個鐵面人,又迎來了一個面癱,革命工作真是不好做啊!

斯大林不說話,那加米涅夫也就只能自彈自唱:「所以我們有必要統一思想,對於這項工作你有什麼好的建議嗎?」

斯大林默默的摘下了掛在嘴邊的煙斗,別看他面如死水,但是內心之中卻是翻起了軒然大波。加米涅夫的意思他十分清楚,怎麼統一思想?還不就是收拾那些反對派!誰也不比誰傻,他雖然不說話,但心裡亮堂著,尼瑪,你不就是想立威嗎?我哪怕不同意,你還不是要干。讓我發表意見,無非是讓我附和你,甚至以後事情出了岔子,準備讓我背黑鍋吧!

天地良心,斯大林如今對革命的前景真是很迷茫,所以回到彼得格勒之後一直保持著沉默是金的狀態,老話不是說了,說得越多錯誤也就越多,千言萬語不如一默。你們願意折騰那就隨便折騰,反正我就是不明真相的革命群眾,黨指向哪裡打向哪裡我圍觀打醬油就成。

「我沒有什麼意見,完全服從黨的領導!」

等了半天,看著斯大林把煙斗拿起來又放下,放下之後又拿起來,憋了半天就得到了這麼個什麼都沒有的答覆,加米涅夫心中也不舒服。你個死麻子就是想耍滑頭,不表態想當牆頭草是吧!告訴你,沒有這樣的好事!

「斯大林同志!服從黨的領導是對的,但是黨不需要應聲蟲,作為黨在國內的高級領導,你必須肩負起自己的責任,不能辜負了列寧同志對你的信任!」

這話就有點重了,幾乎是暗指斯大林是個不負責任的應聲蟲。對於這樣一頂大帽子是人都承受不起。但是斯大林不是普通人,哪怕是加米涅夫指著鼻子罵他,這時候他也照樣是裝聾作啞,罵就罵吧,哥臉皮厚頂得住。不就是丟人一點么,跟站錯了隊的相比,這就是小意思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