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時候每次聽人講故事,聽到白娘子被法海鎮壓在雷峰塔,我心裡就老生氣了,」

Home - 未分類 - 我小時候每次聽人講故事,聽到白娘子被法海鎮壓在雷峰塔,我心裡就老生氣了,」

「叮,陳真被移出諸天改命聊天群。」

「叮,群主獲得迷蹤拳功法,可以上傳到聊天群秘籍功法欄目中。」

張浩一愣,

「我辛辛苦苦幫助了陳真,就換來一本迷蹤拳的功法秘籍?」

轉念一想,總比什麼都沒有要強。

張浩當即將迷蹤拳功法上傳到了聊天群內。

「叮,群主上傳迷蹤拳功法,獲得50點貢獻值。」

50點貢獻值?

也行吧。

張浩當即提取了迷蹤拳功法。

「叮,群主提取了迷蹤拳功法。」

「叮,群主學會了迷蹤拳功法。」

張浩小時候看霍元甲,就經常模仿電視劇裡面的情節,打一套自創的迷蹤拳,實在是沒有想到多年以後他真的能夠擁有迷蹤拳。

張浩來到烏合宗的演武場,打了一套迷蹤拳,感覺還算可以。

配合張浩現在擁有的洗髓境4段的靈力修為,產生的威力自然比霍元甲要強大得多。

二胖站在演武場旁邊,看到張浩打了一套迷蹤拳,

「少宗主,你又學習了新的功法呀?」

張浩點點頭,

「二胖,明天一清早我們要去慶陽城了,準備好了沒有?」

「少宗主,您放心吧,按照您的吩咐一切準備妥當。」

第二天一早,張浩和二胖兩人坐上馬車,準備出發了。

「二胖,我看你準備的錦旗呢?」

二胖猶豫了一下說道,

「少宗主,真的掛錦旗?我看還是算了吧?」

「廢什麼話,讓你掛就掛。」

二胖無奈,只得從行李中拿出了兩面錦旗,用兩根竹桿豎起來,插在馬車的兩邊。

「修鍊哪家強?唯我烏合宗!」

張浩看了一眼隨風飄展的錦旗,很是滿意,跳上馬車大聲說道:

「出發!」

(PS:張浩:各位書友,來慶陽城參加招聘大會了,有沒有想加入烏合宗的,只需要一張推薦票喲,先到先得,名額有限。) 凈土寺,一年一度的武僧演武大會開始了,全寺兩百多僧人聚集在廣場上,觀看這一盛況。

方丈站出來,

「阿彌陀佛!我輩僧人習武,一來強身健體,二來維護寺廟清凈,防患一些外來世俗力量的挑釁,

每年一次的演武大會,目的是為了交流切磋,相互提升,不是為了賭氣鬥狠,炫耀武功,

接下來的演武比賽,還希望參賽者保持一顆冷靜慈悲的心,友誼第一,比賽第二,

阿彌陀佛!」

方丈大師退下,坐到了裁判席位上。

演武堂的渡塵長老站起來,看了一眼五十多位演武堂的武僧,大喊一聲:

「凈土寺演武大會,現在開始。」

演武分兩個環節,第一個環節是表演,五十多個武僧上場表演功夫,有單人表演,也有雙人和團隊表演,頗有觀賞性。

表演之後,才是最為精彩的對戰比賽。

對戰比賽是淘汰制,根據抽籤,兩兩對戰,獲勝者進入下一輪挑戰。

「叮,唐玄奘開通了直播間。」

唐玄奘:「群主,各位老鐵,我們凈土寺一年一次的演武大會開始了,大家要不要過來看看熱鬧?」

「叮,沙和尚加入唐玄奘3D全息直播間。」

「叮,朱悟能加入唐玄奘3D全息直播間。」

「叮,猴王加入唐玄奘3D全息直播間。」

沙和尚:「@所有人,唐玄奘開通了直播間,觀看凈土寺一年一度的演武大賽,各位老鐵快來看熱鬧了。」

「叮……」

蕭峰、紫霞仙子,李逍遙都加入了唐玄奘的全息直播間。

許仙正在坐診,他現在是濟世堂的頭牌大夫,每次坐診的時候,身邊還有兩人侍候著,一人幫助寫藥方,記錄病人的情況,另外一人負責抓藥。

許仙掃了一眼腦海內的聊天群,看到了唐玄奘的

「咳,好,今天先到這裡吧,我去後院休息一下,去叫師傅過來接診。」

前面還有七八個病人等著,一聽許仙這話,立即說道:

「許大夫,您休息,我們等等,不礙事,等您休息好了,我們再看病。」

這些前來看病的都不是急診,屬於一些慢性病,疑難雜症,有些人甚至從外地跑到杭州城,就為了請許仙看病。

沒有人願意請濟世堂的金師傅看病,因為金師傅的醫術一般,即便給他們看了病,配了葯,回去也是不痛不癢的,沒有多大效果。

金師傅正好經過醫館走廊,聽到了前面這些病人的話,內心很是不爽。

現在的濟世堂全憑許仙這塊金字招牌支撐著,成為了杭州城的第一火紅的醫館,其餘的十幾家醫館老闆眼紅得不行,已經有傳言,有幾家醫館老闆想要重金挖許仙過去坐診,甚至有老闆開出了給許仙3成股份的條件。

「我雖然是許仙的師傅,對他多少有些恩情,可是,這恩情最多能夠套住許仙一年兩年,不可能套住他一輩子,

許仙這一個月來給醫館賺的錢,比平時一年的收入都還要多,我得想辦法留住許仙。」

「爹爹,」

一個嬌柔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金老闆回頭一看,是自己可愛的女兒金巧。

復仇總裁,女人誘你下地獄 金巧年芳二八,出落的亭亭玉立,猶如一朵水仙花。

金老闆看著女兒,心思突然一動,原本她是打算給女兒選一個富貴婆家的,可是眼前的情況似乎有些變化。

金老闆以前是看不上許仙的,覺得許仙家境太差,雖然有一些天賦,但終究不是女兒的理想歸宿。

可是現在情況變了,許仙現在醫術大漲,他本人就是一棵搖錢樹,如果女兒和許仙結婚,那許仙不就是牢牢的套在了濟世堂?

女兒有了好歸宿,許仙也不用離開濟世堂,他這個金老闆照樣可以享受許仙帶來的各種好處,這簡直是一個絕妙的辦法呀。

金老闆想到這裡,看著嬌小可愛的女兒,呵呵笑了。

「巧兒,你幹嘛去了?」

「爹爹,我約了隔壁的小芳姐去逛街。」

「巧兒你長大了,有空多去前面診堂幫幫忙,幫幫許仙哥哥,給他打打下手。」

金巧笑道:

「許仙哥哥的醫術那麼好,還需要我幫什麼,有他一個人就夠了。」

「哎,話怎麼能這樣說呢?許仙現在是我們濟世堂的招牌,你和許仙從小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平時也應該多關心關心他嘛。」

金巧笑道:

「爹爹,你以前不是跟我說男女授受不親,讓我和許仙少一點接觸嗎?」

「我?」

「好啦,我走了,嘻嘻,」

金橋快步走出了醫館,去找隔壁的閨蜜小芳。

金老闆看著女兒的背影,只能幹瞪眼。

許仙跑到茅廁蹲下,打開腦海內的聊天群,

「叮,許仙加入了唐玄奘的直播間。」

此刻凈土寺的武僧演武大會已經開始了,一名武僧拿著一柄禪杖在演武場舞得虎虎生風。

蕭峰:「許仙兄弟,你怎麼才來呀?」

許仙:「別提了,最近醫館的人實在太多了,每天都忙的要死,我這還是抽空上了一趟茅廁,跑進來的。」

沙和尚:「玄奘,我的十八無敵禪杖你學會了嗎?你們這些武僧表演的都是什麼啊?太垃圾了,你等會上去把他們一個個都打趴下。」

朱悟能:「玄奘,如果你把他們都打敗了,演武堂的首席長老的位置是不是要讓給你坐?」

玄奘:「我是一個文化人,你覺得我會對演武堂的長老位置感興趣嗎?」

紫霞仙子:「難道你想當方丈?」

猴王:「玄奘,原來你想當這個破廟的方丈,你真是有出息啊!」

蕭峰:「當個方丈也不錯呀!」

……

一群人在這裡七嘴八舌的瞎聊著,大家都覺得很開心。

武僧的表演賽大概進行了一個多小時左右,便進入了抽籤的對抗賽環節。

許仙不可能在茅坑蹲這麼久,和群里的人聊了一會兒之後便會診堂看病去了。

「玄奘,等會你要不要上場?如果你上場的時候記得喊我一聲,我要給你鼓掌加油。」

玄奘沒有回答,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玄奘最近憋著一肚子的火,肯定會在演武場上爆發出來,大家跑過來看熱鬧,也主要就是看玄奘等會怎麼爆發。

玄奘先後多次被方丈執責罰,被貶到伙房做苦工,被戒律堂長老叱責,被伙房的師兄弟們刁難,這口氣他已經憋了很久了。

他是一定會在演武大會上爆發出來的。

演武大會最後的決賽是在演武堂長老的兩個大弟子之間舉行的,這兩個弟子分別叫覺明和覺遠,兩人功夫高強,心氣高傲,互不服輸,在演武場上打得難解難分。

最後覺明憑著微弱的優勢打敗了覺遠,全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楊武堂首席長老渡塵走到演武場中央,笑呵呵地看著自己的得意弟子,點點頭,然後轉身對全場的寺廟僧眾說道:

「習武強身,保護寺廟,弘揚佛法,是我輩弟子的光榮使命,

習武強身不僅僅是武僧的使命,全寺的所有僧人都應該堅持習武、鍛煉身體,為獻身佛法事業而打下牢固的身體基礎,

下面我宣布,今年的演武賽冠軍得主是,」

「慢著!」

玄奘一聲大喊,站了起來。

全寺廟的僧人一驚,看著玄壯,不知道何意。

渡塵長老看著玄奘:

「玄奘,你有什麼事?」

玄奘臉色微紅,心跳加速,猶豫了一下,一咬牙,說道:

「渡塵長老,演武大會不是還有最後一項程序嗎?」

渡塵一愣,隨即呵呵一笑,說道:

「好,玄奘和尚說的對,是我糊塗了,按照演武大會的規矩,最後一項程序是,

還有誰想要上來挑戰覺明師傅的?」

「我!」

玄奘大聲說道,在眾人震驚懵逼的眼神中,走向演武場。

(新的一周,求推薦票,謝謝各位書友) 凈土寺演武大會有一項規則,在最後階段可以允許任何人上前挑戰當年的冠軍。

玄奘原本等著渡塵長老宣布這條規定的,卻沒有想到渡塵長老沒有宣布這條規定,直接就準備宣布冠軍得主,這讓玄奘有點急,

所以玄奘就自己跳出來提醒渡塵長老。

誰也沒想到玄奘竟然第一個跳出來要挑戰覺明師傅,看著玄奘走向演武場中央,眾人一陣驚愕。

「玄奘是不是瘋了?他根本就不是武僧,他居然去挑戰覺明師傅?」

「寺院的規定,任何人都可以挑戰覺,不分文僧和武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