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不是很明顯嗎?被發現了,由於我是處在黑色騎士團和布尼坦尼亞中間,被殲滅是理所當然的,不過錄那個金手指還是很有用的,比如轉移核彈啊、躲避轟炸啊之類的呢,然而從結果來看,我失敗了。」

Home - 未分類 - 「接著?不是很明顯嗎?被發現了,由於我是處在黑色騎士團和布尼坦尼亞中間,被殲滅是理所當然的,不過錄那個金手指還是很有用的,比如轉移核彈啊、躲避轟炸啊之類的呢,然而從結果來看,我失敗了。」

『准人』自嘲一般的笑了笑

「計劃走錯一步,全盤皆輸,除了我之外的人。」

他看著周圍,即使是屍體也一掃而過

「除我之外的人,全部死了。」

四聖劍也好,參加那次戰鬥的藤堂鏡志朗也好,美少女米蕾也好,喜歡會長的利瓦爾也好,崇拜尤菲米婭的妮娜也好,一直天真的尤菲米婭也好,娜娜莉也好、夏莉也好、毛也好、第二皇女也好,那個皇女的騎士也好,圓桌騎士也好,紅月卡蓮小姐也好,羅伊德也好,塞西爾也好,中華聯邦的那幾個人也好,全部都因此而喪命。

所以我才回來了,結束了上面的發言,『准人』大聲重複道

「回來了,結束這一切,我和你都不是感性的人,也算不上討人喜歡的人,但是這個世界真的蠻美好的。」

零之鎮魂曲的存在,對家人的願望,繼承哥哥的忠義,為了國家的努力,想要自由的付出,渴望被愛的情感,『准人』還是很喜歡這一切的。

即使無法擁有也可以。

即使看著也可以。

即使觸摸不到也可以。

「如果將過去抹消的話,未來一切都將消失,這就是那個時代,老子攻略c.c.的方法啊!」

戰鬥開始了!

做進駕駛艙,黑色機體單手一揮,大口徑的炮塔在同一時間展開射擊,火光吞噬了天空,爆響掩蓋了所有慘叫。

黑色騎士團動了起來,夏目見到了從紅蓮二式已經破碎的機體旁邊爬出來的紅月卡蓮,她根本就不在駕駛室?!

「在讓紅蓮二式無法活動之前,我就已經讓她移動了,用的是,錄的能力哦。」

然後,通過外置廣播的『准人』繼續說著

「這台黑色機體的名字是,devil!」

消失了。

和字面上的意思一樣,整台巨大的knightmare從夏目眼前十多米的地方憑空消失了。

感覺到了什麼!夏目反射性的往前奔跑,接著往側面移動,左手單向揮舞起來,一刀切向背後的虛空。

當!

刀劍碰撞的聲音。

「哦?竟然知道我的位置嗎?」

「不是知道,因為就是自己的攻擊啊,即使過了五年,自己也沒有改變呢。」

畢竟夏目最喜歡從敵人敵人背後攻擊了,當然,才不是爆&菊那種行動哦!

面對接下自己攻擊的夏目,『准人』並未有絲毫猶豫,而是展開了第二輪攻勢。

是面對下盤的攻擊。

右腳橫向掃動,右手刀刃也跟著收回來,立刻又揮斬下去。

起跳躲過攻擊會被刀刃砍刀,而不起跳就有可能失去下盤的穩定,從而被撂倒,但是夏目兩個人都沒有選擇,而是採取了另外一個行動。

左手劍插在地上,鋼鐵扭曲而發出悲鳴,接著一用力,讓自己跳了起來,然而不是躲避,而是攻擊。

是雙腳的踢技。

由於腳步裝有甲板,即使被刀刃砍到也沒有什麼損傷,就這麼,夏目的雙腳踢中了『准人』右手手臂,終止他的攻擊,而失去平衡的他也不得不放棄下盤掃腿往後退去。

抓住了這個機會,夏目在雙腳放下的同一時間,左手劍猛地逆時針揮動,那帶著劍風的刀刃直直地砍向『准人』的駕駛室。

又消失了。

原地消失,錄的空間移動。

夏目在心中算了算,大約五秒的時間,空間移動的能力有五秒的空白期,那才是自己唯一的機會。

「剛才那是怎麼回事啊!想要殺了我嗎?夏目老師?!如果我的死了的話……」

「我知道的。」

夏目打斷了『准人』的話。

「我要是殺了你的話,我就沒有未來了吧。」

但是啊,夏目面對未來的自己大聲宣告道

「我會創造出和你不一樣的未來!這就是現在的我!對未來的我的起誓!」

在崩壞的戰場上,兩人再度開始對立。

動漫默示錄48: 這一章稍稍變得輕鬆一點,但是也是一個鋪墊,哭天喊地的求推薦……

分割線——————————————————

「喂,張大哥,你笑的好猥瑣……」徐風被顛醒后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張立一臉猥瑣像那什麼一樣的笑容……

「切,你懂什麼,再叫我就扔下你了……」張立笑罵道。

「行行行,你這叫富有情趣,戀舊!」徐風嘴不饒人,故意換一種方式取笑著。

眾人嘻嘻哈哈的都回到了車上,拿出了大部分的事物開始分配了起來,這一頓也許是眾人最近吃的最舒坦的一頓了,沒有敵人在監視著,又因為進行了一場大戰,所有人的胃口也特別的好,不一會就消滅了拿出來的食物……

「大家今天可以好好休息,稍稍注意一下,明天就應該到了……」吳競男拋下那麼一句話就離開了……

困意漸漸席捲了徐風,慢慢的徐風沉沉的睡了過去,在夢中,他夢到了林曉曉哭著說等他回來,他的父母在遠處翹首盼望著,不知不覺的,眼眶濕潤了……

夜微涼,一行人走在漫漫的坡路上,此時的大多數人已經入睡,一個男人就在這個時候悄悄的睜開了眼睛,輕鬆訥訥的說道:「要等我!」

「你還是忘不了她」吳競男的眼睛也緩緩的睜了開來,不同的是她只是心裡想想,沒有說出來而已……

夜依舊沉寂,一絲帶著涼意的陽光照射在了徐風的臉上……

徐風揉了揉酸軟的眼睛:「這是?」

一座宏偉的宮殿依山壘砌,群樓重迭,殿宇嵯峨,氣勢雄偉,有橫空出世,氣貫蒼穹之勢,在陽光的照射之下,折射出金色的光芒,給這座宮殿增添了一種無與倫比的神秘感……徐風再一次的揉了揉雙眼:「這……這就是布達拉宮嗎?」

「孩子,過來……」

「嗯?誰在說話?」徐風不知道怎麼的就聽到一聲略帶滄桑的呼喚,可是周圍卻並沒有任何人。

「孩子,過來,來這裡……」

徐風被這呼喚的聲音吸引住了:「你在哪?我怎麼找你?」

「徐風,你在胡言亂語什麼呢?不會是嚇傻了吧?說實話我年輕的時候來過這裡,當時我和你是一樣的表情……」張立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徐風的身邊,而那股帶著無限吸引力的聲音突然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徐風有點不明所以:「張大哥,你說這裡有什麼特別地方沒有?我怎麼感覺到有一個神秘的聲音在呼喚我,我感覺很親切,很想過去……」

「你小子燒了吧?讓我看看……」徐建平一臉嘻哈的走了過來,故作關心的摸著徐風的額頭:「哎喲,真發.騷了啊,要吃藥……」

「去你的……」

「大家都醒了吧,那好,到了這裡,大家把自己的裝備都藏好了,這裡的治安雖然不是那麼的好,也不會有很多警察來管你,但是還是要注意點,走吧,下車去吃點好的……」吳競男估計是聽到了眾人的說話聲音,打開了車廂走了進來。

「好!」異口同聲的……

吳競男笑了,隊伍之間的感覺越來越好,對於後面的探險好處是很大的,最起碼沒有人會放棄同伴,甚至為了同伴而犧牲自己都是很可能發生的事情,不過這不是大家所希望見到的事情,最好的當然是大家開心的去,滿意的回來,雖然不是很現實的事情:「好,大家跟我來,我找了這裡的朋友預定了一桌接風的酒席,聽說這裡的東西是相當的美味……」

「我的手抓羊……」

「我的酥油餅……」

「切,就那麼點追求?我要全羊全牛宴……」

「哈哈……」

法克弱弱的冒出來問道:「有牛排嗎?我還是比較喜歡牛排……」

眾強者嬉笑著跟著吳競男來到了薩城的一家的酒店門口……

「教官,你說的那位朋友呢?怎麼沒見到人啊?」有些人已經被饞蟲勾引的忍不住了,興奮的開始搓起了手……

「阿彌陀佛,歡迎諸位來藏區做客,貧僧迦藍,因吳施主邀請,特準備一桌酒菜為諸位接風,雖然說出家人不可以沾染葷腥,但是也不能虧待了諸位,好酒好肉都已經備好,請吧……」從酒店裡出來了一個人模人樣的僧人,一開始倒也滿口的禮數,就在眾人以為裡面準備的是一桌素菜的時候,這酒肉僧人倒是給了眾人一個意外的驚喜……

「哈哈,你這和尚倒也實在,我喜歡……」徐建平一臉皮厚的就和和尚勾搭在了一起,不知道說些什麼的就在角落裡聊的很開的樣子……

徐風不由得滿腦袋的黑線:「這是我叔叔嗎?怎麼那麼像個**,聽說還是少將啊?難道少將都是這樣的?」

其實徐風怎麼會知道,這還是一般點的,徐建平在沒有進軍隊之前其實就是一個紈絝的公子哥,天天不務正業,有一天徐風的爺爺實在看不下去了,這才一狠心把他拋到了軍隊里,慢慢混成了一個少將,倒也算有了點出息……

「瘋子,看什麼呢?我問你,你在剛剛到這裡的時候有沒有感覺有人在呼喚你?你感覺特別的親切,就想去接近他……」王浩不知不覺的靠了近來,神神秘秘的問道……

「額……」

「沒有啊?那就算了,估計是我的錯覺……」王浩一臉無奈的就準備轉身離開……

徐風連忙拉住了王浩:「不是,我也有感覺到,他是不是對你說『孩子,過來,過來吧,來這裡』?」

王浩原本懊惱的神情頓時一掃而光:「這麼說,你也感覺到了?」

「嗯,不過,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想的確有什麼東西在呼喚我們,這裡沒有其他人再聽到這個聲音了,說明這件事與我們有關,有可能是機遇……」徐風望著王浩一臉神奇的表情后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想多了,讓你少看看小說,偏不信,別異想天開了,不是所有的機遇都會讓我們遇到的,清醒點吧孩子……」

「去你的,欠打!」徐風一拳就打了上去,疼的王浩直叫嚷:「哎喲,我說你就那麼心狠手辣,能不能輕點……」 www.30txt.org刀光劍影,該這麼形容嗎?如果被其刺入胸口的話,一定會死的吧。

那麼死後的世界又是怎樣的呢?

地獄?天堂?亦或者是一片虛無,不管怎麼想,現在的自己還真是悠閑呢,明明都要死了,明明都要被幹掉了。

這麼想著,夏目的左手劍被對方直接彈開,露出的空門la被對方近身,太刀刀尖由下方刺向自己的腹部。採取了規避,這是模仿『准人』所使用的招數,不過對方是靠著外力的拉扯進行的移動,而夏目則是靠著內部運轉引擎的強力噴射形成的閃避性質的動作。

是側移。

由於右手無法活動,夏目選擇往左側移動。除了右手失去行動能力之外,還有就是左手被彈開,可以借著這個動力進行借力式的攻擊,所以打算使用左手正手攻擊。

突然的移動並未讓『准人』失去優勢和判斷力,他在近乎同時,右手太刀由上下揮斬變成了橫向劈砍。

能夠感覺到其中包含的殺氣,自己也真是的,就因為為了攻略女王小姐,打算將自己的過去殺掉嗎?簡直無法理解,這樣一來,未來的自己也就不存在了吧。

不不不。

夏目說話了,是通過外置音響來說話

「你啊,該不會在五年之間都是單身吧。」

「該死! 國算天香 這也說明你未來都是童貞哦!我們是一樣吧!你知道這五年我過得有多無聊啊,除了戰鬥就是死亡,有些厭倦了呢。」

「那就去死啊!」

別來這個世界搗亂。

雖然想要這麼說,但是卻被對方的攻擊硬生生的壓了下來,上段的10次連擊,每一次都會削掉一些la雙肩和腹部的外層構甲,整台機體的抗打擊能力和防禦能力變得越來越弱。

砰!

爆炸了!

不是炮塔發射的炮彈的那種聲響,也不是knightmare的槍炮的發射音,而是數十架knightmare的爆炸。雖說knightmare的炸裂在戰場上是最為正常的事情,而造成那個爆炸的原因讓兩個人都停下了動作。

是一台新的knightmare,黑黃色的外部裝甲,高大的體型,還有身體兩側的槍炮,那是,名為蜃氣樓的knightmare。

拉克夏塔為zero研製的新型專用機,搭載了從高文移轉的德魯伊系統和絕對守護領域系統,擁有能與要塞相比的防禦力。主要武器有可擴散式構造相轉移炮和雙手內側的球狀強子炮。

擁有世界最高峰的防禦力,可以同時對抗海量敵方機體的同時進攻。裝載有特殊的稜鏡能量武器,可遠程對大範圍敵軍進行攻擊,堪稱又一團戰利器。

然而那台knightmare,是現在出現的嗎?

不,不對,在蜃氣樓之前,應該還有魯魯修的專用座機高文才對,那這又是為什麼?

「出來了呢。」

『准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應該記得吧,之前為了防止科奈莉亞部隊的追擊你採取了和自殺一樣的行動,其實在那個時候,本該是魯魯修駕駛高文拯救日本解放戰線和黑色騎士團的。但由於你的出現讓高文沒有露臉的機會,因此拉克夏塔就將它完全改造了,也就是現在的模樣,大規模對戰的強力的knightmare蜃氣樓。」

所以,放佛能夠看到『准人』的苦笑一般。

「我們兩個的都變成了靶子了呢。」

如此說著,在下一刻攻擊就來了。

黑紅色的能量光炮張牙舞爪的沖向兩個人所在之地,攻擊泯滅了空氣,交雜在一起的光束相互碰撞,扭曲,接著合併。

放佛死神的宣告一般,那突破了音速的衝擊以勢不可擋的氣勢咆哮起來。

劃過天空,染紅了道路,如同猛獸的怒吼和幽怨的悲鳴,洪水一般的壓力,直直地射向兩個人。

消失了。

空間轉移的能力,『准人』從夏目眼前消失,就算夏目想要埋怨自己的無情也做不到,是的,沒有那個空閑,現在是報名要緊。

然而要怎麼做?

剛才的側向高速移動已經用過了,目前還在冷卻中,這個如同技能一般的能力比起『准人』的空間移動需要更過的準備時間,因此現在只有物理上的規避手段。

雙腳猛踏地面,揚起的石塊被震飛的同時,夏目朝著廣場的另一端疾馳起來。

蜃氣樓的炮擊將厚重的牆壁輕易地切割開來,大量的碎石變成了下落的流星,砸在地面發出震耳欲聾的響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