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是,卡西利發表聲明之後就從公眾面前消失了。

Home - 未分類 - 問題是,卡西利發表聲明之後就從公眾面前消失了。

顯然,這是非常反常的現象。要知道,以當時的情況,肯定是以勞恩斯為首的一批領導人試圖推翻卡西利,掌握古巴大權,而作為國家最高領導人,卡西利在發表聲明之後就應該採取行動,至少應該撤除勞恩斯等人的職務。

直到3月30日,古巴勞動黨才發表聲明,卡西利真的病倒了。

為了證明,古巴勞動黨還請來了專門為卡西利提供醫療服務的共和國醫生,證明卡西利在3月25日夜間就住進了醫院,而且接受了緊急治療。

2天後,古巴勞動黨公布了卡西利病情的初步診斷結果。

導致這位年過70的國家領導人倒下的原因正是10年前的那次爆炸,當時受急救情況等因素限制,有5塊彈片留在卡西利體內,其中1塊直徑約莫5毫米的彈片沿著頸部動脈進入腦部,引發腦溢血。雖然這樣的病情不是沒得救,依靠發達的醫療技術,可以取出彈片或者使彈片在血管內溶解,但是不管怎麼樣,這麼大的手術肯定無法在古巴進行,而且會讓卡西利在床上躺上幾個月。

受此影響,卡西利在4月4日離開古巴,前往北京就醫。

也就在這一天,勞恩斯宣布提前舉行黨內選舉。

雖然黨內選舉與全國大選沒有太大的關係,但是以古巴的國情,最高領導人不是國家元首,而是勞動黨總書記,所以黨內選舉比全國大選還要重要。正是如此,並不是所有人都支持勞恩斯。

爭執一直持續到5月初,最終以相互妥協結束,即黨內選舉與全國大選同時進行。

雖然當時有人認為,這是共和國施加影響的結果,因為這麼做與政治改革有關,而在古巴搞政治改革,一直就是共和國當局的最高目標,但是從實際情況來看,發生在2053年5月初的事情與政治改革根本就沾不上邊。要知道,任何改革都需要有一個強有力的、領袖式的人物,而古巴在這個時候卻群龍無首,別說關係到國家社會基本體制的政治改革,就算是高層人事變動也會引來大麻煩。

事實上,這正是美國要的結果。

如果黨內選舉與全國大選的結果相背,維持古巴社會穩定的基礎要素就將土崩瓦解。

實際結果也確實如此,勞恩斯以微弱優勢贏得了黨內選舉,卻沒有能夠在全國大選中獲得半數以上的選票。

6月初,全國大選第二輪投票開始。

雖然已經成為古巴勞動黨總書記的勞恩斯團結了黨內力量,但是一些之前並沒有參與執政工作的小黨卻組成了競選聯盟,揚言要在第二輪選舉中擊敗勞動黨,徹底改變古巴的政治面貌。

毋庸置疑,這正是美國情報機構的傑作。

不管怎麼說,古巴是一個拉美國家,而拉美地區並不缺乏民主思想。要知道,在20世紀60年代的獨立浪潮爆發前100多年,所有拉美國家都完成了獨立革命。正是如此,古巴當局並不排斥其他政黨,也不可能排斥其他政黨。

6月中旬,大選第二輪投票的計票工作結束。

冤得王府千金嫁:皇城路太窄 雖然結果顯示勞恩斯領導的勞動黨取勝,勞恩斯順利當選古巴國家元首,但是輸掉大選的政黨聯盟卻宣稱大選存在嚴重舞弊,要求在國際機構的監督下重新投票,而古巴勞動黨則認為大選不存在問題,沒有理由重新投票。

爭執持續到6月底,古巴最高法院決定重新計票,而不是重新投票。

7月2日,古巴選舉委員會宣布,勞恩斯的勞動黨以62%的支持率獲勝,而且總票數超過1200萬,相當於全國選民的70%,超過了法定的最低限度,選舉結果有效。

次日,政黨聯盟再次宣布拒絕承認選舉結果,堅持要求重新舉行大選。

7月4日,勞恩斯宣誓就職。當天,他就下達了在哈瓦那、聖地亞哥等大城市實行宵禁的戒嚴令,並且勒令政黨聯盟在1周之內宣布解散,並且接受大選結果。

顯然,勞恩斯不是處理緊急情況的政治家。

7月10日,在勞恩斯下達的最後通牒到期前,古巴各地爆發了**示威。

次日,美國宣布高度關注古巴局勢,並且命令駐紮在諾富克的艦隊與駐紮在彭薩拉科的陸戰隊進入戰鬥狀態。

7月11日下午,勞恩斯前往位於哈瓦那郊外的兵營途中遭遇襲擊,被炸身亡。

到此,古巴局勢徹底失控! 「先生,就像您所說的那樣,這裡是我的地盤,我怎麼可能沒有一張底牌?我要是沒有底牌的話,怎麼敢到現在都沒有絲毫畏懼呢。說到底牌的話,我不但有,而且這張底牌還是強大的很,強大到嵐烽市根本就沒有誰敢挑釁,西都省也只能是老老實實的讓我離開。誰要是敢阻攔我的話,我保證後果沒有誰能承擔。」先前已經被朱槐笛安好下巴的楊隆,不緊不慢的話語釋放出前所未有的霸氣。

羅浩四個臉上頓時露出驚喜。

伯蒂恩也面露大喜。

「真的?」伯蒂恩驚聲問道。

「當然是真的。」

楊隆面對著蘇沐微笑道:「蘇沐,你猜我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你不用在這裡給我裝神弄鬼,楊隆,實話告訴你,你就算是真的有底牌都是沒用的。不管你的底牌如何強大,今天你都別想離開嵐烽市。只要我蘇沐在這裡,你就什麼都別想。」蘇沐漠然道。

「是嗎?要是說我的底牌是整個嵐烽市的生死存亡呢?」楊隆眼神狠辣道。

「什麼意思?」蘇沐冷聲問道。

「我的底牌就是嵐烽市的生死存亡,你不要認為我這是在危言聳聽,不像你你想的那樣,我說出來的話是真的。你應該知道在靡落河上游有著一座水庫,這座水庫就是我的底牌。我想你恐怕做夢都不會想到,這座水庫已經在我的控制中,我知道這座水庫的設計路線,知道哪裡是這座水庫的最脆弱點。而在這些脆弱點上全都有我安置的炸藥,你能想象到,要是整座水庫忽然間爆炸。整座水庫的水順勢而下的場景嗎?」

「不要認為我是在和你開玩笑,你要是不相信的話,我現在就可以給你證明下。當然,前提是你有能承受這個證明的心理。順便說下,我早就想要見到那種場景,我以前最喜歡看的就是米國的災難片。尤其是那種洪水爆發,吞噬整座城市的電影,看著就有種異樣的快感。不都說咱們國家沒有辦法拍出來這種大片嗎?沒關係,拍不出來咱們還演繹不出來嗎?」楊隆越說越發狂,放肆的笑聲在客廳中回蕩起來,聽到他這話的羅浩他們,早就被嚇傻。

真的嗎?這事是真的嗎?

要是那樣的話,整座嵐烽市都會被洪水淹沒,他們的家也會徹底消失掉。他們知道楊隆是個瘋子。但卻沒有想到他竟然瘋狂到這種地步,這已經不是能用屠夫來形容,這簡直就是喪心病狂,是一個視人命為草芥的瘋子。

要知道這樣做會給這座城市帶來多大的災難,那不是說死一兩個人的事情,將會有成千上萬的人因此而送命。

這將會成為人類歷史上的一個驚心動魄的慘局。

「哈哈。」

客廳中只有伯蒂恩在這時候還能笑出來,聽到楊隆的話,他狂笑起來。他知道楊隆所說的話是真的。因為之前楊隆就是從他這裡拿走的那些高科技炸藥。所有的炸藥全都是經過嚴密製造的,是分成無數份悄悄運進嵐烽市的。

只要組裝起來。就能成為隨時都會爆炸的毀滅性武器。想到這個,伯蒂恩就知道自己能活命了。

「拿一座城市來換我們兩個人的性命,蘇沐,這筆買賣很划算啊。」伯蒂恩大笑道。

蘇沐雖然說臉色平靜,但心底卻是已經開始有些緊張,楊隆到現在說出來這個。不像是弄虛作假想要矇騙自己的。

要是說用這樣的理由來矇騙自己的話,楊隆真的是完全沒有這個必要。而假如說這事是真的,那將成為嵐烽市的災難。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蘇沐完全沒有辦法將整座城市的人給轉移到安全地帶。

再說這種事情原本就是會掀起大恐慌的,要是說讓嵐烽市因此而陷入到動蕩中。這個責任不是蘇沐能承擔的。

該死的楊隆,你這個喪心病狂的瘋子。

叮鈴鈴。

就在蘇沐陷入到這種為難中的時候,他的手機忽然響起來,看到是誰打過來的話,蘇沐示意趙青兜看好楊隆他們,自己走到牆角處趕緊接通,那邊傳來的是林廊有些急促的聲音。

「蘇沐,你那邊事情進行的怎麼樣?」

「嗯?」蘇沐有些疑惑,但很快他就明白是怎麼回事。

「蘇沐,現在林書記和我們在一起,他已經知道你那邊發生的事,他今晚會在這裡是因為陸武那邊鬆口了,他說出來很多重要的消息。而在這其中有一條就是你或許會用到的,所以林書記在給我們說起的時候,我就想要讓他給你說下。」關雲渡解釋道。

原來林廊是和杜審言,關雲渡他們在一起。

「什麼消息?」蘇沐問道。

「陸武說你們嵐烽市的楊隆曾經向他索要過你們靡落河上游那座水庫的設計圖,還安排人前去過那座水庫。後來陸武隱約中發現,楊隆好像對那座水庫很感興趣。他將這個當成是一個重要消息給我們說出來的,我們就想給你說說。」林廊肅聲道。

竟然是真的。

蘇沐現在是徹底相信楊隆的話,因為有陸武在這邊佐證,楊隆的話就有很大可能是真的。蘇沐知道楊隆真的想要將那座水庫給炸掉的話,依著他的能耐想要在裡面安置炸彈的話,簡直再容易不過。

「杜書記,關省長,林書記,我在剛才已經將人全都擒獲,伯蒂恩被我廢掉雙手雙腳,不可能再走出別墅。楊隆和科研所的四個叛國者也都在客廳中,被我嚴密的監管著,國安的人很快就能過來。」蘇沐稟告道。

「太好了。」

「就知道你小子辦事是夠利索的,是能讓人放心的。」

「蘇沐,你這次立了大功。」

那邊傳來的是一陣高興的歡呼聲,杜審言他們懸著的心總算是能放鬆下來,只要伯蒂恩這個國際間諜被控制住,就沒有什麼事情是好多想害怕的,難道說已經落網的魚,還能翻出來什麼風波不成?

楊隆這個潛藏在國內的間諜也落網,再加上那四個叛國者,這次的嵐烽市可謂是立下了天大的功勞,避免了天朝的驚人損失。

這能不興奮嗎?

蘇沐知道杜審言他們此刻的心情肯定是興奮的,他也是真的不想要潑冷水,但不潑的話是不行的,發生這事你說要是不趕緊彙報上去的話,要是萬一發生的話就是天大簍子。

這個簍子不是說自己不能承擔的,那邊的所有人都不可能承擔。只要這事發生,弄不好杜審言他們整個省領導班子都要發生巨大波動。

所以蘇沐必須如實稟告。

「杜書記,關省長,有個情況要向你們彙報,雖然說現在這些人得到控制,研究所的成果是沒有泄露,但現在就像是您們剛才所說的那樣,有件事非常嚴重。倘若發生的話,嵐烽市恐怕將會在瞬息間從天朝版圖上抹去。」蘇沐肅聲道。

話音落地,頓時俱靜。

杜審言他們像是出現幻聽般,不敢相信蘇沐所說出來的話,因此就在蘇沐這邊說完后,杜審言趕緊問道:「蘇沐,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什麼事情被你說的這麼危言聳聽?要知道你是嵐烽市的市長,像是這麼不負責任的話,是絕對不能說出來的,到底是什麼事讓你說得如此恐怖?」

「就是,趕緊說說,難不成就像是我們剛才所說的那樣,是和陸武所說的水庫有關嗎?難道楊隆竟然將主意打到那座水庫上面?」關雲渡一語中的。

「是的,這次真的就像是您們所說的那樣,楊隆從陸武那裡得到水庫的設計圖后,竟然在裡面安置了炸彈。他剛才給我說,只要他想,隨時都能讓整座水庫爆炸。到時候水庫中的水就會轟然而下,將嵐烽市徹底淹沒。」蘇沐沉聲道。

是真的?這事竟然就要這樣發生嗎?

杜審言他們所有人的心弦在剛放鬆不久便又全都緊繃起來,要知道這個甚至要比科研成果的外泄還要嚴重。真的要是讓嵐烽市從天朝版圖上抹去的話,這個責任是他們誰都沒有辦法承擔的。到時候西都省的省委省政府所有人都將被就地免職,整個領導班子會徹底換掉。這還是最好的結果,杜審言他們知道能是這個結果就是好的,更大的可能是他們都要背負上嚴重的法律責任,還有就是他們這輩子良心都會受到譴責。

這後果真的讓人瘋狂。

「蘇沐,你們那座水庫的水真的具備這麼大的破壞力嗎?」杜審言將情緒控制住后急聲問道。

「說的就是,一座水庫而已,再怎麼大都不可能形成這麼嚴重的破壞力,蘇沐,楊隆是不是在危言聳聽?」關雲渡趕緊附和道。

蘇沐聽到這個話后,稍微停頓了下,看了一眼楊隆后,琢磨著道:「這事楊隆恐怕是真的沒有說謊,那座水庫中的儲水量是不少,要是突然爆炸的話,泄洪出來的水絕對能形成一股強烈的洪水流。更重要的是,嵐烽市市中心的地理位置呈狹長狀,外加水庫距離嵐烽市距離並不遠,要是說那股洪水轟然而下,在爆炸形成的連環破壞力下,嵐烽市這邊遭受到滅頂之災並不是什麼不可想象的。」

蘇沐的話讓杜審言他們徹底傻眼。

原本只是想要給蘇沐通報下這個消息,誰想聽到的竟然是如此駭人聽聞的大事。

這下怎麼辦?(未完待續。。) 蘭然從全球局勢看。古只只是中美爭霸的次要戰場。而且度隊多次要戰場的一個」對世界格局的影響並不大,但是幾乎所有人都將毖年的「古巴危機」當成第三次世界大戰的主要誘因之一。

古巴在加勒比的地位與菲律賓在東南亞的地位非常相似。

力舊年的南海戰爭之後,美國就將菲律賓當成東南亞地區的頭號盟友當時新加坡也是美國的盟國。馬來西亞與泰國則是美國的准盟國。半島戰爭之後,菲律賓升級為美國在亞太地區的主要盟國,地位與日本、澳大利亞平齊。到了日本戰爭之後,菲律賓更是一躍成為美國在全球範圍內的主要盟國,地位直接向英國看齊。為了確保菲律賓的安全,從團年開始,美國當局就以各種各樣的方式告訴全世界,特別是警告共和國,菲律賓受到的任何侵犯,都將引世界大戰。別的不說,歷屆美國總統都會在就任后第一年訪問菲律賓,並且在訪問期間強調牢不可破的同盟關係。根據美國當局在2餾年公布的消息,在此之前。美國協助菲律賓挫敗了應起軍事政變與針對菲律賓國家領導人的暗殺行動,並且迫使某國情報機構不得不放棄在菲律賓搞和平演變的想法。

晏然,這裡的「某國」就是共和國。

正如前面所說,菲律賓的地位太重要了。

雖然共和國當局從未承認,曾經在菲律賓製造軍事政變與暗殺行動。並且一再表示不會幹預菲律賓內政。但是誰都知道,共和國的情」的軍情局絕對不可能不在菲律賓搞點名堂出來。事實上,在2嶼年之前,軍情局確實制訂過在菲律賓策劃軍事政變,推翻親美政權的行動方案。而且做過前期部署。比如在力碧年,隨著印度戰爭爆的跡象越來越明顯,軍情局就向菲律賓部署了3個暗殺小組,準備在必要的時候以刺殺菲律賓國家領導人的方妾,使菲律賓陷入動亂,從而不再擔心來自菲律賓的威脅。

到歷年初,即印度戰爭即將爆的時候,軍情局做了實戰部署。並且針對各種可能出現的情況制訂了應急方案,比如在印度戰爭爆后。如果菲律賓在東南亞製造不安定因素,已經部署就像的暗殺小組就將在4個小時內除掉菲律賓的力多名國家領導人,並且在同期製造社會動蕩。

總而言之,共和國不可能不關注菲律賓。

相對而言,美國關注古巴的程度,肯定過了共和國對菲律賓的關注程度。

問題是,如同美國不能容忍共和國在菲律賓製造不安定因素一樣,共和國也無法容忍美國在古巴製造動亂。

雖然在很多人看來,共和國與古巴的關係遠比不上美國與菲律賓的關係,畢竟菲律賓是美國的第一塊殖民地,而且是美國歷史上唯一的殖民地美西戰爭后,古巴獨立,沒有成為美國的殖民地,而共和國與古巴在歷史上的聯繫幾乎為零。特別是在共和國推行改革政策之後。與古巴的關係更加疏遠。但走到引世紀中葉,共和國與古巴的關係絕對不比美國導菲律賓的關係差。

在勞恩斯遇刺之後,共和國當局就表示,作為共和國的重要盟國,古巴的國內局勢關係到了共和國的根本利益。

這個,態度,足以證明共和國與古巴的關係。

事實上,早在四隻,也就是卡西利第五次訪問共和國的時候,就在北京與時任共和國國家元的顧衛民簽署了《友好互助同盟條約》,確定了古巴與共和國的同盟關係,並且因此獲得了共和國的巨額援助。力么年,在達到基本條件之後,古巴當局正式請求加入集約集團。並且承諾將按照集團要求進行經濟、政治與軍事體制改革。雖然按照集約集團的規矩,任何提出入盟要求的國家都將在成為觀察國之後獲得口年的改革時間,在完成了全部改革,滿足入盟的全部要求之後,才有機會成為正式成員國,所以直到短年底,即古巴成為集約集團觀察國口年後,才正式提出了入盟請求。而審議工作至少需要到2年的時間。因此在溺年初,古巴仍然不是集約集團成員國,但是根據古巴與共和國簽署的《友好互助同盟條約》。古巴已經是共和國的盟國,而且按照共和國與集約集團各成員國簽署的同盟條約,古巴是包括阿根廷在內的眾多集約集團成員國的准盟國。

也就是說,古巴實際上已經是共和國的盟國了。

在此情況下,共和國絕對不可能容忍美國對古巴的任何「非分」舉動。

因為在明底,共和國就以軍事訪問的名義,將一支航母戰鬥群派往南大西洋,並且在阿根廷駐紮了個多月,所以到7月。日,勞恩斯被炸身亡之後,共和國除了宣布高度關注古巴局勢之外,還立即把正在南大西洋活動的航母戰鬥群派了過去。並且宣布將在適當的時候協助卡西利回國。

受此影響,美國的新聞媒體立即往共

當時,美國新聞媒體一致認為。因為共和國想控制古巴,使古巴成為其全殊戰略布局中的重要一環。並且以此威脅美國,所以生在古巴的事情,都是由共和國的情報機構一手導演的。用刪的話來說,卡西利前往共和國就醫就是一個圈套。而在動蕩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勞恩斯不過是一個悲劇式的人物。從一開始。他就是共和國情報機構的利用對象,其存在的唯一價值就是迫使卡西利前往北京就醫,讓共和國的情報機構獲得控制古巴頭號人物的機會。至於後來生的事情,即勞恩斯遇刺身亡,則是共和國當局當局為幫助卡西利回國掃清障礙。

總而言之,在美國新聞媒體看來。生在古巴的事情與美國當局沒有任何關係。

事實上,真正的幕後黑手就是以四為的美國情報機構。

前面已經提到,美剝情報機構一直在尋找推翻古巴政權的機會。根據後來解密的一些資料,利用勞恩斯的是四,只不過四沒有直接出面,而是通過墨西哥與英國的情報機構,讓勞恩斯相信,即便他動政變推翻了卡西利政權,拉美與歐洲也會承認,不會因此影響古巴的國際地位。更重要的是。在四策劃政變的時候,共和國的情報部門沒有積極介入,甚至沒有採取任何防範性質的行動。

問題是,在美國的布局中,勞恩斯只是很小的一顆棋子。

根據後來公布的資料,美國情報機構計劃利用勞恩斯來打擊古巴勞動黨,使勞動黨失去支持,從而為其他政黨上台莫定基礎。關鍵就在這裡。能夠接替勞動黨的。絕對不是一般的政黨。而在古巴的基本政治制度下,沒有任何一個政黨能夠取代勞動黨。如此一來,美國當局不的不考慮別的辦法,比如聯合幾個小黨,以政黨聯盟的方式對付勞動黨。事實上,這也正是四採用的辦法,即在勞恩斯逼走卡西利之後,讓在野党進行示威遊行,要求進行政治改革。

直到這個時候,共和國才採取行動。

不管怎麼說,在當時看來,共和國當局肯定想利用古巴來牽制美國。

7月口日,卡西利就在共和國外交部副部長錢旭升的陪同下,搭乘共和國的外交專機回到了哈瓦那,並且在機場就表示,他仍然是古巴勞動黨的領導人。

比較有意思的是,卡西利沒有返回位於郊區的住所,而是去了共和國駐哈瓦那大使館。

此時。古巴的局勢已經非常混亂了。

雖然絕大部分古巴人仍然認同卡西利的地位,並且承認卡西利是古巴頭號領導人,但是作為一個刃多歲的政治家,加上身體因素,幾乎沒人認為卡西利能夠正常行使國家領導人的權力,也就不可能領導古巴。如此一來,大部分古巴人都認為。古巴需要一個能夠率領國家度過難關的領導人。

問題就在這裡,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領導人?

在此之前,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勞恩斯是卡西利的接班人。不管怎麼說,能夠接替卡西利出任國家元,已經證明了勞恩斯的地位。問題是,勞恩斯逼宮已成事實,而且死於刺殺也是事實。更嚴重的是。以古巴的政治體制,在勞動黨內,沒有第二個人擁有勞恩斯的地位與影響力。也就是說,隨著勞恩斯完蛋。勞動黨在短期之內很難推出一個具有全國影響力的領導人。事實上,這也正是卡西利不得不在7月中旬回到古巴的原因,畢竟除他之外,勞動黨沒有更好的選擇。

前面已經提到,卡西利年齡太大,而且身體健康成冉題。

作為臨時領導人,卡西利是個不錯的選擇。

事實也確實如此,在他回國之後。古巴的國內局勢迅穩定了下來。雖然在7月出日的時候,生過針對卡西利的陰謀事件。根據古巴當局公布的消息,當時卡西利計劃前去慰問退役老兵,因為收到警告而取消行程,隨後安全部門找到安置在老兵福利中心的一枚遙控炸彈,並且逮捕了數名嫌疑人。但走到7月底的時候,絕大部分古巴政黨都宣布接受以卡西利為的勞動黨的領導,古巴社會也恢復正常秩序。

問題是,誰都知道,卡西利不可能一直幹下去。

8月初,在勞動黨的全體會議上,卡西利提出了選舉接班人的事情。

母庸置疑,這絕對是一個非常敏感的話題。

雖然按照勞動黨公布的消息,前往共和國就醫后,卡西利的病情已經穩定了下來,顱內的彈片也取了出來,消除了病灶,但是誰都知道,卡西利已經垮了,不再是當年那個屢屢創造奇迹的領導人,再是一個精神不振的老人。

也就在這個時候,古巴勞動黨內部也出現了是否需要進行政治改革的聲音。

從某種意義上講,卡西利時代的古巴,實際上就是在效仿王元慶時代的共和國,因此很多人將卡西利比喻成古巴的王元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