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打架嗎?誰怕誰啊!

Home - 未分類 - 不就是打架嗎?誰怕誰啊!

別院之內!

當那兩扇門關上的瞬間,蘇沐在這裡遇到了老熟人,趙無極赫然在其中行列之內,這裡總共有著六個人,四男兩女,陣容倒是頗為強大。而蘇沐在邁進這裡之後,身上便被幾個人死死鎖定住。除卻趙無極眼中閃動著的是促狹目光外,其餘的人,都擁有著自己的想法。

「趙哥,你難道不準備給我介紹下,你們這支小隊的名字嗎?」蘇沐笑著道。

「獵殺!」趙無極微笑道。

獵殺?倒是很為乾脆直接的名字,我就是直接獵殺。獵殺存在的意義原本就是獵殺一切該獵殺之人,用這樣的名字真的是很為確切。

「趙哥,我是真的不知道師父為什麼會讓我前來這裡。要不咱們意思下就成了?別真的是動手動腳,那樣的話傷到誰都不好是吧?」蘇沐笑呵呵道。

「真的是沒種的很!」

「就你這樣的怎麼配成為老首長的弟子?」

「隊長,你沒有記錯吧?就這樣的還是被你那麼欣賞?」

隨著蘇沐話音落下,小院之中的其餘幾個人臉上分明流露出一種不屑的神情。他們和蘇沐是初次見面,說真的對蘇沐這樣的身份,就想著這樣得到梅錚的青睞,沒有誰是服氣的。更別說之前趙無極在很多場合之中流露出對蘇沐的肯定,更加刺激著這五個人的戰鬥慾望。

對於獵殺而言,只要你能夠真正擊敗他們,他們就認輸!

如果想要靠著其餘的手段上位,那會成為他們的不屑之人!

趙無極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笑容,「這麼說你們中間是沒有誰相信蘇沐能夠贏出比試是吧?」

「肯定沒機會!」

「蘇沐,別忘記,現在老首長就在外面看著你那。你要是真的想要讓老首長傷心絕望的話,你就還是這樣玩。」趙無極笑著說道。

「趙哥,你這擔子給擔的太重了吧?我要是輸掉的話,是不是就丟我師父的臉了!」蘇沐無語道。

「你說那?」趙無極眨眼道。

其實像是趙無極現在的動作神情,放在以前是斷然不會做出來的。熟悉他的人都應該知道他的性格,所以說這樣的情況更為難得,這便更加刺激著其餘幾個人,非要將蘇沐撂倒在地不說。

比斗很快開始!

十五分鐘過後,還是這個小院,除卻蘇沐和趙無極之外,這裡已經再沒有一個人能夠站立著,全都被打趴在地。

一時間,小院一片死寂! 「如果什麼人做錯了事,隨便道句歉就能揭過去的話,那這個世界上還需要什麼正義和公理?你連著兩次用導彈轟炸我們,幸虧老雷兩次出手力挽狂瀾,否則我們現在早就粉身碎骨了,你現在卻異想天開的向我們求饒,你不覺得很可笑嗎?」劉伯陽笑著問馬迪遜。%

馬迪遜臉色慘白,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隨著劉伯陽帶著人冷笑著朝他逼近,馬迪遜知道自己今晚是在劫難逃了,既然求饒不管用,那麼他也就只能豁出去了,咬著牙對後面一幫人吩咐道:「開槍,快開槍!幹掉他們!!」

後面那五十多名手下趕緊都把槍口對準了劉伯陽幾人,可還沒等開槍,高震飛老貓崔國棟和虎子四條身影就已經鬼魅般的沖了上去,出手的動作迅如閃電,連開槍的機會都沒給對方留,老貓那雙缽盂大的鐵拳一拳就轟飛一個,高震飛劈手奪過其中一人的自動步槍,對準他們一通狂掃,慘嚎聲不絕於耳,而崔國棟和虎子身影擦過的地方,必定帶起一片鮮血橫飛!

短短三分鐘的工夫,馬迪遜最引以為傲的五十多名手下全部倒在了地上,身為一個雇傭兵頭子,這五十多人並不是他全部的手下,然而確實其中最精英的那部分,他們轉眼間橫死滿地,讓馬迪遜呆愣發懵的站在原地,一顆心徹底涼了!

免費當了一回儈子手,高震飛它們還有些意猶未盡,走到面如死灰的馬迪遜身邊,把這個光桿司令押到劉伯陽身前,崔國棟斜眼看著馬迪遜,對劉伯陽道:「陽哥,就剩這傢伙自己了,怎麼處理?」

「帶回去,我要親自審審他!」劉伯陽淡淡道,看了看地上散落的軍火裝備以及那台導彈架什麼的,又道:「這些東西別浪費了。%老貓,你想辦法把它們拆散了帶回去,回頭武裝到你的軍隊里!」

「行!」老貓大剌剌的一點頭,憑他的兩膀子力氣,再加上雷根的「空間之門,把這些東西搬回去並不是問題。

——

通過雷根的「空間之門」,崔國棟和虎子押著馬迪遜來到警察總局的辦公室里,不過這次負責審問的不是崔國棟,而是劉伯陽自己。

坐在崔國棟的辦公椅上,劉伯陽抬眼打量著馬迪遜,道:「現在我們該好好談談了,你到底是誰?」

馬迪遜緊張不定的低著頭,不敢正視劉伯陽的眼睛,虎子從後面一腳踢在他的腿上,當場把他踢的跪在地上,「媽的,陽哥問你話呢,裝什麼啞巴?」

「你們殺了我吧!別指望我能對你們透露什麼!」馬迪遜壯著膽子大聲說道!

「呵呵,你怎麼突然還變得硬氣起來了?剛才不是還腆著臉向我求饒嗎?」劉伯陽好笑的看著他:「你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拿你沒辦法對吧?不怕告訴你,像你這種人我見得多了,有的是法子讓你開口,你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馬迪遜閉上眼睛,一副毅然領死的表情,完全不把劉伯陽的話放在眼裡。

崔國棟冷笑一聲,隨手從辦公室的牆壁上取下一柄平時用作裝飾的尖刀,試了試刀鋒,雖然不算很鋒利,但折磨人是足夠了,走上來二話不說一刀就扎進馬迪遜的肋下,馬迪遜猛的睜大眼睛,張口發出了一聲慘叫!

「如果再不老實說話,我在你身上次一千八百個窟窿,還讓你死不了,你信不信?」崔國棟拔出刀尖,擦著上面的血說道。

馬迪遜抱緊身體瑟瑟發抖,肋下那個刀窟窿汩汩冒血,身為國際頭號傭兵頭子的他,殺過的人絕對不在少數,可像現在這樣自己受活罪卻還是頭一次,疼的它齜牙咧嘴,怒吼道:「有本事就把我殺了!」

「還他媽敢叫這麼大聲,你以為老子不敢啊?」崔國棟一刀又扎過來,直接洞穿了馬迪遜的右肩胛骨,刀尖從前面伸了出來,馬迪遜兩眼一黑,差點閉過氣去!

拔出刀尖,下一刀刺向馬迪遜的小腿肚,崔國棟下手極有分寸,這些地方都不是人的要害,但是刺上一刀都會作死的疼!

連著扎了馬迪遜三個窟窿之後,馬迪遜嚎的連嗓子都沙啞了,兩眼布滿血絲,顫著牙叫道:「別……別扎了,我說!我叫馬迪遜,英國倫敦人,以前在空軍特種作戰部隊服役,退役后組建了『血狼』傭兵團,你們剛剛殺死的那些人都是我的手下!老子在國際上好歹也有點名聲,你們這麼折磨我算什麼本事,有種給我個痛快!」

「馬迪遜?『血狼』傭兵團?你還挺會自吹自擂,老子們聽都沒聽說過!」虎子不屑的說道。

劉伯陽淡淡道:「這就是你自己的來歷?既然你是傭兵,那麼應該被人雇傭才會做事,我想知道是誰派你來襲擊我們的?」

「這是我的原則,就算你們真把我折磨死我也不能說!」馬迪遜怒吼道!

「去你媽的!」崔國棟第四刀扎了過去,洞穿了馬迪遜左肩膀的琵琶骨,馬迪遜疼的蜷在地上,實在忍受不了這種痛苦,竟然拼出最後的力氣爬起來,一頭撞向桌角!

緊急關頭,虎子一把抓住了他的頭髮,把他給硬生生的扯了回去,馬迪遜死死的瞪著劉伯陽,眼裡的咒恨又冷又毒!

劉伯陽一看這傢伙的樣子,就知道他是真的不打算活了,今天就算是把他折磨死在這兒,他都不會再多吐露半個字,於是擺了擺手道:「行了國棟,今天就到這兒,你先把他押去地牢,把他關起來,我們以後有的是時間問他!」

崔國棟和虎子都不明白為什麼劉伯陽審到一半就不審了,不過既然劉伯陽這樣說了,他們也只能照辦。崔國棟只好單手拎刀,另一手把馬迪遜提了起來,啐了一聲「算你走運!」然後親自押著他去地牢。

等他們離開之後,虎子才不解問道:「陽哥,為什麼不繼續審了啊?那傢伙也就是死鴨子嘴硬,我就不信六哥真把他捅成蜂窩,他敢不交待!」

劉伯陽搖搖頭道:「那不見得,再逼他他寧肯嚼碎了舌頭自盡也不會招出來的,到時候我們反倒功虧一簣。先晾晾他吧,把他意志熬崩潰了再說。另外虎子你馬上聯繫周猜,讓他打探一下馬迪遜在倫敦老家的家底,有沒有家室妻兒什麼的,只要能抓到馬迪遜的軟肋,不怕他不開口!」 兵王是一個很為神聖的稱呼,也代表著一種力量!要是有誰能夠稱之為兵王,便意味著這個人肯定擁有著讓其餘人敬服的力量,否則的話這樣的稱呼是斷然不會隨便給予的。

而現在蘇沐的表現,無疑讓獵殺小隊全員驚嘆著。

之前他們還都不相信趙無極所說的那些,真的會懷疑蘇沐有沒有說的那麼強勢,但現在親眼目睹的這一切,讓他們清楚的知道,原來那一切都不是假的。蘇沐的身手真的比趙無極所說的還要神秘些,別管是速度還是力度,都穩穩的壓制著他們,讓他們沒有半點能夠反抗的可能。

要知道他們是誰?

他們可全都是精銳,雖然說這樣的比試並非是生死之戰,倒是影響到他們其中的發揮,但輸了就是輸了。一群拿到任何一個軍區之內都能夠成為兵王的人,就這麼敗給蘇沐,這不是說蘇沐就是兵王嗎?

「趙哥,你要不要也和我玩玩?」蘇沐問道。

「算了吧,我和你又不是沒有打過!」趙無極淡然道。

「那就好,我走了。」蘇沐說著便轉身離開。

等到蘇沐的身影消失在小院中后,趙無極臉上的神情從最開始的調侃,變的很為冷漠起來,「現在都知道差距了吧?真的以為你們能夠無法無天嗎?是的,你們是比別人要強,但要知道這樣的強卻仍然是有著進步空間的。你們連蘇沐這樣的人都打不過,還何談其餘的?從現在開始,每個人每天加強訓練三個小時,就算是執行任務期間都不許偷懶!」

「是!」

作為獵殺之人,就要有這種直面失敗的勇氣!

院外仍然是陽光普照著,宋時瞧著蘇沐就這樣走出來,滿意的點點頭。雖然說他知道獵殺的實力是不弱的,但要知道蘇沐是誰調教出來的?那是梅錚一手訓練出來的人,這麼多年相信蘇沐也沒有拉下功夫。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出其不意的勝出。倒也沒有多少困難。

宋時卻是不知道,蘇沐之所以能夠這麼厲害,擁有這麼強的反應條件,是因為身體無時無刻的都在被官榜進行著改造。毫不誇張的說,別管是攻擊力。還是速度。亦或是承受力,他都要比別人強出太多。所以蘇沐才能夠坦然走進那座小院,否則的話他拿什麼自信著?

「你很厲害啊!」宋時笑道。

「宋教官,你就別取笑我了。我知道他們裡面那些人。每個人都是擁有著自己所擅長的本領。這也就是比試,真的要是生死之戰的話,我也沒有可能會這麼利索的出來。沒準死在裡面,所以說你就不要再給我戴高帽子了,真的要是再戴下去的話。我會受不了的。」蘇沐說道。

「哈哈!」宋時大笑起來,「走吧,和我去見老首長!」

就在這轉身而回的時候,蘇沐低聲問道:「宋教官,師父為什麼會讓我參加到這裡來?要知道我的身份是沒有必要進入這種部門的,這真的是不合乎規矩的。」

「規矩?」宋時眉角挑起,「什麼叫做規矩?這個年代所謂的規矩全都是強者來制定的。你放心吧,對你的事情老首長既然這樣做了,就肯定有著他的用意。你也不必要過多的去想,徒增那些沒有必要的麻煩。你只要知道一點,老首長是絕對不會對你有任何壞心眼的。」

「這我當然知道!」蘇沐點頭道。

當蘇沐重新回到梅錚身邊的時候,他倒是沒有多說什麼,該說的之前都已經給蘇沐說的差不多了。只是送給他一個檔案袋,讓他直接拿走。

等到蘇沐離開之後,在梅錚身邊出現兩人,宋時和趙無極。

宋時是梅錚的貼身護衛類型。而趙無極則是梅錚手下三大王牌之一獵殺小隊的隊長。當初因為犯了那件事情被梅錚給拿下,這麼長時間過去后。總算是擺平了,趙無極才得以重新回歸。

「是不是現在你們都很疑惑為什麼我會讓蘇沐加入進來?成為編外人員,卻擁有著和你們對等的權力?」梅錚淡然道。

「是有點不解,但我想您肯定有您的想法。」宋時說道。

梅錚不置可否的一笑。

「趙無極,你來說說,蘇沐有沒有成為你們一份子的實力?而如果是真正遇上生死戰的話,你能夠勝出的比率又是多少?」梅錚問道。

「蘇沐別管是品行還是從其餘各方面,真的要是能夠成為我們中的一員,那是沒有任何問題的,蘇沐絕對有這樣的實力和資格。而要是和蘇沐遇上的話,真的說到生死之戰,我和他只有五五之分,確切的說,我對上他是沒有任何取勝的十足把握。」趙無極苦笑道。

「不是吧?」宋時驚奇道。

要知道趙無極能夠成為三大力量的隊長,實力是如何的,宋時是很清楚的。而現在從趙無極嘴裡吐出來的竟然是這樣的話,如何能夠讓宋時不震驚?

難道說自己還是低估了蘇沐嗎?

「千真萬確,蘇沐的潛力真的是無窮無盡的,我從來沒有見過誰能夠像是他這樣。而且宋教官,我有時候都覺得,蘇沐從政真的是浪費了他這塊材料。知道嗎?官場之中的很多規矩但對他有所約束,而要是沒有約束的話,蘇沐的成長將會真的一鳴驚人至極!」趙無極低聲道。

真的會是這樣!

宋時現在已經有些無語!

梅錚聽到這些話,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你們是不知道蘇沐是誰調教出來的,等到你們真正見識到蘇沐背後的那位神仙般的人物,你們就會知道所謂的人外有人是什麼樣的境界。當然這些話梅錚是不會說出來的,他現在要做的已經做了就成了。

「蘇沐將作為我們其中一份子是真的,但這樣的加入和他的官場身份是不矛盾不衝突的,而且告訴你們,除非是我親自下令,否則誰也不要驚擾蘇沐。因為除了不衝突不矛盾外,你們都要記住,對蘇沐還要有一點,那就是不惦記!不能將蘇沐當作你們的希望,懂嗎?」梅錚說道。

「是!」兩人躬身道。

「行了,散開吧。」梅錚淡然道。

「是!」

等到兩人都離開之後,梅錚再次握緊魚竿,手腕抖動間,一條魚便被拉出水面,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之後,直接落到梅錚的魚兜之中。

「蘇沐,放手大膽的去做吧!雖然不能夠給你明著撐腰,但要是有誰敢在背地裡玩弄詭計,我會毫不猶豫的給你鏟掉!我梅錚的弟子不是誰都能夠想動就動的!種子計劃,對你的考察已經開始了!」

和進來時相比,蘇沐離開的時候,倒是沒有多少嚴肅的氛圍。只不過當蘇沐離開之後,回到車上打開檔案袋的瞬間,整個人不由稍微一陣愣神,隨即臉上湧現出一種苦笑。

「師父,這到底是唱的哪齣戲啊?」

檔案袋之中放著的東西很簡單,就是一本證件,而這個證件卻是絕對不普通的。這樣的證件只要拿出去,都擁有著先斬後奏的權力。而在證件之旁,放著的赫然是一把迷你型的手槍。這樣的手槍造型蘇沐以前是沒有見過的,但他相信,這槍絕對是不簡單的。

這難道就是梅錚剛才所說的殺人執照嗎?

蘇沐將這樣的檔案袋收好之後,便沒有去多想這事。梅錚既然這麼做,那肯定是會有著他的目的。再說蘇沐現在的形意拳真的是修鍊到一種巔峰狀態,他自我感覺都很好。真的要是有什麼危險任務出現的話,蘇沐是不介意幫著梅錚去做的。別管怎麼說,他現在都已經是組織的人。

編外也是組織人!

在梅錚這裡發生的事情,蘇沐是不會說給其餘人聽的。因為沒有那個必要,梅錚在蘇沐心中的地位,比其餘人是絲毫不弱的。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有必要再多問什麼嗎?說起來現在蘇沐的身旁,已經是擁有了兩把手槍。一把是徐老給的貼身手槍,一把便是梅錚給的。

前者雖然說沒有什麼證件,但蘇沐知道,只要徐中原還活著,這把槍別管殺了誰,徐中原都能夠為之攔下來!雖然說蘇沐是不會動用那把手槍的。

「哥們現在也是混三把手槍的人了!」蘇沐掃了一眼小蘇同志嘿嘿笑道。

「呦喝,還真的是有點疼啊!」

想到之前在小院之中和獵殺小隊的比試,蘇沐便感覺到渾身上下的骨頭像是散架般。之前是沒有多少感覺,現在整個人一放鬆下來,這感覺便真的是排山倒海般的涌過來。

「還是找個地方好好的休養下再去見徐爺爺吧,不然被徐爺爺問起來,我可是真的不知道該拿什麼理由進行搪塞了。」想到這裡,蘇沐直接給李樂天打了電話。當李樂天聽到蘇沐想要找個地方休息下的時候,二話不說問清楚地址之後,就開車急急忙忙的衝殺過來。

十五分鐘之後,蘇沐便坐上車,在李樂天的陪伴下,向著京城之內一處溫泉之地衝去。

說起來蘇沐在這京城之內,貌似還沒有怎麼好好享受過!

李樂天這下要好好的陪陪了。 虎子算了算時間道:「陽哥,要不今晚就算了吧,咱這兒天色都這麼黑了,歐洲肯定也好不到哪裡去,我明天再聯繫周猜,不急於這一時吧?」

「也行,那咱們就先回去,老貓和雷根這會兒應該已經忙完了吧?」

兩人說著,一起離開了崔國棟的辦公室,正準備走回「寢宮」那邊,可剛走到王宮主殿正門口的時候,就看到孫小柔和寧葉琪兩個女孩兒神色慌慌的從裡面跑了出來,她們都是臉色慘白,雙眼紅腫,竟像是哭過了,而且身上的衣衫凌亂,還有斑斑血跡!

「你們怎麼到這兒來了?」劉伯陽驚訝的頓在原地,看著她們疑惑的問。

「伯陽,你快回去看看吧!就在你離開不久,幾個神秘人闖進了『寢宮』,不問青紅皂白就開始殺人!千夏和佳瑤姐姐都被他們殺了,劉爺爺崔爺爺他們也都被他們砍倒了,嗚嗚,只有兩個我們兩個逃了出來!」孫小柔邊說邊哭,最後更是捂著臉蹲在了地上!

劉伯陽乍然聽到這話,腦袋裡有一瞬間的抽空,緊接著就神經緊繃,拔腿就朝「寢宮」的方向狂奔,可虎子卻站在後面原地未動,猛的察覺出什麼,大喊出聲道:「陽哥,她們不是大嫂,你快……!」

話沒說完,只見那俏臉寒霜的「寧葉琪」就瞬沖了過來,一掌打向虎子的心口,虎子怒喝一聲,一拳迎上去,力氣竟然不如對方大,直接被「寧葉琪」打飛出去,腕骨一陣巨疼,竟像是斷掉了!

「寧葉琪」打飛了虎子之後,單手一引,一條由黑色影子構成的長鞭「啪」的一聲朝虎子追抽過去,無形的物體打在虎子身上竟彷彿變成了實質,直接把虎子抽翻在地,同時「寧葉琪」兩手做了一個纏繞的動作,那條黑影子又像蟒蛇一樣爬到虎子身上,緊緊的將他纏了起來,虎子倒在地上使不出半分的力氣,活活被捆成了粽子!

——

劉伯陽聽到虎子的呼喊,自然心裡也有了提防,在那一瞬間他猛然回頭,只看到「小柔」一個人哭哭啼啼的跟在他身後,這時候劉伯陽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小柔」沒想到劉伯陽會忽然停下,一頭扎進他的懷裡,劉伯陽趕緊將她抱住,同時看向虎子那邊,剛想說什麼,卻猛的感覺腰間一涼,只見「小柔」的手裡握著一把尖刀,直接插進了劉伯陽的腰眼部位!「小柔」退後兩步,抬起頭來對著劉伯陽陰冷的笑!

這一剎那,劉伯陽什麼都明白了,他也到退了一步,低頭看看那把沒入刀柄的小刀,眯眼看著眼前的「孫小柔」:「你們不是『小柔』和『葉琪』,那你們到底是誰?」

「呵呵,你錯了,我們是她們,但是卻跟你沒什麼關係,今天你要死在這裡啦!」

「孫小柔」說了一句讓劉伯陽聽不懂的話,不過對於她的威脅,劉伯陽確實絲毫不放在眼裡,「就憑你們?你這一刀還要不了我的命!」

「呵呵,光憑我們兩個當然殺不了你啦,不過看看你後面,你就知道你今晚會怎麼死了!」「孫小柔」笑眯眯的說道。

劉伯陽擔心她耍詐,便在盯著他的同時,微微側過身,用餘光觀望後面,這不看不要緊,一看,頓時讓劉伯陽渾身的汗毛都炸了起來!

只見自己身後,不知何時又站了另外一個「劉伯陽」!他無論穿衣長相,都跟自己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也就是自己現在腰部扎著一把刀,而他卻是完好無恙!

劉伯陽徹底的震驚了,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他根本想不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一模一樣的「小柔」、「葉琪」甚至是「自己」出現呢?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嘻嘻,現在知道害怕了吧?我們本身跟你無冤無仇,是你先得罪了我們,那就不要怪我們有仇報仇了!」

「孫小柔」笑嘻嘻的說完,忽然後面那「劉伯陽」一口黑火噴了上來,劉伯陽可是深深知道這「天照黑火」的恐怖,本能的閃身退後,只見那口天照黑火燒到了地面上,直接把大理石的王宮長廊燒出一個大坑!

劉伯陽皺眉看著對面的「劉伯陽」,無論如何都沒想到那傢伙竟然連自己的「天照黑火」都會噴!他難道真是自己的複製體?可就算真是自己的複製體,也沒理由把自己的本領都一併複製了去啊!

如果這麼說的話,那個「劉伯陽」不但會噴天照黑火,還會使用七行之力、靈魂出竅甚至是請神術這些本領!劉伯陽等於是在受傷的情況下跟一個全盛的自己交手,那根本沒有任何的勝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