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道拳影從虛空中落下了。和冷楓的力量碰撞在了一起。

Home - 未分類 - 無數道拳影從虛空中落下了。和冷楓的力量碰撞在了一起。

「轟……」的一聲巨響。

冷楓皺起了眉頭,感到自己的力量竟然悉數的被對方給擊碎了。這讓冷楓微微的有些吃驚。

「裂地拳之裂殺……」

悠然,秦浩天感到冷楓在虛空中瞬間的消失在了他的眼前。消失的很是徹底。讓秦浩天根本就發現不了對方的蹤影。

「魅影迷蹤步!」秦浩天的腳下一個晃動。

他感到一道強大至極的力量從他的身邊堪堪的劃過。「轟!」的一聲,秦浩天發現自己的面前赫然的出現了一道大坑。

但是冷楓一擊不中,下一秒又出現在了他的正前方。

一股無形的氣息將秦浩天完全的鎖定住了。

「啊……」冷楓一聲冷哼。身上爆發出了青色的氣芒。

隨著那股可怕的拳影對著他的身上罩了下來。秦浩天發現自己面前的虛空都在不住的震蕩著。讓秦浩天感到一股如泰山壓頂般的壓力。

對方竟然突破了玄師期,這一發現讓秦浩天感到了極度的吃驚。

雖然如此,但是秦浩天仍然是沒有絲毫放棄的存在。雖然玄師期的確是讓秦浩天感到了不小的壓力。但是秦浩天現在也算是一腳踏入了玄師期。也未嘗沒有一戰的可能。

「喝……」秦浩天的臉色一肅。青紅相間的氣芒從秦浩天的身上迸發了出來。

「移星換斗!」秦浩天的手在虛空中畫著圈圈。

一個直徑半米的氣旋帶著強大的能量出現在了虛空當中。

冷楓這一拳直接轟在了秦浩天的氣旋上。

秦浩天的神色一肅。感到如潮水般的能量從氣旋當中直向著自己身體內的筋脈當中衝擊而入。好在秦浩天身體內的筋脈也是拓寬了不少。是以,對方的這股強大的能量流,雖然湧入了秦浩天的身體當中。但秦浩天好在還是可以忍受的了的。

秦浩天眯起了眼睛,腳在地上重重的一蹬。秦浩天將身體內的能量,通過自己的腳,傳入了大地當中。身體內的所有的能量被秦浩天給排出了體外。

「轟!」的一聲,整個大地劇烈的晃動了起來。

「咯吱!」「咯吱……」的碎裂的聲音響了起來。教室內的地板如蛛網龜裂了開來。

而且那些門窗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掀飛了出去。

一些離兩人稍微近的一些同學,直接的被這股力量給撞飛了出去。好在他們只是處於風暴的邊緣,雖然被震飛了,倒是沒有受多大的傷。

蝶舞、葉武城、凌天奇、卓富貴四人看著在和冷楓交手,看起來似乎不相上下的秦浩天。心裡都在思忖著這人到底是誰。為什麼有如此強大的實力。而且為什麼剛才在和蝶舞交手的時候,會那麼的讓著蝶舞。以他的實力,如果真的要收拾蝶舞的話,似乎也根本就不用費多少的力量。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呢!

自然,蝶舞也是有這個困惑的。只有卓富貴的眼睛一直望著秦浩天的身影,因為剛才卓富貴才在互助會內看著秦浩天身上的穿著。此時,秦浩天雖然面容有所改變。但是身上的穿著還是那般,倒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是以,此時卓富貴看著秦浩天,臉上露出了瞭然的笑容。想來,也只有浩天老大才有如此的實力和冷楓一較高下。其他人,在秦浩天這個年紀怎麼可能如此的逆天。

見秦浩天竟然能硬接下自己的這一拳,冷楓的心裡之吃驚已是無可復加。畢竟他現在已是玄師期了。雖然只是玄師期一段。但是其實力在整個玄武大陸的青年當中也都是佼佼者了。除了縹緲宮和聖殿中的兩個聖女。也只有在天南學院極個別的幾個能略勝於他。卻不想,這一次在蒼龍學院當中,他想找的秦浩天沒有碰到,卻碰上了這個看起來其貌不揚的青年。難道現在的蒼龍學院真的是人才輩出嗎?

雖然冷楓的心裡覺的大為的驚駭。但是這反而是更激發了他的戰意。

就在兩人之間的激戰,漸漸的達到白熱化的時候。一道人影從教室外飛了進來。直接的插入了正在交手的兩人之中。磅礴的力量,將兩人直接震退了幾步,分了開來。

秦浩天看著這突如其來的人,微微的一愕。因為這人不是別人,正是蒼龍學院的副院長敖離。

秦浩天的臉色逐漸的平靜了下來。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這裡不是你們比試的地方。要去的話,可以去試煉台,我想那裡才適合你們!」敖離深深的看了秦浩天和冷楓兩人一眼,淡淡的說。但是話中卻是透露出了一股不容拒絕氣勢。

雖然秦浩天和冷楓都很自負。但是對敖離院長兩人都不敢有所不敬。對方不但是蒼龍學院的院長。而且實力遠遠的在兩人之上。這種實力上的差距,由不得兩人不服軟。

「知道了院長。」秦浩天和冷楓兩人正色的說。

敖離看了一眼,教室內那滿地狼藉的樣子。淡淡的哼了一聲,轉身飛掠而去。

冷楓看了秦浩天一眼,對著他冷然的說道:「我們還沒算完……」說著,冷楓帶著人,轉身而去。

看著冷楓帶著人離去的樣子,秦浩天深深的吸了口氣。山雨欲來風滿樓啊!這一次不但是冷楓,還有一個實力還在冷楓之上的高手夏振龍。這一場的風波,真的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悠然,秦浩天感到有人向自己走來。他連忙的轉身一看,發現向自己走來的正是自己一直挂念著的蝶舞姐姐。秦浩天想到自己現在正是易容的,如果被蝶舞姐姐給識破了,那可就尷尬了。想著,秦浩天不理會初級一班內眾位同學那驚詫的目光,就要向教室外走去。卻不想,蝶舞的聲音,穿入了秦浩天的耳朵。

「哼,你還想裝,繼續裝吧!」

額!秦浩天站定了腳步。卻是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被對方給識破了,這有些不妙了。

秦浩天有些尷尬的看著蝶舞向著自己走來。看著面無表情的蝶舞,秦浩天訕訕的對著她說道:「蝶舞姐姐,這麼巧啊!」

「哼……你小子膽子越來越肥了啊!連老師我都敢騙。」蝶舞的手狠狠的擰起了秦浩天的耳朵。

秦浩天感到自己的耳朵一疼,臉上頓時浮起了苦瓜臉。他連忙的對著蝶舞求饒著道:「姐姐,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您還是給我點面子吧!」

蝶舞這才想起這裡是在大庭廣眾之下,看了一下外邊道:「哼,我就看你給我什麼解釋!」

秦浩天看著葉武城、凌天奇、卓富貴三人從自己和蝶舞的身邊而過。還對自己擠了擠眼睛,顯然已認出秦浩天的身份了。此時三人對秦浩天頗有些幸災樂禍的感覺。

秦浩天有些鬱悶。狠狠的瞪了三人一眼。心裡直罵這三個忘恩負義的傢伙,看著老大有麻煩,也不前來救駕。看他回去不去好好的收拾他們才怪。

秦浩天和蝶舞兩人不知不覺的已走出教室有段距離了。邊上的人也漸漸的少了起來。

「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蝶舞望著秦浩天問道。

秦浩天笑道:「有幾天了。」

「那為什麼不來看我,是不是在躲著我。」蝶舞幽幽的說。

秦浩天覺的蝶舞這話中似乎有些幽怨的感覺。讓秦浩天的心裡湧起了莫名的暖流。

「我這不來看您了嗎?」秦浩天笑了笑說。

「哼哼,你這也算是來看么!為什麼還易了容?難道是純粹來看笑話的么?」蝶舞有些不滿的瞪了秦浩天一眼。

「額……」秦浩天一時不知道該如何的說了。難道說自己原來確實是有捉弄她的想法。

蝶舞似乎也沒有真的要追究的想法,兩人的場面一時沉默了下來。

秦浩天感到,這一次,自己和蝶舞姐姐這麼長時間沒見,似乎多了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讓秦浩天感到親近,但一時又不知道如何重新去定位兩人間的關係。

蝶舞悠然嘆了口氣,有些擔憂的對秦浩天說道:「浩天,這一次你不該回來。」 水晶走進了衛生間,將坐便的蓄水池后蓋打開。從裡面拿出一個包裝得十分嚴密的包裹。

包裹的外面套了好幾層塑料布,然後外面又枯貼了許多的透明膠布。所以,儘管泡在了水中,但是裡面的東西卻是完好無損,一點都沒有潮濕。

「怎麼樣,厲害吧?」水晶得意的笑著問道。

「嗯?還有這種地方。我想了好久,才想到藏在這裡。難道還有比這裡更加保險的地方?」水晶問道。

水晶就知道陳青雲會想出什麼好主意,果不其然,要多餿就有多餿。

打開一個壁好后,水晶把衣物都放到了床上,說道:「你選一套吧!」

「你真的要穿給我看?」陳青雲有些不敢置信,面對這麼刺激的玩意,水晶表現出了很淡定的神情。照理說,她不應該是耍賴,然後不穿給自己看的嗎?

說到做到,也得看什麼事情。陳青雲覺得這件事情有古怪。

「你要是不願意看就拉倒,我還不穿了呢?」水晶樂不得陳青雲不想看了。要知道,她做出這個決定可是下了很大的決心。要比上次的時裝秀更加艱難,要知道現在可是情趣內衣啊!搞不好,這就是玩火**。

「別啊!我當然願意看了。我遠遠。」陳青雲也沒有貪得無厭的要求那麼多,能看到對方穿上一套就已經滿足了。正所謂細水長流」只要衣服還在,就不愁水晶以後沒有機會穿上它們。

最終,陳青雲選擇了那套他購買的第一套,兔子套裝。

整體白絲製作」毛絨圍邊,搭配上水晶白色的肌膚,簡直就是渾然天成。特別是屁股上那多絨毛,就是畫龍點睛的一筆,讓情調立刻就展現出來。嬌羞的表情,迷離的眼神,性感的內衣,這是一副天然勾人魂魄的仙氣。看得陳青雲一陣陣的眩暈。

「好了嗎?我要去換下來了。」水晶說道。

「那怎麼行?水水,你不能這麼殘忍。這麼美得畫面,你只讓我看幾秒鐘,這不是折磨人嗎?」陳青雲說道。

水晶的得意了一下,這也算是一種特殊的讚美吧!看來自己在這個傢伙面前還是有很強吸引力的。證明了這點,那麼就更加有信心打敗冉甜甜了。而今天她能如此輕易的就答應陳青雲穿這些奇怪的衣服,就是她想看看自己在對方面前有多重的分量。

結果很滿意,水晶高興的同時決定的滿足一下陳青雲。

「那隻能再看一分鐘。」

「好。你不要給我只看正面,轉過去給我看看後面啊!」陳青雲說道。

待對方轉過身去」陳青雲從沙的身後拿出了一個相機,很專業的單反相機。在來之前就已經調好了焦距,對著水晶快的按下快門。

閃光燈一下讓房間亮了起來,水晶嚇了一跳,轉過身正看到陳青雲拿著照相機對準了她。本能的用雙手護住了雙峰,表情極其驚訝。

這個畫面被陳青雲捕捉到了」咔嚓,畫面定格。

太完美了,陳青雲看著鏡頭上的畫面一陣讚歎啊!

水晶額頭上的黑線直冒,這傢伙都說不拍照了,怎麼還把相機弄出來的。剛剛他進來的時候怎麼沒有現帶相機了?居然還是專業攝影用的」比今天商場看到的那個還要專業。

「左手伸出一個手指抵住下巴,腦袋微微後仰,一手掐腰,右腿向前跨出,腳尖點地。表情要嫵媚一些,最好有點挑逗的意味!」陳青雲端著相機對水晶說道。

「一一!!!」

「快點啊!」陳青雲催促道。

這傢伙完全已經投入到了攝影師的角色扮演中」儘管水晶不配合,可還是端著相機一個勁的按著快門!

「陳責雲!」水晶大喊了一聲,直接將陳青雲撲坐在沙上。騎在對方的雙腿上」一把搶過照相機。

上面是一個她的背影。短的褲頭讓其臀部看起來異常的豐滿,充滿了無限的誘惑。加之房間內燈光的原因」整體的色調看起來偏暗一些。正是因為這樣,畫面上她的白色肌膚格外的顯眼,與整體畫面呈現出亮點的中心。

不得不說,這傢伙的照相技術還真挺不錯的。水晶還挺中意這張照片的。一時間忘記了懲罰那個罪魁禍。 迷情入誘,罪愛歡情索無度 就這樣坐在陳青雲的身上,觀看起照片來。

以前從來沒有這種經歷的水晶,對待這些特殊的照片很感興趣,看得津津有味的。這也算是她不熟悉自己的一面吧!

「人活一輩子幾十年,匆匆就過去了。有些事情不嘗試一下,等到人老珠黃了,想嘗試也晚了。是不是覺得很漂亮?」陳青雲笑著問道。

「那是當然了。你也不看看照片上的主人公是誰?」水晶笑著說道。

一個穿著情趣內衣的女人近距離接觸,而且她還跨坐在你的身上,至於可以摩擦到的位置,可想而知。陳青雲儘管想借著說話的機會調整一下自己的心裡,可是似乎不管用,下身慢慢起了反應。

水晶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陳青雲作為雄壯的代表,臉色一紅,趕緊從陳青雲身上跳了下來,將相機甩給對方,說道:「流氓!」

「這怎麼是流氓,這是藝術。如果這都是流氓,那演藝圈就沒有好人了。如果你好好配合的話」拍出來的會更加的美。嗯不想試驗試驗?」陳青雲誘惑道。

「行,我就給你一個機會。如果拍得不能讓我滿意。那麼你就穿上這些東西,我來拍!」水晶說道。

還真是夠狠的啊!居然連這種招數都想得出來。

能讓水晶產生興趣,這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陳青雲也沒有想到會是這種結果」當然是趁熱打鐵,讓對方把買的這些情趣內衣都穿上才是王道。

接下來,兩人就玩起了拍照遊戲,從沙上,到衛生間,再道廚房」最後到了床上。丹乎可以拍照的地方都拍遍了。而水晶在不知不覺間將所有的內衣都穿了一遍。

「姿勢再大膽一點。你是專業的,請專業點好不好?」陳青雲一邊拍照一邊指揮。

水晶嘟著嘴,被一個非專業的人指揮她這個專業的,不僅僅得不到表揚,還一頓埋汰,她這個專業的演員也實在是太失敗了。

所有的內衣都換了一遍,照片不知道拍了多少張。

水晶也從剛剛開始的不好意思變得自然了許多,後面拍出的照片也添色了不少。兩人窩在沙上,一起觀看著努力的結果。

話說,剛開始拍攝的時候是帶著玩樂的興緻」可是看得多了,味道也就變了。越到後面,陳青雲就感覺到是一種折磨啊!

簡單的看了幾張照片后,水晶現了陳青雲的異常,趕緊把他推出了房間。

「喂!水水,你這樣很不地道啊!」陳青雲無語的站在房門外」敲了兩下房門。

水晶在房間裡面拒絕道:「我要讓冉甜甜輸得心服丘服。

在這之前,我是不會違反任何規則的。」

萬惡的規則啊!陳青雲在門口狠狠將規則詛咒了一遍之後,這才轉身回到房間。

剛一進房間,陳青雲就接到一個電話。

「知道了。再觀察兩天吧!」陳青雲掛斷了電話。現在生的任何矛盾都不能讓他掉以輕心。敵人太多了,也不容得他分心。稍有不慎,立刻就會陷入圈套。哪怕是在購物廣場遇到的男人,他也讓人去調查」不為別的,他不想讓身邊的人再受到一點點傷害。

掛斷了電話,陳青雲坐在窗邊點燃了一根煙」撥通了葉蜻蜓的電話。

電話立刻就接通了,電話那頭是雀躍的聲音。

「喂」還沒有睡嗎?」葉蜻蜓在電話那頭說道。

「恩,還沒有。你怎麼也沒有睡?是不是在想我?」陳青雲笑著問道。

「不告訴你!對了,那件事情結束了吧?這兩天我都擔心死了。」葉蜻蜓自然還會想起朱紳一家的事情。

「放心吧!沒有什麼事情了。」陳青雲說道。

就在這時,陳青雲的房門悄悄打開,桃huā的小腦袋探了進來。

「黑嘿,爸爸,還沒有睡嗎?在給誰打電話啊!」桃huā笑嘻嘻的走了進來。

跟葉蜻蜓說了幾句,掛斷電話,陳青雲對桃huā招了招手,把桃huā招到了近前,問道:「這麼晚了,你還不睡?」

「有一個問題,一直憋悶在心裡實在睡不著。爸爸,你到底是喜歡水晶媽媽多一些呢?還是甜甜媽媽多一些?」桃huā問道。 水晶是左手,冉甜甜是右手,對於愛誰更多一些,這個問題對於陳青雲來說,似乎是一個無解的問題。

就算陳青雲不想承認,這兩個女人已經在他的生命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記,是永遠也無法抹殺掉的。

跟桃花聊了一會,然後又哄又騙的才將這丫頭給弄回了房間。

睡了一覺,第二天一早就到了冉甜甜的日子。電話早早的就將陳青雲給吵醒了,原本以為是冉甜甜,可卻是仇小爻。

一接通電話,那頭近乎咆哮的聲音就傳了出來,把陳青雲嚇得不輕,產點直接昏倒在床上。

「完蛋了,我懷孕了!」

陳青雲拿著電話愣了半天沒有反應過來,這妞這麼早打電話就是為了說這個?

「呃……小爻,你沒事吧?」陳青雲無奈的問道。

「怎麼辦?怎麼辦?你可真是害人不淺啊!」仇小爻在那頭似乎沒有什麼主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