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崇還沒有回答,風倒是搶先回答了。「老大,你明天還有決鬥呢?就不要跟我們喝白酒了。喝點紅酒算了,千萬別影響了明天的身體狀況。」

Home - 未分類 - 閻崇還沒有回答,風倒是搶先回答了。「老大,你明天還有決鬥呢?就不要跟我們喝白酒了。喝點紅酒算了,千萬別影響了明天的身體狀況。」

陳青雲笑著說道:「那怎麼行。你們當你們老大是紙糊的,一點戰鬥力都沒有?」

「我們這不是關心你嘛!如果爺爺你想證明實力,那就先幹了這瓶紅酒,再跟我們一起喝白酒好了。」閻崇笑著將紅酒遞了過去。

「你小子怎麼也跟他們起鬨。好,喝就喝,要是不幹掉這瓶跟飲料似的玩意,還真讓你們瞧不起了。」陳青雲拿起紅酒瓶子,一昂頭,咕咚咕咚,幾口將將一瓶紅酒喝得一乾二淨。

這一頓飯,喝得可是天花亂墜的。

不過,最終陳青雲還是證明了自己的實力,真的沒有喝多。倒是把三名龍隱隊員給灌趴下了。

回到酒店,陳青雲坐到沙發上,藍茜善解人意的為其泡了一杯茶。然後坐到了陳青雲的對面,微笑著問道:「親愛的,你確定讓我喊嗎?」

陳青雲端著茶杯笑著點點頭,說道:「你不喊,我今天晚上可就白演戲了。」

藍茜轉過頭又問影子:「你確定也要聽!」

「廢話。我現在也走不出去了。」影子雙手插懷靠在牆上,嘴中叼著一根香煙,沒好氣的說道。

真不知道陳青雲心裡是怎麼想的,居然玩起這種把戲。一想到一會將要發生的事情,她就感覺到全身的燥熱。

「那好,我可就喊了!」藍茜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

「親愛的,你可要忍住哦!我可不比那些給專業h動漫配音的演員差哦!」藍茜雙手食指貼在了臉上,做了一個十分可愛俏皮的表情。

陳青雲無語,這事是值得炫耀的事情嗎?

「亞麻爹……啊……亞麻爹!」

「一庫……一庫……」

「啊一……啊一……」

陳青雲滿腦袋的黑線,無奈的放下茶杯,說道:「停,停,停!」

藍茜癟著嘴不滿道:「雲,這種事情怎麼能夠隨便就停呢?你說晚飯前,我突然停了,你會好受嗎?」

陳青雲嘆了口氣,這妮子總是有那麼多理由。

「大姐,你是英國人。不是rì本人,請專業一點好不好?」陳青雲無奈的說道。

藍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嘿嘿,原來你說的是這個啊!我還真沒有想到這些。好啦!我這就改。」

「oh^^^^yeah!!」

「oh^^^^yeah!!」

房間內傳出一陣陣動人心魄的呻吟聲,此刻站在門外絕對可以浮想聯翩。可是誰又會想到,房間內根本什麼都沒有發生,只是在玩一出配音的遊戲而已。

「啊!我肚子痛,得上廁所!」

「親愛的,我還沒有要夠呢?你怎麼能在這個時候上廁所啊!」

此刻,在陳青雲的房門外,貼著房門站著兩人,手中拿著特殊的竊聽器,將房間內所有的一切,聽得清清楚楚。

小聽了一會,兩人同時露出詭異的一笑。將竊聽器收了起來,很快就消失在門前。

第二天一早,當陳青雲出現在幾名龍隱隊員面前時,讓幾名隊員嚇了一跳。陳青雲臉sè慘白,沒有一點血sè,好像是剛從棺材裡面爬出來的殭屍一般。

「老大,你沒事吧?」錢洋問道。

陳青雲搖搖頭,說道:「沒事。可能是昨天晚上吃壞了東西。拉了整整一個晚上,現在已經好多了。」

「那跟呼延烈的比試的事情是不是延後一下,以你現在的狀態,怎麼去比試啊!不然,換我幫你去跟呼延烈比試也行。」錢洋提議道。

陳青雲一揮手,拒絕道:「不必了。我們之間的事情今天必須得有個了解。就算是死,我也必須完成這次比試。」

「可是老大……」

錢洋還想說點什麼,被陳青雲一揮手給阻止了。

「我知道你們心裡想什麼。雖然我現在狀態不佳,可是不代表就一定會輸。你們今天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我不需要你們的幫忙,這關乎到一個男人的尊嚴。我不希望你們連這點自尊都不留給我!」陳青雲說完,就帶著藍茜先行離開了。

陳青雲的執著讓幾名龍隱成員傻眼了,沒有想到陳青雲到了這種地步,依然不改自己的原則。

「你給老大下的葯不是chūn葯嗎?他怎麼壞肚子了?」錢洋問風。

風搖搖頭,說道:「我怎麼知道啊!這樣不是更好,我們更加有理由幫忙了。走,我們藏在暗中。如果老大一有危險,我們就群毆他們!」

「現在也就只能這麼幹了。就算事後被老大打死,我們也不能讓老大受傷了。」錢洋說道。

「你們有問過我的意見嗎?」眾人一時間都忘記了,在屋子裡面還有一個影子的存在。 這是一隻高達十幾米的巨熊。雖然說是熊,可是在秦浩天看來,眼前的熊可是比普通的的熊大了幾十倍不止。茂密的黑色鬚髮,碩大的眼睛。那巨大的身軀,站在秦浩天和藍可欣的面前,兩人覺得自己似乎就好像螞蟻一般的渺小。

秦浩天的臉色漸漸的凝重了起來。

「八級凶獸,狂暴戰熊?」藍可欣神色漸漸的凝重了起來。

「八級凶獸?」秦浩天轉過頭,有些吃驚的看著藍可欣。

秦浩天曾經和藍可欣、柳清瑤,梅紫凝對付那七級凶獸,都差點掛了。雖然現在秦浩天的的實力比起當初,絕對是不可同日而語。但秦浩天仍然是感到了非常大的壓力。

看著邊上的藍可欣把手中的劍給拿了出來。秦浩天連忙阻止了她,對著藍可欣鄭重的說道:「現在先不要出手,我們如果在這裡動手,動靜可是會鬧的很大的,這八級凶獸,應該是這裡的守護者,我們要小心!」

藍可欣聞言,略微的思忖了一下,頓時的瞭然了。對著秦浩天點了點頭,問道:「那我們怎麼辦,現在這條路,可是唯一的通道。」

秦浩天凝著眉頭,思忖了一番,點著頭說道:你在這裡,我來吸引它的注意。」

那頭巨熊已是發現了秦浩天和藍可欣兩人。對著兩女咆哮了一聲以後,憤怒的朝著兩人追了過來。

為了把那巨熊向著自己這邊吸引,秦浩天估計的對著那巨熊作著挑釁的動作。果然,那巨熊被秦浩天的動作給激怒了。完全的捨棄了藍可欣,向著秦浩天追來。

雖然秦浩天的速度是他的優勢。可是這巨熊奮起直追,卻也不是秦浩天一時就能甩掉的。

「轟!」跑動中,那巨熊不時一掌對著秦浩天所在的方位一掌蓋了下去。

那巨大的手掌遮天蔽日的向著秦浩天蓋了下來。排山倒海的力量讓秦浩天的心裡懍然。盡展身法閃避那巨熊從身後的攻擊。

「轟!」那巨熊的手掌一掌蓋到了秦浩天的身邊,雖然秦浩天閃了開去。但是秦浩天邊上的那地面皆瞬間的坍陷了下去。

讓秦浩天看的是頭皮發麻了起來。只得將速度施展到了極點。

那巨熊一邊追,一邊如拍蒼蠅的一般用那巨大的手掌拍打著秦浩天。

秦浩天凝著眉頭,一邊想著辦法,一邊躲避著那巨熊的攻擊。

悠然,秦浩天記起了前面似乎有一個巨大的峽谷,剛剛上來的時候,發現那裡似乎是深不見底的。

一想到這,秦浩天忽然有了辦法了。

秦浩天徑直的向著那個深凹的峽谷跑了過去。

那巨熊雖然也很人性化,可畢竟不是真正的人。見秦浩天向那個方位逃竄。更是怒吼了一聲,震天的巨響從秦浩天的身後傳了過來。秦浩天感到整個大地,在那巨熊的震蕩下,山石都不住的從空中掉了下來。秦浩天將全身的玄氣都運轉到了極限。如電一般的從空中劃過。

看著秦浩天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那巨熊更是怒不可歇,卯足了勁追了過去。可是當它從秦浩天剛剛消失的那個地方一腳踩下時,忽然感覺有些不對勁,剛想收回腳時。一道人影從它的身後凌空掠了起來。

「疊浪擊!」秦浩天四道模糊的拳影在黑暗中暴發了出來,在空中凝聚成了一線,瞬間的朝著眼前的巨熊的身上轟了下去。

秦浩天如電閃般撲到了那巨熊的面前,拳頭重重的轟擊到了那巨熊的身上。

「碰!」的一聲沉悶的響聲響了起來。如擊敗革。

感到從黑熊的身上一股巨大的反彈力向自己撲來,秦浩天也不由的吃了一驚。雖然這一擊,秦浩天本身並沒有一擊制敵的想法。卻也沒有料到這巨熊身上的力量如此的雄厚。

秦浩天的這一擊雖然沒有對巨熊造成什麼太大的傷害,但是那強大的慣性還是讓巨熊整個人跌了下去。

「嗷!」的一聲,那巨熊發出了震天的慘叫聲。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下墜的身形,從山谷上跌了下去。

看著掉入了深不見底山谷中的巨熊,秦浩天微微的嘆了口氣,喃喃的說道:「熊兄,對不起了。」說著,秦浩天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深不見底的山谷一眼,轉身飛身而去。

秦浩天以最快的速度趕了回去,那藍可欣見秦浩天回來后,鬆了口氣,望著他問道:「怎麼樣了?」

秦浩天點了點頭,對著藍可欣說道:「沒事了,我們快過去。」

秦浩天和藍可欣順著那條小道而下,大約十幾分鐘后,出現在秦浩天和藍可欣面前的是一條甬道。只是那是一條甬道前面有一道結界。

又是結界,秦浩天皺了皺眉頭。只是現在這個時候,結界對秦浩天已是夠不成什麼太大的影響了。秦浩天將小龍召喚了出來。

小龍在一出現后,不用秦浩天,看著那結界,一把的撲了過去。

如同前面的一般,那結界在小龍的撕咬下,出現了一個大洞。秦浩天和藍可欣兩人順著那大洞進入了那甬道。

一進入這甬道,秦浩天和藍可欣兩人感到周圍密布著陰寒的氣息,比起前面還要濃烈。但是兩人此時也顧不得這些了。

秦浩天感覺身上這身女人的衣服行動起來實在是別捏,便拿出了自己原來的衣服換了回去。再用靈液換回了自己本來的面目。

看著秦浩天這般,藍可欣對他笑了笑說道:「這樣看起來果然是順眼對了,不像剛才那般,看起來怪怪的。」

秦浩天訕訕的一笑。點了點頭,對著藍可欣說道:「我們走吧,速戰速決。」

在進入了那條甬道后,周圍都非常的黑,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順著那條甬道出去,秦浩天和藍可欣兩人的眼前一亮。

秦浩天看著周圍那擺設,很驚訝的發現,這裡的感覺給他很是熟悉。

「這不是在那寶塔之中嗎?」秦浩天很是驚訝的說。

藍可欣曾經也和秦浩天來過這裡,聞言,四周仔細的觀察了一番。驚詫的說道:「是啊,這裡就是我們上一次來的那座寶塔。」

秦浩天的眉頭漸漸的凝重了起來。不想幾經周轉,竟然還是回到了同一個地方。想到上一次碰到的那惡魔。秦浩天的神色漸漸的凝重了起來。

藍可欣似乎也和秦浩天一般想起了同樣的聞言。臉色有些的蒼白,對著秦浩天有些害怕的說道:「浩天,不如我們回去吧?」

就在藍可欣這話剛落下,秦浩天的天之鑰又散發出了耀眼的光芒。秦浩天摸著那天之鑰的手都有些的發熱了。秦浩天對著藍可欣說道:「你先回去吧,那東西對我很重要,我一定要得到它。」

藍可欣聞言,看了秦浩天,略微的思忖了一番,對秦浩天說道:「既然這樣,我陪你吧!」

秦浩天有些迷惑的看著藍可欣問道:「你不是說害怕嗎?」

藍可欣故作輕鬆的對著秦浩天嘻嘻的一笑道:「既然有你陪我,我還有什麼可怕的。反正有事也有你保護我。」

秦浩天深深的看了藍可欣一眼,點了點頭道:「那我們快點吧!」

不知道秦浩天和看可欣兩人是不是有些錯覺。在寶塔那陰暗幽森之下,除了自己兩人的腳步聲。他們竟然還聽到了鐵鏈拖動的聲音,還有一陣急促的呼吸聲。那種感覺就好像有一個惡魔在黑暗中注視這他們的一般。

秦浩天還好,藍可欣畢竟是一個女孩,膽子沒有秦浩天大。她有些怯生生的抱著秦浩天的手說道:「浩天,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秦浩天點了點頭,對著身邊的藍可欣神色肅穆的道:「是有點動靜,不過既然來了,我們就不要退縮了。」

藍可欣聞言嘆了口氣,既然秦浩天堅持,她也只得跟在秦浩天的身後。

雖然周圍的氛圍秦浩天也感到怪怪的,似乎周圍有一雙眼睛在對著自己和藍可欣兩人窺視著。但一路上,還是挺順利的,沒有再碰到什麼意外,這讓秦浩天稍微的放下了心頭的那一絲憂慮。順著那天之鑰的感影,秦浩天和藍可欣兩人漸漸的來到了黑塔的最後一層,也就是第八層。上一次秦浩天和藍可欣兩人只來到了第七層,秦浩天也是在這裡得到的「破玄刀」。但是這最後的一層,秦浩天卻未來到過。

最後一層,並沒有門,而是一層藍色的結界阻擋著秦浩天和藍可欣的去路。這一道結界之強,不在秦浩天前面碰到的任何一道的結界之下。

秦浩天也沒有考慮的太多,再一次的將小龍召喚了出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小龍前面吞噬了太多的能量,這一次小龍吞噬眼前的結界的速度似乎沒有前面來的快。

看著那原本被小龍咬開的結界在後力的補充下迅速的合攏,秦浩天的眉頭瞬間的一凝,神色肅穆的道:「看來得幫助小龍一把了。」秦浩天拿出了「破玄刀」對著那結界的缺口一刀斬了下去。

「轟!」的一聲,那結界的缺口還沒有完全的彌合,在秦浩天破玄刀的作用下,瞬間被破開了一道更大的缺口。

秦浩天見狀,拉過了藍可欣的手,大喝道:「快過!」

在秦浩天和藍可欣將身法展開到了極點后,如電閃般的速度通過了那剛剛打開一半的缺口,進入了黑塔的最後一層。 眾人把視線集中到了影子的身上。作為領導的她,現在的確有發言權。只不過她過於平淡的語氣,讓眾人有些不解她為什麼會這麼說?

「隊長,你該不會是不想讓我們去幫老大的忙嗎?」風苦著臉,將他本來就不怎麼漂亮的五官擠到了一起,好像要哭了似的。

影子裝作沒有看到,淡淡道:「就算我不讓你們去,你們就不會去嗎?回去拿上最先進的傢伙。對方可是呼延烈,正八經的龍京大少,你們不會是傻呵呵的要跟人家肉搏吧?」

「哈哈,還是隊長想得周到。我們這就回去準備,馬上前往香山。」風大笑了兩聲,帶著龍隱其他的成員趕回總部去拿輕易不出動的傢伙。

陳青雲兩人下了樓,由藍茜開著車,兩人前往香山。

太陽未升起,天空灰暗。

陳青雲坐在副駕駛上,雙手插懷,窩縮在副駕駛上閉目養神。

「你昨天晚上沒睡好?」藍茜笑著問道。

陳青雲本不想說話的,無奈藍茜一旦打開話匣子,就不會再停下來了。陳青雲知道要是不跟對方聊聊,耳朵會被折磨死的。

睜開眼睛,無奈的點點頭。昨天晚上,這妮子足足叫了兩個小時,陳青雲能睡得好嗎?耳邊一直響著呻吟的**聲,還得裝成柳下惠老老實實的睡覺,這是非人的折磨啊!

藍茜這鬼精頭,怎麼不知道陳青雲的鬱悶之處,騰出一隻手捂嘴偷笑。

「要不要再上山之前,給你點鼓勵?」

陳青雲搖搖頭,說道:「還是算了吧!你好好開車,我可不想還沒有到香山就先掛了。」

「我可是給你機會了。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一會到了山頂會有很多人,你就算跪下來求我,我也什麼都不會做的。」

「放心,我肯定不會跪下來求你!」陳青雲扭過頭不再理藍茜,自己可沒有在山頂上玩眾人現場表演的特殊嗜好。

藍茜雖然沒有說什麼太露骨的話,可卻把陳青雲的心給勾得直痒痒。昨天晚上耳朵被折磨了那麼久,壓抑的興奮點,此刻倒是被激發了出來。

哎,這禍害人的妖精!陳青雲哀嘆了一聲,在心中開始默默的數羊,用這種方法轉移注意力也是不錯的。

「啵!」藍茜探過頭,在陳青雲的臉上親了一口。「親愛的,你真可愛!」

可愛?這女人真是太討厭了。我一個五大三粗的爺們,居然也可愛?

「今天好好打,晚上有獎勵哦!」藍茜伸出舌頭,繞著嘴唇輕輕的轉了一圈,眼中媚光閃現,要有多撩人就多撩人。

陳青雲無奈的再次睜開眼睛,點燃了一根煙,放下一些車窗,指了指前面近在咫尺的車屁股,說道:「大姐,你就不能認真點開車,馬上就要撞到人家了。」

陳青雲在心裡做了打算,以後再也不坐藍茜的車了。她開的車簡直比自己還危險,自己只是喜歡開快車。可她,完全不把自己當個司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