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善良,不能變成軟弱。

Home - 未分類 - 他的善良,不能變成軟弱。

「被人利用的滋味怎麼樣?」他說:「一個幾乎是從小看到大的妹妹,被她利用著當了炮灰,心情一定很糟糕吧?」

「是我做的決定,徐賢沒說錯什麼。」

林蔚然笑了:「是嗎?我想知道她是怎麼對你說的。」

鄭秀妍不吭聲。

林蔚然說:「我好像能想象到。」

鄭秀妍皺著眉頭對林蔚然怒目而視,那意思就是要殺要剮你給個痛快的。

桌上的煙已經燒完了,長長的一截煙灰掉到了地上。

林蔚然的語氣變了,整個人都變了,他開口的時候,似乎任何人都說不出話來。剛剛鄭秀妍體會到的,才不是什麼價值百億美元的氣場:「你針對我,只要你針對我,我不會做任何事。你不滿意我劈腿你來找我,你不滿意我騙允兒或者泰妍你來找我,就算是你來月經了心情不爽你也可以來找我。」

鄭秀妍憤怒的皺起眉頭,還沒來得及開口。

「但是,你不能去找泰妍。」林蔚然盯著鄭秀妍,他的眼神讓人心生忌憚。他把一張名片放在桌上,排頭有nhn字樣,頭銜是ceo:「你的錄音可以交給他。」

鄭秀妍看看名片,不可置信的看著林蔚然。

「你說的沒錯,新韓現在的時期很敏感,但你太小看了財閥,太小看了錢。我給你這個機會,只有一次,把你的錄音交給nhn比你自己曝光在網上更有效,他們會選擇更好的時機、製造更大的影響。這一次我不會報復你,這是我給你的禮物。不是因為你漂亮,而是因為你是真的再替泰妍考慮。」

林蔚然說:「但是。如果你再製造這種我不得不傷害泰妍的情況,我會傷害你、你妹妹、你家人。你要知道你和我其實一樣卑鄙,你傷害了我愛的人,我也會傷害你愛的人,而且是讓你自己不得不下手,不要懷疑我能不能做得出來,也不要懷疑我做不做的到,你或許覺得你經歷的已經夠多了,但你絕對想象不到我都經歷過什麼。」

鄭秀妍愣愣的看著林蔚然,情況的發展已經完全出乎了她的預料。她不知道這個男人竟然瘋狂到如此地步,拿自己的事業出來做什麼愛情的試金石。這張名片代表了太多東西,林蔚然這完全是要向他證明他對泰妍的感情,他想以證明的方式說服自己,而不是利用自己的權勢去壓迫。

毫無疑問,這樣的林蔚然是很有誠意的。

同樣毫無疑問,鄭秀妍開始動搖了,一大半是因為恐懼,但另一小半難道是因為對林蔚然感情的認同?鄭秀妍不敢相信自己會有這樣的想法。

林蔚然語氣深沉。一字一句咬的很緊,似乎激動起來:「你找我,不要找她,你傷害我。不要傷害她,無論是你還是我都沒權利去傷害她,她一直想做對的事!」

一起犯錯的人。一起出軌的人,一起承受這一切指責的人。他們終歸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當你的女人再無法承受這些。無法面對這些,無法坦然面對未來而終日惶惶不安,在放棄你和放棄其他一切之間糾結徘徊的時候,你要做個男人,站出來,你要做她的救世主,因為她是你的女人,你要寵著她,護著她,不讓別人傷害她,你要替她去承受這一切,而不是因為那些問題無法解決而畏首畏尾,美名其曰尋找完美的解決方式,實際上卻是因為自己的毫無辦法而裹足不前。

那個女孩從沒說過愛他,卻開始在完全放棄自己的旅程中掙扎徘徊,她是要完全放棄自己的一面,把自己變成一個她從不認識,也討厭的人。她不是放林蔚然一個人在錯誤的道路上漸行漸遠,她不是無法承受,而是善良的本性讓她如臨深淵,林蔚然此時才明白這個,才知道這個,這世界不是所有人都和他想象的那般自我,這世界上也不是所有人的複雜也不是他一眼能夠看穿。他一直以來都誤會了女孩的退縮,這該死的誤會造成了他們如今的局面,他可以早一點,快一點,果斷一點,或許他們之間就不會進展到今天。

如今的形勢已經不允許他再拖沓了。

林蔚然要做個男人,追她回來,帶著她回來。

鄭秀妍無法反抗,事實上她能想象到自己被林蔚然輕易的摧枯拉朽,她是誰?雖然有名氣卻是個藝人,不是社會上層,也沒有世界巨星那樣一呼百應的影響力;林蔚然是誰?一個躋身於韓國上層社會的男人,沒人知道他的未來在哪。

如果把兩人的行業根據各自的最高峰對比,一個或許能得到萬人崇拜,但另一個卻能從現實改變世界。

有種深深的無力感從一開始就縈繞在鄭秀妍的心頭,她沒有更好的辦法,只有選擇最極端的方式去試圖改變,可從頭到尾主動權都不在她的手裡,她有自己的顧慮和考慮,只能進行有限的冒險。

現在,或許她該放棄了。

可是,她不相信林蔚然。

的確,她現在是有些意動的,但這個男人的確是遊走在兩個女人之間,她無法想象金泰妍要如何面對,但她無法開口,不知道怎麼說也知道林蔚然心意已決,她不能改變林蔚然,如果去碰金泰妍,就要危及自己的家人。

或許她真應該把錄音筆交給nhn?

林蔚然給了她一條路,似乎已經成為她必須選擇的路了。

外面突然傳來一陣掌聲,尖叫聲,還有人隱隱起鬨,鄭秀妍本能移開目光,只覺得身體一下子輕了許多,她喘勻了這口氣,明顯感覺到自己離開了林蔚然的氛圍。

林蔚然皺了眉頭,站起身,走到門前。

外面,拍攝似乎已經進入尾聲,徐賢和鄭容和站在場中,所有人都圍著他們,有的拍手,有的尖叫,更誇張的是外面還有聚集在一起,不知道這裡發生什麼,進而興奮張望的粉絲。

場中是一場表白。

只是不知道是劇本上表白,還是男人對女人的表白。 「你不是楚鍾雄!」王國忠表情有些複雜的對著楚鍾雄說道。

根據天組的資料記載,楚鍾雄年輕時,樂善好學,二十歲便已經接手了楚家的產業,大半生為楚家的崛起而奮鬥。

六十歲時退位,將家主之位傳給楚志青。

如果這麼看,楚鍾雄六十歲的生涯是完全不可能有時間修鍊古武的,但是現在,楚鍾雄不僅會古武,而且實力極為強橫。

「我當然是楚鍾雄!」楚鍾雄冷哼一聲,一掌朝著楚歌轟了過去!

事情之所以暴露,全都是因為這個楚歌。

薛弄影、楚歌,這對母子都該死!如果不是因為他們,自己在華夏的計劃,根本不會被破壞!

當年自己的疑慮果然是對的,必須斬草除根。

「八卦門的八卦掌?」楚鍾雄一出手,王國忠便看出了,武功門路。

楚鍾雄的實力太過強橫,以楚歌現在的修為,顯然不能硬抗。

只能以風刃、雷弧等小術法對他進行干擾。

但是楚鍾雄罡氣雄渾,術法全都被他攔在氣罩之外。

「呃!」楚歌躲避不及,被楚鍾雄一掌擊在胸口,一口鮮血直接吐了出來,倒在了地上。

兩人實力差距太大,楚歌根本就不是楚鍾雄的對手。

之前自己那麼羞辱楚家,楚鍾雄都能忍住不出手,心計果然深沉。

楚歌被擊傷之後,楚鍾雄瞬間將目標,轉為了王國忠。

「心意**拳?」王國忠雖然不懂古武。但是見識極為廣闊,兩次出手。兩次不同門路的招數。

古武發展至今,非嫡親、弟子不傳。楚鍾雄年輕時忙於商業,年老之後,身體早已不行,怎麼可能會修習這麼多門路招數。

王國忠只想著,這事情的不合理之處,根本沒有注意到,楚鍾雄的拳頭已經快要打在他的胸口。

「小黑!」楚歌慌忙的喊出了小黑的名字,自己的體質經過淬鍊,已非常人可比。但是依舊被楚鍾雄一掌打成重傷。

王國忠根本就是普通人,這一拳很可能要了他的性命。

自己好不容易和天組打好的關係,要是王國忠死了,一切都完了。

其實在楚歌沒有出聲之前,小黑便從金屬護腕中閃出。

黑色的身影劃過半空,一極快的速度衝到了王國忠的面錢。

小巧的貓爪,與楚鍾雄那巨大的拳頭在空中相撞,發出巨大的聲響。

真氣波動,猶如颶風一般。將屋子弄得混亂不堪。

楚鍾雄連退數步才穩住身形,嘴角出現了一道血跡。

小黑卻若無其事的回到了楚歌的肩頭,舔著自己的貓爪。

不行,這隻黑貓的實力太過強大。自己再這麼糾纏下去,若是天組天字組的高手趕來,自己絕對沒有勝算。如今之計,只能拿走晶元趕快離開!

楚鍾雄抓起書架上的盒子。一掌擊打在牆壁之上,轟出了一條路。飛躍而出。

楚志青似乎受不了剛才的衝擊,猶如殺了一般,嘴中不停的嘀咕著,「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楚歌服下了一顆丹藥,對著王國忠說道:「追!」

王國忠點了點頭,跟著楚歌一起追了出去。

生肉續骨丸乃療傷聖葯,楚歌身上的傷勢,瞬間得到了修復。

還好上次留下了一顆,不然這次真的死定了!

楚鍾雄雖然修為高深,但是速度卻並不比楚歌快多少。

沒過多久,楚歌就看到了楚鍾雄的身影。

「楚老爺子跑那麼急幹嘛!」

「楚鍾雄,這裡是華夏,你跑不了的!」王國忠雖然不懂古武,但是也是軍人出身,身體素質良好,長途的奔跑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

打鬥聲早已驚動了李雪柔,當他看到屋頂奔跑的楚鍾雄時,甚至在想是不是自己眼睛花了。

李雪柔身為古武者,和楚鍾雄相處了這麼多年,也沒看出楚鍾雄身負絕學,可見楚鍾雄隱藏極深。

「李家子弟,李雪柔聽令!與我一起緝拿華夏叛徒楚鍾雄!」遠處忽然傳來楚歌的聲音。

李雪柔對於楚歌沒有絲毫好感,聽到這句話,不免皺起了眉頭。

可是她還未開口,她便看到了楚歌手中的令牌。

「特使令牌?!」特使令牌必須是家主心腹才可以得到,持此令牌者,地位與家主相同。

在震驚的同時,李雪柔開始猶豫起來。

經過短暫的糾結,李雪柔飛躍而起攔在了楚鍾雄的身前。

既然楚歌手中有令牌,那就代表,楚歌與李家不僅沒有恩怨,很可能還達成了某種關係,所以她必須出手。

「雪柔,他殺了李天和李秋寒,根本不可能得到李家的支持,那令牌很明顯是假的,你快讓開!」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楚鍾雄絲毫不做停留。

李雪柔皺了下眉頭,然後開口說道:「對不起,家命難為。」

「既然如此,那你就下去陪熙兒吧!」楚鍾雄說著,一拳朝著李雪柔襲去。

「形意拳?!這個楚鍾雄究竟是從哪裡學來這些絕學!」王國忠一臉震驚的說道。

感受到楚鍾雄身上傳出強大的威壓,李雪柔連忙抵擋,但依舊被一拳轟下了屋檐。

「對不起了楚夫人……」楚歌說著,一拍肩頭的小黑,「抓住他!」

小黑慵懶的從肩頭站起,對著楚歌說道:「小子,如果你以後再敢打我的頭,我不介意讓你變成太監!」

「……」

小黑的速度要比楚鍾雄快的多,三兩下便追上了楚鍾雄。

「我勸你最好停下來,不然你會死的很慘。」小黑對著楚鍾雄說道。

楚鍾雄瞪大眼睛,「口吐人言,八階靈獸?!」

貓形妖獸的級別大都非常低級,口吐人言又是八階妖獸才會出現的象徵。

一時迷惑,讓楚鍾雄身形出現了漏洞,楚歌甩手便是一枚氣針!

「恩?!」疏忽的楚鍾雄被楚歌的氣針直接點中穴位,腳下一滑,便要從房頂掉落。

「轟!」楚鍾雄一掌擊向地面,利用罡氣的反彈力,穩住身形,落在了地上。

不過他並沒有停止動作,剛剛落地,便開始繼續奔跑。

「他已經被我的氣針封住穴位,跑不了多久!」楚歌扭頭對著王國忠說道。

王國忠點了點頭,「在堅持一會兒,天字組的高手,馬上就過來了。」

楚歌封住的穴位,並不是什麼一針見效的地方。

只要楚鍾雄繼續動用罡氣奔跑,血液就會產生逆流,輕者四肢無法動彈,重者七竅流血而亡。

但此時瘋狂逃跑的楚鍾雄並沒有注意到這點。

「該死!五靈晶元如今只有三枚在我手中,薛弄影下落不明,楚歌的近在眼前,我卻沒本事拿走!」楚鍾雄恨得牙痒痒,自己蟄伏華夏五十多年,為的就是將五靈晶元研究成功,可是二十年前卻不小心被薛弄影發現自己的計劃。

當年,薛弄影之所以受到追殺,表面上是為了挽回楚家聲譽而殺人滅口,實際上,是楚鍾雄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和計劃而做出的追殺。

這一點就連楚志青也蒙在鼓裡,至今都不知道真相。

所以對於楚歌母子,楚鍾雄恨不得剝了他們的皮骨,如果沒有他們,他的計劃早已完成,更是可以偽裝去世,回到組織頤養天年。

可是現在計劃失敗,別說頤養天年,回到組織能夠不受懲罰已經是萬幸了!

「義父!」一聲高喝讓楚鍾雄從思緒中走了出來。

「龍軍?」楚鍾雄愣了一下,然後高聲喝道:「龍軍,快救為父!」

看到賀龍軍帶領的人馬,王國忠暗道:「糟了!」

不過楚歌卻不認識賀龍軍,看到楚鍾雄躲到了賀龍軍的身後,皺眉說道:「將人交給我們。」

「如果我不交呢?」賀龍軍語氣玩味的說道。

楚歌皺起眉頭,開始打量起了對方,鐵血之感迎面撲來,身後的那些人整齊的站著,顯然是經過嚴格訓練的。

第一感覺便是軍人,不過……

「不交,死!」楚歌才不管你是什麼人,楚鍾雄有他想要的消息,就必須抓過來逼問出來。

而且楚鍾雄是天組想要的人,即便是軍方,楚歌也沒有忌諱的理由。

賀龍軍聽到這句話,忍不住大笑了起來,「好大的口氣!」

在賀龍軍眼裡,楚歌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年輕人。

年輕人眼高手低,叛逆張狂,這樣的刺頭兒賀龍軍見多了,哪個不被他治的服服帖帖的。

更何況,還是沖著他義父來的。

「賀將軍,楚鍾雄是我們天組的要犯,還請你將他還給我們。」王國忠對著賀龍軍說道。

賀龍軍是什麼樣的人,和楚鍾雄是什麼關係,他很清楚,平時這樣的人,盡量少得罪,但是現在情況特殊。

以賀龍軍的身份,自然是知道天組的存在,但是楚鍾雄對他的養育之恩實在太大,他所擁有的一切是楚鍾雄給的,如果當著他的面帶走楚鍾雄,他絕不允許。

「想要帶走我義父,先過我這……」賀龍軍的還沒說完,一個拳頭便砸在了他的臉上,接著便感覺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男人對女人的表白通常是浪漫的,當一個好像不善言辭又陽光善良、未來相對光明、性格還陽光燦爛的帥哥在眾目睽睽之下對一個女人做出求愛,世界上的大部分女人都會毫無猶豫的點頭,她們表面上可能矜持一些、害羞一些,但那種巨大的認同感會讓她們覺得自己與眾不同,她們會認為自己是特殊的、獨特的,值得這種稀少優質男如此對待的,這種認同有點像是虛榮卻又不是虛榮,它就像是將幻想愛情和現實愛情中間的那塊兒,模稜兩可,朦朦朧朧,本身便散發著充足的曖昧氣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