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就連我旁邊的殘破水泥牆壁之上,也長滿了斑斑駁駁的黑色硬毛。

Home - 未分類 - 甚至,就連我旁邊的殘破水泥牆壁之上,也長滿了斑斑駁駁的黑色硬毛。

我們彷彿進入了一條怪獸的口腹一般,又似乎是誤入了生化禁地。

驚愕的神情,掛在我們的臉上。我們愣了半天的時間,這才反應過來,不覺都是互相對望一眼,滿心的凝重神情。

「這是什麼?」我冷聲問玄陰子。

「陰力和輻射的雙重作用,石頭的質地徹底發生了變異,整個山洞已經成為一頭巨大的陰靈。我們現在還只是看到了皮毛,再向下面走,說不定還有更恐怖的呢。」玄陰子皺眉說著話,上期仔細看了看那石壁上的黑毛,點頭道:「不是菌絲,是實實在在的毛髮。」

「這怎麼可能?石頭怎麼可能長出毛髮?」我有些不相信,徑自走上去看了看,甚至伸手拔下幾根黑色的毛髮看了看,卻不想,我在撕扯那毛髮的時候,那毛髮下面的青色石壁,居然是似乎覺察到疼痛一般,微微地顫動了一下。

見到這個狀況,我立時額頭冒出了冷汗。

按照這個情況來看,這山體如果真的發生了異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陰靈或者陰物的話,那麼,我們這麼走下去,無疑就是在往它的肚子裡面走。

那樣不就等於送羊入虎口,自尋死路嗎?

「不要太擔心,」這個時候,泰岳走上來,細細看了看那石壁和毛髮,不覺皺眉沉聲道:「雖然陰變了,但是好在並不是很嚴重。否則的話,我們根本就進不來這裡。何況,我們現在也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鬍子已經進去了。我們說什麼,也要把他找到才行。」

「恩,既然這樣,那我們趕緊進去吧。不要在這裡耽誤時間了。鬍子現在都不知道怎樣了。」我說著話,再次抬起助力傘包,同時對玄陰子道:「老傢伙,你來過這裡,快點帶路。」

「好的。你們跟上了哈,」玄陰子說著話,拿著手電筒,小跑著向前走去。

我和泰岳抬著助力傘包,在他後面跟著。

我們一路向前趕去,沿著山洞一直往下走,很快就聽到一陣潺潺的流水聲從前面的山洞裡傳來。

「到了,鬼跳閘。」聽到水聲。玄陰子突然停了下來。

「什麼?」我喘著氣問他。

「鬼跳閘,就是那些曰本鬼子喝水的地方。是一條地下暗河,我們接下來,要沿著這暗河往下走才行。我記得,這暗河的上游,有很多溫泉。那裡才是當年那些曰本鬼子的主要生活場地,裡面的東西很多。空間也很大,等到了那裡。你就知道了。」玄陰子說著話,回頭看了看我道:「這鬼跳閘,可,可有點邪乎,你們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什麼意思?」我疑惑地問道。

「看了你就知道了,總之,當年,我們之所以要將那些曰本鬼子全部都消滅掉,多半也是因為看了這鬼跳閘的原因。」玄陰子說著話,一臉不堪回首的神情,喘著氣,捏著手電筒,一步步地向前挨了過去。

我們跟著他,一起向前走了沒幾步,猛然覺得一股潮冷的濕氣撲面而來,接著就見到那長滿黑毛的石洞已經到了盡頭,我們的前方,現出了一個空蕩的洞口。

玄陰子走到那洞口,抬起手電筒向外照去,不覺一聲由衷的哀嘆。

聽到他的聲音,我和泰岳丟下助力傘包走過去,各自拿起手電筒向外照去,這才發現,外面是一處非常空曠廣闊的地下空間。

我們的腳下,是豎直向下的石壁,足足有數十米高,石壁之上長滿了綠瑩瑩的絨毛一般的東西,其間還間雜著爬縛著一些不停扭動和捲曲著的白色藤蔓。

抬眼向上看去,壓根就看不到石洞的頂壁,只見到一條條白色如同輸液管子一般的藤蔓,從洞口掛了下來。

放眼看向下方的地面,可以看到一條地下暗河,正在靜靜流淌著。

那暗河的兩側河岸上,全部都長著紅綠相間的,深可及膝的絨毛一般的東西。

那些絨毛之中,則是盤曲著一片片,一團團骨白色的藤蔓層。

藤蔓層不停地蠕動著,如同活物一般,似乎正在尋找食物。

「這裡已經完全陰化了,」泰岳滿臉凝重地說道。

「老傢伙,你說這暗河有些邪乎,不會是指這些絨毛和陰物藤蔓吧?」我扭頭看著玄陰子問道。

「不,現在這裡陰變了,長了陰豪,有些東西,不好看到了,我們先下去,下去之後,應該就能看到了。」玄陰子說著話,低頭看了看那些附在石壁上的絨毛和藤蔓道:「這些只是陰物,應該不會傷人,我們儘管下去。先著地了再說。」

聽到玄陰子的話,我和泰岳連忙拿出繩子和鑿子,把繩子固定了下來,丟到了洞外,然後還是玄陰子先下去,泰岳第二個,我最後一個下去。他們都安全落地之後,我帶著助力傘包攀到了繩子上,很快也來到了底下。

落地之後,我不覺抬眼向前看了看,發現河灘大約有四五米寬,上面長滿了紅綠相間的絨毛,只在最靠近水邊的地方,有一抹濕漉漉的沙地顯現出來。

那沙地之上,顯示著水面上升和下降留下的痕迹。

原來,那些陰豪,還有那些白色的藤蔓,都很怕水。

所以,在地下河水能夠到達的地方,它們就停止了生長。

我們向前走了幾步,來到了河邊,細看那沙地,以及河水的底部,立時就發現,那沙地之中,不知道掩埋了多少的白骨。

雖然經歷了許多的年月,流水終日沖刷,那些白骨依舊是遍布整個河灘,就如同有人專門拿著一大堆白骨,從上到下灑了一遍一般,非常均勻,也非常密集。

再看那水下的河床,目視的範圍內,更是可以看到一具具扭曲的白色骨架。

那些骨架的姿勢非常怪異,有的只有一半,有的則是捲曲在一起,彷彿是被人捆紮住了一般。 好在這種事情並不難,三女全心全意儘力配合,形成了三個超級巨大的轉元漩渦,飛速的推動著于飛體內五重天真元的轉化。

這種情況下,于飛體內的五重天真元在快速減少,速度早已超過了于飛身體對外界靈氣的吸取速度。

結合陰陽雙修,于飛體內一共有十七個轉元漩渦同時工作,效率最高的自然要數那三個超級漩渦。

于飛仔細留意過,三個超級漩渦轉化真元的速度幾乎與另外十四個轉元漩渦的速度持平,雙方加起來的效率總和比當初金燕、秋雨等八人全力協助時,大致快了三倍。

這個結果于飛相當滿意,預計十日之內就能真正晉陞六重天境界。

靈峰之上靈氣濃郁,于飛體內五重天真元在快速減少,這個需要不斷從外界吸取靈氣,轉化為五重天真元,用來彌補真元的耗損。

這是最佳的環境,于飛擁有最好的條件,唯一影響速度的就是王光秀與女殺手的持久力。

于飛的戰鬥力那是相當恐怖的,女殺手與王光秀兩人輪換,根本來不及充分休息,到最後于飛只能放出齊曼雪,三女輪換才勉強維持。

一夜時間,于飛體內的六重天真元佔有率從百分之九上升至百分之十一,效果相當明顯。

到了中午已經上升至百分之十二,這個速度讓所有人都感到滿意。

第三區域內,昨日一次性死了十位高手,如今所剩人數不多。

于飛的威名已經散布出去,沒有人願意主動過招惹。

如此,靈峰之上很安全。大家都在抓緊修鍊,其進展最為關鍵的要數夏逸風與許楓二人。

夏逸風進入臧龍絕地已經三個月了,如今正面臨突破,只要闖過去就能晉陞七重天境界,從此步入一個全新的領域。

許楓以為得到了銀雪劍,也面對突破六重天的關卡,預計只要努力,近期就能跨出那重要一步。

午後,于飛從石洞中出來。簡單跟卓華說了兩句,便獨自離開,前去收集大地母氣。

第三區域共有十八座山峰,于飛才僅僅吞噬融合了四條大地母氣,還剩下十四條大地母氣。他打算在晉陞六重天境界前,至少把其中十二條融入體內,僅留下兩座靈峰不動。

這樣的考慮是不想大動干戈,耽誤時日。

于飛打算晉陞六重天境界之後,再與島上的其他人一決高低。

下午,于飛收集融合了兩條大地母氣,體內的大地母氣數量達到了三百三十六個。這可是極其驚人的。

回到靈峰之巔的石洞,于飛放出何秀雲與孟秋荷,打算採用雙修的方式,儘快讓她們晉陞六重天境界。

于飛身邊女人眾多。在百花園中修鍊速度固然很快,卻也沒有陰陽雙修來得迅速。

目前,處於五重天巔峰境界的有周虹雨、莫寒香、馬若飛、何秀雲、孟秋荷,于飛希望在自己晉陞六重天境界的同時。也讓她們步入六重天境界。

剩下哈赤朵、小七、小葉、卓華四人,則可以稍晚一步。

周虹雨服用了躡空草。身懷藏龍圖與神秘鑰匙,進展相當神速。

莫寒香在五重天境界上已經卡了很久,也到了即將突破之際。

馬若飛還需要努力,何秀雲與孟秋荷可以通過陰陽雙修,結合百花聖心訣,快速沖級六重天境界。

于飛之所以急於想要讓何秀雲與孟秋荷晉陞六重天境界,不是私心偏袒她們,而是打算等到兩人晉陞六重天境界后,就可以與王光秀、女殺手輪換,讓于飛可以持續長時間的修鍊。

目前,于飛基本上修鍊一夜就要停下休息,主要是王光秀、女殺手體力不支,無以為繼。

當然,何秀雲與孟秋荷身為百花之一,修為越高,對於百花爭春圖的作用也越大。

目前的百花爭春圖中,已經盛開了三十一朵花,除開于飛自己的桃花不算,他已經找到了三十位百花仙子,這給百花爭春圖帶來的好處與變化那是極其巨大的。

石洞里,于飛摟著何秀雲的細腰,左手握住她胸前那挺拔玉嫩的**,五指盡情的捏弄,感受著那美妙的彈性與觸感,右手在何秀雲迷人的雪丘上遊走,指尖時不時探入股溝之中,去撥弄那嬌艷的菊花。

孟秋荷尊在於飛面前,紅艷的雙唇包裹著于飛的巨獸,靈巧的舌尖快速遊走,挑逗著于飛的慾火,刺激著他的生理需要。

同時,孟秋荷的小手在於飛雙腿間移動,輕柔的撫摸充滿了酥麻的感覺,讓于飛興奮極了。

香艷的場面令人心跳加速,于飛在盡情享受的同時,催動百花聖心訣,與何秀雲、孟秋荷建立起了心靈感應,讓彼此的關係更加親密,距離感在無形中消失了。

提槍上馬,于飛第一個選擇了何秀雲,兇猛的巨獸在那濕潤緊湊的花谷中進進出出,撞擊著何秀雲的心靈防線,讓她口中發出了歡愉的尖叫聲。

一朵朵花兒圍繞在於飛、何秀雲身外,這是百花聖心訣的異象,彼此氣脈相通,讓何秀雲的修為實力得到了快速增長。

雙修的好處是相互的,于飛實力強大,與他雙修的女子,如果是同境界,得到的好處將是無法描述的。

何秀雲全身真元涌動,很快就突破了巔峰防線,開始朝著六重天境界靠攏。

這時候,于飛又持續協助了片刻,隨即把何秀雲收入百花園中,讓她自行去完成那個晉陞的經過。

境界的提速對修士而言意義重大,那個過程蘊含著很多玄妙,需要修士自己去體會。

于飛深知這一點,所以及時收手,讓何秀雲自己去領會。

孟秋荷補上何秀雲的空缺,同於飛展開了陰陽雙修,藉助百花聖心訣的同氣連枝,于飛體內雄厚的真元快速推動孟秋荷突破五重天巔峰防線,步入了六重天境界。

此後,于飛把孟秋荷也收入百花園中,放出女殺手與王光秀,開始了正式的修鍊。百花園中,何秀雲與孟秋荷正心無旁騖的專心晉陞六重天境界。

周虹雨、莫寒香也在雙雙衝擊六重天境界,都想儘快邁出那一步。

翼青雲、雪傾國、花夢舞三人與其他六重天境界的女修則全力協助於飛轉換真元,推動著他朝著六重天境界邁進。

夜色悄然來臨,靈峰之上大家都在修鍊,根本沒有人意識到,千峰島正在悄然發生改變。

第二防線附近,八頭石狼聚在一起,同時仰天低吼,發出了陣陣狼嚎。

隨後,八頭石狼沖入第二防線,進入了第三區域。

而就在八頭石狼越過第二防線的同時,第二區域出現了劇烈的地震,三十座巨大的山峰紛紛離開,從地下鑽出一些巨獸的骨架。

這些骨架並非全都完整,有些骨架還出現了石化現象,或多或少融合了一些石質體在其中。

三十具骨架幾乎在同一時間內出土,那些裂開的山峰隨後又在震動中合攏,根本看不出絲毫痕迹。

出土的這些骨架就宛如幽靈般,全都沖向第二防線,無聲無息的進入了第三區域。

這一切,于飛等人並不知情,唯一知情之人是金少成,他正站在第三區域內的一座山峰頂部,親眼目睹這些巨獸骨架進入了第三區域。

突然,金少成豁然轉身,朝著山下看去,半里之外,一頭六尾狐正看著他,那幽藍的眼睛透著一股冰冷的殺戮。

金少成一閃而逝,快速逃走,似乎知道這六尾狐的來歷,不願去招惹。

六尾狐一閃而至,站在山頂環顧四周,頗為幾分傲視天下的氣勢。

然而這一幕沒有持續多久,六尾狐就突然回頭,看著山腰處,幽藍色的眼睛中閃過一絲警惕之色。

一隻三尾石獅子正昂首闊步,傲氣十足的凝視著山頂的六尾狐,雙方之間氣氛緊張,無形的火花在四目之間綻放。

這樣的一幕沒有人見到,也無人知道後來的結果。

夜色寧靜,一片祥和,一場看不見的風暴正自外而內的吹過。

清晨,于飛結束了一夜的雙修,體內六重天真元佔有率上升至百分之十五,處於快速穩步增長中。

雪傾國、花夢舞、翼青雲從百花園中出來,玉箏、雲若舞、百里夕、劉紅雪、夏新竹、金燕等人也出來透透氣,餘下之人都在專心修鍊,提升修為。

靈峰之上一切安好,于飛陪同眾女詢問了一下大家的情況,得知夏逸風與許楓正處在晉陞境界的關鍵時刻。

「這一次進入臧龍絕地,我們得到了不少功法絕技,我打算整理一下,然後因材施教,提升大家的整體戰鬥力。」

于飛這話讓大家都感到很高興,功法絕技正是修士最需要的,于飛的慷慨自然讓人振奮。

花夢舞道:「除了歸魂島上得到的翻天掌與雲龍九現,還有哪些?」

于飛笑道:「當年六大門派共計留下十七門絕技,其中半數都掌握在我們手裡。」

翼青雲笑道:「你們還真夠行啊,僅此一點就足以讓人妒忌。」 【呼呼,票票啊,我要票票啊,大家趕緊投票啊,話說真正的女主馬上就要出場啦,嫩們難道一點都不激動么?】

。。。。。。。。

面對那累累白骨,我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心裡禁不住一沉,走上前細看,這才發現那些白骨之上,大多數都捆紮著赤黑色的鐵絲。由於年月日久,流水沖刷腐蝕,很多鐵絲都已經鏽蝕斷裂。斷裂的鐵絲,有的沉積在河床上面,有的就卡在了骨架中間,有的則是埋在了河邊的沙土之中。

看到這些東西,我可以想象到,當年這裡是一個怎樣的慘狀。

想必,當初,這裡的屍體曾經堆積如山。那些死掉的人,有的可能是被活活殺死,扔到河底充當墊腳石的,有的則可能是從外面運來的屍體。那些屍體運進來之前,身上就被捆了鐵絲,綁了石頭。

當年,那些曰本鬼子,發現這裡之後,想必是因為這裡有條河流擋路,為了鋪路,就去驅使一大批俘虜,也有可能是抓來的普通白姓,來到了這個地下河裡,用他們的屍體組成了一條可以阻斷河水的人肉橋樑。

見到這些,你無法不去仇恨曰本鬼子的殘忍和血腥。

那可是完全由人肉構成的橋樑!

當年這裡,定然是血肉泥濘,黑色的血水瀰漫整個河流,森森的白骨在裝甲車和重型裝備的碾壓下,發出噼里啪啦的碎裂之聲,不停地控訴著那些曰本鬼子的罪行!

天神訣 見到這些,我終於明白為什麼當年玄陰子對曰本鬼子的那些遺孽如此仇恨,非要把他們趕盡殺絕了。

不錯,如果是我的話,也定然不會手下留情!

殺,毫不猶豫的虐殺,直到他們在無盡的痛苦和折磨之中,絕望地死去!

這才是對他們最好的懲罰!

「這是用人肉沙包堆成的截流橋樑。最多也只能使用數天的時間,而且這期間要不斷向橋樑之中填充新的沙包材料。由此看來,當年曰本鬼子的行動很匆忙和緊急。他們為了渡河。已經是不擇手段了。」泰岳冷眼看著河床之上的累累白骨,繼續道:「我在湘西的時候,也見過類似的遺迹。用人肉沙包組成橋樑,填埋坑道。是曰本鬼子的慣用做法。」

「哎,都過去了,現在憤慨也沒用啦,我們還是趕緊做正事吧,別在這兒緬懷啦。這裡的陰氣很重。保不準還有什麼異變呢,」玄陰子看著那河水,悠悠地對我們說道。

聽到玄陰子的話,我深吸了一口氣,沒再說話,回身走到岩壁下面,托起助力傘包,來到了河邊。皺眉看了看那寬闊的河流。對他們兩個道:「我直接游過去,你們可以不?」

「哼,大江大河都沒怕過,助力傘的發動機,不能進水,我和你一起抬著。」泰岳走過來,和我一起抬起了助力傘包。

「不用擔心我。」玄陰子說著話,眯眼看了看我們道:「你們有沒有發現一個怪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