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倫-斯伯丁:「他強,我們就選擇臣服,他弱,我們就伺機而動,這才是聰明的手下!向你們這樣的笨蛋,只能跟溫格爾家族一同毀滅!」

Home - 未分類 - 庫倫-斯伯丁:「他強,我們就選擇臣服,他弱,我們就伺機而動,這才是聰明的手下!向你們這樣的笨蛋,只能跟溫格爾家族一同毀滅!」

緊接著,他又自言自語:「殺了你們這批人,溫格爾家族必然實力大減,更方便邁阿密侯爵行事,這麼一算,我們可是立了大功啊!」

「果然是忠心耿耿!」一道若有若無的嘲諷忽地響徹在庫倫-斯伯丁耳邊。 「你是誰?」

庫倫-斯伯丁在問,但聲音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從容。

於此同時,他額前流下一滴冷汗,雙手交錯在身後,暗暗給周圍的巫術亡靈下達命令,讓那些妖魔鬼怪趕緊過來保護自己。

踩著瓦片的金髮騎士雙眼湛然,正饒有興趣地看著黑武士皇帝,但後者如臨大敵,眼洞中的鬼火無比旺盛,弓著身子,像是遭遇危險的毒蛇一般嘶嘶低鳴。

「我是誰並不重要!」金髮騎士如此說著,緩緩將手邊鋒芒畢露的寶劍收回鞘中,那一抹驚心動魄的紫芒緊接著消散,他接著說道:「重要的是,你知道男爵夫人在哪裡嘛?我對夫人可是傾慕許多。」

「大膽!」

庫倫-斯伯丁神經爆炸,頓時怒不可遏,但劍風一盪,如雪亮光緩緩照到他臉上,卻是鞘中的利刃再度出擊,以超越驚雷之速斬出,還沒等這位超凡騎士反應過來,劍尖已經抵在喉間,吐露寒光。

金髮騎士如同變戲法般,轉瞬出現在庫倫面前,手中的劍筆直堅挺,笑道:「現在你可以說了吧?」

「不要小瞧斯伯丁家族的騎士!」庫倫-斯伯丁一瞪眼,霸氣側漏,冷冷道:「有種你就殺了我,否則……喂喂喂!大哥快停手啊!」

喉間已然被劍尖逼出一點嫣紅的鮮血,金髮騎士正要深入,聽到耳邊傳來的慘叫聲,適時停住了手腕發力,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我還以為你很硬氣呢?」

「我怕也以為……啊!」

庫倫-斯伯丁慘叫一聲,不敢置信地看著胸口的劍刃,瞬間沒了生息,卻是在剛才被人從背後捅穿了胸膛,而且其中附加著火焰鬥氣,灌流而下,直接把人給烤熟了。

這變故之快,連正在假裝世外高人的金髮騎士都反應不及,只能眼睜睜看著庫倫-斯伯丁死在面前。

金髮騎士先是一愣,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獵物就這麼死了,然後氣急,反手把重傷的波鳥勛爵抓了起來,剛才就是這傢伙在暗中下黑手,怒喝道:「你在幹什麼?」

波鳥勛爵有些臉紅,畢竟剛剛才從別人手裡搶食,但他口氣極硬:「能進入岩漿池的名額就那麼多,難道我偏要讓給你嗎?」

顯然,公爵夫人不僅對門薩許以重利,對其他人也是如此。

否則,這些嬌生慣養的貴族老爺,又豈會親自出來打生打死?

財帛動人心,古今中外,販夫走卒,王公貴戚,莫不如此。

金髮騎士眯眼,心中湧現火氣,捏起沙包大的拳頭,把這個嘴硬的小偷狠狠揍了一頓。

不得不說,挨了一頓胖揍后,鼻青臉腫的波鳥勛爵「哎呀呀」慘叫,老實了許多:「是我錯了!我不該對你的獵物出手,請你原諒!」

「哼!」金髮騎士,也就是剛剛逃過斯伯丁男爵追殺的門薩,一通毒打下來,此時心氣也順了:「你知道男爵夫人在哪來嗎?」

「應該在裡屋吧!原來你的目標是男爵夫人,那我們之間沒有衝突啊!剛才那頓打也太……」

「閉嘴!如果裡屋沒有男爵夫人,那就再嘗嘗皮肉之苦的滋味!」

門薩單手提起半殘的波鳥勛爵,防止他半途逃跑,隨後雙腿邁開,昂首挺胸,大大方方地從一堆巫術亡靈面前穿越過去。

眼見血食就在眼前,那些巫術亡靈倒是想動,眼洞中的鬼火急速掙扎,但沒有主人施加的命令,如同身負億萬重,只能待在原地。

當然,如果門薩選擇主動出擊,那麼必然引發反彈。

那些大黑法師一個個聰明絕頂,他們煉製巫術亡靈時,早就在靈魂中藏好的防禦機制,既確保了亡靈的忠誠,又防止宵小趁亂意圖不軌,可謂心思縝密。

「這可是我們的地獄火大騎士,沒想到如今卻變成了這副鬼樣子!那些黑法師真是可惡!」

波鳥勛爵看著一動不動的黑武士皇帝,聯想到往日這位大騎士的音容笑貌,一時忍不住搖頭嘆息。

門薩瞧著那張紫青色的臉,依稀還能看出生前的英俊容貌,但鼻子部位卻只剩下一個猙獰的血洞,似乎是被某種強酸溶解掉的。

聯想到蘭尼斯特家族名聲在外的各路高手,以及他們標誌性的戰鬥手法,門薩很快就鎖定了目標——死水大騎士庄瑟妮-蘭尼斯特!

這是個極其遙遠的名字,但門薩印象深刻,因為庄瑟妮曾經受校長邀請,在高等騎士學院任職,對流著溫格爾血脈的門薩一視同仁,就人品而言,相當堅挺。

兩人的關係還算可以,甚至一度往極其親密的方向發展,但最後由於種種原因,兩人不再接近,選擇當一對極其平常的師生。

然而涉及到國讎家恨,這位平日里溫聲細語的騎士導師就化身戰場死神,將所有侵犯蘭尼斯特家族的敵人斬殺殆盡,毫不留情。

「不知道這次……」門薩剛想了個開頭,但很快就止住了。

不管怎麼說,他現在都是溫格爾家族的超凡騎士,和蘭尼斯特家族天生敵對,雙方之間沒有恩情,只有千古不化的血仇。

默默看了一眼黑武士皇帝的尊榮,門薩在心裡道:「如今看來,這血仇又追加了幾筆!」

循著街道一路前進,直通裡屋,沿途沒有遇到半個活人,到處都是鮮血與殘骨,還有一動不動,失去主人的巫術亡靈。

白銀木乃伊!地獄三頭犬!惡魔術士!半成品巫妖!

只在古籍中出現過的強大巫術亡靈紛紛現身,讓門薩大飽眼界,同時也有些駭然,忍不住說道:「莫非整個德倫公國的大黑法師都出動了嗎?這規模也太誇張了!」

波鳥勛爵比較熟悉內情,為他解釋道:「邁阿密侯爵是當今黑法術的集大成者,對外宣稱只要再過一些年,就會晉級只存在於傳說中的真靈黑法師,他不需要其他黑法師,因為他本身的能力就能夠以一當百……如今看來,果真如此!」

門薩點點頭,心說難怪整個斯伯丁家族都投靠過去,這不僅是一根大粗腿,而且未來可期,比現在的溫格爾家族可強太多了。

為了方便行事,在殺戮開始前,溫格爾家族特意把目標安排在炎熱城堡的一條暗巷內。

這裡地處偏僻,遠離主大道,同時又有極耐高溫生長的紅木林環繞,層層密林都在吸音,便是動靜再大,也不會被有心人發現。

沒走幾步,門薩耳朵一動,從屋子裡隱隱聽到女人的聲音,他神色振奮,連忙加快了腳步。 「夫人,請您稍安勿躁!」

斯伯丁家族的首席劍士艾爾拿開堵在嘴巴里的絲綢碎布,眼神冰冷,正如當年帶人屠殺了整個村莊那般寒徹人心:「有邁阿密侯爵派來的援軍在此,溫格爾家族又能做什麼?就算是最蠢的人,也應該知道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將要沉沒的大船上,您說是把?」

「呸!」被綁著的溫嵐夫人狠狠唾了一口,秀美的臉蛋變得無比猙獰。

她還想罵些什麼,就被艾爾乾淨利落地堵上了最後。

艾爾朝兩邊的持劍侍女吩咐著:「小心照顧著夫人,一有異動,就立馬通知我!」

兩名侍女懷抱連鞘長劍,嬌滴滴地應了一聲:「是!艾爾大人!」

「叫得真騷!」艾爾心中暗罵一聲,點起兵丁,就開始在外面搭建防禦工事。

由於事出突然,斯伯丁家族沒能做好所有準備,但士兵永遠是士兵,他們毫不慌亂,甚至開始利用有限的資源搭建出一座座拒馬樁,豎起尖刺,防止騎士衝鋒。

這還沒完,在艾爾的大聲喝令下,這些士兵有條不紊地點起篝火,儲備油腥,個別精英吹起口哨,將事先放養在外的低級魔獸青煙馬召喚回來。

見到如此優秀的表現,總是僵著臉的艾爾總算鬆了口氣,他點點頭,表達了自己的認可,同時拍了拍腰間用青耀石磨製而成的斬鋼劍。

聽到這獨特的聲響,艾爾的魔獸夥伴尖嘯一聲,從天空俯衝而下,只見它墨羽如甲,神駿非常,赫然是一隻極擅長搏擊海浪的中級魔獸美麗鷹。

艾爾撐起手臂,把自己的搭檔牢牢藉助,他憐惜地摸了摸美麗鷹的羽毛,眼神中閃過一陣陰霾:「這次戰鬥一定能勝利嗎?如果不勝,那麼……」

但很快,艾爾就拋棄了這個倒霉的想法,他驕傲地巡視著自己手底下的小伙,這些士兵都是他精挑細選,並且嚴格訓練了五年,熬不過去的軟骨頭早就被一腳踹走,留下來的全是精英。

為了增加他們的血性,訓練一結束,艾爾就帶領他們去獵殺魔獸,到今為止,這支滿編中隊的戰績共有六隻中級魔獸,三十九隻低級魔獸,其中甚至包括一隻實力強大的森林獅王。

艾爾哼了一聲,對自己,對隊友們,以及對斯伯丁家族的未來充滿信心。

就在這時,不遠處傳來清晰可聞的腳步聲,艾爾有些意外,他暗罵一聲:「沒卵用的死骨頭渣滓!」

作為訓練有素的精兵強將,艾爾自然信不過那些沒有人氣的妖魔鬼怪。

他大手一揮,那些士兵得令,立馬揚起足足有三百磅重的重石山盾,拼湊起來,構建出一個完好無缺的龜殼,保護住艾爾,防止敵人進行斬殺行動。

門薩緩緩走來,緊握著的長劍拖到地上,一陣火星閃耀,在整條街上都刻下了獨特的印記,除此之外,還有朵朵火焰毫不示弱地緊跟著主人,悄然綻放在腳邊。

艾爾眼神一跳,他也是識貨之人,立馬認出門薩的「雷鳴」,恐怕是用人族最堅固的瓦雷利重鋼製造出來的,只有超凡騎士才能配備。

「閣下是?」艾爾眯著眼,開始套話。

超凡騎士實力強橫,這點毋庸置疑,但也不是戰無不勝,若是覺醒下位元素的超凡騎士,那麼……

門薩頗為讚許地看著斯伯丁家族的劍士,那柄寒光四射的斬鋼劍就是劍士的證明,一時之間忽然動起了愛才之心。

自門薩成為超凡騎士后,已經很少有普通人凜然無懼地站在身前,猛然出現一個,倒是讓他眼前一亮:「很不錯的素質!」

「哼!」見沒能問到什麼有用的東西,艾爾也懶得廢話,「鏗鏘」一聲拔劍出鞘,發布命令:「放箭!第二輪準備!」

一陣箭雨紛紛揚揚,臨頭揮灑下來。

門薩斬出一劍,恐怖的力道附加其上,頓時攪亂了空氣,製造出一場逆流,微微往旁邊牽引,立馬把所有箭矢吸到一邊。

「哼!」門薩狠狠一跺腳,原地留下兩個焦黑的印記。

他整個人猛然橫衝過去,直取艾爾這個領頭羊。

「吱吱!」實行的重石山盾高舉過頭,連接成一片烏雲,濃郁如墨,似乎孕育著風雷,看看擋住了這一劍的攻伐。

門薩加力,劍鋒一往無前,直接斬開了三寸厚的石盾,眼看著就要見血,艾爾怒吼一聲,腳下虎虎生風,卻是拔劍砍了過來。

「越來越中意你了!」門薩凌空飄起,好似一片羽毛般落到空中,伸手往下一撐,直接按在了斬鋼劍平滑光潔的劍身上,笑道:「雖然不是騎士,但這份眼力和戰鬥直覺,卻是比騎士還要出色,有沒有興趣為我工作?」

艾爾臉色陰沉,手腕發力,想要把劍抽回來,然而門薩將整個身體按在上面,猶如千斤之重,任憑他再怎麼使勁,仍舊紋絲不動。

門薩道:「考慮一下我的建議如何?溫格爾家族有著不為人知的可怕底蘊,或許邁阿密侯爵有實力與之抗衡,但小小的斯伯丁家族卻無法辦到。你剛才對那個女人說:就算是最蠢的人,也應該知道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將要沉沒的大船上,這句話我深以為然!」

「哦!」艾爾深吸一口氣,勉強把住長劍,不被門薩拖垮,他的臉上出現一絲玩味:「超凡騎士的耳朵還真靈啊!可惜你這人太自大了,居然敢送上門來!」

美麗鷹猛地拍打翅膀,從中吹掛齣劇烈的颶風,頓時把整條街道都攪亂了,一道道風刃倒卷而出,犀利如刀劍,朝門薩身上打去。

中級魔法「烈風吹噓」!

這隻美麗鷹被艾爾訓練了很久,因此能夠很熟練地掌握,兩翅一扇,所發出的道道風刃都對準的門薩,萬千影流聚於一點。

「啪!」被門薩格擋住的風刃倒飛出去,直接砍在街道上,碎石飛濺,留下一道長有三米,溝壑深深的瘡疤。

「嗡嗡嗡!」感受著「雷鳴」輕顫不止的劍身,門薩認識到厲害,連忙退了出去,但青色風刃匯成洪流,直往他身後追襲過來。

「哼!」艾爾撐起臂膀,讓美麗鷹架在上面,對著狼狽不已的門薩冷笑道:「就這麼點本事,也敢在訓練有素的士兵面前放肆,這位騎士大人還真是……」

話還未說完,從身後傳來兩聲高昂的尖叫,艾爾臉色一變,正想折返回去,門薩卻在這時衝殺過來,起手就是秘劍。

美人魚輓歌!

傳說中,只有最勇敢的美人魚才能逆流而上,衝擊冥冥中的奧秘之門,洗清雜質,返祖重生,這是一個壯舉,但每一個成功者腳下,都埋藏著數以萬計的屍骸。

而最勇敢的美人魚,同時也是劍術最精湛的宗師級人物,他們的劍往往能斬開海流,破滅險境,為自己迎來生的希望。

原本門薩以為,自己的秘劍大成之後,已經再無對手,但今天,他犀利如雪的劍鋒卻被一個其貌不揚的劍士擋了下來。

「你叫什麼名字?」 波鳥勛爵依照事前定好的計劃,趁門薩在前面吸引敵人注意力,從側門輕手輕腳摸了過去。

他行事中規中矩,但中間沒有耍滑頭的意思,幹得非常認真,因為門薩的拳頭可不是吃素的,如果搞砸了,只怕又是一頓胖揍。

撞開大門,只是掃了一眼,波鳥勛爵就大概明白了現場的狀況,他也是貴族,自然明白一些家族雖然表面光鮮亮麗,但實際上卻齷齪不堪,顯然斯伯丁家族就是一例。

兩個如花似玉的侍女橫劍在胸前,還想反抗,這位冰焰騎士哼了一聲,卻是直接辣手推花。

他兩掌平攤,胳膊亮起無數迷離似夢的光斑,元素在涌動著,一人打出一道寶藍色的鬥氣,似火焰又如寒流,直襲心脈。

冰焰是極其特殊的中位元素,具有急速汲取熱量的古怪特性,只是一轉念間,藍火蒸騰,就把兩個大活人燒成亮晶晶的雪花冰坨子,後者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

「如果是地獄火,或者是赤火焰這樣的超上位元素,恐怕只用輕輕一點,就能燒死人,連死灰都不剩下!」波鳥勛爵有些不滿意,但任務要緊,只能忍住發騷擾的慾望。

如果這件事做砸了,只怕又要遭受門外金髮騎士的暴打。

波鳥勛爵每每想到這,都是臉皮發燒,心裡一個勁嘆息:真是拳怕少壯,不服老不行了。

似乎他還覺得,如果兩人是同一年齡,自己大有獲勝的希望。

扯出溫嵐夫人口中的絲綢碎布,揮手將之凍成一塊塊冰渣,波鳥勛爵打量兩眼,沒覺得這女人有多漂亮,撇了撇嘴道:「你就是斯伯丁家族的主母?奉公爵夫人的命令,我們要將你安全帶回去!」

溫嵐夫人劇烈咳嗽著,聞言卻是慘笑一聲:「斯伯丁家族從來就沒有主母,他們這群人渣只是到處搜尋騎士血脈濃郁的女性,作為生育後代的工具,幸好……幸好……」

波鳥勛爵再度撇了撇嘴,覺得這女人真是啰嗦,這下有些不耐煩:「你現在可以跟我走了嗎?」

溫嵐夫人點點頭,眼裡泛起淚花,哽咽道:「我本來就是溫格爾家族的下女,多年前被斯伯丁男爵綁架了去,現在回歸家族正好!」

波鳥勛爵聽到這,卻是有些好奇:「斯伯丁男爵還有這個膽子?」

聽到那個猶如惡魔的名字,溫嵐夫人就感到由衷的噁心,咬牙切齒:「他都敢投靠黑法師那幫殺人鬼,還有什麼是不敢做的?快!趁他還沒回來,我們趕緊走!」

就在這時,波鳥勛爵神秘一笑,勸道:「不必著急!」

溫嵐夫人有些傻眼:「為什麼不急?斯伯丁男爵可是覺醒冥土元素的上位超凡騎士,我們應該找白銀大騎士,或是公爵大人才能……」

「閉嘴!」波鳥勛爵沒好氣地喝了一聲,覺得這女人真是膚淺,居然以為小小的男爵級貴族就能讓溫格爾家族手忙腳亂。

鎮住這不知所以的女人,波鳥勛爵目視外間的街道,標誌性的兩撇藍鬍子一翹一翹:「我倒想看看,這位連名字都沒聽過的超凡騎士,到底有何本事!」

門薩這邊,他一口氣斬出八十多劍光,每一道劍光都把風刃格擋出去,整條街道因此變得破破爛爛,到處都是猙獰恐怖的的裂縫,其中有道風刃極其慘烈,直接切開了一座房屋,驚起漫天沙土。

「見識了!」門薩微微有些喘息,即便是他,在短時間內砍出這麼多劍光,身體也有些吃不消,雖然如此,但他眼中的笑意更盛:「身手不凡的劍士,報上你的名字!」

艾爾捏緊拳頭,紅頭白嘴的美麗鷹感知到主人的亢奮,頓時不安地別過腦袋,隨後只聽他用異常堅定的聲音說道:「我是艾爾,斯伯丁家族的首席劍士艾爾!」

「原本還想省點力氣對付斯伯丁男爵,但現在看來,似乎不能繼續留手了!」門薩如此想著,同時隱晦地看了不遠處的拐角。

溫格爾家族為了斬草除根,一舉派出了三十多名超凡騎士,卻沒想到斯伯丁家族早就投靠了邁阿密侯爵,從他那裡借來大量巫術亡靈,從而扭轉敗局。

迄今為止,光門薩看到的屍體,就有七八具屬於溫格爾家族的超凡騎士,剩下的鳥作群散,不知去向,又或者被巫術亡靈追殺著。

這是誰也沒想到的異變,再深思他們暗中帶著這麼多堪比高級魔獸的巫術亡靈參加宴會,若是忽然爆起,那結果就……

想到這,門薩就心中一寒,只怕戰爭的腳步比想象中還要快。

「他們肯定在暗中策劃了刺殺計劃,目標要麼是公爵夫人,要麼就是還在養病的公爵大人!」門薩從現場的詭異,想到了很多很多,越發覺得這次任務異常危險。

事實上,這麼大面積的巫術亡靈暴動,絕不是一般人所能控制的,必須要有精通此道的人坐鎮,才能防止這些貪食血肉的不死傀儡反撲,鎮壓冤魂。

而到現在為止,門薩都沒有發現這位黑法師的下落,聯想到之前波鳥勛爵曾經的警告:邁阿密侯爵是黑法術的集大成者,有他在,根本不需要其他黑法師。

「大boss親自出場嗎?」門薩有些心虛,但表面卻不動聲色。

他剛才試探了艾爾一番,發現這劍士也是耿直,有一是一有二說二,完全沒有黑法師的聰明狡詐,於是將懷疑的目光看向了其他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