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夠狠啊。

Home - 未分類 - 我靠,夠狠啊。

武大強「慚愧」的搔了搔頭,「賢弟,還是你道行啊!」

唐風謙虛道:「哪裡哪裡,都是跟這些小日本學的,活埋人他們才是專家,嘎嘎,咱只不過是見樣學樣!」

眼看對手似乎已經決定不再逼問口供,而知直接要他們的小命,今野康夫顫抖道:「巴嘎,你們不可以這樣做,我們是大日本的忍者,不可以就這樣屈辱地死掉!」

螻蟻尚且偷生,何況這些比螻蟻高級好幾倍的忍者精英呢。

「我說可以就可以!」唐風獰笑。

「你說的算個老幾?!」一個洪亮的聲音從外面響起。

唐風臉上微笑不變,嘴裡道:「沒想到今晚會這麼熱鬧,看起來我們又來了新朋友!」

既然能夠悄無聲息地到來,那就一定是高手。

外面確實來了兩個高手,一個一臉微笑的中年人,一身材彪悍的青年人。

那青年人嘴角露出一摸不屑的冷酷,故意用力彎曲粱下右臂,手臂上肌肉疙瘩飛快的跳動著。僅僅是胳膊上的肌肉鼓動,就能隱隱帶起細微的風聲。

看起來這傢伙的**力量簡直就和妖怪一樣。

「我叫李霸天隸屬中國特殊部門軒轅組,現在,我命令你將那五個日本人交給我!」語氣霸道,毫無迴旋的餘地。

原以為自己報出「軒轅組」的大名,作為異能人士的唐風一定會大吃一驚,即使不吃驚,也會虎軀一震。

可是,

「軒轅組(祖)?老子還如來佛祖呢,純他媽扯淡!」

李霸天完全被唐風的無知給雷住了:我日你娘啊,連軒轅組你都沒聽話說過,你還敢在異能界鬼混?!!

真是無知者無畏啊。 吃過了晚飯,雷正陽正準備去休息,就被雷秋平拉住了。

「正陽,你一定要幫我,這一次的年末大比拼三叔可就全靠你了,老爺子給我下達了死命令,一定不能輸,輸了就把我趕出去,連老婆也會變成別人的,你也不想自己的三嬸變成別人的三嬸吧!」

雷正陽看著三叔漲紅的臉,從來沒有發現,他竟然這般的無恥。

幫他提升真力,泡到伍孝敏就已經不錯了,這傢伙竟然順著竿子往上爬,現在連這攤事也扔給他,真的想把他變成長工,任勞任怨么?

「三叔,你不要想了,這事是你的本份,我可做不了,我可是很忙的。」

見雷正**本不給他面子,雷秋平說道:「正陽,不要這樣嘛,怎麼說我也是你三叔,我輸了你臉上也不會好看吧,再說了,我這一次的對手可是林家,要是輸了,林家絕對恥笑我們雷愛的,你就幫幫我吧!」

雷正陽搖了搖頭,說道:「沒有興趣,輸就輸了吧,如果沒有本事,三叔就不要佔著這個矛坑了,其實只要你下狠勁,折磨一下你手下的兵,也不是沒有贏的希望,把希望放在我身上,不是一件好事。」

雷正陽倒不是不想幫三叔,只是不想讓他形成這種依賴的心理,而且他真力才初現,需要在逆境中無限提升,總是幫他對他沒有什麼好處。

「喂,你這臭小子,以前三叔幫你這麼多,而且還為你背了好幾次黑鍋呢,你就這麼六親不認了,不要走,咱們再商量商量——–」

雷秋平有些惱羞成怒了,雷正陽沒有理他,徑直的回頭了,廳門口傳來了許妙麗的聲音:「老三,你們怎麼了,是不是又惹正陽了,你這麼大的人了,都快要結婚了,能不能不要再與小孩子一起玩,你看你像正陽的三叔么?」

雷秋平很是尷尬,的確,他這樣子扯著雷正陽的手真是沒有一點長輩的樣子,但老爺子下達的命令,他也不能不聽啊,而且老爺子早就知道有困難,不是隨意的說了這麼一句:如果實在有困難,就找正陽幫幫忙,這小子好像挺不錯的。

隨意說一句,雷秋平又不是傻子,這分明就叫雷正陽這臭小子幫忙嘛!

「沒有,沒有,我怎麼會招惹正陽呢,大嫂,你看錯了吧,你看,我們關係多好——-」似乎嫌沒有說服力,他上前一步,把雷正陽肩膀摟住了,一副哥倆好的樣子。

許妙麗說道:「不要裝了,我看你這樣就知道不懷好心,我可警告你,不許再叫唆正陽做壞事,不然我罵死你。」

雷秋平欲哭無淚,什麼是叫唆了,要說叫唆,也是這小子叫唆他吧,把野狼夜總會抄了,老爺子可是狠狠的罵了他一頓,罵他沒有腦子,比豬還笨。

許妙麗拉著雷正陽的手,說道:「正陽,媽給你燉了烏雞湯,現在正熱著呢,快進來,媽給你盛,再過火味道就不鮮了。」

許妙麗把雷正陽拉走了,雷冬平也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看著雷秋平帶著一種不懷好意的笑。

「老四,你怎麼這種表情,太蝟鎖了,不會撿到光著屁股的女人了吧!」

夏冬平一聽,差點被嗆著噴了出來,罵道:「三哥,你都快結婚了,聽說我們未來的三嫂可不好對付,你還想著別的女人,就不怕每天都變豬頭了。」

「切,你這是小看三哥的手段,放心吧,等那女人進了雷家,我一定把她馴得服服帖帖的,說吧,你賊溜溜的躲在這裡幹什麼,天都晚了,你還不回家?」

除了老三這個老光棍,幾個兄弟都有各自的家庭,也只有逢年過節的大家都湊在一起,而老爺子就與老大夏春平住在一起,也是為了平日里對他的照顧。

「老三,咱們是親兄弟,但是親兄弟也明算帳不是,我跟你說,你不要再纏著正陽了,老爺子給我說,他正在研究一套潛艇的實戰指揮程序,可以提升百分之五十的攻擊力,你可不要破壞我的好事。」

雷秋平眼一黑,罵道:「放屁,老子的五號軍院要是年底的軍力大賽輸了,老子就退役回家種田了,你這王八蛋,三哥以前那麼照顧你,你就不知道幫幫我啊!」

「三哥,話不能這麼說,我也是為了提升在海軍的話柄權,再說了,你的事不是還有幾個月么,可以先等等的。」從老爺子口中聽說了這件事,雷冬平興奮的都不想回家了,百分之五十的攻擊力,那簡直是不可想象的。

所以他決定了,在雷正陽完成那道程序之前,他就住在這裡不回家了。

「等你個丫子,再不提上日程,老子的隊伍實力跟不上,還比個屁,江山美人都沒了,你想三哥自殺是不是,滾一邊去,再與我爭我揍你。」這傢伙就是這副德性,不要說是親兄弟,說耍狠就耍狠,一點面子也不給。

一般的事,老四都是謙讓的,沒有辦法,誰叫老三是土匪,喜歡用拳頭說話呢,但是這一次,他卻沒有相讓,雷老爺子安排他進入海軍總參,這幾年來他已經很努力在做了,但是實力發展的還是不盡滿意,只要可以得到這套程序,在巡檢中成為一支獨秀,以後想不風光都不行。

這種事,絕對不能讓人破壞,兄弟也不行。

眼看著這兩兄弟怒眸圓瞪,想要干架的樣子,門口出現了許妙麗的身影,叫道:「你們哪個喝雞湯,正陽一個人喝不完,便宜你們了。」

「啊,我馬上來,大嫂,謝謝你了,你燉的雞湯可是世上最美味的,我很久沒有喝過了,這種機會鐵定不能放過。」

「大嫂,真是謝謝你了,我剛才還沒有怎麼吃飽,加碗湯最好了,那我就客氣了。」

兩個如鬥雞般的男人,一下子沒有了剛才的爭鬥,變得巴結起來,對著許妙麗很是獻殷勤,讓許妙麗覺得怪怪的,罵了一句:「你們兩個腦子有病吧,喝個雞湯倒像是吃仙丹一樣,喜歡喝就說一聲,下次我燉多一些。」

許妙麗哪裡知道,這兩個叔叔之所以如此,卻只是為了巴結他的兒子,也算是為她這個母親爭光了。

當晚,老四捨棄了家裡漂亮如花的老婆,睡在了老大家,讓許妙麗很是不解,看著靠在床頭看資料的老公,皺著眉頭問道:「春平,老四這是怎麼了,家離這又不遠,他幹嘛不回去,不會是與田艷吵架了吧!」

雷春平搖了搖頭,有些無奈又好笑的說道:「什麼啊,老四怎麼會與田艷吵架呢,他啊是盯著正陽,想要儘快拿到那套潛艇的指揮程序呢,其實我也挺好奇的,你說那小子不會騙老爺子吧,什麼程序這麼厲害,可以提升百分之五十的攻擊力?」

許妙麗一下子呆住了,晚上他就覺得老三與老四兩人怪怪的,這會兒算是知道了,原來是有所圖謀啊,可是自己這不學無術的兒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不會吧,他騙咱們無所謂,老爺子能騙么,這如何是好?」

看到許妙麗這麼擔心,雷春平也很無語,就算是疼愛兒子,也要有個度過,這女人簡直就是膩到了骨子裡。

「你也不用擔心,正陽這一次回來,表現還是很不錯的,你沒有看到么,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罵他了,說不定他真的可以弄一套指揮程序,想想那套新系統的開發軟體,也許真的能成,這傢伙究竟從哪裡學來的,我真的想與他好好的聊一聊了。」

許妙麗很是得意的笑道:「怎麼樣,現在知道我兒子厲害了吧,你們這些大男人啊,就是目光短淺,只有我才知道,我家正陽絕非池中之物,他日一定可以化龍騰飛四海,哼,記得要好好的討好我,不然我帶著兒子單過去!」

這樣的話也不知道說了多少遍,而且說過就忘,但這女人就是喜歡用這一句來表現她的重要性。

夜裡的事讓雷家好幾個人都沒有睡好,但一大清早,老三就不見了,按照許妙麗的話說,那傢伙與伍孝敏約會去了,所以也沒有人怪他。

但是沒有人知道,雷秋平被伍孝敏罵得狗血淋頭。

「你說你長了這麼一個腦袋,就不知道想想辦法,你不是他三叔么,可以強令他過來,他敢不聽么?」

雷秋平有些尷尬,說道:「最好不要,那小子現在連老爺子的話都不是都聽,我的話不管用,與放屁差不多。」

「你——」伍孝敏有些無語了,這個傢伙很不成器,她這還不是為了他么,家裡的老頭子已經放話了,只要雷秋平過了年末的軍力大賽這一關,伍家就不阻止這門婚事。

見識了雷正陽的強大,更知道雷秋平在短短的三個月能提高到如此地步,都是雷正陽給予的,伍孝敏當然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只要雷正陽答應調教調教五軍院的特戰隊,還怕那軍力大賽會輸么?

只是沒有想到,這個雷正陽連三叔的面子也不給,看來只有她這個未來的三嬸出面了。

————————————————— 「總之,軒轅組就是比你們這些普通的警察要高出很多倍,就算是一個小兵,也比你們警司牛逼很多的特殊組織……娘的,我還真跟你扯淡起來了,廢話少說,要麼交人,要麼吃我一頓暴打!」

李霸天直接開始了暴力恐嚇。

望著眼前狂妄的傢伙,唐風輕蔑地抱臂道:「你很狂妄啊,信不信我把你屁眼的褶子打平整了!!」

李霸天眼睛寒光乍射,忽然笑道:「我欣賞你,因為我發覺你和我應該是同一類人,夠狂,夠傲!」

唐風揩一下鼻尖:「姥姥的,不要和我套近乎,要麼摸著門滾蛋,要麼我打得你滾蛋!」

李霸天笑了,那一刻就好像聽到世界上最有趣的事情,用眼睛示意,讓陳飛龍幫自己開口說話。

那些牛逼的人物不都這樣嗎,端著架子,讓身邊的人介紹自己,免得自己有王婆賣瓜的嫌疑。

果然,飛龍叔不辱使命。

陳飛龍拈花一笑,望著唐風說道:「你知道你剛才在和誰說話嗎?軒轅組的優秀精英李霸天!他的基因在未出生的時候就被調整過,他的**是按照軍部的作戰需求而搭建的。純粹的手工製品!」

李霸天很滿意飛龍叔的形容,牛逼地看著唐風,彷彿是他要把對方屁眼的褶子打平整了才對。飛龍叔用手羨慕地拍了拍李霸天的胸膛,用驚世駭俗的口吻對唐風說道:「他十五歲參加軍部直屬的特種部隊,一直服役到二十八歲才被軒轅組徵召入伍,而他的**強度,是正常士兵的一百多倍!」

唐風傻眼了。

媽地,這鳥人該不會是從青山精神病院出來的吧?!介紹的是人還是恐龍?!吹牛也不打草稿!

陳飛龍繼續介紹:「他的內力修為。換算成你所理解的,大概相當於二個甲子地修為!他的內力,都經和**合為一體了……念去去,千里煙波楚天闊,看如今。真正高手好寂寞!」

唐風翻起了白眼。=

我靠,這還是有文化的精神病。

「他的神經反應速度,是尋常人的五倍!」

唐風有些不耐煩了。

「他的視力、他的嗅覺、他地聽覺,是正常人地六倍以上!」

唐風快要沒語言了。

陳飛龍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他一掌拍在了李霸天的肩膀上,大笑道:「我還沒說完,他的痛覺。只有尋常人的三分之

李霸天對於陳飛龍的介紹很滿意。 嫁惡婿 滿意的嘴裡直冒泡,看看人家,長這麼大歲數就不是吃乾飯的,介紹的多麼清晰明朗,生動活潑啊,語言用地也得體恰當,估計早把姓唐的嚇趴下了。

於是接過話頭道:「所以,你不用懷疑,你不可能戰勝我。你們這裡的每一個人都不可能戰勝我!我是純手工製造地人間兵器!你和我,沒有可比性!」

唐風笑了,很邪惡地笑了。摸出一根煙叼在嘴裡,嘟囔道:「我的馬子告訴我,要做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於人民的人。」

他回過頭,問身後一個靠的最近地麥胖子:「我沒背錯吧?」

麥胖子敬佩地伸出大拇指:「一個字都沒錯。」

「所以。」有了手下的支持。唐風更加得意:「我決定要先做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地人,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比如打得你這個號稱人間兵器的鳥人滿地找牙,徹底根治你的妄想症!」

「干你娘,你這是在找死!」李霸天惡聲惡氣的抖動著巨大的胸肌問道。

「我的目標是做一個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於人民的人,幹什麼要找死呢?」唐風笑著說道,一抹碎金在他眼裡晃了過去,李霸天卻沒有注意到。

「好,今天我就和你較量一下,看看誰才是真正的強者!」李霸天雙拳緊握。*「吼

一聲震動四周的熊吼,身體直衝到唐風身邊,唐風卻動都不動,憤怒的李霸天一聲低喝,全身力量瞬間完全爆發,霸王神拳全速出擊!

粗壯的右臂帶著尖銳的刺耳的呼嘯聲砸向唐風的腦袋。

呼嘯聲尖銳、刺耳!

李霸天那兇猛一拳所形成的尖銳的呼嘯聲讓周圍的人都緊張起來,當攻擊速度達到極高速度就會產生呼嘯聲!

在場的人都不是白痴,誰都知道一般的人出拳根本就不能夠產生如此恐怖的呼嘯聲!

除非對方的拳速已經突破了聲速。

唐風臉上閃過一絲冷笑,煙頭一彈。

「呼!」

在李霸天攻擊到頭部之前,唐風閃電般一個下蹲,隨即雙手猛擊地面,地面似乎都震了震,藉助強大的反彈力,唐風右腿狠狠地踢在了李霸天的大腿之上!

「蓬!」

受到重踢的李霸天只是晃了兩晃,臉上露出獰笑:「你的力量還太弱了,用盡全力,來,打我!」

媽的,夠強橫,自己剛才那一腿至少有八千磅的重量,對方竟然只是晃了一晃。雖然有些吃驚,但是唐風憤怒了,自己何時被人如此蔑視過?!

忽然—-

「咻!」

唐風的身體幾乎瞬移一樣,直接衝到了李霸天身旁一米處左右,右腿攜帶著強烈的呼嘯聲,狠狠地砸向李霸天的腦袋。

李霸天一驚,他根本沒有想到眼前的唐風竟然能有這麼快的速度,但是李霸天的真實能量確實強橫,速度一瞬間展開,險險地逃過這一腿。

李霸天身上煞氣開始冒了出來,他最討厭別人仗著速度快來玩弄他。

「喝!」李霸天猛地一蹬地,身形立即如同火箭一樣斜飛而起,直追唐風虛化出來的殘影。

一拳轟出!

不要以為你會移形換位,我就摸不到你的行動軌跡,我李霸天絕對不是吃素的!

哈哈哈

巨雷般的拳頭迎頭轟下。

糟糕,唐風心中大叫。

隨即強烈的拳勁兒將瞬移的他轟飛起來。

李霸天化作疾風,直追被自己一拳轟飛的的身影。

當李霸天飛至唐風身前一米處,隨即一個空中肘砸,狠狠地砸向唐風的頭部**力量兩萬八千磅爆發!

唐風臉色大變,可是他此時處於騰空狀態,根本無法借地用力,只能伸出雙手要擋這一擊。

「喝!」

唐風一聲低喝,雙手肌肉墳起,硬是擋在李霸天那足以砸碎泰山的肘砸上。

唐風眼睛微微眯起,李霸天肘擊速度之快、力量之大已經讓唐風周圍的空氣都發生震蕩,唐風甚至都有點看不清李霸天肘擊的軌跡,似乎眼前空氣發生摺疊一樣。

「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