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唻,老爺子你瞧好,有我這大力金剛在,保證你萬無一失。」鬍子說著話,興奮地抽出工兵鏟,護到了姥爺身後。

Home - 未分類 - 「好唻,老爺子你瞧好,有我這大力金剛在,保證你萬無一失。」鬍子說著話,興奮地抽出工兵鏟,護到了姥爺身後。

這時候,姥爺豎著耳朵,非常警覺地四下聽著,同時手裡的陽魂尺和旱煙袋都緊緊地攥了起來。

我這時候也一手拿了工兵鏟,一手捏了陰魂尺,滿心警醒,嚴陣以待。

我們靜靜地等了半天,四周愣是什麼動靜都沒有,於是一時間大家都有些面面相覷,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不覺一起回頭看著姥爺,等待他的命令。

但是,讓我們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我們回頭的那麼一瞬間,卻只見姥爺突然一揮手道:「來了!」

聽到姥爺的話,我們先是一驚,還來及反應過來,就忽然聽到腦後傳來了一陣急促的涉水之聲,接著,我們扭頭去看的時候,卻是赫然看到一大群陰靈鬼猴都是齜牙咧嘴地大叫著,正在向我們這邊急速奔騰過來。

那些陰靈鬼猴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幾乎是憑空出現一般的,就那麼突然間出現了,接著就兇惡地大叫著,向著我們衝來了。

我抬頭看時,粗略計算了一下,發現那些鬼猴居然足足有一兩百隻!

這麼多的鬼猴,就算是手裡有槍,估計都不好對付,何況現在我們還沒有槍呢?

當下,看到那些鬼猴,我不覺心裡一緊,首先想到的主意就是趕緊向後撤,守住出口,然後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和它們打消耗戰。

可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我心裡正在盤算的時候,身邊的趙山已經是一聲低吼,撲出去了。

這傢伙一手匕首,一手工兵鏟,飛身衝進了那鬼猴群中,接著就左開右合,刀光鏟影,和那些鬼猴硬幹上了。

見到趙山這麼莽撞,我心裡不覺一陣焦急,也來不及多想,連忙也抽出陰魂尺,提著工兵鏟沖了上去了。

「鬍子,快護著姥爺往後退,退到門口,你把住門,別讓這些鬼東西傷到姥爺!」

我一邊沖,一邊對鬍子大喊。

鬍子聽到我的話,連忙點頭,伸手去拉姥爺。

但是,讓人沒想到的是,此時姥爺卻是淡淡一笑,揮手阻住了鬍子,同時面帶微笑,問道:「有多少猴子?」

「一兩百隻,」鬍子滿心擔憂地回道。

「恩,那不用擔心了,在這兒等等。」姥爺說著話,立在原地,就那麼乾等著了。

鬍子見到姥爺這個舉動,也不好再勸,唯一能做的,就是提著工兵鏟,全力護著姥爺,不讓他受傷了。

這邊,我衝進鬼猴群中,左手工兵鏟揮舞,不停拍打劈砍,護住身體,同時右手的尺子卻是不停地閃電戳出,將那些膽敢靠近的鬼猴都放倒在了地上。

左開右合,不過片刻的時間,我已然放倒了十幾隻鬼猴了。

「唧唧——」

此時那些鬼猴見到我手裡的陰魂尺厲害,不覺都是滿心懼色,不敢再向前沖,但是隨即卻都是統一行動,從地上扯起長長的藤條,向我身上砸了過來。

「噼啪,噼啪!」

一聲聲脆響,那些藤條四面抽來,打得我齜牙咧嘴,而我卻竟然是毫無辦法。

這時候,我手裡的尺子太短,攻擊距離不夠,已經為難不了那些鬼猴。

我本來可以衝上去和那些鬼猴混戰,但是又有些擔心被那些陰火燒魂,所以,一時間,我竟然完全陷入了被動挨打的境地。

我護著頭,向後撤了幾步,抬眼看時,發現趙山也遇到了和我一樣的困境,被鬼猴們當成猴子耍了。

遇到這個狀況,我們真的是有苦說不出了,一時間氣得肺都快要炸了。

「哎呀呀,不好啦,老爺子,大同他們栽了,這些鬼東西聰明啊,用藤條和他們對戰呢,把他們圍著打了!」

這時候,後面的鬍子見到這個狀況,不覺滿心擔憂地大叫了起來。

聽到鬍子的話,姥爺卻是皺眉沉吟了一下,出聲對我道:「大同,陰尺氣場!」

聽到姥爺的話,我不覺心裡「咯噔」一下,立時想到了先前的事情,當下連忙一閉眼,強忍著痛楚,屏氣凝神,用心去感受那陰魂尺裡面的意念所在,終於,經過半天的努力之後,我終於感觸到一絲清涼的氣息透入手心,同時恍惚中感覺有一個黑影飄在了我的側後方。

對,就是這個感覺!

當時抓住那一種感覺,我猛然張開雙眼,一聲怪叫,一尺子揮舞了出去,不覺一陣森寒氣息掃射而出,迎面數只距離我足足有兩三米遠的鬼猴,竟然都被我直接一尺子掀翻了出去。

「咕唧——咕唧——」

那些鬼猴被我掀翻之後,滾倒在地,一陣尖叫,似乎傷得很重。

見到這個狀況,我不覺心裡一喜,知道陰尺氣場起作用了,連忙大開大合,一陣揮舞,放倒了一大片鬼猴。

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我正在暗自竊喜的時候,卻不想那些被陰尺氣場放倒的鬼猴,在那些陰火上面一滾之後,居然都是再次翻身站了起來,而且站起來之後,那面容神色,竟然是比以前更加凶厲了,那雙目之中幾乎也都噴火一般的,全身都綳得鋼筋棍子一樣,嗷嗷怪叫著,向我撲了過來。 (三更送上,繼續求保底月票,並感謝nobady、arielle、噼里啪啦、秋水鬼徹的月票,以及無法忘塵、ykoh的打賞。※br/>

一晃半個小時過去,天鬼婆已經明顯感到體力不支,可于飛卻生龍活虎,神力驚天,身上爆發出震懾天地的雄渾霸氣。

這裡是絕地,能屏蔽眾人的氣息,于飛毫不顧慮,赤手空拳打得天鬼婆嚎嚎大叫,重傷吐血。

轉眼又是十分鐘過去,天鬼婆早已戰鬥力減弱,披頭散髮,形同惡鬼,那尊容令人厭惡至極。

「六重天境界也不過如此,看我拆了你的骨頭,打斷你的四肢!」

于飛加大了攻擊力度,翻天掌撼動八方,谷中飛沙走石,數不盡的火焰在半空中凝聚成一朵朵蓮花,形成一個特殊的區域,讓天鬼婆無法逃命。

于飛的可怕在於他的神力永不枯竭,同樣的招式,同等的力度,持之以恆的打下去,就是鐵人也承受不起。

這是噩夢般的經歷,天鬼婆雖然奮力反擊,可打到最後拐杖斷了,手腳廢了,連眼睛都被于飛給打瞎了。

秋雨張著嘴巴,看著于飛如拍蒼蠅似的打得天鬼婆嚎嚎大叫,若非親眼所見,就是她都不敢相信這一切。

最後,天鬼婆四肢被廢了,畢生修為被抽走,儲存在百花爭春圖內,整個人萎縮成一圈,奄奄一息的躺在石縫中,全身沒有一塊骨頭完好。

這一刻,秋雨臉上終於露出了放心的微笑,可于飛卻霍然轉身,看著山谷深處。那裡有一雙眼睛突然睜開,隔著很遠的距離凝視著于飛。

戰魂醒了,這是于飛的心靈感應,一股危險的氣息湧上心頭,但于飛並不懼怕。

正如『曾經』說的那樣,真要遇上也沒什麼大不了,這只是一個七重天境界的修士死後,融合火靈而形成的戰魂,缺乏肉身實體。並不見得有多強大。

于飛有神魂斬,足以與戰魂一較高下。

戰魂觀察了于飛片刻,似乎覺得這個人不好惹,隨即又閉上了雙眼。

于飛心情複雜,慶幸中透著一股失望。

正值霸氣飛揚之際。很想再找人一戰,可戰魂卻退縮了。

于飛收起渾身的戰意,回頭沖著秋雨露齒一笑,下一刻就來到了她的身旁。

「還好我來得及時,你要敢咬舌自盡,看不我脫光了你的褲子,狠狠打你屁股。」

于飛的責罵透著無盡的關懷。雙臂輕輕張開,就把秋雨抱在了懷中,讓她雙腿盤在自己的腰上,雙臂摟著自己的脖子。姿勢曖昧極了。

秋雨俏臉通紅,想到于飛為她所做的一切,話到嘴邊又咽下,沒有反駁與罵他。

于飛雙手輕輕托起秋雨的美臀。五指或輕或重的捏了幾把,然後抱著她朝谷外走去。

秋雨身體顫抖了幾下。嬌羞的埋首在他懷中,不敢面對他。

一道火舌出現在於飛腳下,托著他快速離去,眨眼就到了數裡外。

這一次于飛千里而來,沿途沒有絲毫停頓,但卻發現了幾處水源,其中一處距離絕地就不足三十里。

于飛抱著秋雨來到那處水源附近,發現了五重天巨獸的蹤跡,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在火焰島上,但凡有水源之處,皆有巨獸佔據,這是生存所需。

秋雨此時已經平靜,抬頭看著于飛,輕聲問道:「來這幹嘛?」

于飛看了秋雨那誘人的紅唇一眼,直接吻了上去,味道有點咸,那是血液的原因。

這一吻僅僅數秒,可秋雨卻嚇了一跳,下意識的罵道:「你可惡,你…你…嗯…嗯…」

于飛堵上了她的嘴,又是一記熱吻。

「我想吻你。」

于飛鬆開那紅艷的小嘴,笑道:「一如想象中那樣,味道絕美。」

秋雨心情複雜無比,她本來很生氣,可不知為何,聽了于飛那句我想吻你,就讓她芳心震動,不知所以,完全失去了冷靜。

于飛凝視著她的眼睛,誘惑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順其自然,事態的發展必有其規律,何必非要為難自己?」

秋雨複雜一笑,自然明白于飛這話的意思,知道他是在勸慰自己,也是在暗示自己。

看著那雙明亮的眼睛,秋雨覺得自己在迅速沉淪,陷入了于飛的魅力漩渦,已經到了無力自拔的境地。

秋雨心裡很清楚,自己當初在歸魂島上就已經喜歡上了這個小男人。

而今天再次見到于飛的那一刻,她就更加確定了自己的心意,于飛已經在她心裡生根。

沒有于飛就沒有秋雨,她的這條命都是于飛所賜,想到此前臨死之際腦海中的胡思亂想,秋雨不再多言,幽怨的白了于飛一眼,輕輕把頭靠在他的肩上。

這結果讓于飛興奮無比,高傲自負的秋雨終於不再排斥自己,這是于飛做夢都想得到的待遇,如今總算初步完成。

秋雨這一次傷得很重,雖然有烈火靈氣滋潤身體,可手臂被鄧小波抓傷,內腑被天鬼婆重創,全身經脈堵塞,非一時半會可好。

火焰島上要想洗個澡,那是很不容易的。

于飛帶秋雨來找水源,就是考慮到女人愛潔,想讓她洗去一身的風塵,洗去一身的血跡。

秋雨了解于飛的心意后,對他的體貼關懷暗贊不已,覺得這個小男人雖然生氣殺人的時候很可怕,但對自己卻格外呵護憐惜。

水源位於一處低谷內,是一個寬約七八米長的小水潭,水深不足一米五,附近有野獸飲水留下的痕迹。

這個低谷附近一共有三頭五重天境界的巨獸,那對於飛可是相當有吸引力,又能吞噬生命之火,增強戰鬥力。

秋雨此刻阻塞的經脈已經被于飛打通,頓時恢復了活動能力,一下子從於飛身上跳下,臉上泛起了一絲羞澀。

于飛面帶微笑的牽著秋雨的小手,拉著她來到水潭邊。

「去泡泡吧,稍後清洗一下,換身衣服。」

秋雨衣袖都被震碎,目前是光著右臂。

聽到于飛說換衣服,秋雨臉上泛起了一抹苦笑,搖頭嘆息。

于飛自然明白秋雨為何嘆息,給了她一個微笑,左手之中突然就多了一件外衣。

這是于飛在進入葬龍絕地之前特意準備的,一直放在百花爭春圖的特殊儲存空間里。

秋雨獃獃的看著那件外衣,驚疑道:「你這是……」

「這是特意為你準備的,我眼光一向很准,你穿上應該很合身。」

于飛的微笑迷人至極,秋雨眼中滿是感動之色,這些細節雖然不重要,但卻說明了于飛對她的關心是發自內心的。

秋雨臉上露出了柔和的笑意,沖著于飛嫵媚一笑,輕輕走入水潭中,冰涼的潭水讓她渾身舒暢。

于飛把外衣放在一旁,叮囑道:「你就在這慢慢洗,我去打獵,就在附近,不必擔心。」

秋雨把身子泡在水裡,僅露出一個頭,眼神溫柔的看著他,什麼也沒說。

于飛從未見過秋雨這溫柔的表情,感覺女人若真的愛上一個男人,再潑辣,再冷傲的女人,也有溫柔、嫵媚的風情。

就在秋雨泡澡之際,低谷附近的巨獸感應到了生人的氣息,不等於飛去找它們,它們便自己送上了門。

這一次,于飛沒有施展偷襲,而是設下了超重力場,想試探一下對巨獸的效果是否理想。

巨獸體型巨大,身體承受的重力也隨之激增。

于飛超重力場十分驚人,三頭巨獸進入其中后,都感覺到渾身難受,舉步維艱,完全失去了靈活移動的能力。

于飛對它們展開了攻擊,在生死壓迫下,巨獸爆發出了驚人的巨力,可依舊擺脫不了超重力場的束縛,被于飛輕鬆殺掉,一下子增加了五道生命之火。

原來其中的兩頭巨獸,都曾吞噬過同階巨獸的生命之火,結果全都便宜了于飛。

之前于飛體內的生命之火多達四十九道,如今增加至五十四道,感覺實力又有了明顯提升。

獸血煉體如火焰灼身,催動著于飛的**,讓他腦海中浮現出了秋雨的身影。

然而就在於飛殺掉巨獸,回到低谷之內,一個熟悉的氣息引起了他的注意,也打消了于飛心中的念頭。

這時候峨眉派的張華峰找來了,他苦苦尋找多時,直到于飛抱著秋雨走出絕地,張華峰才搜尋到秋雨的氣息。

一閃而過,于飛沖入水潭裡,衣褲他在殺巨獸前已經脫下,此事就放在水潭邊。

秋雨見他全身是血,雖然知道那是獸血,但還是忍不住關懷的詢問了于飛幾句,並上前幫他洗去背上的血跡。

「張華峰來了,很快就會來到這裡,若是他要你跟他走,你可願意?」

于飛看著秋雨,目光下意識的落在她的胸上,那挺拔圓潤的雙峰飽滿而誘人,深深吸引著于飛的注意力。

秋雨狠狠白了他兩眼,任由他的眼睛吃豆腐。

「你希望我跟著他走嗎?」

秋雨全身濕透,胸前的輪廓清晰分明,薄薄的文胸包裹著迷死人的山峰,那隱隱凸起的兩點讓于飛心跳加速。

「我不放心你跟在別人身邊,但看在你和瑞雪的份上,又不想與峨眉撕破臉皮,所以面子上要說得過去才行。」 【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月票!】

陰尺氣場,釋放出的森冷寒氣,放倒了一大片陰靈鬼猴。

可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那些陰靈鬼猴被陰火一燒,居然又殭屍一般站了起來了。

那些重新站起來的鬼猴,一起向我飛撲了過來。

我還沒來反應過來,就直接眼前一黑,被一隻鬼猴當面飛撲到了身上。

我連忙抬起陰魂尺戳了出去,卻不想那鬼猴竟然是壓根就不管我的陰魂尺,依舊是悍不畏死地沖了上來。

這樣一來,雖然它被我一尺子戳死了,可是,它也因此把我的視線都擋住了,因此一來,後面那些鬼猴一發都沖了上來了,把我團團圍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