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急,回到新野立即張榜,就說招賢納士,自然會有收穫的。」

Home - 未分類 - 「不用急,回到新野立即張榜,就說招賢納士,自然會有收穫的。」

「群主的意思,伏龍鳳雛兩人會來?」

「想什麼美夢呢?你一張榜就把伏龍鳳雛引來了,你當人家是小貓小狗,給根骨頭就跑來給你搖尾巴?」

「那您還讓我張榜招賢納士?」

「小劉,你有這麼笨嗎?張榜引不來伏龍鳳雛,但是可以引來別的烏鴉喜鵲啊,就你現在手下那幾個人,能打仗嗎?」

劉備聽了,連忙說道:

「好,我聽群主的。」

於是,劉備下令,在新野縣城四處張榜,招賢納士。

……

水鏡先生的山莊草廬內,黃彥成,水鏡先生,徐庶,還有諸葛亮的老婆黃月英幾人都在。

水鏡先生對黃彥成說道:「老大,事情都安排得差不多了,您看看下一步如何走?」

黃彥成點點頭,一副老成持重的模樣,說道:

「你昨天沒有告訴劉備伏龍鳳雛是誰吧?」

「沒有,我嘴巴嚴著呢,劉備那小子都急死了,我就是不說,哈哈…」

眾人都是一陣鬨笑。

水鏡先生看了黃月英一眼,說道:

「月英,諸葛亮有經天緯地之才,可是劉備畢竟根基太差了,你真打算讓諸葛亮去輔助劉備?是不是太浪費了?」

黃月英點點頭,說道:

「曹操,孫權,劉備三人各有所長,各有所短,利弊我們都分析了,曹操和孫權現在已經羽翼豐滿,手下謀士如雲,就算我們強推諸葛亮,也沒有什麼好的效果,

但是劉皇叔不一樣,他現在落魄潦倒,這個時候把諸葛亮推到劉備身邊,劉備必定對他言聽計從。」

徐庶:「我聽說劉皇叔今天回到新野縣城后,立即就張榜招賢納士了,難道我們就這樣派諸葛亮過去?」

黃彥成輕咳兩聲,說道:

「讓諸葛亮上門?一點逼格都沒有,人家劉皇叔也不會重視,我們要研究一下心理,人那,越是得不到的東西,越想得到,得到后才會懂得珍惜,」

說到這裡,黃彥成看了一眼身邊的女兒黃月英,會心一笑。

當年為了把女兒黃月英推到諸葛亮身邊,硬是把黃月英包裝成了荊州第一才女,不斷派人在諸葛亮耳邊煽風點火,惹得諸葛亮好奇心大起,三次登門拜訪,

見到黃月英之後,發現黃月英詩詞歌賦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令得諸葛亮大為折服,最後好不容易才娶回家的。

水鏡先生笑道:

「老大,你打算怎麼走下一步?」

「簡單,劉皇叔不是張榜招賢納士嗎?元直你先過去。」

元直是徐庶的字。

徐庶笑道:「我先過去?」

「對,你先過去,曹操已經掃清了北方,估計很快要南下了,所謂時勢造英雄,這個節骨點上,正好可以將諸葛亮推到劉皇叔身邊,幫助他建功立業,從此名聲鵲起,

你先過去,做個鋪墊,略施小計,輔助劉皇叔,讓他知道謀士的價值所在,等曹操大軍到來的時候,就是諸葛亮登上歷史舞台的最佳時刻。」 寧采臣住在蘭若寺,無數的小鬼圍著寧采臣的房間,想要爬進去吸取寧采臣的陽氣,不過,每當那些小鬼靠近寧采臣房間的時候,便會有一道佛光迸發而出,擊碎小鬼。

可能連唐玄奘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一道辟邪符會有如此厲害的法力。

寧采臣恍然不覺,呼呼大睡,一直睡到大天亮。

「砰砰砰!」

寧采臣被敲門聲吵醒。

寧采臣揉揉雙眼,從床上爬起來,打開門一看,是隔壁的大鬍子燕赤霞。

「唉,大鬍子,你有什麼事情啊?」

「我看看你死了沒有?」

「我?」

寧采臣噗嗤一笑,說道:

「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哼,小子,昨晚沒死算你幸運,你今天早點離開這裡,記住,不要再回來了。」

「為什麼?」

寧采臣懵逼地看著燕赤霞,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說。

燕赤霞不耐煩地說道:

「你不管你了,隨便你,你死去好了。」

說完,便氣呼呼地下樓去了。

寧采臣覺得有些莫名其妙,搖搖頭,簡單收拾了一下,便去附近的郭北縣城收賬了。

在縣城,寧采臣路過一家專門賣書畫的文玩店,猛然被裡面的一幅畫給驚呆了。

那是一副年輕女子的畫像,和寧采臣昨天晚上見到的那個絕色美女一模一樣。

「奇怪了,怎麼如此像呢?」

寧采臣走到畫像前,仔細看了又看,

「老闆,這畫多少錢?」

「五十個銅板。」

「行,我買下了。」

寧采臣買下那副美女圖,看看天色比較晚了,想到蘭若寺野外有狼,便匆匆往回趕。

也不知道出了什麼情況,寧采臣返回蘭若寺的時候居然迷路了,等他折返回蘭若寺的時候,天色已經非常黑了。

寧采臣內心害怕,突然想起了腦海內的聊天群。

傲嬌狂妃馭夫記 「叮,寧采臣開通了直播間!」

寧采臣:「群主,各位兄弟姐妹,美女走光了啊,快來看啊!」

朱悟能聽說美女走光了,立即興奮地跑進來。

朱悟能:「我去,寧采臣,你瘋了,這麼黑漆漆的,啥都看不見,哪裡有美女走光了?」

沙和尚:「美女在哪裡?什麼部位走光了?」

寧采臣:「美女走光了啊,什麼都沒有了。」

許仙笑道:

「朱悟能,寧采臣的意思是,美女走光光了,一個都沒有,並不是美女的衣服沒有穿好。」

朱悟能一愣,怒道:

「寧采臣,你還是個讀書人,怎麼能夠說謊騙人呢?」

沙和尚:「讀書人最狡猾了。」

紫霞仙子:「是你們倆貪色,還要怪別人。」

猴王:「美女不穿衣服有什麼好看的?我在花果山的時候,母猴子都沒有穿衣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

朱悟能立即補上一刀:「猴子,我從來沒有把你當人看。」

沙和尚:「除了紫霞仙子以外,群內恐怕沒有誰會把你當人看的。」

唐玄奘:「怎麼可以這麼說猴子呢?猴子也是有尊嚴的。」

朱悟能:「你這話的意思,還是沒有把猴子當人看,哈哈….」

猴子最近跟著須菩提祖師上課,聽了許多佛法,內心平靜了許多,鄙夷地瞪了朱悟能一眼,

「眾生平等,我懶得跟你瞎逼逼。」

紫霞仙子:「你們誰敢欺負至尊寶,我跟你們急。」

猴子:「……」

「哈哈….」

眾人鬨笑。

寧采臣身邊突然多了這麼多人,膽子一下子就壯了許多,提著燈籠,快速跑向蘭若寺。

「嗷嗷嗷….」

一陣狼吠,三條惡狼突然從野地裡面撲出來。

寧采臣嚇得菊花一緊,狂奔而去,口中大叫:

「各位兄弟姐妹,救救我啊!」

許仙:「寧采臣,你有什麼本領啊,可以在聊天群兌換貢獻值,然後可以在聊天群學習功法,對付幾頭狼小意思。」

許仙自從學習了萬劍訣后,便自信滿滿,覺得自己擁有了逆天的能力,隨時可以翻江倒海一般。

寧采臣叫道:「我只是個窮書生,什麼本領都沒有,就是記憶力過人,過目不忘。」

許仙:「過目不忘,這個能力很突出啊,你試試看,能否在聊天群兌換貢獻值。」

寧采臣一邊狂奔,一邊點開了聊天群的技能功法欄目,點擊了上傳技能。

「叮,你可以上傳『過目不忘』技能,獲得100點貢獻值。」

寧采臣內心一陣驚喜,叫道:

「卧槽,過目不忘技能可以上傳兌換100點貢獻值啊。」

許仙:「趕緊上傳,兌換100點貢獻值,然後直接兌換技能欄目中的降龍十八掌,或者御劍訣。」

100點貢獻值能夠兌換的功法中,也就降龍十八掌和御劍訣了。

「叮,寧采臣上傳了過目不忘技能,獲得了100點貢獻值。」

「唉,各位兄弟,降龍十八掌和御劍訣,那個厲害啊?到底選那個啊?」

群主:「寧采臣,選擇御劍訣。」

寧采臣:「為什麼啊?」

張浩看到三匹狼都快追到寧采臣屁股後面了,這傢伙居然還有這麼多廢話。

「御劍訣來自李逍遙的仙劍世界,具備斬殺妖魔鬼怪的能力,降龍十八掌來自倚天屠龍記的世界,只具備攻擊凡人的能力,不具備斬殺妖魔鬼怪的能力。」

「我為什麼需要斬殺妖魔鬼怪的能力?難道說這裡有鬼嗎?」

唐玄奘:「寧采臣,你真啰嗦,再啰嗦,你就要成為狼的晚餐了,趕緊聽群主的話,學了功法把狼殺了。」

「好!」

「叮,寧采臣兌換了御劍訣。」

「叮,寧采臣學會了御劍訣。」

寧采臣突然感覺腦海中光芒一閃,渾身充滿了一種奇異的力量。

「嗷——」

一頭狼飛躍而起,撲向寧采臣的後背。

寧采臣感覺自己被一種莫名的力量控制著,猛然一個轉身,右手雙指併攏,做了一個劍訣,對著飛撲過來的狼點去。

「嗤——」

一聲輕響,一道劍影破空而出,直接刺穿了狼的咽喉。

寧采臣彷彿被神仙附體了一般,沒有停留,手指對著另外兩頭撲過來的狼點了過去。

「嗤!」

「嗤!」

兩聲輕響,兩道劍影破空而出,將兩頭狼給殺死了。

寧采臣站在原地,左手提著燈籠,整個人都懵了。

「我這是怎麼了?我居然能夠徒手殺死三頭狼?」

「叮,寧采臣觸發臨時任務,殺死了三頭狼,獎勵貢獻值100點。」

「叮,寧采臣觸發副本任務,斬殺蘭若寺的小鬼,每殺一個小鬼,獎勵10點貢獻值。」 寧采臣看到聊天群彈出來的這兩條消息,頓時愣住了。

貢獻值他已經了解了,這東西在聊天群的作用太大了,但是殺小鬼是什麼意思?難道說,這蘭若寺真的有鬼?

眾人看到了寧采臣的任務信息立即又砸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