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宗主侍從身份的隗隇,也已經步入了靈武境,這叫郡主出身的天之驕女藍若,怎麼受得了。

Home - 未分類 - 就連宗主侍從身份的隗隇,也已經步入了靈武境,這叫郡主出身的天之驕女藍若,怎麼受得了。

加上藍氏一路衰敗,藍若心中很苦。

時常,藍若會獨自一人到郡城將軍府外走走,看看昔日的郡王府,回憶自己小時候的身影,凄凄涼涼。

這不,被希思見著了。

遒叴對希思好,希思自然也為遒叴操心。

首要之事,終身大事。

藍若,不管是從出身、天賦、容顏,隨便哪個方面,那都是希思心目中,理想的女孩。

希思將藍若請進府中,熱情招待,流露疼愛喜愛,給了少女一個充滿溫暖的港灣。

遒叴對藍若之感覺也不錯,為了幫助藍若儘早突破靈武境,再次向西嶽崑崙宗蒙執求得兩枚中品靈石。

藍若用中品靈石突破靈武境之後,哭泣流淚,壓在心裡頭的委屈總算得以釋放,十分感激遒叴。

遒叴陽光帥氣,為人無可挑剔。

少女春心觸動。

再加上希思的從中撮合,遒叴和藍若這一對,很快出雙入對。

邱蘭等人回歸的那一天,雲夢宗上空戰鷹翱翔。

胡屠一脈的打鐵漢子們,從天而降,無比拉風。

之後,打鐵漢子們脫單很快。

就連老大不急的大鎚叔叔,也被宗門大齡女弟子給攻陷了。至於立如一桿標槍的千錘小叔叔,比大鎚叔叔更早一步被攻陷。

等到馭山和夭兒回歸雲夢宗之時,准能見到滿地娃兒爬的場景。

在馭山大部隊北上玄武宗期間。

九州之巴州風起雲湧。

巴州王劉留突然消沉,退位讓賢,「德才」兼備的劉王叔劉孛上位,成了新的巴州之王。

據說是因為劉孛麾下冒出一眾虎將軍,及神鬼莫測之才。

之中有,丈八長矛張猛猛,青龍偃月關傲傲,銀槍利劍趙俊俊,等虎將,個個堪稱萬人敵。

神鬼莫測之才隆中卧龍——諸葛明亮,最後居然花落劉氏,成了新王劉孛的軍師。

其實還有一位神鬼莫測之才,也到了劉孛麾下,那人名號鳳雛,但因為人長得太丑了,所以只好死於落鳳坡。

巴州新王劉孛上位后,令麾下虎將,南征夜郎地區,北攘隴南地區。

繼而北進雍涼,威逼西州京都。

判官的腹黑花嫁 在南征夜郎之中,浮出一員老將,老漢黃老忠,刀箭神勇,寶刀未老,立下赫赫戰功,進入虎將之列。

在進入雍涼之中,雍涼馬氏臣服,再得一員上將,人稱「錦公子」的馬起,年輕俊俏如趙俊,勇猛無敵如張猛,氣質傲然如關傲,亦進入虎將之列。

巴州五虎上將,強勢往北擴張。

西州令駐軍雲夢郡的遒叴軍團西進牽制。

但遒叴不為所動。

原因有二:其一,憑著身上的狼形圖騰,遒叴已經確定,自己並非蒙氏子弟,而是跟隗隇來自大漠中的同一部落;其二,沒什麼比遵守對兄弟的承諾,守護雲夢郡更重要。

馭山一眾,途徑汝南、洛都,於洛都碼頭包船渡河,進入五行山。

五行山南北綿延上千里,莽莽蒼蒼,混混沌沌。

山路崎嶇,行進緩慢。

一眾共一百一十四人,除了馭山、馭土、熊傅、以及女扮男裝的璃,其餘皆為女子。

之中有馭山、夭兒、馭土、蔡曦、漪兒、璃、羋霞、花語、司若茹、熊傅,以及金殿張檬、水殿虞葉、木殿蕭瀟,共十三人是低階靈武境修為。其餘九十一人,魂武境修為。

熊傅等七名靈武境在最前頭開道。

馭山、馭土分別防護隊伍的左右。

夭兒、蔡曦、烏苗苗、漪兒、璃在後方。

某一刻。

熊傅突然示警。

馭山、馭土迅速閃到前頭。

見前方有十多人擋道,修為無一不是靈武境,且領頭的乃是一名中階靈武境。

那些人個個五大三粗,凶神惡煞,一看就是攔路打劫的山賊之流。

看著一大群貌美如花的女子,那些人如同餓狼見到了羊群,滿是黃牙的嘴裡流出一串串拉長線的口水,別提有多噁心一個。

不少年紀小的少女弟子,嚇得瑟瑟發抖,蹲地哭泣起來。

山賊頭領打量了一下馭山、馭土、熊傅,以及位於最後方的璃,咧嘴大笑道:「除了刺蝟頭打死之外,三個小白臉也留著,模樣兒都不錯,別有一番味道,特別是最後頭那個。」

瞧瞧這說的什麼鬼話,竟然男女通吃。

最後頭那個自然指的是璃,璃女扮男裝,俊美無比。

那個刺蝟頭說的乃是馭土,看來對方嫌棄馭土長得太粗獷,所以不要,直接打死。

「狗日的東西!」

馭土大罵一句,衝上去跳躍砸拳,拳峰砸向山賊頭領。

那山賊頭領也是一個純粹武夫,體魄紮實的很,且修為高一階,毫不避讓,當即蹦起來,於半空中跟馭土硬碰硬對撞一拳。

砰!

山賊頭領落在原地,馭土被撞飛數丈之遠。

落地后,馭土急速往前奔跑,助跑一段,拔地而起,空翻數圈,借勢再次掄拳砸向山賊頭領。

山賊頭領看準時機,又一次蹦跳起來,發出十分力道,欲再與馭土硬碰一拳。

不過馭土所砸出的卻只是虛拳,真正的殺招在兩腿。

就在兩人的拳峰即將接觸之際,馭土突然加速,一個前空翻,越過山賊頭領的拳峰,雙腳重重蹬在他的肩頸部位。

蹬得雖重,但以馭土低階靈武境之力,並未給中階靈武境的山賊頭領造成多大傷害。

不過兄弟之間的默契,於這一刻體現得淋漓盡致。 就在山賊頭領被馭土蹬得身形前傾的那一剎。

早已準備充分的馭山突然原地消失,發出獵隼閃電捕殺式一擊。

快如閃電的影子從山賊頭領身前掠過,沒有擊打聲響起,但山賊頭領,卻頓時用雙手捂住脖子。

鮮血從手指縫裡迸射而出,如同水管突然爆裂了,來不及,捂不住。

山賊頭領瞪圓的兩眼,看著看著暗淡了下去。

他張了張口,欲開口說話,但尚未來得及發出聲音,便被湧出來的鮮血給堵住了,一時間滿是濃鬚鬍渣的大嘴,如同一口血井,血如泉涌。

他身後數丈開外的十多名山賊,還沒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狀況。

雙腳一蹬在山賊頭領肩頸上借了一下力的馭土,瞄準其中一名山賊,凌空扑打了過去。

馭土慣用的殺招,拳、肘、膝並用,迎頭重擊。

致命危機突如其來。

那名山賊瞳孔急劇凝縮,張口欲大呼不好,想提醒同伴相救,不過所發出的聲音卻被一股高壓氣浪給淹沒。

緊接著。

「砰砰砰砰——咔嚓!」

額頭、肩頸、鎖骨處同時四響,左肘落在了額頭偏右,右拳砸在了左肩頸,雙膝撞在了左右鎖骨及一片胸骨。

頭顱瞬間爆裂,**迸射。

肩頸、鎖骨、胸廓應聲而碎,就像一隻甲蟲猛地被按扁了。

距離最近的兩名山賊大驚失色,下意識的出手攻擊,也不管不會不打中被馭土砸得矮了半截身子的同伴。

不過猝不及防的倉促應對,怎快得過極其擅於連貫出招,步步算好了一擊必殺,絕不留絲毫餘地的馭土。

當兩名山賊發出的攻擊到達。

馭土早已再次借力騰空,那名被爆頭的山賊完全成了馭土的墊腳石。

就在馭土騰空之際。

「獵隼」又一次出擊。

閃電劃過,一連經過兩名山賊身前。

馭山終於琢磨出了雙手護腕的另一種妙用,用靈力將護腕擠成一條側鋒,側鋒在手腕上凸出約半寸,就是這麼半寸鋒刃,足以劃開咽喉奪命。

配上獸斗拳之「獵隼捕殺」這一招,端的是如戰場中的刺客殺手。

馭山並非嗜殺之人,如果可以的話,會盡量留人一條性命。

但這幫山賊,光是他們出場時看向少女弟子們,所顯露的那副噁心樣子,馭山就已經給他們判了死刑。

諸如這樣的人渣,若不徹底清除,往後還不知道會殘害多少女子。

同時無疑,這些人渣已經殘害了不少人。

他們若不死,冤魂何以安?

所以馭山下手不留情,一擊便斃命。

護腕側鋒隨著馭山的身影掠過,而劃開那兩名出手攻擊馭土的山賊的咽喉血管。

那兩名山賊眨眼之間步入了山賊頭領的後塵,雙手捂著脖子緩緩向前栽倒,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一聲。

說遲了。

只聽見嘭的一聲巨響。

踏著只剩下半截身子山賊、借力騰空的馭土,如猿猴般一個空翻。

下一刻馭土的雙腳,蹬在另一名山賊胸口,將其蹬飛。

那山賊摔出數丈之遠,重重落地,落地后哇哇吐血。

眨眼之間四死一重傷,連頭領也成了一具屍體。

剩下的山賊徹底慌了神。

攔路劫殺無數次,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可何曾見過這般殺人不眨眼的少年人。

有眼力的山賊猛然意識到,那個刺蝟頭和那個少年人絕對混過軍伍,經歷過血腥大戰,否則不可能這般殺伐果斷,招招斃命,冷血殘酷。

而往日所攔路劫殺的那些獵物。

一來話多,給打劫的過程增添了不少樂趣。二來打架像擂台比試,講究點到為止。

哪會像眼前的刺蝟頭和少年人那般,恐怖如斯。

山賊也是人,哪有不要命的。

一旦遇上點子太硬,個個逃得飛快。

不過,想逃?

呵呵。

熊傅、羋霞、花語、司若茹、張檬、蕭瀟、虞葉,各自攔住了一名山賊纏鬥起來。

不過,除了熊傅狠辣一點,其他人果然像擂台比武,明明底蘊要強於那些山賊,畢竟是大宗門培養出的天才弟子,可卻打得束手束腳,一時半會沒能壓住對手。

幸好有馭山、馭土鎮壓,否則還真就讓剩下的那些山賊逃竄而去。

但另有一人,殺伐力絲毫不遜色於馭山、馭土,甚至更厲害。

尚在山賊頭領捂住脖子迸血之際,璃的身影就已經到了那些山賊的後方,堵住了他們的退路。

山賊們掉頭奔逃,跑在最前面的兩人,被璃出手擊殺。

璃殺人的動作十分優美,仿若伸手摘花。

無聲無息,無慘叫聲刺耳,亦無鮮血飛濺,每一擊都落在被殺對象的心脈處,令其心臟驟停而亡。

下一刻,璃之身影前移,迎上了另一名山賊。

同樣只是伸手了一次,那名山賊便倒地失去了氣息。

頃刻之間,奔逃的十二名山賊被璃殺了三。

熊傅等人纏住了七。

還有兩人。

其中一人被翻滾跳躍的馭土撈起一塊巨石砸在頭頂,碎石和碎骨攪在一起分不清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