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臣眼中閃過一道陰翳,剛才自己這個面子丟得不輕,自己叫上菜人家根本鳥都不鳥,他本以為張青雲來桑樟也沒多久,先整垮了劉德才一夥,接著又擠走了朱子恆,本該人緣盡失才對,現在看來情況並非如此。在桑樟他威信不低。

Home - 未分類 - 劉臣眼中閃過一道陰翳,剛才自己這個面子丟得不輕,自己叫上菜人家根本鳥都不鳥,他本以為張青雲來桑樟也沒多久,先整垮了劉德才一夥,接著又擠走了朱子恆,本該人緣盡失才對,現在看來情況並非如此。在桑樟他威信不低。

歡迎宴會組織得很好,隨便而不隨意,梁斌給大家創造了一個很適合交流的氛圍,張青雲舉杯的開場白就是今晚不談工作,這一來宴會就成了名副其實的酒宴,大家走在酒量上見高下,一頓酒宴半夜方散。

一連很多天,張青雲並沒有召開常委會,只是簡單的和相關人員碰頭,主要指示就是調研,了解情況。要求所有的常委都走下去,將桑樟的情況吃透,儘快的進入狀態。

張青雲自己則開始部署規劃藥材種植基地的各種事項,聽取農業局相關領導工作彙報,親自下到田間地頭實地考察,聽取方方面面的意見。

「姜縣長,藥材產業是我們桑樟的支柱產業之一,你這跟我走了幾天,有什麼看法啊?」張青雲扭頭對身後的姜偉笑道,今天姜偉陪同他在黃連橋鎮考察丹參種植基地。

「夏鎮長,聽說你自己就是藥商,今年丹參的情況如何?」姜偉含笑對陪同考察的黃連橋鎮鎮長夏朝松道。

夏朝松個子高高,大冬天的裹著一床厚厚的棉襖,看上去特滑稽,一聽姜偉這話,連忙上前看了張青雲一眼道:

「書記,藥材可是我老婆在經營,我可是響應縣委號召,現在真不搞第二職業了。」

張青雲皺皺眉頭,擺手道:「姜縣長沒問你那個,問你的是藥材行情。」口中這樣說,心中卻在驚訝姜偉果然不幾,才來這麼短的時間竟然對下面鄉鎮的班子有了如此清楚的了解。 第3連。

拂曉來臨時他們在等待,拂曉結束時他們仍在等待。早在拂曉來臨之前所有人都起來了,他們已經準備妥當,但是心情十分緊張。

沿山頭部署的部隊靜悄悄的,他們的目光越過寂靜的溪谷望著對面平靜的山頂,而平靜的山頂也回瞪著他們。

3連與突擊連一起在下面的山坡等待,他們所見更為有限。不過他們也無所謂。他們俯身趴在兵器上,相互之間徹底隔絕,難以形容的孤寂………….

天亮后,中**隊的大炮開始轟擊,炮火接連不斷地落到英軍210高地上,地動山搖,震耳欲聾。炮兵按照不規則的間隔以三分鐘為單位集中火力發射,希望擊中爬出壕溝的倖存者。二十分鐘過去了,在攔阻射擊結束之前,209高地的山頭上響起了哨聲。

突擊連別無選擇只能上陣。焦慮和興奮交織在戰士們的心頭。為了顯得勇敢他們已經拚命壓抑了許久,現在這種情愫迸發出來,他們高喊著相互鼓勵,吆喝著,顯得鬥志昂揚。他們一批批地衝上坡,弓著腰,單手或雙手握槍,跳過山頭,順著面向敵人陣地的前斜面側身彎腰跑下去,一直跑到前方一片多石的平地。

經過前線時那裡的戰士大聲給他們鼓勁。響起一陣不大的歡呼聲,路過時還有幾個人狠狠拍了拍他們的肩膀。今天能活下來的戰士使勁眨眼看看有些很快就可能死的戰士。在3連右側五十碼遠的地方就是一連,那裡進行著一模一樣的儀式。

進攻陣地之前有三座小山谷。這些山谷都與209高地的南坡成直角,山谷相互之間都平行。前天夜裡與李皚中校勘察地形時,安江提出以這些山谷為掩護,從山的右端推進,向左穿過山谷,然後穿過自己的前方,而不像6連徑直進入更陡峭的溪谷,困在兩山之間。李皚對此表示同意。

此後,安江向手下的軍官簡要通報了這個決定。他和軍官們都跪在山頭後面,這時天色漸漸變暗,安江指出他的計劃,軍官們仔細觀察了地形。暮色中傳來狙擊手步槍憤怒的開火聲。

他們輪流用雙筒望遠鏡察看了地形。第三個也是最靠左的山谷離大象脖子那個山坡有一百五十碼那麼遠。那山坡越往上越陡,最後與五百碼外u形的大象頭匯合,這個象頭是整個區域的制高點。

山坡延伸出兩道長草的小山樑,分別位於低地兩側,相距二百碼,這一百五十碼的低地以及第三個山谷都在兩道山樑控制之下。兩道山樑都和山谷垂直,與行進路線平行。英國人控制這兩道山樑,再加上大象頭,就能對全部附近地區的通道施以強大的火力控制。李皚的計劃是讓先遣隊攻下這兩道山樑,找到並清除昨天阻擋二營的據點,接著在後備連的支援下,沿著大象脖子一路而上攻下象頭。從翼側無法包圍象頭。象頭左側是陡峭的懸崖,懸崖下是條河,而右側的叢林又被英軍重兵把守。只能從正面攻擊。安江昨晚向手下的軍官指明這一切。現在他們就要準備執行了。

安江在頁岩坡底部視野極其有限。這時空中開始出現震耳欲聾的巨響,這巨響充斥著四面八方,都不知來自何處。當然,一部分是我方在前線開火,還有就是飛機轟炸和炮彈爆炸的聲音。可能英軍也在開火。但是安江看不到任何跡象。

幾點了?安江看看手錶,小小的表面也緊張地看著他,以前可從來沒這樣。六點四十五,差一刻上午七點。他強迫自己放下胳膊。

在他正前方,作為後備的3排散開趴在第一個山谷後面。連部和迫擊炮班也在這裡。大部分士兵都緊張地望著他,那神情活像他的手錶表面。安江貓著腰跑過去,隨身攜帶的裝備晃來晃去撞在身體上,他一邊打著手勢,一邊高聲叫他們架起迫擊炮。這時他才意識到只能勉強聽到自己的聲音,周圍都是響徹雲霄的槍炮聲。他們怎麼能聽到他說話呢?他想知道1排——還有2排——進展如何,想知道怎樣才能看到他們。

那一刻1排正散開趴在中間那個山谷的後面。

一排后是分散趴在兩個山谷中間低地的二排。誰都不想動彈。錢方少尉已察看過中間和第三個山谷之間的區域,沒有發現任何情況,他早已示意他的兩名偵察員過去。

現在他再次示意他們過去,還用手勢表示「趕快」。空中隆隆的炮聲和爆炸聲也讓錢方很頭疼。這聲音好像並非來自某處或幾處,而是沒有源頭,就懸在半空中激蕩不已。

他也看不到轟炸和爆炸的結果。

他那兩名偵察員仍未挪動半步。錢方急了,張嘴就沖他們吼開了,又一次示意他們過去。那兩人肯定聽不見他說什麼,但他知道他們肯定能看到他張開的嘴。兩名偵察員都瞪著他,好像覺得他簡直瘋了,竟然提這種要求。

但是這次過了片刻,他們開始行動了。他們幾乎並肩躍起,爬過山谷的頂部,弓著腰跑到低洼處趴下。過了一會兒,他們再次躍起,一前一後彎腰跑到最後一個山谷的頂部,倒下趴在地上。稍後,他們抬頭走馬觀花地望了望對面,就示意錢方跟上來。錢方跳起來,揮手作了個前進的動作,然後向前跑去,身後跟著他的排。一排像偵察員那樣分組急促躍進到對面后,二排來到中間山谷的頂部。

在第一個山谷那裡,安江看到了部隊在前進,稍稍有些放心。他爬到山谷頂部,來到戰士們當中,雙膝跪地起身遠望。只見1排離開中間的山谷,到達第三個山谷的頂部。他趴下來,感覺相當自豪,這才發現趴在周圍的戰士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他。他為自己的士兵們感到自豪。

在他身後山谷的低洼處,迫擊炮班正在架設迫擊炮。在震耳欲聾的雜訊中,他又爬回迫擊炮班,在士兵們耳邊大喊,叫他們把左側有草的山樑定為目標。

他朝背後略略掃了一眼,只見209高地有幾群人露出上半身在觀望。其中一人就是軍長。

空中震天響的爆炸聲稍微有些減弱,針對從小山樑到象頭的攔阻炮火已經停止,雜訊好像離地遠了幾碼。錢方又一次看看前方的地形,然後示意偵察員前進。

前面,錢方又一次示意兩人前進,使勁上下揮動胳膊表示「趕快」。兩名步兵面面相覷,然後四肢撐地躍起,快跑二十五碼到達低洼地帶后趕緊趴下。他們朝四下看看,發現自己還沒死,就要再次起來。第一個人手腳著地,正準備爬起來就突然倒地,著地后還彈起來一下。第二個人在他身後不遠處,起身幅度更大,結果跌倒時肩膀著地,身體翻了個個兒,臉朝天躺著。兩名偵察員就在那裡,都成了隱蔽的步兵槍下的犧牲品。兩人再也沒有動彈。很明顯他們都死了。

「沖啊,小夥子們咱們去幹掉他們」他大喊著跳起來,示意自己的排向前沖。

第一個見到英軍蹤跡的是魯飆。魯飆感到周圍的人開始動彈,輕聲相互呼喚。他這才恢復受挫的自信心,抬起腦袋,眼睛露出他所在的淺坑。他碰巧望著左側小山樑後面,那裡和210高地的石坡相連。

他看到三個人影沿山坡往210高地跑去,帶的只可能是機槍,連三腳架都沒拆。他們貓腰跑步的姿勢和魯飆跑到彈坑的姿勢一樣。魯飆驚訝壞了,簡直不敢相信。那三個英國兵在兩百碼以外,兩個跑在後面拎著槍,前面那個只管跑,兩手空空。

魯飆把槍伸出坑外,把瞄準器提高四檔,躺在小坑裡,只露出左臂和肩膀,瞄準領頭那個人的前方,扣下扳機。他感到槍托撞了一下肩膀,那人倒下了。後面兩個人一起跳到旁邊,然後接著跑,像兩匹易受驚嚇但步調一致的馬。

他們沒扔槍,一步都沒耽誤,甚至步伐還都一致。魯飆再次開槍沒有擊中。他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如果擊中任何一個拿槍的人,他們就不得不棄槍而走,不然就得停下來拾槍。沒等他開第三槍,英軍已經到了坡邊的石頭後面,另一頭就是懸崖峭壁,那條河從下面流過。魯飆不時能見到英軍行走時露出的後背和後腦勺,但時間太短,稍縱即逝,無法射擊。另外那名英國兵仍在剛才摔倒的坡上。

這時一枚迫擊炮彈落在十碼外,爆炸產生噴泉般的煙塵使人心裡發毛。魯飆發現殺人對自信心的幫助還不夠大。他想都不想就連人帶槍躲進小彈坑,縮成一團。

稍後,魯飆等呼吸平靜下來,又抬起頭只露著眼睛張望。這次有四個英國兵準備撤離長草的山樑,沿著上山的路去210高地。他們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正在撒腿跑。兩個人扛槍,另外一人拎著個帶把手的箱子,第四個人空著手。魯飆把步槍端上來,瞄準扛槍的英國兵。這夥人穿過一片空地時,魯飆射出四發子彈,都沒擊中。四個人消失在亂石中。

魯飆怒不可遏,恨不得咬掉胳膊上的一塊肉。他咒罵著,想起已經打了六發子彈。他鬆開彈夾,換上新彈夾,把兩發沒用的子彈放進褲兜,擺好姿勢等著更多的英國兵出現。直到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觀察到的東西可能比再擊斃一個英國兵更重要,更有意義………….

從第三個谷頂向外望去,所見的確不多。安江和軍士們躺在山頭后,邊看邊談。在他們前方大約一百米處,長草的山樑逐漸升高,草叢中明顯沒人。山樑往後一段距離就到了象頭的上半部分,那是他們真正的目標,地勢更高。開闊的石頭地上草木稀疏,地勢起伏有五十碼那麼遠,然後才平坦。

安江轉身面對魯飆,開始問他進攻、傷亡、陣地和排里的情況。魯飆其實知道的並不多。他親眼見到秦勇少尉已經犧牲了,全排人都見到了………..

兩個人說話錢方几乎都沒聽進去。他若有所思地望著山頭那邊第三個山谷後面,2排的人在那兒趴了一長溜。

「那你們並未受到火力打壓,」他聽到安江說。「據我所知……….」

「在某種程度上我們的確受到打壓,」魯飆說。「但是,我們不能一起回來。」

安江點了點頭。

「但是我想一次撤回兩、三個人還是可以的。2排進行火力掩護就行,」魯飆建議道。

「可該死的據點在哪裡都不知道,」安江沒好氣地說。

「那就不妨進行縱深射擊,行不行?」魯飆頗為專業地建議道。

安江瞪了他一眼。錢方也瞪他一眼。錢方直想猛踢這個新生英雄的屁股:竟然給連長提建議——還說什麼縱深射擊。

「敵人正在全面撤退,這一點我們十分肯定。但不要操之過急。英軍可能留了後衛部隊。說不定是個陷阱。所以要特別謹慎,走一步看一步。先讓偵察兵上。我想最佳路線是到209高地前的窪地。沿中間這個山谷后往左走,到了溪谷邊就下去。如果遇到昨天那樣的迫擊炮轟擊,你們也不能停。如果山樑下灌木叢中有水坑,就告訴我。我們剩下的水都不多了。有一點很重要,除非迫不得已,不要犧牲更多的人。」這一點對安江來說顯得越來越重要。他一不考慮具體事務,全部心思就都在這上面。

「好吧,去吧,小夥子。祝你好運。」士兵,士兵,他手下的士兵越來越少;跟他共同生活過的士兵,他要為之負責的士兵。

後備3排出發了,過半個小時才到達雜草叢生的山樑下的出擊點。錢方執行命令不折不扣,行進速度的確很慢。安江看在眼裡急在心裡。現在都過九點了………..

這時,一枚迫擊炮彈落在第三個山谷后坡二排當中,爆炸聲打斷了安江的話。爆炸過後,一個士兵順坡從前線滾下來,兩腳亂踹,兩手捂著后腰。等他喘過氣來又接著喊。其他人都緊貼泥土趴著,好像這樣心裡才踏實,都等著阻攔炮火落下來。不過再沒有新的炮彈落地。過了片刻,他們才抬頭朝連踢帶喊的那個士兵望去。

安江並沒等魯飆回來,在給魯飆布置任務時,腦海里就逐漸形成行動計劃。

3排是否佔領左邊的山樑區別不大。他們可以提供更多火力掩護,這會有所幫助,但不起關鍵性作用,因為1排的人要以班為單位冒著的機槍掃射到右側山樑腳下更密的草叢中。那右側山樑是個絆腳石,肯定要帶來麻煩。

那裡已經有個班,2排還有兩個班想從兩翼對山正面發起進攻,中間部分堅守陣地,兩端衝上去隔離山樑上的主要據點,不管據點在哪裡。

2排剩下的人可以在第三個山谷提供火力掩護,安江想起一排其他的官兵——應該是剩下的官兵,他糾正自己——可以在彈坑沿側翼提供火力掩護。他根據這個設想又把魯飆派到第三個山谷。剛才那邊是混戰場面,目前暫時比較安靜,1排的人個個汗流浹背,依然緊緊趴在彈坑裡,生怕暴露自己。

一名傷兵被送了下來。

他們把傷兵腹部朝下放在擔架上。衛生員已用紗布裹住傷口,但仍能看到后腰有個彈片劃出的一長溜傷口。他腦袋耷拉在擔架邊上,眼睛半睜著,好像是在詢問。他似乎在問他們,或在問別人:為什麼?為什麼自己偏偏被選中遭受這種命運?

安江已經跟營長彙報過英軍從左側山樑撤退,並告知3連3排已佔領山樑。不料營長電話里沖他大嚷,說他兵力部署太靠右。

「太靠右是什麼意思?我告訴過你,英軍已撤離左側山樑。3排已佔領該地區。怎麼可能太靠右呢?從右翼發起進攻是經你同意的。請回答。」

「不。我已決定往你左翼派後備連,下令他們進攻。下令進攻,安江,你聽到了嗎?下令進攻。你就呆在原地。我會叫二連連長把後備排派給你。請回答。」

「是,我明白了」

安江惱火地掛下了電話,這時候天空中出現了自己的「雨鷹」式,呼嘯著朝英軍陣地撲去,然後炸彈和子彈一起落了下去………..

「**,不等了,進攻」似乎「雨鷹」式一下給安江帶來了勇氣,公然違背了營長的命令:「英軍正在撤退,不等了,3個排都給我拉上去,拉上去」

「可是營長那裡………….」

「有責任我來承擔」安江大聲咆哮了起來:「你們只管進攻,只管進攻眼看著就要勝利了,我絕不能讓我們的敵人跑掉」

「是」部下興奮的應了一聲。

「迫擊炮,把迫擊炮給拉上來」安江的聲音更加大了起來,幾乎是在那裡嘶吼:

「炸,給我把對面英國人的陣地都炸平了」 朝松被張青雲一批,訕訕笑,再看向美偉。神煮捫纜聯,不少,道:「丹參今年行情不錯,在張書記的指示下,我們鎮農科站組織了專人去省農科所學習、培刮,技術方面比往年也有了進步。」

張青雲一驚。回頭看了右側陳康進副縣長(兼任農業局局長)一眼,陳康進連忙上前道:「書記,上次您來農業局視察,說過耍農業科技化,要重視農業技術人才培養,我們局黨委開會商議,一共派了的人的業務骨幹去省農科所培,最近我們還準備找縣裡撥一筆資金,和省農科所合作做白三七繁殖基地,地點就定在黃連橋。」

張青雲唔了一聲。深深的看了陳康進一眼。的歲出頭,乾乾瘦瘦。張青雲隱隱記得自己視察農業局還是網上任沒多久的事。

當時自己主要的精力還放在如何站穩腳跟上,什麼加快農業科技化,重視農業科技化的講話都是蜻蜓點水,白三七的繁殖問題自己倒還真和他嘮了半天。沒想到這個陳康進竟然反應如此快,真就甩開膀子干

「很好,姜縣長。白三七你聽說過吧!如果我們桑樟真能和省農科所合作將這個項目做成,其經濟價值是不可估量的。」張青雲道。

姜偉點點頭。用手罩著眼睛朝前看,眯著眼睛,半晌說道:「恩,藥材種植比較附和桑樟的實際情況,前兩天我去爐火鄉、細沙鄉調研,現那邊茶葉也很有特點,但是」姜偉話說一半,便止住了話

一旁夏朝松介面道:「但是缺水,咱桑粹窮,就是被水的問題卡住了,我們山上土腳淺,藏不住水,如果有雍平那樣的土腳,我們桑樟會是這樣?」

「書記,夏鎮長確實說到點子上了,水的問題是大問題,你看能不能將這個問題作為明年全縣基礎建設的重點來抓。」姜偉道。

張青雲皺皺眉頭。心裡暗想這個姜偉倒是有幾分實幹的模樣,但是桑粹水資源短缺的問題不是一天兩天的事,這麼多年都沒解決的問題,短時間內怎麼可以解決?

「你和劉縣長溝通過嗎?他是什麼意思?」張青雲道。

「這幾天我們都在抓緊下鄉調研,沒有碰過頭。縣長這段時間主要調研黃嶺沿線。」姜偉不動聲色的說道。

張青雲吐了一口氣,點點頭,道:「等明年初上面三農的撥款下來后,我們再商量吧,如果真要解決水的問題,還要動用其他的資余,

幾人均點點頭。夏朝松上前道:「書記,梁主任的車過來了。」

眾人抬眼望過去,果然崎嶇的山路上一輛桑塔納四正朝這邊駛來,車很快就到了近前,停穩,梁斌快步下車。

張青雲眉頭一皺。上前兩步道:「什麼事啊?急急匆匆的?」

梁彬有些猶豫的看了眾人一眼,張張口又抿住了嘴,張青雲沉聲道:「說吧,這裡都是黨員幹部,桑揮的事大家都可以知道。」

粱彬臉上**了一下,眼中閃過一道陰影。道:「三門峪那邊和慈溪縣蘇家鋪鬧矛盾。慈溪那邊將三門峪磷礦封了」

「什麼?」張青雲臉色一變,道:「是什麼原因?」

「這」這」梁斌結結巴巴,臉漲得通紅。張棄雲擺擺手,朝姜偉道:「姜縣長,你繼續留在這裡考察,好好調研,最好能將桑粹藥材產業展做一個初步規我回縣委先了解一下情況!」

說完他匆匆的上了梁斌的車,梁斌坐上副駕駛座,兩人火朝桑樟縣城飛奔而去。

「公安局陳局已經親自帶人去那邊維持秩序了。那邊場面很混亂,三門峪磷礦總經理肖月生,黨委書記唐重九正在縣委等您接見。」粱斌一上車便道。

「通知劉臣縣長,他是慈溪出來的,讓他第一時間去跟慈溪方面協調。」張青雲冷靜的安排道,從梁斌手中接過三門峪麟礦的相關資料認真研讀起來。

三門峪磷礦勘探在力年代,田年代開始開採,屬國有資產,武陵市直管單位。當初試陵市將三門峪部分地區和慈溪蘇家鋪部分地區劃成了礦區,成立了武陵三門礦業有限公司。

兩年前國有企業改制,三門峪薛礦由市裡統一拍賣,被武陵人肖月生個人買下,市裡考慮到桑樟經濟底子薄,將磷礦監管、稅收全部轉給了桑粹縣,就這樣武陵三門礦業改成了桑樟三門礦業。

兩年前就蓋棺定論的事,現在為什麼有人炒冷飯呢?張青雲眉頭皺得很深,察覺到了這事的不尋常。

其時車緩緩開進了閱隘最薪罩節就湛泡書凹剛剛剛口陽孫昭比們小說芥壘曰幾大院,停下粱斌拉開門,張青雲身子漆只探出半」展舊兒縣委大樓走下一人,肥肥胖胖。腆著肚子,一身的江湖氣,大大咧咧的上前道:「你就是桑樟縣委張書記?我的礦被慈溪那幫的***封了,老子年年給你們交那麼多稅,白交了?和著你們只管收錢,就不管辦事啊?」

張青雲一呆,梁域的臉也成了豬肝色,一愣神間,連忙招呼門口站崗的武警,張青雲擺擺手。眯著眼睛看向這人,這傢伙就是肖月生?還真夠囂張的,竟然敢如此說話。

「如果你這種態度。就不用來找我了!」張青雲冷聲道,徑直上了樓梯,肖月生臉一青,卻見後面有武警上來,還沒等他回過神,就被架了出去。

「***桑粹人,你們這群白眼狼,既然你們不管,老子自己去管!」肖月生大喊大叫道。

張青雲皺皺眉頭,身子頓了一下,樓梯上又下來一人,苦著臉道:「張書記」

張青雲一抬眼,是三門峪黨委:「三門峪出了那麼大的事,你不在現場指揮,跑到這裡來幹什麼?你是帶著人來縣委示威嗎?」

唐重九苦著臉,道:「不是!不是」

「什麼不是?馬上給我滾回三門峪去!」張青雲冷哼一聲道。

唐重九連退數步,顯然被張青雲的大嗓門震得不輕,張張嘴。終究沒再說話,灰溜溜的出去了。張青雲一言不,上樓直接回到自己辦公室嘭一聲關上了門。

「叮,叮!」有人敲門。「進來!」

「書記好!」進來的是陳景雲,張青雲連忙起身笑道:「坐吧,坐吧!你來談三門峪的事嗎?」

陳景雲訕訕一笑,道:「肖月生這人在武陵影響很大,今天這樣

「你怕他告狀嗎?我就怕他不告狀。慈溪那幫傢伙吃了豹子膽了?敢封磷礦?幾年的陳年舊事都扯出來了,有這麼簡單的事情嗎?」張青雲冷聲笑道。

陳景雲臉色一變,身子站起來,道:「那您的意思是」

張青雲給陳景雲扔過一支煙,自己也站在窗口。突然道:「劉縣長有電話回來嗎?」

陳景雲瞳孔一收,搖搖頭,不再言語,腦袋裡在盤算三門峪磷礦,內面究竟包含了多少厲害關係,張青雲突然抬眼道:「三門磷礦出售的時候。估值是多少?」

「當時的價格是為刀萬。但是三門峪磷礦肖月生買下后又先後在武陵開辦了磷肥廠,礦洞進行了大整修,他投資可能過了旦四萬!」陳景雲道。

「恩!」張青雲恩了一聲,撥通內線,片刻梁斌進門,恭聲道:「書記,您找我?」

「下午我去;門峪。和劉縣長他們碰個頭,你認真在家給我做電話記錄,凡屬是市裡打來的電話,一律要記清楚部門,姓名,還有職位。回頭交給我。」張青雲道。

梁斌出去后,他沉吟了一下抓起電話,掃了一眼辦公桌上的通訊錄,撥了一串號碼。

「您好,慈溪縣委辦公室,請問你找誰?」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有磁性的男聲。

「我是桑粹縣委書記張青雲,找你們李。

「呃!」對方頓了一下。似乎在問人,良久才傳來話道:「對不起,張書記,李書記在市旅遊局開會還沒回來,您是想問三門峪的問題嗎?我們這邊正在跟進事原委,馬縣長已經親自去現場了。要不您真接跟他聯繫?」

「恩!」張青雲掛掉手中的電話,緩緩坐了下來。用手不住的敲打著桌面,腦海中陷八了沉思。

從表面上看,這次磷礦問題好像是兩縣在爭礦廠的歸屬問題,實際上可能沒那麼簡單。三門峪和慈溪接壤,離慈溪縣城比離桑粹縣城更近。

今年慈溪縣民俗村旅遊項目的開市裡已經立項,慈溪這次爭三門峪磷礦,顯然有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思,他們的目的可能是在爭黃將軍故居究竟是屬於慈溪。還是屬於桑粹。

解放前,桑揮和慈溪是一個縣,叫桑慈河縣。凹年錢歷史書上,黃將軍的籍貫還是桑慈河,近年來才改為桑樟。

慈溪人顯然想在這件事上做文章,想將黃將軍故居納入慈溪旅遊開中去,這才挑起爭端。

一念及此,張青雲笑了笑,何駿知道在桑揮布局,看來別人也不是省油的燈,迂迴從慈溪著手,真是好一番爭鬥啊! 1939年12月26日,在「執行日」計劃進行到關鍵時刻的時候,美國總統羅斯福就印度局勢提出了新的調解方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