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沙波什尼科夫看來這一炮彈沒有響,好像他的耳朵被棉花堵住了。這使他感到困惑,他猜想大炮可能是壞了,他疑惑地看著退彈機。而那個上士又把眼睛緊緊貼著瞄準鏡,就在這時候,炮栓拉開了。退殼機抓住冒煙地空彈殼,把它拋到了一邊,沙波什尼科夫這才現原本自己的耳朵聽力在爆炸中出現了嚴重的問題

Home - 未分類 - 在沙波什尼科夫看來這一炮彈沒有響,好像他的耳朵被棉花堵住了。這使他感到困惑,他猜想大炮可能是壞了,他疑惑地看著退彈機。而那個上士又把眼睛緊緊貼著瞄準鏡,就在這時候,炮栓拉開了。退殼機抓住冒煙地空彈殼,把它拋到了一邊,沙波什尼科夫這才現原本自己的耳朵聽力在爆炸中出現了嚴重的問題

「趕快運送炮彈啊,幹嗎張著嘴扎在那兒!」一個新上來的裝填手大聲指揮著沙波什尼科夫,這是一個牙齒稀疏,眉毛很淡的俄國炮手

裝填手的聲音聽起來每佛非常遠。但沙波什尼科夫還是努力聽清楚了

聳沙波什尼科夫又一次去壕溝里取炮彈的時候,他感到怒火中燒,憤怒地想著等這次戰鬥結束之後。一定要好好教這個牙齒稀疏的傢伙。讓他懂得應該如何對上級說話!

但是很快,沙波什尼科夫的全部精力又放到了那血與火的戰場之上! 殷勤遠寄,珍重多情。——《朝中措·謝郭深惠菊有二小鬟》

…………………

吳郡吳縣顧府

顧雍回到家中已過三五日,在府邸內的顧雍與顧父坐在一起。

「父親。」

「元嘆,此番回來可有事?」

回來三五日,顧雍一直不說自己回來的目的是什麼,作為顧氏的掌門人,並且乃是顧雍的老爹,顧父心裡自然是擔心萬分。

因為顧雍不僅僅只是他一個人,他還代表著顧氏的未來。

「父親,孩兒回來自然有大事,但如今時機未到還不能說。」

聞言,顧父這些日子可算是操碎了心,面容稍微略微蒼老了不少,數月的時間,顧雍變化之大,讓顧父感冒震驚的同時又滿懷欣慰。

「家中的事情,你無須顧忌,如何權衡你自己看一下。」

「是。」

顧雍低著頭,不敢抬頭看向其父逐日蒼老的臉,他怕一不小心就把陳歡的計劃全盤托出,同樣的,他心裡也清楚,家族中,他這一輩中,能成事不足以一二,有一顧虞因是意外之喜。

望著父親離去的背影,顧雍深嘆一口氣:「叔弼啊叔弼,望你快點到。」

暗地裡面操作,顧雍已經在悄悄進行著,甚至連他的父親都未察覺,他需等陳歡回來后,得到陳歡的同意才能告知其父,至於廬江周氏,他不懷疑陳歡孫策一行能不能成,不然他何以還在吳縣等待著。

翹首以盼!

這四個字,顧雍覺得此時此刻用在自己的身上最適合不過…

與廬江不同的,吳縣的夜一片晴空萬里,到了深夜時分,天空上懸挂著皓月,身邊依稀還有一點星辰點綴。

大街小巷中,明月之下格外的清晰的路,到了夜晚,吳縣內已經無人行走。

驛站內

一人雙手負在背後,在廂房中來回的走動,微微緊促的眉宇,藏著的是深邃的猶豫。

「有什麼情況。」

「稟別駕,自顧元嘆回到家中后,並無任何的舉動。」

「繼續監視。」

「諾!」

推開窗戶,月光落在他的臉上,照亮的是韓崢那雙憂鬱的眼神。

「多事之秋。」

眼下的情形,他如何看不出來,只是看出來歸看出來,他卻無能為力。

雖貴為別部司馬,雖掌控吳郡的兵權,但萬不得已,誰會去動紮根在吳郡百年的顧氏。

沒有誰是蠢人,蠢人做不了吳郡的別部司馬,他只是耿直罷了。

「希望顧元嘆你別做傻事,別逼我!」

家破人亡之舉,不到萬不得已,沒有幾個人願意去做。

三日後,吳郡的天依舊明媚,炙熱的陽光之下,倒是清掃了從廬江而來的陳歡等人身上的水汽。

收起蓑衣,放入馬車內,馬車快速的行駛著。

當陳歡、趙雲二人到吳縣時,身處在吳縣的吳郡別部司馬韓崢忽然升起了一股念頭,他在靠是否要在吳縣留下陳歡等人的性命,然而,到最後他猶豫了,固然留下了陳歡等人的性命,固然是痛快了,看似為劉繇解決了心頭之患,但孫策一旦瘋狂,他接下來的反撲是否劉繇能夠接受的?

韓崢不知,同時也不敢知。

他賭不起!

「人終於到了。」

就等近十日的顧雍終於鬆了一口氣,就等的人終於到了,有些事情可以順利的進行。

再次來到顧府,陳歡卻是感慨萬分,以往到顧府時,雖低調,卻是生機盎然,但如今,卻有著疲乏遲暮之意。

顧雍助孫策!

顧氏的根在吳郡,面對著劉繇的壓力,想來,卻是心累。

「讓元嘆受累了。」

簡短的六個字,卻讓顧雍感慨萬分,情緒上了心頭,露出了以往不曾有過的情緒、

「裡面說話。」

帶著陳歡、趙雲入了內堂,見過顧父后,準備前往書房時,陳歡見顧父的神色,忽然有點明白,陳歡當即停了下來,微微搖頭道:「元嘆,你信我如此,歡怎敢負你。」

「此事自有你來決策,無需問我。」

旋即,陳歡便和趙雲二人,在顧雍的示意下,管事帶領二人離去。

「父親,請隨我來。」

顧氏作為吳郡大族,若無密室商談要是,豈不是讓人笑話了。

那麼顧氏還有什麼秘密而言。

「父親…」

顧雍有點猶豫,但最後還是於心不忍:「並非孩兒不說,只是此事事關重大,還需等叔弼來后,孩兒才能開口。」

「此事……..」

顧雍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緣由給說了清楚后,顧父卻是後悔了,悔不該聽這等事情。

但是畢竟h一族之長,顧父很快就冷靜下來,看向顧雍的神色看不出喜怒:

「這塊肥肉顧家吃不下來。」

肉是一塊肥肉,只要在上面狠狠的咬上一口,就肥的流油。

「自然不是顧家一家,還有……」

顧雍陸陸續續的說了出來,慢慢的顧父嚴肅的神情放了下來,深深的吐了一口氣,顧家能立足並且逐漸的發展到如今的地步,靠的便是一個自知之明,若無自知之明,豈能有如今的成就?

他也知道顧雍不會在這種的事情開玩笑。

一想到其中的利益,顧父露出的笑容,以往並非沒有人有過這樣的想法,但北地他可有資源?

去了那裡…

就算跨過大海了這一塊,去了也只有血本無歸。

只需虧過一次,根基動蕩,如何能撐得起來。

前期的付出太大了!

當然,付出多大,收穫也有多大。

兩者間都是相對的!

只是,前者就足以讓一家耗盡心血。

這就是顧父擔心的。

「此事,你全權處理,族中宿老那邊自有為父擔著。」

知道其中的緣由后,顧父瞬間鬆了一口氣,臉上的笑容慢慢的多了起來,拍著顧雍的肩膀,無不感慨。

終於他的孩兒成長了起來,可以扛得起顧家的重擔。

「父親你….」

聞言,顧雍深受感動,一時間,眼眶中含淚,千言萬語卡在了喉嚨,卻不知該如何去說道一二,上一步,緊緊摟住父親,剎那間,眼眶中淚水再也壓制不住。

淚如雨下!

「讓元嘆受累了。」

在廂房中,陳歡久久無言。

無情非人,人只是理智點罷了。

ps:這章有感而發罷了….說水,嘟嘟也認命了…. 當沙波什尼科夫再次安到相同的地方,在壕溝里彎下順彈的時候,他感到背脊上遭到熱乎乎地狠狠一擊,接著是震耳欲聾的一響。好像周圍全部都遭到了爆炸一樣

沙波什尼科夫倒在壕溝里,等天上不再往下掉土塊了,他才爬了出來

這時,射陣地上的模樣他已經完全不認得了,幾炮彈把火炮掩體破壞得不成樣子,胸牆全部到塌了,護板七扭八歪的掛再炮尾上。

最可怕的是炮手們被拋到各個角落,他們以令人心酸的姿勢躺卧在地上的身體上蓋滿了泥土,

感到面頰冷,血一下湧上了心頭。他沒有放下炮彈,而是一直衝到了火炮旁,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個目無上級對他斥的的士兵,死,了

沙波什尼科夫接著看到了那個俄國匕士,他捂著流血的肚子,費勁地向掩體爬著沙波什尼科夫放下炮彈,想去伏他,可上士用手撥開。抬起他茫然地目光,嘶啞著聲音說道:「參謀長同志,我們的援兵。我們的援兵在哪?」

沙波什尼科夫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他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他的部下,他也不知道戰爭會以什麼樣的形勢展他現在地上的上士不再掙扎。艱難而又緩慢地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中國人的坦克沖了上來,它們在俄國人地陣地上肆無忌憚地橫衝直撞。沒有什麼力量再能夠阻止住它們當沙波什尼科夫退出了炮兵陣地后。他決定再做最後一次努力,將預備隊中地坦克營調了上來,企圖靠著這些俄國人老舊的坦克和中國人做最後的一標

俄國人的坦支營才開上去的時候。徽,遭劍了中國十餘輛裝甲戰車和幾門強擊火炮的阻攔在這樣的對抗下,俄國人的坦克在中**隊強大炮火的打擊之下,不斷地被摧毀,俄國坦克營的抵抗是徒勞無功的,很快所有的俄國坦克都陷入到了一片火海之中

敵從兌裝甲部隊分成兩股散開,帶著步兵的坦克正朝著一處俄國陣地開來

這是一支由6輛裝甲戰車組成的部隊,它們已經進入到了低地,正沿著道路前進,而在它們後面。緊接著又出現了裝載步兵的卡車和拖著火炮的牽引車

中國的十來架飛機再次出現在沙波什尼科夫的上空,它們瘋狂的呼嘯而過,投下一連串的炸彈和燃燒彈,將俄國士兵炸得人仰馬翻

沙波什尼科夫並不想就這麼結束自己的命運,他調動了一個炮營和八個步兵連企圖阻擋敵人的進攻但是還沒有等炮營完全展開,中國的裝甲戰車就已經衝到了它們的面前。接著如同戰場上生了無數次地事情再一次重複,中國的裝甲戰車開始肆虐起紅軍的陣姚

敵人的次炮擊,都能夠準確地命中到俄國人的人群之中其造成的傷亡之慘重,讓每個俄國人都覺的自己的心裡在不停頓的滴血

在戰鬥到最關鍵的時候,蘇維埃最高軍事委員會下達了《告全體蘇維埃人民書》:

「勇敢的蘇維埃紅軍、工人、以及莫斯科的每一個蘇維埃人:戰爭進入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從現在起將是決定蘇維埃命運的時候,要麼勝利,要麼失敗!侵略者已經進入了莫斯科,他們正在我們的土地上肆虐,我們的家國在燃燒,我們的人民在流血,現在是全體蘇維埃動員起來,將侵略者趕出莫斯科的時候了!所有的蘇維埃人民,拿起你們的武器,和侵略者做最勇敢的戰鬥。在道路、在房屋、在莫斯科地每一寸土地上狠狠地打擊這些侵略者勝利必將屬於蘇維埃!」

在這份號召之下,整個莫斯科都行動起來了,在莫斯科,幾乎每一塊土地都成為了戰場,幾乎每一個俄國人,不管是士兵還是平民,都參與到了和協約國的作戰之中,莫斯科從這一刻開始全民皆兵,老人、婦女、孩子,都成為了戰鬥在最前線的戰士!

中國人的火炮、坦克和飛機顯然是可怕的,它們對處在包圍圈裡的蘇維埃軍隊進行了反覆地轟炸,讓蘇維埃的紅軍士兵傷亡慘重

蘇維埃努力地想挽回戰場上的頹勢,所有的預備隊全部投入列了戰鬥之中,與正在一點一點控制莫斯科的敵人展開最後的決戰

戰場上幾十萬士兵的吶喊聲,廝殺聲震動著整個莫斯科,莫斯科的大街小巷完全被鮮血染紅

大炮在不斷轟鳴,裝甲戰車在戰場上來回突擊,飛機在天空一次次地掠過,士兵們在血和火的大地上獻出自己的生航

人類自從明槍炮以來,士兵們的性命在戰場上就一錢不值

幾萬、十幾萬,乃至於幾十萬人的傷亡已經成為了家常便事有的時候戰爭已經無法叫做戰爭。它只是幾個集團在一起盡情地屠殺而已,

沙波什尼科夫經歷過無數的戰爭。但象這樣慘烈的戰鬥他卻還是第一次看到,成片成片的俄國士兵象割麥子一樣倒下,那些在血泊中哀號慘叫的士兵,那些失去了胳膊或者大腿的俄國人絕望地死去,無時無刻不在刺激著沙波什尼科夫的神經

蘇維埃的紅軍官兵冒著槍林彈雨。端著明晃晃的刺刀跳出陣地,高喊著中國士兵無法聽懂的口號,紛紛向敵人把守的陣地反起了一波接著一波近乎自殺式的反衝鋒

陣地上的輕重機槍一齊射出密集的子彈,火炮也在瘋狂地炮擊。炮彈雨點般地落到紅軍衝鋒隊形之中大量地殺傷著紅軍士兵

但是,俄國士兵表現得毫不畏死。跟著指揮官繼續向前衝鋒成片的紅軍倒下了,後面的紅軍士兵跟著繼技衝鋒

從天亮戰鬥到黑夜,這樣的攻擊一次也都沒有停止過。

入夜。成群成群的紅軍繼續動衝鋒。

面對紅軍地集團衝鋒,中**隊不斷地射著照明彈,將紅軍照得一清二楚」

中**隊和協約國所有部隊的的機槍和大炮地威力得到了充分的揮幾乎每顆機槍子彈都能輕而易舉地射中紅軍士兵

蘇俄紅軍仍然在起一次次的集團衝鋒它們通過陣地上的缺口,踏著地上的屍體,迎著槍林彈雨不斷地向對面陣地起衝鋒一

許多按捺不住性子的協約國士兵。跳出戰壕,抱著機槍和衝鋒槍猛烈掃射,大量的紅軍在槍口下死去

一顆顆的炸彈從紅軍士兵手中扔出。在對面的陣地上爆炸,無數的紅軍士兵從陣地的缺口處蜂擁而心

防守著陣地的中國人、俄國人、英國人或者法國人,很快衝進陣地的紅軍士兵展開了肉搏戰,在漫天的腥風血雨中,雙方的士兵用刺刀、指揮刀、手榴彈、槍托甚至牙齒拼殺一

兩個集團的軍隊殺的難解難分,而此時雙方的火炮都停止了射擊

紅軍的後續部隊不斷地衝上前線。這時協約國全部預備隊也一起投入倒了戰鬥之中

這些協約國的士兵的裝備精良。尤其是中國士兵,他們更加是天之驕子,是精銳中的精銳,時間一長,紅軍士兵很難再抵擋得住,如同潮水一樣湧入陣地的紅軍又如潮水一樣退出了陣姚

3月3號夜間,紅軍副總參謀長沙波什尼科夫因為戰場集惡劣的形勢而病到,但是他用軍刀支撐著虛弱的身體,繼續在陣地上指揮著紅軍將士的戰鬥…

紅軍集中起了所有的大炮,轟非對面的陣地

練有素的中國士兵全部躲避到了陣地後面,讓紅軍的火炮準備失去了作用一

此時中**隊的大炮和裝甲戰車。開始向著紅軍陣地猛轟,雙方開始了炮戰夜空中炮彈亂竄,在每一處地方開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