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簡單的吃過早飯,留下傷兵,餘下的兵馬分兵兩路,趙雲的羽林衛折損最重,所以被派去攻打西柳倉,而餘下的飛虎衛和虎賁衛則隨著夏羽南下遼都承天城,發動最後的致命一擊,結束大遼國。

Home - 未分類 - 清晨,簡單的吃過早飯,留下傷兵,餘下的兵馬分兵兩路,趙雲的羽林衛折損最重,所以被派去攻打西柳倉,而餘下的飛虎衛和虎賁衛則隨著夏羽南下遼都承天城,發動最後的致命一擊,結束大遼國。

吳用在當日下午開城的時候回到了內城內,當即就找來西門希等遼都內的蝶樓負責人。緊鑼密鼓的布置了一番后,這才散去,看著眾人離去,吳用站在軒窗前,望著那去許多的雨,一語雙關的道:「這雨,終於要停了!」 楊華看了八歧一眼,嘴角露出一絲不屑,轉過頭對眾人說道:「大家後退一下,這條臭蛇和大鵬,我一個人對付就可以了。」楊華說出這樣的話,並不是狂妄,說實話,以他現在的力量,只不過差了一些心境上的體悟,要是他能在心境上有所突破,很快就能進入神心之境的最高層,和造他之境,也就只差一線。八歧和大鵬王雖然也不弱,但是比起此時的楊華,卻是差距很大。不過楊華並不打算自己動手,他想試試玄天寒鳥的威力,九隻玄天寒鳥,相信八歧的大鵬王只有做冰雕的份。

不過,在八歧和大鵬王的眼裡,楊華的話說的就有些狂妄了。

尤其是八歧,在這一界吸收了大量的信仰,生命力之後,自信心膨脹到了極點,似乎老子就是天下第一。

所以楊華的話說出之後,他就急忙道:「小子,是你說的要單挑,希望你能信守你的諾言。」八歧最擔心的就是對方一窩子上,要是那樣的話,今天他的大鵬很可能就交代到這了。不過這會楊華已經說下了大話,自己再這麼一激,只要那幾個女的不動手,自己以雷霆之勢將楊華拿下,做為人質,自己和大鵬王便安全了。

可惜八歧的想法只是一相情願。

他那點小九九,楊華和眾女清楚的很。

大鵬王突然問道:「血嬰大帝,你能追到這傑,想必一定是去過佛界了,你能否告訴我孔雀大明王菩薩的下落嗎?」

「死了。」李師師淡淡的說道。

「什麼?你們殺害了孔雀大明王菩薩?我跟你們拼了。」大鵬王聽李師師那麼一說,頓時就失支了理智,化做一道流光,就沖了過來。

李師師絲毫不懼,召喚出自己的青靈神劍,挑起幾朵劍花就迎了上去。

楊華和眾女並沒有出手。

因為他們知道,以李師師目前的力量,就算是打不過大鵬王,也能打個平手。

果然,大鵬王憤怒而來,卻無功而歸。

八歧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大鵬王的力量他是最清楚的,現在這萬骷山的小丫頭都能和他打成平手,更不用說沒出手的那些女人的楊華了。

他更加堅定了要一舉擒獲楊華的打算了。

「血嬰,我和你一對一。你敢嗎?」八歧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楊華笑笑:「就算你和大鵬王一起上。我照樣奉陪。」

「血嬰大帝,你們殺了孔雀大明王菩薩,我今天就是拼了自己的性命不要,我也要為菩薩報仇。」大鵬王咬著牙說道。

楊華微笑道:「大鵬王,你能說出這樣的話,我很欣慰,看來你並沒有完全墜入魔道。實話告訴你孔雀大明王菩薩並沒有死。」

大鵬王懷疑道:「你想騙我?」

「騙你?」楊華反問道:「我為何要騙你?你應該知道。我要殺你,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大鵬王,道:「那你能不能告訴我孔雀大明王菩薩現在身在何處?」

「你可知道舍利寶塔?」

「舍利寶塔?你是說上古真佛的舍利寶塔?」大鵬王很驚訝,沒想到楊華也知道這上古真佛的佛器。

「孔雀大明王菩薩已經大悟,她如今就在這舍利寶塔之中靜修,他日佛法大成,她自然就會出來。」

大鵬王半心半疑:「難道不是你將她軟禁了嗎?」

「我說過了,我沒必要騙你。大鵬,如果你真的在乎孔雀大明王的話,你就應該和八歧妖蛇撇清關係。」

八歧見狀,急忙道:「老二,你可別信了那小子的話,傳聞舍利寶塔具有煉化元神的功能,孔雀大明王菩薩都必早就被著小子給煉化了。他現在就是想分化我兄弟兩人。你可不能輕易相信他的話啊?」

大鵬王想了一下,對八歧道:「多謝大哥提醒,我差點就被他騙了,大哥放心,我一定和你共同進退。」關於舍利寶塔的威力,大鵬王還是知道的,見八歧這麼一說,他很快雙倒向了八歧這邊。再則,他和八歧已經結拜,於情於理,他今天都必須和八歧並肩作戰。

「血嬰大帝,我不會相信你的花言巧語,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楊華並沒有生氣,繼續微小道:「既然這樣,我就不再廢話了,你們倆一起上吧,有什麼絕招儘管亮出來。」

八歧暗中傳音,將自己的計劃給大鵬王說了一遍。

大鵬王會意,兩人決定,以雷霆之勢取得楊華做人質。

說話間,一黑一金,兩道黃團就以雷霆之勢卷向了楊華。

楊華看闐對方的凌厲攻擊一動也不動,彷彿眼前的攻擊根本和自己沒關係一樣。

八歧和大鵬王不知道楊華葫蘆裡面賣的什麼葯,猜想可能是自己的速度實在太快了,楊華來不及反應。

事實上,他們想錯了。

他們的速度確實很快,但是在黑暗之瞳之下,那速度對楊華來說,並算不上什麼。

楊華不動,自然有把握就會眼前的局勢。

就在八歧和大鵬王快要接近楊華的時候,楊華的身上突然閃出九點藍光,隨後一道藍色的結界就在楊華身前形成了。

八歧和大鵬王有點吃驚,不過他們自信兩人的攻擊,那小小的水繫結界絕對抵擋不住。

「啊,啊――!」

隨著兩聲驚叫,八歧和大鵬五瞬間倒退了回來,似乎遇見了什麼害怕的東西。

「好冷――!」

八歧和大鵬王此時都有一個感受,那就是冷,楊華身前的結界,實在是太冷了,比起那萬年玄冰還要冷。

「玄天寒鳥,看你們的表現了。」楊華對九點藍色光暈說道。

隨後,九點藍色光暈懸浮在半空,身上爆射出刺目的藍色光芒。照得人的眼睛都睜不開。

「呀――!」

幾聲鳳鳴后,就只通體藍是的鳳凰出現在了半空。

八歧和大鵬王一下呆住了。

好強大的寒氣。

突然,八歧想起了什麼,失聲道:「上古凶鳥,玄天寒鳥。」

楊華點了點頭:「你還算有點見識。」

八歧暗叫不妙,玄天寒鳥,他多少知道一點,那些傢伙在上古時期,就是洪荒大澤的霸主,力量很是強大,桀驁不馴。想不到,血嬰居然馴服了九隻成年期的玄天寒鳥,他知道自己今天是凶多吉少了。

不過事到如今,他已經沒有了後路,橫豎都是一死。

他打定主意要拚命,就算是死,也要爭取拉個楊華的女人墊背。

楊華從他惡毒的目光中看了出他的陰謀,龍有逆鱗,女人就是楊華的逆鱗,取打他女人主意的,他絕對不會放過的。

「玄天寒鳥,開始吧。」楊華冷冷的說道。

玄天寒鳥,嘶叫了幾聲,便開始了攻擊。

楊華並沒有讓他們化做冰陽。否則的話,地球很快就會變成冰球,雖然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但是楊華也不想傷害無辜的人。當然,他不介意將自己腳下的島國變成一座冰雕。

玄天寒鳥乃是通靈之物。他們自然能感應到自己對手的力量。

在不化做冰陽的狀態下,它們完全可以將八歧和大鵬王搞定。

八歧突然口吐黑霧,黑霧飄散在半空中后很快就變成了一條條碗口粗細的蟒蛇。時間不長,周圍已經布滿了蟒蛇。

那些蟒蛇長相噁心,身上散發著陣陣惡臭,讓人倍感噁心。

楊華覺的那些蟒蛇有點古怪,忙打開黑暗之瞳,發現那些蟒蛇的身體中,全都封印著一條人類的魂魄。顯然那些都是為了信仰,自動出賣靈魂給八歧的多拉家常人。

楊華感嘆,人賤人了,真的沒辦法。

那些蟒蛇在八歧的指揮下,如潮水般不斷地沖向玄天寒鳥,很是瘋狂,幾乎是拚命架勢。

不過玄天寒鳥卻一點也不在乎,慢慢的揮舞著翅膀,發出冰冷的寒氣,那些蟒蛇根本接近不了玄天寒鳥,在半路上就被凍成了冰渣。

八歧則依舊源源不斷的吞吐著黑霧,蟒蛇的數量也在不斷的增加。

楊華暗暗的搖了搖頭,多拉家常人實在是太過愚昧了,居然有這麼多的人甘願奉獻出自己的靈魂。

其實這一點楊華是想錯了,八歧體內的靈魂,並不是全部都是自願奉獻的,幾乎有三分之二的靈魂都是神社人員,暗中將信徒慘殺,再給八歧的。不管怎麼說,這都是自做孽不可活的事情,願不得別人。

胡菲兒幾次想開口,希望楊華能解救那些靈魂,不過她還是沒說話,因為她知道楊華對這些矮子一向沒有什麼好感。

八歧的蟒蛇在數量上雖然佔據了很大的優勢,但是卻遠遠不是玄天寒鳥的對手,往往都是還商有接近玄天寒鳥,就被凍成齏粉。

隨著蟒蛇的數量繼續增加,無形中玄天寒鳥發出的寒氣也越來越強烈了,胡菲兒等人不得不在自己體外增加一層防禦,否則的話,全身都會發冷。玄天寒鳥尚未變身的情況下,胡菲兒等人還能堅持住。要是玄天寒鳥變成了冰陽,沒有楊華幫助,胡菲兒等人根本抵抗不了那種程度的寒氣。

蟒蛇一片片的死亡,後面的又前赴後繼地游過來,幸虧玄天寒鳥直接將它們凍成了齏粉,否則的話,蟒蛇死後的臭味也是一件麻煩的事。

楊華髮現這些蟒蛇根本沒有自己的意識,不知道怎麼叫害怕,像是發瘋一般,奮不顧身的衝過來,黑壓壓的連綿不絕,場面甚是凄慘。

眾人的目光都在打鬥現場,卻不知道,此時多拉家常已經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變化。

玄天寒鳥此時雖然沒有變身為藍日,但是它本身的寒氣就已經很強了,雖然八歧等人尚能忍受,但是作為普通的人類,那樣的寒氣就不是他們能忍受得了的。

被冰凍的蟒蛇碎末全都掉下去,順便也帶去了寒氣凝聚的結晶。

整個多拉家常發生了歷史上的最低溫。

尤其是首都東京,溫度的下降,已經讓人無法生存了。

井國神社更是早就凍成了冰雕。

不過,別的國家卻沒有多大的變化。

一些亞洲國家知道這個消息后,紛紛舉行慶祝,不過表面上還是發出了慰問信,鼓勵多拉家常人民堅持和寒流做鬥爭,勝利必將屬於你們。

再說神社半空,八歧口中的黑霧已經是越來越淡了。

蟒蛇的數量也越來越少,顯然,他體內的靈魂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

不過玄天寒鳥也不輕鬆,離開華夏神脈后,外界的靈氣密度很低,先前雖然看上去輕鬆,但是搞定了這麼大數量的蟒蛇,自身的寒氣也消耗了不少。

八歧打的就是這個主意,先用那些靈魂爭取消耗玄天寒鳥體內的力量,等到他們的力量消耗的差不多,他再親自動手。

楊華也看出了其中的厲害,些時玄天寒鳥身上的藍色幽光已經漸漸的暗淡了下來。

就在這時,八歧突然仰天長嘯一聲,身上發出尊尊的聲響,冒出濃烈的黑煙,片刻后,濃煙散盡,眾人的眼前出現了一條八頭巨蛇,八隻巨大的頭顱,十六隻眼睛,緊緊的盯著半空中的玄天寒鳥,發出惡毒的目光。

左手的旁邊是左手 「老公,我想起來了,這八歧的出生,似乎最開始也是上古凶獸。」胡菲兒似乎想起了什麼。

楊華抬起頭,對著玄天寒鳥看了幾眼。

他這是在和玄天寒鳥交流。

片刻后,楊華對眾女說道:「菲兒說的不錯,我剛才已經和玄天寒鳥交流過了,八歧的真身確實就是上古凶獸。在上古時期,玄天寒鳥和八頭蛇一族,本身就是敵對。」

雅典娜感嘆道:「想不到,我們眾神山當年卻被一頭畜生給耍了。」

手機小說網隨時隨地享受閱讀的樂趣 第391章尾聲—破城

張村,在遼國承天城還是鎮子的時候就存在,隨著承天城的不斷擴張,這次王城擴建,象張村這樣距離城郊不遠的村落被囊括進幾個,雖然大片的土地被划入王城之內,但這片土地卻依舊保持著原樣,沒有幾年時間根本就發展不起來。[本書來源www.xianjie.me]

不過依靠昔日通往城郊的道路,卻還是形成了幾個以村子為中心的外城區,人口也有近千號,因為外城荒地多,所以在安置兵馬的時候,在外城設置了四處大營,而在張村左近就有一個張村大營,裡面駐紮著五千遼軍。

張村的位置距離內城還有一段距離,挨著城牆邊緣地帶,由於遼國國庫空虛,為了保證前線用度,王城的擴建工程也隨之停了下來,而張村一段大約百來米的城牆只打了個地基,而左右其他地方的城牆也不過建起三四米高,因為城牆沒有修建完畢,所以才會在張村設立一座兵營,駐紮數千兵馬,專門負責巡弋這段城牆。

踏踏踏,遠處的煙雨之中傳來陣陣馬蹄之聲,因為雨水漸漸的小了下來,雖然仍然淅淅瀝瀝的下著,但卻不似前些時日那瓢潑的大雨,隔著幾米都看不清人,聲音隔的遠一些都聽不到,站在一處半竣工的城牆上的藏兵洞內,略帶著濕氣的木柴在火中發出噼里啪啦的交鳴聲,驅逐著四周的潮氣。

藏兵洞口,兩個遼兵穿著大斗笠站在雨中,不時的掃上幾眼四周的情況,聽聞到急促的馬蹄聲,兩個遼兵立刻警惕了起來:「頭,好像是大規模騎兵發出的聲音。」

「恩,聽這聲音,怕是要有上萬騎,不過這個時候哪來的騎兵,難道是前線撤下來的?」那什長並沒有想到可能是敵軍來襲,畢竟這裡是大遼王城,如果王城被敵人攻打,那可就離著亡國不遠,雖然說大遼國內民怨沸騰,但畢竟還有數十萬兵強馬壯的遼軍,所以什長也沒有往其他的地方想。

那士兵聽了,也是點了點頭,畢竟十幾天前,從前線撤退回十餘萬兵馬南下,如今南面鬧的越來越凶了,而且這些日子暴雨傾盆,河道都漲了老高,夏糧是沒有指望了,那些老百姓沒吃的,不造反才怪:「很有可能,現在連咱們這些當兵的都接連幾次削減用度,一天連三頓稀的都吃不飽肚子,這次大雨一下,怕是夏糧要泡湯,本來今年家裡還種了十來畝田,估計全都澇了,怕是十分之一都收不出來。」

「是啊!在這麼鬧下去,這天下可又要亂了,這些日子還沒南邊的消息,不過估計鬧騰的更歡騰了,如果不派點兵過去,怕是這天下都要改姓了!」那什長也是嘆了口氣:「好了,把眼睛瞪大一點,看看是哪個將軍帶的兵。」

那士兵聞言點了點頭,踏踏踏,馬蹄聲越發的清晰,透過那薄薄的雨幕,已經能看清楚對面的騎兵,那小兵突然瞪大了雙眼,對著身邊的什長道:「什長,好像不對勁啊!那些騎兵的鎧甲黑乎乎的,不是我遼軍的牛皮鎧甲啊!而且看那旗子,也好像不是蒼狼旗,更好像是麒麟旗!」

什長年歲比較大,眼神差了點,而這小兵卻機緣巧合得了個千里眼的天賦,就算在雨幕之中也看的比一般人遠,所以什長只是看著雨中有一團團的黑影,而小兵卻看出鎧甲樣式和旗子的圖案。

這什長聞言,心下一驚,看著雨中越來越近的黑影,連忙道:「你確認是麒麟的旗幟!」

「恩,這麒麟和狼的圖案我還能分的清楚,不過這麒麟旗好像是大夏國的旗子吧?」

什長感嘆一聲這小兵的眼神,又對小兵這有些木訥的腦袋憤慨,一把抱住小兵的腰,二話不說就鑽到城牆後壁內的藏兵洞里,這藏兵洞都建在城牆後壁,並沒有完全完工,不過卻也能擋風遮雨,老兵攜著小兵衝進洞內,焦急的道:「趕快將火滅了,快!」

「什長,怎麼了!」見老兵直接將脫下的斗篷去壓火,其他的幾個遼軍士兵也都有點納悶的問道。

「可能是夏軍打過來了,都別出聲!」什長道。

「真的是夏軍么,那咱們是不是回營報信啊!對了,咱們這還有一面鑼,現在雨小了,鑼聲營內應該能聽到!」一個士兵聽了什長的話,立刻慌亂的找起鑼來,說起來他們這一什的人,少有幾個願意當兵的,不過是生活所迫,在軍中討點飯吃,總不至於餓死,而且這守王城的兵每月還有三瓜兩棗的,雖然每天都會操練,但操練跟打仗是兩碼事。

什長聽了那士兵的話,上去就是一鎚頭,道:「你想死自己去報信去,夏軍那些是騎兵,幾百米轉眼就到,你前腳到營里,人家後腳就到,一刀就能把你給報銷了,就你身上那兩層布衣能擋啥事,老實的躲著,咱們這還算隱蔽,我尋思著這夏軍這一來,這天怕是要改了,不過這天怎麼變,跟咱們關係不大,而且夏國那邊對老百姓很是優待,聽說種地交的稅少,還能從官家那裡借牛,借工具,沒糧還給糧,如果夏軍佔了這,也不一定是件壞事,一會大家將號衣都脫了,回村上去,看看風聲再說!」

什長人有四十多歲,是老閱歷了,在七八個人里算是大輩分,人家吃過的鹽比咱吃過的米都多,幾個小年輕一聽什長這麼說,也都安靜了下來,雖然他們是當兵的,不過卻都是為了口飯吃,就算是當兵他們也經常挨欺負,一天連肚子都吃不飽,還被打發來巡邏,所以對遼國也沒有多少歸屬感,而且隨著耳邊馬蹄聲越來越大,顯然對方至少有上萬騎兵呼嘯而入,這連個城牆都沒有,就營內那幾千沒見過血的士兵能擋得住才怪,幾個人不由地敬佩的望向那什長。

「敵襲!」張家大營內,哨塔上的士兵扯著嗓子大聲的叫喊道,鑼聲更是霹靂乓啷的一陣響,張家大營內,數千士兵都在營帳內躲著,這外面濕漉漉的,走一圈身上都潮一片,這會聞聽鑼聲大作,這群沒上過戰場的兵蛋子立刻跟麻爪的魷魚一般,根本就不知道敢怎麼辦好。

好不容易有百夫長,千夫長衝出來,招呼這些兵蛋子,但已然已經晚了,赫連博的飛虎衛雖然在與狼騎親軍大戰一場,折損了五六千人,但主力仍在,借著餘威,一路狂奔而入,殺向張家大營,張家大營外圍只有一圈木柵,根本就沒有多少防禦,加上張家大營內的遼軍屬於二線兵馬,守守城門才湊合,但面對突襲而來的精銳騎兵,卻如一盤散沙,夏軍騎兵還離著幾十米,大營內就已經炸了營。

赫連博也沒想到遼軍的素質這麼差勁,他估摸著這守軍就算沒有狼騎親軍那麼強,也得有不弱的戰鬥力,至少讓他折損個千八百士兵,才能拿下這裡,但沒想到,基本上來沖都不用沖,對方就自己大亂了,什麼樣的敵人最好對付,失去了戰鬥意志,只懂得逃跑的敵人,這種敵人基本上就是用來屠殺的。

呼嘯如風的騎兵好似一陣龍捲風,只是一個衝鋒,張家大營五千人大潰,無數人爭先恐後的逃竄,但兩條腿的怎麼跑的過四條腿的,片刻功夫,就倒下一片,赫連博見張家大營徹底的潰敗,軍心士氣大振,立刻命令手下一軍都尉哈爾木帶兵攻打許村,而自己則帶著人攻向東門。

就在大夏騎兵打入外城時,吳用也開始發動內城的暴動,每日都在等著購買糧食的百姓早就已經被添裝滿火藥的炸藥桶,尤其是隨著城內各處糧棧先後告罄,買賣糧食的店鋪只剩下三家在官府的扶持下堅持,但每日排隊買米的百姓卻排成龍一般,在雨水中淋著,而且排了一整天也還不一定能買到米,民怨早就積累到了一定程度,差的只不過是一個導火索而已。

老百姓是樸實的,也是盲目的,當蝶樓的暗蝶在一家米庄買了一小把糧食,與販賣糧食的官員發生衝突,併發生拳腳,早就隱藏在人群之中的一個暗蝶趁亂將一把刀子刺入了一個士兵的胸口,頓時整個局勢都混亂了起來,而在暗蝶居中登高一呼,率先衝破士兵們的封鎖,去搶奪糧食,火藥桶終於被點燃了。

東內城屬於平民和貧民的居住場所,人口佔據著遼都承天城內的一半以上,能住進城內的大多都是有點本事,能賺到些錢的,但連著半個月的雨,根本就沒有工可上,自然也就沒錢賺,各米棧雖然價錢沒漲,但對這些平民卻也是不小的負擔,但總還能撐的下去,如今這被人一帶,百姓心頭上的怨氣也找到了口子,頓時大亂起來。

東內城因為糧食內亂的消息快速的傳遞到宮中,蕭綽立刻就意識到問題的嚴重,連忙調集兵馬,先將民亂平息,然後召集大臣們對此事進行商討,蕭綽的舉動無疑是正確的,不過她卻不知道就在民亂髮動之時,大夏軍也發動了最後一擊。

大夏數萬兵馬圍殲兩萬狼騎親軍,幾乎沒有漏掉一人逃走,而大雨也為大夏軍的行動做了最完美的遮掩,所以大遼內部一直都不曉得一頭狼已經來到自己身邊,隨時都可能咬上一口。

而這場民亂也敲響了遼國覆滅最後的喪鐘,東內城一座客棧之內,西門希步履匆匆的進了后宅,對著書房內的吳用道:「總管,東門守軍動了,前往街上去鎮壓那些暴動的百姓,駐守城門的兵馬不足五百,城門口只有幾十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