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你兄弟,快走,這裡不是你們人類來的地方!」比蒙衛士粗暴的將蕭寒推后一步。

Home - 未分類 - 「誰是你兄弟,快走,這裡不是你們人類來的地方!」比蒙衛士粗暴的將蕭寒推后一步。

「小子,你敢推我大哥!」伽羅不見,大怒,伸出拳頭,掄起胳膊就要上前動手揍那個比蒙衛士。

蕭寒伸手拉住了伽羅,運起神識對先知殿掃描過去,卻發現整個先知殿中就只有寥寥數十人,根本就沒有紫韻的任何身影,難道這先知殿還有什麼地下建築不成,於是蕭寒又仔細的掃描了一遍,發現先知殿下根本沒有任何地下宮室之類的。

紫韻和那個獸人大先知艾林都已經不在獸人帝都了?

不行,得去問一問紫韻的父親,福克斯.羅蒙一族的族長紫陌去。

「老四,紫韻不在先知殿,我們去找人問一下。」蕭寒說道。

紫陌非一般獸人,不但是福克斯.羅蒙一族的族長,還是獸人帝國的禮部大臣,所以找到他還是很容易的。

找到紫陌的時候,他真被一群獸人圍著呢,亂鬨哄的,像是管他要什麼東西。

「幸虧你們來找我,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脫身呢!」紫陌氣喘吁吁的將蕭寒四人引入了禮部的一間小客廳說動。

因為紫陌是紫韻的父親,所以蕭寒表現的還是比較尊重的,「紫陌大人,我們是來想打聽一下你女兒紫韻先知現在何處的?」

「紫韻,她都失蹤一年多了,我也不知道她現在在何處,不是被你們人類擄走了嗎,怎麼來問我?」紫陌表現的十分不悅道。

老狐狸翻臉還挺快的,就不信了,這紫韻都被大先知艾林召回先知殿了,街上那麼多人看見,他一個帝國禮部大臣會不知道的,要知道那些貓人接待科都是他一手安排的,一兩個通風報信的會沒有?

「紫陌大人何必隱瞞我們呢?我們就是跟紫韻先知一起從人類國家來獸人帝都的,當時是大先知艾林派人將紫韻先知接了回去的,許多人都看見了,您不會不知道吧?」蕭寒說道。

「回是回來了,可是她連我這爹都沒瞧上一眼,就又走了。」紫陌知道自己瞞不過去,只好承認道。

「走了,去哪兒了?」蕭寒追問道。

「不知道,是跟大先知走的。」紫陌回答道。

「哦,謝謝紫陌大人,我們告辭了!」蕭寒帶著伽羅三人從獸人帝都禮部出來了。

跟著艾林大先知,至少紫韻不會有生命的危險,蕭寒也放下大半的心了,紫韻肯定會回來找自己的,這一點到不用擔心。

「大哥,歌舞表演就要開始了,這可是一場盛會呀,不看可就可惜了!」伽羅催促道。

「你是哪裡熱鬧往哪裡鑽,走吧。」蕭寒搖頭一笑。

位置都是事先安排好了的,既不靠前,又不落後,也不愁沒有位子。

看台可是扇形的,足足有十幾米高,有土系魔法師,這簡直就是小菜一碟,這要是在地球上,這看台要是沒幾天還真的搭不起來,這可是容納了兩萬人的大看台呀!

這麼多人同時觀看一場演出,這對十六支參加演出的人類歌舞團來說是一個十分巨大的挑戰,燈光和音響都十分重要,甚至寧馨兒還將歌舞團備用的一套設備都用上了,這才面強足夠的將聲音送到觀看台上任何一個角落,如果用聖光歌舞團的設備,能達到一半就不錯了!

按照獸人帝國的要求,歌舞晚會的第一個節目是百族獸人合唱的《獸神讚歌》。

這台晚會是獸人帝國慶祝建國舉辦的,所以必須有獸人自己的節目,獸人一共準備了五個節目,其中第一個就是《獸神讚歌》,一個《蛇舞》,還有《勇士之歌》,器樂《百獸賀春》以及最後一個節目《群獸亂舞》。

而人類一共十六支歌舞團,準備了二十五個節目,加起來一共三十個。

其中聖光歌舞團與馨雲歌舞團各出了三個節目,還有五個歌舞團出了兩個,剩下都是一個。

且婚 其實寧馨兒和冰雲準備的節目有七八個,歌曲、語言和舞蹈都有好幾個備用,但是人家聖光歌舞團才三個,索性也除了三個,歌曲、語言和舞蹈各出了一個。

以前寧馨兒歌舞團外出巡迴演出,清叔都是充當主持人的角色,但是呢,他這種主持人是最簡單的,充其量就是一個報幕的,歌舞團經過蕭寒的改造之後,主持人的重要性就凸現了出來,清叔已經不能勝任這個工作,所以培養主持人就成了歌舞團工作上的重點。

所以當一男一女兩名流光溢彩的主持人一亮相,就吸引了現場兩萬多名觀眾的眼球!

「尊敬的獸皇陛下,皇后,獸人各族代表以及人類各國的來賓們,大家晚上好!」

「今天是一個不平凡的日子,它是一個讓千千萬萬獸人們永遠記住的日子,因為今天,獸人帝國成立了,在這個激動人心的時刻,我們追憶那些為建立屬於自己國度的獸人先輩們偉大事迹,同時也要銘記他們為了獸人帝國做出的偉大功績,用我們的歌聲來讚頌今天這個偉大的日子,下面請聽獸人合唱《獸神讚歌》!」

「嘩!」下面頓時一震如雷般的掌聲響了起來。

「陛下,那個人類說的太感人了,沒想到人類對我們獸人也是聽尊敬的!」皇后埃米爾鳳目中淚光閃動著。

「是呀,說的本皇我心潮澎湃不已,不知道這詞兒是誰寫的,本皇要好好謝謝他!」奧博一世感慨道。

「父皇,聽說今晚的晚會除了節目之外,其他所有的布置都是馨雲歌舞團搞的。」大皇子波比恭敬的說道。

「馨雲歌舞團?」奧博一世不明白的問道。

「就是寧馨兒大家和冰雲大家的歌舞團,她們兩家歌舞團正是合併成一家歌舞團了。」波比道。

「合併成一家了?」埃米爾皇后驚訝不已。

「是的,母后,我也是剛剛得到的消息,其實兩家歌舞團早已融合在一起了,只是一直沒有正式對外宣布而已。」波比說道。

「這可有意思了,呵呵。」奧博一世笑笑道。

這一次晚會寧馨兒和冰雲雖然來的最晚,卻佔據了主動主動權,連聖光歌舞團也不得不配合她來運轉。

按照馨雲歌舞團與其他十五支歌舞團的協議,他們只管齣節目,其她的一切都讓她們包辦了,這當然不能被同意,但是寧馨兒掌握了最先進的魔法燈光和音響設備,甚至為了營造出更為魔幻的氣氛,還配有隨行的各系魔法師,雖然級別都很低,但是很少有歌舞團用的起魔法師的,就連聖光歌舞團,也只有少量光系魔法師而已。

可以說,只要是能想到的,馨雲歌舞團都能為你做到!

在馨雲歌舞團的強勢之下,那些歌舞團還不一個個的乖乖聽話,並且接受指導和安排!

「大哥,這兩家歌舞團合併成一家,我是不是又要多一位大嫂呀?」伽羅嬉皮笑臉的問道。

「好好看你的表演,那那麼多廢話?」蕭寒現在終於發現這兩隻腦袋的就是比一隻腦袋的話多。

「嘿嘿。」伽羅嘻嘻一笑,把目光轉向舞台之上。

聖光歌舞團的表演總是帶有很強烈的宗教色彩,雖然它看上去也很精彩,但人類觀眾席是看的多了,有免疫力,而獸人根本不崇拜光明神,雖然最終人類這邊還是給了不少的掌聲,但是怎麼聽怎麼像是敷衍的,而獸人那邊就稀稀落落的了,帶頭鼓掌的估計事先安排好了的,目的也是為了給幾分面子,別把場面搞的太過於尷尬了。

幾個歌舞團的節目都乏陳可新,算是還不錯,因為舞台的緣故,都超常發揮了,演出也贏得了不少掌聲。

獸人出的節目中也有出彩的,就是個蛇舞,二十四個娜迦族美女往台上這麼一戰,扭動她們那水蛇一般的腰肢,身上幾乎沒有寸縷,隱秘是毫髮畢現,加上閃爍的燈光,造成一種亦幻亦真的視覺衝擊,看的看台上男人的眼珠子都調出來了,就聽見不斷吞咽口水的聲音,而且蛇女本來也是獸人族中少有的美女人種,只不過蛇女太毒,還有蛇女必須過一段時間泡在水中,普通人類可消受不起,也沒有人敢往人類販賣蛇女,這種女子就是抓到的了,估計也沒有人敢買!

「大哥,這蛇女的滋味可帶勁了……」伽羅眼神直勾勾的盯著舞台上扭動屁股做著各種誘惑動作的蛇女,有些興奮的說道。

蕭寒身邊可坐著兩個女人呢,他可不想搭理這色狼,毀了自己一世的清明,元夢紅著臉,有些不好意思看舞台上蛇女那放浪形骸的模樣,扯著蕭寒的胳膊就朝蕭寒懷裡把臉躲了過去。

好容易,等蛇舞過去了,所有男人們前傾的身軀收了回來,一個個危襟正坐的時候,元夢也慌張的鬆開了蕭寒的胳膊,不太好意思的偷偷的朝蕭寒臉上瞄來瞄去的,臉蛋更紅了:「我,那個舞蹈太…那…個了,我……」

「你知道嗎,你剛才抓的我胳膊好痛!」蕭寒嘴一咧,裝出一副很痛的模樣說道。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幫你揉揉。」元夢紅著臉道歉道,說著就朝蕭寒的胳膊伸出手去,輕輕的幫他揉了起來。

「大哥,你別說了,我也幫你揉揉。」伽羅搞怪的叫了一聲,伸出狼爪子過來,痛心疾首的說道。

「滾,一邊去!」 除非是有必要,否則蘇沐是不會動用官榜的。因為每次動用官榜,都會讓他對這樣的東西有著一種很強的依賴性。當然這是蘇沐以前的想法,如今的他是斷然不會這樣去想。官榜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逆天,既然這天都逆了,自己還用在乎那麼多其餘的事情嗎?

擁有著官榜,藉助著官榜,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這就足夠了。

有著這樣的理由在,蘇沐就不會再有任何遲疑。

短短的十幾分鐘過後,蘇沐從審訊室中走出來,只不過這時候的他,神情真的是相當凝重著。和進入審訊室之前,現在的他,眉宇間更多的是流露出一種慎重。

「領導,怎麼樣,他說了沒有?」徐炎低聲問道。

「說了。」蘇沐道。

「那咱們現在?」徐炎問道。

「跟我來!」蘇沐說著就領著徐炎走進了他的辦公室,站在這裡稍微沉吟了下,蘇沐就當著徐炎的面,果斷的將電話撥打了出去。這個時間點,正是上班的時候,所以說對方倒是沒有任何遲疑,很快就接通。

是龍震天親自接聽的。

「龍書記,我這邊有件事情需要向您彙報。」蘇沐嚴肅著道。

「說。」龍震天淡然道。

「是這樣的,我們商禪市今天發生了一起事情,不知道你那邊有沒有收到彙報?事情是這樣的,商禪學院的一個中文班準備出去旅遊踏青。誰想到半路上竟然被劫持。劫持的人是他們曾經的同學,名字叫做黃書箱。跟隨著黃屬性的還有著兩個幫手,他們叫做穆哈和穆罕。

我想要說的就是這兩個幫手,因為他們的目的竟然不是單純的幫助著黃書箱出口惡氣,而是想要動手,將中文班的那群學生全都殺死,用以召喚什麼真神降臨。我們現在已經查明,這兩個人是邪教的教徒。不但如此,穆哈已經死掉,穆罕說他們教在二十四小時內準備製造一起大事件。」蘇沐說道。

「什麼?大事件?」龍震天敏感的捕捉到其中的危害。

「是的。就是大事件。穆罕說他們還有著八個人,如今都是在石都市藏身著。他們想要做的就是在人流密集的地方動手。如果要是沒有猜錯的話,他們現在應該是收到了風聲。我現在就擔心他們是不是會溜掉,真的要是溜掉前往別的地方的話。那再想要找出來就困難的很了。」蘇沐說道。

「什麼?」龍震天蹭的就從座位上站起來。

商禪市這邊發生的旅遊大巴劫持事件。龍震天是知道的。只不過知道歸知道,因為蕭知恩那邊正在處理著,還沒有得到最為明確的處理結果。所以說龍震天就沒有如何追問著。誰想到從蘇沐這裡聽到的消息竟然是這樣的,真的要是真的話,那後果就不堪想象了。

邪教教徒,真神降臨,聽著就像是最為瘋狂的一群人。這樣的人是最為喪心病狂的,龍震天曾經就著這樣的人打過交道,知道他們是沒有將生死放在心上的,真要是對他們動手的話,他們是必然會反抗到底不說,甚至是還會拿著自己的生命當作炸彈。他們要的就是盡最大可能的,製造出更大的殺戮來。

一群沒有良知的人。

一群垂死掙扎的人。

但就是這樣的人,卻是最具威脅力的。因為只要他們想,是能夠以極小的代價,製造出轟動全國甚至是全世界的悲慘慘案來。當這樣的慘案發生,也就意味著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因此而流離失所,而變成家庭的災難。

這是龍震天絕對不允許的。

最為重要的是,龍震天的身份除卻是省公安廳的廳長外,身上還兼任著國家安全廳的廳長,他掌握著燕北省的所有安全力量。但他直到現在都沒有收到這樣消息的彙報,這就說明這是危險的。

「蘇沐,你能夠那八人都是誰嗎?」龍震天急聲問道。

這是問題的關鍵!

如果說到現在為止,只是知道對方只有著八個人,卻不知道這八個人的身份,不知道八個人的容貌,什麼消息都不知道的話。真的要是想要抓住他們的話,還是無疑於大海撈針。

因為你是沒有可能將所有人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都給排除一遍的不是。再說對方說的是二十四小時之內,誰知道到底是具體哪個時間段。

沒準,現在打電話的時候,那邊就有可能已經是開始動起手來,這是都必須要考慮在內的重要事情。

「龍書記,您知道商庭商老嗎?」蘇沐在這時候突然問出這樣的話來。

這倒是讓龍震天不由很為意外,怎麼回事?現在不是在討論著八個潛藏的教徒的事情嗎?怎麼搖身一變,會將話題給扯到商庭身上。不過說起來自己還真的是知道商庭的,怎麼說龍震天都是龍家之人。依著龍家在天朝之內的地位,對某些特殊人士是知道的。

「知道。」龍震天說道。

「那既然知道商老的話,相信您也是知道我和商老之間的關係對吧?」蘇沐問道。

「知道。」龍震天道。

「那樣的話就好說了,穆罕是我審訊的,所以說我是知道那八個人的。但至於手段的話,我想龍書記就不要刨根問底了。但就算是這樣,我是知道那八個人的,也不意味著我是能夠將他們的畫像現在就畫出來的,我需要時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說要是被我遇到他們的話,我是絕對會第一時間辨認出他們來的。」蘇沐說道。

「這樣…」

龍震天知道蘇沐的想法,他也知道蘇沐是古武者。古武者的定義,古武者的世界,龍震天不但清楚的很,而且更加知道,在官場中,在京城重地就有著這樣一群古武者。他們是惟國家論的,是聽從國家指派的,但和國家卻又不是那種軍隊官兵之間的單純關係。

蘇沐不想要讓自己知道他的身份,不想要讓自己對他的一些秘密追根問底,龍震天也不想要這樣做。因為依著他的身份,還真的是沒有可能有資格詢問和商庭有關的事情。但現在的他,更加想要不想要理會的同時,想要做的頭等大事就將這事給順利的解決掉。

「蘇沐,你現在就動身前來石都市,同時我這邊會開始部署著。只要是人流密集的地方,我都會安排著人進行調查。你儘快將八個人的畫像給我拿出來,等你過來后就直接前來省公安廳總調度室這邊。這樣,蕭知恩對這邊的情況是比較熟悉的,你現在就去商禪市,喊上他一起過來。」龍震天說道。

「是!」蘇沐說道。

徐炎站在旁邊,瞧著蘇沐就這樣坦然鎮定的和龍震天聊著。龍震天是誰?那可是省政法委書記,是整個燕北省掌握著絕對話語權的公安大佬。要知道龍震天並非是初來乍到的,他是在這燕北省有著深厚根基的。就沖著邱慎季也是龍震天想要如何動就能動,就可以看出來在省內,最起碼在公安戰線上,是沒有誰能夠威脅到他的。

而現在那?

就是這樣的人,蘇沐卻是以這樣的態度說著話,真的是讓徐炎為之感慨著的同時,不由慶幸著自己當初是和蘇沐一起從黑山鎮走出來的。兩人之間的關係擺在那裡,只要蘇沐越強,自己的地位也會越來越鞏固的。徐炎現在比誰都清楚,想要做成一番事情,光是有著所謂的激情是不夠的。

「這邊的事情繼續抓緊著,我現在就要馬上動身前往石都市。有著任何的事情,我都會提前給你打電話。還有這群教徒都是一群瘋子,沒準他們知道穆罕和穆哈被抓后,會鋌而走險做出一些危害到社會的事情,所以說從現在起,整個縣城是外松內緊,嚴密的提防著所有潛藏的危險因素。至於盯著誰,你知道吧?」蘇沐問道。

「是,我知道。」徐炎說道。

「那好,就這樣吧。」

蘇沐說完之後就動身離開這裡,他現在也知道形勢的嚴峻,所以說在坐進車內后,就開始手中拿著一枝筆,調動著官榜,開始將那些模糊的形象逐漸的烙印出來。

官榜是能夠追蹤到穆罕心中的那些人的形象,但卻是需要著時間來進行印證。所以說蘇沐才會給龍震天說,短時間是沒有可能找到八個人的形象,不過現在倒是可以聚精會神的做這事。

從殷玄縣縣城到商禪市有著半個小時的路程,就在這半個小時內,蘇沐便勾勒出來兩個人的畫像。

而且要知道這樣的畫像還並非是那種隨便的簡單描繪,因為有著琴棋書畫的豐厚功底,所以說蘇沐畫出來的時候,那就和照相的相片不相上下。有著這樣的兩幅畫像在,是能夠為蘇沐解決掉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所以說當蕭知恩這邊也坐上車的時候,蘇沐就將兩幅畫像遞過去。當蕭知恩看過之後,就沖著蘇沐說道:「你該做什麼就繼續做什麼,我這次跟著你,就是為你服務的。」 元夢的手很輕,給人的感覺好像是在捏著麵糰似地,不過力道恰到好處,蕭寒覺得舒服,一時間居然忘記叫她拿開了。

「接下來請欣賞馨雲歌舞團表演《霓裳羽衣舞》!」

《霓裳羽衣舞》描寫年輕的王子嚮往去月宮之上見到月亮女神的神話,其舞、其樂、其服飾都著力描繪虛無縹緲的仙境和舞姿婆娑的神女形象,給人以身臨其境的藝術感受。

舞蹈者冠步搖冠,佩珠睽洛,著五色羽服,珠圍翠繞,蟬紗薄飾,恍若神女臨凡。

全曲共三十六段,全曲分散序(六段)、中序(十八段)和曲破(十二段)三部分:散序為前奏曲,全是自由節奏的散板,由磬、簫、箏、笛等樂器獨奏或輪奏,不舞不歌。

中序又名拍序或歌頭,是一個慢板的抒情樂段,中間也有由慢轉快的幾次變化,按樂曲節拍邊歌邊舞。

曲破又名舞遍,是全曲**,.以舞蹈為主,繁音急節,樂音鏗鏘,速度從散板到慢板再逐漸加快到急拍,結束時轉慢,舞而不歌。

大陸上著名吟遊詩人白居易稱.贊此舞的精美道:「千歌萬舞不可數,就中最愛霓裳舞。」

《霓裳羽衣舞》傳說的是大陸上.流傳甚廣的一個歷史故事,它是一位王子深夜夢中,恍若身登月宮之上見到了夢寐以求的月亮女神,聽到有仙樂奏曲,身穿霓賞羽衣的月亮女神翩翩起舞。神女的歌聲玄妙優美,舞姿翩翩。醒來之後有感而作,一直傳承了數千年,才有了現在的《霓裳羽衣舞》。

蕭寒並不是第一次看寧馨兒跳《霓裳羽衣舞》了,但.是許多次都沒有這一次來的震感,舞台上的寧馨兒身穿五彩羽衣,宛若九天神女一般,光彩明艷,那一顰一笑,一個眼神,都將他心中無盡的愛戀勾引起來。

看台上是一片鴉雀無聲,所有男人的目光都直勾.勾的盯著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的那個寧馨兒,還有冰雲大家,她的陪舞也相當出彩,兩個人的舞蹈足以讓整個舞台的燈光黯然失色!

一曲羽衣舞結束,直到寧馨兒與冰雲躬身謝幕,.啪的一聲,一道清脆響亮的掌聲才驟然響起,緊隨其後的就是如潮水般的掌聲傳了出來,整個晚會也因此達到了一個**。

可以預測,今晚.一定很多男人夜裡都睡不著,因為他們滿腦子都會是身著五彩羽衣偏偏起舞的寧馨兒。

而這個寧馨兒是屬於我的,蕭寒感覺異常的自豪。

「大哥,大嫂跳的太好了,我伽羅這輩子就沒有看到過能夠跳出如此優美舞蹈的人!」伽羅也激動的臉色泛紅道。

「我知道,我的馨兒是天底下最天才的舞蹈家!」蕭寒壓制住心中的激動道。

元夢也呆住了,手已經忘記給蕭寒捏了,紫鏡也露出一絲不可思議的眼神,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過,一個女人可以如此的風光,如此的瘋狂的被男人喜歡!

「十分感謝寧馨兒大家和冰雲大家給我們帶來的這麼一段優美絕倫的舞蹈,下面……」

看過了華麗的《霓裳羽衣舞》,下面的節目一個個都黯然失色,有幾個吃菜的地方,也只是博得幾陣稀疏的掌聲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