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稟天主,朝北面方向撤退的,他們的速度太快,打了咱們一個措手不及…」焦無骨面帶慚愧地說道。

Home - 未分類 - 「啟稟天主,朝北面方向撤退的,他們的速度太快,打了咱們一個措手不及…」焦無骨面帶慚愧地說道。

但是,焦無骨的話還沒說完,展牧風的身形,嗖的一聲,就消失了。

焦無骨微微一愣,隨即看著身邊還在震驚於展牧風絕世身法的一眾屬下,頓時暴跳如雷,「還不快速速隨本將跟上主人!」

此時的展牧風,突破初虛境修為之後,六翼血天使功法施展出來,身法已經可以說是真正的勝過鬼魅。

但是,讓展牧風吃驚的是,這機甲一族的速度,比起展牧風的六翼血天使來,雖然不如,但是速度之快,也是展牧風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終於,展牧風發現,前方出現一隊機甲,雖然不知道是不是他們抓走的北冥等人,但至少,機甲是出現了。

雖然,此時已經到了武商虛無天地界的邊緣。

「前面的機甲朋友,請借一步說話!」

展牧風身形不變,朗聲說道,心中打定主意,先禮後兵,如果禮數到了沒有,那就試試拳頭。

就在展牧風即將趕上機甲之時,忽然之間,一隊機甲竟然猛地一個掉頭,迎著展牧風追擊過去的方向,就對展牧風發動了攻擊。

之前,在諾龍荒域,展牧風曾經見過星球戰艦,也曾經震撼於補天人一拳轟碎整個艦隊的恐怖實力。

但是,這一次的遭遇,展牧風卻猛然發現,昊陽星球的戰艦與這些機甲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甚至可以說,簡直如同螻蟻一般。

「發現一名敵人,初虛境修為,已經鎖定目標,準備瞄準攻擊!」一陣卡次卡次的機械之音響起,飛速離去的機甲,忽然之間,頓住了身形,折返過來,向展牧風發動了攻擊。

這些機甲發出的,竟然全部都是法則之力攻擊,而且攻擊配合只見,簡直如同一人。

一隊機甲,共計十七隻,全都是地刺鐵甲蛇一般模樣,整體呈現出紫黑色,須臾之

間,不僅法則攻擊朝發夕至,而且從四面八方將展牧風圍在了中央。

看著瞬息而至的機甲攻擊,展牧風一聲冷哼,一十七支毀天滅地大雷神箭從周身四面八方激射而出,將機甲攻擊全數震散。

「你是何人,竟然敢與機甲一族為敵?」就在此時,為首的地刺鐵甲蛇機甲忽然身形一晃,變成了一尊金盔金甲的人族軍士模樣。

「哦?竟然是有意識波動的機甲!」

展牧風也是微微吃驚,但是,看這金盔機甲的修為,也不過是星魄境五重不到,為何卻不僅能夠隨意切換自身形態,而且還能發出初虛境強者才能發出的法則攻擊。

「你們無緣無故偷襲本天主麾下兵營,打死打傷本天主麾下人馬,擄走我武商虛無天的叛徒,你們不給個說法,反倒來質問本天主,真是豈有此理,奇了怪哉!」

展牧風冷冷地說道,「一句話,交出北冥這些叛徒,滾出我武商虛無天,否則,別怪本天主不客氣!」

「那你就去死吧!」金盔機甲勃然大怒,這一次,竟然變成了玄冰鐵甲蜘蛛。

隨著金盔機甲的變化,其餘十六隻機甲,也隨即變成了玄冰鐵甲蜘蛛。

一時間,以展牧風為中心,漫天的法則蛛網,迅捷無比地罩向展牧風。

這些法則蛛網之中,赫然竟帶著與展牧風所修鍊的毀天滅地大雷神箭雷霆之力極為類似的雷電氣息。

散發這雷電氣息的法則蛛網,甚至直接將一片的虛無天燒成了灰燼。

展牧風勃然大怒,如果這區區一隻小隊的機甲他都應付不了,那之後源源不斷湧入過來的機甲,豈不是要反了天了。

「那就讓你們看看,真正的毀天滅地大雷神劍!」

話聲甫落,展牧風抽出赤霄承影劍,一道道足以掀翻一方天地的恐怖劍氣,狂暴無比地向法則蛛網爆砍過去。

十七隻玄冰鐵甲蜘蛛組成的法則蛛網瞬息之間,被砍得稀碎!

同時,毀天滅地大雷神劍,直接將三隻玄冰鐵甲蜘蛛當場震的四分五裂!

展牧風的恐怖戰鬥力和爆發力,讓一眾機甲當即震驚當場!

撕裂法則蛛網之後,展牧風劍招去勢不減,再一次直接沖著為首的玄冰鐵甲蜘蛛爆砍而去!

「開啟最大能量源,火速撤退!」

為首的玄冰鐵甲蜘蛛說完,竟然一馬當先,飛速逃離。

其餘的機甲,看到為首機甲都撤退了,一個個再無戰意,紛紛開啟最大能量源,玩命死的撤退!

就在此時,焦無骨率領邪惡兵營的大隊人馬,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

「保護天主陛…」

但是,焦無骨話還沒說完,剩下的幾個字便被自己硬生生地噎了回去。

眼前,少年天主展牧風哪裡是需要人保護的模樣,分明就是如同一尊絕世殺神,闖入殘兵敗將之中,一路砍瓜切菜。

不多久,原本十七隻機甲的小分隊,雖然只剩下十四隻,還是四下奔逃,但依舊被展牧風勝過鬼

魅的身影,如同神降四方一般,精準無比地擊殺在了虛無天的不同方位。

只看得焦無骨及一眾屬下錯愕不已,熱血沸騰。

只剩下最後的為首機甲,展牧風放過了。

「前方就是機甲赤龍城,只要進了城,老子就安全了!」

就在為首機甲以為自己已經安全了的時候,展牧風卻如同神兵天降一般,身影準確無誤地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啊!」就在為首機甲以為,自己馬上就要被展牧風的赤霄承影劍砍爆的時候,展牧風的劍卻輕輕地劃過,並未要他的性命。

而後,又在他以為逃過一劫的時候,如同老鷹捉小雞一般,法則大手將他捆住,拎了起來。

「北冥等人呢?」展牧風冷冷地看著手裡的機甲,淡漠地說道。

「北冥等人已經在剛才的戰鬥中,被您砍爆了啊!」為首機甲滿臉驚恐。

「帶回去審問!」展牧風冷笑一聲,隨手將金盔機甲扔給了焦無骨。

看著遠方懸浮在虛無天上空已經密密麻麻布滿了各式機甲的赤龍城,展牧風冷哼一聲,身形一動,再次消失在了當場。

末法城堡之中,此時,已經聚集了不下一百五十尊初虛境以上修為的強者。

這些初虛境以上修為的強者,一個個都老僧入定一般,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就閉目等待。

即便是一炷香時間已過,展牧風仍然沒有出現,在場的所有高手,既沒有一絲一毫的不耐和煩躁,也沒有任何的異動。

彷彿就是一百多尊雕塑一般。

看著末法城堡之中,如同黑龍涌動流觴曲水一般,繞著整座末法城堡不停地旋轉的邪惡黑色氣流,邢雲韶的心裡充滿了震驚和緊張。

「攝政天王,這裡聚集的高手,絕大部分可都是末法亡靈種族的人馬啊,實力完全碾壓咱們虛無天,一旦出現風吹草動,咱們怎麼可能保護的了少天主的安全?」

邢雲韶一道神識飄入獨孤莫耳中。

原本正在閉目沉思的獨孤莫,緩緩睜開眼,神識掃過四方之後,再一次閉目沉思,凝神等待,同時也是一道神識散入邢雲韶耳中。

「你難道忘了,當時就是少天主帶領末法亡靈的高手,前來搭救我們的?你難道沒有發現,末法亡靈種族的首領,恐懼領主已經不見了蹤影么?」

邢雲韶驚駭的差點心膽都出來了,「攝政天王,難道說,少天主陛下不僅將末法亡靈的首領恐懼領主斬殺,而且還把末法亡靈所有高手都收拾的服服帖帖?」

獨孤莫微微一笑,「你以為呢?少天主的修為和手段,又豈是你我二人能夠想象的!」

邢雲韶驚愕了半天,無限崇拜地說道:「想不到,真的想不到!咱們跟著這樣的少天主,真是三輩子修來的福氣!」

獨孤莫微微一笑,點了點頭,心裡暗忖道:「我心中的歡喜和震撼,又豈是你能想到的!」

就在此時,展牧風冷峻的身形,出現在了末法城堡天主寶座之上。 「參見少天主!」

整齊劃一氣勢如虹的聲音響起,顯然,獨孤莫沒少做功夫。

「咱們現在,首要的任務,是不能讓機甲一族,在我武商虛無天的地盤,肆無忌憚!」說到此處,展牧風大手一揮,「帶進來!」

話聲甫落,焦無骨帶著金盔機甲,迅速飛了進來。

「說說吧,你們是哪一部分的,闖入我武商虛無天的地界,究竟意欲何為?」展牧風目光冷峻地看著金盔機甲,冷冷地說道。

「哼!你們別得意,你們雖然抓了我,但是,我機甲一族,戰力之恐怖,又豈是爾等能夠想象的,你們就等著覆滅吧!」

金盔機甲面目猙獰地說道,看著展牧風和手下一百多尊的初虛境強者,竟然絲毫不懼,似乎抱定了必死之心。

邢雲韶猛地上前,啪的一聲,就將金盔機甲的金盔,打落了一角。

「說不說!」

但是,金盔機甲看著邢雲韶,神色之間,卻是無限的鄙夷。

「讓我來!」展牧風淡淡一笑,手指輕輕一彈,手尖之上,一朵豆油般極其細微的火焰出現了。

金盔機甲鄙夷地看著展牧風,冷笑道:「雕蟲小技,我機甲一族,所有材質乃是取自上古玄鐵,早已經是水火不侵!」

「哦?是嗎?」展牧風手指輕輕一彈,豆油一般似乎隨時都要熄滅的火焰,輕飄飄地朝著金盔機甲就飄了過去。

火焰飄到金盔機甲身前,金盔機甲還沒來得及發出第二聲鄙夷,就驚恐地發現,自己引以為傲的上古玄鐵之軀,竟然如同熔岩一般,一段接著一段,直接燒成了水!

「怎麼樣?說還是不說?你要還是不說的話,也行,那本天主就只能燒死你了!」展牧風手指再次輕輕一彈,這一次,卻是數十支豆油火焰,出現在了指尖。

神級至尊奶爸 「我說,我說!」金盔機甲終於恐懼了。

「我們乃是星海上將大人的部下,因為受到機甲之皇的排擠,在星海上將千金岳明珠的統帥之下,高價與蟲族交換,得到蟲族通道,進入了武商虛無天,目的就是尋找通往星海幽靈船的蟲洞通道!」

金盔機甲顫慄的說道,生怕展牧風的豆油之火,再次將他燒成水!

獨孤莫沉聲道:「你們找星海幽靈船幹什麼?」

「傳說,傳說,玄牝之門朵拉法則秘鑰就是在星海幽靈船上,只要找到星海幽靈船,就可以拿到玄牝之門朵拉法則秘鑰,這樣,我們就可以復活星海上將大人,就不會一直被欺負了!」

金盔機甲苦喪著臉,現在幾乎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獨孤莫沉聲道:「天主,現在情況已經非常明了。雖然,我們現在還不知道,這處蟲洞通道,究竟會是在我虛無天的哪一個方向,但是,我們與機甲一族的戰爭,估計已經是不可避免!」

就在此時,虛無天各處傳來緊急軍情,機甲一族首領聽說他們的機甲小隊在武商虛無天被全殲,已然出動了數千機甲,從赤龍城出發,仗著速度快,在武商虛無天各處燒殺搶掠。

武商虛無天一眾修士,十萬年以下壽元著,不要說沒見過機甲,就算是聽過的都不多。

一時間,整個武商虛無

天和末法亡靈種族領地,被殺的屍橫遍野。

雖然,在武商虛無天一眾初虛境高手的抵禦之下,與機甲一族的戰鬥互有傷亡,但總體而言,吃虧極大。

「沒什麼,機甲一族敢入侵咱們,就地消滅就是了!」展牧風不以為意地說道。

但是,饒是展牧風將法則神識散布出去,依舊沒有發現,哪裡有一絲一毫蟲洞通道的氣息。

就在此時,忽然之間,橫跨不知道多少位面的末法城堡,竟然猛地一陣搖晃。

「不好了,主人,桑天埋骨地,竟然坍塌了!地獄領主和冰龍使者,都消失了!」一尊星魄境亡靈將校,驚恐地說道。

「獨孤叔叔,我過去看看,你先部署一下,咱們先把機甲一族在赤龍城的釘子給拔了!這一戰,你親自帶隊!」

話聲甫落,天主寶座之上,已然消失了展牧風的身影。

站在一處處嶙峋巨龍骨架之間,怨念縱橫的法則空間,無數的狂暴混亂法則,如同一支支毀滅天地卻又毫無目標的利劍,狂亂地四下激射。

但是,這些利劍,卻無一例外,無法靠近展牧風的周身百步。

這桑天埋骨地,似乎曾經是某處強橫存在的棲身之所,雖然歷經三千年的大戰毀損,卻依舊能夠從一節一節恢弘壯闊的斷壁殘垣之中看出往日的雄壯氣象。

展牧風神識散發出去,桑天埋骨地之間,卻如同死水一般,沒有一絲一毫的波瀾。

甚至,展牧風連自己的呼吸都聽得到。

詭異靜謐的可怕!

三千年大戰之地,怎麼可能靜謐到如此詭異!

展牧風慵懶地伸了個懶腰,腳踏虛空,一步一步地朝著桑天埋骨地深處走去。

就在展牧風步入桑天埋骨地縱深不知幾許,看著前方一座高聳的龍骨祭壇微微發愣之際,忽然之間,桑天埋骨地的氣息,出現了一絲極其細微的異動。

「龍神冰火劍!」

幾乎是如同髮絲入水,根本就難以察覺,一柄散發著龍神怒吼,似乎冷若冰霜又似乎瞬間可以切換成滅世大火的長劍,無聲無息,從展牧風身後,向著展牧風急刺而去。

眼看著龍神冰火劍就要刺破展牧風的胸膛,伴隨著無聲的恐怖劍氣,一道悠遠蒼茫的地獄龍吟,彷彿在為展牧風吟唱最後的葬歌。

「恐懼真是個廢物,連這等螻蟻都戰不過,真是讓我們末法亡靈顏面掃地!」

然而,這個聲音剛剛落下,就在龍神冰火劍就要一擊得手之際,猛然之間,偌大的桑田埋骨地之中,哪裡還有展牧風的影子!

「地獄領主,這小子哪去了!」龍神冰火劍瞬息之間,竟然幻化成了一條通體如冰晶一般的無色巨龍。

「奇怪啊,明明剛才那一劍,已經刺中了啊!」面若寒霜的地獄領主,法則神識散發出去,也是沒有發現一絲一毫的異動,滿臉的驚奇與難以置信。

就在此時,高聳的祭壇深處,忽然出現了一聲極其細微的聲響。

「在那裡!」地獄領主和冰晶巨龍幾乎同時面目猙獰地說道。

話聲甫落,兩道鬼魅身形,從左右兩側,同時包抄了過去。

然而,讓地獄領主

和冰晶巨龍萬萬沒想到的是,等他們也就是半個呼吸不到的時間,趕到方才聲音發出的所在,卻哪裡還有一絲一毫剛才那少年的氣息。

就在此時,忽然之間,東西方向,竟然同時出現了兩道初虛境第一辟的人族修士氣息。

「你往左,我往右!」地獄領主說完,身形一動,便朝左邊方向,迅疾無比地猛撲了過去。

冰晶巨龍點了點頭,一道氣息過後,出現在了右側人族修士氣息暴露處。

然後,讓地獄領主和冰晶巨龍震驚的是,他倆又再一次撲了個空。

就在此時,真正的無聲無息之間,正在滿心疑惑的地獄領主,沒來由地感受到了一道透骨的寒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