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樣的猜測傳出,蕭寒在龍島海域的工作算是告了一段落了,下一步就是轉戰蒼茫了。

Home - 未分類 - 不管怎樣的猜測傳出,蕭寒在龍島海域的工作算是告了一段落了,下一步就是轉戰蒼茫了。

銀葉似乎想通了,但是卻還沒有低頭,他和蕭寒起了一個約定,就是如果蕭寒的試驗成功,他就會順勢投靠過來,如果試驗不成功。他會繼續按照自己的設定的路去走,但是他不再會要求銀瓶犧牲自己了。

很明顯,如果銀龍一族無法延續下去,銀葉就會孤注一擲的報復龍族了,因為正是當初的龍族驅逐銀龍一族。以至於造成今日銀龍一族快要斷絕的地步,銀葉心中的恨意難消!

蕭寒放了銀葉,但是卻要求在他試驗這段期間,不要試圖去報復龍族,銀葉答應了。

釋放了銀葉之後,第二天蕭寒就帶著花溟和冷月二人觀摩了戰傾城和貝蒙多兩大絕頂高手的一次精彩的對決,三人都獲益良多,然後就踏上了歸程了。

冷月要留下來隨船出發,所以蕭寒只能帶著花溟、銀瓶、弗林兒、戰江以及燭平,還有已經化成幽靈的戰江母親韓氏,加上昏迷不醒的君橙舞,一薦七個人加一個幽靈通過冰龍島的傳送陣返回大陸。 第五百七十二章:紫衣侯(一)ps:求打賞!求月票!

白光一閃過後。蕭寒一行七人只覺得自己眼前一黑之後,等到他們清醒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不再原來的地方,而是站立在一個空曠的山洞之中。

這真是蕭寒當初乘坐前往龍島的傳送陣,發現七彩紫金蟒的小島。

傳送陣很隱秘,就算被人發現了也沒關係,因為發動傳送陣需要特殊的咒語,不是什麼人都能隨便丟下幾塊魔晶石就能夠做到的。

可能是第一次乘坐傳送陣,銀瓶和戰江還有些輕微的頭暈,不過休息一陣子就好了。

眾人沒有在小島上停留,蕭寒從空間戒指中取出鐵木帆船,找准了方向,開始向黑炎族居住的群島方向進發!

這一次有了航海用的羅盤,至少在方向上不會迷路了。

本來七個人修為都不弱,可以選擇飛行的,只不過蕭寒打算放鬆一些,另外想多出一點時間參悟一下從戰傾城跟貝蒙多一戰得來的心得。

這種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東西,需要及時的參悟,所獲得的就越多,而時間脫的越久,日後想要參悟的話。效果會查了很多,反正也不急在這一時,所以蕭寒選擇了乘船。

一路上倒也風平浪靜,戰江和韓林兒還有燭平他們都沒有出過龍島海域,這一遭出來,呼吸到自由的空氣,有些興奮不已,也沖淡了離開了父母家人的愁緒。

蕭寒本來想要去韓家一趟的,但是最終看在韓林兒的面子上,沒有去,況且從銀葉嘴中得知,韓家其實已經整體加入海風了而且很有可能是地部的人,所以銀葉也建議他不要對韓家著急下手,免得兔子急了也咬人。

一個韓家蕭寒還不怕,所以也就順水推舟,沒有去動韓家,反正韓家這一次遭到的打擊也不小,不論是聲望和實力都遭到了重創,真窩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舔傷口呢!

而燭平本來已經跟燭蓮兒見面了,這一次燭平跟蕭寒離開龍島海域,他居然沒有把她給帶上。

蕭寒問過他,燭平的意思是是想讓燭蓮兒跟冷月走,兩個人分開來,這樣不會引起太大懷疑。

蕭寒不明白燭平為什麼要這樣,他生還的消息又沒有公開,至於會被人懷疑嗎?

估計是怕燭蓮兒失蹤會讓人聯想到他生還了吧?

不知道這是什麼邏輯,也許燭平是想讓燭蓮兒在家多陪陪母親嘉德夫人吧。找了這麼一個爛的借口,既然燭平給出了解釋,這又是人家的私事,蕭寒也弄不便深究,也就隨他了。

當蕭寒等人乘船趕到當初他被救落腳的黑炎島上的時候,發現上面的黑炎族人差不多都搬遷走了,留下一些老弱可能是不願意承受風浪的風險,就留了下來。

蕭寒上島的時候,受到了島上黑炎族人熱烈的歡迎,對黑炎族來說,蕭寒是他們的大恩人,大救星,還是他們的王!

島上面留下的多數都是老人,他們的身體不能夠承受風浪的侵襲,如果強行的遷徙的話,估計能夠活下來的不超過十分之一,而留下來,只要用度充足的話,他們至少還能多活幾年,所以炎戰族長忍痛下令,同意他們留下來。

反正他們沒隔一段時間都還是可以過來看望他們的。看到人總不看不到強吧!

重生空間萌醫 蕭寒上島的時候意外的發現了炎嘯,這個小子詛咒解除之後,修為突飛猛進,資質十分好,如今修為已經到了高級劍士,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會進入劍師階了,十年之內到達大劍師境界應該問題不大。

炎嘯見到蕭寒那都是以弟子之禮見禮的,蕭寒不但解救了他們的族人,還給她們的身體解除了封禁,令他們有了重新強大起來的希望。

炎嘯是來給船上的老弱送補給的,基本上是每兩個月一次,同時也是在附近的島嶼勘探,以及製作海域圖,並且不斷的向東和向南方向探索!

蕭寒向炎嘯介紹了花溟等人,然後又向他了解了一下黑塔行省這兩個月的情況。

黑炎人的生存壞境有了很大改善,在紫霞學院院長顏回的幫助下,黑炎族終於獲得了一張可以在黑塔行省內擁有居住權的居住令,也就是說從法理上,黑炎族獲得跟明嵐帝國平民一樣的權利,但是這隻限於黑塔行省,而且這張居住令目前也就在黑塔總部控制的地盤內才有效。

黑炎族人要是跑出了黑塔控制的區域,照樣會被當成奴隸抓起來,然後販賣,而且隨著黑炎族取得居住權之後,大量的黑炎族奴隸嚮往黑塔總督控制區域內的自由生活,紛紛的出逃,其結果自然是釀成了巨大的血腥衝突!

別的行省,黑塔總督府自然是管不了,而且擁有大量黑炎奴隸的貴族們自然是極力的封堵消息。不讓黑炎族在黑塔行省取得居住權的消息散播到自己用后的黑炎奴隸群中,而黑塔行省內部,則被這樣一張居住令攪得天翻地覆!

黑塔行省並非黑塔一家掌控,而黑塔居然替黑炎族討要了一張居住令,從最大的黑炎奴隸販賣頭子突然轉變成黑炎族的保護者,這中間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有些令人有一種無所適從的感覺!

而解下來黑塔行省內爆發了大規模的黑炎族奴隸出逃和武裝起義的事情,這下子大伙兒都明白了,黑塔總督這是跟黑炎族達成了協議,利用幫黑炎族取得居住令的條件,挑起黑塔行省內黑炎奴隸暴動,而黑塔就完全可以結這個「居住令」出兵佔領黑塔全境,然後將黑塔行省至於他一個人的控制之中!

這是要吞併其他四家,四家都不是蠢蛋,看出黑塔搞出這張居住令背後的不懷好意,當然不能任人宰割了,因為黑塔總督手握「居住令」,完全佔據了律法大義,如果他們遵照執行,損失會有多大,誰都清楚,但是如果不遵照執行的話,那等來的就是黑塔總督的討伐令!

唯一令四家沒有想通的是。向來不介於黑塔行省權力鬥爭的紫霞學院為什麼突然在這個時候倒向黑塔總部這個殺人如麻的劊子手。

黑塔行省勢力錯中複雜,上百年來,五家其實聯姻不斷,可以說大家都有點沾親帶故的,算起來可以叫一家人,當然這一家人五個姓,為了各家的利益,那爭起來,絕對是不會相讓的,因為這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關係。黑塔才能夠做了黑塔行省六十年的總督,而且只要他不發瘋,不抽筋,就算讓他繼續做下去,估計其他四家也不會有什麼意見。

但是現在,黑塔突然變了,變得胃口大開,而且想一口吞掉其餘四家,並且還聯合了四家都忌憚不已的紫霞學院,這可是連明嵐帝國皇家學院都忌憚的實力,學生遍布整個蒼茫大陸,天知道它又多麼雄厚的資本!

一旦紫霞學院支持黑塔吞併其餘四家,一統黑塔行省,那對四家來說絕對是災難性的後果。

紫霞學院為什麼這一次要幫助黑塔呢,難道是為了那張黑炎族「居住令」,一聯想到「居住令」是紫霞學院的院長顏回親自跑到帝都向皇帝討來的,據說此令可是遭到了帝都各大貴族的抵制,最終才同意之在黑塔行省施行,其餘行省的黑炎族奴隸身份不等變更,才有了這樣一張不同尋常的居住令。

「居住令」一公布,就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在黑塔行省內蔓延,好像一夜之間,無數的黑炎族人都知道了居住令一般。

雖然這個居住令適用於自由的黑炎族人,可是那些被抓走去當奴隸的黑炎族人他們本來就沒有犯罪,本來就不是奴隸,居住令一出,讓他們看到逃出囚籠,獲得自由的希望。

於是原本一盤散沙的黑炎族奴隸自發的選出了頭人,然後在頭人的帶領下,開始了大面積的罷工。

要知道貴族能夠每天醇酒美人,那絕大多數都是因為下面有成千上萬的奴隸為其不斷的創造出巨額的財富供他們揮霍的,沒有這些奴隸的幸苦勞作,他們哪來的酒醉金迷的奢靡生活?

不管是黑塔背後的家族,還是四大家,都是建立在奴隸和平明的血淚上的,他們敲骨吸髓,平民還好一點。至少還有一點人權,少量的法律保護,可是奴隸,那被貴族養的一條狗還要不如。

大陸上的人口其實不算奴隸的,因為奴隸不能算是人了,只算平民和貴族,這兩者加起來人數就超過了五百億,如果算上數量龐大的奴隸,這個數字可能還要翻一倍!

可以想象,一場神魔大戰,人類最終只能留下百分幾的人口,跟世界末日又有什麼區別?

如此巨大的災難怎麼不能令人感到恐懼和恐慌?

當然每萬年一次的神魔大戰普通人是不知道的,因為這會帶來巨大的恐慌,一旦這種恐慌的情緒蔓延整個大陸,人類將會不戰自潰了。

不管怎麼說,實力才是生存的根本,黑塔對外擴張的勢頭已經引起了明嵐帝國內部的重視。

這其中最強大的一個就是歐陽世家,歐陽倩的失蹤令歐陽家失去了對黑塔行省的掌控,就算歐陽家及時派出了歐陽鋒父子進入黑塔總部的本部蒙哥城,但是奔波了兩個人多月,除了查到歐陽倩的失蹤跟已經被處死的海軍都督獠牙有關。

而跟獠牙有關的人不是已經死了,就是失蹤了,代替獠牙的水軍都督更是一個油鹽不進的傢伙,而且偏偏修為不弱,在別人的地盤上用強基本上是死路一條。

所以歐陽鋒叔侄在蒙哥城待了將近兩個月,除了在青樓楚館留下了一個風流倜儻的歐陽公子的名聲之外,其他的一無所獲。

歐陽倩身份和輩分都不低,甚至歐陽克見到歐陽倩也得恭敬的叫一聲姑姑,而歐陽倩叫歐陽鋒一聲「鋒哥」就不錯了,多數的時候不咸不淡的喚一聲「十三哥」就不錯了,歐陽鋒在家族這一輩中排行十三,歐陽倩直系出身,雖然論年齡要排在歐陽鋒的後面,但論身份卻比歐陽鋒這個神級長老還要高那麼一截!

這樣一個重要的人,還掌握這歐陽家的情報機構,怎麼能不把她找出來呢?

家主歐陽雄下的命令是「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對於歐陽家,蕭寒給劍二下過命令,讓他重點關照,所以估計歐陽家在蒙哥城怕是難以作為,憑歐陽鋒的能力,他是不可能在劍二的手下獲得任何一絲有利的消息的。

炎嘯知道的機密並不多,蕭寒找打打探情況的目的只是想了解一下黑塔行省的情況,這一次過來,只是順便路過,同時也是為了檢查一些蕭盧和蕭虎等人的功課。

對於歐陽家在蒙哥城的活動,炎嘯知道的很少,但是對於公開的活動,倒是說了很多,什麼宴請某某人,幾天去一次青樓呀,這些倒是挺多的。

大概知道原來的黑塔背後就是歐陽家,黑炎族對歐陽家是恨之入骨,所以凡是歐陽家的事情,黑炎族都費心的打聽,炎嘯身為族長之子,聽到的自然不少,面對救命恩人加上視為恩師的蕭寒,炎嘯自然是把自己所知道的如同倒豆子一般全都說了出來了。

原來族長的居屋,現在成了蕭寒一行的臨時落腳點,韓林兒倒是對島上的風土人情很感興趣,於是拉著戰江和燭平兩個人在島上閑逛。

戰江必將了解韓林兒,常人如果雙目被人挖出,哪還有這般心思,這也是韓林兒生性寬厚樂觀豁達,不然性格偏激起來,早就要找戰雨報仇雪恨了。

蕭寒問過銀葉,戰家祠堂下面韓林兒的雙目還有那個黃天霸的四肢都是誰所為,銀葉回答是戰雨,對韓林兒,也許是嫉妒,嫉妒他跟君橙舞的感情,對於黃天霸,也許是他壞了自己的計劃,才會被殘忍的看去四肢。

戰雨此人性情居然殘暴若斯,已經是到了滅絕人性的地步了,看他居然能夠為了利益暗算自己的親爺爺的,就知道此人是一個為了利益不折手段之人。

這樣的人都是梟雄,心中只有自己,凡是阻礙他的,都會被他無情的撕碎。

燭平對韓林兒一個瞎子就沒有那麼多的理解了,他本龍族,雖然在龍族中受盡別人的白眼,但是骨子裡還是有一股傲氣的,除了蕭寒,他誰都不服的,所以一路上他跟戰江和韓林兒之間並不怎麼合群,蕭寒真是看出來燭平不合群,怕他會便的越來越孤僻,這才讓韓林兒拉上他一塊兒的。

羅馬也不是一天建成,友誼也是一天天的深厚起來的,燭平跟韓林兒起碼還有一層獄友的關係,兩個都是敦厚善良之人,應該會成為朋友的。

只要有朋友,就不會走極端,蕭寒最擔心的就是燭平會在思想上走極端,這樣對他的未來可是一個巨大的隱患。

所以有意識的,讓韓林兒和戰江都陪他說說話,喝喝酒什麼的,有時候他自己也主動加入進來,這樣燭平自然而然的就慢慢的融入到這個集體中來了。

在黑炎島上歇了一個晚上,蕭寒等人告別炎嘯,繼續上路了,這一次就不乘船了,乘船太慢了,改用飛行了,蕭寒熟悉路線,自然是帶頭向目的地飛了過去,然後緊隨其後的是花溟,花溟的背上還背著一個人,就是昏迷不醒的君橙舞,然後銀瓶。

蕭寒雖然解除了銀瓶體內的封禁,不過並沒有放鬆對她的控制,而是餵了她吃了一顆葯,當然肯定不會是補藥,就這樣銀瓶只能乖乖的聽蕭寒的話了。

至於雷子,蕭寒將它留給了冷月,雷子在冷月身邊,還可以做個信使隨時傳遞消息,比留在蕭寒身邊有用多了,還可以以備不測。

至於雷子原主人花溟,已經忽略不計了,雷子現在聽蕭寒的命令多過於花溟。

花溟也懶得去管這個吃裡爬外的東西,反正命令就算轉到自己這裡,還還得照搬,何必多此一舉呢?

從黑炎島到蒙哥城也就是三千多海里,幾個人全力飛行要不了一天就可以達到,不過算上中途休息和修正飛行方向所耗費的時間,一天一夜的時間足夠了。

總督府一戰,黑塔背後的家族死的死,逃的逃,也沒有剩下多少人,特別是黑塔生前娶的夫人,也都沒剩下幾個,現在黑塔行省的總督是蕭盧,當然他對外的名字還是黑塔,為了不讓人懷疑,總督府,黑塔的夫人還是有好幾位的,只要蕭盧不嫌棄,蕭寒倒也不反對他跟黑塔的夫人們發生超友誼的關係。

當然,總督府內還有一位超然的存在,名義上他是黑塔的如夫人,黑塔總督卻從來沒有在她獨居的院子里過過一夜,甚至對於這位夫人,黑塔總督還有一種不敢得罪的意思。

如玉現在更名為懷玉,之前是歐陽家培養出來的最出色的密諜,這樣的一個女人居然在總督府擁有超然的地位,隱隱的連黑塔這位主人都對她有三分的忌憚。

知道懷玉身份的人並不多,而知道那一晚蒙哥城黑塔總督府風雲變幻的人就更少了,懷玉很少出門,最多的地方就是去紅袖添香集團在蒙哥城的總部,然後就是霧隱閣,其他的地方根本不涉足,這就讓她籠罩在一層神秘的迷霧之中。 一年之計在於春。

一天之計在於晨。

像是為了印證這個說法似的,蘇林青最為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在清晨運動,這種運動不單單指的是在床上進行,更為重要的是他會在外面的泳池中游泳。這是一座別墅,有著室內游泳池。蘇林青早就醒過來,已經是在泳池中來回遊動了半個小時。然後從泳池中起身的他,徑直回到卧室中,沒有任何停歇的情況下,就開始將目標鎖定躺在床上的那具曼妙嬌軀。

這是具身體白皙的像是羊脂白玉的嬌軀。

你能夠看到她的身材是性感魅惑的,該凸的地方凸的要命,該凹的地方完美的凹下去,玲瓏有致的嬌軀隱藏在綢緞中,越發散發出一種魅惑氣息。這是個在藝校中小有名氣的校花,被蘇林青盯上后就想方設法的給弄到手中。蘇林青開出來的條件很為誘人,由不得這個校花不屈服。再加上這個校花做的就是這種買賣,倒也沒有怎麼推辭。

再說真的不是每次都有機會享受到這種別墅待遇的。

在這個別墅中已經享受了兩天的校花,有種不想要離開的衝動。赫然已經習慣了蘇林青作風的她,當那具散發著男性氣息的身體壓上來的時候,是本能的扭動著腰肢,極盡魅惑的勾引配合著。

校花是沒有睡覺的。

校花掙得就是這種錢,要是說在這種最為應該享受的時候卻是睡的像是一頭死豬那還了得?你真的認為像是她這樣出來做這種生意的人會是隨便一個女人都能做的嗎?當然是不可能的,要是說沒有點自我控制力。是絕對不會被蘇林青盯上。

所以很快房間中便響起蘇林青舒服的呻吟聲。

校花跪倒在蘇林青身前,腦袋埋下去不斷的聳動。這是一種很為美妙的時刻,蘇林青現在的錢早就多不勝數,所以說能夠拿錢來買到這種享受,他是絕對不會吝嗇。別說這個笑話的口技還是不錯的,每次都讓蘇林青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在清晨時分能夠來上這樣一出,實在是至高無上的神仙享受。

只不過今天的享受是沒有可能像是以往那樣進行到底,突然間蘇林青手機刺耳般的響起來。任何時候蘇林青的手機都是不會關機的,他知道肯定會有事情發生,他也必須在第一時間將所有事情全都解決掉。而能夠給他打過來電話的事情又怎麼會簡單?

果不其然電話是尺子打過來的。

「九爺。出大事了。」尺子驚恐道。

「什麼事值得這麼大驚小怪的,這麼多年都過去,難道說我們經歷過的大風大雨還少嗎?說,到底是怎麼回事?」蘇林青冷靜著問道。沒有任何驚懼失措的意思。

「九爺。咱們的所有買賣全都被警察給掃了。咱們的廢品收購站,咱們的賭場,咱們的物流中轉站。只要是咱們的產業,全都在剛才被警察查封。所有人全都被帶走,在咱們這條線上的人除了九爺外,差不多都已經被抓的沒剩下多少。我是幸運的沒有被抓住,趕緊給九爺您通知下,您說咱們現在怎麼辦?」尺子急忙道。

「什麼?」蘇林青蹭的就從床上坐起來。

校花是沒有想到蘇林青會突然這樣做,猝不及防下硬是被直接推搡到床下面。只不過大好春光外泄的她是不敢多說什麼的,她知道蘇林青這刻是處於憤怒中,她要是敢多說話的,蘇林青會不知道怎麼收拾他。越是有錢的人,越是心理會有點變態,自己能夠僥倖將這筆錢掙下來就是,其餘的事情能少管就少管。

「你說的是真的?」

「是真的,咱們的所有產業全都被查封了。」

當尺子的話再次確定響起后,蘇林青眼中突然露出一種驚恐,他猛地想到,要是說所有產業全都被查封的話,難道說小冷庫街的第81號冷庫也被查封了嗎?要知道那裡是絕對不能出事的,真的要是讓那裡也給暴露出去的話,九爺便再沒有任何底牌能夠翻身。更加關鍵的是,自己會被宣判為死刑的。

活到現在這種身份地位的蘇林青是絕對不會想死的。

要知道現在的蘇林青不像是以前那樣剛剛起步的時候,哪怕是明知道有危險都會冒險去做。因為那時候的他是沒有任何可失去的,現在擁有著萬貫家產的他,早就習慣這種享受。沒有了以前的那種激情,你讓他現在再拚命的話,蘇林青是不會那樣做的。他現在要做的事情很簡單,那就是逃命。

就是逃命。

蘇林青不認為蘇沐在做出這麼一連串動作后還會放過他,沒準現在自己家外面就有著不少人在監視。這時候貿然離開的話,是絕對沒有莪能離開的。必須想個萬全之計才行,只要81號冰庫那邊不出事,其餘的地方全都出事都是無所謂的。

「尺子,你現在就動身趕往81號冰庫,到那裡之後將哪兒給我直接炸掉。」蘇林青狠辣道。

「九爺,那裡可是咱們的大本營啊。」

「那也得炸,不炸的話我們就真的會失去所有,要是炸掉的話,沒準我們還是能夠東山再起的。尺子做完這事後你就按照咱們之前商量過的計劃逃掉,咱們老地方見面。」蘇林青吩咐道。

「是,九爺,我知道怎麼做。」尺子說道,稍微遲疑后,尺子陰狠道:「九爺,咱們什麼時候吃過這麼大的暗虧,沒有想到這個蘇沐真的是有膽量,敢對咱們做出這種事情來。我是咽不下這口惡氣,他既然敢這樣做,斷掉了咱們的生路,咱們就沒有必要對他客氣。在離開之前,我還要做一件事情,就是將蘇沐給廢掉。」

「不要衝動。」蘇林青急忙道。

「九爺,我這不是衝動,我這叫作血性。我是什麼樣的人你是知道的,我手上反正是早就沾滿鮮血,殺一個人是殺,殺兩個也是殺。殺一個老百姓是殺,殺掉一個當官的也是殺,這對我是沒有任何意義的。所以說九爺,這事你就交給我去辦就是,你就什麼都不用管。九爺你還是趕緊離開商禪市再說吧。」尺子說完就掛掉手機。

蘇林青握著手機臉色陰冷可怕。

這事真的是有意思啊。

自己認為最不可能的事情現在卻是真的偏偏發生,再沒有比這種事情更加讓人悲憤的了吧?蘇沐,我不過就是昨天晚上對你稍微恐嚇了兩句,你至於這樣對待我嗎?我擺出來的姿態難道說還不夠低調嗎?我都願意將整個黑救護車市場拿出來和你分享,不是分享,只要你想的話,我甚至是願意送給你的。你至於這樣趕盡殺絕嗎?

就因為對蘇沐憤怒,所以蘇林青倒是沒有態度強硬的勸阻尺子。

尺子是不是能夠將蘇沐殺死,這事蘇林青是不會懷疑的,結果就是尺子肯定會失敗。但萬一要是有機會成功那?真的要是有一線機會的,都是必須要嘗試的。

只要蘇沐死掉,蘇林青就有著絕對的信心能夠捲土重來。

校花是跪倒在地上嬌軀顫抖著。

到現在校花雖然說不知道蘇林青是攤上什麼樣的事情,但這事是絕對不會很小的,沒有看到蘇林青臉上都開始散發出來濃烈的殺意嗎?就在校花琢磨著這單生意是不是會黃掉的時候,蘇林青突然從床頭柜上的皮包中拿出來一沓子錢,隨手丟給校花后,不耐煩的搖搖手。

「趕緊給我滾蛋。」

「多謝蘇老闆。」

校花拿起錢就向外面跑去,很為利索的將衣服抱走穿起來后,校花就從這個別墅中離開。她反正是掙到錢,其餘的事情就和她是沒有任何關係的。只不過讓這個校花感到意外的是,就在她在外面打上計程車,從別墅區開出去后,前往的地點竟然不是自己所說的目的地,赫然是商禪市市公安局,校花當場色變。

置身別墅中的蘇林青是有著豐富的反偵察經驗,但是你就算是再豐富都沒有可能像是現在這樣察覺到監視人員,因為所有監視人員全都在別墅區的監控攝像頭監控地帶之外。他們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將蘇林青盯死,只要他留在別墅中什麼事情都好說,但只要蘇林青敢出來,那麼別管他是準備如何,第一時間都會逮捕。

蘇林青是熱鍋上的螞蟻。

現在在蘇林青身上是沒有任何冷靜任何瀟洒可言,那個做事從來都不會著急的九爺,現在是真的懵了。他在焦急的等待著尺子那邊傳回來的消息,因為他已經向81號冰庫不知道撥過多少次電話,都是沒有人接聽。直接告訴他事情很危險,但蘇林青能逃嗎?他現在是沒有機會逃掉,就算是要逃,也要等到81號冰庫那邊確定沒有危險后再說。

時間悄然流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