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各位!」這位鯊魚人辦事員咧著自己的牙齒對著三人說道,」你們還有一個任務也已經結算了。」

Home - 未分類 - 「哎!各位!」這位鯊魚人辦事員咧著自己的牙齒對著三人說道,」你們還有一個任務也已經結算了。」

「嗯?」艾比一時沒有搞明白這個鯊魚人說的什麼,而當對方拿出一份委託書之後,艾比才反應了過來。

「護送馬文·蒙斯特一家到達馬庫斯港。」

「任務委託者十幾天前曾到協會來進行結算,不過你們似乎不在現場,所以委託者就將報酬寄放在協會了,任務也按照完成給予你們結算。」說完鯊魚人從後方拿出一小袋金幣遞給艾比。

艾比掂了掂,發現要比馬文之前說的要多得多。

「對了,任務委託者還托我向各位傳達一句話,說是希望各位在馬庫斯港玩的開心,回科恩城的時候注意安全。」

艾比一聽到這話就明白了馬文想要表達的意思,他有些失落的坐回到凳子上,一旁的德克和愛德華不知道如何安慰艾比,而不知道內情的摩西和伊芙琳則是坐在一旁看著面板上的其他任務。

……

此時馬庫斯海神殿中,小魚人三人順利被海神殿所接納,同時小魚人拉斐爾還表達了希望有人教導自己神術的想法,一聽到這個要求,考慮到小魚人拉斐爾等人的遭遇,神殿也是安排了海神祭祀為其授課,現在的小魚人拉斐爾正在等著自己的「老師」。

「久等了,你就是拉斐爾吧?真是一個特殊的名字呢.」一個輕柔的聲音在小魚人的背後響起,他轉過頭一看,發現一個人類少女正站在自己的背後。

「是我特里蘭祭司長大人為你安排的神術指導老師,請多多指教!」少女怯生生地說道,來到這個地方還沒多久的她沒有想到自己現在居然要開始教導別人。

而小魚人看到這位少女的裝束張大了嘴,這是拉斐爾派系的高級海神祭祀的裝束,純白色帶著藍邊的祭祀袍,下擺用著金線綉出兩條糾纏的鯊魚輪廓。

最讓小魚人拉斐爾震驚的是對方真的是一名高級祭祀,他想起來的路上神殿的本地祭祀向自己炫耀一個人類少女不過信仰海神拉斐爾十來天就成為了一名高級祭祀的傳言。

少女見小魚人愣在原地,還以為對方沒聽清楚,便再次自我介紹道:

「你好,我是負責教導你神術的祭祀。」少女微笑著說道,「你不用拘束,我跟你一樣也是才來這個神殿不久。」

最後少女自我介紹道,

「我叫艾薇爾·蒙斯特。」 第1107章、砸了!

游巍是游飛揚的叔叔,也是名爵的老闆。

其實他今天並沒有在飯店這邊看場子,而是在一間私人別墅里和一個女人吃燭光晚餐。

這個女人他追求了好久,不僅僅買了名車送了豪宅,還打通關係讓她在電視台里主持一檔非常火爆的娛樂節目。女人終於被他降服,或者說被他開出來的價格所吸引,於是,今天主動打來電話邀請他來家裡『共進晚餐』。

游巍三十多歲,身材高挑,樣貌俊朗。和游飛揚長的非常相似,是很討女人喜歡的類型。而且他說話溫柔舉止得體,又比游飛揚多了一些成熟男人的魅力,走出去還是頗有女人緣的。

兩人情意綿綿,一瓶紅酒下去了大半,原本是相對而坐變成了偎依而坐他的手也伸進了女人的衣服里握住了那把柔嫩,只需要一點點時間他就可以把這個女人剝成小白羊的時候,桌子上的手機尖銳的響起。

游巍有種想要把手機砸在牆上的衝動,但是他是生意人,知道任何時候都會有突發事情發生,不舍的把手抽出來,對著女人歉意笑笑,說道:「接個電話。」

說著,他便拿著手機走到了窗口。

「巍哥,在哪兒呢?」話筒里傳來游飛揚的聲音。游飛揚不喜歡叫游巍叔叔,一直叫他『巍哥』。游巍對此也渾不在意,兩人相處的非常不錯。

「臭小子,你打擾了我的好事。」游巍壓低著聲音低吼。

「沒辦法,事情緊急。」游飛揚說道。

「什麼事?」游巍知道游飛揚不會在這種事情上和自己開玩笑,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華鶴讓黃安砸了一輛大眾。」游飛揚說道。「原本是想教訓一個狂妄的傢伙。沒想到這次我們都看走了眼,這小子一個電話把陳友善給招來了。」

游巍聽的直呲牙,低吼道:「你現在在哪兒?」

「洗手間。」

「華鶴呢?」

「我們不在一塊。你想罵就罵吧。」游飛揚笑著說道。

「媽辣個逼的。這個撲街仔—–我丟他老母—–整天給老子惹這些破事。他倒好,惹完事拍拍屁股就閃人了,我怎麼辦?得罪了陳友善,以後這生意還做不做?」

游飛揚早就知道他的叔叔會是這樣的反應,說道:「巍哥,現在怎麼處理?」

游巍沉吟了一陣子,說道:「陳友善怎麼說?」

「沒和他接觸。估計此事不好了結。」

「我現在就趕回去。」游巍說道。「還有,你看好華鶴,別讓這混蛋溜了。關鍵時刻需要他出手才行。」

「要我說,你還是別回來了。這件事既然是姓華的惹出來的,就讓他站出來處理好了。鬧得越大越好,這樣就把咱們兩家徹底的給綁在一起了。」

「放屁。你以為陳友善是那麼好打發的?你以為華鶴是白痴?我不出現?我不出來緩和一下關係就把兩邊的人全都給得罪透了。」游巍低聲罵道。「飛揚,我不知道你在這件事情中扮演什麼角色,但是,你要記住了——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比你想象的要聰明一些。」

「我明白了。」

————-

————-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陳友善一點兒都不想做出封店這麼霸道的事情。

他倒不是怕名爵的後台老板,而是擔心引起店裡客人的反彈。

名爵是羊城比較高檔的一家飯店,而且採用的是會員制用餐,也就是說,能夠在這兒拿到包廂的人都是名爵的會員。

什麼叫做會員?就是脫離於普通人的一個權貴階層。要麼有權,要麼富貴,這些人都是有很大脾氣的。好好地吃飯的時候,飯店卻被人封了,他們心裡就不生氣?

可是,陳友善又不得不這麼做。

秦洛是他們家的救命恩人,也是他仕途進步的關鍵推力。如果沒有他,自己也就坐不到今天這個位置。滴水之恩,必當湧泉相報。他今天如果敢負了秦洛,以後誰還願意為他陳友善做事說情?

再說,這通電話是孫仁耀打來的。那小子表面上對你客客氣氣陳叔叔陳叔叔的叫著,其實心裡還真沒把他這個市局局長放在眼裡。沒辦法,誰讓他們家老爺子是南方省的第一任封疆大員呢?誰讓他的父親和叔叔姑姑直到現在還把持南方政壇呢?誰讓他們門生故舊滿天下呢?

恰好陳友善又知道孫仁耀和秦洛的關係非比尋常,如果今天他兄弟的車被人砸了女人被人碰了自己卻想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幫他出氣的話,那麼,那個瘋子就一定會拿自己出氣。市局局長這個位置非常關鍵,是兵家必爭。如果沒有了孫家的支持,自己還能守得住嗎?

所以,他很聰明的放低了姿態,問秦洛這件事情怎麼處理。

秦洛也不是盞省油的燈,都被人欺負到這份上了,如果再不一巴掌抽回去的話,那可就太軟蛋了。

抽!

狠狠地抽!

陳友善一聲令下,他身邊的一名大隊長一揮手勢,然後一群人便嘩啦啦的衝進了名爵。

很快的,裡面就傳來了嘈雜的響聲和憤怒的罵聲,還有女人的驚呼聲。

秦洛仍然笑眯眯的站在那兒,就像是沒有聽到裡面的動靜一般。

陳友善雖然擔心,可是開弓沒有回頭箭,事已即至,他能做的只有讓眼前這個年輕人滿意。只有他滿意了,孫仁耀才會滿意。孫仁耀滿意了,也就是孫家滿意了。這樣的話,他的位置也就保住了。

左右逢源是很難的,只有牢牢的抱住最粗的那根粗腿才行。

身在官場,又能夠爬到現在的高位,陳友善又豈能沒有一點兒這樣的覺悟?

隨著警察們一間間包廂的解釋勸說,裡面的客人全部從名爵走了出來。

「陳局長好大的威風啊。好好的吃頓飯都被人把店鋪給封了。」

「陳友善,你在搞什麼東西?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陳局,忙著呢?哈哈,這是怎麼了?誰招惹你生氣了?」

名爵果然是卧虎藏龍,裡面的客人有後台強硬不給他面子的,有級別甚至比他還高一些的,還有關係不錯的跑上來套近乎——

陳友善和那些人小聲的解釋著,所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

游巍的紅色法拉利停在路口,然後便快步跑了過來。

「陳局。」游巍看到陳友善之後立即放緩了腳步。這個時候他不能慌,慌了會被人看輕,說話也就失去了份量。他上前握住陳友善的手,笑著說道:「陳局,游巍有什麼做的不周到的地方,你大人不計小人過,還請多多包涵。有事好商量,是我做錯了,我來擺酒道歉。總不能就這麼一棍子把人給打死吧?」

陳友善和游巍是熟識,平時在這兒吃飯用餐的游巍沒上來敬酒免單。如果他得罪的不是秦洛的話,陳友善肯定會在中間做個和事佬。畢竟,人家給你面子不就是沖著你屁股底下這把椅子來的嗎?你給人家面子,以後你才會更有面子。可是,他偏偏得罪了秦洛這個煞星。

「游巍,不是我不給你面子,是你們欺人太甚。」陳友善說話的時候偷偷瞄了眼秦洛的臉色,說道:「我一朋友在你這兒吃頓飯,車子被人砸了不說,你們的保安還上來打人—–客人就是上帝。有你們這麼做生意的嗎?」

陳友善的話說的很明白,客人才是上帝,你能讓客人滿意了,這件事情也就解決了。

誰是客人?

游巍自然不會問出這麼愚蠢的問題。他快步走到秦洛面前,伸手要和秦洛握手。

沒想到秦洛卻根本就沒有搭理他的意思,笑眯眯的看著他,說道:「你是名爵的老闆?」

「是我。敝人姓游,游巍。請問先生如何稱呼?」

「怎麼稱呼和你沒關係。我就問一句話。車子在你這兒被砸了,你們到底是賠還是不賠?」

「賠。當然賠。」游巍乾脆地說道。他把手裡的法拉利鑰匙往秦洛手裡塞過去,說道:「這輛法拉利是剛剛送過來的,您先開著。我回頭就讓人過戶。如果您覺得不滿意,咱們再商量其它的賠償如何?」

一輛大眾高爾夫換一輛法拉利跑車,所有的旁觀者都覺得這小子賺大了。

秦婉如很不是滋味的對著身邊的同學說道:「嘿,以後王九九也有跑車開了—–雖然是敲詐來的——-」

秦洛沒有伸手去接這鑰匙,而是對游巍說道:「去把車開過來。」

「好好。我這就去。」游巍小跑著過去把那輛炫麗之極的跑車給開了過來。

「喜歡嗎?」秦洛轉過身問王九九。

王九九搖頭,說道:「不喜歡。太艷。」

「那就砸了。」秦洛輕描淡寫的說道。 「馬庫斯港的總督掌握著整座城市的軍政大權,在諾頓王國中也只有極少數的幾座城市才有這樣的特例,因此每一任總督都是當今諾頓國王的絕對心腹。」

馬庫斯港的冒險者協會一如既往,仍然是本地冒險者在聽著外地來的新冒險者抱怨自己被當地的幫派找茬之類的話題,要麼就是討論著那兩條海龍的任務什麼時候會被人完成。

艾比沒有在大廳看到庫爾克等人的身影,想必應該是在做其他的任務。

現在伊芙琳還不知道自己去該去哪裡,只能先跟著艾比他們,因為肯迪祭司長在馬庫斯港的勢力隨時還會找上她,而現在她能依靠都就只有艾比他們了。

艾比也勸說過伊芙琳像三隻小魚人一樣前往馬庫斯港海神殿尋求庇護,但是伊芙琳說什麼也不願意。

對此艾比也不好說什麼,並肩作戰的情誼讓艾比他們很爽快的答應了伊芙琳的請求,只是伊芙琳並沒有選擇註冊成為一名冒險者。

「你們看看這個!」伊芙琳在艾比他們坐在桌上吃喝的時候替他們尋找新的性價比高的任務。

聽到伊芙琳的話,艾比將自己油汪汪的手在旁邊的摩西的翅膀上擦了擦,起身走向伊芙琳的位置。後者現在正和一隻坐在遠處的魅魔眉目傳情,根本沒有注意艾比的小動作。

艾比仔細看了看伊芙琳所指的任務后對愛德華說道:「愛德華,你來看看!」

愛德華合上手上的筆記本後走向那邊,在離開智慧之光號遺迹之後,意識到自己弱小的愛德華每當有點空閑時間都會翻閱這本書,因為他迫切的想要變強。

愛德華走近之後看著這個任務陷入了獃滯狀態。

「任務:尋找失蹤的光輝教廷調查隊成員」

這個C級的任務下方已經顯示有七十多人接受了這個任務,畢竟這可有是機會和法蘭大陸上最大的教會搭上線,冒險者們當然躍躍欲試。

不過愛德華注意到的是這個光輝教廷調查隊的成員。

羅莉安的名字赫然在列,同時也配有一副簡單的素描畫,比起羅莉安本人來更顯得稚嫩,應該是這名畫師對羅莉安的印象還停留在幾年前。

而與羅莉安的畫像並排的是一個青年男性的肖像畫,光是看著這幅素描畫,艾比都覺得對方的笑容充滿了陽光,配上稜角分明的面容,一股男子漢的陽剛之氣呼之欲出。

肖像畫下面備註的名字是泰德·馬里奇,而艾比等人當然知道這個泰德是誰。艾比再看了看愛德華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嘆了口氣說道:「沒事兒!羅莉安不是說過了嗎?這個泰德已經意外去世了,你可還是有機會的!」

愛德華沒有理會艾比的話語而是獃獃地站在原地,視線在羅莉安和泰德兩人的的肖像畫上不停地移動。

最後愛德華沉默不語地坐回到椅子上,繼續翻看著自己的書。

「你看你的這張嘴!」伊芙琳恨不得給艾比一嘴巴子,本來愛德華內心就很敏感,現在艾比弄這麼一出,愛德華更是不敢主動出擊。

而做出這一切的艾比還不知道自己哪裡惹伊芙琳生氣了。

此時協會的大門突然被打開了,在眾多冒險者的注視中一位穿著潔白聖武士服的男性徑直走到了櫃檯處,與之同行的還有一個馬庫斯港官員打扮的男子。

只見這位聖武士和櫃檯的辦事員說了幾句話之後遞給辦事員一小袋錢幣,接著這位辦事員便轉身走到了身後的任務板上將艾比他們看到的這份尋找光輝教廷調查隊的任務委託書給取了下來。

「看來羅莉安是安全的返回光輝神殿了。」艾比說道,雖然羅莉安實力很強大,但是如果被民風淳樸的馬庫斯港本地幫會看到羅莉安這麼一個弱女子單獨在路上,說不定會真的會選擇鋌而走險。

在取消掉任務之後,那位看上去是馬庫斯港官員的男子則是上前對辦事員說著什麼,隨後其在辦事員拿出的一張表上填寫起來。

著一系列的動作引起來在場冒險者的好奇,紛紛停下來自己手中的事情看著這邊。

將填寫好的表遞迴給辦事員之後這位官員環視了一圈大廳內的冒險者們,低聲說了一句:「馬庫斯港的冒險者還是太少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官員和那名聖武士便轉身離開了冒險者協會。

而辦事員也做好了一切準備將一張嶄新的任務委託書張貼了出來。

「任務:調查近日來持續發生的少女失蹤事件

任務等級:B

要求:無

獎勵:面談

發布者:馬庫斯港



看著這樣一個模凌兩可的任務,在場的冒險者們摸不著頭腦,沒有任何的要求與提示,但是這樣一個簡單的任務可以說只需要隨便編一個消息就能完成這個任務。

艾比剛想上去接受這個任務試試,卻被愛德華一把拉住了。

「你可要想明白,這個任務不簡單。」愛德華說道。

聽愛德華這麼一說大家都把耳朵支了過來,甚至連摩西都沒有繼續和那個魅魔繼續調情。作為團隊里的魔法師,愛德華也兼職著智囊的角色。

「你們應該知道吧,馬庫斯港有著四大幫派。」愛德華拿起小叉子插起了盤子中的小香腸說道,這種魚肉香腸很對愛德華的胃口,他甚至將艾比盤子里的也插了過來。

「這個我知道,說是四大幫派實際上是海盜、海神殿、商人和馬庫斯港總督這四方的勢力。」艾比說道,這些是當初庫爾克向他們普及的知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