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與孫全直接對戰的朱帥月檬娜美三人,還在看著那血龍的變化。

Home - 未分類 - 只有與孫全直接對戰的朱帥月檬娜美三人,還在看著那血龍的變化。

吞噬,還在繼續,血龍張著它那血盆大口,不停的吮吸著孫全掌心之處的鮮血,很快,孫全就因為失血過多,臉色變的無比的蒼白。

終於,在繼續吮吸了十幾秒眾后,那血龍停止了動作,揚天一聲長嘯,開始圍著孫全轉了數圈。

血龍身上的氣息,開始急劇的攀升,身上的鱗片,也都變成了血紅,特別是它那一雙如銅鈴般的雙眼,更是煞紅到令人不敢直視。

就好像只需要看一眼,自己的靈魂,就會被之摧毀一般。

嗷~

血色長龍,在盤旋了數周之後,終於停止了動作,周身不斷的閃著閃電,如血的目光,直視著朱帥月檬娜美三人。

三人的臉色,也是微微的一變。

這血龍咒,不愧是孫全傳承了這麼久的最強秘法,經過孫全精血的餵養,現在這巨龍的氣息,直逼六段法宗。

若不是孫全自身的實力有所限制,恐怕這血龍的實力,將會更強!

不過,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施展了血龍咒之後,孫全的氣息,已經及其的萎靡,只要將這血龍解決,那麼孫全,再難以掀起余浪!

朱帥與月檬娜美對視一眼,很快明白了對方的意思,互相點了點頭。

下一刻,三人同時開始了動作。

「血龍咒,萬古同悲,去!」

虛弱的孫全,用盡了最後的一絲力量,指揮著那巨大的血龍,朝著朱帥狂掠而去。

果然,孫全將自己,作為了主要的目標!

朱帥微微一笑,第一時間,召喚出了聖金甲衣。

孫全召喚出的血龍,實力與一名六段法宗,都不相上下,以自己目前的實力,很難抵擋住這血龍的侵襲,還好,自己並不是獨身一人。

將聖金甲衣召喚出來之後,朱帥馬上在自己的身前,布置出了一道有一道的土系屏障,做好了應付這血龍侵襲的準備。

月檬則是召喚出了數道凌厲的法術,朝著孫全的本體襲擊了過去,好讓孫全略微的分神,不能全力控制那血龍。

至於娜美,則是不停的施展著柔木纏絲以及碧波之牢,妄圖減緩它的速度。

三個人分工不同,但是配合起來,還有模有樣,在三人的共同努力之下,孫全召喚出來的血龍,果然在半空中開始顫抖起來,前沖的速度,也減緩了不少。

可是,孫全在經過短暫的適應期之後,又馬上控制著那金系血龍,以無可匹敵之勢,朝著朱帥,狠狠的撞來。

看樣子,孫全誓要將自己擊殺了。

朱帥的臉龐,無比的凝重,身前的土系屏障,布置起了一道又一道。

若是自己被這血龍擊中,就算僥倖不死,也絕對會肝腸寸斷,落個殘廢下場。

嗷~

血色巨龍,不斷的低嘯著,朝著朱帥奔來,一千米,五百米,三百米!

步步驚婚:總裁的心尖前妻 再有幾個呼吸的時間,這血龍,就要撞上自己布置的土系屏障了!

朱帥屏氣凝神,已經做好了撞擊的準備,只要自己扛過了這血龍的第一波撞擊,那麼自己就有還手的機會了!

朱帥目光如炬,緊緊的盯著那巨龍的蹤跡,可是,就當那巨龍,即將撞擊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卻突然詭異的消失不見!

怎麼回事?

那麼大的一條金系長龍,為什麼會突然消失在自己的視野之中?

難道,自己布置的這些土系屏障,對於那巨龍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的用處?

朱帥的臉色大變,身體緊張的甚至開始顫抖起來,隨時應對著突然出現的金系血龍。

嗷~

短短几秒鐘的時間,卻猶如數日一般難熬,終於,隨著一聲清嘯,那血龍再度出現在了三人的視野之中。

可是,血龍現在的位置,竟然是朝著娜美襲去!

聲東擊西!原來,孫全真實的打算,並不是先對付自己,還是三人之中,看起來最為羸弱的娜美!

自己三人,都中了孫全的計謀了!

啊!

娜美緊張的輕呼一聲,身體開始快速的後撤,躲避著血龍的追擊。

只可惜,之前娜美為了減緩血龍的速度,在施展法術的時候,身體不停的靠近著血龍,現在,娜美距離那血龍,只有不到一千米的距離!

這樣近的距離之下,就算是朱帥自己,都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躲開血龍的襲擊!

「娜美!」如夢初醒的朱帥,這才意識到了娜美現在是如何的兇險,不顧一切的朝著娜美掠去,妄想將娜美從那血龍的爪下救出。

只可惜,那血龍的速度,實在了太駭人了,朱帥根本追趕不上!

那血色巨龍,距離娜美,越來越近,娜美的臉上,已經清楚的出現了無盡的恐懼,那恐懼,是發自內心的恐懼,不到絕境之時,根本不會表現出來。

「人魚族秘法,靈盾!啟!」

就在朱帥心急如焚之時,一道清脆的聲音,突然想起,緊接著,在娜美的周圍,就出現了一條巨大的人魚幻影。

仿若輕紗的人魚幻影,很快凝實,將娜美籠罩在了其中。

竟然是人魚族的秘法靈盾!在這關鍵的時刻,娜美本能的將人魚族的秘法,施展了出來!

轟!

靈盾才剛剛出現,那巨大的血色長龍,就狠狠的撞擊在了那靈盾之上。

隨著一聲清脆的碎裂聲,那靈盾,很快便消失在了天際之上。

可是,這短短的時間,對於朱帥來說,也十分的寶貴!

龍吟五行魂,現!幻泉之水,啟!

趁著娜美靈盾阻擋血龍的這短短的時間,朱帥已經將自己的龍吟五行魂外放,同時,將幻泉之水的迷幻效果,瘋狂的散出。

而它們的目標,全部是娜美身前的那天巨龍。

在血龍的兇狠撞擊之下,娜美剛剛召喚出的靈盾,也快就化為了一塊塊的碎片,消失在天際之中。

娜美也因為受到反噬,一口鮮血噴出,身體下墜了一段距離。

剛好這時,朱帥也及時的出手,龍吟五行魂,作為光明大陸之上,最為強大的靈魂,對付這沒有靈識的血色巨龍,已經足夠。

再加上幻泉之水迷幻效果的雙重保險,那血龍,很快在原地開始掙紮起來,巨大的眼眸之中,浮現出了一絲痛苦的掙扎。

朱帥快速的掠到了娜美的身前,將她小心的保護在了身後。

娜美伸出雙臂,輕輕的擁抱著朱帥寬闊的臂膀,安心了許多,在這種極度危險的情況之下,能有一個肩膀依靠,是如此幸福的事情。

朱帥輕輕的拍拍娜美的手掌,安慰了她一番之後,這才看向那巨龍。

竟然敢對我身邊的人下手,那麼,你就消失吧!

朱帥的眼神,突然變的無比的凌厲,那修長的手掌,也緩緩的抬起,當朱帥的手掌,與胸齊平時,在朱帥的掌心之中,已經出現了一隻乳白色的小塔。

這小塔,比之前朱帥施展過的,更大,更白,更加的純潔,緩緩旋轉著的小塔,看似人畜無害,但是其中蘊含著的恐怖能量,隔著老遠,都能感受的到。

孫全看到朱帥再次施展出這令人聞風喪膽的元素小塔,本就蒼白了臉頰,更加的慘白起來。

難道,自己拚命施展出的血龍咒,還是無法將朱帥擊敗么?

這個朱帥,到底還有多少的底牌?

看著被朱帥困在原地的血龍,孫全的心中,一陣慘烈,僅剩的一隻手掌,兇狠的排在了自己的胸口,再度吐出了一口精血。

精血在孫全的控制之下,精準的進入到了血龍的體內,血龍這才長嘯一聲,奮力的掙脫了朱帥的束縛。

而此時,朱帥的嘴角,已經微微的上揚了起來。

血色長龍,在孫全最後的掙扎之中,朝著朱帥與娜美所在的位置,快速的掠來,而朱帥手中的元素小塔,也緩緩的脫手。 血色長龍,張著它那血盆大口,帶著一圈圈噼啪作響的金色閃電,以雷霆萬鈞之勢,朝著朱帥以及娜美,急掠而來。

而朱帥召喚出的乳白色元素小塔,卻彷彿是天際之中的一片羽毛一般,輕飄飄的迎了上去。

兩者的距離,快速的逼近。

元素小塔脫手,朱帥立刻扶著受傷的娜美,朝著後方閃去,就連月檬姐姐看到這一幕,也放棄了繼續追擊孫全,而是快速的朝著安全的地方掠去。

轟!

就在三人各自躲避之際,那元素小塔,終於和血色長龍,正面碰撞!

嗡!

巨大的撞擊聲,響徹整片寰宇,朱帥只感覺自己的耳膜,都被這響聲所震碎,腦袋之中,不停的嗡嗡作響。

回頭一看,朱帥自己都嚇了一跳。

孫家的秘法血龍咒,其等級,最起碼也在皇階低級的級別,而自己的五行輪轉,雖然不知道具體的等級,但是從起威力判斷,等級也肯定在皇階之上。

兩種皇階級別的法術碰撞,產生的巨大威力,居然直接將虛空撕碎!

往常的爆炸光波,並沒有在兩者碰撞的地方產生,相反,在爆發出一聲劇烈的震動之後,那裡的天空,竟然出現了一道空間裂痕!

空間裂痕,再度出現!

那恐怖的爆炸波,直接被那空間裂痕所吞噬,一絲一毫都沒有泄露出來。

只是那血龍以及元素小塔,同時消失在了那裂縫之中!

只有法聖尊者,才能夠製造出的空間裂痕,再一次被朱帥的元素小塔撕裂,足以可見,剛剛兩種法術的碰撞,是多麼的激烈!

不過,看到眼前的景象,朱帥卻不由的笑出聲來。

由於自己的湮滅之塵,一直在施展著,所以,自己剛剛施展元素小塔所消耗的元素之力,在這段時間裡,基本從那些黑暗勢力的法王強者身上,全部吞噬了回來,自己也僅僅是耗費了一些靈魂力量。

但是孫全不同,為了施展家族秘法,孫全耗費了太多的精血,後來應對月檬姐姐的攻擊之時,更是破綻百出。

現在,血龍被滅,孫全受到了嚴重的反噬,口中的鮮血,不停的狂噴而出,身上的氣息,也快速的萎靡了下去。

現在的孫全,戰鬥力甚至連一名法皇都不如。

孫全自然也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目視著血龍消失之後,用盡了自己全部的力氣,拖著疲憊的身體,朝著陰綸使者所在的戰圈閃去,妄想陰綸使者能夠保住他的性命。

看著孫全的動作,朱帥不屑的輕笑一聲。

出手傷害了我生命中重要的人,你還想全身而退,若是讓你逃走,那我朱帥,今後還如何在光明大陸立足?

小心的安撫娜美一聲,讓她在原地等待自己,朱帥直接召喚出了熬勝,跨坐在他的背上,朝著孫全的背影,快速的追去。

熬勝熬勝而的速度,比起法宗強者來,都有過之而無不及,再加上孫全之前消耗太大,速度減緩了不少,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孫全就進入了朱帥的攻擊範圍,而此時,孫全距離陰綸使者,還有很遠。

「出手傷人,還想逃走?拿命來吧!」

跨坐在熬勝的身上,朱帥朝著孫全狼狽逃竄的身形大喝一聲,手中便出現了一顆巨大無比的水泡,朝著孫全,兇狠的擲去。

孫全原本還在努力的逃跑,可是沒有想到,朱帥如此快的就追了上來,驚恐的回頭一看,那碧波之牢,已經襲至身前。

甚至連叫喊聲都沒有發出,孫全就被那水泡籠罩了起來。

碧波之牢,皇階低級法術,是朱帥現在掌握的所有法術之中,最為重要的一種控制型法術。

若是在平常,碧波之牢對孫全產生的眩暈時間,絕對不會超過兩秒,可是現在不同,孫全召喚出的血龍被滅之後,自身受到了嚴重的反噬,就連靈魂力量,都變的無比的虛弱。

在朱帥碧波之牢的侵襲之下,孫全竟然足足的眩暈了將近五六秒的時間!

這麼長的時間,在戰鬥中,足以判定勝負!

孫全才剛剛從眩暈狀態之中恢復過來,就看到了一座乳白到沒有參雜著任何雜質的小塔,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轟!

又一道巨響聲雷動,孫全的身體,很快就伴隨著那恐怖的聲響,徹底的消失在了這片天地之中。

以孫全現在的狀態,怎麼可能能夠承受住朱帥如此的一擊呢?

爆炸光波,緩緩的消散,而孫全的身體,也化為了一片虛無,消失不見。

親手擊殺掉了孫全,朱帥心中的惡氣,這才宣洩一空,轉身朝著下方受傷的娜美掠去。

快速來到了娜美的身邊,朱帥卻發現,月檬姐姐早就擁著受傷的娜美,等待在了下方。

「孫全死了?」

現在,月檬和娜美,可以說是所有人之中,最輕鬆的了,所以,朱帥剛剛擊殺孫全的全部過程,兩人都看在了眼中。

「死了!」

朱帥淡淡的說道,可是他的眼神,卻十分的凌厲。

看著朱帥那堅毅的眼神,月檬只感覺自己心中的某根弦,再次被撥動。

這樣的男子,才是無數女子心目中最嚮往的吧。

「殺的好,這傢伙,早就該死了!」

娜美輕唾一聲,但是她的這一舉動,再次觸動了她的傷口,忍不住咳嗽了起來。

「你照顧她,我去幫幫其他人!」

月檬將娜美的手掌,交給了朱帥,用十分怪異的眼神,看了朱帥一眼之後,徐徐的說了一聲,便轉身朝著上方的戰圈行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