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雖不知這白色木盒之中,到底是什麼神物,竟然令他如此衝動。但是他決不允許自己的身體,不受他的控制。

Home - 未分類 - 他雖不知這白色木盒之中,到底是什麼神物,竟然令他如此衝動。但是他決不允許自己的身體,不受他的控制。

「再問一遍,你們二人,是否做好準備?」

九字真言器靈齊齊低頭,俯瞰龍虎妖宗和妙妙公主,道:「此次考核,唯有一人勝出,剩餘二人,皆會死亡!」

「我參加!」

妙妙公主面無表情,毫不遲疑。

「這……」

龍虎妖宗有點慫了,從剛才九字真言器靈對秦南的態度,還有那神秘的神物,就讓它感覺出來,這次的考核,恐怕秦南必勝。

它若是參加,恐怕還會丟失性命。

吼!

突兀之間,龍虎妖宗學著秦南剛才的樣子,發出了一道大吼聲,好似天龍猛虎齊齊開口咆哮,滿臉憤怒的看著秦南:「我乃天龍雷虎後裔,未來將要征戰諸天,區區考核,難道我還不如你這先天境的小子?這次考核,本宗就是不服,就是要參加,就是要把你踩到腳底!」

「有病!」秦南冷冷的看了它一眼,他根本沒招惹它,它突然發什麼瘋?

「你!」

龍虎妖宗被氣得不輕,沒想到它一番豪言壯語,居然會被人辱罵。

「考核開始。」

九字真言器靈開口一聲大喝,齊齊向前大步一踏,伸手一揮,一股滔天的力量,頓時將秦南、妙妙公主、龍虎妖宗三人全部籠罩,唰的一聲,消失在了原地。

整個九層大殿,瞬間安靜下來。

「大哥,此次考核,是為何意,難道你想讓秦南做我們的傳人?」這時候,九字真言器靈之中,一尊器靈開口問道。

這尊器靈,赫然是『兵』字器靈,九字之中,排名第二。

其他器靈,同時齊刷刷看來,目光中充滿了疑惑。

臨字器靈嘆息一聲,開口道:「我倒是想讓秦南做我們的傳人,只是你們清楚那神物之威,遠遠超出了我們的想象,我們九字肩負的使命,對於秦南來說,不值一提,他自然是不可能做我們的傳人。只是這次考核……」

臨字器靈眸子一凝,頓了頓,道:「這次考核,不是我提出來的,而是那件神物,它主動提出來的,它要對秦南進行考核。」

「什麼?」

其他八字器靈,齊齊一驚。

「為什麼要對秦南進行考核?那件神物不是早就說了么,這個秦南,必然是它尋找之人,為何還要多此一舉?」其他器靈忍不住問道。

「我也不知。」臨字器靈搖頭道:「恐怕其中出現了什麼變故,讓那件神物,出現了什麼變故。」

其他八字器靈回過神來,思索半響,點了點頭。

「大哥,正如你剛才所說,秦南若真是那件神物傳人,必然不會肩負我們的使命。但是秦南如今尚在蒼嵐大陸,不如我們九字使命,傳遞於他,結下一個善緣?我相信,秦南作為那件神物之主,日後完成我們的使命,必然輕輕鬆鬆。」

兵字器靈,沉吟半響,緩緩說道。

其他真言器靈,都是點頭回應,它們在剛開始,早就有了這個想法。

「此事我也考慮過,最後只能看那神物和秦南的反應。」

臨字器靈回應道,眼神中浮現出來了抹感慨。

曾幾何時,它們九字真言,引得無數強者天驕窺探,如今它們卻是要主動送上門,還要看對方的態度。

當然了,若它們九字器靈,真能成為秦南之物,那也是它們的榮耀。

臨字器靈突然想到什麼,略微打了一個寒顫,眼神中流露出來了一抹源自靈魂的敬畏之色。

……

……

秦南只感覺整個身體,被股強大力量包裹,撕裂了虛空,穿梭虛空之間,有著一種乘坐傳送大陣的感覺。

唰!

他整個身體一輕,身形從天空墜下,落在了一處地面。

「卧槽!」

還未等秦南回過神來,一道怒罵聲,立刻響徹起來。

只見秦南不遠處,龍虎妖宗摔倒在地,砸出了一個巨坑,龍頭狠狠的鑿進地面,無比狼狽。

龍虎妖宗現在鬱悶極了,它剛剛滿腦子在想著一些奇怪的事情,等墜落之地的時候,它一下子沒有回過神來,就不小心摔倒了。

「呵呵。」

秦南和妙妙公主,幾乎同時發出了冷笑之聲。

堂堂妖宗強者,竟然摔倒在地?

丟人至極。

在發出這道笑聲之後,秦南和妙妙公主兩人齊齊一怔,互相抬頭看向對方,後者率先扭過頭去,容顏傾城,面無表情。

不對!

秦南剛剛收回眼光,臉色猛的一變。

龍虎妖宗堂堂妖宗境強者,無論如何,它怎麼可能會摔倒在地?

在這一驚之下,秦南立刻探查全身,果不其然,他一身的修為,全部都被封印了,此時和一個凡人沒有任何區別。

「我靠,我說本宗怎麼可能會摔倒,原來是修為被封印了!」

龍虎妖宗也反應過來,滿臉慶幸。

唯有妙妙公主,在皺了皺眉之後,隨即面無表情,高挑曼妙的身形邁動,朝著四周走去,打量地形,留給秦南和龍虎妖宗一個絕美背影。

「喂,等等我啊!」

龍虎妖宗忍不住大聲叫道,恬不知恥的主動湊了上去。

秦南等兩人走遠之後,掃了一眼四周,發現四周只是一片草地之後,他就收回了目光,迅速從懷中將那白色木盒拿了出來。

他現在對這場考核不關心,他只關心白色木盒內的東西!

他出生在臨水城,毫無背景,除了戰神之魂之外,再無奇遇,到底是怎樣的東西,會在千年之前,就開始等待他?

秦南體內的本能躁動,再度出現,手掌開始微微顫動,將那白色木盒,一下掀開。

這一剎那,天地色變! 妙妙公主和龍虎妖宗,在耗費了數十個呼吸時間,終於來到了這道滔天光芒之處。

「好……好恐怖的……威壓……根本……根本看不透……」

龍虎妖宗渾身打顫,哪怕它有著無比尊貴的血脈,此刻靈魂都升騰起來了一股恐懼。

「秦……南……」

妙妙公主同樣是渾身戰慄,只是她強忍著那無盡恐懼,緊緊的盯著那前方。

此時此刻,光芒中央。

「秦南。」那漆黑眼球突兀的開口了,聲音好似從太古蒼穹中而來,每一個音節,都能震碎那諸天世界:「看來,你認識我!」

「我……」

秦南靈魂一震,大腦中恢復了一絲神智,道:「我認識你,從見到你開始,我就知道,你是戰神的左眼!」

這個時候,秦南的思緒,依然無比混亂,充斥了無窮的疑惑。

他身具戰神之魂,為何還會有戰神的左眼?

難道他的戰神之魂,就如同飛劍宗的黃闕一樣,乃是由戰神的靈魂所化?

還有那尊戰神,它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問。」漆黑眼球道:「此次我召你前來,並不是為了你解開疑惑,而是要告訴你,我和你的戰神之魂,都出自戰神,所以我們要融為一體!」

「融為一體?」

秦南一震。

他如今擁有了戰神之魂,已經無比逆天,若是在加上這戰神左眼,那他將會帶來何等的變化?

「本來我該和你融為一體,讓戰神的絕世之姿,在你的身上綻放!」漆黑眼球話鋒突然一轉,化作雷霆爆喝:「可是,你讓我失望了,身具戰神之魂,你卻為了區區情誼,向人低頭!你可知道,這是何等巨大的恥辱?」

漆黑眼球語氣變得無比憤怒,四周的世界,彷彿因它的憤怒,而變得徹底憤怒。

秦南的大腦彷彿炸開,差點無法承受這道怒喝之威,直到半響之後,他眼神中才浮現了一絲清明,咬牙道:「對我來說,這是一種巨大的恥辱!但是蕭輕雪是我的朋友,她曾經幫助過我,如今她求到了我頭上來,我豈能拒絕?」

「你認輸了!」

「你低頭了!」

「你丟失了戰神的尊嚴!」

「戰神就該戰天戰地,無所不戰,無所不勝!」

「你不能輸,只能勝利,哪怕是退讓一步,你就是恥辱!」

漆黑眼球的憤怒,變得更加爆裂,就連那四面八方,都響起了鬼神怒號。

這每一聲怒喝,對於秦南來說,猶如一道天雷轟擊。

秦南的大腦中,不再有任何思維,只剩下了漫天爆炸,彷彿要將他的靈魂,都為之震散!

「我……沒有……沒有……認輸……」

「我欠人……欠人情誼……本就該……本就該償還……」

「何來……何來認輸……認輸?」

「我只是……我只是償還了情誼……」

哪怕在這臨近崩潰之際,秦南骨子之中,流出來了一股驕傲,哪怕是面對著戰神左眼的怒斥,他也不曾低頭!

「可笑,可笑,可笑至極!」

漆黑眼球氣極反笑:「沒想到你身為戰神傳人,竟然這般墮落!武道世界,弱肉強食,何來情誼一說?戰神,戰神,只有戰!戰!戰!戰的大地碎裂,天穹崩塌,所有一切,全部戰敗!」

秦南大腦轟轟作響,徹底失去了意識!

「既然你這般墮落,思想如此可笑,那麼我以戰神左眼之名,剝奪你戰神傳人之身!從今往後,你秦南不復存在!」

漆黑眼球頓時升騰而起,直接化作一道玄光,打入了秦南的左眼之中。

……

……

妙妙公主和龍虎妖宗,站在那滔天光芒的千米開外,身形瑟瑟發抖。

突然此時,那漫天光華,消失不見,四周變得無比寂靜。

「消失了!」

龍虎妖宗低吼一聲,神情無比興奮。

沒有了剛才那股恐怖的威壓,它感覺整個世界都明亮了,一切都無比美好。

妙妙公主緊繃著臉,一言不發,迅速前去。

當兩人走進的時候,立刻看到,秦南的身子倒塌在地,左眼緊閉,他渾身上下蔓延出來了無數道紫色的紋路,呼吸變得逐漸微弱,彷彿隨時都會消散。

「秦南!」

妙妙公主面無表情的臉,閃出了一絲波動,低喝一聲。

秦南躺在地面上,一動不動,只是他身上的紫色紋路,像是一道道蟒蛇,蔓延的越來越多,更是散發出來了一股若有若無的遠古氣息。

「你小子別裝死!」

龍虎妖宗輕蔑的看了秦南一眼,它做妖這麼多年,自認為很無恥,沒想到眼前這個傢伙更無恥,居然裝死引起妙妙公主的擔憂,計謀拙劣。

它當下毫不客氣,伸出虎爪,一腳朝著秦南踹去。

轟!

突然之間,秦南的身上,湧出了一股威壓,抽打在了龍虎妖宗的身上。

啊!

一道凄厲的慘叫聲,立刻刺破荒島天空。

龍虎妖宗的身形竟然直接被抽飛百米開外,一顆猙獰龍頭,爆裂開來了無數鮮血,整個虎身更是寸寸碎裂,極其凄慘。

妙妙公主神情一震。

龍虎妖宗乃是天龍雷虎後裔,它的龍頭虎身,具備了極為恐怖的防禦力,哪怕是一尊武王境的巔峰強者出手,也無法傷它絲毫。

秦南這到底是怎麼了?

他一身的修為,不是被封印了么?

那盒子中的神物被打開后,到底發生了什麼?

「咳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