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經濟方向以外,組織部劉沛又有關於組織人事方面的提議需要審議通過,這個問題是張青雲比較擔心同時也是他所期待的。

Home - 未分類 - 除了經濟方向以外,組織部劉沛又有關於組織人事方面的提議需要審議通過,這個問題是張青雲比較擔心同時也是他所期待的。

現在淮陽所存在的問題中,要就要數組織人事問題了,張青雲現在第一個準備用的人就是劉沛。劉沛有省委背景,其心氣很高,另外一方面,他在淮陽沒根基,迫切需要干出成績來。

另外一方面,劉沛個人能力還不錯,有過省委督查室主任的工作背景,下放淮陽能出任組織部長,這本身說明省領導對其期望很高。

有高期望,就會有好前途,現在對劉沛來說,他唯一的好前途就是好好把組織部長這個工作做好,做出成績來。這一點和張青雲所需要的相同。

張青雲現在要倚仗組織部開展工作,在這樣的環境下他當然會在一定範圍內對劉沛的工作表示支持,當然,具體怎麼做,路子怎麼走還是要張青雲自己定,劉沛主要是執行和提建議。

組織部是市委組織部,任何工作的開展都要以書記為核心,以常委會具體的決議為準則,這是鐵律,任何人都不能打破這個鐵律。

會議開始,由副書記蕭寒主持會議,市委辦綜合科科長兼市委書記秘書劉鵬列席會議並擔任記錄,所有在淮陽市的常委全部到齊。

在經濟展方向問題上,現在最大的困難是資金問題,因為白馬和五山兩區新城建設的項目掏空了市財政,以至於市財政現在在投資方面基本失去了能力。眾所周知,在目前的環境下,一個地區要想經濟數據漂亮,尤其是gdp指標達標,最立竿見影的就是投資。

現在淮陽地方政府沒能力投資,經濟要想達到預期目標難度就會很大,不走出一條新路,不搞出一點特色,就不可能完成預定任務。

在議論這些問題的時候,在政府那邊爭論很激烈,大多數同志態度比較悲觀,這其中主要的就是淮陽背了兩個大包袱,白馬和五山兩區的各種問題剪不斷、理還亂,已經成為了淮陽展最大的心腹大患。

政府為經濟展問題開過多次會,最後張青雲主持會議拍板,要求把白馬和五山兩個區的問題放到一邊考慮。要把白馬和五山和其他區區分開來,要求政府相關部門做經濟規劃的時候,略去這兩個區。

另外,張青雲強調,目前市財政拮据,所以在制定經濟展計劃的時候要繞開投資的問題,要把重心放到提高農業、工業產業化,打造支柱產業上來,要把重心放到如何提高人們生活水平和生活質量上來。

張青雲做了指示,最後政府常委會才形成了一個初步決議。今天這個決議由政府常務副市長鍾家華提出來向常委會彙報。

「對這個問題,我有看法。各位,在經濟展方面,我們不能矯枉過正,還是要有適量的投資。目前在整個華東來說,我們淮陽的基礎建設一直就是落後其他市的。所以這個時候我們不把投資作為重點抓,幾年以後,我們的基礎建設就要落後別人很多。

現在中央規劃泛黃海經濟區,在規劃中,我們淮陽就佔據了重要的一席,我們財政窮是不錯。但是不能夠因為窮就不花錢,我們可以找省里或者中央拉一些項目過來,融資方面可以走金融渠道和民營渠道。總之一句話,投資的問題我們不能忽視,不能走錯方向!」第一個言的是常委排名最後的老山區區委書記劉惠亞。

他話一落音,馬上得到了另一名常委花山區區委書記周兵的支持,在華東省,省委常委會有議事制度,現在在各市議事制度也在興起。

在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常委言的順序,排名最後的常委最先言,最後才是書記言。所以淮陽現在是按了這一規矩在實行。

劉惠亞和周兵兩人一唱一和,市委秘書長莫言東在他們後面言,他一時不知道怎麼開口才好。在所有常委中,他和張青雲接觸最久,而且幾乎是給張青雲當了相當長一段時間的秘書。

所以他很了解張青雲,知道張青雲最不喜歡的就是七嘴八舌。而且鍾家華的言的來龍去脈他也知道,這其中就有張書記的指示,現在劉、周兩人直接提出質疑,豈不是讓書記臉上很難堪?

「劉惠亞同志,周兵同志。你們這樣的質疑是不準確的,剛才鍾市長的彙報中沒有提到投資,並不是說經濟展完全不投資。

現在我們淮陽面臨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財政赤字嚴重,第二個問題就是五山和白馬兩個區是老大難。這兩個問題短時間裡是不能一蹴而就解決的。

所以在這樣的條件下,張書記提出把這兩個問題先擱置,只討論這兩個問題以外的東西,是有科學道理的。我們經濟展的規劃要做出來,這個是有時間效應,不能拖。

至於你們說的投資,這個問題獨立於今天的討論之外,你們明白了嗎?」市政府另外一名常委市長段霞說話了,她是女性,說起話來卻有幾分虎氣,把問題說得很清楚。

她一開口,劉惠亞周兵兩人臉立馬變紅,同時看向張青雲,看樣子是真不清楚這事,神態非常尷尬。

張青雲皺皺眉頭,心中想得卻是區縣班子團結的問題,市政府常委會議的決議知會過區縣政府,但是劉惠亞和周兵兩人竟然被蒙在鼓裡,這豈不是意味著即使是在老山和花山這樣市委書記高配的區,區縣班子團結的問題都大得很嗎?

段霞言了,話題馬上轉了向,大家紛紛對政府方面的計劃表示支持,同時均認為張青雲提出擱置問題的辦法是科學的,最後張青雲言。

他眼睛緩緩從各人臉上滑過,會場迅安靜,張青雲來淮陽后權威方面受到的挑戰很少,畢竟他是高配領導,而且黨政一肩挑,這樣的條件下,在常委會上他說話的時候,基本大家都是正襟危坐,不敢太過放肆。

張青雲眼睛主要是注視劉惠亞和周兵兩人,這兩人掌管了淮陽最重要的兩個區,位置非同可。所謂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區縣班子幹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事太常見了。

而今天看劉惠亞和周兵兩人,雖然不是沖著自己來的,但是言敢於直言,根本沒有顧忌,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以前蕭寒主持工作的時候威信還是有些不夠的。

不然劉惠亞和周兵兩人完全可是措辭委婉點,也沒必要弄得如此尷尬。當然,劉惠亞和周兵兩人的尷尬更多的是一種掩飾,沖了市委書記的面子,他們面上過不去,但真要說他們的內心,恐怕還不是那麼想的。

「各位,剛才劉常委和周常委二位說得是有道理的,投資的問題我們要另外討論。我們淮陽在華東來說經濟展相對不行,基層建設更是不行。別的不說,我們全市連公路都還沒有實現全高化,這就是很大的問題,不投資能行嗎?

不僅要投資,而且我們力度還不能,政府這邊相關部門要多想辦法動腦子,下次我們政府有了方案再討論!」張青雲朗聲道,神態非常的自然輕鬆。

劉惠亞和周兵兩人對望一眼,均沒有說話,但是心中均感到了警惕。明明是衝撞了領導,領導反倒夸人,在官場上混久了的老狐狸都明白,這不是一個好兆頭。再說張青雲的聲名在外,兩人心中能不凜然?

不過他們的這種情緒沒持續多久,迅便被組織部劉沛部長的言給吸引了,第一個問題過了,順理成章開始討論組織人事的問題,劉沛當仁不讓,洋洋洒洒說了十幾分鐘。

他們組織部做了一個計劃,計劃的核心就是全市幹部輪崗制度,按照這個計劃最早從區縣開始,讓全市8個區縣班子部分成員穿cha輪崗,包括跨區域和跨職務兩方面。

劉沛講完話,最後道:「我們之所以提議輪崗,就是考慮到目前我們全市幹部隊伍問題比較突出,區縣班子團結的問題比較嚴重,班子的鬥志比較弱。所以換環境,換職務,這是一個很好的處理辦法。

有利於增強幹部隊伍的活力,更有利於市委下一步狠抓幹部組織工作風氣……」

劉沛這段話一講完,會議室嗡嗡亂成了一鍋煮,輪崗?按照劉沛這種說法哪裡是什麼輪崗,分明就是要把區縣班子穿cha調動,要把以前的各種利益平衡徹底打破,讓縣市班子完全刷新。

這個提法太大膽,太讓人匪夷所思,以至於現場大家都非常的吃驚。張青雲心中也很驚訝,劉沛的步子太大,而且完全是扯了虎皮當大旗,在打著張青雲的旗號辦事。

區縣班子大調整對誰最有利?答案呼之欲出,張青雲最希望做的是當然是儘快的掌控各區縣,從內心來說他是希望劉沛的計劃能實施的。

劉沛提出這個計劃,實際上就是在向張青雲攏站隊,同時也是扯了張青雲皮,要成就他大幹一番。真是一把好算盤。

張青雲面無表情,會場其他人經過短暫噪雜后也都安靜了下來,蕭寒最先忍不住要說話,不過終究理智戰勝了衝動,話沒有說出口,而是用眼睛有意無意的瞟張青雲。張青雲端坐著,很安靜,在靜靜的等著大家言。

不過沒有一個人言,會場足足安靜了五分鐘,劉沛心中暗暗有些焦急,冷場的情況他也有預料,但沒想到場面會如此的冷。

他不怕別人反對,別人有質疑就是成功的邁出了第一步。因為組織部推動班子調動,實際上是在替張青雲辦事,如果有人反對,很大程度上就是預示著張青雲的執政施政會遇到阻力。

只要達到這個效果,劉沛就認為是成功的,因為這樣,張青雲以後就會更仰仗組織部來做事。反過來劉沛有了市委書記的支持,他再來推行組織改革,當然就是不可同日而語了。

可是現在冷場了五分鐘,竟然沒人言他是沒想到的。沒人言,就說明在坐的人都看清了這件事情的敏感,沒有人願意在現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反對這件事,其實就是沒有人願意做有可能得罪張青雲的事。

劉沛心中暗暗心驚,他沒料到張青雲來淮陽時間這麼短,竟然就有了如此威信。他想耍個花槍,現在弄成這樣,反倒讓他進退兩難,不知道如何收場。

張青雲眼睛眯著看著劉沛的一舉一動,突然開口道:「劉部長的這個提議大家都不言,莫非真就如此困難?我看不是這樣吧,我先說明一點,這個計劃我事先都是不清楚的,所以大家暢所欲言,不要有太多顧慮。」

張青雲說話完畢,與會人員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還是沒有人願意第一個說話。列席會議的劉鵬旁觀者清,心中對張青雲是異常的折服,張書記不愧是書記,在用人上確實有一套。

劉沛今天自以為得計,其實是讓張書記拿他做了一次試探,試探的是張書記自己對班子的掌控程度和威信,另外試探的當然是各位常委利益的平衡點。劉沛作為組織部長不是庸手,但是和張青雲角力明顯不在一個檔次上,一出手就高下立判。

劉沛想打書記的旗號,現在遭遇這種情況,等於是他白白交了一份投名狀,以後他必須得依附張書記才能把工作做得開。他的這個提議得罪的人太多了,卻低估了張青雲的威信,他苦心積慮的轉移計劃徹底失敗。

別人只會說劉沛好大喜功,搞幺蛾子,張青雲今天再幫他踩一腳剎車,反倒能夠進一步樹立威信。

劉鵬這些年不是白歷練的,在苦悶的歲月中,他唯有思考這些東西才能打時間,今天第一次見到張青雲如此運用謀略,他仔細一想竟然還能看出端倪,一時心中的激動莫可名狀!

張青雲言讓大家暢所欲言,但還是沒人說話,又等了兩分鐘,他嘴角彎了一個弧度,道:「這樣,我點名了,劉惠亞老劉,你來先說,這個問題涉及區縣班子的問題,你有言權!」

書記點名了,再也無法推辭了,劉惠亞便說了自己的看法,因為是市委組織部的提議,同時問題又相對敏感,他說得很委婉,大致意思是現在區縣班子乃至鄉鎮班子都不穩固,淮陽的組織幹部問題確實嚴重,但是越這樣越要徐徐圖之,不可操之過急!

劉惠亞了言,張青雲又一個個的點名,其中支持的只有常委副市長劉霞,其餘的都表示時機不成熟。最後問到了蕭寒,蕭寒神色極其不自然,道:「像牽扯這麼大的計劃,我建議以後劉部長最好先跟書記彙報,避免在常委會上出現冷場的情況,這種影響不好。」

劉沛道:「謝謝蕭書記提醒,我們組織部全體會議通過的提議,我昨天準備去向您和書記彙報,您昨天不在市委,書記昨天又排不出日程,所以……」

「嘿!」蕭寒冷笑一聲,劉沛太猖狂,這個理由簡直就是孩子過家家,常委會討論的議題按要求都是事先就確定的,既然是事先就定的議題,市委書記和副書記怎麼可能會心中沒有數?

劉沛明明白白就是耍花腔,他不給蕭寒彙報,也不向張青雲彙報,這其間的問題張青雲是不能怪他的,因為組織部的事情很多時候都是彙報黨群書記,而後黨群書記再彙報書記的。劉沛公然來突然襲擊,這就是要讓蕭寒難堪。

蕭寒再有氣量,面對這種挑釁也是氣得臉色青,如不是在常委會上,他說不定就會當場飆。張青雲皺皺眉頭,道:「這個事情劉部長沒有找蕭書記商量是不妥當的,彙報工作方式很多嘛!一定要見面嗎?」

張青雲這樣一說,蕭寒臉色緩和了不少,道:「劉部長也是一心為了工作,這事就不再說了吧!」

張青雲抬抬手,道:「這事還是要說的,以後涉及組織幹部的問題,要按流程嚴格執行。老蕭和老劉,你們兩人要配合好,不能夠因為意見有時候不一樣就鬧彆扭。

還有,今天劉部長的這個提議,大家都了言,不用表決就知道是通不過的。我們解決問題不能過急,這樣吧,既然此路不通,我提議組織部安排一下,先對全市八個區縣主要領導來一次職能考核,先把基礎性的工作做好……」 尼瑪,這不是讓哥去做卧底么!

那一刻李曉峰心裡有一萬頭草泥馬在奔騰,他想起了星爺喜劇《逃學威龍》中的經典台詞,卧底又叫邊緣人、二五仔、反骨仔……好吧,某仙人認為自己不是《三國演義》中的魏延,腦後真心沒有什麼反骨。彩@虹*學%網卧底這份很有前途的工作一點兒都不適合他

「列寧同志,對這項工作,我有一些顧慮……」李曉峰決心為自己爭取一下,「我沒幹過地下工作,對這一塊沒有經驗,十分擔憂辜負了黨對我的信任……那個,您是不是考慮一下,另找一個有這方面經驗,並且誠實可靠的同志來擔負這項工作!」

列寧抬眼看了看某仙人,直接說道:「我沒讓你做地下工作啊?我是讓你光明正大的接近托洛茨基,這和地下工作有什麼關係?」

李曉峰直接就淚奔了,我擦,導師大人,您可以更無恥一點不,明明是陰謀詭計的活計,怎麼到了您老人家嘴裡就理直氣壯了呢!

還別說,列寧確實是理直氣壯,不等某仙人回答,繼續說道:「還有,你說要找個誠實可靠的同志來擔負這項工作。我覺得安德烈同志你一向是對黨無限忠誠,對革命一心一意,你不就是最好的人選嘛!」

好吧,李曉峰跪了,列寧找的理由是在是太強大了,強大到他完全沒法反駁。總不能往自己身上潑髒水。說自己對黨對革命一向是三心二意吧!雖然這才是某人革命投機份子的真實嘴臉,但說出來不是找抽嗎?

「儘快完成這項艱巨的任務,我等著你的捷報!」

隨著列寧端茶送客,李曉峰可憐巴巴的離開導師大人的辦公室,雖然對這份工作一萬分不滿意,但誰讓導師大人認準了就是他,不能反抗那就只能捏鼻子認了。反正在這一刻,某人對自己沒事瞎折騰的總總奇思妙想是後悔萬分,如果不搞那個神馬監聽小組哪來的這檔子事兒。哥真是浪催的,每一次有新點子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當然某仙人對列寧同志的怨念也不小。但是想一想,其實列寧也是無奈之極,本來就是多事之秋,黨內的事情都是一團亂麻。你小子還折騰黨外的那些糊糊事兒。這個當口,我認真管你折騰出的幺蛾子,沒那個精力也沒那個人手;但如果我不管你瞎折騰的事兒,似乎又不是太妥當。

怎麼辦呢?解鈴還須繫鈴人,誰折騰出的事兒,誰負責解決,唯有如此才是公平合理。所以你小子以後最好消停一點兒,少做哪些拉屎不擦屁股的缺德事兒。說到底列寧也是無奈,只能任由某仙人自己去折騰,折騰出了花兒。那結果固然好。折騰不出花兒,那也沒什麼損失。

還別說,也只有這一招才能對付某仙人,誰讓他就是個跳脫的性子,想一出干一出,什麼都是三分鐘熱度,惡趣上來了什麼都敢折騰。就比如現在,李曉峰忙得顛三倒四的,還不是因為前一段他拍腦門就上馬的工程太多,遠遠超出了他實際的工作能力。就比如現在,雅科夫就找上門來了。

「我已經打聽清楚了,」雅科夫開門見山的說道,「小鬍子盜賣糧食的流程我已經大致摸清楚了。」

李曉峰打了個哈欠,強打起精神問道:「你說!」

「過程其實很簡單!」雅科夫介紹道。「小鬍子通過他老子的關係,虛構前線部隊需要的糧食補給計劃。然後米留可夫蓋章簽字通過,交給咱們的總理拿到批文,接著就是農業部長申加廖夫將糧食撥出來,最後由運輸部長涅克拉索夫解決運輸問題。」

李曉峰眯著眼睛問道:「也就是說這一切都是合法的?」

雅科夫譏笑道:「當然是合法的,能讓外人看到的就是這些糧食統統運往了前線,被灰色的牲口們消耗掉了!」

「實際上這些糧食一粒也沒到前線,全部都裝進了幾位部長先生的荷包?」

雅科夫點點,譏笑道:「有誰會關心前線那些灰色牲口有沒有吃飽,有沒有衣穿,反正只要賬面上是平的就能交代了。不得不說,幾位部長先生幹得十分漂亮!」

李曉峰想了想,問道:「也就是說,如果我們也想分一杯羹,那麼從軍隊道內閣都必須打通關係,至少那些文件和幾位部長先生的簽名是絕不可少的!」

「沒錯!」雅科夫十分肯定的說道,「所以說這個事兒非常難辦,缺了哪一環都不可能成功!你確定我們還要干?」

李曉峰微微一笑,你丫也太小看他這個仙人了,不就是幾份文件,幾個簽名,蓋幾個公章的事兒,分分鐘就給你搞定!

「沒有那麼簡單!」雅科夫對某仙人的邏輯完全無語了,「一環扣一環中最重要的是人!小鬍子之所以幹得這麼順利,無非是上上下下都打通了關節,上至內閣,下置看管倉庫和幫忙運輸的小兵、小職員都是他這一套系統里的。就算我們有同樣的文件,沒有小鬍子出面協調居中指揮,一切都是白搭!我們去的話,第一時間就會暴露!」

李曉峰還是有些不以為然,不就是要小鬍子親自出面嗎?這還不容易,哥的演技雖然一般般,但是仙力仙術卻是實實在在的,保證給你一個一模一樣的小科爾尼洛夫。

對此雅科夫將信將疑:「真有這麼厲害的化妝術?到時候要是穿幫了,那我們可就全完了!」

「放心好了,我的技術絕對沒有問題!」李曉峰不耐煩的說道,「與其擔心這個,你還不如想一想,將糧食弄出來之後,下一步我們該怎麼做呢!」

「這我可沒什麼辦法!」雅科夫攤了攤手,「我們只能等待,相信幕後的那個人,如果知道有人弄走了他的糧食,應該會有所動作的!」

李曉峰很不喜歡這種聽天由命的態度,傻傻的等待是最蠢的主意,應該更加主動,更加積極!

雅科夫苦笑道:「想辦法弄糧食讓對方抓狂不是你的主意嗎?這麼做還不夠積極主動?」

對此,李曉峰嗤之以鼻,如果是幾天以前,這個主意已經是非常完美了,風險也小。但是現在被各種莫名其妙的煩心事所騷擾的某仙人已經無法等待了,他恨不得一次就將幕後的那個人逼出來,然後簡單快速的解決問題。

「有這種辦法?」能早一點報仇雪恨雅科夫當然不會拒絕,但是他懷疑某人有這個能力。

「當然有!」李曉峰自信滿滿的說道,「只要將他的糧食統統搶走就可以了!」

雅科夫有些莫名其妙,不解的問道:「我們現在不是正準備這麼幹嗎?」

李曉峰單手叉腰大手一揮,氣勢滿滿的說道:「我們原來的計劃是和那個躲在幕後的一傢伙一樣,從倉庫里偷糧食……而我現在說的是搶糧食,搶那個混蛋王八蛋的糧食!」

雅科夫搖搖頭,道:「我還是不明白,我們怎麼搶他的糧食?」

「這還不簡單!」 名門暖婚之老公太放肆 李曉峰深深的鄙視了雅科夫的智商,「我的意思是說,那幫孫子不是作假從倉庫把糧食偷出來了嗎?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半路截胡,將他們偷出來的糧食搶走!」

雅科夫頓時目瞪口呆,好吧,這一刻他想到了一個很熟悉的辭彙——黑吃黑!

尼瑪,搞了半天,你丫就是想黑吃黑,這倒是簡單,而且這個工作他也沒少做。但是如今從某人嘴裡聽到了,雅科夫還是覺得那麼有喜感——我擦,我們兩到底誰是混黑道的?你小子也太黑了吧?

不過,在鄙視某仙人的同時,雅科夫也不得不承認,這是激怒對方最好的辦法,像最開始的計劃,雙方各憑本事,從倉庫偷糧食,雖然對方可能會不滿,但是針對性沒有那麼強。戰略儲備倉庫也不是誰家個人開的,你能弄糧食,別人也就能弄,以混黑道的邏輯來說,這勉強算是合理,說破天去也不過是撞車了。但是計劃經過某仙人這麼一改,那針對性就很明確了,換做是雅科夫也會發怒,報復和還擊也就是必然的選擇。

計劃非常好,至少比先頭那個更容易激怒對方,但是雅科夫同時也能想到,這裡面的風險性比先頭那個大了不知十倍。所以他很猶豫:「這麼搞,是不是針對性太強了?容易激起對方強烈的反彈,而且小鬍子他們做的這種買賣,運輸環節一定重重保衛,想得手很難!」

李曉峰卻滿不在乎:「你就是膽子太小,我們本來的目的就不完全是糧食,為的就是引蛇出洞。不把聲勢搞大一點,怎麼引起對方的注意?」

「我還是覺得風險太大了!」雅科夫連連搖頭,「要不,我們幾個在商量商量,看看有沒有更好的辦法?」

李曉峰是真心不想等了,他的時間太緊張了,等老托回來他還去當卧底,哪有那個耐心慢慢等待。當即這貨就很不耐煩的說道:「算了,本來也沒指望你們能成什麼事兒!怕危險你們就別參與了,這件事我親自去搞定,你只需要打聽清楚對方下一次運糧食的具體時間和地點就可以了!」

p 淮陽市委常委會議室,象徵權利的常委會頭把交椅上空無一人,長形條桌的兩側大家都沒有離開。偶爾各常委互相之間會有一點小的交流。

會議中途休息十分鐘,張青雲出去了,但是其他的常委今天卻顯得沒那麼活躍,他們似乎都還在回味剛才張書記的發言。

張青雲來淮陽后,一直就是一個備受關注同時又是備受爭議的人物,很多人對其期望很高,當然也有很多人並不看好他。這中間甚至包括了很多的市委常委。

張青雲來淮陽后除了處理鄒昆那件事算是燒了一大把火以外,平常都是試探為主,工作上中規中矩,並沒有太多大開大合的舉動,即使是在坐的各位常委,真正和張青雲接觸的都不太多。

但是今天,張青雲在常委會上亮了一手漂亮的絕活,讓所有的淮陽老班子成員見識到了新任書記處事的老辣和滴水不漏。

張青雲推翻了劉沛的計劃,提出了組織部出面對全市各區縣主要領導進行職能考核,這一手太出人意料了。首先他的這個提議基本沒有人能反對。

因為劉沛鋪墊在前,劉沛的調崗計劃強調的就是目前淮陽的幹部問題很嚴峻,希望通過非常手段把淮陽幹部隊伍存在的問題徹底的肅清。最後大家發言,對形勢嚴峻基本都認同,但是反對劉沛計劃的措辭都是稱不可操之過急。

張青雲就抓住了這一點,馬上提出了搞職能考核,又不調崗,又不調整班子,就只是考核而已,這個說法如此的順理成章,就好像是讓組織部正常的幹部考察一樣。

但是事實真是這樣嗎?細細一琢磨回味,就會發現張青雲做的這個考核是大有深意,8區縣主要領導進行考核,考核用什麼標準?對考核優秀的,合格的,不合格的幹部有什麼處理意見等等這些問題卻是隻字未提。

而真正讓人揪心、擔心的問題就在這裡,張青雲這種出手就是敲山震虎、利劍高懸,其根本目的就是要加強對區縣的控制力度。大張旗鼓的讓組織部來操作這事,卻不說遊戲規則,實際上走的路子就是水無常形的路子,是要在這個過程中震懾一批幹部、教育一批幹部、挽救一批幹部,當然說不得也會處理一批幹部。

但是這些步子究竟怎麼邁,現在一切除了張青雲誰也不知道,這就是他高的地方。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下面的人怕就是怕揣摩不透領導的心思,張青雲現在怎麼想的就沒有知道。

包括今天在坐的人,大家都不知道張書記的心思。這樣的情況,張青雲就可以隨時根據情況來下這一局大棋,他可以打雷不下雨,氣勢洶洶的來,雲淡風輕的散。

也可以劍鋒所指,無數人人頭落地,在這兩種截然不同的結果之間,他可以任意的調整,等於是牢牢的把主動權抓在了手中。

今天在座的常委都是官場老油子,但是大家無不對張青雲的這一手感到佩服,書記如何通過常委會來貫徹自己的意志,這一直都是一個永恆的話題。

張青雲貫徹自己的意志的本領就很高,高到簡直是如羚羊掛角一般無跡可尋,高得所有的常委,都不得不舉雙手支持他的提議。常委會大家一致同意,那就是眾望所歸,代表組織的意見。

張青雲就通過這樣的方式,正式開始對淮陽的幹部隊伍動手了,他可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市委的一幫常委們,至少他現在已經勉強了捏成了一團,雖然在班子中矛盾依然很多,分歧依舊很大,但是既然是帶著鐐銬跳舞,哪裡能夠追求盡善盡美?更多的時候只能是利益平衡。

書記是舵手,舵手就是要在紛爭中牢牢的把握住前進的方向,這才是第一位的。

十分鐘后,會議重新開始,秘書劉鵬先推門進來,他見所有領導都端坐在椅子上,他愣了一下,連忙低頭找到了後排自己的位置。

張青雲龍行虎步的走進來,面帶微笑,秘書長莫言東忽然站起身來走到他身邊低聲說了幾句話,張青雲皺皺眉頭道:「什麼時候收到的消息?」

「剛剛省政府單副秘書長通知的,通知發到府辦公室,剛才府辦轉過來我才獲悉!」莫言東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