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覺得就是這樣的,一這麼想著,她從座位上起來走到陽台,面對著他,「墨北辰,你怎麼了,」

Home - 未分類 - 她覺得就是這樣的,一這麼想著,她從座位上起來走到陽台,面對著他,「墨北辰,你怎麼了,」

男人抬起頭,她眼裡濕漉漉的眼神正看著自己,他的手摸了摸她的臉,她剛洗過,臉上一片柔滑。

「葉清音,說喜歡我很難嗎,難到你什麼都不願意說。」

她這是不敢面對自己的心,還是說,他對於她來說,還不是這麼重要。

清音剛想要開口,肚子這個時候不合時宜響起來。

「我能不能先吃東西。」一個下午到現在,她確實是餓了,剛剛從醫院回來,她完全沒有胃口。

現在洗澡過後,身體放鬆了,她倒是可以想要吃點東西補補身子。

墨北辰捏了捏她的鼻子,「小吃貨。」他嘆了一口氣,其實還是希望聽到她的答案的。

如果可以的話,他還是希望她把內心的答案說出來之後,他再做好決定。

清音縮了縮頭,「額,我們去吧。」估計墨北辰是不是也餓了。

或者說是她自己胃口太好了。 墨北辰用電話打了服務員,清音繼續吹頭髮,知道沒有得那麼快,她也不著急。

墨北辰坐在一旁看手機,她很好奇,今天賈亭走了是因為什麼

「墨北辰,你說賈夜亭他會破產,那他是不是會離開這裡。」她也希望他離開這裡,這樣她就可以待著。

墨北辰想起那個讓葉清音受罪的男人,要不他沒有做得太過分,否則,現在的賈夜亭還能留在這片凈土呢。

「如果你不希望他在我自然有辦法。」讓兩個人出國而已,有什麼難。

之前,他是不太想讓葉清音太去關注時娜的事情,而且,也是因為時娜的事情,他的孩子才會沒得。

所以,怎麼說,他心裡還是有點怨氣的。

要是時娜沒有在那個時間回來,估計,他們的孩子,就不會沒了。

雖然在那之間,孩子在葉清音的懷裡也不太安穩。

清音盯著他不說話的眼神,知道她這是讓他心裡想到了那件事情了

「墨北辰,那件事怪我,你不要怪時娜。」因為她的好朋友什麼都不知道。

要是這樣去怪一人,真的是有點不地道的因為跟時娜真的沒有關係,是她自己擅自做主,要去時娜那裡找到她。

墨北辰盯著她發怒的眼神,他還什麼都沒說,她已經要這樣想著自己了。

到底他是外人,時娜才是她最親近的人是吧。

「葉清音,你這麼說十分的不負責任,那個孩子是我的孩子,你因為朋友出去,才讓自己出了那件事情。你說哪件事不是跟時娜有關係。」

「如果那天你不去,孩子會有事嗎,如果她不來,你會因為擔心她的事情,而讓自己刺激嗎。」

所以無論怎麼說,時娜還是有一部分的責任。

清音抬起頭來,這樣的話真的他墨北辰說出來的嗎,他真的不信,墨北辰你為什麼要這樣。

其實他真的不希望要從朋友和男人之間選擇,她最討厭那樣的選擇。

「墨北辰,我希望這樣的話以後你被再說了,我喜歡聽,也不希望你說。」

因為大家心裡都有傷口,要是有人又重新來一刀,那樣的打擊更加大。

所以她不希望再從墨北辰的口中在聽到類似的話了

男人不說話,他以為葉清音真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其實不是的,她還以為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所以,她不在意自己,那個孩子就是與她無關了是嗎。

所以,她失去了孩子,也不會覺得痛,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從頭到尾都是傷心的。

所以他現在跟著她來到這裡到底是為什麼。

費勁心思為了她,可她是這樣的態度。

墨北辰當晚就走了出去,清音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不知道該說什麼。

墨北辰,你真的那麼在意嗎,那樣,我要怎麼跟你在一起呢。

如果他一直走不出那個坎來,她覺得他們兩個人真的沒有再在一起的必要了。

所以第二天,他們急沖沖的玉城趕回去,清音想著,只有她可以,她願意回去,自己一個人好好過就好了。 清音剛去醫院看時娜回來,「周媽,他呢。」今天是周末,墨北辰沒去上班,她想要緩和一下他們之間的關係。

周媽抬眼看著樓上,「先生啊,早上到現在一直在樓上,這不,我做好了午餐剛想要給他送上去。」

他一個上午沒有下來是不是因為去找時娜那會,耽誤了太多的時間。

清音眼裡充滿了愧疚,對著周媽,「周媽,要不你給我吧,我幫你送上去。」

周媽點點頭,「嗯嗯,那麻煩葉小姐了。」

清音來到書房前,噹噹當敲門,從讓時娜轉院到現在,他們沒有任何的交流。

而且,回來的時候,墨北辰不是去了書房就是外出。

墨北辰聽到敲門聲,繼續坐在位置上,「進來。」

男人沙啞又富有磁性的聲音從耳邊傳來,清音心裡砰砰的跳動。

現在想要退回去是不太可能的了,所以,最後她只能屏住呼吸,一隻手端著飯菜,另一隻手旋開門。

四目相對,墨北辰眼裡波瀾不驚,她緊張的咬住下唇。

墨北辰瞥向她手裡端的飯菜,清音立馬走到他面前,「額,聽周媽說你沒有吃東西,我順便幫拿上來。」

墨北辰將手裡的筆蓋合起來,「嗯,這會才想到我。」

他的意思是她太過於關注時娜,所以冷落了他嗎,清音捏住衣服的下緣。

她低下頭,忍不住嘀咕,「我,我不是挺關心的你嗎。」

儘管很小聲,但還是入了墨北辰的耳里,「嗯,是挺關心的,但是,還不夠。」

清音撇了撇嘴,知道自己再說下去也說不過他,「那個,你吃吧,我待會幫你收拾。」

她找個位置坐下,墨北辰抬頭看向沙發上的葉清音,所以,她為什麼要找一個離自己這麼遠的位置。

墨北辰提起筷子,盯著她,「要不要一起?」

聽到他的提議,清音愣了愣,「我,我不用了。」她現在緊張得不得了,她哪裡敢坐下來跟他吃飯。

墨北辰眸子清冷,臉上陰沉得緊,「你先回去,待會我收拾。」

清音抬眼看他,怎麼了,他這是生氣了是嗎,可是她真的不敢跟他一起吃。

「墨北辰,我們不要這樣好不好。」她眼裡閃著淚光,不懂為什麼見到他說的如此冷清。

她心裡很委屈,其實大家都沒有錯,他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冷淡。

墨北辰看到她眼裡的淚光,放下筷子,要知道他以前都是別人看他的臉色。

如今是他看葉清音的臉色,她要哭,他得趕緊哄哄她。

清音抬起眼,看著坐在身邊的男人,「你幹嘛。」

嘴上還在賭氣,可他坐在自己旁邊,她還是感覺到安心。

男人身上的味道傳入她的鼻腔里,奇怪的是,她很喜歡他的味道。

「愛哭貓」墨北辰便打趣著,便拿著面前的抽紙拿到他面前。

清音轉過身,「我哪有。」手上還不忘擦掉眼淚。

墨北辰往她的位置傾斜過去,「難道不是,你看你。」

他再次抽出一張紙巾,輕輕的擦掉她睫毛上的淚水,眼中充滿了認真。 葉清音有點不知所措,她發現他眼裡的柔情她竟然看呆了。

做完所有的一切,墨北辰捏了捏她的鼻子,「不哭了?可是吃東西了吧?」他早上起來的時候,葉清音便急沖沖的帶上一個麵包跑去醫院看時娜。

他特別想要把她抓回來,好好教訓一頓,讓她長記性,不能老是惦記著別人,不顧自己。

不過,今天她居然會主動的找他和好,這讓他感到非常欣慰,這個女人是不是對他也算是有點意思了呢。

清音別過頭,從墨北辰的眼裡,她讀懂了一些東西,也有一些她讀不懂的東西。

墨北辰牽住她的手,「走,吃飯去吧。」其實對葉清音肯為朋友兩肋插刀他應該大力支持才對。

因為葉清音其實也不容易,如果沈闊也會這麼做的。

清音點頭,跟著走過去,一起坐在一起吃飯。

墨北辰夾了一塊排骨給她,「吃吧,補補身體,」

「不然,每次中途你老是喊累。」

清音張開嘴,聽懂他的意思,立馬想要將嘴裡的排骨給吐掉,只聽見耳邊傳來墨北辰半威脅的聲音。

「你要是敢吐出來試試,我待會讓你知道什麼是後悔。」

清音嗚嗚的抗議,看到墨北辰陰沉的臉色,只好吧咽下去。

他就知道威脅她,老是這樣有意思嘛。

接下來,墨北辰總是惦記著早上她出門的時候,沒有吃早餐的事情。

把周媽做的一人份午餐全都逼著她吃下去,清音要是知道他留下自己,就是讓自己吃成豬,她哪裡會這個時候還呆在這裡。

「墨北辰,我,我真的吃不下了。」

今天她的食量可算是很大的了,要是再讓她吃下去,她還要不要走路了。

墨北辰收起筷子,眼裡像是在說,饒過你一回。

忽然,周媽敲門的聲音響起,「先生,門外有一位沈小姐和沈少爺找您。」

書房裡的墨北辰和葉清音對上一眼,她不用猜想,那個叫沈溪的人,就是那晚找墨北辰的人。

那她現在上門,也是來找墨北辰的吧。

她推開墨北辰放在腰間的手,對上墨北辰眼裡的疑問,她不好意思,「你快點去見客吧。」

要是讓人家等久可就不好了,墨北辰聽出她的意思,「你不跟我下去?」

清音搖搖頭,她沒有什麼資格去,她不是這個家的女主人,只能是一個借住在這裡的人。

墨北辰生氣的將她的手拽緊在手裡,「跟我下去。」

她原先不是知道了沈溪對他那份心思嗎,上次說了不讓他去安慰沈溪。

現在是怎麼回事,讓他一個人去,她還不懂人家打什麼主意嗎。

清音掙脫他的束縛,「墨北辰,不要胡鬧,你自己下去。」

她說完心裡很不舒服,要是可以,她哪裡願意躲在這裡。

墨北辰氣得不說話,手裡握著她的力度越來越大,「葉清音,你別不知好歹,要讓人家搶了去,你哭也沒有用。」

他直白的話讓她心裡難看,她現在是要去另一個人爭風吃醋嗎。

「你,去吧。」她不喜歡也不願意這樣做。 清音以為他會放棄,哪裡知道墨北辰手放在她的膝蓋底下,手一打橫,將她公主抱起來。

嚇得清音不敢說話,「墨北辰你幹嘛,快點放我下來。」

他這是幹嘛,要是讓她這副模樣下去,人家會怎麼想。

墨北辰一副懶得跟她說的模樣,直接抱著她打開書房的門,走下樓梯。

她扯著他胸膛的衣服,「我,我,讓我下來啊好不好,我錯了。」

她真的知道錯了,「我自己走下去行嗎。」她真的不知道墨北辰非要讓他面對這樣的場面。

要是那個沈溪一個人就算了,現在沈醫生也來了,她怎麼說也不能夠太過分。

盯著葉清音嚇得慘白的臉色,墨北辰心裡妥協,只是這樣的葉清音,他真的喜歡,他希望她可以站在他面前,將所有想要打他注意的女人給擋住,「嗯,你要敢耍什麼花樣,」

清音好不容易站穩在樓梯間,低喪著頭,「嗯,我不會的。」

都已經下來了,她還能跑到哪裡去,所以,她只能硬著頭皮跟著他走下去,墨北辰不滿她躲在自己身後,將她拽到旁邊和自己並肩走下去。

沈溪見到許久不見的墨北辰,他身上沉穩的氣息還是讓她欲罷不能。

沈溪已經忘了那天晚上墨北辰沒有來晚會的事情,這會,她更加願意,將自己的哥哥趕回去,她只想一人跟墨北辰獨處,「北辰」

清音聽到那聲飽含了柔情又夾雜著喜悅的聲音,走路一個釀蹌,幸好墨北辰的手還沒有鬆開。

只見墨北辰轉過身,將她抱穩在懷裡,「真是笨女人,走路都不會走。」

清音忍不住推開他,她的鼻子待在他的懷裡快要捏扁啦。

沈溪如意看到墨北辰口中說的的那個女人,眼神充滿狠意的盯著葉清音的後腦勺,憑什麼,那個位置原本是她的。

是葉清音將它奪走了,她忍不住上前從墨北辰的懷裡將葉清音扯出來。

幸好墨北辰眼疾手快轉移了位置,不知實情的葉清音歪著頭,「墨北辰,你幹嘛,你知不知道,這樣做會容易摔倒啊,你就不能提前告訴我嗎。」

葉清音的聲音傳入在場的人耳膜,墨北辰雖然被罵,但他還是喜歡她炸毛的模樣。

可愛又好看,讓他忍不住想要親親她。

沈闊並不知道自己的妹妹會做到這個份上,剛剛從他這個位置看過去,他是看清了沈溪的動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