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上房門,陳青雲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書架上尋摸了一會,翻出一盒極品的大熊貓之後,笑嘻嘻的坐到椅子上,先點燃了一根。

Home - 未分類 - 關上房門,陳青雲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書架上尋摸了一會,翻出一盒極品的大熊貓之後,笑嘻嘻的坐到椅子上,先點燃了一根。

陳蒼天無可奈何的笑了笑,這小子學的一身本事感情都用在這方面上了。

「你小子別總顧著抽煙,知道我把你叫進來做什麼吧?」陳蒼天問道。

陳青雲當然知道了。雖然老爺子耳目通天,可是這年頭移動信號還有死角的地方。自己在韓國的事情,他是不可能完全知道的。當即將在韓國發生的所有事情都講述了一遍。

聽完講述,老爺子的臉上也掛起了凝重的表情。

這個天網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組織,在腦海中完全沒有一個雛形。雖說有了一些簡單的了解,可是依然模模糊糊。

雖然除掉了秦東皇這個亞太地區的總負責人,可是並沒有太大的用處。人家的組織完全可以再派一個人過來。這都是小事,這個組織隱藏得太深了。以從秦東皇的身份來判斷的話,這個組織在炎黃的年頭都得超過五年以上了,而炎黃官方居然一點都沒有察覺。

秦東皇只是一個分支,那麼其他幾個分支呢?在炎黃地區是不是同樣設置了分支機構?

這些問題,陳青雲也很想知道。不過,對方組織的嚴密性太強。這些事情就連秦東皇都不清楚。

如果有的話,秦東皇的死很快會傳回他們的組織。然後隱藏在炎黃種的其他幾個分支恐怕會隱藏得更加深,以後想要再找在出來,恐怕只有對方主動露出馬腳了。

事情讓人頭痛歸頭痛,陳青雲是懶得去想了。這事交給老爺子去辦就行了,他還是過他滋潤的小生活就好。

研究完了天網組織的事情后,陳青雲從褲兜中掏出了兩樣東西放到書案上。

一個手機和一個u盤。

「手機是秦東皇留下來的。不過已經加密,我已經試驗過一次,無效。而且這個密碼有一個自我毀滅裝置。密碼錯誤三次,裡面的東西自動清除。還有兩次機會,找個高手試驗一下吧!裡面的東西應該會讓我們理清一些頭緒。除了資料外,還有兩樣很讓人心動的東西。一個是往腦部移植晶元過程的影片資料。另外一個是晶元的主程序。只要研究明白了,應該會讓炎黃的醫學方面前進一大步。」

陳蒼天拿起手機看了一眼,隨後又丟給陳青雲。

「龍隱裡面就屬你和影子的計算機能力比較強。手機由你保管比較安全,還是你拿著吧!影子這兩天就會過來,這個任務就交給你們兩個完成吧!」

陳青雲的額頭立刻就流出汗水了,影子要來中海了嗎?

陳蒼天解決完手機的事情,看了一眼u盤,問道:「這個裡面裝的是什麼?」

陳青雲壞壞的一笑,說道:「秦東皇弄出了兩位國際頂尖的腦科醫生。在我的威逼利誘之下,讓他們把最精華的東西濃縮到了這個u盤中。雖然這東西趕不上手機裡面的資料值錢。可是這東西對於老百姓來說絕對是一件好事。」

陳蒼天滿意的點點頭,看來這次讓陳青雲出去還真是沒有白出去。自己這個孫子就是一個喜歡佔便宜的主。只要能沾到邊的,誰都別想逃得過去。估計那兩名英國的醫生這會正鬱悶不已,多年研究的精華就這麼輕易的被人給搞走了。

說完了正經事,爺孫兩人閑聊了一會。

馬上就要開飯的時候,兩人再次進入到正題。不過這個話題倒是很嚴峻,陳青雲表示很有壓力。

「你打算什麼時候讓我看見重孫子?這兩天去醫院做了檢查。我的肺部和心臟都有些毛病。如果你再拖,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挺到那一天了。」陳蒼天嘆了口氣說道。這個孫子也不能總是壓迫,有些時候老人就得倚老賣老,裝裝可憐也不是不可以的。

陳青雲心中一酸,眼泛水霧的握住了陳蒼天的手,從對方緊握的手中扣出了那包極品大熊貓香煙。「爺爺,身體不好,就不要抽煙了。還是我幫你代勞吧!」

「…………」

陳蒼天真有心起身抽這混蛋小子兩個嘴巴!剛剛看他的模樣,還以為良心發現了。原來是可憐這包煙啊!

「好了爺爺,身體不好就多休息吧!我先出去了!」說完,陳青雲拿著煙一溜煙的跑掉了,留下傻眼的陳蒼天。

「這個混蛋小子!」陳蒼天笑罵了一句。

一頓飯吃得開開心心。而水晶的安全問題成了整晚最關注的話題。陳青雲的奶奶建議陳蒼天給水晶派去兩名保鏢。

婆婆秦頌的意見是水晶應該搬到這裡來住,這樣更加的安全。

眾說紛紜,可是沒有一個主意是讓陳青雲滿意的。為了讓這些對自己一點益處都沒有的想法直接流產掉,陳青雲也不得不使用出絕招,這才讓大家放棄了所有計劃保持現狀。

陳青雲給出的答案其實很簡單,我需要獨立的空間才能生兒子啊!

這個理由一出,似乎沒有任何人持反對意見了。什麼事情都是有利有弊,原本生兒子的事情挺讓人頭痛的。現在卻成為了陳青雲手中最有利的武器了。

在陳蒼天那裡待到了九點,回家的時候,桃花本來想跟著一起回來的。可是結果卻挺悲慘,為了不耽誤陳青雲生兒子,她只能委屈一點留下了。

一路上,水晶紅著小臉悶不作聲。每次到陳家,她都會經歷一番心理考驗。一個婆婆,一個奶奶,這兩個想見下一輩人的老人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水晶不說話,陳青雲也就沒有說話。

車內一直很安靜,水晶腦袋裡面胡思亂想過後,才發現有些過於安靜了。轉過頭看向陳青雲,詢問道:「你在想什麼?」

陳青雲笑了笑,說道:「我在想什麼時候生個兒子?水水,你看今天晚上伸手不見五指,正是適合做一些偷雞摸狗的事情。不如……我們路邊停車。借著這良辰美景成就一番美事?」

水晶直感覺全身一陣惡寒,就知道從這傢伙嘴裡說不出什麼好話來。頭一扭,也懶得跟陳青雲計較,扭過頭看向窗外。

調戲沒有得到反應,陳青雲也是無趣啊!不過話說回來,這妮子可是難得安靜一回。

偷偷望向水晶,這妮子的臉頰一直保持很紅潤的狀態,不知道心裡在想些什-本文轉自——么亂七八糟的事情。都說女人心思最難猜,而作為頂尖女人的水晶,心思更是難猜的要命。陳青雲自認猜出對方一點小陰謀還行,可是現在對方這種狀態,還真是難以琢磨。

「小云云!」水晶看著窗外小聲的喊了一聲。

「恩!」陳青雲答道。

「如果協議到期了,我沒有錢付給你報酬的話。 豪門長媳 我就給你生個孩子當做報酬吧!」

「…………」

如果不是一直跟水晶待在一起,陳青雲很有可能就懷疑這妞是不是瘋了?怎麼突然說起了這個事情?

「那個……水水,你是不是體溫有些過高?」陳青雲試探的問道。

水晶扭過頭,瞪了陳青雲一眼,嬌嗔道:「怎麼了?難道我對你好一點,就是身體不正常了嗎?」

陳青雲大汗,這好的可不是一點半點啊!好到要給對方生孩子的份上,那是一般的好嗎?只是心中十分的不解,水晶怎麼會突然冒出了這麼個想法?

「你一定在好奇,我為什麼會突然這麼說吧?」水晶問道。

「恩,你得跟我解釋解釋才好。不然我會睡不踏實的。」陳青雲很老實的說道。 「浩天……」看著秦浩天竟然這般,歐陽菲雲嚇了一跳。【】連忙焦急的喊了起來。

身怕秦浩天受到傷害。歐陽菲雲的腳一蹬。也向著秦浩天撲了過去。

秦浩天的手指狠狠的點在了地脈火龍的身上。

「轟!」的一聲。秦浩天手上的血芒電射而出。破在了那地脈火龍的身上。血芒在地脈火龍的身上破涌而入。

秦浩天感到從對方的身上射來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將他凌空震了回來。

秦浩天的血芒似乎對那地脈火龍造成了巨大的傷害。讓地脈火龍凌空直打著滾。嘴一張,一顆火紅色的血珠向著秦浩天的身上噴了過來。

那血珠出現在空中,周圍的溫度瞬間又升高了許多。似乎連空氣都要燃燒了一般。

那血珠的速度非常的快,一眨眼就到了秦浩天的面前。秦浩天施展起了飄移術想要閃避,可是那血珠的速度卻是比他更快。一團火焰從血珠上迸發了出來,將秦浩天包裹其間。

「浩天!」說來話長,卻也只是在一瞬間內發生的事情而已。歐陽菲雲看的目欲巨裂。

連西門靈鳳的臉色都有些的變了。

秦浩天感到那火焰從四面八方向自己包圍而來,似乎要將自己吞噬的一般。

悠然,秦浩天感到自己的意識空間內的小龍發出了震動。似乎想要出來的一般。秦浩天的心裡一動。連忙的把小龍給召喚了出來。

小龍一出現在空氣中,看到那血珠,就好像貓看到了魚一般。小小的身子一振。虛空對著那血珠撲了過去。一把的將那血珠咬在了口中。

那血珠在被小龍咬在了口中。不住的震蕩了起來。血珠上爆發出了一團火焰。將小龍團團的包裹住了。瞬間,小龍就被淹沒在了火焰之中。

「小龍!」秦浩天看的心裡一震。

接下來的變化卻是讓秦浩天也有些走馬觀花的感覺。小龍身上的火焰漸漸的熄滅了。小龍又出現在了空氣之中。

秦浩天看的這才鬆了一口氣。

那地脈火龍在失去了自己的內丹后,身上的火焰已是漸漸的熄滅了。看著自己的內丹被小龍吞噬,它瘋狂的向小龍撲了過來。張開嘴,要將小龍吞噬。小龍似乎一點的不在乎。沒有任何的閃躲。直接的衝進了那地脈火龍的嘴巴內。

秦浩天這一天已是被小龍給震撼了很多次了。是以。這個時候倒已不吃驚了。只是有些替小龍感到擔心。

「嗷!」地脈火龍雖然是將小龍給吞噬了。但是宛如消化不良的一般。在空中痛苦的打著轉。

「轟!」「轟!」「轟!」火龍那龐大的甚至,在四處肆孽著。撞出了一道道巨坑。聲勢驚人。

過了大約半個時辰,地脈火龍身上的火焰終於是完全的熄滅了。現出了火紅色的皮膚。一層層紅色的鎧甲。

歐陽菲雲連忙的來到了秦浩天的身邊,望著秦浩天關切的問道:「浩天,你……你沒事吧?」

秦浩天看著歐陽菲雲那發自內心的關切,笑了笑,對著她說道:「呵呵,沒事。」

「你還說呢,嚇死菲雲了。」歐陽菲雲有些嗔怪的看了秦浩天一眼。

秦浩天知道歐陽菲雲是關心自己,也不以為意。只是和歐陽菲雲走到了那條地脈火龍的身邊。看著那已死的不能再死的地脈龍火龍。

「哎,這地脈火龍雖然是地火結晶,如果再給它百年的時間,說不定就成了真正的龍了。」歐陽菲雲深深的吸了口氣。

秦浩天聞言,皺緊了眉頭,有些奇怪的對著歐陽菲雲說道:「可是我們沒有惹它,它為什麼要攻擊我們,否則我們也不會……」

歐陽菲雲笑了笑說道:「也許是感應到了我們修鍊時的能量反應吧!地脈火龍雖然是以吞噬地脈火能進化的。但是如果能吞噬修鍊者的精血,對它的進化成長,更是可以起事半功倍的效果。」

「哦!」秦浩天聞言,這才瞭然了。

「撲哧!」的一聲。小龍從那地脈火龍龐大的身軀內鑽了出來。探出了頭。

「小龍!」秦浩天看著眼前的小龍。心裡不由的一喜。

似乎是吞了那地脈火龍的內丹。秦浩天明顯的感受到了小龍的身體漲大了許多。

小龍飛到了秦浩天的手中。「嘶!」「嘶!」「嘶!」的吐著蛇信,舔著秦浩天的手指。

看著秦浩天手裡的小龍,歐陽菲雲很是吃驚。似乎沒有想到這八級的地脈火龍竟然就這麼的死在這個小東西的手上了。雖然這裡面也是有秦浩天、歐陽菲雲、西門靈鳳幾人消耗了地脈火龍能量的緣故。但是小龍能夠將地脈火龍幹掉,還是讓人感到這小傢伙的不簡單。

「浩天,你的玄獸很特別……」歐陽菲雲看了秦浩天一眼說。

秦浩天聳了聳肩膀,手掂著小龍的腦袋。道:「呵呵,它經常給我帶來驚喜。」

就在秦浩天的話頭剛落下。原本趴在秦浩天手上的小龍忽然嘴一吐。一道火焰從小龍的嘴裡噴了出來。向遠處的地上落了下去。

「轟!」的一聲。那道火焰在地上砸出了一個坑。

「額……小龍……」秦浩天有些吃驚的看著小龍。他是從沒有看到過小龍有展現過什麼其他的能力,這一次竟然會噴火,還是讓秦浩天微微的吃了一驚。

小龍似乎感覺到了秦浩天的吃驚。很是得意的對著秦浩天「嘶!」「嘶!」的吐著蛇信叫著。

「好可愛的小東西……」西門靈鳳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秦浩天的邊上,看著在秦浩天手中的小龍,很是驚奇的說。

小龍似乎得到了美女的誇獎,在秦浩天的手中跳起了舞。

西門靈鳳越看越是喜愛。忍不住用雪白的手指在小龍的小腦袋上摸了摸。

「別動……」秦浩天可是知道小龍的脾氣。除了自己,對陌生人可是很兇的。

可是這一次,秦浩天卻是有些的奇怪。小龍對西門靈鳳的愛撫,卻是沒有什麼抗拒。似乎很是享受的一般。

秦浩天:「……」

我擦,對美女竟然是來者不拒,原來是色龍啊!秦浩天有些的無語了。

秦浩天搖了搖頭,有些納悶,為什麼小龍突然會噴火了。難道是這一次吞噬了地脈火龍的內丹,秦浩天成長到了可以使用能力的地步嗎?他覺的自己的這個猜測,應該是**不離十了。想到這,秦浩天又望著小龍笑眯眯的問道:「小龍,你還有什麼能力?」

就在秦浩天問出這話的時候,悠然,歐陽菲雲和西門靈鳳都吃了一驚。

因為三人皆發現,原本趴在地上的地脈火龍竟然又從地上爬了起來。身上的火焰又從它的身上沸騰了起來。

「我靠,怎麼又活了?難道是迴光返照?」秦浩天有些吃驚。

就在三人心裡驚駭,準備出擊的時候。秦浩天發現不對了。因為眼前的地脈火龍漸漸的模糊了起來。直至消失。定睛一看,那地嗎,脈火龍可不正是趴在地上,什麼時候動過了。

「這個不是蜃樓王的能力?」秦浩天大為的吃驚。

「怎麼了?浩天?」歐陽菲雲看著秦浩天的樣子。有些奇怪的望著他。

秦浩天搖了搖頭,對著歐陽菲雲笑道:「我很吃驚。」說著,秦浩天把自己曾經把蜃樓王的內丹給小龍吃的事情。告訴了歐陽菲雲。」

歐陽菲雲果然是很吃驚。對著秦浩天說道:「那非常有可能是因為小龍吞噬了內丹,然後學會了蜃樓王的能力。」

秦浩天聞言,點了點頭,他也覺得非常有可能。

秦浩天覺的自己真的是撿到寶了。如果吞噬一個內丹,就能學會一個能力。那這也太牛逼了。可是秦浩天有些的奇怪,自己也曾經給小龍吞噬過凶獸內丹,為什麼好像沒有什麼效果的感覺。難道小龍還必須是高級的異獸的內丹才有效果嗎?

……

因為和地脈火龍大戰了一場。秦浩天、西門靈鳳、歐陽菲雲三人都有些的疲憊了。三人好好的休息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三人開始攀越火焰山脈。雖然三人都是修鍊者。可是這火焰山脈不單是地形非常的陡峭。而且越到火焰山脈的中心,那溫度就越高。三人也是廢了好大的勁才通過了火焰山脈。

一路上,三人都暗暗的記下了路線。這一次,三人不單是要尋找天族的據點,更是要記下最容易通過的路線。為群雄進駐,掃清障礙。

整整四天,三人踏遍了火焰山脈周圍的一帶,可仍然沒有找到天族的蹤影。不單是西門靈鳳和歐陽菲雲等人,就連秦浩天自己的信心都有些的動搖了。

「哼,我說過了,天族怎麼可能待在這種地方。天族雖然是百族中人,但也是人……」西門靈鳳有些嘲諷的對著秦浩天說。

歐陽菲雲此時也沒有說話了。顯然,她的信心和西門靈鳳一樣的動搖了。

秦浩天皺緊了眉頭,看著前方的天際,深深的吸了口氣。似乎在整理思緒。悠然,秦浩天望著前方,眼睛一亮。似乎有了什麼發現,手指著前方道:「你們看……」

給讀者的話:

今天會有五更,大家支持哦 想要從水晶口中得到答案,哪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更何況是這種讓人匪夷所思的問題。

然而水晶只要知道陳青雲好奇就行了,所以回答陳青雲方式很特別。打了個呵氣,在車子內伸了一下傲人的身姿,閉上了眼睛,無視一切。

哎,這妮子現如今都懂得吊人胃口了。

回到家中,水晶就跑上樓洗澡去了。陳青雲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到床上,雙手墊在腦後,望著頂棚。

現在所有的事情都告一段落了,他總算可以恢復那種平靜而和諧的小生活了。至於後續的一些事情,陳蒼天自會派人去處理,他也就不用操心了。

累了幾天,還真是有些累了。也懶得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現在他只要保證身邊的人健健康康、安安全全就行了。

洗了個澡,坐在了電腦的前面。回來了也沒有給葉蜻蜓打個電話,不過估計對方應該從新聞上了解到自己回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