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連也只上來兩個排,一個排還得放在最關鍵時刻使用,兩個排在連長的指揮下迅速進入陣地。

Home - 未分類 - 三連也只上來兩個排,一個排還得放在最關鍵時刻使用,兩個排在連長的指揮下迅速進入陣地。

炮彈沒有規律的到處爆炸著,掀起的濃煙發出嗆人的炸藥味,李楷在金全的帶領下,和全班半貓著腰,聽著炮彈劃過的呼嘯,時起時伏,從交通溝快速跑步增援一連小金全一邊跑一邊揮著手大喊著撲向戰壕,指揮機槍手「用點射,別正面對著敵人,儘可能的側射。」一邊作手勢指揮全班散開進入陣地。

李楷沒等金全說,一翻身滾入一個單兵掩體,迅速出槍,動作標準而規範,此時日軍的炮火竟突然停了下來,原來3口獨立旅團匆忙撤退,彈藥基數沒有帶夠,在最關鍵時刻竟然啞火了。

大凡成功往往和驚人的偶然性聯繫在一起,許多的偶然性連在一起就鑄成大大的必然成功。

大批日軍已經攻到橋的南面小但一個近十米高的石涯成了對方一時無法逾越的障礙,敵軍死屍不時向河裡滑落,河水開始泛出血紅色,涯下不大的死角也成為沖向前來的日軍暫時的躲命之處。

三連一向以射擊著稱於全師小一上來,並沒有象一連一樣槍聲激烈,在營重機槍「咕咕」的催命聲中,「撻撻,撻撻,咕撻」三連十分有效的射擊中,日軍衝鋒隊形一下被打散。更多的日軍被這精準的射擊緊緊的壓在涯邊。

李楷是一個能放得下的人,在大部分戰友十分緊張的等待走向戰場的時候,他卻不緊不慢的吃了點餅乾,抽空還打了一個盹,李楷明白只有養足精神,才能最大限度的發揮,才能最大限度的殺傷敵人。李楷無論什麼時候總是令人驚奇的保持著冷靜和鎮靜。

李揩沒有魯莽的英雄式的探頭端槍猛掃,而是依託工事,謹慎的觀察對面敵軍的進攻,日軍炮火的停止並沒有讓日軍停止進攻,反而更瘋狂的向前發動攻擊。

李揩沒有瞄準正在爬上南岸的敵軍,這些自然會有戰友收拾他們,擒賊先擒王,李楷看到對岸半山腰上一個敵軍拚命揮著手槍在叫囂著,就是他了。

李撈將槍的標尺調到四百,輕輕吸口氣,摒住呼吸,手指貼住扳機,罩門中的準星穩穩瞄準對方頭部,「坪」右肩一震,對方忽然一個踉蹌摔到在地。

李揩迅速調整一下射姿,對面山頭一挺重機槍正不顧一切的向三連陣地進行壓制性射擊,整個三連陣地被壓製得抬不起頭,李楷略一停頓,套住對方露出鋼盔,預壓,有意無意間「坪」對方往後一仰就此不動。

對方重機槍一停,三連陣地射出一排排準確的子彈,頓時將日軍進攻勢頭打了下去。

李揩射擊完后,沒有猶豫,快速低頭,撲向另一方的單兵工事,果不其然,以日軍的戰鬥經驗,不可能不查覺李楷的存在。

日軍馬上感到對方神槍手的存在,並憑經驗馬上判斷出開槍的方位,幾名日軍幾乎在同時向李楷剛才射擊的地方一陣猛掃,打的周圍塵土飛揚。

李楷不斷變換著射擊陣地,不斷殺傷著日軍危險目標。

金全也不閑著,他並沒有伏在工事里向外射擊,而是十分令人吃驚的用站姿進行著快速的射擊,隨著槍口的抖動,前面不停的到下一個個。日軍。

排長不停的用刺耳的哨聲指揮著全排火力的調整,一個排有效的阻住日軍洪水般的衝擊。

衛生員冒著彈雨在「衛生員,衛芒的」的呼喊聲中來回奔走。

李揩記不清打了多長時間,只是不停的射擊、射擊、再射擊,當日軍退去的時候,天很快就黑了下來。

排長已經被軍工抬下去了,頭部中彈,倒下時沒有說一句話就已經不行了,副排長剛上陣地就被炮彈片擊中背部,全連第一個重傷被抬下,連干除了連長還在外其他已經全部光榮。

全排現在由金全指揮,金全將全排不到二十人收攏過來,清點一下武器裝備,還好,來得時候大家攜彈量足夠多,所以全排並沒有出現彈藥危機,金全根據地形和晚上日軍可能進攻的地方,將全排自動火力全部集中在陣地兩個居高臨下小高地上,敵人就是攻上來,這兩個火力點也足夠支撐到大家後撤,只要封鎖住兩條向上的交通壕,想衝上這兩十幾丈懸涯高地,並不是容易的事。

重新分配火力后金全交待到「日軍十分善於夜戰,白天日軍吃了這麼大虧,晚上肯定會有所動作,大家不要太集中。」金全對全排戰士說到。

「三個人一個小組,每組一定要拉開十幾米矩離,互為綺角,不要呆在地堡里,要不然對方衝過來扔一個手雷就全完了。」

金全一邊說一邊開始分組八」將全排分成六個小組,成二角形從前凸到豐陣地。高刪叱…個下面三個,將將成了一個梅花形,無論敵人怎麼進攻,大家的火力都可相互支援,只要堅持到天亮,我們的援軍就會到來。

營里最後一個排的預備部隊也投入到左則二連陣地,金全知道守不守得住陣地就只能靠他們這二十來號人了。

「晚上不要輕易開槍,槍口的焰火會爆露自己的位置,一旦開槍一要記住快速移動位置,用點射。貼身近戰的話最好用刀,還有抽煙時一定要在防炮洞里,要不就成對方槍手的靶子的金全特對兩高地下面陣地幾位年輕戰士特意叮囑到,並將一包煙扔給戰士。

金全看著這些朝夕相處的戰友,也許天亮后大家也就陰陽相隔了,只能盡自己所能憑經驗做好安排,但願大家還能看到明天升起的太陽。

金全安排好全排,囑咐下去抓緊時間吃點乾糧,水要省點喝,便向李揩招招手,兩人走向前面,選一個防炮洞,慢慢坐下來。

夜很黑,是那種真正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對面也是一片漆黑。除了群山若有若無的輪廓外什麼也看不見。

李揩沒有說話,金全知道他不多語,也不抽煙,便自己掏出一支煙點上,深深吸了一口,整個下午沒抽上一口煙。

李楷拿出一包餅乾,放進嘴裡慢慢嚼著,一邊將腿伸直儘可能放鬆自己。

「日軍晚上肯定會拚命,他們進攻重點不一定是公路南岸,也許是白天無法進攻的河岸懸涯,他們的戰術和我們有相似的地方,出奇制勝也是他們常用的招法,這也是我們教他們的金全咧開嘴,晚上看不清他的表情,「你想怎麼做?」李楷簡單的問道。

「一會你到前面去,全排就靠你了。」金全並不多說,越靠前越危險,這無需多說,他必須留在主陣地,他要對全排負責,他相信他,全排除了他也就李楷最適夜戰了,他天生就是一個夜戰高手。

「好的,我會在第一時間鳴槍示警的李楷心裡明白金全要他做什麼。

「不要戀戰,保存自己,消滅敵人金全說道」「將它們也帶上。」金全指著防炮洞里僅剩的幾枚反步兵地雷對李楷補充到。

李楷伸過手兩人緊緊握了下手,也不多說,李揩提槍向下摸去。

只有下到陣地下面,才能在這黑夜提前發現敵情,只有這樣,全排這二十人也許能守住這寬達三百米的防區,而日軍的夜戰能力,金全比誰都清楚,如果讓他他滲透過來小那就一切都遲了。

只有李揩才能做到這一點,這也許是九死一牛的任務。

李楷喜歡夜,喜歡與夜融為一體的感覺。只有在這漆黑的夜裡。他才感到最大的自由,他就是黑夜大山的主人。

李揩悄無聲息的滑下陣地,白天他就看好前面一塊突起的巨石,鷹嘴石下面的窪地視野相當開闊,而且不易受到對方突襲。

李揩挑了幾個地勢稍緩之處,將僅有的幾個地雷埋好,日軍要想爬上來,只有這幾個地方才是最好的落腳點。

操身翻上巨石,輕輕快速的構築一個單兵掩體,抱槍合身靠著巨石,警慢的注意前方。

李楷有一種天生的山裡人的警覺,能要無聲移動中輕易的捕捉到叢林里每一絲常人難以覺察的異常。

四周一片寂靜。靜得有點讓人心慌的感覺,叢林樹陰深處沒有一點動靜。

越是安靜越是令不不安!

日軍令人奇怪沒有發起一次進攻,哪怕是一次小小的騷擾都沒有,越是這樣越讓人心裡沒底,李揩只能打起十二分精神,對許多事,當你無法控制時,只能以靜制動,靜觀其變。

夜就中不安和奇特的等待中慢慢逝去。

月已偏西,李抬憑經驗。時間已過夜半四、五點,黎明前的黑暗就要來臨了,善於夜戰的日軍絕不會放過這最後的機會的,該來的肯定是要來的,就看是什麼時間和什麼形式出現。

李楷微微閉上眼睛,放緩呼吸,體驗著天人合一的虛靜之態他將自己與這個叢林世界完全合而為一了。

忽然,遠處隱隱傳來一種極其輕微的挪動聲,李楷豎起耳朵。什麼也沒有,睜大眼睛,前面什麼也沒有。

是一種本能讓他感覺到近二百米外的異常,他感到那裡黑竟然好象是移動的。李揩心裡一緊,無聲的翻下巨石,日軍居然靠一點點的挪動,已經越過河邊近十米高台,摸上懸涯,而且上來的不是幾個而是一大遍。

李撈沒有馬上發難,大腦飛快的盤算著,掏出全部手榴彈,輕輕擰開導之索,潛行幾十米,伏低拉火,三、四秒后突然向前方扔去,李抬迅速撲過右側伏在一棵倒下大樹旁。

「轟、轟、轟、轟」手榴彈接連的凌空爆炸,使得日軍的偷襲全部暴露冉來,日軍在慘叫聲不顧一切起身向前強行攻擊。

人的本能使得日軍選擇撲向幾個較緩的攻擊路線,恰好踏響李揩埋設的地雷,但這並不能阻止日軍的進攻。

日軍呼喊著躬身攻上山來,一時間殺聲四起」。2高地左右兩峰,整個陣地全都響起日軍的進攻之聲,日軍如蟻般的出現在三排的陣地上。

日軍傾巢而出,日軍在進行賭命似的進攻。

瞬間李楷居然就發現前後幾乎到處都是日軍,李楷沒有開槍,如鬼魅般的欺近一個。日軍,手中軍刺無聲刺入對方肋部。

李揩扔出的手榴彈爆炸聲和地雷爆炸火光,給金全與全排戰士提供了最好的射擊目標,但日軍這次進攻不分主次,而是全面潮水般的涌了上來。

不到半個小時,金全設置的下三角陣地就被日軍攻破,剩下的幾名戰士只能且戰且退,退上高地陣地。

這裡再次成為日軍的惡夢,只要攻下它,日軍就能佔領。2高地右翼,日軍就能殺出一條血路南逃而去!

[] 小倉鎮,淅淅瀝瀝的春雨將紋座柑橘小鎮籠罩存一聳灰燕餓圳濃霧中,初春的雨特別冷。外面冷颼颼的,還沒有一絲春意。現在正是春節網過,人們都還沉浸在節日的喜悅中。

月全鎮鎮政府。今天卻異常熱鬧,院子里人頭攢動,大家都打著傘,靜靜的站在院子里,一語不。

張青雲站在二樓。手護著欄杆,看著下面黑壓壓的群,心潮澎湃,院子里的人都是月全十里八鄉的老百姓,大家自過來送自己的。

自己何德何能?竟然能讓如此多的人認為自己是個好官,趕這麼遠的路來到鎮上為自己送行?一時張青雲心裡湧起了一絲暖意,今天的冬天確實太冷了。而現在的這一絲溫暖則顯得彌足珍貴。

「鄉親們!」張青雲高聲說道,和大家抱手為禮,「感謝大家安這麼遠的山路來送我,我在這裡謝謝大家了。」

下面的人群一陣騷動,張青雲皺眉掃了下面一眼。竟然看到了黃娟等一群派出所的人夾雜在中間維護治安,「呢!」一聲,閃光燈閃過,張青雲扭頭,朱婉容正紅著臉看著自己,手上拿著一個相機。

「張」張書記。我,,我只是覺得這個場面很感人,所,所以拍下來做個紀念!」朱婉容道。

張青雲臉色一寒。正準備斥責加幾句,沒來由的心一軟,自己要離開,這小丫頭眼中竟然也流露出一絲不舍。

扭頭看下面。此時人群中漸漸有人開始激動。

「張書記,你跟我們說,是誰要害您,俺們一起去收拾他!您這麼好的領導,上面人想撤就撤了,這上天還有沒有眼睛啊?」

「是啊!是啊!我們要一起跟縣裡反映,把張書記留下繼續領導我們種枯子,去年嫁接的那麼多碰柑,都還沒受益呢!」

「大家靜一靜,靜一靜!靜靜」周傳芳站在樓下。努力的維持著秩序,這麼冷的天兒,他竟然也是滿頭大汗。可是任憑他怎麼嚷嚷,下面不僅沒安靜。反而騷動更甚,他連忙蹬蹬跑上樓。

「張」張書記。這,,咋辦?這,」周傳芳抹了抹腦門上的汗,氣喘吁吁的說道。

張青雲皺了皺眉頭,道:「去把辦公室的擴音喇叭拿過來!」

很快,周傳芳就拿來了擴音喇叭,張青雲手中有了喇叭,按開開關,道:「都安靜下來,是不是要派出所再派一隊人過來才行吶?」

他這一呼喝。人群齊齊看向了他,漸漸的開始停止騷動,周傳芳暗鬆一口氣,心想幾次開會自己都控制不住局面,多虧了張書記。他心情隨之一黯,才覺張書記離開,其實自己心中也有些愕悵。

「鄉親們。聽我說幾句!大家不要聽信謠言,我這次只是正常的工作調動,在這之前。我要去省城學習一段時間,學習回來以後,到時候肯定會繼續跟大家一起摸索致富的路子。

年前我就去海西省考察過,那邊也是柑楠的大產區,他們暫時領先於我們,這次我也學到了很多經驗。具體的情況我已經跟萃鎮長溝通過了,今年鎮里就會落實一些政策。我有理由相信,這些政策一定會讓大家受惠,希望來年我再回來的時候,能夠看到我們月全有翻天覆地的變化,」

張青雲洋洋洒洒說了很多,說得並沒什麼條理。但是漏*點飛揚,為月全鎮以後的展勾畫出了一副宏偉的藍圖。自己走了,臨走前為新領導班子創造一個好的工作條件,這是一個官員的基本素養。

張青雲邊講話,邊走下樓。他的行李不多,後面卞華幫他拎著,他本想就這樣邊走邊說,退到門口,然後乘車離開。誰知一進人群,大家都扯著他不放他離開。

這家大嬸拾一籃子雞蛋,那家大伯提一袋黃癮的,都要送他,讓他帶回去補補身子。這張青雲哪裡能要?再說不是一家,兩家,這麼多人,得開一輛貨車才能把這些土特產運完。

「張叔叔,張叔叔!」人群中擠出一個小腦袋。額上全是汗珠,惶急的朝張青雲叫道。

張青雲一呆。擠開人群,原來是二狗子,摸著二狗子的小腦袋,小小傢伙竟然鳴鳴的哭了起來,扯著張青雲硬是不讓他走。張青雲想抱起他,可是十歲的孩子。已經到他肩膀高了,也沒法抱,只是一個勁的安慰他。

旁邊的眾人。一見這場景,也覺得不妥,紛紛上來說好話,企圖讓二狗子放開張青雲。二狗子一見這麼多人過來,他牙一咬,乾脆保住張青雲的一雙腿。不讓他一動分毫。

張青雲心裡一酸。只覺得眼中澀澀的,伸手抹了一下,是淚水。自己在月全才幹一年,剛才出點成績,誰願意就這樣離開呢?再說人非早木,孰能無情,自己和這一方相親相處了這麼久,這一下要走,心裡何嘗不是感慨萬千,可是現實中有太多無奈,自己確實要離開了。

「來,二狗子。跟叔叔上車,叔叔今天不回去,就去你家做客!聽說你去年寒冬膽兒大了,竟敢一一小,打獵,我還想看著你的成績呢!」張青雲雙手扶起二狗刑,與膀,輕聲說道。

「真的?」二狗子眼睛鋥亮,臉上的淚痕猶在,張青雲認真的點點頭。而後才扭頭對相親們拱手道:

「謝謝大家的厚愛。禮物就收不了了,那也是違背紀律的事兒!我今兒離開,明年柑插成熟時一定再來看大家,祝願大家的日子越過越紅火,謝謝了!」

經歷了二狗子這一鬧。大人們漸漸冷靜,張青雲這一開口說話,再也沒有人上前扯他的衣袖,只是隱隱看見很多心軟的婦人躲在丈夫背後抹眼淚,氣氛凝重。

張青雲牽著二狗子的手,朝大家笑笑,然後扭頭,人群自覺的給他讓開了一條路,每向前邁一步張青雲都感覺自己血管中的血液在沸騰,時間也彷佛一下慢了不少小一路走過,每個人的神色。容貌不用用心記,都牢牢的玄在了他腦海中,也許多少年以後,他依然不會忘記今日的情形。

為官一世,能有今日這般傷離別的場景,當也不枉此生了!

江南省會蓉城。離雍平足足有勁多公里車程,蓉城人口過百萬,雖然不能和國內幾個特大城市相比,但也算得上是一座現代化的都市。

江南多雨水,河流星羅棋布,跟雍平小縣城一樣,蓉城也是在河邊上,不過蓉城的河並不是小小的柳水河,而是江南第一江清江。蓉城恰好被清江剖成兩半。南城和北城分由三座大橋貫通,全城的人流、車流從四面八方匯聚。匯成三股繩,來往穿梭於南北兩城之間。

進蓉城。張青雲感覺一股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都市生活他並不陌生。他前世就是在南方某大城市從最底層,一步步爬到了頂峰,都市生活的酸甜苦辣他都經歷過,都市人的快節奏、壓力和無奈他深切的感受過,都市和鄉村是兩個世界,在國內,都市人和農村人的價值觀、生活方式形同天塹。

**江南省黨校就在蓉城大學城附近,蓉城北城區有一座國內知名的山南山。南山歷史悠久,有濃厚的文化沉澱,幾百年前這裡就有南嶽書院,現在的南山山麓就是蓉城大學城,這一塊區域鑒萃了整個江南省最知名的大學。

省黨校就在大學城的外沿,和江南師範大學、華中大學鄰。

張青雲到蓉城的時候還是中午,下了汽車他便一路打的直奔北城黨校,看著窗外高聳林立的一幢幢大廈,蜘妹網般複雜的混凝土立交橋,車來車往,人潮洶湧,他心中感慨萬千。

來到這裡才覺得自己真的很渺小,一個科級幹部,在這樣的城市跟一個普通的白領沒有任何區別,自己重生幾年了,只到此刻才算是真正的踏上征途,任重而道遠。

司機穩穩的停下車。提醒他黨校到了,他才中紛亂的思緒中回過神來,給了車資,他拎著簡單的行李下車。抬頭便看見一座氣勢威武的四方大門,門上的正中書:「**江南省委黨校」幾個大字。兩旁鑲著碩大的國徽和黨徽小顯的很是莊嚴肅穆。

大門全開,不斷有車進進出出,大都是政府牌照的高檔車,內面坐著的不是伸士便是淑女。從穿著和氣質就可以判斷對方定是有身份的人。

張青雲暗暗搖搖頭。有人說不進京城不知道自己的官小,自己還只進省城,便深復的感受到這一點了。從江南省委大院或者蓉城市委大院隨便揪出一個人。很有可能自己都得叫領導,鄉下幹部進城覺得眼花繚亂,這一點其實和鄉巴佬進城是一樣的。

「張書記小張書記!」

張青雲一驚,扭頭看見一個四十歲上下的男士正朝自己招手,他雖然穿著西服小打著領帶。但總給人一種彆扭的感覺,看來這兄弟對正裝還不是很適應。

「你是,」張青雲皺眉道。

「我是廖國富啊。農業局的,這次也是來輪的。剛才我老遠一瞅,現是您,這不就上來打招呼了?」中年男子熱情的說道。

張青雲恍然,這次縣裡派來輪刮的不止自己一個,那份名單他看過,有個,廖富國,雍平農業局的副局長。他連忙上前和廖富國熱情的握手,到了外面小遇到本土的豐部總是感到親近。

「廖局,沒想到你早到了一步,怎麼樣?環境收悉了嗎?住處安排妥當了?」張青雲笑道。

「熟悉了,熟悉了。我昨天就來了!今天已經報到了。住處嘛!按照組織規定小得住宿舍,也已經安排妥當了。」廖富國笑道,隨即很熱情的幫張青雲提行李,兩人一起走進大門。

江南省黨校果然條件不錯,佔地面積幾百畝,教學樓、宿舍樓打掃得窗明几淨,給人一種清爽的感覺。綠化做得也好,道路兩旁都是四季常青的樟樹小兩旁的樹冠已經連成了一片,如果在盛夏。在校園四處轉悠,林蔭大道,蟬鳴陣陣,應該別有一番味道。

黨校是培養幹部的的方所以張青雲和廖國富一路行來,見到的大都是刃歲以上的中年人,其他校園明顯不一樣的是。鮮少有人成群結隊一權老的瞧哪萬獨來獨往,走路目不鍾視,臉上的神色嚴肅莊重,來去匆匆。路上的人雖然不少,但是卻沒有一絲喧囂。受這種氣氛的影響,張青雲和廖國富一路也沒說話。只是廖國富帶路,張青雲先到廖國富的宿舍把行李放下。

宿舍條件還不錯,墜來個平方的兩房一廳,住四個人,一間房住兩個。

這四個人都是從不同縣過來的,年齡都在為歲以上小口音也各有不同,張青雲一一用普通話和他們打招呼,大家都虛偽了寒暄了一陣,張青雲才來到學員工作部報到。

報到處一共有三人,一個。帶著金絲眼睛的儒雅男人接過張青雲手中的介紹信,透過薄薄的鏡片膘了張青雲一眼,眉頭一皺道:「出歲?雍平縣月全鎮黨委書記?雍平幹部的新老交替步子比較大嘛!」

張青雲一呆,連忙笑道:「這都得益於黨的培養!我這才有機會進省黨校學習」。

儒雅男人皺皺眉頭,顯得有些反感從下面來的幹部,他一向看不上,天天和泥腿杆子混在一起的,哪能有多大出息?將手中的介紹信遞給身旁的一名四十歲左右的女人道「雍平縣參加輪訓的幹部,你安排一下吧!」

女人面容姣好。臉上化了妝,微胖,應該說豐滿比較合適。她拿過介紹信,膘了張青雲一眼,在電腦上敲幾下,皺眉道:「這位同志,這次輪沒有你的名字,你是叫張青雲對吧?。

張青雲一呆。怎麼可能沒有自己的名字呢?他正想開口問,一旁的金絲眼睛男直接說道:「沒有名字,你不會弄錯了吧?你去組織處問一下吧」。

「絕對不會弄錯,您看這介紹信沒錯吧?」張青雲道。

金絲眼睛男臉色一變道:「你沒錯那就是我們錯了哦?你們下面的幹部來輪都是這種態度嗎?一點組織觀點都沒有,」小

張青雲臉色一變,心想這人怎麼這樣啊?黨校是培養幹部的地方,這傢伙的態度哪能符合他的身份。

張青雲還是咽下了要說的話,悻悻的下樓。背後還傳來那男人的嘀咕聲:「鄉下的幹部就這樣,素質低!最討厭的就是跟這群土包子打交道。」

張青雲鐵青著臉下樓,省黨校這麼大,他哪知道組織處在哪裡?只好到處找人打聽。一路問下來,這轉了一圈終於在第四層看到了黨校辦公室的門牌。

他心一動,辦公室、組織處和基層指導處應該是一起的,他連忙敲敲辦公室開著的門。見一名四十歲左右的女人回頭看了他一眼,便客氣的道:「這位同志。請問一下組織處再哪裡?。

「你哪個單位的?找組織處有什麼事情?」女人皺眉問道。

張青雲連忙說了一下事情的原委,女人道:「組織處李處長不在,你下午四點過來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