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停停停!」楊華終於大聲的叫了出來。

Home - 未分類 - 「停!停停停!」楊華終於大聲的叫了出來。

在楊華這煞風景的大喝聲中,王若惜終於詫異的放下了齊雨瀅。不過,齊雨瀅似乎真的是剛才被王若惜弄的沒力氣了。一被她放下,美人兒立刻帶著滿臉的紅暈,一下軟倒在楊華的懷裡,不停的喘著氣。

「怎麼了?」王若惜雖然放下了齊雨瀅,可依然一點回房間的意思都沒有,只是詫異的看著楊華,「我們不是說好的嗎?今天你帶我去世紀大學,晚上回來我和雨瀅就……」

聽到王若惜似乎就要把那句絕對不能讓蘇淑曉聽到的話說出來,楊華猛然伸出手做了個停止的手勢,同時發出一聲大喝:「你別說!」王若惜再次被楊華突然的緊張情緒弄的一愣,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和他對視著。

這時候雖然楊華沒有開口,可是蘇淑曉知道,自己在這個床底下是再也藏不下去了。早已經羞的全身發軟的小姑娘沒等楊華再說話,就已經面紅耳赤的從床底下爬了出來,然後死死的低著腦袋站了起來。

「曉……曉曉??!!」王若惜的腦袋也一下變的一片空白。完蛋了!完蛋了!這一下,她和齊雨瀅在閨房裡對楊華說的那些話豈不是合給這小妮子聽去了?這下可羞死人了!

連一向開放之極的王若惜都這麼想,就更不用說比她差了十萬八千里的齊雨瀅了。在看到蘇淑曉從床底下爬出來的時候,齊雨瀅就已經恨不得這時候能有個地縫讓自己鑽進去。想起了自己剛才對楊華說的那幾句絕對不能讓外人知道的閨中秘語全讓蘇淑曉聽了去,齊雨瀅就只能死死的抱著楊華,把通紅的臉全埋在了他的胸口上。

於是,楊華的房間里再次寂靜了下來。

「曉曉……你怎麼會到這裡來的?」最後,還是王若惜勉強的開口問道。

「我……」蘇淑曉的嘴巴蠕動著,半晌也沒說出話來。

畢竟,她可不是小仙女那樣只有七八歲的小丫頭片子,即便是晚上出現在楊華的房間里,也可以用胡鬧來解釋。蘇淑曉可是已經十八歲的女大學生!她已經是個婷婷玉立的大姑娘了!這麼晚了跑到一個大男人的床底下躲著,還能怎麼解釋? 「別『我』啦!」王若惜是個急性子,見蘇淑曉「我」了半天也沒「我」出個結果來,她立刻就急了,「不管什麼原因,曉曉你就直說,這裡沒外人。再說,你剛才可聽了我跟雨瀅半天笑話了!」

一邊嚷嚷著,王若惜的臉上也如火如荼的紅了起來。雖然她在楊華的面前極能放的下身段,可在蘇淑曉這個fans面前被她聽了床,這種羞人的感覺就算是王若惜也承受不住。

王若惜在一旁嚷嚷,齊雨瀅也把紅了一片的臉從楊華胸前抬了起來,羞澀的用餘光偷偷的瞥著蘇淑曉。

這時候,房間里的三個女孩子全都披著睡衣,而且剛才王若惜和齊雨瀅一直在胡鬧,蘇淑曉又是從床下才爬出來,所以幾個女孩子全是衣衫不整。不是領口露著大片白皙的胸肉,就是沒遮住性感迷人的大腿。除此之外,幾個女孩子還都羞澀的臉紅著,齊雨瀅甚至還緊緊的摟著楊華的腰肢,滾燙的嬌軀與他緊緊的貼在一起。

在這份旖旎的光景落在楊華眼裡,就如讓他在大夏天裡連吃了幾支冰淇淋,心中想不升起那股愉悅的感覺都不行。

雖然王若惜那麼說了,可當著兩個姐姐的面,一向臉皮極薄,性子又傲的蘇淑曉哪裡能把那麼羞人的話說出口?於是,她還是讓自己的嘴唇蠕動著,只不過,手上捏衣角的力氣是越來越大,臉上的羞意也越來越濃了。

「咳!若惜,我看還是別難為曉曉了。」房間里又靜了半晌,楊華看這麼拖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只得乾咳一聲開了口,「還是先讓曉曉回去睡覺吧。有什麼話,咱們明天再說好不好?」楊華一邊用商量的口氣說著。一邊滿是歉意的看了懷裡的齊雨瀅一眼。

剛才齊雨瀅不知道要鼓起多大的勇氣才能說出那樣的話來,結果他倒浪費了她地一番苦心。這讓楊華覺得有點對不住懷裡的可人兒。

以齊雨瀅和楊華的熟悉,她怎麼會不明白楊華的意思?兩人的眼神一觸,齊雨瀅立刻就紅著臉坐了起來。「嗯,若惜,今天晚上就算了吧。」她小聲的對王若惜說道,「今天確實太晚了,明天曉曉還要去球館,他也要去攝影棚,別耽誤休息了。」

「嗯……好吧。」王若惜很是不情願的噘了噘嘴。她苦心營造了今天晚上這麼好的氣氛。眼看著就能將楊華就地正法,可最後竟然以這樣的方式收場。這位一向大膽地小妖精如果能甘心,那才奇怪咧!

看到王若惜和齊雨瀅都同意了自己的提議,楊華立刻笑著將齊雨瀅扶了起來,然後拉著她和王若惜地手將兩女分別送回了各自的房間。不過,當楊華回到自己房間的時候,卻發現蘇淑曉竟然還在那兒站著,而且正紅著眼圈不停的「噗噗」掉眼淚。

楊華也從來沒有處理這種情況的經驗。猛見到蘇淑曉掉起了眼淚。他也只能趕緊拉張椅子讓蘇淑曉坐下,然後彎腰柔聲問道:「曉曉,怎麼了?哭什麼?」

「華……華哥,若惜姐和雨瀅姐是不是恨死我了?」蘇淑曉雖然在掉眼淚,可是說話的表情卻很平靜,只是聲音里的悲傷是一點都瞞不了人地。

「不會地。她們不是那種人。」楊華笑著,趕緊從旁邊拿了整整一包面巾紙遞到了蘇淑曉手裡。「回去休息吧。」

「華哥,你不會討厭我吧?」蘇淑曉一邊擦眼淚,一邊又擔心的看著楊華問。她知道自己今天攪了楊華的好事,生怕會被看成是只會胡鬧的小丫頭而被人討厭。

「怎麼會呢?」楊華笑呵呵的伸手把蘇淑曉從凳子上扶了起來,開玩笑似的說。「你可是來對我表白的呀!有女孩子的表白,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討厭?好了,趕緊回去睡覺。睡一覺起來明天就什麼事都沒了。」

在楊華心裡,他依然是把蘇淑曉當成了妹妹一樣地看待,所以跟她說話的時候自然是以哄為主。一邊對她說著好話,楊華一邊就把情緒漸漸穩定下來的蘇淑曉送回了她的房間里。

「華哥!」就在楊華要走出房間的時候,蘇淑曉卻又突然出聲叫住了他。

「嗯?」楊華微笑著回過頭來,看著她。

「我……我是真地喜歡你。」蘇淑曉說完這一句,就飛快的用被子把又變得通紅的腦袋捂了起來。雖然隔著被子,可楊華還是可以看到這漂亮的女孩兒已經羞的縮成了一團。

「晚安。」楊華無奈的笑著說了最後一句,然後還沒忘記幫蘇淑曉關上電燈。回到了房間里,楊華依然是不明白,這個第一次見面時對自己不屑一顧的女孩兒怎麼就會突然喜歡上自己呢?唉!女孩子的心思真是難以琢磨。楊華苦笑著,只能暗暗祈禱蘇淑曉能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把自己忘記。

喀喳……就在楊華想心事想的迷迷糊糊,正準備關燈睡覺的時候,他的房門突然又被打開了。「嘻嘻!」一陣充滿了得意的輕笑聲在他房間里響起。接著楊華就驚訝的看到,捂著嘴滿臉是笑的王若惜躡手躡腳的跑到自己的床邊,「哧溜」一下就鑽進了自己的被子里。[**]

「若惜?」楊華詫異的看著身邊躺著的滿臉都是得意笑容的小妖精。

巨星從氪金開始 「怎麼了?」王若惜滿臉都是笑得停不下來的表情。顯然,她對自己殺的這個回馬槍得意極了。看到楊華疑惑的表情,她立刻像八爪魚一樣,用手和腿緊緊的纏住了他,然後櫻唇輕輕的送到他耳邊,嬌滴滴的噥聲說著:「人家昨天答應你了,你帶人家去學校,晚上就讓你享受。人家什麼時候說話不算數過?嘻嘻,你就這麼躺著,讓人家服侍你嘛!」

王若惜一邊說著,身體一邊就在楊華的被子里扭動起來。兩人的身體糾纏在一起,楊華感覺到王若惜的每一個動作,這個小妮子的大膽真是讓楊華吃驚極了。王若惜就這樣貼在楊華的身上,將自己的睡袍慢慢的從身上褪了下去,沒過多久,就看到一隻玉臂輕輕的將一件乳白色的睡袍從被子里拿了出來,輕輕的將它丟在了地上。

不過,還沒有等王若惜開始行動起來,就聽到剛才被她關上的房門又一次的「喀喳」一聲擰開了。王若惜嚇的動作一滯,驚訝的抬頭向門邊看了過去。

當她的視線與小心翼翼的齊雨瀅視線碰到一直碰時候,王若惜忍不住捂著嘴笑的軟在了楊華身上,齊雨瀅則又羞又急的趕緊關上房門,幾步跳了過來,也鑽進被子里和王若惜打鬧起來。沒過一會兒,就看到又一隻纖纖玉手伸出被子,將一件粉紅色的睡袍丟下,然後又像生怕被人看到似的閃電般縮回了被子里。

接著,就聽到楊華的房間里響起了兩個女孩子的竊竊私語聲:「雨瀅,你靠旁邊一點,你的頭髮飄到我眼睛里了!」

「怎麼靠啊,這兒就這麼點兒大的地方!呀!……你別亂摸!」

「讓我先來嘛!」

「哼,你還好意思說。明明說好了一起的嘛!」

「好好好,是我不對……奇怪了,練的時候明明可以的嘛……」

「你再往前多挺一點試試……」

「哎呀,滑出去了……」

「唉,你真笨!」

「什麼呀?明明是你的不夠大……咯咯……咯咯咯咯……好雨瀅,我知道錯了!饒了我吧!咯咯……別再撓了!咯咯……」

這天晚上,齊雨瀅和王若惜反正是在楊華的房間里折騰了大半夜。直到早上三點多的時候,兩個女孩才心滿意足的一左一右躺在楊華身邊,各摟著他半邊身子睡下。

這直接造成的後果就是,當早上楊華被他定下的鬧鈴吵醒的時候,三個人眼睛上都掛著大大的黑眼圈。

「哎呀!死了!死了!」王若惜這會兒照鏡子的時候才開始慌張的呼天喊地起來,「今天還要去攝影棚呢!死了!死了!這麼大的黑眼圈,怎麼辦呀?!」一邊慌慌張張的喊著,王若惜一邊拚命的往黑眼圈上打粉底。

「咯咯咯咯!」看著王若惜著急的模樣,這回總算是輪到齊雨瀅來笑話她了。

看著齊雨瀅和王若惜兩人眼睛上的黑眼圈,最心疼的人絕對是楊華。他趕緊走到齊雨瀅旁邊,把剛剛下床來的她又抱回了床上,愛憐的在她臉蛋上吻了一下:「雨瀅,你好好再睡一會兒。」

「嗯!」感受著楊華的體貼,齊雨瀅幸福的點了點頭,乖巧的閉上眼睛補起了美容覺。

「若惜,你別著急,那黑眼圈我幫你看看。」楊華笑呵呵的將齊雨瀅哄睡之後,又走到王若惜身邊。

「喏!」著急的王若惜趕緊挺直了身子仰起臉,滿是委屈的看著楊華。她這個黑眼圈可全是為他才會出現的呀! 1923年8月30日,日本首相山本權兵衛召開內閣會議,商討旅大問題。陸軍部在田中義一帶領下集體學了近曹營的徐庶,整個會議沒了激烈的爭辯,反倒顯得沒了生氣。

大藏大臣高橋是清來來回回就兩個字,沒錢。

外交大臣牧野伸顯幾年前在巴黎曾經被人民黨宣傳部長章瑜狠狠侮辱過,他個人對此視為奇恥大辱。在是否對華戰爭方面,牧野伸顯的本心當然是支持戰爭。不過就如當年章瑜惡毒嘲諷的那樣,日本現在能夠憑藉的僅僅是英日同盟。如果中日兩國之間爆發全面戰爭,日本別說守住旅大地區,只怕朝鮮也會徹底丟失。牧野伸顯向內閣彙報了從英國那裡得到的外交成果。

「英國人堅決反對中國以軍事手段解決旅大問題。」牧野伸顯每次提起英國人,心裏面又有著隱隱的不爽。作為一個今年62歲的老牌外交家,被一個比他小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指著鼻子嘲諷「日本有事就去找英國爹哭訴」,牧野伸顯的確無法忘懷章瑜的刻薄與惡毒。

內閣成員的臉色看起來都好看了不少,但是牧野伸顯接著說道:「英國方面也明確表態,如果中日僅僅在旅大地區發生軍事衝突,英國也不會有任何實質性干涉。」

聽說「英國爹」不肯出手幫忙,日本內閣成員的臉色又立刻變得難看起來。田中義一心中偷笑,陸軍部根本不相信英國人會幫忙,能讓英國公開發表反對中國動武的聲明,就足以說明牧野伸顯工作出色。當然,田中義一是絕對不會這麼稱讚牧野伸顯的。

「英國人表示,如果中國主動進攻朝鮮,他們就會把中國侵略日本的事情提交到國聯去。」牧野伸顯把他最大的外交成果拿了出來。

這也算是個好消息,至少英國人表示了對英日同盟底線的堅持。不過牧野伸顯很快又把新的壞消息拿了出來,「英國人私下表示,如果日本炮擊中國沿海城市,英國也不接受日本封鎖中國的海上貿易線路。」

田中義一算是頗有涵養,儘管臉上已經露出了嘲諷笑容,但是他硬是憋住了沒吭一聲。可是陸相田中義一不吭聲,卻不等於沒人想把田中義一拖下水。遞信大臣犬養毅開口說道:「田中君有什麼要說的么?」

「沒有。」田中義一立刻答道。

「陸軍部對此就沒有任何想法么?」犬養毅繼續說道。

「這是個外交問題,陸軍部能有什麼想法?」田中義一輕描淡寫的把責任推的一乾二淨,彷彿陸軍部從來不去干涉日本外交一樣。

內閣成員都是無比精明的傢伙,怎麼可能看不出來陸軍部的心思。眾人你看我我看你,大多都是無法言語的表情。不管是誰,都明白一件事,在座的任何人都沒有能力承擔這個責任。

日本不可能放棄到手的任何土地或者佔領的地盤,陸軍部一度威風八面,現任內閣首相山本權兵衛被山縣有朋利用「西門子事件」狠狠打擊之後,海軍部名聲掃地,到了幾乎維持不下去的地步。但是陸軍部的勝利沒有維持多久,在進攻人民黨控制的青島導致的慘敗之後,他們也遭到了激烈的反對。在中國東北戰役前後損失了十幾萬人,陸軍部也是名聲掃地。

對於現在的日本,任何一個「喪權辱國」的政府都不可能有好下場。哪怕是因為實力不夠遭受的失敗,也會導致整個派系的瓦解。日本民間不可能理解旅大地區「租期」到期的問題,即便是知道了,他們也不會允許死亡數萬日本軍人才奪取的旅順要塞就這麼乖乖讓給人民黨的行動。如果只是為了毫無意義的佔領這麼十幾年的話,當初為什麼要付出那麼多人命的代價?

田中義一很聰明,他知道什麼時候不說話。而且他勒令陸軍部也同樣一言不發。根據日本的習慣,說話的人就得承擔起責任來。或者說,現在逐漸主導日本政局的海軍部就得承擔起責任來。

山本權兵衛垂著視線,他已經與海軍部多次商討過此事。海軍部的戰略推導結果並不算是令人喪氣,如果把整個聯合艦隊都放到旅大地區,用猛烈的炮火阻擊人民黨的進攻,海軍部相信還是有勝算的。但是這又牽扯到另外的問題,也是最致命的問題。海軍出動需要大量的金錢,大藏大臣高橋是清提供的財政預算,海軍只要三個月的出動,就會耗光整個國家的軍費。即便陸軍部一個個扎著脖子不吃不喝,這場戰爭超過三個月,就得再發行國債來維持戰爭。守住旅順,或許可以維持日本的面子。但是這樣的戰爭不可能有任何利益。

本來日本寄希望英國根據英日同盟來干涉中國,但是英國人的表態讓山本權兵衛大失所望。英國根本不可能提供任何支持,至少是在旅大地區爆發戰爭的話,英國不可能提供任何支持。

「英國人不準備加入調停么?」山本權兵衛問外交大臣牧野伸顯。

「英國人已經明確表示,如果僅僅是旅大地區的軍事衝突,他們不會介入戰爭。」牧野伸顯回答的很乾脆,在這種時候,任何不準確的暗示都將導致災難性的後果,牧野伸顯對此非常清楚。

「那麼中國方面有什麼態度。」山本權兵衛問。日本政府已經派代表團和中國接觸。

牧野伸顯沒有親自去和中國談判,一來是與英國的談判更加重要,二來牧野伸顯一點都不想再看到章瑜的臉,「中國方面的答覆是,如果有明確的撤軍時間表,他們可以和我們就撤軍問題討論。如果沒有明確的撤軍時間表,他們不會和我們就這個問題有任何接觸。中國方面也明確表示,如果到了1923年12月31日,在中日沒有達成任何撤軍協議的情況下,他們就將單方面採取軍事行動。」

等牧野伸顯毫無歧義的說完了當下的情況,日本內閣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之中。面對與滿清和北洋都完全不同的新中國政府,日本實在是無計可施。人民黨以軍事力量為後盾來推行政治方面的政策,日本政府發現自己無計可施。理論上軍事上的勝利能夠決定一切,但是以當下的局面而言,日軍能夠持續戰爭,但是不能獲得勝利。

山本權兵衛轉頭看向高橋是清,「高橋君,歐美債券市場這次願意接受日本的戰爭債券么?」上次日俄戰爭中,就是靠了高橋是清的努力,發行了大量戰爭債券,才讓日本得到了獲勝的資金。結束沒幾年的歐洲戰爭中,日本得到了大量的利潤。甚至從債務國一舉變成了債權國。借債的話,日本還是能夠承擔的起。更重要的是,一旦外國願意接受日本的戰爭債券,就意味著日本能夠得到外國的支持。

「美國堅決不接受任何日本與中國有關的戰爭債券。美國市場上的投機者,要求的價格太低,與這場戰爭的收益完全不相匹配。英國與法國市場的態度非常曖昧。投資者們現在更看重德國的債券,根本不願意參與到新的風險裡面來。」高橋是清原本就反對毫無意義的戰爭,經過努力之後四處碰壁,所以他說話非常直接。

內閣成員們的臉色更加難看起來,如果得不到外國的支持,這場戰爭的前景就更加黯淡起來。面對眼下的可怕局面,所有的日本內閣成員都只能被動沉默或者主動沉默。

過了好久,山本權兵衛才問田中義一,「田中君,陸軍部對戰爭的前景有什麼想法?」

田中義一知道此時正是該他說話的時候,所以他直截了當的答道:「陸軍部兵力不足,在朝鮮已經耗盡了陸軍部的兵力。所以拿不出任何部隊死守旅順要塞。而且陸軍部上下對這樣的戰爭做出了數次推導,實在是找不到任何勝利的可能性。」

「陸軍部就這麼放棄了么?」山本權兵衛問。雖然這話像是質問,但是此時的海軍部實在是沒有底氣,既然軍艦開不上海岸,陸地上的戰爭僅僅維持在艦炮的射程內就毫無意義。更何況艦炮才有多少炮彈?更不用說艦炮的炮管還有壽命限制,根本沒有辦法如同陸軍的炮兵一樣不停頓的射擊。

「現在陸軍只能靠海運才能維持戰鬥,所以陸軍說什麼都沒有意義。首相閣下難道想和中國全面開戰么?想派遣陸軍從朝鮮出兵,一路打到旅大地區不成?」田中義一反問道。

除了陸軍部派系之外的所有內閣成員都用一種厭惡的眼神看著田中義一,在入侵中國方面,陸軍部曾經是最大的鼓吹者。但是現在田中義一反倒偽裝起反戰先鋒啦。若不是陸軍無能,現在整個中國東北本應該在日本的控制之下。就眼下的局面,日本根本沒有能耐發動一場針對中國的全面戰爭。選擇戰爭的話,沒有任何勝利的可能。選擇和平,就會遭到日本國內的強大壓力。日本內閣成員們一個個面面相覷。誰也說不出話來。

內閣會議最後只能選擇三天後繼續召開。因為在明天,也就是9月1日,皇太子裕仁要召開一次園會。內閣的不少成員都得參加。 「嗯……有辦法。」楊華稍微一回憶,便記得孔逸秋那傢伙曾經說過一套用道力刺激血液循環的法子。它應該對治療黑眼圈很有效果。

「你說啊!現在你還跟我賣關子!」王若惜委屈的嘟囔著。

「你別急嘛!反正我保證你到攝影棚的時候臉上什麼問題都沒有。」楊華笑著對王若惜保證。

「真的?」王若惜知道楊華絕對不會撒謊,立刻驚喜的笑了起來。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楊華也笑著將這位性感美人抱了起來,「你閉上眼睛。給我五分鐘時間。」

「還要閉上眼睛啊?」被楊華抱起來的王若惜勾著楊華的脖子,臉上露出有些開心,也有些促黠的笑容。

「嗯。」楊華肯定的點了點頭。

在王若惜面前,楊華覺得還是謹慎點好。雖然以往的事實證明,她在保守秘密方面還算值得信任,但是聽說最近在《第三種人類》的攝影棚里,已經開始有關於齊雨瀅和楊華的關係,以及楊華會不會賭術之類的流言開始四散流傳了。看起來,這妮子就算能守口如瓶,那「瓶」也是有保質期的。一旦過了保質期,「瓶」里的東西就會開始泄露出來了。

「好吧。你可不要趁機做壞事哦!」躺在床上之後,王若惜就像故意勾引楊華的架式。顯然,這性感的小妮子看到剛才楊華對齊雨瀅的溫柔,心裡也有點渴望起來。

「呵呵……」楊華無奈的笑了著。首先鎖上大門,然後又從兜里將手機掏了出來。雖然楊華記得孔逸秋告訴過自己有那麼一種似乎對處理黑眼圈很有效的道術,但是他又沒有像孔逸秋那樣化上十幾二十年的時間去記那些口訣。所以,現在要使用道術的時候,他還是得向孔逸秋請教。

「嗯?」孔逸秋再次出現的時候又恢復了他那副懶洋洋的模樣,「啥事兒?」

「嘿嘿,你上次不是告訴我有種道術可以活血化瘀的嗎?怎麼用的?」楊華笑呵呵的在心裡著孔逸秋。自從他擁有了道力之後,與孔逸秋地交流就已經不需要發出聲音了。

「嗯?你要那道術幹什麼?有誰被人揍了?」孔逸秋不急不慢的問道。

「不是,反正有用。你就說吧。」楊華也不好意思說自己是拿道玄宗的高級道術去治療王若惜的黑眼圈。於是便對孔逸秋搪塞起來。

「嗯……」最近一直忙著消化楊華提供的巨幅道力地孔逸秋看起來也無心與楊華耍花腔。他又將道術口訣重複了一遍,就從手機里消失的無影無蹤了,臨走的時候當然也沒有忘記提醒楊華:「你身上有道家地道力,這是口訣就可以外用。抹一點符不在瘀腫處,仔細塗沫一會兒就會好了。」

等楊華仔細在心裡默念了一遍那道術的口訣。這邊的王若惜的心裡已經漸漸的開始覺得委屈了。她擺著這麼一副索吻的姿勢。可楊華怎麼就一點反應都沒有呢?她為了他,可是把所有女孩子能給的都給了。難道對她。楊華就連這麼一點點地主動都不肯嗎?

不過,就在王若惜的嘴巴漸漸噘起來,心中委屈的堵的慌的時候,她地眼睛地附近卻突然傳來了一股清涼的感覺。接著,那股清涼又漸漸的變的溫暖起來,而王若惜也能感覺到,楊華正輕輕的搓揉著她眼睛附近的區域。

楊華輕柔的動作一下就讓王若惜心裡的感覺好了許多。她舒服的享受著楊華指尖的觸感,又滿心竊喜的擺出了那副閉目索吻的模樣。

當然,楊華可一點也沒注意到她的這些小動作。他正全神貫注的用符水擦拭著王若惜眼睛附近的區域。很快,王若惜的黑眼圈就用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淡,最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等楊華將擦拭停止下來的時候。王若惜的臉蛋已經完全恢復了平時的模樣。楊華笑著站起身來,無意中將王若惜此刻身體的全景收入眼中,他的心也一下就熱了起來。

只見王若惜的睡袍下擺正好敞開,兩隻秀美的玉足則輕輕的交疊在斯磨著,一雙裸露在空氣中的修長雙腿挺的筆直。視線再向上走,便可看到王若惜高高的胸脯隨著她緊張而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不停,她翹著小巧的下巴,一對性感的嘴唇則微微張開,眼睫毛也微有些顫抖。這些加一起組成了一副任何人都難以抗拒的索吻畫面。

就算是不認識王若惜的人看見了,恐怕也不會忍心不滿足這位美人兒小小的心愿,就更不用說愛她甚深的楊華了。他笑著輕輕的點了一下王若惜的鼻子,然後輕輕的摟住她的腰,將她從床上抱起來,吻在了那微微張開的雙唇上。

楊華的這一點主動立刻換回了王若惜最熱情的回應。她緊緊的反抱住楊華,一下就迷醉在這甜蜜的吻里。

等王若惜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她的臉上已經滿是幸福的紅暈。不過,無論心裡怎麼甜蜜,不滿意的牢騷還是要發的。「討厭!拖這麼久才來吻人家!」王若惜噘著嘴,輕輕的拍了楊華的胸口一下。

「我要幫你治黑眼圈啊!」楊華無奈的捉住了王若惜的手,笑著把她拽到鏡子前面。

「啊!」當王若惜看到鏡子里的自己,她吃驚的伸出手去在自己眼睛下面的臉頰上細細的撫摸著。沒了!真的沒了!王若惜差點就忍不住驚喜的叫了出來。

任憑是誰都知道,黑眼圈這玩意,把它弄出來很容易,可想要真正讓它消下去,真的非常之難。沒有個幾天,甚至十幾天的充足睡眠和仔細保養,那醜陋的黑眼圈就會一直難以消除。無論那個女孩子,恐怕都不願意頂著個黑眼圈過七八天。而常要在媒體前曝光的王若惜就更不願意了。這也是王若惜在發現了黑眼圈之後大呼小叫的最重要的原因。

「華仔,你怎麼做到的?」王若惜又驚又喜的摸著原來已經顯出了黑眼圈的地方,急不可耐的問道。

「這個嘛……秘密。」楊華哪兒敢把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訴王若惜這大嘴婆呀?

「告訴我嘛!」王若惜幾步跳回楊華懷裡,一邊嗲嗲的央求,一邊用自己身體上最值得驕傲的部位在楊華的胸前來回的磨蹭著。

對於好奇心能殺死無數只貓的八卦女神王若惜來說,楊華對她說「秘密」這簡直就是在要她的命么!要是不打聽點內幕出來,恐怕她這一天連飯都吃不下去。

見到王若惜的表情和動作,楊華也無奈的笑了。他知道今天不給王若惜個理由,自己恐怕脫不了身。「你就當它是一種獨門的按摩術好了。」他笑呵呵的說。

當然,剛才的道術中,按摩的手法的確也是刺激血液循環的必要手段之一,所以楊華讓王若惜如此理解也不無道理。只不過,在這世界上,能把價值起碼在十萬以上的活血符水拿來給女朋友治療黑眼圈的,恐怕也就是全身道力多的沒地方用的楊華了。

王若惜雖然對楊華的這個回答依然有些不滿,不過她也知道,以楊華的個性,說到這裡之後就不會再說什麼了。「嗯?獨門按摩術?」她也只能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楊華,希望能從他的動作或者表情里再挖掘一點秘密。

「好啦,好啦,你趕緊換衣服,去攝影棚的時間就要到了。我還得送曉曉去籃球館呢。」

「不,我要你幫我換衣服!」王若惜一伸手,帶著堅持的表情的看著楊華。

「啊?」楊華看著王若惜,不由摸了摸鼻子。他可是知道的,王若惜這件睡袍下面完全是真空的呀!讓他幫忙換衣服,那不是擺明了送便宜給他占嗎?

「來嘛!時間不多了哦!」王若惜突然狡猾的笑了起來。

事到如今,前面的美人兒都已經擺出一副任君採摘的架式了,楊華還有什麼可矯情的?「你呀!」他笑著走過去,輕輕的把王若惜身上的睡衣褪了下去。

楊華的雙手順著睡衣撫過王若惜性感的身軀,睡衣才剛剛從她身上滑過,女孩兒突然又踮起腳尖給他深深的一吻。與一絲不掛的性感美人接吻,這種刺激楊華以前可從來沒有受過!他登時整個人都愣住了,任憑王若惜的唇舌與自己的交纏在一起。

「這是獎勵你的!」深深的一吻結束,王若惜立刻帶著點紅暈笑嘻嘻的說著。然後才又張開手,將自己完美的身體全展現在楊華面前,笑嘻嘻的對旁邊的衣櫥努努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