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壺中的水還是清水,可在倒入玉杯之後卻起了變化。

Home - 未分類 - 玉壺中的水還是清水,可在倒入玉杯之後卻起了變化。

明明是山泉水,可竟散發著淡淡的,冷冽純綿的酒香。

「咦,清水倒入玉壺中,卻能發出酒味來,這還真是奇特呢。讓老頭子來嘗嘗看,它的味道如何。」

慕承東不等其他人上手,直接上前端起了一隻玉杯。

那是一股透著一點冷冽的香,酒味濃郁,只聞著就想要有一品的衝動。

入口綿,如青竹般淡雅,卻又有著一抹揮之不去的冷香,回味悠長。

「不只是鼻間的氣味,這品起來的味道也是相當不錯的。大家都來嘗嘗看這奇出的酒。」

品嘗著杯中之物的慕承東,滿臉的開懷。心中更是暗贊著,真是好東西呀。

這要是讓那群老友知道自己手中的這套玉茶具,絕對會被羨慕嫉妒恨的。

嘿嘿,想想都開心呢!

慕老爺子的招呼,讓眾人也都不客氣起來。各自拿了一杯,隨後露出的表情都大相徑庭。

「爸,這玉壺還真是蠻神奇的。明明注入的是水,但卻能倒出酒來,真是奇特。

唯一與酒不同的是,雖然品起來很相近,但到底不是酒,沒有酒的醉人。不過這一點,倒是很適合不會飲酒的人來喝。」

尚南品著這特殊的酒,說著自己的意見。再看向自己女婿時,眼中是一個大大的贊。

就像慕尚情所言,這樣的禮物,老爺子想要不喜歡都不可能。

「很神奇,有收藏價值,有研究價值,而且更有實用價值。你們總是不讓我飲酒,有了這個以後再也不愁斷酒了。」

慕承東對於它實用和研究價值,更大於單純的欣賞。

「爸,這是阿宸送您收藏把玩的,怎麼到您這兒的作用就成酒壺了?」

慕老爺子好茶,但更多的卻是好好酒。不過隨著年紀的增長,醫生不允許他多飲酒,因此這茶就成了他唯一的愛好。

「阿宸既然將這古玉茶具送給了我,想要用它做什麼,自然是隨我的心意。況且,這杯中之物雖然和酒十分相似,但畢竟不是真的,飲了又何妨。」

慕老爺子有些傲嬌了,東西送我了,那就是我的,怎麼處置自己說了算。

「好好好,您最大,家裡不是一直都在聽您的嗎?您用這個代替酒來解饞,只是山泉水,我們這些做小輩的,怎麼還會在嘮叨。」

「哈哈,知道就好!」

尚南最後的這句話,讓慕老爺子更開心了。

「老爺子,阿宸送您這玉茶壺,可不單就這點本事。它的能耐還沒有展示完呢,您不想再往下看了?」

慕尚情在這時打斷了幾人的閑談,又扔出了一個重磅**。

玉茶壺還有其他的功能。

「還有什麼驚喜?快說說看!這玉茶壺神乎其神的,弄的老頭子都有些不好意思收了。」

說是不好意思,但慕承東神情中,卻完全沒有真要放手的意圖。

「孝心沒有貴賤,這只是我們這些當小輩的一點心。爺爺,這古玉茶壺還有一套沖泡的方法,衝出來的東西會另有一番滋味。」

閻宸在一眾人的目光下,又開始有了動作。而這次的動手,和上一次幾乎沒什麼不同。

一樣的將茶具沖泡清洗乾淨。

唯一所改變便是,將準備時候的冷水,變成了燒開的熱水。

只有這一點點的改變,但最終的結果卻完全變成了另一種,同樣新奇的一種變化。

…… 一樣的步驟,一樣的操作方式,一樣的水,只是換了溫度。

從冷的山泉水,變成了沸騰的山泉水。

滾燙的開水,慢慢的注入玉壺,流動的水帶起繚繞熱氣緩緩升騰。

同樣的時間,同樣的等待。

只是這次閻宸分別倒入玉杯之內的水,不再是散發著純綿的酒香,而是蔓延著滿室茶香。

飄香的茶味中,帶著淡淡的臘梅的清寒香氣。鼻間裊裊,讓肺腑舒張。

觀其杯中之水。

就連顏色都趨向於淡淡的清亮,彷彿是真的將茶水注入了其中,很是神奇。

品其味,香味濃郁,帶著清甜。

「這雖然不能算是最上等的好茶,但也可以稱之為佳品了。只是單單泉水便可做到如此,真是讓人忍不住稱奇呢!」

對於慕承東的這番話,其他正在品茶的人,也深以為然的點頭。

一汪清泉倒入玉壺之中,即可為酒,又可為茶,如此神奇之物,真是聞所未聞。

「爺爺,這套古玉茶具雖然頗具神奇之處,雕琢上也稱得上為佳品,但卻並非出自名家之手。

小子當時也是瞧著它是古玉,又頗具奇妙之處,想著爺爺應該能喜歡……」

「這怎麼能說是喜歡,應該說是非常喜愛。不是出自名家之手怎麼了?這套玉茶壺做工精美,渾然天成,即使不是出自名家,也改變不了它本身是佳品的事實。」

對於孫女婿話中的妄自菲薄,慕承東不願意了。這麼好的東西,怎麼能說不好呢?

「你們爺倆就不要在那裡互相說了,孩子還是好孩子,東西自然也是不錯。不過今天這一番折騰下來,時間已經不早了。

爸,您該休息了。有什麼沒說的想要做的,明天繼續,今天就先到這裡吧。」

尚南笑語嫣然的開口,結束了那爺倆要繼續說下去的話題。

心中無奈,也不看看什麼時間了。他們年輕倒是不覺得累,可老人家怎麼能不早歇息。

「行行,聽小南的。你們今天也忙了一天,到是也該早些休息了。阿宸吶,咱爺倆明天再聊,再好好切磋兩盤。

要全力以赴,殺得痛快,老頭子我不是那種小氣的人!」

這個孫女婿太滿意了。樣樣都符合自己的心意,如果不是不可以,他真想把人扣在京城。

哎,兒孫大了不由人。

他的那個乖孫女兒在很早以前就表示過了,不會留在京。

真是可惜呢!

「好的爺爺,阿宸明天早些過來陪您,到時候再和爺爺繼續品茶論棋。」

對於陪老人下下棋,聊聊天,品品茶,閻宸倒是沒有半分的不願意。正相反,他倒是很喜歡和慕承東這個爺爺在一起。

那種被發自內心的關心和慈愛籠罩感,讓閻宸覺得很溫馨。

那是源於家的感覺。

超級醫生在都市 被真心接納,成其一員,每個人看著他時眼中的笑意,都是那麼的真誠。

很溫暖,很踏實。

慕尚情對他感情上的變化,家裡人對他處處真心實意的關心,閻宸覺得自己的心,開始真正有了依靠。

因為慕尚情,所以他又有了一個家。一個有愛人,有親人的家……

雖然還想拉著閻宸這聊會兒,但也知道兒媳的惦念。慕老爺子倒是沒一般老人的拗性子,很聽勸說。

在又和小輩聊了幾句后,雖然不舍,但依舊放人離去了。

瑞春園和夏晚苑幾乎是緊挨著,走林蔭小路,只有零星的小樹叢和一座假山相隔。

「媽,時間也不早了,您們也早些休息吧。要是有什麼事,就叫我和阿宸。」

到了夏晚苑,在即將分開時,慕尚情有點不放心母親,不厭其煩的做了一些叮囑。

憑藉著母親的本事和身手,在沐家倒不會真出什麼事,可誰讓著里現在有個極品親戚在呢。

和那樣的人住的近,一不留神便會弄出些事情來。

那種殺傷力,絕對是敵我不分的。所以即便自己的老媽段數再高,也要防備會失手的時候!

「這都晚上了,還能出什麼事,趕緊都去休息吧。特別是阿宸,來到祖宅便一直陪著老爺子,半點都沒清閑下來過。」

這個寶貝女兒是什麼意思,但尚南全然不在意。配置低,智商低,就算讓她們全上,也是分分鐘消滅。

「嗯,我們去休息了,媽媽晚安,明天早上見。」

「晚安媽。」

和閻宸先後同母親道過晚安,夫妻二人也去休息了。

這一天倒也算不得多累,但疲乏還是有的。又趕飛機,又收拾,在陪老爺子,幾乎是忙活了一整天。

收拾妥當,夫妻二人便把自己扔在了那張十分舒服的大床上。

「這一天還習慣嗎?」

微涼的聲音,卻是透著關心。

「挺好的。爺爺人很隨和,除了關心一下我的基本情況,我們兩人相處的怎麼樣,其餘的也沒多問。」

閻宸坐在人的近前,回的認真。他目光看著人,裡面是毫不遮掩的拳拳情意。

半靠在床頭的慕尚情,神態略顯慵懶。對方那灼熱的目光她不可能忽視,只不過此時正在想著一些事情。

「爺爺人很好。沐家的人,除極特別的幾個,例如今天的那對母女,其他人都是很不錯的。

而那些人認真算起來,卻並不能算是沐家本家人。注意些,但也不用太當回事。」

「好,我記下了。遇到了,自己會多加註意。」

知道慕尚情是在幫自己了解沐家人,閻宸聽的認真,也記得認真。

「不用如此嚴肅。告訴你這些,不是想讓你避著什麼,只不過是想讓你了解多些,免得自己不小心吃了什麼虧。」

「嗯我明白的。」

完全理解人的心思,這也讓閻宸心情更好的。沒什麼比愛人的關心,來得更慰貼。

「大爺明天中午會回來,家裡的人也都會在那時候齊聚一堂。大爺那邊一共有三個兒子,按年齡排,我們父親排第三。

那一支人丁比較旺盛,叔伯多,孫子自然也是多。和我們同輩的有七個小子。除了四叔家的老九老十比我們小以外,其他的都算得上是哥哥。

青春躁動,有的時候會比較活潑。見了面,若是那些人太過活潑了,你也不用讓著。精力太旺盛,多消耗消耗就好了。不過都是歷練出來的,你也要小心。」

話是什麼意思?很容易讓人理解。那邊人多勢眾,很有可能挑事。

但不用給我面子,該收拾就收拾。多教訓教訓,也就老實了。最後那句更是,出手可以,但小心別讓自己受傷了。

這要是讓那群哥哥弟弟知道了,絕對扎心啊!

「咳咳,放心,我不會讓自己受傷的。在行動能力這一方面,尚情應該對我抱有信心。」

很想笑啊!這可是愛人的關心。想想那些可都是所謂的大舅子和小舅子。

「對你的實力,我還是很有信心的。我的人,當然是最厲害的。」

夸人何嘗不是在誇自己。

「對,不厲害,豈不是給尚情丟面子。」

「面子不重要,不要讓自己吃虧才是聰明的。單挑的話沒問題,若是他們想多對單,不要犯傻,有我在呢。」

這話說得既貼心又霸氣,不過說的也是事實。

那些人都不是省油的燈,真要一哄而上,閻宸一個人絕對對付不了。

但是慕尚情有信心,若是他們夫妻二人合力,絕對能給他們打趴下。

慕尚潛在戰鬥力這方面,絕對是首屈一指的。別看她是女孩子,在家中被長輩嬌慣呵護,可她繼承的,卻是沐家最不容易掌控的那一部分。

這可不是你頂個身份,就能站在那裡的。自身沒有實打實的能力和手段,在那個黑暗帝國怎麼可能站得住腳,又怎麼可能站穩巔峰。

「是有尚情在。但尚情也不必太過惦心,想要讓我吃虧可並不容易呢!」

在自己的老婆面前可以示弱,但在其他人面前,不好意思,我和你不熟。

聽著閻宸的話,慕尚情垂眸。她知道這個人說的事實,也從來都沒有小看過人的本事。

說是擔心,也不過是出於關心。提醒到了,也知道人心會心中有數。

不過此時的她,卻又想起了另一件事,被再次提及的一件事。

孩子的問題。

話題是老爺子重新提起的。

以前也曾討論過,她也說過自己的想法。

對於孩子,她自己來說是不著急的。多一個小生命對她而言,在思想的認知里,或許更多的會認為是一種麻煩。

可是她不著急,那閻宸呢?

她問過,對方也給過她想法,但那真的是人內心所想嗎。

阿宸對孩子這件事,真的沒有急切的渴求嗎?

「阿宸,爺爺今天著用餐時提過的,關於孩子的問題,你沒有其他想法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