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沒事的時候,誰都是忙活自己那攤子事情,哪裡能像現在這般所有人全都到齊。或許是因為英雄遲暮的原因,徐中原對蘇沐他們這些第三代的崛起,心中是充滿著一種渴盼,渴盼他們都能茁壯成長,成為天朝的棟樑之才。

Home - 未分類 - 平常沒事的時候,誰都是忙活自己那攤子事情,哪裡能像現在這般所有人全都到齊。或許是因為英雄遲暮的原因,徐中原對蘇沐他們這些第三代的崛起,心中是充滿著一種渴盼,渴盼他們都能茁壯成長,成為天朝的棟樑之才。

眼前這畫面,讓徐中原感覺心中的渴盼就快要實現。

吃過飯後,葉惜就被徐春茹她們拉著到一邊說話,徐春山和徐春廷還有趙司德幾個湊到一起喝茶聊天,蘇沐跟隨著徐中原來到書房中。分別坐下后,徐中原就將心中的疑惑問出來。

「說說吧,這個技術資料到底是怎麼回事?」

「事情是這樣的…」

蘇沐就簡單的將當初發生在米國的事情說了一遍,然後認真道:「爺爺,我手裡還有點資料,不過那些都不如這個重要。那些資料涉及到的也不是什麼軍事方面的,我準備拿給葉惜他們去做研究。」

「不是說不能交給國家,而是那些資料對國家暫時也沒有什麼大的用處。但要是說能讓盛世騰龍研究出來的話,絕對是能幫助他們更快更好發展,反之盛世騰龍以後的發展中心會是在國內,它們壯大了,同樣能帶動國家的發展壯大。」

「嗯,你這樣做沒錯,我也不會因為這個說你什麼的,再說這個資料原本就是你拿出來的,你能夠這麼心甘情願的拿出來,本身就說明很多問題。不過既然是那次在米國得到的,現在才拿出來,這個理由是站不住腳根的。這個原因我來找就是,相信沒有誰會在乎這個。只要資料是真的,就是最好的說服力。」

「另外也不能讓你白白的拿出來這個,我會讓這份資料發揮出最大價值的,有這樣的資料在,你在中樞諸位的心中就會有更大的份量。蘇沐,我很看好你,以後的道路要像是現在這樣,穩定紮實的走下去。你已經結婚,就更加要明白身上的責任有多重要,要對得起國家和家庭,要處理好大家和小家的關係,知道嗎?」徐中原語重深長的說道。

「知道。」蘇沐點點頭肅聲道。

「不說這個嚴肅的話題,說說你的婚事吧,到底有想法沒有?什麼時候辦婚宴?怎麼個辦法?」徐中原笑著問道。

「這個真的沒有想過,回家和爸媽商量過後再說。」蘇沐摸著腦袋訕訕道,就連結婚都是這麼臨時決定的,又何談什麼婚宴之類的大事,想到那些,他就感覺到頭疼。

「呵呵,好了好了,估計你今晚肯定是要和龍雀他們幾個去,去吧。好好放鬆放鬆,畢竟結婚是大事,怎麼鬧騰都不為過。不過明天早上要去拜見周奉前,要去拜見你的老師吳清源,還有你的師父梅錚,禮數不可廢。懂嗎?」徐中原叮囑道。

「是。」

一老一小就在書房中聊著,片刻過後,兩個人從裡面走出來,然後蘇沐就帶著葉惜離開西山別院,隨行的還有徐龍雀,徐冰清和趙英男。蘇沐那邊的李樂天也不會在意徐龍雀他們的到來,都是年輕人,大家之間也算相熟,人多玩起來熱鬧。

青春無罪。

青春無敵。

京城某個美容俱樂部。

偌大的京城。像是這樣的美容俱樂部多不勝數,但真正能說上檔次上規模,並且是擁有著固定會員的卻屈指可數,不是誰都有錢來這種地方長時間消費的。

雖然說每個女人都想要保養皮膚,都不想要當黃臉婆,然而現實就是現實。現實就是有錢的女人能保養滋潤,沒錢的女人只能隨便在清晨醒來抹點擦臉油了事。

這家美容俱樂部的消費更不低,能來起這種地方的人。全都是有身份有底蘊的女子。

一座專屬美容房間中。

在這裡的床上躺著兩個敷著面膜的女人,除了她們外。再沒有其餘人伺候著。她們是誰?她們當然就是閑著沒事就會湊到一起的軒轅小硯和皇甫青蜂。她們兩個可謂都是天之驕女,絕世佳人,在各自家族中都是出類拔萃的精英。

因為如此,所以說兩個人原本就有很多話題能聊,再加上中間又多出一個蘇沐作為維繫,想不熟悉都不可能。

相約做美容。便成為她們的一種消遣。

「知道嗎?蘇沐和葉惜領證了。」皇甫青蜂突然說道。

「怎麼?心裡有些澀澀的酸楚嗎?是不是感覺自己的地位瞬間驟降?是不是認為自己不應該做出那麼草率的決定?或者說你是後悔了嗎?」軒轅小硯躺在床上隨意說道,絲毫沒有被這個消息震驚,顯然是也早就收到了消息。

「後悔?」

皇甫青蜂搖搖頭,淡然道:「你不用拿這種話來試探我,刺激我。調侃我,我是不會後悔的。我從當初選擇跟隨蘇沐那刻起,就不知道什麼是後悔。他能結婚,能和葉惜結婚是你我都應該樂意見到的。」

「畢竟咱們的家族是古武家族,無需在意那些世俗婚姻,咱們也不講究什麼結婚證書。只要家族點頭,就算是結婚。我想依著蘇沐的修為境界,咱們兩家除非是傻了,不然沒有誰會阻止我們和他相處的。」

「葉惜是盛世騰龍的總裁,是葉安邦的閨女,是和蘇沐在大學時候就認識的,是他生命中最不可或缺的女人。而且葉惜對蘇沐是真心真意的,只要知道這點,咱們還有什麼多愁善感的。從最開始選擇成為蘇沐女人,不就是應該想到會有這一幕嗎?我不相信蘇沐沒有詢問過你的態度,我的態度是無所謂,只要他不放棄,我就會追隨到底。」

「是啊,你說的很對,你的態度也是我的態度。」

軒轅小硯嘴角揚起間,帶動著面膜也開始變形,「從咱們和蘇沐在一起的時候就應該會想到這個,而說實話蘇沐能和葉惜結婚,咱們應該高興,這樣是能確保蘇沐今後的官場道路越走越順坦。葉惜是個不錯的女人,我也支持她成為蘇沐的結婚對象。不過要是說心裡一點酸楚都沒有的話,那也是自欺欺人的,我現在真的感覺不是滋味。」

皇甫青蜂唰的就從床上坐起來,看著臉上面膜開始變形的軒轅小硯,感慨著道:「嘖嘖,我還以為你真的是油鹽不進,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沒想到你也有七情六慾。」

「哼,你笑話我嗎?」軒轅小硯瞥眼道。

「嗨,我哪裡有資格笑話你,咱們是同病相憐的苦命人好不好?既然都苦命,做完美容后咱們去大醉一場好不好?」皇甫青蜂必須找到一個宣洩口宣洩心中情感。

「好,我陪你,不醉不歸。」

「不醉不歸。」

兩個女人今夜註定不會安安靜靜做淑女了。(未完待續。。) 「你現在腳傷還沒好,至少要下個周才可以隨便走動,就不要再耍大小姐脾氣了,我現在很累,明天再去看你吧。」陳銳苦笑不得,心想小女生就是容易衝動。

程綺瑤再次發出一長串的鼻音,婉轉低柔,最後發出一種恨恨的聲音道:「大叔,我現在就要看到你,你不知道整天呆在家裡有多悶,動也不能動,那幾個小丫頭又耐不住性子,來看了我一會就跑了,你就過來吧。」

「我怎麼過去,你們家的情況多特殊,我還得偷偷摸摸的進去,要是被你爸發現了,那不是沒事找事嗎?」陳銳無奈,這大半夜的,要直接跑到程光明家裡,和他說來看他女兒,那不僅是要被掃地出門了,估計還要放狗咬人了。

程綺瑤壓低聲音道:「大叔,你就偷著進來吧,我告訴你我房間的位置,不過翻進來的時候,你要小心點,我家沒養狗,卻養了兩條鱷魚,就在圍牆邊的隔離帶中活動。」

「大叔,你就來吧,我有重要的事和你說,是關於燕赤雪的。」說完,程綺瑤再次發揮小魔女本性,軟磨開來。

陳銳只有答應下來,心想要是不答應,以這丫頭的性子,還真是有可能會主動找到他家裡,那時候更是要弄得雞飛狗跳了。

一輛計程車終於停在了路邊,自車上下來一人,陳銳想也沒想,搶著衝進了車內,司機問清了地址后,這才載著陳銳向西郊方向行去。

離程綺瑤家的別墅區還有步行五分鐘的距離,陳銳讓司機停了下來,然後真像程綺瑤說的,繞到小區的一側,輕輕翻牆進入,落地時沒有半點聲音,這個時間就算要進入小區,也會惹來門衛的懷疑,所以只能走梁上君子這招了。

按照記憶,慢慢來到程綺瑤的家門前,此時廳里還亮著燈,隱約可見寧姨在忙著整理東西,程光明坐在沙發上看報紙,身為卡蓮的董事長兼總經理,他也的確辛苦。

繞到別墅的後方,終於看到程綺瑤和他訂的暗號,在房間里點著蠟燭,他輕輕一躍,上了鐵欄杆,爬到最頂點時,並沒有再順著鐵欄杆落地,而是膝蓋輕輕彎曲,雙腳發力,直接躍起。

程綺瑤房間的陽台距離陳銳只有一米之遙,所以他的雙手抓住了陽台的邊緣,他的耳朵同時聽到隔離帶靠近鐵欄杆的地方,泛起一股腥味,顯然是發覺了生人的氣息,想必那就是程綺瑤說的鱷魚,心想程光明倒是有點意思,養兩條鱷魚當看門的。

雙臂輕輕用力,陳銳靜悄悄的進入了陽台中,蹲在邊上,慢慢觀察著。陽台的拉門並沒有完全掩上,借著路燈的光,他看到程綺瑤躺在床上,掩著被子,似是睡著了。

正要有所行動時,程綺瑤的房門卻被輕輕打開,寧姨自門縫中看了看,這才關門而去。陳銳深吸一口氣,心想好久沒有體驗到這種滋味了。

食指輕拉拉開陽台的拉門,發出一聲如同風吹過的聲音,他旋即閃身進屋,再將拉門拉上。

程綺瑤在床上閉著眼,此時正在喃喃說著:「陳銳,你要是再不來,我就到你家裡去,天天纏著你,看你還敢不理我。」

陳銳搖著頭,來到門口,將門鎖上,然後才輕輕來到程綺瑤的床邊,蹲下身子。

程綺瑤感覺到有點不對,睜開了眼睛,猛然看到一個人蹲在自己身邊,嚇了一跳,正要張嘴就喊,卻被陳銳掩住了嘴,低聲說道:「丫頭,是我,不要喊了。」

「大叔,要死了,被你都嚇出毛病了,你來的時候也不說一聲。」程綺瑤的臉上雖然興奮,卻依然在陳銳身上輕輕捶了幾下,接著向裡面移了移,將那張雙人大床空出一個人的位置,看著陳銳道:「大叔,上來吧,我們慢慢聊。」

陳銳汗了一把,心想這丫頭膽子也太大了,讓自己躺在她床上聊天。「算了,我就坐著吧,你自己躺著就行了。」

程綺瑤的眼睛一轉,顯然是明察了陳銳的意思,這才坐起身來,靠在床頭上,笑著道:「大叔,別不好意思啦,上來吧,你還害怕我吃了你?」

陳銳沒再說話,而是脫下鞋子,也直接上了床。床間鋪著玉石製成了席子,透著一股涼意,被子間也散出一股淡淡的香味,那是程綺瑤的體香。她更是穿得很風涼,一件很短的棉質衫,露出一大片的腹肌,下身更是直接穿著一條黑色的小內褲,露出那雙極品長腿。

「你找我來為了說什麼事,現在就快說吧,說完了我回家睡覺。」陳銳打了一個哈欠,也倚在床頭上。

「大叔,你覺得我和燕赤雪誰更漂亮些?」程綺瑤一個側身,曲臂支在臉上,身體的曲線天然起伏,形成一種強烈的張力。

陳銳嘆了聲,這才是天生尤物,接著搖頭道:「你找我來不會就是只想問這一個問題吧?如果是這樣,那我先走了,有事改天再說。」

「大叔!當然不是這個問題了,十年前,我只不過是不小心把她一個玩具弄壞了,她卻硬是把我最喜歡的一個髮夾給搶了去,這種事可是傷害了我幼小的心靈,那年我才八歲,你說她壞不壞?」程綺瑤開始翻舊帳了,童年的陰影就只記得這麼一件綠豆大的小事。

「你要是喜歡髮夾,我明天給你買一打回來,不過我真的困了,要回家了,你要是沒別的事,我真走了。」陳銳無奈的應付著,想起這兩個人的結仇,就覺得好笑,原來還真是為了這麼點小事。

程綺瑤的雙臂緊緊抱住了他的胳膊,雙腿更是一個側移,兩條修長筆直的長腿挾緊了他的腿,整個人掛在他的身上,有點近乎於賴皮的撒嬌道:「不許走,你還沒有回答我第一個問題。」

「你和燕子是兩種不同類型的女人,根本就沒法比較出來誰勝誰負。」

「那在你心裡,究竟是認為我比她美麗大方一點,還是說她比我小氣一點,亦或是我比她修長纖細一點,還是說她比我胖了那麼一點點?」

陳銳無語,心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也只有小魔女才想得出來。 京城某條偏僻道路上的特色路邊攤。

宋匠喜歡有事沒事就來這裡坐坐,雖然說依著他的身份和財富,去那些高檔消費場所根本沒有問題,但他就是偏偏喜歡來這裡,他喜歡這裡的安靜,喜歡這種偏僻帶來的孤寂感。

他更喜歡的是默默欣賞眼前這個女孩,這個在課餘時間幫襯家裡生意的大學女孩。女孩叫做豆芽,但她的身高卻並非是豆芽,相反高挑的個子,凹凸有致的曲線顯得格外魔鬼。只是她的容貌並不能算是多麼驚艷,屬於很耐看很溫柔的類型。

因為經常來這裡,所以頻頻見面的宋匠和豆芽也算成了半個熟人。

像是今天晚上過來吃飯的人並不多,豆芽也能陪著宋匠多聊兩句。這不,豆芽端著一盤羊肉串走過來后,放到了宋匠面前的桌上,微微笑道:「那,宋大哥,這是我請你吃的。」

「哦,請我吃的?」

宋匠歪頭掃了眼那邊正在忙活著的半百男人低聲道:「豆芽啊,不是我說你,你這樣做可不行,要是被老王頭知道你敢這樣做,可要好好說你的。要知道這這麼多羊肉串,本錢至少也得二十塊,難道說你就不怕他說你?」

「宋大哥,噓,小點聲,我爸他不知道的。」豆芽趕緊偷偷摸摸的掃了一眼那邊小聲說道。

「哈哈。」宋匠心情出奇的美好。

「宋大哥,你先吃吧,我去那邊收拾東西。」

「嗯,好的。」

宋匠瞧著豆芽在那邊像是一隻蝴蝶似的,前後飛舞著忙活,臉上笑容越發柔和。像是這種安靜的氛圍。欣賞著如此美好的畫面,對宋匠來說就是忙碌后的最大享受。

而就在這種享受中,他的耳邊突然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還沒有等到他站起身,來人就按住他的肩膀,讓他繼續坐在椅子上。隨即穩穩坐到了他對面。

「蘇少。」宋匠臉上的溫和笑容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恭敬。

要說剛才還是溫馨如春,現在則是寒冷似冬。面對著這個男人,不管宋匠承認與否,他的心情都沒有辦法變的輕鬆,緊繃的面容,局促不安的雙手,充分暴露出他此刻的緊張。

蘇沐笑眯眯的掃過身穿一系黑色外套的宋匠,嘴角揚起。這傢伙真的是被稱之為毒蛇的宋匠嗎?為什麼剛才在他身上釋放出來的是一種柔和暖春的氣息?

「現在這天氣真的是有點奇怪的很。難以捉摸,大白天那麼熱,誰想到晚上卻會變的這麼冷。早知道的話,我就應該和你一樣,穿個外套出來。怎麼?喜歡這個女孩嗎?她叫做什麼來著?豆芽,應該就是叫豆芽吧。」蘇沐隨意的從桌上拿起個羊肉串,有滋有味的吃起來,絲毫沒有因為這些東西是路邊攤就嫌棄。

宋匠額頭頓時布滿汗珠。

蘇沐這話是什麼意思?他怎麼知道豆芽這個名字?他不應該知道的。但為什麼會知道?宋匠喜歡來這裡的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 錯位契約,高冷總裁愛難成 他心中的那點小想法也從來沒有給人說起過。

可蘇沐怎麼能夠一語道破?這不對勁,很不對勁,難道說是什麼地方不對勁了嗎?蘇沐說出來豆芽這個名字是想要做什麼?他又是怎麼知道這裡呢?

宋匠眼神無比驚恐的望著蘇沐,這個在自己生命中不可忽視的男人,到底還有多少底牌。想到自己的行蹤竟然沒有辦法逃脫蘇沐的掌控,宋匠就有種說不出的複雜感覺。

沒有誰喜歡被監視。宋匠同樣如此,但不喜歡就能杜絕這一切嗎?

「我知道你心中在想什麼,其實你沒有必要多想的,我對你的行蹤沒有任何興趣,我只是湊巧知道你在這裡。至於說到豆芽這個名字。我是剛才聽你喊才知道的。」

「不要這麼緊張,搞的我好像是什麼恐怖存在似的。宋匠,不管你相不相信,雖然說你當初是投靠我的,但我並沒有將你當成是下屬,我更喜歡當作朋友,志同道合的朋友。」蘇沐隨意吃著羊肉串,拿起紙巾擦拭掉嘴角的孜然說道。

「蘇少,我沒有多想,我只是沒想到能在這裡見到你,所以有些失神。」宋匠趕緊解釋道。

蘇沐只是吃了一串羊肉串就不再吃,他有些複雜的看向宋匠,說道:「宋匠,我今晚過來是有事給你說,因為知道那樣安排似乎有點讓你難堪,所以才想著特意過來一趟和你解釋下。」

「蘇少,你言重了,什麼事?」宋匠咧嘴笑道。

「我今天和葉惜領結婚證了,雖然說我們暫時不準備舉辦婚宴,但到時候你肯定不能出席的,怎麼說我心中都是將你當朋友的,所以我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因此就想著親自過來給你說聲,希望你不要介意。」蘇沐無比真摯的說道。

宋匠如同雷震。

蘇沐今晚過來為的就是給自己說這話?他倒是不震驚蘇沐結婚,誰都要結婚的,他也知道蘇沐和葉惜是未婚夫妻,現在領證已經算是絕對的晚婚了,他震驚的是蘇沐為了這事竟然親自過來給自己說一聲。

原本只需一個電話就能解決的事情,蘇沐居然會當面說。這放在以前,簡直就是無法想像的事。以前跟隨談家的時候,談兵也好,談睿也罷,就連談楠都算上,他們有誰將自己當回事的?在他們眼中,自己不過真的就是他們豢養的一條狗吧?

更加讓宋匠驚愕的是,蘇沐為了自己不能出席婚宴而過來打招呼,這讓他如何能承受?他當然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不適合出現在婚宴的,但這也不值當蘇沐如此禮賢下士吧?他不懷疑蘇沐這是在故意作秀,因為沒有那個必要。

蘇沐原本就是他臣服的主人,你見過什麼時候主子需要討好下屬的嗎?沒有吧,因為知道沒有,所以宋匠心底越發震撼。

震驚過後的宋匠嘴角忽然揚起一抹自嘲笑容,他看向蘇沐的眼神炙熱坦誠,「蘇少,不瞞您說,我真是很意外您能親自過來和我說出這番話,我心中此刻是感動的。我知道說的再如何天花亂墜都不如實際行動來的更具有說服力,您就等著看吧,我是絕對不會辜負您的。我別的不敢保證,但為您當好馬前卒還是能做到的。我就先敬你一杯,恭喜蘇少您結婚。」

宋匠說完后就要拿起擺放在桌腳的啤酒倒酒,蘇沐卻是直接笑著打斷,隨意從桌上拎起一瓶酒來,「我知道你沒有用酒杯喝酒的習慣,既然沒有就不必強求什麼,你喜歡拿酒瓶吹,咱們就吹一個,我就當做是收下你的祝福了。」

說完蘇沐和宋匠碰了一下後仰起脖子就開始喝起來。

宋匠眼眶忽然間變的濕潤起來,但他卻是沒有讓眼淚留下,而是隨意的擦拭了下,同樣舉著一瓶剛打開的啤酒,咕咚咕咚的開始喝起來。兩個同樣優秀的年輕人,就這樣無所忌憚的吹掉一瓶酒。

「宋匠,我知道這些年你過的不能算多好,心情也很壞,但要知道我們既然活在這個世界上,就註定是不可能輕鬆的。誰的生活能沒有點波瀾?這些都很正常,不就是因為有這些意外,所以說我們才能更好更積極的面對生活嗎?遇到喜歡的女孩就要珍惜,就不能錯過。我今天領了結婚證,我也希望你能早點領證。」

蘇沐望了一眼豆芽后,笑著起身拍了拍宋匠的肩膀。

「我還有事,就不陪你了,希望咱們下次再喝酒的時候,你能帶給我好消息。不必送我了,咱們是朋友,沒有必要搞的那麼生分。」蘇沐按了按宋匠的肩膀,然後徑直離開。

宋匠哪裡還能坐得下去,而是起身望著蘇沐的背影逐漸消失在黑暗中,整顆心開始沸騰的燃燒起來,一股莫名的激情就此在胸腔中肆無忌憚的亂撞。

「以前我以為那種什麼君以國士之禮待我,我必國士報之的話全都是誇大其詞,沒想到現在竟然能用到自己身上。蘇沐,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我當初的選擇也果然是對的。」

宋匠眼神堅定執著。

談家三姐弟有誰會將自己當回事?他們不要說親自過來內疚的解釋結婚這樣的大事,就說平常也只是一個電話就命令他做事。宋匠又不傻,他不知道誰對他好嗎?他是毒蛇,但卻也是一條想要被溫暖包圍的毒蛇。

兩滴眼淚從宋匠的眼眸中悄然滑落在地。

「宋大哥,你沒事吧?」豆芽看到宋匠和人說過話后,就這樣痴痴的站著,忍不住有些擔心,走過來后輕聲問道,而當她恰好看到宋匠面頰上滑落的淚水后,頓時有點慌。

宋匠快速的揉了下雙眼,望著近在咫尺的豆芽,笑著道:「豆芽,大哥沒事,只是被沙子迷眼了。」

「真的嗎?這也沒有風,從哪裡來的沙子啊。」豆芽挑眉疑惑問道。

真是一個實誠的丫頭。

宋匠想到蘇沐剛才說的話,面頰忽然有些紅暈,鼓足心中勇氣,沖著豆芽說道:「豆芽,我喜歡你,你能當我的女朋友嗎?我保證永遠都會對你好的。」

豆芽剎那石化。(未完待續。。) 「在我的心裡,她是個成熟的女人,比你多了幾分的嫵媚,但你是個活力四射的女人,那雙腿無人可及。」陳銳淡淡說著,這時才感覺出身上小丫頭傳來的熱力,緊緊貼在身己的身上,兩個人的身體幾乎是正面接觸,這種凹凸有致的身材,更是種小女生特有的柔軟身段,令他深吸一口氣,強壓下心中沸騰的**。

程綺瑤再移動了一下身子,緊緊抱著他的腰,慢慢趴在了他的身上,那對胸脯正好壓在他的敏感部位,還有點撒嬌的輕輕扭了扭身子道:「大叔,你這等於是沒說。」

「丫頭,我要走了,就算你比燕子漂亮,這總行了吧?」陳銳無奈,心裡的火一把一把的被澆著油,敏感部位更是如同雨後的春筍般,開始散出勃勃生機來了。

程綺瑤卻絲毫沒有起身的意思,下巴觸在他堅實的腹肌上,抬眉看著他,如同小狐狸般微笑道:「那既然我比她漂亮,為什麼你卻和她約會,和她一起去看電影,更是和她摟摟抱抱在一起?」

陳銳大呼上當了,這種問題看來是沒個結果了,只是程綺瑤柔軟的胸脯裡面顯然沒有戴胸罩,所以那種感覺磨擦著,直接讓春筍長大了,他反而不想動了。

「小丫頭,我們兩個都是成年人了,所以要幹什麼,都是可以的,一個未娶,一個未嫁,就算是我喜歡她,那也是正常的。你認為我約她看電影,有什麼不正常的嗎?還是說我就不能和她摟摟抱抱,還非得和一個男人摟摟抱抱?」陳銳突然享受起這種滋味來了,她的身體左右晃動,兩團柔軟的小肉細得如同是最嫩的珍珠般,令他微微的迷失。

程綺瑤撲哧一笑,白了他一眼道:「真噁心,誰想你和男人摟摟抱抱了?大叔,你說的沒錯,你是有權利和單身女人摟摟抱抱,就算是已婚女性,你要摟摟抱抱也沒什麼不可以,這世道本來就是這樣,不過我在想,你就不能對我摟摟抱抱的嗎?」

「我們現在難道不是在摟摟抱抱嗎?」陳銳雙手一攤,無奈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