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該如何去幫呢?

Home - 未分類 - 又該如何去幫呢?

等待兩年,在神息戰場,成為天尊強者?

雖然她修鍊著十生十世功,達到天尊之後,的確可以遠超於一般的天尊,但是她非常清楚,與蒼和葉昭仙比起來,還是差了很大一截。

如此,她也幫不了秦南太多。

除非,她能變的更強,強到與葉昭仙和蒼媲美的程度!

但,她該如何去做?

這九天仙域中,還能有讓她變的更強的地方嗎?

一時之間,她陷入了茫然之中,更有一股深深的無奈之感。

這萬事之中,最為無奈的,恐怕就是如此了,即使你有很大的勇氣,很大的決心,無所畏懼,但是前方卻漆黑一片,沒有任何路。

最終,你還是什麼也做不了。

整個山洞,變的寂靜無聲。

她就如同一尊雕像一般,盤膝坐在原地,一動不動。

無數的畫面,在她的腦海里,一一閃過。

不知過去了多久,她響起了當時與葉昭仙等人,一併探索前進之時,葉昭仙曾說過的一段話。

「不瞞你們,原本當初我與蒼,周帝,皇甫絕,準備一起進入上玄境天,探一探這九天仙域的奧妙。但是,後來出了變故,我和皇甫絕就無法在進去……」

這只是一段陳年往事。

大部分聽到這一番話,都只是會思索,當時出現了怎樣的變故?蒼與周帝,在那上玄境天遇見了什麼?

不過,對於飛越女帝來說,這一段話卻像是一道電光,劃過了她的識海,粉碎了她的茫然。

「有了!」

飛越女帝站起身來,沒有任何猶豫,氣勢散發,破空而去。

目標,青穹,上玄境天!

她心裡清楚,上玄境天,異常恐怖,天尊級別的強者,完全不敢進入其中,當年連身為無上天尊的葉昭仙和皇甫絕,也未曾進入裡面,探索奧妙。

但,越是如此,她越該去!

這幾千年以來,她能夠越變越強,能夠創造出三生功,演變出十生十世功,成為一代絕世傳奇,就是因為她做任何事情,都秉持著一點。

風險越大,收穫也就越大!

既然連無上天尊,都忌憚上玄境天,她若能夠獨自進去,存活下來,那她定然有著很大的機會,達到葉昭仙與蒼的層次!

失敗,就此隕落。

成功,如願以償!

與此同時,在第十五小仙域的一片虛空之中,周天不死山裡面。

第四重山關,那一直平靜的湖面,陡然開始沸騰起來,無數的金色光芒,齊刷刷沒入秦南的體內。

秦南的雙眼,微微動了動,最終緩緩睜開。

他靈魂受到的創傷,至此全部恢復。 「姐你這個問題著實有些遙遠啊!」

回過神,姚佳馳撓了撓頭,一臉懵懂的模樣看著簡艾,他還從來沒有喜歡過一個女孩子呢,更別提『愛』了。

簡艾看著佳馳的樣子好笑的開口:「所以讓你暢想一下啊,我是說如果發生這種情況呢?」

姚佳馳眨了眨眼,竟是真的認真思考了一下:「如果啊……」

薄唇抿起,姚佳馳皺著眉頭一臉糾結的樣子想了想,末了才道:「如果真的是兩個人相愛,我覺得沒關係吧,只要不違法就好。」

「噗……」簡艾聞言,當即沒忍住笑出聲來。

不違法三個字,可見佳馳認真到把未成年都考慮進去了。

「姐,那你呢?」姚佳馳竟是一臉認真的反問了回來。

簡艾笑容一僵:「我?」

佳馳點了點頭:「我看電視上,大都是男生大女生的比較多,如果你以後愛上一個老頭,你怎麼辦?」

老頭這兩個字讓簡艾的嘴角及不可查的抽搐了一下,當即開口否定:「你姐我是絕對不會愛上一個老頭的。」

「那你心裡的年紀差是幾歲?」姚佳馳換了一個方式繼續問。

這個問題倒是讓簡艾能夠接受,當下幾乎沒有思考的就開口說到:「我不太在乎年紀。」

「老頭也行?」佳馳皺眉,問題又繞了回來。

簡艾當即一瞪眼:「我說了我不會喜歡老頭的。」

「那你說你不在乎年紀,又嫌棄老頭,這不是矛盾嗎?」姚佳馳學習那股子鑽牛角尖的勁兒又來了。

簡艾:「……」

「十歲吧!」最後,簡艾投降,說出了一個數字,但又巧妙的補充道:「但也可能有特殊情況。」

「比如?」姚佳馳一臉正經,不恥下問。

簡艾道:「比如我愛上了一個和我相差十五歲的人,就屬於特殊情況。」

「那你等於沒有回答我問的問題,說白了就是一切皆有可能。」姚佳馳又一次抓到了簡艾話里的漏洞。

簡艾默……

自己的弟弟真不愧是學霸,這找茬的能力。

點了點頭,簡艾承認:「這麼理解也對,一切皆有可能。」

「那老頭也存在可能!」問題又繞回來了!

簡艾倒吸一口涼氣:「姚佳馳,你是不是巴不得我以後嫁給老頭,有你這麼逼自己姐姐的嗎?」

佳馳一臉莫名的眨了眨眼,神色認真的道:「不是,我覺得只要是問題都應該有一個答案,你剛才的回答不算答案。」

「所以你的答案就是逼著自己的姐姐承認將來有可能會嫁給一個老頭?」簡艾被姚佳馳給氣笑了。

姚佳馳又一倆認真的搖頭否認:「不是,是你自己的答案把老頭這個可能包括在內了,你說一切皆有可能。」

簡艾扶額,她後悔和佳馳討論這個問題了,當下不禁一臉冷漠的看著佳馳道:「姐姐覺得你以後適合去山裡挖人蔘。」

「嗯?」佳馳瞪了瞪眼,沒明白簡艾突然的話是什麼意思。

簡艾深呼一口氣,無奈道:「你挺會刨根的!」

佳馳:「……」

長這麼大第一次,簡艾覺得佳馳不可愛了,關於老頭這個話題,她也不想再繼續深入討論了。

好在不多時婚禮便開席了,姚佳馳也迅速的將老頭這個問題拋諸腦後,開始專心的吃起東西。

與此同時,漢堡先生快餐店。

這個周末已經是高陽來陪冠桃打小時工的第二個周末了。

兩人一起負責餐廳的點餐和打掃工作,因為工作內容很簡單,所以高陽第一天就完全熟練了。

此時他正穿著店裡的黑色工作服,幫店裡的客人點單。

「可樂需要加冰嗎?」高陽對客人問到。

客人:「不需要謝謝。」

高陽:「好的,請稍等。」

對所有客人都會用禮貌用語,只是還是一如既往的不笑罷了,但就是這種反差萌,反而吸引了不少同齡的女生慕名而來。

工作時間兩人都相當敬業,從不會眉目傳情眉來眼去的,只是高陽會主動包攬更多的工作,比如掃地拖地這種活,冠桃基本上沒有機會碰。

冠桃這剛拿起掃把,那邊高陽給客人點完單,轉頭就從她手中把掃把給搶走了:「我來就好了。」

帶著一點點的霸道,卻又不著痕迹。

冠桃兩手空空的立在原地一臉無奈的看著高陽的背影,又看向吧台里一臉姨母笑的老闆,臉上更無奈了。

好在周末客人多,自己也不是完全閑下來,店門打開,又有客人進店了。

「歡迎光臨漢堡先生。」冠桃任由高陽去掃地,自己則去幫客人點單。

進店的是一個穿著皮早的貴婦,單看穿著和手上拿的包包便知道是富家太太,進店之後一邊打電話一邊打量著店裡面的環境,眼神里似是帶著些嫌棄,也沒有理會熱情的冠桃。

冠桃見對方在打電話,便也沒有出聲打擾,而是站在一旁靜靜等待。

待那貴婦掛了電話,正要對冠桃開口講話,卻不想眼睛一撇,看到了正在一旁掃地的高陽,當下便是猛地一愣。

繼而又確定的瞪大眼睛看了一下,才猛然驚呼出聲:「陽陽?」

高陽聞聲抬頭看來,見到那貴婦時表情也是微微一驚:「童阿姨?」

「真的是你啊!」

一見真的是高陽,童韻不禁直接快步走上前,嘴上道:「你這是幹嘛呢?」

說話間,目光在高陽的臉上和他手裡的掃把上來回打量了一個遍。

只是面對童韻的震驚,高陽很快恢復了平靜,不慌不忙的應到:「我在這打小時工。」

「啊?小時工?」童韻聞言,臉色愈發震驚。

高陽點了點頭,竟是開口問到:「童阿姨要買漢堡嗎?我可以給你推薦一下!」

童韻此時哪裡還顧得上點漢堡,當下急忙看著高陽問到:「你這麼還跑這打工來了?你爸你媽知道嗎?」

童韻不是旁人,正是於夢瑤的媽媽,和高陽的父母是多年的好朋友,從小看著高陽長大的。

高陽和於夢瑤之所以有那麼一段不靠譜的娃娃親,就是因為兩家父母關係好,所以高陽算是童韻看著長大的,跟自己的兒子沒兩樣。 「小南子!」

「小夫君!」

兩道清脆悅耳,充滿了驚喜的聲音,立刻響了起來,妙妙公主和薛夢瑤,幾乎同時身形一動,出現在了他的身旁,將秦南一左一右給抱住,香風撲鼻。

不遠之處,江碧蘭慢慢走來,巧笑嫣然。

「這段時間,辛苦你們了。」

秦南輕聲笑道。

雖然他意志陷入了昏迷,但是他非常的清楚,他當時遭到的衝擊,到底有多麼嚴重。如果不是妙妙公主等人出手,那他現在肯定還無法醒來。

「嗯?」

很快,秦南就有所感知,抬頭朝著上方看去。

只見到,第五重,第六重,第七重山關,已經全部打開,各種各樣的曠世異象,在上面不斷演化著。

不止如此,那第七重山關之中,還傳來了一個虛無縹緲的聲音,儘管完全聽不真切,但是秦南能夠感受到,那每一個音節,都彷彿蘊含了天地至理,讓人心靈有所觸動。

「小南子,有個好消息得告訴你,凌荒爺爺這次晉陞了天尊,如今正在開壇**呢。」

妙妙公主說道。

「晉陞為天尊了?那現在的九天仙域,發生了什麼變化?」

秦南迅速問道。

「這個,變化還是有一些的……」

妙妙公主和薛夢瑤、江碧蘭對視了一眼。

「秦南,這三個小丫頭,都不想給你造成太大的壓力,還是我來說吧。」

周尋道的聲音,在秦南識海中響起,旋即無數的文字,一一浮現出來。

秦南掃了一眼,頓時輕輕吸了口氣。

如今大局的局勢,變的相當惡劣!

如果說不是因為他們有著周天不死山,蒼與葉昭仙無法找到他們所在的位置,那恐怕早就攻過來了吧?

而且,周天不死山,又能庇護他們多久呢?

兩年之後,蒼定然可以晉陞為天尊巨頭,屆時蒼與葉昭仙聯手,恐怕就能發現周天不死山吧?

到時候他們該如何應對?

霎時之間,一股龐大的壓力,向著秦南滾滾襲來。

大局不利,而他自身又……

「兩位前輩,你們覺得在這樣的局勢下,我應該要如何去做?」

秦南立刻問道。

他早已不是吳下阿蒙,儘管種種的一切,全部對他不利,甚至可以說是走到了絕境,但是他的脊樑,絕不可能那麼輕易被壓垮的。

再者,他認為,這天下間,沒有真正的死局,肯定還有另外的路可以走!

「此事我與迦葉,還有凌荒等人,談論了多次,主要有兩大問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