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哥這就不地道了,宗家手指縫隙里流出來一點兒就夠咱們吃喝好幾年了,若是好事,你可不能不想著弟我喲?」潘胖子幽怨的眼神瞥了血長空一眼。 煙蝶縣明珠大酒店。

Home - 未分類 - 「老哥這就不地道了,宗家手指縫隙里流出來一點兒就夠咱們吃喝好幾年了,若是好事,你可不能不想著弟我喲?」潘胖子幽怨的眼神瞥了血長空一眼。 煙蝶縣明珠大酒店。

要多少次的翻雲覆雨才能夠像是現在這般爛醉如泥,就算秦朕辦事能力強,也不可能如此一遍又一遍的被壓榨。其實做那種事情的時候,歷來都是男的處於拚命的勞碌狀態,享受的永遠是女人。像是這刻的安娜,就是滿臉幸福笑容,她知道秦朕在做這事的時候瘋狂起來就像是一頭幹勁十足的野牛,不過安娜要的就是這股瘋狂勁頭。

秦朕在上帝之眼中的地位是不弱的。

不然你以為秦朕能夠動輒就為上帝之眼洗那麼多黑錢嗎?

所以只要秦朕不背叛上帝之眼,安娜樂意就這樣陪伴在他身邊。

「咱們睡覺吧。」安娜慵懶道。

「稍等下,我今天晚上總感覺有點不對勁,所以還是確定下大樓那邊沒有意外。」秦朕說完拿起電話就要撥打出去的時候,誰想到突然手機刺耳般響起來,裡面顯示的是一個他壓根沒有任何印象的電話號碼。

是誰打過來的?

秦朕還是選擇接聽,只是沒想到當他接聽后那邊傳來的聲音,讓秦朕當場有種魂飛魄散的驚恐感覺。之前還是在床上那樣肆無忌憚的衝撞,現在難道就要亡命天涯不成?

「趕緊離開煙蝶縣,離開菏璧市,離開吳越省。」

「為什麼?」秦朕低聲道。

「九號基金大樓剛剛被查封,裡面你的秘密全都被拿出來。你算徹底玩完,再不走的話,便再也走不掉。」

「我這就走。」

秦朕在聽到這話后沒有任何猶豫,果斷掛掉電話,沖安娜急聲喝道:「快點,咱們必須馬上從密道離開這裡。」

「為什麼?」安娜疑惑道。

「大樓那邊被徹底查封,裡面的東西全都被人帶走,咱們要再不走的話,我想就走不成。趕緊的不要廢話,什麼東西都不要帶。你知道咱們撤走程序的。」秦朕邊說邊穿衣服。僅僅是一分鐘的功夫他便和安娜從房間中消失,只不過他們在走到樓梯口的時候,已經看到電梯開始向上爬升,與此同時樓道中響起一陣腳步聲。

糟糕。被人包圍了。

「不要緊張。走咱們的密道。」秦朕保持絕對冷靜。越是這時候越是不能夠自亂陣腳。秦朕能夠被上帝之眼選派到這裡擔任如此重任,那是有絕對反應能力。

而所謂的密道其實就在秦朕他們居住的總統套房旁邊,所以兩個人很為利索的躲進去。然後沒有任何停頓耽誤時間的意思,直接走到一張床前,將這這張床給挪開后,兩個人便跳進去。床底赫然是一條通道,而這條通道內部不是說是什麼樓梯之類,赫然是一個小型的火車車軌,裡面更是停著一輛隨時候命,類似礦車般的車體。

刺溜。

車體瞬間啟動,秦朕和安娜就這樣從明珠酒店中消失,他們再出現的時候已經是位於煙蝶縣的某個民居中。這裡是他們的一個安全屋,除卻秦朕和安娜外,再沒有第三個人知道。在這裡完成易容后,安娜望著這座縣城,心有不甘。

「難道說咱們就這樣逃走嗎?要知道菏璧市的那座大樓中,可是有咱們剛剛收集過來的一百億黑錢。那不是一點半點,是整整一百億啊。倘若說咱們就這樣給弄丟的話,回到上帝之眼,也要領受懲罰的。」安娜易容成為一個老太太,簡單的大寬衣服,很容易便將她那種性感嫵媚的身體給遮掩住,變的臃腫不堪。

最讓人意外的是,安娜的眼珠也被遮掩住,沒有誰能夠再認出來她是個米國人。

不甘心啊,你以為我會甘心嗎?

秦朕當然知道上帝之眼對待失敗者是什麼樣的懲罰,但沒有辦法,這不是必須要逃命嗎?他們兩個逃出去的話,最起碼是不必死掉的。但要落在警方手中的話,依著上帝之眼的狠辣,是絕對會將他們兩個給弄死的。不要認為上帝之眼遠在大洋彼岸就沒有辦法做到這個,你要這樣想就大錯特錯。

每個被上帝之眼選中,充當做代言人的人,在他們的腦海中都被安置著電腦晶元。像是秦朕不敢背叛上帝之眼,便是因為電腦晶元的存在,只要秦朕敢流露出任何背叛跡象,那麼瞬間他就會被秒殺掉。

「那些錢不是咱們現在能夠奪回來的,但我們卻也不能夠讓他們就那樣如此容易的給搶走。別管是誰,想要這樣空手套白狼,尤其是這樣套取我秦朕的白狼,那就更是想都別想。咱們在那裡安放的定時炸彈,是時候派上用場。」秦朕眼神狠辣,化妝成為一個老頭的他,此刻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猙獰氣息,讓人怎麼瞧怎麼感覺有種強烈的違和感。

「你真的準備這樣做嗎?」安娜眼中閃過一抹不忍。

真的要是將定時炸彈給啟動的話,可就意味著他們兩個人這輩子都要面臨天朝的追殺。如此不說,就連背後的上帝之眼都別想能夠立足。任何一個恐怖組織都沒有可能面臨天朝這麼一個國家的追殺,誰敢那樣做,就代表他們的末日即將來臨。安娜不想要那樣做,因為那樣做的代價大到不是說她想承擔就能承擔的。

「那你說咱們現在怎麼辦?難道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黑錢落到他們手中?難道說我們就要這樣灰溜溜的以失敗者的身份離開?難道你就心甘情願的將大好江山全都拱手讓給蘇沐嗎?難道說你不知道咱們前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嗎?我們的目的就是要徹底搗毀這邊的經濟體系,如今不但任務沒有完成,還要連累組織至少虧欠幾百億資金。

我知道你安娜在上帝之眼中地位不低,但就算再不低。你認為在什麼事情都不做的情況下就以這種姿態離開,組織會饒恕你嗎?上帝之眼的狠辣,你我都心知肚明。

安娜,這些年你跟隨著我,留在我身邊,名義上是我的女人,但實際上卻是監視我,這些我都知道,但現在不是說分清你我的時候,而關係到你我生命安全的時候。任何疏忽都會帶給我們難以想象的災難。所以我們必須做點事情。讓組織知道我們並非是一無是處。只要啟動炸彈,肯定會有人死掉,然而那些人的死活和我有關係嗎?和你有關係嗎?他們死不死我不想要知道,我只知道他們不死的話。咱們兩個就要死。」秦朕死死鎖定住安娜。口氣冷酷道。

安娜稍作遲疑后。便果斷點頭。

「你說的對,我們要這樣回去的話,是絕對會面臨組織上的嚴懲。既然這樣。那咱們就一不做二不休,乾脆點將九號基金大樓給炸掉。炸掉后的九號基金會將菏璧市拖入災難中,我想到那時候損失可不值咱們損失的那點錢。這樣咱們回到組織中,也是能夠有說法的不是。就按照你說的辦,咱們現在就動身前往菏璧市。」安娜不再猶豫。

「前進。」

………

當秦朕逃走的消息傳到蘇沐這邊的時候,他眉頭不由皺起來。

怎麼會逃走那?

自己這邊是沒有流露出任何蛛絲馬跡,全都在掌控中。秦朕必然會留在煙蝶縣那邊,是肯定不會知道菏璧市這邊的形勢。難不成這其中有什麼古怪不成?當蘇沐這個想法升起后,那邊小隊成員的稟告很快印證了他的想法。

「就在我們動手之前,有一個公共電話曾經打過來,具體的內容我們全都錄音,說的就是九號基金大樓被查封,是對秦朕通風報信,讓他們趕緊逃走。所以我們現在在他們的房間中,能看出來他們剛走沒有多久,被窩還都是熱的。」

有人通風報信。

果然被自己猜中。

蘇沐眼底閃爍著悲憤光芒,他最為憎恨的就是這種賣國求榮的人。也知道在這時候菏璧市中肯定會有人盯著自己,九號基金大樓這邊的動靜,是不可能會遮掩的那麼完美。但蘇沐既然將所有炸彈全都給拆掉,那麼就沒有必要去顧慮什麼。但這個人還真的是夠大膽的,做事一點都不考慮民族利益。

既然你做了初一,就別怪我對你做十五。

「將那段錄音和對方打電話時候的坐標傳給段鵬,他知道怎麼做的。」

「是。」

秦朕是絕對別想逃掉。

蘇沐是發誓要將秦朕抓住,不過和秦朕相比,此刻蘇沐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其中便有一項就是徹查九號基金的所有來往賬目資料。雖然蘇沐有那本神秘賬本在,但面對這些資料,也是要進行審查。

菏璧市市軍分區。

蘇沐跟隨簡寧他們直接將所有東西全都拉到這裡,與此同時邵穎在知道九號基金大樓那邊的事情后,也是被嚇的不輕。沒有任何遲疑,就果斷宣布整個軍分區處於警戒戒備狀態,有任何風吹草動,軍分區都必須第一時間做出反擊。

「蘇沐,你們就在這裡辦公,我保證沒有誰能夠威脅到你們。不過那座大樓那邊的所有定時炸彈,真的全都拆掉了嗎?」邵擎低聲問道。

「是的,全都拆掉,邵司令員不必有任何擔心。」蘇沐保證道。

「那就好,這幫該死的傢伙,要被我抓到的話,全都當場槍斃。」邵擎憤怒道。

蘇沐微微一笑,和邵擎又說了幾句話后,郭輔就從那邊走過來。

「主任,戚副主任和宋副組長已經帶隊從煙蝶縣向這邊趕過來,預計三十分鐘后能到。」

「好,安排下,他們過來后就給我開展工作。」

「是。」

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安排中進行著。(未完待續。。) 第六百章:開始也是結束血長空心中尋思,要不要把這潘胖子拉下水,這胖子修為不弱,而且長袖善舞,是個人才,要是能夠把他招攬了,公子身邊也是急需各種人才的。

「你真的想發財?」血長空身體微微前傾,聲問道。

「想,當然想,弟做夢都想。」潘胖子稍微愣了一下,隨即忙不迭的點頭。

「現在就有一個機會,就看你潘胖子有沒有這個膽量?」血長空微微一笑。

「什麼機會,老哥你說。」潘胖子這珠寶店半死不活的,雖然掙錢,可大頭都讓城主府給抽去了,這商業稅更高,十抽三,總共才幾成利潤,大半都進入別人的口袋,要不是看能維持下去,潘胖子倒想關門到別處去了。

其實在格桑城內有這樣的想法的商家不在少數,不過這裡是古源邊境,又是貿易集散地,即使重稅,在這裡也有相當不少的利潤,大多數人還不願意就放棄,因為到了別的地方,還得重新開始,也許還不如留在格桑城呢

要不是被逼的走投無路,沒有人會捨棄自己打拚下的基業,一走了之的。

就算是血長空不也是一直隱忍,血欲鎮一半的利益都讓了出去了嗎?

血長空沒有直接說出來,而是指了指自己的嘴,然後又指了指肚皮。

「糧食」潘胖子眼珠子瞬間瞪圓了。

這年頭整個魔界都糧食緊張,雖然不至於有人餓死,可穀物糧食易被人吸取消化變成能量的,魔校以下幾乎每天都要攝入一定的穀物的,不然對神體修鍊沒有好處的。

而糧食基本上都控制在三大魔帝與魔元閣的手中,就算是魔界的大家族也難chā手對糧食的分配,更別說這些城市的家族了,為了獲得一點糧食的配額,大家競爭的十分厲害,甚至有時候還會大打出手。

魔元閣的功勛制度很嚴格,也沒有那個人敢挑戰這種存在了數萬年的制度,就算是擁有土地自己種糧的家族,也得遵從這種分配製度,因為除了他們也需要用糧食換取功勛以兌換他們需要的東西

魔元石雖然是魔界的主要貨幣,但是功勛卻可以換到魔元石都買不到的東西

這就是魔元閣為什麼能夠與三大魔帝平起平坐的原因。

在魔界,個人擁有可種植土地的太少了,絕大部分可種植穀物的土地都集中在三品以上的世家大族手中品以下的家族基本上都是不擁有可種植穀物的土地的。

格桑城就沒有可種植穀物的土地,格桑城的主人格家業不過是四品家族,也就比血家高一品級。

在秦嶺古道,擁有土地的家族只有兩家,一個是宗家,擁有可種植穀物的土地的九成,剩下的一層為另一個三品家族所擁有。

雖然兩家掌握了可種植穀物的土地,所產出的糧食也屬於他們的財產,但是分配權卻不屬於他們,除了可以自己留下本族的口糧和上繳軍糧之外,其餘糧食都必須以魔元或者功勛的方式賣給魔元閣,這是三大魔帝聯合制定的政策,除非你能夠推翻三大魔帝的統治,否則你就必須接受這個制度。

魔界也有糧食黑市交易,不過那個價格可不是什麼人能夠承受的,而且購買黑市糧食被查出來,那可是要被嚴懲的,與其買黑市糧食,還不如去魔元閣接受各種任務,賺取功勛換取糧食購買權,亦或者用魔元石直接去魔元閣購買糧食,這都是可以的。

魔元石是可以購買糧食的,但價格基本上跟黑市持平,所以黑市糧食生意並無多大的利潤,而且還有巨大的危險,若非必要,沒有人會選擇購買黑市糧食。

這是對購買者而言,而對於買者,如果能夠搞到低價的糧食,比如軍糧,或者從一些世家手裡拿到低價的糧食,這個利潤可就大了,雖然黑市走的量不大,但一點點的放出去,渠道穩定的話,這可是一條不的財路。

魔元閣對大城市的控制力強一些,而對邊境城市則弱了很多,在格桑城,糧食黑市存在不知道有多少年了,這裡又是人流量比較大,各sè人等都有,追查起來困難重重,而且這裡的量也不算太大,因此魔元閣即使知道,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過去了。

「多少?」潘胖子迅速的關上了門窗,並且打開了房間內的隔音禁制。

「每個月這個數」血長空伸出三根手指頭。

「三十噸」潘胖子jī動的道。

血長空搖了搖頭。

「三噸?」潘胖子搖了搖頭,這也太少了,為了這麼一點兒糧食,鋌而走險不值得。

「不,是三百噸」血長空道。

「三百」潘胖子聲音驟然高了三分,差點沒有驚叫出來。

「老哥哥,你哪來的這麼多糧食,這可是格桑城黑市一個月的量」潘胖子驚訝萬分問道。

「你別管糧食是從哪裡來的,你就說你敢不敢跟著哥哥我干好了?」血長空知道潘胖子的,他可是比血家搬到血欲鎮的年頭還要早,一家幾百口都在格桑城,地道的本地戶,可以說一條老的不能再老的地頭蛇。

格桑當年落戶的時候,對這潘胖子還是忍讓三分的。

「老哥哥,你這不是坑我嗎,這個時候,這麼大的量,要是讓魔元閣察覺了,你我可都吃不了兜著走」潘胖子嘴上說著,眼珠子卻不停的轉動起來。

這麼一大批的糧食,還是每個月,足以控制格桑城黑市的糧食交易了。

這要是一鎚子的買賣他還真不心動,畢竟貿然進入黑市,也賺不了多少,可若是掌握這資源,便可掌握黑市糧食交易,到時候利潤就不一樣了。

「富貴險中求,這麼多年格桑城糧食黑市不也一直存在著嗎,魔元閣難道不知道?」血長空一看這潘胖子的神態,就知道他這是心動了。

「那是黑市基本上都在他們的監控之下,實際上黑市的大頭還是魔元閣。」潘胖子苦笑一聲,這個秘密對普通人來說還難以觸及,可對於他這樣一條資深的地頭蛇來說,他再清楚不過了,不然魔元閣怎麼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呢?

「魔元閣它不也是由人監管嘛」

「不好辦呀,這麼多糧食,要是被魔元閣知道了,你我都難逃制裁」潘胖子道。

「如果老哥我做了格桑城的城主呢?」血長空嘿嘿一笑道。

「老哥當真?」潘胖子驚的連退三步,差點沒一屁股撞上身後的椅子。

「格桑魔王殘暴血腥,橫徵暴斂,自從他主政格桑城,這麼多年,別人那裡欣欣向榮,我們這裡卻繁華日減,收入一年不如一年,他還年年加稅,這樣下去,你我還能生存下去嗎?」血長空怒道。

「那格桑晉級魔王多年,即便是老哥晉級魔王境,恐怕也不是其對手,除非……」

「潘胖子,這就是我今天約見宗家公主的原因。」血長空將自己的意圖和盤托出道。

「難道宗家對格桑不滿?」潘胖子一驚,這個消息太驚人了,他居然一點都沒有察覺到。

「嘿嘿。」血長空微微一笑,沒有回答,潘胖子要是誤會了反倒對自己有利,何必告訴他真話呢?

「老哥晉級魔王,老潘在此恭賀了,賀禮隨後奉上」潘胖子心神一凜道。

「賀禮就不必了,現在知道我晉級的人除了內人之外,就只有你一人,潘老弟可得先替我保密」血長空呵呵一笑道。

「一定,一定」潘胖子忙點頭答應。

「糧食的事情,你考慮一下,過兩天給我一個答覆。」血長空平靜的說道。

「老哥,你能不能透露一下,這糧食的來源?」潘胖子知道自己知道了這個秘密,想要撇開是不可能了,血長空如果沒有晉級,他或許還不懼,畢竟一個在血欲鎮,一個在格桑城,中間隔著好幾百里呢,可現在不行了,他知道了這個秘密,血長空能夠放過他嗎?

「這關係到我的身價xìng命,若是你潘胖子願意跟我合夥干,那告訴你也沒問題,不過你要是不願意,或者知道了不願意干,那可就不行了。」

「那是,那是,我不該問這個,老哥容我考慮一下,我這也畢竟也有幾百口人。」潘胖子訕訕一笑。

「你要是擔心你這一家人的安全,可以把他們都遷到血欲鎮去」血長空微微一笑,提議道。

「遷到血欲鎮去?」潘胖子一愣。

「那裡是我血家的地盤,就算被魔元閣知道了,咱們隨時可以躲進古源。」血長空道。

「讓我考慮考慮,不過老哥放心,我是絕對不會出賣老哥的。」潘胖子堅決道。

「這個我絕對相信,不過老弟身邊的人我可就不大相信了。」血長空微微一笑道。

「老哥想要怎樣?」潘胖子臉sè一白,自己可算把自己給坑苦了,血長空已經是魔王了,他根本沒有還手的力氣。

「老弟發一道心魔血誓,然後交出魂珠,這樣我就比較相信了。」血長空道。

「血長空,你不用做的這麼絕吧?」潘胖子額頭上的汗珠滾落下來,面容有些猙獰。

「沒有辦法,坑是你自己挖的,沒有人逼你跳下去,你別無選擇」血長空魔王氣息一放開,一股恐怖的威壓直接朝潘胖子壓了過去。

「你果然晉級魔王了」潘胖子臉sè慘白,他雖然也是魔帥修為,可在這之前還不如血長空,現在血長空晉級魔王了,戰鬥力何止增加十倍,他更加不是對手了。

「難道我還會騙你不成,心魔血誓你到底是發還是不發?」血長空厲聲叱問道。

「血長空,你不要逼人太甚」

「潘胖子,我也喜歡和氣生財,只要你發下心魔血誓,交出魂珠,你一樣可以享受你的人生,做你想做的事情,甚至未來跟我一樣,晉級魔王也不是不可能。」

「晉級魔王,我也可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