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思考的時候,夜莎以及其他人都失去了身影,只有遠處的馬蹄聲以及木質房屋的碎裂聲。

Home - 未分類 - 在他思考的時候,夜莎以及其他人都失去了身影,只有遠處的馬蹄聲以及木質房屋的碎裂聲。

嗚哇!

沒有辦法,完全不識路的夏目只好使用最後一個手段。

『聖人』,擁有非人類的力量和體能,為此可以輕易做到人類做不到的事情。

彎曲雙腿到極限,如同蹲坐一般,扭了扭脖子,夏目望著天空解放了聚集的力量。

砰!

剛才所踏的地面頓時崩裂開來,身後拖著風的流動的夏目視野變得寬闊不少。

這一跳,讓他獲得了高達近百米的視野,如果是在遊戲當中,肯定可以先手敵人吧。

可是!

下落了,由於自己是前傾跳躍,為此身子是朝著側前方落下。

哦哦哦!

發現了夜莎!

「夜莎!小心!」

「恩?」

臨時做出反應的夜莎見到了從空中飛來的物體,是夏目。

「怎麼!唔!~」

夏目擁有很清楚的意識,不會像是動漫中主角一樣無意識的在摔倒之後推倒妹紙,可現在卻和那種情況差不多。

很清楚,很明白,很柔軟,很香甜,接著很痛……

抓住對方胸部的時刻不過只有一瞬間,感受到那刺擊神經的體會也只有一瞬間,旋轉著砸向房屋也只有一瞬間。

就算全身一點不痛,不過習慣了普通人的感覺的夏目還是咧嘴露出痛苦的表情。

「你都做了什麼!」

「什麼跟什麼?你該不會說你家鄉的習俗是摸了胸部就要結婚之類的吧,不可以說謊哦。」

「才不會說謊!這個,啊啊,煩死了!而且人也跟丟了。」

「他們往那邊去了。」

帶著不瞞的情緒給夏目指了指方向,是通往昨晚戰鬥的樹林的道路。

原來是那邊嗎?

夏目從盤腿的狀體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說

「準備好了嗎?」

「準備?準備好了什麼?」

「該怎麼說,準備好了飛翔?」

走過去抱起一臉疑惑的夜莎,夏目往著城牆的方向跑去。

沒有停下,直接加速。

於牆壁上行走起來,最後一步踩踏在城牆頂端,一用力,如同離弓之箭,飛上了天空。在跳躍之前夏目就微微調轉了方向,目標,正是昨晚的樹林。

「哇啊!」

就算是通過魔法也未曾飛起來的夜莎,體會到了一瞬間飛翔的感覺。

無限接近於天空的翱翔,人類一直奢求的翅膀,還有那觸手可及的雲朵,比起奔跑來說更加充滿魅力。

「那個,未婚妻?」

「咦?!別那樣叫!」

「開玩笑的,不過有個壞消息呢,要,落下去咯!」

好似導彈一般落在地面,聖彼得堡的郊外,激起了一陣煙塵,馬匹的嘶鳴聲跟著響起。

夏目,站到了搶劫者的面前。 「哈哈,是你?」莫琳原本氣呼呼的臉瞬間喜笑顏開……

莫琳沒有注意到他父親莫陽的臉色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徐風是吧?過來坐,我們聊聊王家如何?」

「王家?王家和我又不熟,幹嘛要聊?」徐風在聽到這個所謂的局長提到了王家的事情,就知道王家一定已經報了警,這次他倒是主動落網了……

「別給我裝傻充愣,你既然打傷了王家的公子,那總應該付出點代價,我知道你有很多的小弟,但是你覺得我們公安局會怕你們這些小混混?」莫陽表面上冷笑的說道,其實他的心裡也沒有多少把握,畢竟這少年敢直接去王家打人,那麼要麼他就是個傻子,要麼就是有比王家更強勁的後台,他莫陽也不是豬腦子,事情沒搞清楚,絕對不會隨便亂來,不然他這局長的位置老早就坐不住了……

徐風自然也不笨,莫陽口中振振有詞的說著不懼怕那些小混混,潛台詞就是問徐風還有沒有其他的依仗,一旦徐風沒有,那麼接下來徐風面臨的將是一場狂風暴雨,但若是徐風拿出了強硬的後台,這件事情必然就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請容許我打一個電話吧……」徐風默默的考慮了一會,他覺得以後他就要一直在這姑蘇生活了,那麼警察局的關係就一定要打好,如果他現在靠著武力強行拘捕,那麼以後沒了公安局,辦事都不會很容易……

「請便……」

一旁的莫琳算是愣住了,這兩人在搞什麼鬼呢,徐風好像是打了王家的人,那麼父親又為什麼和他那麼客氣的說話呢?神經大條的莫琳是怎麼想也想不明白……

「喂,二叔!」

「徐風啊,什麼時候有空給我打電話了,不會是惹什麼麻煩了吧?」徐建平對於徐風給他打電話是相當的驚訝,然後第一時間就想到徐風一定是惹禍了……

徐風被一語戳穿,神色顯得有點不自在:「二叔,你要不給姑蘇的公安局打個電話唄,你侄子被姑蘇王家欺負到門上了,就還手被公安局給逮住了……」

「嘿嘿,我說我的乖侄子,你以為我會相信?憑你的本事,公安局那些吃軟飯的能抓的住你?你少忽悠你二叔了,這點常識我還是有的……」徐建平的確是笑了,他又不是沒見過徐風的身手,就公安局的那些人,想抓住他,門都沒有……

「我這不是還要在姑蘇上大學嘛,就算幫我搞搞關係咯……」無奈之中的徐風只好編了那麼一個挫氣的理由,不然難道讓他徐風解釋說自己開車違章亂停車然後被交警當成小孩一樣的帶過去的?

「行了行了,你小子盡給我找麻煩,跟你父親年輕的時候簡直一樣的討人嫌!」徐建平嘴上說著討厭徐風,但是心裡還是樂呵著的,多出個那麼有趣的侄子生活才不會變的那麼無聊,他也想看看這個侄子以後能做出什麼樣的事情……

徐風掛了電話,轉身對著依然正襟危坐著的莫陽:「局長,等著接電話吧……」

「琳琳,你先出去,我有事和徐風要聊聊……」

「可是局長!」

「出去!」

莫琳原本就被徐風給氣著了,原本以為可以好好折磨一下這個男人的,沒想到又被自己的父親趕了出去,氣呼呼的狠狠的摔上了門……

果然沒過多久,局長辦公室的電話響了起來:「喂?」

「是!我是小莫,老師你怎麼有空打電話過來了……」出乎莫陽的預料,他接到的是他老師的電話,他懷疑的看了一眼徐風,心裡想著,不記得老師有那麼一個親戚吧……

「你那邊是不是有一個少年叫徐風?」

「對的,老師您這是?」莫陽總算是明白了,他老師應該就是徐風請來的後台,心裡的那個天平已經漸漸的向著徐風偏去……

「這個少年惹不得,他背後是我都惹不起的,要是他出事了,我就當沒你這個學生,你自己注意點好了……」電話掛斷了,莫陽的心也顫抖著……

他的老師可是這姑蘇市的市長,即使這樣的官職都不敢去動徐風,自己竟然還想著探出他的背景,想想是多麼的不自量力……

「哈哈,徐老弟,剛剛有所怠慢,實在不好意思……」

「呵呵……」徐風從心底里笑了出來,這當官的果然都是一個樣子,有權有勢的永遠是大哥,這官官相護也不過如此,不過徐風也不是很討厭莫陽,畢竟現在當官的哪個沒有那麼點潛規則,能做到像莫陽那般也已經算是可以了……

「咚咚咚……」

「請進!」

「局長……呃,又是你小子!」進來的正是一臉臭屁的男警官昊強……

莫陽自從知道了徐風的背景,態度自然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彎,笑著問道:「昊強,你們認識?」

「局長,我來就是要和你說他,他不僅老妨礙我公務,還公然侮辱警察,甚至還騙琳琳上了他的車,局長,琳琳人呢?」昊強也不知道是被仇恨沖昏了頭腦還是什麼,當著兩人的面就開始了睜眼說瞎話……

「哦?是嗎?」莫陽意味深長的看了看徐風問道……

「千真萬確!」

「好啊,來人!」莫陽無奈了,徐風這祖宗可惹不起,何況這昊強剛剛從其他局裡調過來任職,一來就牛的跟什麼似的,局裡的警察很多向他反映過了,但是礙於昊強的叔叔也是局長,要給幾分面子,便一直沒動他……

「把昊強給我綁了,送到審訊室!」莫陽的一句話讓昊強頓時楞掉了……

「莫叔,你可能抓錯人了吧,你要知道我叔叔不比你官職低!」昊強被兩個警察架著,心裡一急,就說出了這種威脅的話……

「放肆,觀察你很久了,有犯罪嫌疑,帶走!」

「莫陽,你難道忘記了我叔叔和你私底下的交易嗎?」不管昊強怎麼喊,沒有任何人理會他,就算有又怎樣,只要拉攏了徐風,一切都不是問題……

於是乎,我們的昊強就那麼可憐的被帶進了審訊室…… 從裝束看不出他們屬於哪個國家或者是教團,最前方的人穿著軟甲,剩下的幾個人身穿灰布衣服和純黑色的內襯,腰間都別有一把刺刀。

俄羅斯成教的裝飾偏向於淡色,同樣屬於十字教分支的他們除了在信仰『神子』之外,還信仰為人之物。非人的鬼火以及幽靈都是他們的敵人。

英國清教作為英國最大的宗教勢力,目前處於與法國敵對他們不會選擇派遣兵團或者是魔法師來到這個對於他們來說的東方之地。

如此一說,將羅馬正教更加不會在意這個小地方了,三大教派的排除,剩下的就只有林立與世界之中的各種魔法結社。

魔法結社雖多,但是從事同一個工作,為了同一個目的而戰鬥的結社卻少之又少,所謂的同盟不過是牽制對方的枷鎖而已。

見到來者,眼前的幾個人沒有驚慌,比起喊叫,他們發出了更加像是怒吼的聲音。

「放我下來!」

被夏目抱著的夜莎擺動著雙腳,夏目現在到不擔心她會攻擊到自己,畢竟這傢伙除了體術之外,對魔法的使用需要大量的準備時間。

從根本上來說魔法就和精神力差不多,只是其可以創造出本來不存在的東西。超能力就是魔法,魔法也即是超能力,這個等式或許不算錯呢。

如此想著,夏目放下了懷中的夜莎,與此同時,騎著馬匹的敵人迎面而來。

手握大刀,在敵人衝過來的那一瞬間,抬起左腳的她也行動起來。

想要叫住這麼莽撞的夜莎,可在夏目喊出口的時候,雙方已經碰撞在了一起。

夏目並不擔心夜莎,被稱為旅團的魔女的她也是有著一定實力的。

由於身高不夠,為了接近和攻擊坐在馬背上的敵人,夜莎往側面移動,將刀刃插入樹榦之後接著刀柄為跳板,進行了二次移動。

飛了起來。

雖然比起夏目的彈跳矮了很多,但是這個高度也足夠讓夜莎來到敵人面前。

身穿軟甲的敵人拔出腰間的刺刀迎接夜莎,首先進行的是半圓形的前方揮斬。

右手握緊劍柄,夜莎將眼睛睜大,然後右手猛地提了上去,刀光硬生生切進對方的攻擊軌道,巨大的力道彈開了對方的攻擊。趁著這個空隙,夜莎順著揮舞的刀刃一起旋轉了一圈,右腳橫著踢向對方的腦袋。

砰!

沉悶的響聲出現。

對方坐在馬背上,重心會不太穩,至少高於普通水平,因此面對上段踢技的時候應該被踢到才對,然而現實中確實另外一番景象。

紋絲不動,雖然有些誇張,但是和那個情況差不多。

夜莎的小腳重擊對方的頭顱將其踢飛,本該如此,可當下卻是被對方抓住了右腳。

「咦!」

「嘿!旅團的魔女嗎?!倒是聽說過啊!赤發紅刃的魔女!」

跟著對方的話語,敵人抓住她右腳的左手一起揮動起來。

嘗試著,往對方所揮出的力道的方向進行規避,在被甩開的同時採取保護措施,然而比起她的動作,對方的速度顯然更加快速。

在距離他們五米左右的夏目看到了那個人的後方,位於兩顆大樹中間的光亮。

雙層圓環結構的法陣加上六芒星式的划動方式,純白色的光芒由法陣中間傾瀉而出。

如同流光與夜空中的銀河,在空中流淌著的光芒匯入了身穿軟甲的敵人的背後,得到法術加護的他可能就是靠著這個來防禦住夜莎的攻擊的吧。

扔了出去。

紅色的長發劃過空中,較小的身形撞擊在旁側的樹榦之上,不過那並非撞擊,而是她在空中採取的規避方式。

將巨刃當中調整位置和方位的外界力量,靠著對方的攻擊而順勢使用的防禦行為。

大刀對著空氣揮出斬擊,扭轉的力道為她提供了補助的力量,因此可以在空中對方向進行微調。

雙腳踩在樹榦上,目前的她與樹榦呈現出九十度的夾角,沒有落下,而是第二次攻擊。

由左向右斬擊好似閃電般揮了出去,可對方的刺劍卻突入她的攻擊軌道當中,又是一次碰撞,雙方交錯開來。

「將錢財搶走了嗎?」

馬腹處,夏目看到了出現在那裡的一些銀幣,數量不多,但是對於那個孩子來說一定很重要吧。

比起這個,戰場上的對立沒有停息。

可這場戰鬥卻在途中戛然而止,不是對方的逃離,而是一向主動的夜莎停了下來。

將巨刃抗在肩上,看了看天空,東方的明星早已亮起,太陽的光芒穿過了樹葉之間的縫隙,明顯的光斑出現在地上。

接著,夜莎如此說了

「有些魔法術式需要詠唱,有的需要獻祭,有的需要言靈的輔助以及最為重要的『謊言』,又或者是將某個地方當做『舞台』來使用,為其提供能夠產生魔法和法陣要素的條件。那麼提問……」

環顧四周,夜莎踩了踩地面問道

「知道為什麼我的術式構建和輸出如此緩慢嗎?」

「那種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