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不定能找到為我們所用的好處!」

Home - 未分類 - 說不定能找到為我們所用的好處!」

「這個……你說的是真的?」

「這我可沒法保證,你能說男女上床真的就會有孕?

概率問題!」

千幻影冷眼看過來,並沒有生氣,相反她認為於往說的很有道理:「我帶你去見他。」

千山國正處於多事之秋,能多一處依仗也不是壞事。

在王宮後山的山體沒,有一處秘牢。

通過層層重兵把守,於往終於又見到了撒噶。

事隔一月,撒噶明顯瘦弱了不少,但是兩隻深陷的眼窩倒是精神了不少。

這傢伙,感染了狂犬病毒並且已經發病,竟然沒死!

嘆為觀止!

於往知道,狂犬病毒進入機體后是通過侵害大腦、脊髓中樞神經進行快速複製傳播。

動物或人感染后,一旦發病,機體行為不受控制,就說明病毒已達腦部中樞,這時經過狂躁,抑鬱兩個階段最後只能是死亡。

但這撒噶,不著實活的好好的!

而且看起來神思應該正常吧。

「撒噶,嘿!噓噓!」

於往吹個口哨逗弄道:「認的她嗎?」

然後回頭手裡指著千幻影繼續說道:「就是她呀,我們這的高手,打敗了你,控制了你跟我沒一點關係!」

千幻影腦門黑線咋起,轉身出了牢門。

你自己一個人犯賤就好了。

對付這樣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去理睬。

否則,你就是在給他舞台。

你不理他,失去了觀眾,他自然就消停了。

看千幻影出去,於往道:「你現在是撒噶還是僰國那誰?」

撒噶翻開眼皮,懶得說話。

「我說……你那綠帽子其實…….」

於往只管在籠子前坐下來,準備好好聊聊,誰知道撒噶反應激烈:「你才戴綠帽子,你全家都戴綠帽子,你…….」

要不是體虛身弱,他都能隔著籠子拽住於往。

「好好好!沒戴你沒戴,你絕對沒戴,啊!」

這麼大氣性么,看看,這就是結婚男人的悲哀呀!

於往暗自慶幸,不過轉念一想。

老子不也是剛結了婚的男人?

不算的、不算的!

那是為了活……活的更體面些的手段罷了。

我可是千友寒那個木頭永遠得不到的男人!

千友嫣嘛,更不能作數啦!

姐夫小姨子表面上不可能的啦。

看撒噶被安慰的逐漸平靜些后,於往又說了:「不過你老婆死了,死的挺慘。

聽說是被……那啥不說了,你節哀保重!」

「……我老婆好看嗎?」好半天撒噶都沒有反應。

一開口他說個這。

於往再看時撒噶已是兩眼垂淚,目光放空。

「草,浪費感情!」

於往重新回到籠前坐下,剛才都做好了他再次受刺激的準備了。

「這個我最有發言權了,你老婆那種應該叫野性美,喜歡的趨之若鶩視作女神,不喜歡的視若狗屎避之繞之。」

「嗚嗚……」

於往說完,撒噶一個九尺漢子竟然抱頭痛嚎起來。

把外面的看守和千幻影都驚進來了。

「沒事沒事,我們互訴衷腸,聊聊感情方面的事!」

於往趕緊示意他們退出去。

看守自然是看千幻影的臉色,這重犯撒噶意圖行刺王上,竟有人說跟他互訴衷腸聊聊感情。

大師你一句話,我們馬上去砍了他,駙馬爺也不行。

「出去!」

千幻影出人意料的配合於往。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再強的男人也有權利去疲憊。

微笑背後若只剩下心碎,做人何必撐的那麼狼狽。」

於往不自覺哼唱出一首優美的旋律出來,邊唱邊觀察撒噶的反應。

歌聲聽了,撒噶突然問:「怎麼不繼續?」

於往努力壓住火氣,老子是來給你唱歌助興的是吧。

「想聽?想聽你告訴我,僰國的人是怎麼隔了那麼老遠來操控你的身體呢,時機他們怎麼就把握的那麼準確?

還知道計中計連環計?

你說了我就給你唱,唱完整版的。」

「我……」

撒噶剛開口,於往打斷他:「說清楚哦,我純粹好奇,純粹是技術性探討學習,沒其他意思!」

撒噶反而笑了:「有其他意思也沒事,反正你們也學不來!」

「那你說啊!」

接下來,撒噶真的把自己這次出使千山國刺殺千山王的具體行動統統講出。

這是個爽快直硬漢子,不會肚子里彎彎繞那種。

他估計也是委屈憋悶的實在太久了,好不容易逮著個能一訴千里的對象。

他說的對,真的就是把實情說出來給千山國,千山國人也無能為力。

不但千山國,恐怕除了僰國外其他五國都得乾瞪眼。

人家那是巫術,上古秘傳下來的,在僰國會的人也超不過百。

大巫者,一個手都數的過來。

「這堪比人工智慧啊。」

最後一個問題,也是於往來見撒噶的原因。

「咬你那隻狼是普通的狼還是……你們大巫專門早就過的?」

撒噶聽到問題突然警惕道:「你們也想用這招?你們有我僰族大巫的本領嗎?」

「技術探討,純好奇、好奇!」

撒噶這才放心:「大巫的狼有更大用處,輕易不會使用!」

好!

要的就是你這個話。。

於往頓時豪情萬丈。

「此次洪澤國出兵來犯,咱也弄個統帥萬軍的元帥過過癮!」 如約,於往是要給撒噶唱首歌。

但是,我於往是誰?

我是女人費盡心思都得不到的男人,何況撒噶你個大豬蹄子!

我的歌聲從來只留給飛撲而來的女士!

所以,撒噶只如願聽到了半首歌。

這已經是他莫大的福氣嘍!

「你們兩個出去給我找瘋狗,越多越好!」

於往回去后就對負責保衛自己的兩個千山衛下死命令。

「瘋狗?我沒聽錯吧!」

兩個千山衛現在聽到瘋狗這個詞就兩腿發飄。

其中一個叫韓忠發的,把手裡的佩刀往地上一丟:「駙馬爺,你要是這樣,我寧可不幹了!」

「是啊,我也不幹了!」

另一個李二也卸下了佩刀。

「果真不幹?」

於往氣急,本來大好的心情都給敗壞的一點都沒有了。

哥哥,不可以 「肯定不幹,否則的話我跟你姓!」

「我也一樣!」

「那好,我這就跟千山王要求換人!」

於往推住兩人就往門外攆:「圍剿毒人時千山衛里受傷的兄弟不少,後來能救過來的知道怎麼活的吧!

他們基本上來說對毒人是免疫了,我要是去挑,想跟我的人啊,多的是!」

「免疫,啥是免疫?」

韓忠發走到半道又折了回來。

「沒啥,也就是幾年裡,只要沒被毒人咬死,沒啥事!」

於往把門使勁關住鎖上。

任憑外面兩人怎麼哀求鬧騰,都不理他們。

韓忠發和李二兩個是千山王近衛,圍剿毒人那晚沒怎麼出力。

雖是幸運但也不幸,過後才聽說那些受了傷立了功的弟兄,因禍得福治療痊癒后,不但受到嘉獎,還能有意外收穫。

那就是一段時間裡,不怕所謂的那些可怕毒人了。

現在機會就在眼前,兩人怎麼能不回心轉意!

在於往的威逼利誘下,韓……不對,是於忠發和李二兩個信心百倍出宮去尋瘋狗。

但是瘋狗哪有那麼好尋,別人不知道,於往自己是最清楚的。

圍剿毒人後,千山王就是在自己的建議下,千山城內外方圓二百里搜索瘋狗,才找到僅有的四隻,全部當天就取腦做了免疫治療。

「韓忠發李二他們倆只怕要跑到紅山那邊去了!」

知道派來跟著於往的千山衛被差使出去后,千幻影說道。

「錯,是於忠發、於二!」

於往糾正道。

「你就損吧!」

千幻影甩手離開,兩個千山衛不知深淺,糊裡糊塗被忽悠走了,她不能糊塗,這事得報知千山王。

千山王聽了后問道:「他想幹什麼?」

「可能他對毒人的成因比較感興趣吧。」

千山王思索后拍板:「那就支持他!只是要加緊布控,我們不需要不聽話的『肥羊』!」

「放心,都在掌控之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