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原罪的夢魘。

Home - 未分類 - 屬於原罪的夢魘。

君璇璣說過,但凡原罪之人,皆會遭到原罪夢魘。

好萊塢往事 夢中。

似無盡的黑暗,又似無盡的光明,更似無盡的混沌一樣。

「不要相信因果……不要相信……」

「是假的……因果是假的。」

「不要相信它們。」

「不要忘記,永遠也不要忘記……你斬斷了一切因果,所以你沒有前世,也沒有今生,更沒有來世……你只屬於你,是唯一的你。」

「虛妄山……」

「我在虛妄山等你……」

「一直等著你……」

「我知道,也堅信終有一天你會回來。」

「我等著你。」

「等你……」

夢,還是那個屬於原罪的夢魘。

聲音,也還是那個虛無縹緲的聲音。

古清風上次進入原罪夢魘的時候,碰見一個渾身被白布纏繞的傢伙,那人是誰,古清風至今也不清楚,倒是對方說過的一句話令他印象非常深刻。

那人說,這聲音屬於一個女人,一個當年在無道時代被無道尊上葬在虛妄山的女人。

至於其他,古清風就不清楚了。

他也聽不懂,女人重複說的這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什麼因果是假的。

什麼你只屬於你。

她他娘的在虛妄山到底在等著誰。

「是你嗎?」

女人的聲音再次傳來,像似在自言自語一樣,又說道:

「不,不是你。」

「我知道不是你,又怎麼可能是你……」

「假的,都是假的,你說過你也是假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虛妄。」

「呵呵,虛妄……」

「呵呵,你還好嗎?」

「你還會回來嗎?」

「不!你不會回來了……你說過,你離開之後就永遠不會再回來。」

「不!你一定會回來,你也說過,你離開之後一定會回來。」

「我……等著你。」

「不要丟下我……不要,好嗎?」

古清風試著與女人交流,奈何,根本無用,也不知道這道聲音究竟來自哪裡。

不知道為什麼。

每每聽見這女人的聲音,古清風的內心就會禁不住冒出一種衝動,一種想要立即找到無道虛妄山的衝動,這種衝動,讓他恨不得毀天滅地也要找到無道虛妄山,找到這個女人!

以前這種感覺還不是太強烈,這次感覺卻異常強烈,體內的原罪之血也仿若受到什麼刺激一樣,瘋狂流淌起來!

伴隨著原罪之血瘋狂流淌,那種衝動的感覺也愈發強烈,讓古清風忍無可忍,想仰天怒吼,想殺盡這芸芸眾生,想毀滅這天地蒼穹!

古清風強忍著這種衝動,雙手合十,心神合一,屏除雜念。

試著壓制這種狂暴!

然。

根本無用。

他越是壓制,狂暴的感覺就越強烈。

這感覺貫穿全身每一寸肌膚,每一道竅穴,每一條血脈,哪怕每一根毫毛都受到影響,盡歸其身的六種禁忌大道,主宰煉獄的阿鼻惡修羅靈魂,乃至主宰生死的上窮碧落下黃泉化身皆受到影響,不僅蠢蠢欲動,也變得狂暴起來,意識開始模糊,神識開始凌亂……

縱觀此時此刻的古清風,唯有他那一顆大自在之心還在苦苦支撐。

這是他身上唯一一塊凈土。

也是唯一一個原罪之血未曾侵染的地方。

「嗡!啊!吽!舍!」

古清風口吐諸佛之意,開始誦經!

「大樂熾然自在宮殿中,樂空聖妙觀察智慧身,離欲具樂蓮花自性中,金剛日尊大光明威德,世間自在大慈大悲身,駕御輪迴涅盤蓮花王,勝樂妙欲之王大樂藏,攝諸眾生心識作明母,萬有顯現攝縛大樂中,一切所欲勝共諸悉地無礙自在成就祈垂賜……」

這一刻,古清風大自在之心,超脫了自我!

此乃佛家無上大自在!

「自在自適,不假他求,不須外物,自我圓滿……」

古清風雙手合十之際,周身愈發模糊,宛如雲煙般搖曳。

「以無明滅故,心無有起,以無起故,境界隨滅,以因緣俱滅故,心相皆盡,名得涅槃,諸行無,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

這一刻,古清風的肉身靈魂諸般一切皆灰飛煙滅。

此乃佛家無上大寂滅。

「無實雲虛,反真雲妄,蓋萬法唯心造,心外無別體,虛妄浮心多諸巧見,不能成就圓覺方便,天地皆虛妄,唯我獨歸真!」

灰飛煙滅的古清風眨眼之間又涅槃重生,只不過重生之後的古清風再也不是古清風,又像更是古清風,像真的古清風,又像假的古清風,仿若不曾涅槃重生,又仿若不曾灰飛煙滅過,像死了,又像活著,像不曾存在,又像從未消失。

究竟是生還是死,究竟是寂滅重生,還是灰飛煙滅,究竟是不曾存在,還是一直都在。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無人知曉。

此乃佛家無上大虛妄! 寂滅骨玉。

其內飄渺的世界正在發生著不可思議的變化,模糊的空間也不再模糊,漸漸清晰起來。

「阿彌陀佛!」

老和尚低聲念了一句佛語,像似在感嘆著什麼。

這一嘆,嘆的是震驚。

嘆的是無奈,嘆的也是彷徨。

緊接著藏身在寂滅骨玉里那神秘女子也像似意識到了什麼,問道:「怎麼回事?寂滅骨玉為什麼會發生變化?是不是與他有關?他又領悟了什麼?」

「無實雲虛,反真雲妄,是乃我佛無上大虛妄。」

老和尚的聲音傳來,神秘女子震驚不已,道:「大虛妄?你說他領悟了佛家的無上大虛妄?那可是大虛妄啊,他怎麼能領悟……」

神秘女子雖然不是修佛之人,卻也知道佛家大虛妄是何等存在。

傳說之中。

佛家擁有四大至高無上的境界。

大自在,大寂滅,大慈悲,大虛妄。

悟得大自在,便可超脫道與法,從此不受任何大道與法則的束縛。

悟得大寂滅,便可超脫生與死,從此不受任何生命與死亡的輪迴。

悟得大慈悲,便可超脫善與惡,從此不受任何善良與罪惡的報應。

悟得大虛妄,便可超脫真與假,從此不受任何真諦與假象的蒙蔽。

「世俗之人,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老和尚說道:「大道之人,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神聖之人,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

「而古居士悟得無上大虛妄,看山是山亦是水,看水是水亦是山,山是山亦是水,水是水亦是閃,山水在他眼中,已無本質區別,山水是,大道是,天地是,眾生皆是。」

神秘女子驚愕道:「也就是說……他悟得了大虛妄之後,三千大道,天地眾生對於他來說……已經沒有任何秘密可言,只要他願意,一眼便可破開假象,洞悉萬物之真諦。」

「阿彌陀佛!」

老和尚又念了一句佛語。

「神啊!」

神秘女子驚愕不已,過了許久,她又想起了什麼,連忙問道:「老和尚,我曾聽說過,若是悟得大自在、大寂滅、大慈悲、大虛妄四大無上境界之後,傳說之中,便可成就聖人,從此跳出這天地,是與不是?」

「傳聞是如此。」

「這個傢伙現在已經悟得大自在、大寂滅,大虛妄,如此說來,若是他再悟得大慈悲的話,就跳出天地,成為聖人了不成?」

「或許吧。」

老和尚的聲音傳來,神秘女子嚇的著實夠嗆,呢喃道:「幸好他沒有悟得大慈悲,不然……他若跳出這天地,成聖的話,那……誰還能殺的了他?」

「莫說古居士成聖,縱然是今時今日的古居士,這大道,這天地,這命運,亦沒有把握能夠將其抹殺。」老和尚的聲音很蒼老,也蘊含著數不盡的無奈與彷徨,說道:「如果說先前他們還有五分把握抹殺古居士的話,那麼當古清風悟得大虛妄之後,恐怕連三分把握都沒有了……」

「什麼?連三分把握都沒有?命運也是?」

「命運亦不例外,老衲說過,古居士是乃變數,還是無道時代的變數,既為變數,天地不可知,命運不可定,因果亦不可循,唯一可知,可定,可循的唯有這變數自己。」

沉默之後,傳來神秘女子失魂落魄的聲音:「也就是說……當無道山降臨的時候,大道會不會被滅,天地會不會輪迴,詛咒會不會終結,無道會不會復甦……這一切的一切,我們說的不算,大道說的不算,天地說的不算,命運說的也不算,唯一說的算的是他。」

……

夢。

古清風陷入了夢魘。

還有一個人也陷入了夢魘。

不是別人。

正是蘇嫿。

屬於古清風的夢魘中有一個女人不停的自言自語。

而屬於蘇嫿的夢魘,同樣有一個女人不停的自言自語。

「自有智,自有惑,辨得物與我!」

「百種陽,百種陰,化作天地和!」

「不見善,不見惡,唯留因和果!」

「千般聖,千般魔,任由他人說!」

夢魘之中。

那女人重複著這段話。

蘇嫿不是第一次陷入夢魘,至於多少次,她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自打前世有記憶以來,她就經常會陷入這個夢魘之中,每次陷入,那個女人都會重複這段話。

至於這段話到底是什麼意思,直至今日,她也不懂。

夢魘之中,沒有日月,沒有天地,亦沒有光明與黑暗,什麼都沒有,只有混沌,無盡的混沌。

蘇嫿就像孤魂野鬼一樣在混沌之中遊盪著。

她的意識並不模糊,非但沒有模糊,反而還很清晰,也還清晰的記得,當時古清風抹殺了仙道的九尊凈化之龍與佛道的五尊明王法相忿化身之後,亘古之門打開,神聖審判降臨,隨之,古清風又祭出上窮碧落下黃泉的化身。

然後……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後來發生了什麼,蘇嫿真的不知道。

記憶終止在這裡,便進入了這個夢魘。

「不要忘!不能忘!永遠……也不要忘!」

夢魘之中,那聲音再次響起。

「不要相信因果,也不要相信命運……更不要相信它們……」

「假的,都是假的,都是虛妄,一切都是虛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