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小唯突然有些慶幸東方雲初不在。

Home - 未分類 - 木小唯突然有些慶幸東方雲初不在。

雖說東方雲初的修為已是上仙,可這奇怪的妖物實力也深不可測,東方雲初是不是其的對手還說不準。

反正就是,她不想看東方雲初受傷。

無邊的痛苦像是海水一般將木小唯淹沒,讓她沒有太多的精力去想別的。

她掙扎著想要擺脫這痛苦,卻被阻撓著無能為力。

就在木小唯快要絕望的時候,一曲仙音飄渺而來,宛若一場甘霖,澆在她幾乎枯萎的心田上。內心深處那近乎蠱惑的聲音,遇見仙音彷彿遇見天敵一般,仙音所到之處,蠱惑般的聲音頃刻間消融殆盡。

這一刻,木小唯前所未有的輕鬆。

那種大痛之後的甘暢淋漓,讓她舒服的想要仰天長嘯,只是周圍的音符結界尚未散去,定身術尚未解除,她人就是動彈不得。

外界。

冥魅終於發現它的冥魅之術,已經對木小唯不起作用了。

紅眼睛中殺意滾滾,咆哮聲愈發的恐怖,狂風也愈發的大了,稻草滿天飛不說,就連四周瓦片做的房屋都被掀起了不少,場面堪稱可怖至極。

「你們這些道貌岸然的仙人,我不會放過你們的,哈哈……給我去死吧!」冥魅憤怒著,張牙舞爪的撲向木小唯的肉身,眼看爪子就要將木小唯肉身抓碎,她猩紅的眼睛里閃過毫無遮掩的興奮:「哈哈哈……你終於要死了,我讓你見死不救,讓你們見死不救。

就在冥魅的爪子碰到木小唯的前一刻,小九彈奏的無弦琴丟出最後一個音節,刷的一下重新變回人形。

看著識海深處音符結界消散后,安靜地躺在識海內部的木小唯,小九蒼白的臉閃過一絲欣慰。

總算是沒白辛苦一場!

可小久還沒來得及高興,就有一股巨大的危機感襲來。

怎麼回事?

小九臉色一變,化作流光一下子就離開木小唯的意識海,還回到幻彩九音鈴的本體中。

剛定神就看見一隻黑霧包裹的尖爪,殺氣騰騰的襲擊而來,小九來不及多想,用剩下的神力支起一個保護結界,將木小唯倒在地上的肉身護在其中。

緊接著,冥魅的攻擊就到了。

卻沒有攻擊到穆小維。

冥魅失望了。

想要故技重施,卻被小九支起的金色結界反彈出去。

力道大得不僅將她撞飛了,還順帶著將在她身後另一隻冥魅也撞飛了出去,甚至連他們身上的黑霧都撞散了,重新化作人形。

年老的冥魅被這麼一撞,直接昏迷過去。

冥魅小姑娘倒在地上,望著撞飛自己的金色結界,不甘的吐了一口黑血,她恢複本來色彩的眼睛里閃過一絲不甘與恐懼:「不可能,你怎麼會有神族的力量,不可能,你們一定是騙我的,騙我的……」

可心中再多不甘,遇到神族的力量,她也莫可奈何,只得爬起來,提起年老的冥魅,化作一道黑霧,轉眼便消失不見。

城西依舊髒亂,拱橋邊遍地的稻草,證明剛才這裡發生的一切。 然而城西就這麼平靜了嗎?

答案是不可能。

這一點小九比誰都清楚。

可是小九真的有些無能為力了。

結界消耗掉他最後一點神力,最終消散於無形中。

那些躲在暗處看熱鬧的小妖,在結界消散后又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畢竟『美食』的誘惑,並不是誰都能夠抵擋的。

特別是這種毫無反抗力的『美食』,它的誘惑力絕對是致命的。

拱橋右邊的河提上,一棵百年楊柳樹隨風招展著,人畜無害的樣子在金色結界消失的剎那,蒙上了一層綠瑩瑩的光暈,它的枝條也隨著自然搖擺,變得有些僵硬。

這是一隻百年柳樹妖。

拱橋左邊那排存在不知多少年,有些破舊的土磚瓦房,突然傳來一陣震顫,本就殘破的瓦房上瓦片瀟瀟而落,甚至有幾處不甚摧殘垮塌下來,一隻巨大的灰毛老鼠妖,就那麼突然的出現在瓦房中間。

老鼠妖身形巨大如山,紅色的眼睛里滿是貪婪,口中發出一陣怪笑:「好久沒見到這般美味的食物了,嘿嘿……」

下一刻。

灰毛老鼠妖便以極快的速度竄了出來,目標直指沒了金色結界保護的木小唯。

柳樹妖明顯沒想到有人敢虎口奪食,心底當即升起一陣溫怒,隨即操控著楊柳枝條,幻化成一根根木質的長矛直指灰毛老鼠妖:「臭老鼠,你也想來分一杯羹嗎?」

「這食物又沒刻上你的名字,怎麼就不能分一杯羹了?」灰毛老鼠妖想也沒想就給懟了回去。

灰毛老鼠妖聲音有些蒼老,想來修鍊的也有些年頭了。

「哼……」

柳樹妖冷哼一聲:「想分一杯羹是嗎?可以呀!那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掛逼巨星 灰毛老鼠妖渾身一顫,咬牙切齒道:「老柳,你莫欺人太甚。」

顯然灰毛老鼠妖是害怕老柳樹的,至於為什麼,這還的從柳樹妖本身說起。

柳樹妖作為草木之靈,它的枝條與根筋都可以作為進攻型武器。灰毛老鼠妖擅長土系術法,但它到底是修為不夠高深,更深奧的術法還沒資格領悟,因此就算想要靠近柳樹妖都很困難,就別提打敗他,在他手裡討到好去。

真要打起來,灰毛老鼠妖有沒有命活下來,都很難說。

「欺負你又如何?」

柳樹妖語氣不善,完全不將灰毛老鼠妖放在眼中:「今日這『美食』美則美矣,就是少了點,你若不走……」

他不介意再加一道飯後甜點。

「你……」

柳樹妖言語中的威脅,灰毛老鼠妖自然聽得出來,只是他就是不甘心。

以前城西這片地兒有兩隻冥魅存在,他們這些小妖只能夾著尾巴做人,如今冥魅敗走,他卻仍要受柳樹妖的鉗制,這讓他如何甘心。

可是若不離開……

柳樹妖會如何對他,可想而知。

思及此,灰毛老鼠妖咬了咬牙決定先忍下來,容后再找機會報仇。

「冥魅老大走了,城西結界破去,修仙界那些道貌岸然的傢伙,很快就會被此地妖氣吸引,我先去二重天避避風頭,老柳你也快些離開此地吧!」灰毛老鼠妖強行壓下,心中想要殺掉柳樹妖的衝動,好言規勸幾句后,身形化作一道灰芒往遠處急速而去。

看方向就是去往二重天傳送陣的方向。

柳樹妖深以為然,決定以最快的速度吃掉眼前的『美食』。

自古仙妖勢不兩立,大抵是因為仙的肉身血氣與靈氣修為,對於妖來說都是大補之物。很多像柳樹妖、灰毛老鼠妖這一類的妖物,都靠吸收血氣與靈氣修為來增強自己的實力,讓那些所謂的仙深惡痛絕。

相反的,仙也會獵殺妖物,用他們的妖丹和他們的身體部件,進行煉丹煉器,就比如獵妖者協會,時不時就有人去發布這樣的任務。

柳樹妖定下結論后,便操控著柳樹枝捲起昏迷的木小唯,將她整個人「嗖」的一下拉到自己根部放好,想著如此美味的食物,吃了以後說不定就能突破兩個境界,提前進入化形狀態。

柳樹妖越想越美,身上那萬千柳樹枝,都因為他內心激蕩,不由自主的沙沙作響。

說時遲,那時快。

柳樹妖剛有所動作,就見一道匹練伴隨著怒吼,自天邊疾馳而來。

「大膽妖孽,竟敢在此地為非作歹。」

只聽『刷』的一聲,柳樹妖竟是被一道劍光攔腰斬斷。

草木精怪本體尚未化形時,受到如此重創,基本可以算是身死道消了,只不過凡事都要例外。

比如這隻柳樹妖,便是不知從何處學來保護元神的法子。

此時他見情形不可逆轉,當即便捨棄本體,元神出竅往遠處頓去。

害怕的竟是沒有回頭看一眼。

東方雲初自連雲山脈做完任務回來,沒見到穆小維,詢問店小二才知木小唯來了城西,便又馬不停蹄趕了過來,時間巧合的讓他剛好將人救下。

他雖然也才來三重天不久,但到底是高級學府畢業的,知道許多中級學府不應該知道的秘辛。

靈隱仙都向來是眾多修仙者集聚的地方,鮮少有妖魔鬼怪出沒,而城西據說是因為30年前那件事後,逐漸變得古怪起來的。

這些年走鄉查坊的人也不少,卻總沒能在此地發現什麼不同的地方,反倒因為此地髒亂不堪,而逐漸被人放棄了。

東方雲初沒想到,木小唯會以接濟平民為借口,跑來這個地方。

當他聞訊趕來飛在半空的時候,就感覺到城西妖氣衝天,便更是不敢有半分耽擱。

駕著飛劍緊趕慢趕,總算在柳樹妖動手前趕到了此地。

當他木小唯從地上抱起來的時候,察覺到沒事兒的他,提著的心總算落回了肚子里。

看著木小唯昏迷中蒼白的小臉,東方雲初苦笑道:「小丫頭片子,真是上輩子欠你的。」

隨後東方雲初御劍而行,帶著木小唯重新回到傲來客棧,此時距離仙子考核,還有不到一天的時間。

好在他已成功完成了獵妖者協會接到的任務,報名費什麼的完全不在話下。

安排好木小唯以後,東方雲初有些奇怪沒有看見那隻破猴子,但也沒放在心上,出門時叮囑店小二仔細樓上那我小姐,便獨自去了神祇宮,打算先將仙職考核報名的事兒敲定再說。

到了如今,仙職考核還沒報名的已是人寥寥無幾,東方雲初從去報名處繳納一塊仙玉報名費到登記完出來,所花時間不過一刻鐘,快得有些出乎預料。

只是他人還沒有走出神祇宮,就被人從身後叫住了。

「前面的公子,請等一等。」

身後女子聲音清脆,帶著點點焦急,東方雲初皺了皺眉,但還是停了下來。

他轉過身,看到喊住他的人,語氣冷淡的道:「什麼事?」

女子一身月白色宮服,面容姣好,青絲如墨,大抵是因為走得急的緣故,她的面色微紅,額頭更是微微見汗。 這個女子是誰?

叫住他,又為了什麼?

東方雲初很確信,這個女子並不是他認識的任何一個。

女子見東方雲初停下來,面上露出一絲笑容,她走到東方雲初跟前行禮:「婢女青菊見過公子,我家姑姑想請您借一步說話,不知公子可否方便?」

青菊,魯敏身邊的婢女。

姑姑?

東方雲初眉頭皺的更深了。

能在神祇宮被宮人稱之為姑姑的人,一般都是掌管神祇宮各個部門的管事,可他一個剛從二重天上來不久的人,怎麼會與神祇宮的管事有牽扯呢?

莫不是因為他的容貌?

想到有這個可能,東方雲初臉上浮現一抹厭惡的神色:「不好意思,我還有事兒,先走一步。」

「公子……」

東方雲初轉身就走,青菊不甘心的喊了一句,卻沒得到東方雲初任何回應,只能恨恨地跺了跺腳,轉身去找魯敏復命去了。

東方雲初從神祇宮出來后,路過一個糕點鋪子,隨手買了兩樣可心的點心,想著木小唯估計會喜歡,便樂滋滋地往傲來客棧走去。

神祇宮內。

青菊回到魯敏身邊,將事情始末原原本本地與她說了。

魯敏心知那位身份不簡單,有些脾性也是應當,倒也沒有責罰青菊辦事不利,只交代她去打掃廂房這些瑣碎事。

青菊走後,諾大的房間內就剩下魯敏一人,淡淡掃了周圍一眼,她緩步走到西窗下站定。

窗外是一座小型花園,裡面的一草一木都是她親手栽種,大多都是需要配香料的花卉,此時那些花兒開的正鮮艷,風一吹啊,花香就撲鼻而來,端的叫人陶醉。

魯敏看了一會兒,突然抬頭看上天空,眼睛有著旁人看不懂的情緒。

是失戀,又像是痴迷……

「錦歸,你可還記得我?」

她喃喃低語,渾然不覺身後已有人進來。

「姐姐……」

雁回叫了一聲,見魯敏沒反應,又再次開口,道:「姐姐在想什麼?那麼出神,可否有妹妹說來聽聽?」

「誰?!」

魯敏驟然驚醒,然後飛快的收拾好眼中的情緒,等她偏頭看向燕回時,卻已是一副笑顏:「原來是妹妹來了,妹妹怎麼有空過來?」

明明前兩天還來過的,這雁回最近跑她的宮殿倒是跑的挺勤快,也不知道拿了她那個小表妹多少好處,真真是個眼皮子淺的。

但不管怎麼樣,人都來了,她總不能把人攆出去吧!」

「也沒什麼大事,只是姐姐素來喜歡調香,最近妹妹我呀!得了一種好花,便想著送來給姐姐調香用。」煙灰說著從自己的空間戒指里,拿出一個藤條編織花籃。

花籃裡面滿滿當當,裝著一種淺粉色的花瓣,魯敏還沒拿在手裡,就已感覺到一股特別好聞的香味,在鼻尖環繞。

香味甜而不膩,淡而不寡,一看就不是普通貨色,而且這花的品種……饒是魯敏見多識廣也是認不到。

「這花倒是不錯!」

平心而論,魯敏是真的喜歡這花的,臉色也因此變得好了起來,她接著又道:「妹妹當真是有心了。」

「舉手之勞而已,姐姐喜歡就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