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力微笑舉起酒杯,錦上添花容易。但總不如雪中送碳,如今吳庸在非州非常的強勢,就是美國也無法撼動吳庸的地位,這個時候幫助吳庸比其他任何時候去拉近乎都要強的多。

Home - 未分類 - 赫力微笑舉起酒杯,錦上添花容易。但總不如雪中送碳,如今吳庸在非州非常的強勢,就是美國也無法撼動吳庸的地位,這個時候幫助吳庸比其他任何時候去拉近乎都要強的多。

「哈哈,不會,太謝謝了,您的幫助我會記在心裡的!」

吳庸愉快的將酒杯和赫力的酒杯碰了一下,一次拉來了三十億美金的存款,吳庸的心情也非常的愉快。

4月萬日,一架包機緩緩降落在比勒陀利亞機場,機場裡面已經停靠了好多的車輛,兩個年輕人正站在一把遮陽傘平,一今年輕人嘴裡還不住的都嚕著什麼。

「好你個吳庸,我來的時候都沒這陣勢,現在不過接個手下員工。你就搞這麼大的動靜!」

杜貴一臉的不忿,嘴裡不停嘟嚕的就是這些話。

「別亂說話,她可是我的財神。我非洲的事情少不得她的出力,你如果亂說話把他氣走了小心我立即把你送國內去!」

吳庸急忙說道,飛機已經停了下來,夏瑩瑩他們馬上就要從飛機上走下來了。

「好,不說就不說,我倒要看看你的財神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杜貴無奈的搖搖頭,他還真怕吳庸把他送國內去,現在國內他可是有案底的,並且正查著呢,這個時候回去恐怕會被立即請去喝茶。

身白衣,身材完美如同靠娥般的夏瑩瑩第一斤,走出飛機,夏瑩瑩看了看已經來到飛機前面的吳庸。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我的天哪,吳庸,你什麼時候雪藏了這麼一個美女!」

杜貴嘴巴張的大大的,夏瑩瑩那高貴的氣質是他以前所有女人不曾擁有的,而夏瑩瑩此時站在飛機上,如同仙女一般的風采也讓的心狠狠的顫動了一把,別說他了,就是吳庸在看到夏瑩瑩的時候也都呆了一會。

「你,來啦!」

原本想著的一些調侃的話吳庸反而說不出來了,對著走下飛機的夏瑩瑩只是這麼簡單的說了一句廢話。

「恩,我來啦!」

夏瑩瑩微微點了點頭,也沒有像平日那樣諷刺吳庸幾句,夏瑩瑩的這個樣子更讓吳庸有些接受不了。

「有古怪,肯定有古怪,好個吳庸,居然還騙我!」杜貴的眼珠子快速的轉了一圈,心裡暗暗的想到,此時他已經把這個女孩歸入了吳庸的情人之列。

「你們有什麼話回去悄悄說去。吳庸,你那位女財神呢,我怎麼還沒有見到?」

杜貴大聲的說了一句,眼睛還不住的朝飛機上看,他的話到是把吳庸和夏瑩瑩都驚醒了,一旁的孫紅旗只是微微搖了搖頭,年輕人的事情他也管不著了。

「不用理他,他是個賭鬼,眼睛不好使,我們先走吧!」

吳庸少見的臉上紅了一下,居然拉住夏瑩瑩的手就先走了,留下一臉莫名其妙的杜貴自己站在那裡。

「杜少爺,瑩瑩小姐就是我們老闆的財神!」

志明走過杜貴的身邊的時候小聲說了一句,隨後才跟著吳庸一起離開機場,杜貴自己足足站了三分鐘,才嚎叫了一聲追了過來。

來的時候杜貴坐的是吳庸的高級防彈車,回去的時候卻被吳庸踢到了一輛豪華賓士上面。杜貴的嘴巴翹的老高,不住的嘀咕著吳庸重色輕友,一會又悲嘆的說沒有天理。老天怎麼造出那麼完美的女人,即有能力又有相貌。

關於這個財神,吳庸之前就對杜貴說過,杜貴清晰的記得吳庸讓他猜這位女財神幫他賺了多少錢時候得意的樣子。杜貴猜到一百億美金的時候都沒有猜對,最後說到五百億美金的時候吳庸才點頭,不算上在香港賠的那些夏瑩瑩賺的也確實也有這麼多了。) 茄號是個臍朗的旱期一,突尼西亞人民一大早便起床洗漱,山心大部分人都湧向了股票交易所,一些人開始在計算器上算著,這短短的時間裡他們一共賺了多少的錢。

九點的時候,股市準時開盤,和往常一樣,幾乎每支股票都在上漲。很多股票根本就買不到。

「是時候了,拋出一部分股票,然舟立即打壓第納爾!」

在南非大酒店內盯著電腦的夏瑩瑩果斷的下了命令,碩大的客廳坐著三十個操盤手,夏瑩瑩這次把炎黃投資香港總部的人抽調了足足一半。

「是,夏總!」

個個清倉的指令從他們的指尖傳出,山河一片紅的突尼西亞股市立即來了個驚天大逆轉,綠光瞬間便蓋過了紅光。

突尼西亞銀行的人同時發覺到了不對,有大股的資金正在炒作第納爾。雖然第納爾還沒有出現大規模浮動,但是危險的氣息已經暴露無疑。

「老闆,老闆,魔鬼之手行動了!」

澳大利亞註明基金公司「卡羅基金。一位操盤手大聲的喊著,早就盯上非洲的卡羅基金老闆立即把腦袋湊到了顯示器上。

「確定是他們動手了?」

「老闆,我們確定!」操盤手點點頭,這段時間他們沒少研究這斤,魔鬼之手,對他們的手法早就異常的熟悉。

「那好,全面跟上,別像上次跟晚了只撈了點湯!」

老闆立即點頭下了命令,魔鬼之手的操作水平令人驚嘆,他們是在炎黃投資退出歐元市場的時候才出現。一開始很多人並不看好這個神秘的基金,可隨後魔鬼之手的凌厲與決斷讓每一個國際炒家都深深的佩服。大夥立即又蜂擁而上,很多人也懷疑過魔鬼之手就是炎黃投資,可誰也沒有證據來證明。

和澳大利亞這家公司發生相同事情的還有數十個地方,這些國家炒家幾乎在夏瑩瑩他們行動半個小時后就湧進了突尼西亞的金融市場,突尼西亞的滅頂之奐終於來了。

苦撐了一個上午的第納爾下午的匯率終於有了下降,不過下降的幅度還是能讓突尼西亞銀行接受的。只是每位專家的臉上都布滿了憂愁,他們總算知道這段時間股市不正常的真正原因了,有人瞄上了突尼西亞貨幣第納爾。

下午,由銀行和金融專家聯名簽署的一份緊急文件便遞到了總統,那裡,這一次對方來勢兇猛,而且資金顯得非常的充足,單靠突尼西亞自己不一定能夠抵擋的住,必須請求國際幫助。

當愛情來敲門 這份緊急文件擺上總統辦公桌的時候也是下午股市開盤的時候,和上午一樣,全部都是綠色,一部分恐慌的人群開始拋售股票,加劇了災難的發生。

萬號,突尼西亞銀行發布緊急命令,降低現有利率,來鞏固第納爾的匯率。

只可惜,突尼西亞的這些動作在已經張開了大口的國際炒家面前沒有任何的作用,昨天是第一天,大家還都是淺淺的嘗試一下,今天可都使上了力氣來搶錢,誰的動作慢了,誰賺的錢就少了。

萬號下午停盤,突尼西亞股市暴跌兩百多點,收盤在一千七百多點,而第納爾對美元的匯率已經降低了到了十年來的最低,一美元兌一點四三七第納爾。

「夏總,這一天我們就賺了三十億人民幣!」

夏瑩瑩的副手興奮的叫道,其他老一些的操盤手都只是笑了笑,新人就是新人,就算再有能力也是新人。當初在亞州,在香港,在歐元市場的時候哪次不都是幾百億美金資金的戰鬥,一天別說三十億人民幣,就是三十億美金上下的事情也出現過。

「不就是三十億嗎,這只是開頭。以後還有更多的三十億!」

夏瑩瑩臉上微微露出了絲笑容。這淡淡的微笑讓周圍幾個年輕的小夥子瞬間都失神了。

飛號,突尼西亞國家連續的政策沒能抵擋住國際炒家們的進攻,第納爾持續下跌,為此突尼西亞政府不得不先拿出了十億美金來救市,儘管他們也知道這樣做沒有用,但是他們也必須去做。

突尼西亞的股市這一天卻奇迹般的上漲了,讓已經恐慌的人民頓時安了不少的心,只有真正懂金融而且又關注著貨幣市場的人才知道,這只是黑暗前最後的一絲明光。

上漲的股市並沒有對第納爾有任何的幫助,十億美金只是讓第納爾稍微的上揚了一下便被這些國際炒家們分了個乾淨,到下午的時候第納爾繼續持續走跌。突尼西亞周圍國家的金融機構也都注意到了這一現象。紛紛開始調整自己,防止這場大火也燒到了自己。

美國,紐約。

舊餚帽子的中年人匆匆敲開了一間古樸的辦公室。「親愛的索羅斯,我們又見面了!」中年人對著辦公室的一位老人熱情的伸出了雙手。

「哦,不,卡納先生,我最不想見到的就是您!」坐在辦公室上的索羅斯微微搖了搖頭,他確實對這些四的特工們很不感冒。

「索羅斯先生,話不能這樣說嗎。上次我們的合作不是很好嗎,你賺了錢,我們也達到了目的!」

卡納微微一笑,對索羅斯的態度絲毫不在意。

「說吧,這次來又有什麼事情!」索羅斯無奈的笑了笑,他都快要退休了,真的不想和這些骯髒的人再有什麼瓜葛。

「索羅斯先生,我相信非淵的事您一定非常的清楚,怎麼樣,這次有沒有興趣繼續撈上一筆」。

「卡納先生,非洲的事情我是非常的清楚,但是我沒打算去那裡」。索羅斯有些鄙夷的看了一眼卡納。這傢伙難道是個金融白痴?這個時候讓自己介入非洲市場那是讓自己去找死。

現在國際炒家都已經集中在了非州,而且領頭的還是讓他都很頭疼的華夏金融天才夏瑩瑩,別人看不出魔鬼之手就是夏瑩瑩但是索羅斯看的很清楚。

「為什麼,難道這不是賺錢的機會?」卡納微微一愣,似乎對索羅斯的拒絕有些驚訝。

「是賺錢的機會沒錯,不過我耍賺錢的話只會讓你們更傷心,能讓你們如意的辦法我做不到」。

索羅斯攤了攤手,政府的意思他非常的明白,幫助非洲國家擋住這些進攻,讓夏瑩瑩或者說吳庸的陰謀不能得逞。索羅斯還沒自大到靠他自己就能擋住數千億美金的國際遊資,更何況他們都已經張開了口。誰和他們為敵他們就要把誰撕碎,他卓羅斯去也不行。

「先生您太謙虛了,別人做不到我們還相信,但是您索羅斯只要一出馬這事肯定能成,況且這次花旗銀行願意和您一起合作來做這件事情!」

卡納微笑說道,花旗銀行乃是全世界最著名的金融機構,有了花旗銀行名號加上索羅斯的操作,這次的事情成功率還真的很大。

「讓我考慮考慮,一周后我給你們答覆!」

索羅斯靜靜的坐了足有五分鐘,才慢慢的說道。有了花旗銀行做後盾,加上他索羅斯的手段,這次的事情不是沒有任何的機會,不過機會也不會很大,畢竟夏瑩瑩已經佔了先手。

「那好,我靜候索羅斯先生您的佳音!」

卡納起身告辭,他這次來的任務基本上完成了一半,一周的時間並不長,絲毫不懂金融的卡納哪知道索羅斯是要觀察一周的市場,看看有沒有可趁之機。

羽號,突尼西亞致命的一天終於到來,股市開盤之後口成以上的股票都是跌停,所有股票全是綠色,而第納爾更是一分一個價的持續下跌。突尼西亞太小了,而且還是欠債國,不像泰國那樣有著一千多億美金的外債可以幫他們多撐上段時間。

到下午的時候,美元對第納爾的匯韋已經降到了歷史的冰點,一美元兌一點六七第納爾,短短几天第納爾的購買力就縮水了打手,甥。

突尼西亞國家銀行總算撐過了這一天。不過每個人的臉上都是愁容滿面。撐過這一天就讓他們足足損失了三十億美金。國際炒家們瘋狂一般的炒作著第納爾,三十億美金根本不夠他們吃下的,他們這是要在四月的最後一天徹底打殘第納爾,讓他們能在五一期間準備好繼續進攻其他非州的國家。

突尼西亞總統被迫無奈向非盟求救,一個國真生產總值才兩百來億美金的小國家根本擋不住這麼爆裂的風雨。

納爾遜緊急致電利比亞,阿爾及利亞,尼日,埃及,摩洛哥等國家。讓他們幫助突尼西亞度過這次的難關,納爾遜還聯繫了和平銀行總裁。請他們幫助災難中的突尼西亞。

不管來自哪裡的幫助時間上都已經來不及了,;十號,在各方面都還沒有回應的時候第納爾再次迎來了狂風驟雨,一筆筆大額的第納爾被拋售,突尼西亞國家銀行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銀行的錢往外流失,第納爾急速的降低著匯率。

三十號下午三點,最後關頭突尼西亞政府終於撐不下去了,為了保住國家銀行不至於破產,突尼西亞政府突然宣布放棄第納爾的固定匯率,實行浮動匯率制。當天,美元兌換第納爾的匯率降到了一美元兌二點一第納爾,非洲金融危機正式爆發。) 回想起之前櫻露出的微笑,走在路上的夏目多少有些開心。

逃亡時就要站在追逐者的地位思考,追逐時就要站在逃亡者的地位思考,那麼面對孩子的時候,就要站在大人的位置上思考。

若是自己是櫻的親人之類的話,肯定笑起來吧。

那個孩子的遭遇與自己不同,但卻同樣的不幸。

這個世界,不合理的世界就是由無數的不幸和幸福交織起來的。

得到就會失去,失去也會得到,所以相反的兩面都可以互補進行協調。

說實話,不是夏目拯救了名為櫻的孩子,而是櫻拯救了名為夏目的人。

過去,自己在遭受那些責難和鄙視的時候也是十分痛苦和氣憤,走到現在的自己若是往回看去,或許不敢對著那個蹲在牆角發抖的『夏目』伸出自己的援助之手。

不是因為拯救了就等於是否定過去,而是由於一旦拯救了,自己的情感恐怕會在一瞬間崩潰吧。

所以,夏目將『過去的自己』的身影重疊在了櫻的身上,才會對她伸出援手。

如若不然,夏目只會覺得那個孩子是個麻煩,是個引火燒身的存在。

回過神來,發現腳下的道路開始變窄,四周的街區慢慢往道路靠攏,行人也變得稀疏起來。

左手邊是一件剛剛開張的商店,陳列在櫥窗裡面的東西是精緻的鐘錶和一些小巧的飾品,被白色燈光照耀著的它們散發出迷人的色彩。

位於右方的是一個雜貨鋪,樸素的店面以及常見的貨物,就像是小時候買糖果時經常光臨的便利店一般。

那個時候,會和朋友們一起奔跑,在陽光下,露出自己發自內心的笑容。

突然,幾個小孩子從身側往前跑去,小學生的裝束,背著雙肩背包。手中拿著紙飛機加快速度,期望和手中的飛機會飛起來。

望著漸漸遠去的孩子們,夏目看到了慢慢地從身邊走過的孩子,低著頭,身子不斷顫抖。

怎麼了嗎?

夏目伸出手點了點對方的肩膀,他一抬起頭來,瞪大眼睛的夏目只覺得胃部一陣翻滾,淚腺處於即將崩潰的狀態。

令人厭惡的情感從心底蔓延至全身。

為什麼?

會是自己。

用牙齒咬破舌尖,清楚的疼痛讓夏目收回了處於迷茫中的意思,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一個陌生的河岸。

清風拂過河面。吹動著岸邊的青草。

清澈的河流甚至可以看到底部。又是自己的錯覺嗎?

不。這次可以感受到身體的冰冷和舌尖疼痛。

往前走去,越過了小道之後,夏目順著斜坡往草地底端走去。

風在此刻驟然變大,泛起波浪的河面拍打在岸邊。發出清脆的響聲。

遠處有一座橋,來來往往的車輛震動著橋面。

夏目記了起來,這裡就是大橋附近的冬木河口,這裡的話,應該是r和雨生龍之介的基地。

該說是歪打正著嗎?

活動手腕,夏目將自己的目光放在了對岸,去那裡就可以找到他們的據點。

即刻出發,在經過大橋之後相夏目來到了對岸。

和其他河岸一樣,唯一不同的就是夏目感覺到了細微的魔力波動。

腳下存在著空間才對。想要進去的話就只有使用下水道了。

在靠近橋底的道路附近,視線被遮擋的樹叢旁側就有一個井蓋。

夏目在確認周圍沒有人之後打開跳了下去。

惡臭從中間的下水道的傳來,水流聲和夏目的腳步聲重疊在一起,形成令人毛骨悚然的合奏。

因為存在著地下用的維修燈的關係,裡面的視野算是明亮。

每隔一段就有一顆燈。不過途中就是黑暗一片,那種四周漆黑的感覺的確不太好受。

隨著不斷前進,四周的空間也寬闊起來。

有點類似於走進了放大隧道,按照一定比例展開的空間最終成了一個高達五六米的地下空洞。

轉了一個彎的夏目聽到了談話聲,是兩個人的聲音。

「根據的調配這些應該足夠進行召喚魔術,除此之外收集一些血液也不錯,龍之介,得到了多少了,有一桶了嗎?」

「被擔心老爺,一個人可以供應一點,再殺三個人就夠了,下面是個可愛的女孩子耶,嘛,可以現在她的臉上划幾刀不?」

「隨你便,不要打擾我,我現在正在尋找方法,一個最正確的方法,只要毀掉這個什麼狗屁聖杯戰爭的話,貞德肯定會跟著我離開。」

是嗎?

不太理解的龍之介走向躲在角落瑟瑟發抖的與對少年少女揮舞著手中帶血的刀刃。

當他準備揮下去的時候又聽到了來自r的指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