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輩子算是跟定老大了。」楊博仰頭看著林天,他突然間感覺天地間沒有什麼事情是林天不能做到的。

Home - 未分類 - 「我這輩子算是跟定老大了。」楊博仰頭看著林天,他突然間感覺天地間沒有什麼事情是林天不能做到的。

只要林天去想,去做,就會成功。

跟著林天,才會讓自己真正的走上康庄大道。

「我們也是。」楊博剛說完,剩餘的人沒有任何猶豫的點頭說道。

林天長嘯完畢,感覺身體更加的通暢了許多,得意的想要向上繼續飛去。

「啊????」

「噗通。」

在楊博等人一臉震驚的表情中,原本在天空中俯視天下的林天,竟然猶如一個斷了線的風箏,慘叫掉在了激流中。

林天剛掉入激流中,渾身的冷汗就出來了。

幸好下面是急流,要是陸地的話,就憑自己現在的身體強度,摔成肉餅的可能性要比完好無損的可能性大得多。

想到這裡,林天的冷汗流的更多了,渾身一個哆嗦,突然感覺這個冬天怎麼冷了許多。

急忙在水中沖了出來,縱身一躍來到了岸邊。

見楊磊腰間正掛著一個酒葫蘆,上去摘了下來,猛灌了幾口。

「呼,爽啊。」林天大聲說了一句,然後又仰頭將葫蘆中的酒全部喝了下去。

楊磊的臉都綠了,別人不知道這個酒勁有多大,自己卻是知道的,這個可是純糧食酒,根本就沒有兌水。

這簡直就是一葫蘆酒精,自己也就是喝一小口而已,可是見到林天竟然就這麼一口氣將一葫蘆全都喝下去了,不震驚那是不行的。

「老,老大,這酒濃度很大的。」楊磊咽了一口口水,愣愣的說道。

「恩,酒不錯,喝著挺爽。」林天咂摸了一下嘴,空了空酒葫蘆,一滴酒也沒有,將葫蘆交給了楊磊。

「真暖和啊。」剛才的寒冷被這一葫蘆酒全部驅逐消散了。

「兄弟繼續訓練啊,越是在艱苦的環境下能夠堅持下來,你們的進步才會更大。」林天看了一眼周圍一臉驚訝的看著自己的楊家子弟,撇了撇嘴,擺了擺手說道。

「額,老大說的是,我們這就去修鍊。」楊晨像是看怪物一般看了一眼林天,不情不願的帶著楊家子弟們一個個的都縱身跳入了激流之中。

他們雖然有些不情不願,只不過是因為想和林天多聊一下天而已。

在冬天裡在激流中修鍊,雖然艱苦了許多,不過因此對他們修鍊的提升卻是有目共睹的。

身體的強度,速度,反應能力都比之前有了明顯的提升,而且體內的玄氣都增加了不少。

甚至於修鍊最刻苦的楊磊現在已經達到了玄將巔峰,很快的就能夠突破到玄王的境界了。

林天樂呵呵的看著楊家子弟在水中喊著號子努力的修鍊,全力的頂著激流逆流奔跑。

不由得點了點頭。

這些人都沒有經歷過塵世浮華氣氛的影響,都懷著一顆赤子之心努力的修鍊,心無旁騖,這樣修鍊起來,簡直是事倍功半。

林天不由得感嘆起來,這些人真是幸福啊。

生活在這麼一個世外的環境中,而且還有高級玄氣修鍊功法可以修鍊,真是羨煞旁人啊。

在楊家村生活了這麼久,是傻子都能夠看得出來楊家村的與眾不同了,因為這裡的人們竟然沒有一個是修鍊靈氣法決的,全部清一色的玄氣高手。

而且還都是一個大家族中的人,雖然不是生活在一個大院子中,居民分佈的也很分散,但是老村長的家居中,楊乾的家次之,在空中看起來就能夠發現,他們的居所還是很有規則的。

也就是說,他們都是一個家族的人,都是按照輩分的高低在確定著自己房子應該建造在哪裡。 第118章夢也能飛

「你成功了。[本書來源www.xianjie.me]」一聲欣喜清脆的聲音傳來,林天知道楊翠翠來了。

林天轉過身,露出一臉得意洋洋的笑容說道「呵呵,那是當然了,你也不想想我是誰,我可是你老公啊。」

楊翠翠瞥了林天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你就不能正經一點啊。」

「夢也來了?」林天看到楊翠翠身後還有一個白衣絕色少女,正瞪著兩隻眼睛,一臉疑惑的看著正在激流中努力修鍊的楊家子弟。

「咕咚。」

楊磊三個正在岸邊聊天打屁,猛的抬頭一看,發現了夢。

全部傻眼了,哼唧哼唧了兩句,三個人向著激流沖了下去。

三人都不是傻子,看到夢一臉疑惑還有一絲興奮地看著激流中的眾人在修鍊,根本就是本能反應一般,瞬間消失在原處,下一時間就到了激流中。

喊著號子,在激流中竭盡全力的表演。

什麼狗刨,仰泳,蝶泳全都用上了,看的夢在河邊呵呵的笑了起來。

銀鈴般的響聲傳遍了整個激流,正在努力修鍊的楊家子弟一個個的聽見了這個笑聲全都停了下來。

看到一個麗人正站在老大和楊翠翠身邊,看著自己笑呢,一個個都差點流了口水。

「幹什麼呢?還不快點修鍊。」楊博裝模作樣的指著其餘的人大聲說道,不過眼光不時的就向著夢所在的位置掃一掃,看到自己成功的吸引了夢的目光,不覺得意萬分。

「唰」

所有的楊家子弟順著夢的目光又都看向了一臉得意洋洋的楊博,心裡那個恨啊,這小子,真會來事啊。

那個氣啊,自己剛才怎麼沒有想到要表現表現呢?

「轟。」

啥也不說了,其餘的楊家子弟以推山倒海的氣勢,一往無前的勇氣,喊著號子,用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在激流中玩著花樣的訓練。

「這幫小子啊,哈哈。」林天看到楊磊等人的做法,不由的指著他們哈哈大笑起來。

「林天哥哥,他們怎麼了?」夢有些不解的看著林天問道。

她不明白為什麼這些人要在大冷天的跑到水裡去,不冷嗎?

「哦,他們在修鍊呢。」林天笑著說道「修鍊自己身體的協調能力,鍛煉自己的體魄,增加自己的玄氣。」

「哦,原來是這樣啊。」夢不是多很明白的點了點頭。

「阿天,你現在能夠御空飛翔了?」楊翠翠一臉喜悅的盯著林天,上下打量著。

「呵呵,走,我讓你們瞧瞧。」林天摟住楊翠翠拉著夢向著山頂走去。

林天盤身而坐,慢慢的又進入了那種玄妙的境界,腦海空明,靈識散開,四周的一切都很清晰的印入了自己的腦海。

「轟。」

一股想要飛翔的**油然而生,林天仔細的體會著身體所發生的一切。

他發現當有著一股**的時候,自己體內的真氣全部向著自己背後的雙翼行去,慢慢的形成了一個類似於鷹翼的氣體鷹翼,而且還有一部分真氣緊緊地護住了自己的心脈和肺部,讓它們更有力的跳動。

這應該是為自己的飛行做好準備吧,以防止飛行中氣血不住。

林天暗暗的記住真氣的運行方向,為以後自己能夠自主的控制自己的飛行能力提供一個好的基礎。

在楊翠翠和夢驚訝的目光中,林天的身體慢慢的向空中上升,當上升到一個高度的時候,林天將身體全部舒展開來,一臉自得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在空中左右前後上下的飛行。

「真好,能飛真好。」楊翠翠一臉驚喜的看著林天在空中自由自在的飛翔,訥訥的說道。

「林天哥哥好神奇啊。」夢也是一臉興奮地看著天空中的林天,在山頂上蹦蹦跳跳的,也想要飛上去。

「啊,這是怎麼回事?」楊翠翠驚訝的看著正在慢慢向上飛升的夢,一臉震驚的驚呼道。

林天雖然知道夜有飛翔的能力,不過還真的沒有見過夢也會飛翔。

夢則是一臉興奮地看著自己慢慢的飛離地面,一臉驚喜的向著林天飛去。

「我告非,那個女孩竟然也會飛翔。」

「真是太讓人無語了,老大會飛翔也就算了,現在一個小姑娘現在也會飛翔了,真是丟死人了。」

「我們還是努力修鍊吧,我們早晚也能夠像他們一樣的。」

激流中正在瘋狂修鍊的楊家子弟一臉見鬼的看著在天空中緩緩飛翔的夢,一臉的無語,不過這也激發起了他們想要成為強者的**,現在看來這倒是一件好事。

林天驚訝的看著夢很平穩的飛到自己身邊「夢兒,你也能飛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我就是想著能夠像哥哥一樣在天空玩,我就飛起來了。咯咯,真的好好玩哦。」夢一臉甜甜的笑容,興奮地在天空中圍著林天轉了起來。

「咕咚。」林天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

自家的事情自己知道,現在林天飛翔起來都是晃悠悠的,不但別人看起來心驚膽戰,自己更是汗流浹背,每飛翔一小段距離都是小心翼翼,不敢胡亂用力。

可是看看人家夢兒,飛翔起來只不過是心思一想而已,而且第118章到背後的鷹翼紋理上,想要再次的飛翔起來。

可是本來就是很生澀的飛翔,現在更是手忙腳亂,只好眼睛一閉,在空中轉了個身讓自己充滿真氣的後背向下,期望能夠抵擋一下衝擊力。

楊翠翠一臉絕望的看著急速下墜的林天,心中不住的祈禱,希望林天會沒事。

「呼。」

就在所有的人都擔心的時候,讓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本來在高空的夢也突然間下墜了下來,就在林天快要跌落到地面的時候,夢一把抓住了林天的胳膊,在空地劃過一道弧線,又向著天空飛了上去。

楊翠翠看到夢將林天救了上來,渾身無力般的蹲坐在了山頂上,看著夢在空中拉著林天飛翔,高興之餘眉頭微微皺了皺。 不請自來,說出這種陰陽怪調話來的人自然就是胡東。

在場的沒有誰不認識胡東,楊小筍的朋友都知道胡東是她的狂熱追求者,而宋清萱和郭果是在飛機上見到的,他們都知道這個胡東傢伙對楊小筍是心懷不軌。

現在胡東不僅自己來,還帶了一群人過來,任誰看到都會有種猜測,他是不是想要惹是生非。畢竟依著胡東的家世,想要做出點欺男霸女的事,難度係數還真是不大。

「胡東,你怎麼這麼沒臉沒皮?我們喊你來了嗎?這裡是我們的私人聚會,你趁早有多遠滾多遠。還是說你覺得機場那下太輕了,要是那樣的話,我可以讓你嘗嘗重的滋味?」楊小筍沒個好臉的說道。

「就是,胡東,這裡是我們朋友聚會,你過來攪和什麼。」

「胡東,好歹你也是有身份的人,難道還想挑釁鬧事嗎?」

「你還要不要臉面,就是這麼當學長的嗎?」

跟隨楊小筍過來的人全都紛紛指責道,他們雖然說對胡東的身份是有點忌憚,但在這種場合中,楊小筍這個請客的人都已經站出來怒喝,難道說他們還能保持沉默不成?

所以說這裡為數不多的幾個男生全都是仰著脖子喊叫起來,想要在楊小筍在其餘美女面前表現出來點男人氣概。他們還都處於熱血沸騰的年齡,在美女面前自然是要當英雄,不願意當狗熊的。

「哼,吵什麼吵,跟我說話,你們還不夠資格。」

胡東掃視著眼前這群在他眼中,從來都是當作螻蟻般的青澀學生們。眼中迸射出不屑光芒:「知道我是誰嗎?楊小筍有給你們說過我的真實身份嗎?我想她是從來沒有跟你們說過的吧?」

「你們要是不知道的話,現在我就告訴你們,我是聽為集團的少主,總裁是我爹。我相信你們既然再魔都市,都應該聽說過聽為集團的,更不要說前段時間。我家老頭子還來咱們學校做過一次演講。你們說依著我的身份,要是想要收拾你們的話,很費事嗎?」

「你們當中或許有的家裡有點資本,但那點資本還真的是不放在我眼中。信不信,你們再敢多管閑事,我會讓你們找不到工作,家裡傾家蕩產,會讓你們變的流離失所。不要懷疑,依著聽為集團的財力物力人力。我想達到這個目的,只不過就是一個電話而已。年輕人,別衝動,坐下來好好想想,想好了後果再為楊小筍出頭吧。」胡東很是裝逼的說道。

沒有工作,傾家蕩產,流離失所。

面對著胡東這種不加掩飾的威脅恐嚇,在場眾人的臉色全都發生變化。他們是有著一腔熱情。但已經快畢業的他們,是深知這個社會的現實與殘酷。他們找工作是如何困難。更不要說想要找到一份好工作。

要是說胡東真的這麼做,他們的未來,他們的家庭都將徹底會化為泡影,那種結局是他們能面對的嗎?

只是為了楊小筍就這樣做,值得嗎?

所以說他們彷彿被一盆冰水從頭澆到腳,熱血瞬間冷卻。全都帶著不甘和屈辱保持沉默了。

胡東趾高氣揚的看到這幕,不由得放聲大笑起來。

「哈哈,這就對了嘛,識時務者為俊傑,我真的不知道你們到底是怎麼想的。這是和我楊小筍之間的事,和你們有半毛錢的關係嗎?你們至於為了她強出頭嗎?還是自己的前途才重要。要是說讓你們家裡知道,你們就因為爭風吃醋,將就要到手的學業葬送掉,並且拖累到家庭的話,你們說他們會怎麼想?難道說楊小筍還能養你們一輩子嗎?所以說沒有那個能耐,就不要強出頭,這對你們沒有任何好處的,現在都給我乖乖閉嘴,誰要是再敢多說一句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楊小筍知道胡東為人卑鄙,沒想到會這麼卑鄙,將社會上的那套威逼手段用在學生身上,真是夠無恥的。

她可不是那種只顧自己,不顧別人,非要拖累朋友們一起遭殃的人,要是那樣的話,她就實在是自私的很,再說就算那樣也沒有用,是沒有辦法改變結局的,與其讓朋友們承受屈辱,還不如自己坦然去面對。

「胡東,這事和他們是沒有任何關係的,你也不用恐嚇他們。我知道你的心思,你不就是想要我當你的女朋友嗎?但你捫心自問,你是真心想要找女朋友嗎?在你的心中,女人不過就是玩物,是你想要的時候喊過來玩玩,不想要的時候就棄之若敝的玩具。」

「你這樣的人,是我最厭惡的,咱們學校有誰不知道你的斑斑惡跡,你想要追我,我是絕對不會答應的。我還真的是不相信,我拒絕你的追求,你在當堂目眾下敢對我怎麼樣。你只要敢動手,我就會報警。」楊小筍義正言辭的呵斥道,臉上浮現出來的是一種絕對不屈服的執著。

「哦,嘖嘖,報警嗎?我好怕哦。」

胡東哈哈大笑著,順手從旁邊拉過來一張椅子坐下,翹起了二郎腿,目光如毒蛇般盯著楊小筍:「你不是我們這個圈子的人,是不知道在我們這個圈子中的某些規矩,我既然是鐵了心想要你,又怎麼會忌諱警察呢?再說了,你憑什麼喊警察?就因為我追求你嗎?這個理由警察也不會管吧?」

「別以為我拿你沒辦法,我有的是辦法讓你臣服。比如說找找你身邊的人,就像是這兩個小妹妹。你們算是我的小師妹吧?看來這屆女生的素質挺不錯的。怎麼樣?有沒有興趣陪著哥哥出去玩玩?」

「呸,想都別想,你就是個人渣。」宋清萱想都沒想怒喝道。

「敗類。」郭果蔑視道。

「吆喝,牙尖嘴利的很啊,被你們這樣侮辱,按照道理來說我是應該憤怒的。但我現在強行壓制了這個憤怒,所以因為你們的話語,必須要有個說法的,我的說法就是你們兩個跟我走一趟吧。不然真的等到我動怒的話,後果就不是你們兩個小丫頭能承擔的。」

「楊小筍,你看到了吧?我有的是辦法收拾你。只要你一天不順從我,我就會不停的找你身邊朋友的麻煩。難道說你就這麼忍心看到她們因為你,而變得麻煩纏身嗎?」胡東眉角揚起,擺出一副勝券在握的神情。

「你?」楊小筍被胡東的無恥氣的嬌軀都開始顫抖。

說到底楊小筍的家庭背景擺在那裡,她雖然說是衣食無憂,但還沒有踏入那些標準富二代圈子的資格。因為不知道,所以她自然就不清楚胡東想做的事情,是會採取什麼樣的辦法去做。

在這個世界上,不是說所有人都會老老實實遵循法律約束的。他們會為所欲為,會將法律不放在眼裡,會仗著身份背景肆無忌憚。

胡東的囂張,楊小筍的無奈,讓這裡的氣氛變的有些僵硬,就在這種詭異氛圍中,一個身影從後面從容不迫地走了過來,當著所有人的面。直接走到楊小筍面前後,微笑著說道:「小筍。你不是說要過來敬酒的嗎?怎麼到現在都不過去,走吧,跟我過去。」

「蘇市…」

楊小筍剛震驚的就要喊出蘇沐的身份時,卻被他眼神瞪了下,識趣的趕緊改口,「哥。我這不是剛準備去,但這會遇到點事,等將事情解決掉后再說,您看行嗎?」

「哦,遇到點事?什麼事。這這事嗎?」蘇沐漫不經心的掃過胡東淡然道。

「是的。」楊小筍點頭道。

因為楊小筍摸不清楚蘇沐的想法,所以也就沒有敢多說什麼,她還沒有到那種自信滿滿的地步,認為蘇沐會為了她而做出某些過激的事來。

再說雖然蘇沐是市長,但那是嵐烽市的市長,這裡卻是魔都市。楊小筍就算再不懂政治,也明白這裡的區長都是和蘇沐平級的,這樣的情況下,蘇沐的職位貌似在這裡是構不成任何威懾,既然不可能憑著身份說話,再平白無故的遭到一番羞辱的話,這絕對不是楊小筍願意看到的情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