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柯蒂斯用600人滅亡墨西哥阿茲特克帝國興許還有勇氣與運氣的較量成分在裡面,那皮薩羅僅僅以177人就干翻統治大半個南美的印加帝國,就絕對稱得上是一場徹頭徹尾的歷史鬧劇。

Home - 未分類 - 如果說柯蒂斯用600人滅亡墨西哥阿茲特克帝國興許還有勇氣與運氣的較量成分在裡面,那皮薩羅僅僅以177人就干翻統治大半個南美的印加帝國,就絕對稱得上是一場徹頭徹尾的歷史鬧劇。

一北一南合起來超過1100萬人的兩大印第安帝國,就這樣極其令人費解地以極快的速度肢解消融在歷史中,則完全在於中南美印第安人所持有的那種奇特邏輯思維。當然,歷史學家不得不唏噓在這個邏輯思維過程中印第安人的宗教神話所佔有的分量。

「白神」歸來的宗教預言讓中南美印第安人從一開始就表現出了極為謹慎與消極的戰鬥意識。但不管怎麼說,這兩場讓西班牙人吹噓了幾百年的戰爭,仇視兩大帝國的其他印第安部族所起的作用遠遠大於西班人本身那點微不足道的力量。

北美印第安人的抗爭比之他們的遠鄰表親多進行了三百多年,但沒有表現得更好,反而他們更加悲劇地總是不斷以一種站錯隊或走錯方向的一系列錯誤把自己的未來一點點葬送掉。

文明的傳播史上,軍事技術毫無疑問是傳播最快的一種。從歐洲漂洋過海而來的武器威力顯而易見,北美印第安人也很聰明地利用了歐洲人對獸皮的需求,換取了大量的武器。

北美印第安人也由此更願意親近那些遠來的外人,總是以一種急迫的態度企圖依靠這些外來人來戰勝他們所憎恨的本地鄰居。甚至在自身遭受外來人攻擊后沒多久,又會好了傷疤忘了疼般繼續重複之前的道路。

……

……

清晨的薄霧漸漸散去,在陽光逐漸透亮的山谷平原上,燒成一片廢墟的摩和克人營地里,到處都是蜷縮或殘缺的屍體,鮮血早已滲透進土壤或凝固成果凍般的斑塊。一隊隊衣衫襤褸的佩科特人正兩三人一組地在西點鎮武裝居民的監督下打掃著戰場。

面前如同地獄般的場景,並沒有讓何語和關如中從這些佩科特人的表情上看到多少兔死狐悲的表情,更多的,是一種冷漠,甚或是一種如釋重負般的輕鬆。

有了西點鎮的武裝居民的協助警戒,混成連的官兵們現在徹底放鬆下來,三三兩兩地坐在一起,燧發步槍架成一個個小三角,鋼盔與背包丟在一邊,嘻嘻哈哈地吃著零食聊著天。

無論是華族士兵、歐裔士兵還是才在不久前參與了一場近代戰爭大戲的德拉瓦族印第安士兵,大部分人都裝逼般叼著那種在外人看來珍貴無比的香煙。

極少數在幾個小時前表現糟糕的德拉瓦印第安士兵依然垂著頭,由著一邊的士官冷眼冷語。但更多的混成連士兵則表現出一種肆無忌憚地張狂,這時幾乎看不到任何種族排斥的舉動,彼此勾肩搭背嬉笑怒罵的摸樣,讓何語等華族軍官有點精神恍惚,彷彿回到了某個時空。

「中尉!長官……我們發現了些東西!」

正在幾個軍官商量著下一步行動的時候,中士斯科特帶著幾個西點鎮的武裝居民走了過來,幾個人手裡還提著幾段看起來像是火槍殘骸的零部件。

很明顯,是被手榴彈炸斷的火繩槍的零部件,這個發現讓何語等人大吃一驚。為了防止出現意外,曼哈頓社區的對印第安人貿易是絕對不會提供任何熱兵器的,但現在居然發現了火繩槍的蹤跡。

「上面刻有字母,但是長官,我們都不認識。」除了夜校里強迫學會了少許漢字的中士,在這些歐洲字母面前露出了文盲的馬腳。

「回頭帶給布萊斯特牧師看下!」關如中知道布萊斯特牧師懂很多歐洲語言。

「長官,經過偵查,摩和克人已經退過了西北的小河,在那裡的河谷平原駐紮。」

地圖上,摩和克人的殘餘兵力逃到了未來的康沃爾鎮以西的地區,如今還是一片原始的山間河流平原。

「我們的兵力不足,不能深入追擊。返回西點鎮休整!馮斌,你做為最高指揮留守指揮。」幾個軍官經過商量后,打算留下所有兵力就地駐防西點鎮,而何語本人準備返回曼哈頓彙報情況,並果斷地把這些後續問題踢給社區委員會來處理。

幾個小時后,大部隊開進了西點鎮。早就得知一場偉大勝利消息的西點鎮的男女老幼們都紛紛站在街道邊,用臨時編製的嫩枝花環沒頭沒腦地丟向排著整齊雙列縱隊的陸上警備隊官兵。

「嗨!斯科特中士!我們能得到什麼獎勵嗎?」

蘇格蘭裔二等兵喬納依然扮演著他的跟班角色,對著身邊挺胸抬頭的士官小聲說著。

「也許會在這裡度假半年,菜鳥。」斯科特中士看著不遠站在某座小屋邊一臉羞澀的某個英格蘭少女,心不在焉地回答。

「哦?喬納,你好像把那兩發子彈全浪費掉了,卻連野蠻人一根毛都沒有碰上,也許中尉會把你吊起來用鞭子好好地抽上一整天!」

又是那個喜歡陰陽怪氣捉弄人的愛爾蘭裔小兵,整個隊列都爆發出一陣大笑。

「誰能證明我沒打中……可能有個酋長就是我幹掉的……」喬納紅著臉,急忙辯解著,隊伍里又是一陣歡笑,就連帶隊的何語都樂了。

中午,整個西點鎮的家庭主婦都忙了起來,一鍋鍋熱騰騰地蔬菜肉湯或香軟的麵包送到了臨時營地,讓那些本身家就安置在西點鎮的部分歐裔兵大為得意。

而鎮長家裡,幾個軍官和西點鎮的官員都聚集在一起,商量著後面的安排。

「何語,我會派探子繼續監視摩和克人,你儘快返回社區委員會,看上面打算怎麼處理。」關如中憂心忡忡地望著西北方,眉頭都皺緊了。

「嗯,我們前腳撤走,他們後腳又再來那麼一下,就頭疼了,總不能三天兩頭折騰吧。」華族步兵排的中尉馮斌也感覺事情比較麻煩。

「哦,軍官先生們,難道在西點鎮駐軍會很麻煩?」威廉鎮長此時支撐著拐杖站了起來,臉色潮紅,似乎有點激動,「我們有美麗的家園,有勇敢的鎮民,還有可口的麵包和肉湯,士兵們可以再這裡獲得最好的生活,為什麼這個國家不願意真正保護她呢?」

「中尉,也許您的長官還有其他的考慮,但西點鎮不能長期處於不安全狀態,我們的居民、果園、菜地、瓷磚工場都需要保護。」牧師布萊斯特也站了起來,語氣很認真,「還有鐵礦場和煤礦場,上千的戰俘勞工,僅僅我們百多個鎮民,是沒法兼顧的。」

「老頭,你廢話又多了……我也知道,但是……」何語正打算說出兵力不足的實話,但瞬間又吞了回去,只是悻悻然地端起酒瓶灌起酒來。

「那些佩科特人,能否利用起來?」突然,稅務官毛建在一邊嘀咕了一句,就連關如中也似乎在沉思這個問題。

佩科特人如同劫後餘生般的表現,讓毛建和關如中都動了這個念頭。這些曾經的對手,就因為摩和克人的不斷攻打才退到哈得孫河中流流域,結果因為一場並非自己的過錯又遭受了陸上警備隊和莫西幹人的雙重打擊,現在雖說不算滅族,但也算分崩離析得差不多了。

「他們很痛恨摩和克人,但又實力不足,現在他們能依附我們生存,已經是他們最可靠的生活方式了。」關如中又想起了昨天那個主動要求參加戰鬥的佩科特戰俘,於是謹慎地補充著,「而且從前天晚上到今天來看,那些莫希幹人更加不靠譜,與他們和平相處做做貿易沒問題,要讓他們出血出力,就別想了。」

「嗯……威廉鎮長和布萊斯特牧師可以和這些人里有地位的人先談談。」何語丟開喝乾的酒瓶,站了起來,「我馬上返回去,再讓那些整天吃飽了的傢伙再加把力,爭取早點和西點鎮開通短波電台。」

電台?威廉鎮長和布萊斯特牧師都面面相覷,似乎又聽到了一種從未聽過的新奇玩意兒。但他們已經不再大驚小怪了,雖然經過長期觀察,這些以「美國」自居的東方人並沒有他們想象得人多勢眾,但文明的先進性已經讓西點鎮的每個居民都深信不疑。

「對了,中尉,之前送來的那三桿火槍殘骸,我已經看過了,有一桿是荷蘭人造的,還有兩桿是法國人的。」布萊斯特牧師似乎想起了什麼,趕緊對著正打開房門的何語喊了句。

手上一停,年輕的陸上警備隊軍官慢慢回過頭,一臉不可置信。

……

……

發生在西點鎮的第二次印第安戰爭讓社區委員會的大佬們更加愁眉不展,因為這次的戰爭中所發現的歐洲人熱兵器的蹤跡已經透露出了一個很不好的消息:在遙遠的北方,那個叫做魁北克地區的地方,法國人的殖民活動已經有了相當的影響力。

雖然與魁北克地區上千公里的距離依然是這個時代曼哈頓社區最大的安全保障,但誰又能保證有一天不會從北邊開來一支打著鳶尾花軍旗的法國軍團呢?

現在整個曼哈頓社區的正規陸上警備隊力量,即便加上新組建的兩個外籍步兵排,也不到200人,又能投入多少兵力去和北邊的摩和克人對峙?但不投入足夠的兵力,哈得孫河中上游的工業礦產原料的輸送安全又得不到保證,甚至安全範圍有被壓縮到家門口的危險。

激烈的爭論與患得患失幾乎持續了三天,並在農業收穫工作正式結束的那一天,7月14日,社區委員會作出了最終的決定。

繼續增編兩個印第安籍步兵排,主要兵力還是由德拉瓦族印第安人構成,並吸納少數對摩和克人有刻骨仇恨的佩科特人。

為表示出一種化干戈為玉帛的姿態,社區委員會同意了西點鎮警長和稅務官的意見,準備將上次西點鎮戰爭中抓獲的佩科特戰俘全部遷往西點鎮西北面的平原居住,給予一定程度的武裝,以監視平原河流西北岸的摩和克人勢力,而且開始雇傭他們的年輕勞力繼續進行鐵礦場或煤礦場的開採工作。

同時為了保障安全,決定將在西點鎮和新的佩科特人村落之間的山谷要道建立一處軍事要塞,駐紮不少於兩個排的陸上警備隊兵力。

駐軍將由一個華族步兵排外加一個外籍混成步兵排組成,並每月調換一次。至於建立各地短波電台的事宜,社區委員會則以統籌規劃為借口暫時拖延著,因為這個技術實現過程不光要涉及到修複利用那些船上拆下的電台零件,還涉及到修建電台發射站和操作人員培訓這些更加麻煩的事情。

不久之後,60多名德拉瓦和佩科特印第安青年走進了史坦頓島的新兵訓練營,又開始了一輪激情而粗暴的訓練,與此同時莫希幹人受到了一定的警告,他們和佩科特族殘餘勢力的戰爭被制止,並且同樣被雇傭參與西點鎮各個礦場的採礦工作。

一夜鎖情,總裁先生請溫柔 兩個曾經勢同水火但又共同面臨更強大威脅的北美印第安部族終於同時接受了曼哈頓社區的保護庇佑。

從此之後,長達一年的時間裡,摩和克人的數次騷擾都被河對岸的佔據優勢地形的佩科特部族村落和附近駐守的陸上警備隊官兵所擊潰,摩和克人的鮮血幾乎染紅了整片河谷平原,並最終採取了退卻的態度。他們不光徹底失去了和曼哈頓社區的直接貿易資格,甚至還喪失了大片曾經取得的土地。 「哎……!這位客官裡面請,不知客官是要住宿還是吃飯?」白雲鎮,趙府的管轄之地,白雲客棧中,小二正在面帶笑容的招呼著剛剛走進來的一位客人。

「蓬!小二,我們的菜呢?怎麼到現在還不上來?」就在小二在笑容滿面的招呼著客人時,旁邊一張桌子上坐著的四五個漢子也不由將喝酒的碗重重的砸在桌子上,怒聲喝道。

「哎……!不好意思,客官。你們剛剛點一會兒,現在正是吃飯的*時間段,所以有點慢,不過幾位稍等一下,馬上就好。」小二說著便要轉身跑向廚房去催。

「啊……!蓬……!哎喲……!」就在小二剛剛轉身過來后便被剛剛怒聲說話的漢子一腳踹在背心上,重重的砸在地上奇偶,慘叫一聲后躺在地上痛苦的翻滾呻吟著。

「哼……!不要以為你是在趙府的管轄內就可以無肆。」就在小二躺在地上呻吟的時候,踢翻小二的漢子也不由走到小二身前冷哼一聲說道。

「來人,有人來鬧事了。」旁邊一個小二看見同伴被打,不由尖叫著喊道。

「是誰,竟然敢在我白雲客棧這裡鬧事?」就在小二剛剛喊出口后,便響起一聲慍怒的聲響。之後便有一個中年男子帶著一隊護衛來到大堂中。

「哼……!是我!」踢翻小二的漢子聽到來人的問話,也不由站直身體,中氣十足的說道。

「是你?你是何人,難道不知道這裡是趙府的管轄嗎?」護衛長趙訓龍也不由皺眉看著對方說道。

「我?我是何人?哈哈……!兄弟們說說,我叫什麼,是何人?」張亞男聽到趙訓龍的話后,也不由大笑著轉過頭看著自己的兄弟說道。

「哈哈……!問我們是什麼人?」聽到自己大哥的話后,正坐在桌子旁的幾個男子也不由大笑著說道。

「記住,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張亞男是也!」張亞男轉過頭傲氣的看著趙訓龍說道。

「張亞男!那你們就是張氏一族的咯?」聽到張亞男的話后,趙訓龍也不由冷笑著眯著雙眼看向張亞男說道。

「對,就是張氏一族的,怎麼,不爽?」張亞男也不由滿臉不屑之色的看著趙訓龍說道。

「原本我趙氏一族很是想忍下來,但是樹欲靜而風不止,既然今天你們張氏一族存心到我趙氏一族的地盤上鬧事,那也怪不得我趙氏一族心狠手辣了。」趙訓龍聽到張亞男的話后也不由搖著頭滿臉無奈的說道。

「喲!難道你還想動手不成?」聽到趙訓龍的話后,張亞男也不由輕笑著看向趙訓龍說道。

「動手?呵呵……!不會,那樣不是很便宜你們了嗎?」聽到張亞男的話后,趙訓龍卻換上一副微笑的臉容搖著頭閉著雙眼說道。

「哼……!諒你也不敢。」聽到趙訓龍的話后,張亞男也一副早就知道你不敢的表情說道。

「我還沒有說完呢,動手那麼簡單怎麼配得上你張氏一族的族人呢?要來就來要你小命。」趙訓龍說著便睜開雙眼看向張亞男冷笑著說道。

「你,大膽,我們的命又豈會是你說要就要的?」張亞男聽到趙訓龍的話后也不由怒容滿臉的看著趙訓龍大聲呵斥道。

「哈哈……!在我的世界沒有敢與不敢,只有想與不想,配與不配!來人,上!」趙訓龍大笑過後便睜開雙眼看著張亞男幾人冷聲說道,說完便一揮手示意身後的護衛隊行動,自己向後退出一步看著張亞男幾人。

「今天就與你趙府來上一場,我們也已經忍耐好久了。」張亞男看到對方的舉動后也不由冷著臉怒聲說道。

「動手!」看到護衛已經將張亞男等人圍起來,趙訓龍也不由冷聲揮手說道。

「哼……!恬噪!」張亞男也冷哼一聲的殺向圍著自己的護衛等人。

「趙武少爺,大事不好了,張氏一族的人在白雲客棧與趙訓龍隊長動起手了。」就在趙訓龍與張亞男等人相戰的時候,叫人的那一個小二也不由急忙跑到趙府向趙武通報去了。

「什麼?張氏一族的人竟然敢在我趙府的地盤上撒野!」聽到來人的話后,趙武也不由睜大一雙護目怒聲說道。

「現在已經動起手來,二少爺看是不是要去?」小二也皺眉看著趙武說道。

「走!今天心情本就不爽,居然還敢來我趙府的地盤鬧事。」說著趙武便朝著白雲客棧趕去。

「趙榮!點人,我先去白雲客棧。你點好人就隨後趕來。」來到院落中后,趙武也不由皺眉大聲朝著趙府一個隊長喊道。

「是!二少爺先行一步。」趙榮聽到趙武的話后也不由說道便轉身欽點人手去了。

白雲客棧中,真是有點混亂,桌椅大部分都被打爛,地上也躺著很多人在翻滾呻吟著,而前來吃飯的客人紛紛退出去,生怕被波及到。

「蓬……!啊!」張亞男一拳擊在殺向自己的護衛胸膛上,將護衛打飛出去,護衛的胸膛也凹陷下去。

「哼……!不自量力。」張亞男不屑的冷哼一聲后便再一次的沖向其他人而去。

「你未免也太不把我看在眼裡了吧?」趙訓龍看到自己的護衛隊員已經傷在張亞男的手中好幾個后也不由怒聲說道,殺傷力也不由提升很多,將張亞男的同伴也殺得只剩下一個,還是受傷的。

「你不是也沒有把我放在眼裡嗎?」聽到趙訓龍的話后,張亞男也不由怒聲說道,也將戰鬥力提升幾個級數的殺著趙府的護衛隊。

「張浩公子,張亞男在白雲客棧與趙府的人對上了,情況不是很好,你看我們是不是要……!」就在趙武率領人趕往白雲客棧的時候,張氏一族中,也有人前來求救,不過不是張亞男的同伴,而是張氏一族的一個路經白雲客棧的族人張松看到后便悄聲隱退,急忙前來族中稟報。

「哎……!自從那件事發生后,我們張趙兩家也由友鄰變成仇敵,都是我的錯啊,誤信旺福那奸詐小人的慫恿,害死岳父大人,經過這些年的成長,我已不再像當初一樣的年少輕狂。」聽到張松的話后,張浩也不由仰天長嘆一聲后,感慨的說道。

「那少爺的意思就是不管張亞男他們的生死啦?」張松也不由看著張浩問道。

「呵呵……!我有說過不管他們的生死嗎?」張浩聽到張松的話后也不由看著張松輕笑著說道。

「那少爺的意思是?」張松聽到張浩的話后也不由皺眉迷惑的看著張浩問道。

「張趙兩家已經暗流涌動很多年了,看來現在也是抬上明面上的時候了。人活一口氣,既然這樣,呵呵……!喊人,去白雲客棧。」張浩先是滿臉的感慨之色,說道最後也不由眯著眼睛看著前方冷著口氣的說道。說完便朝著白雲客棧趕去。

「哼……!就讓我來試試你的斤兩吧!」殺到最後,趙訓龍也不由朝著張亞男殺去。

「哈哈……!我也正有此意。」張亞男笑著說完后也朝著趙訓龍殺去。

「浩瀚闌干百丈冰!」張亞男說著便伸出已經變成冰狀的右手,一拳朝著趙訓龍打去。

「星火燎原!」趙訓龍也伸手成握捏之勢,掌中也在趙訓龍說完后燃起一團血紅的火焰。之後也朝著張亞男打去。

「嗤嗤……!」就在兩人相撞之後,百年發出一連串的響聲。

「哼……!冰之國度。」看到自己的冰拳在肉眼可見的速度下被對方的火焰融化,張亞男也不由將全部冰之靈力盡數輸進右拳上,右拳也在冰之靈力的加入后變得更加透明晶瑩。

「焚燒一切盡虛無!」趙訓龍也將自己的火屬性靈力全部輸進右掌中,掌心的火焰也越加明亮,有漸漸變化成灰色的跡象。

「看來這一次就要成為張趙兩家開戰的導火索咯!」白雲客棧外,許多圍觀的白雲鎮居民也不由看著白雲客棧里的打鬥聲,滿臉無奈的說道。

「是啊,張趙兩家本就是白雲鎮的兩大家族,這次開戰,牽連的還是我們這些無辜的小老百姓。」聽到有人發話感慨,許多人不由點頭附和著,滿臉的擔心之色。

「快看,趙家二少爺趙武來了,快閃開,各自回家,以免被誤傷。」看到在白雲鎮一向以脾氣暴躁,心急著名的趙武的來到后,許多人也不由說著便轉身朝著自己家快速跑去。

「哎……!快看,張氏一族的張浩少爺也來了。」就在白雲鎮居民在跑的時候,也有人急忙指著張浩的方向說道。

「哎……!快跑吧,這些人是不會將我們的生命放在眼裡的。我們的性命在他們眼中看來就是一文不值的。」就在眾人轉過來看著張浩的現身時,一個年齡很大的老者也不由搖頭嘆息道,之後便朝著自己的住所趕去。

「張浩?你來這裡幹嘛?」就在眾人跑開后,整個街道上就只剩下趙武與張浩兩方人,趙武看著張浩的身影后也不由眯著雙眼冷聲說道。

「趙武?哈哈……!居然會在這裡遇到你,我要進去救小弟,還請讓路。」張浩也不由微笑著說道。 「冰封天下!」就在張浩與趙武都已經來到白雲客棧前的時候,客棧里正在對戰的張亞男與趙訓龍也因為一直都相持不下而準備進行最後一搏的時候,張亞男最先使用出自己所修鍊的冰之訣的最後一招,此招威力甚大,但也是自殺行為的一招禁招,不到萬不得已是不能用。

「只有你有禁招嗎?看我的,火之心焚!」趙訓龍看到張亞男已經開始使用禁招后也不由已皺眉說著也開始使用禁招。就在禁招開始使用后,張亞男也全身逐漸結冰,有變成冰人的趨勢,而趙訓龍也全身冒起火焰,有被焚燒殆盡的趨勢。

「哼……!」就在趙訓龍與張亞男開始將生命精元加註到功法禁招中準備發出的時候,趙武與張浩皆同時出現在各自人的身後,凝聚力量,將手搭在對方的背心處,冷哼一聲后就朝著對方輸進自己的靈力。

「噗……!」就在趙訓龍與張亞男被趙武與張浩的靈力及身後,因為太過突然,沒有做好接受準備,便不由仰頭朝著噴出一口鮮血。各自的功法禁招也不由在此突變中被破而不至於傷及本源。

「住手,你們知道自己都在幹些什麼嗎?」張浩將手收回后也不由皺眉看著張亞男怒喝道。

「怎麼回事,趙訓龍你來說說吧?」趙武也不由皺眉看著趙訓龍語氣冷漠的說道。

「是!事情是這樣的,就在剛剛,我們正在後院休息時,便被叫喊聲引來,因為在我們來之前,他,故意挑釁我們,將白雲客棧的小二踢翻在地,我們前來問話時,還是一副目中無人,囂張至極的嘴臉。」聽到趙武的問話后,趙訓龍也不由答應一聲指著張亞男將發生戰鬥是原因說了出來。

「額!是嗎?那照你所說的便是他的錯咯?」聽到趙訓龍的話后。趙武也不由眯著雙眼抬起頭看著張亞男冷聲說道。

「是像他說的一樣嗎?」聽到趙訓龍的話后,張浩也不由轉過頭看著張亞男問道。

「是又怎樣,我們只是見一直沒有上我們的菜,心想小二是故意無視我們的存在,便順便出手教訓一下。」看到張浩盯著自己看,張亞男也不由冷聲說道,好像在他看來這根本就是一件無足輕重的事,然而他卻忘記了此時正是暴風雨來臨之際,暗流涌動的張昭兩家明面上的開戰也就是因為他此時的這一舉動。

「你……!呵呵……!趙武兄弟,這件事我們確實不對,我想先去看看受傷的小二,要是沒有什麼大的傷的話,不如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張浩聽到張亞男的話后就心中一怒想要呵斥,不過在話頭剛剛出口后,便不由轉過頭看著趙武笑著說道。

「嗯?兄弟?還是不要順便攀親帶戚的好,今天我也不想要你們賠償什麼的,我趙家不缺那點錢,我只有一個要求,答應了你們自行離去便是。」聽到張浩的話后,趙武也不由皺眉抬起頭看著張浩搖著頭說完后看向張亞男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