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丞相關心!」蘇曼青自然能夠感覺出丞相對自己的排斥了!自從國師不要臉的湊到了太子身邊之後,蘇曼青任何時候都能夠感覺到丞相對別人的排斥!

Home - 未分類 - 「多謝丞相關心!」蘇曼青自然能夠感覺出丞相對自己的排斥了!自從國師不要臉的湊到了太子身邊之後,蘇曼青任何時候都能夠感覺到丞相對別人的排斥!

「蘇某還不累,還是先批閱一會奏摺吧!」蘇曼青任性的轉動輪椅,自己來到了書桌旁邊,書桌上堆積著蘇曼青這些天來看過的摺子。

看奏摺一向都是蘇曼青的任務,主動代替太子承擔了這項任務之後,蘇曼青從未對別人說起的,可是如今國師霸佔丞相之位,大有排擠嫌疑的時候,蘇曼青就開始反擊了。自己也是看奏摺的人!

清遠卻直接走到了蘇曼青的身後,不要臉的推著他的輪椅就走,一邊說:「雖然我給你續命了,但是你的身體太弱了,還是多休息一下的好!有我在,不會讓太子受累的!」

清遠直接把蘇曼青給推出了書房,本想交給外面的小廝的,但是想蘇曼青或許還會讓小廝把他退回來,所以丞相大人就一不做二不休的把蘇曼青給退到後院去了。

玉華將軍偷空的從外面跑進來,就看到國師大人親自推著蘇曼青去了後面。

「殿下,清遠丞相似乎跟蘇先生關係很好的樣子!」玉華向來不善言談的,不過他知道既然來找太子了,那麼就得主動找話題的。

「可能吧!」蘇昭淡淡答應一聲,然後用稀奇的眼神看著玉華。心裡卻是在想:這貨怎麼又來了!

大秦的狼騎已經收下了,糧草也已經收下了,現在也算是蘇昭要兌現給玉華大殺器的時候了。可閔家鍛造地下兵工廠被毀,材料短缺的現在,拿出一部分的大殺器之後,鍛造坊就沒有了啊。

尤其是大燕鐵軍隨時可能南下的情況下,那些大殺器噴的火龍相比神威大炮,更加適合防守啊!所以留下這些大殺器,暫時應急也是好的。

現在蘇昭就在想,自己是不是可以用神威大炮換了大殺器的給大秦呢?可那樣神威大炮這個秘密武器就暴露在天下人眼前了。不過一想到蕭盛禹要用神威大炮進攻燕國王都,蘇昭心裡就氣悶,神威大炮開發出來自己還沒有使用呢,就讓蕭盛禹搶用了首發權利!

蘇昭是在心焦的情況下排暗衛秘密觀察蕭盛禹對神威大炮使用情況的。

「殿下放心,我來不是要賬的!」玉華一看到蘇昭那眼神,就急忙開口。

玉華終於想明白了,之前太子那麼的不待見自己,就是因為怕自己是來要賬的吧!雖然大秦的確著急,但玉華不著急,他還想在大周帝都多待一段時間呢,拿了大殺器的話,豈不是就沒有理由留在這裡了。

「哦?呵呵~本宮是不會賴賬的,不過你也知道前段時間閔家鍛造出了點問題,恩~就是神宮派人搗亂,炸掉了閔家鍛造的地下鍛造坊,所以本宮損失慘重啊!但承諾給你們大秦的大殺器是絕對不會少的。本宮就是砸鍋賣鐵也一定給你們湊齊了!」蘇昭立刻就拉著玉華讓大殿里走。

玉華冷峻的臉上帶著一抹無奈的笑,他都覺得蘇昭這個一國太子怪為難的,為了兩國之間的約定還要親自出來遊說,而且還得附帶笑臉。

其實這種事情蘇昭完全可以安排禮部交涉的,這是禮部的職責啊。

實際上,剛才禮部的官員已經找到玉華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現在大周艱難,希望大秦可以緩一緩。玉華作為使者來大周已經很長時間了,可大周的禮部也就是當初接待的時候出面了,之後就像是沒這回事一樣,從不出現。

這次禮部主動的找玉華商量,倒是讓玉華奇怪呢,然後玉華旁敲側擊的打聽到是丞相大人讓禮部出面的。這個丞相倒是有些手段的,連禮部尚書這種油條都支使的動。(老臣們已經哭暈在廁所里,丞相大人最是卑鄙,動不動就罰俸,他們這些靠俸祿的大臣承受不起啊!)

「我相信太子的為人,大周是不會賴賬的,不過我就需要在帝都多留一些時間了!」玉華接著太子的話說。說的還有點難為情的樣子,好像他賴在帝都不走真的是因為大殺器的事情。

「呵呵~好說好說,本宮一定招呼禮部好好招待。玉華上將可以在大周多留一些時間的!」蘇昭笑的無比燦爛和親切,不過心裡卻罵玉華假惺惺,賴在帝都就賴吧,還找什麼理由啊!玉華乃是大秦的兵馬大元帥,至於為了等待大殺器留下么?!只要找個大秦的使者或者副將留下不就好了。

蘇昭真是奇怪,玉華一直留在大周帝都不走是幹嘛?

自從燕翎楓被趕走之後,蘇昭就想把玉華也趕走啊。他這個大秦的使者在帝都的花銷都是算在大周頭上的,前段時間禮部的尚書就來找蘇昭了,雖然沒有明說但那牢騷哭窮明顯就是在提醒太子:該讓大秦的上將玉華滾蛋了!

「恩~那我就多留一些時間吧。」玉華點頭答應,然後沉吟著說:「今天上午的時候我就應該來找太子的,可是神曉瑜聖使卻讓我們幾國的使臣都帶著侍衛去幫神宮建造錢莊,所以耽擱了。」

玉華等人被強拉去建造錢莊,雖然玉華這種身份的人是不用動手的,但是也要留在那裡的,本來這些使臣們都在陪著神曉瑜督造錢莊,然後神曉瑜似乎是得知了大周北疆的軍事消息,樂顛顛的跑了。

玉華這才瞅了機會的從神宮錢莊建造現場跑出來了,專門來找蘇昭。只不過隨著蘇昭進了大殿之後,玉華就無話可說了。

生性冷漠的玉華向來說話不多,而且在大秦的時候因為自己獨特而高貴的身份,身邊從來都不缺少馬屁精和逗樂之人,所以玉華只會嫌棄別人話多,現在玉華想說話了,可是就找不到話題。

「玉華將軍,聽說你們西北對戎族的政策很溫和?那就不怕獫狁造反么?」蘇昭所說的獫狁還有一個任何人都熟悉的名字犬戎,當然犬戎是中原給他們冠上的鄙夷稱呼,其實人家正宗的才名字是獫狁的。

獫狁部族眾多,幾乎全都集中在西北一帶,他們是以部落的形勢雜居的,男女都修鍊蠻力和武技,捕獵掠奪,獫狁全族都是戰士,一旦自己生活地遭受災害,沒飯吃的時候全族人都化身強盜、惡鬼,四齣攻擊臨近,而西北的大秦正好比鄰獫狁和獯鬻等野蠻民族。

之前大秦一直都是對野蠻民族採用屠殺和驅趕政策,可是最近幾年,大秦對蠻族的態度一下子轉變了,蘇昭很好奇哦。在大周南方的百越蠻族,也是將來蘇昭需要對付的棘手問題。

「只要有飯吃,他們為什麼要造反!且我大秦人口千萬,要同化掉百萬的蠻夷還是可以的!」玉華的回答很乾脆。

同化!多麼簡單而且霸道的方法,打開國門的讓蠻族進來,用十倍於他們的人口同化,徹底的抹掉他們的種族!

蘇昭卻想起了曾經華夏歷史上最黑暗時期的蠻族入侵,其中有支最殘忍的民族羯族,寥寥幾十萬的人口被南國接受之後,就是這麼一支民族差點滅掉了一國、屠殺了國內近半的人口之後,才被滅亡。

羯族就像是一群進入羊群的狼,即便羊群數量再多也有被屠殺乾淨的危險!所以蠻族一直都是蘇昭覺得棘手的問題。

「哼~!獫狁有百族之多,你大秦想同化就能同化的嗎?!」神曉瑜臭屁的聲音從外面傳了起來。

之前剛來過太子宮,被蘇昭用生猛眼神嚇走的神曉瑜又來了!

「蘇昭,本尊是來找玉華的,跟你無關!」神曉瑜的軟榻被人抬了進來,不過臭屁的神曉瑜一進來就沖著蘇昭吼了起來,那猙獰的模樣都把玉華給嚇到了。

站在外面的王德忠默默流淚,他是想代太子把神曉瑜給攔住的,可惜王德忠被神曉瑜的部下給制服了!神曉瑜的這些部下太混蛋了,衝到王德忠面前就出手,差點把王德忠給掐死。

最近神曉瑜被太子欺負的很慘,差點都讓人忘了他是神宮聖使,身邊有無數高手呢!

「你來就來吧~吼什麼吼,是你天生嗓門大,還是你有力氣沒別處使啊,聽說你強拉著幾國使臣,讓他們的侍衛幫助你們神宮建造錢莊,有你這樣的嗎?!太看不起人了。是不是大陸幾國在你們神宮的眼中屁都不是啊!」蘇昭挺稀奇的看著神曉瑜,這貨也真是夠可以的,來自己的宮殿,自己還什麼話都沒說呢,他竟然先吼了一嗓子,都把自己給嚇到了。

「哼~本尊跟你無話可說,要不是玉華將軍偷偷跑出來,本尊才不會來你這破地方呢!」神曉瑜依舊傲慢。表示自己根本就不是來找太子的,而是來抓玉華回去做苦力的。

玉華的臉就更黑了,神曉瑜竟然說自己偷偷跑出來,是不是在神曉瑜的眼中自己就是他神宮的一條狗啊!

「那你現在就走吧!」蘇昭撇了一眼神曉瑜之後,用嫌棄的口氣說。

「本尊為什麼要聽你的!本尊就是要留在這裡!把本尊的輪椅弄出來!」神曉瑜立刻就吼了起來,那針鋒相對的模樣,讓玉華瞬間就覺得自己只不過是神曉瑜隨便找的借口啊!他根本就不是來找自己的好不好!

蘇昭……

「聖使大人,錢莊的建造不能耽誤,不如咱們回去吧!」玉華見蘇昭一臉不樂意的樣子,就知道蘇昭是不喜歡神曉瑜在這裡的,所以玉華就主動起身的要跟神曉瑜出去。

神曉瑜已經被輪椅推著進來大殿了,聽到玉華的話,神曉瑜就說:「你先回去吧,錢莊建造有別人盯著呢!」

沉默了一下,神曉瑜又補充:「大周太子對本尊失禮,本尊要讓他明白神宮聖使的地位和應該受到的尊敬!」

玉華默了下,還不等說話呢,就見蘇昭直接起身走了。

偌大的宮殿中,就只剩下神曉瑜和玉華面面相覷。

「聖使大人,咱們走嗎?」被徹底冷落和無視的兩人中玉華就先開口了。

「蘇昭這是在嫌棄本尊?」神曉瑜相當驚奇,更多的則是憤怒。

蘇昭太過分了,以前欺負自己也就罷了,自己都沒有跟她計較呢,現在她竟然是直接不理會自己了,這種赤果果的無視讓神曉瑜抓狂啊!

「該死的人!」神曉瑜捏碎了輪椅扶手,嚇得後面推車的侍衛差點尿了。

「聖使大人,太子殿下很心焦的,大燕三十萬鐵軍南下,大周危矣,而且……聖使大人還在帝都,大燕就敢動刀兵,這是不敬!」玉華忽然說。

神曉瑜立刻用鋒利的眼神盯著玉華,那眼神很具有壓力。可玉華的臉皮也夠厚,一聲不吭的回視。

「呵呵~本尊倒是沒想到你跟太子的感情這麼好呢!」神曉瑜哼了一聲,俊美無鑄的臉上神色冷冽。

「並非是在下跟太子的關係好,而是大燕的做法的確過分!」玉華堅持道。

神曉瑜眯著眼睛,靠在輪椅上,姿態慵懶卻犀利的看著玉華,好半晌才說:「大秦最近這些年不動刀兵,兵精糧足,是不是坐不住了?」

玉華臉色淡定如常:「我大秦愛好和平,難道不發動戰爭也要被神宮譴責嗎?」

「哼!少在這裡油嘴滑舌了,大秦軍團在大周西北集結,想趁著大秦應付大燕,西北空虛時伺機而動,難道你以為本尊是傻子嗎?!」神曉瑜指著玉華就咆哮起來,那模樣把玉華給嚇到的,玉華更驚訝的是大秦有軍事動作,自己怎麼不知?

是因為自己在大周待得時間太久了嗎?!

------題外話------

謝謝:葉之奚送了9朵鮮花、qquser9539459送了9朵鮮花、

情人節過完了~才想起來跟親們道一聲情人節快樂~我有罪,乃們放肆的蹂躪爺吧。 玉華是很鬱悶的,鬱悶自己竟然不知道神宮的行動,但是玉華也很好奇,神曉瑜對大周邊境的情況這麼關心幹嘛?連大秦的軍事調動都清楚了。

大秦精騎出色之處就在於他們動作迅捷,即便是國內大規模的軍事調動,外人也無從得知。

是了~恐怕也只有大秦的國師能夠打聽到軍隊的調動情況吧!不過這個神曉瑜也真的是下了不少功夫的。

「本尊還是奉勸你早點回去吧,以免你這個兵馬大元帥的位置被人搶了!」神曉瑜冷哼,就想讓這個玉華滾蛋遠遠的,省的他整天沒事就往蘇昭這裡跑。

神曉瑜也說不出自己現在是什麼心態,反正看到玉華在蘇昭這裡就覺得礙眼啊!

「多謝聖使提醒!」玉華面前上恭敬依舊,心裡卻罵娘了:老子什麼時候回去管你屁事啊!用不著你來說!

「你先去看著神宮錢莊建造吧!」神曉瑜就傲慢的拂了一下自己的袍角,以勢壓人的說。

三和錢莊是神宮的產業,但是以前知道的人不多,三和錢莊也從來都不宣揚,畢竟這樣才低調,可神曉瑜接下了神宮錢莊的建造任務之後,已經弄的滿城皆知了,他也不怕了。三和錢莊就是我神宮的產業,你們能怎麼地啊?!神曉瑜覺得神宮就是偉大的!

玉華一點都不想去,所以就問:「聖使不走嗎?」

「本尊晚一點再去!本尊還有事情,難道還要跟你說?」神曉瑜切了一聲,相當不滿玉華敢詢問自己。

自己要幹什麼,想幹什麼根本都不用跟玉華說的好不好!難道他還把自己當成太子宮的主人了啊!即便是輪熟悉度,神曉瑜覺得自己來太子宮的次數也比玉華多啊!

這時候小白打著哈欠的從外面進來,他被國師大人支使的進來伺候兩人喝茶。

神曉瑜就驚悚的看著這個醜陋而骯髒的乾屍把茶水送到了自己面前,那白骨爪子捏著黑色的茶杯,要多噁心有多噁心,神曉瑜都要吐了好不好!

「你想幹嗎?!」神曉瑜嫌棄的退後,讓自己跟這個乾屍遠一點,再遠一點。

「丞相讓你們喝茶!」小白將兩個茶杯往桌子上一放,然後就用一雙看傻逼的眼神看著神曉瑜,小白就覺得這貨好像很怕自己啊!或者說這貨是在嫌棄自己么?

偉大的小白只有嫌棄別人的份!哪能讓人類嫌棄自己。

「本尊怎麼會喝你送上來的茶水,也不看看你的爪子有多臟!」神曉瑜果然忍不住嫌棄的鄙夷起來,自己這種身份的人會讓一個乾屍伺候?神曉瑜覺得清遠真是瘋了。

「你臟!你才臟!你最臟!」小白滿是獠牙的大嘴巴嗷叫了起來,這個人類竟敢說自己臟!太可惡了。

「那個……丞相說你們要是不喝茶的話,就走吧!」小雀小心的走了進來,揪著衣角低著頭說。

「清遠這是在趕本尊走?!」神曉瑜忽然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剛才自己在趕走玉華呢,結果出來一*oss的要趕自己走!

神曉瑜忽然想到清遠這貨做了大周的丞相之後,要在太子宮的書房批閱奏摺啊!(別問神曉瑜為什麼知道這個情況,聖使是無所不能的!~)

「聖使大人錯怪下官了,下官只是本著不能失禮的心態讓人奉上茶水,但若是聖使不飲用,豈不是表示對太子宮的不滿?既然如此,聖使留在這裡就冒昧了、」清遠從外面走了進來,笑呵呵的看著神曉瑜。

本來覺得讓乾屍小白暴露醜陋身體的過來,足夠把神曉瑜給嚇走了呢!卻沒想到低估了神曉瑜賴在這裡的決心!

清遠太了解神曉瑜這個人了,任性矯情,只要有一點不順心的地方都會讓神曉瑜暴走的,就像是現在,乾屍小白都出動了,那麼按照以往神曉瑜的脾氣,應該是看到小白就走的。因為他怕骯髒的東西玷污了他的眼睛,可現在他竟然還不走。

神曉瑜這是想賴在太子宮了啊!

「本尊就是不喝這個怪物送上來的茶水!本尊就是不走!」神曉瑜無比倔強的昂頭,用鼻孔對著清遠哼了起來。

清遠就用看小孩子發脾氣的眼神,無奈的看了神曉瑜一眼,笑道:「那聖使大人就在這裡吧,下官還要去忙!」

「呵呵~丞相大人是忙著去看奏摺嗎?!」神曉瑜冷哼一聲,帶著幾分嘲諷的笑道。

清遠一邊走,一邊淡定的點頭。卻聽到神曉瑜又陰陽怪氣的笑:「太子宮又不是給你看奏摺的地方!你要看奏摺的話不是應該去庄宗的御書房么?!」

清遠停下、轉頭用淡然的口氣笑著說:「下官還是太子師,所以在這裡批閱奏摺,一邊教導太子!」

神曉瑜就驚訝了,瞪大了眼睛的看著清遠:「太子還用你教導?這麼說太子真是個不學無術的傻子啊!」

「哈哈~誰能想到一國太子竟然是這麼一個蠢材呢!」神曉瑜哈哈大笑起來,他都要高興死了,終於找到讓蘇昭不能驕傲的一面了。

清遠有些無奈的扶額,看著笑的瘋癲的神曉瑜,道:「太子不學便已是才。」

「呵呵,想不到你還挺維護太子的,那本尊倒要看看太子學習的時候是個什麼樣子!」神曉瑜笑的更開心了。

「聖使,你都沒事的嗎?你的錢莊不是還要趕著建造?」清遠笑看著神曉瑜。

「本尊……」神曉瑜的話還沒有說完,忽然聽到轟~一聲爆響從皇宮北面傳來。

神曉瑜當場臉色就變了,身子一下子從軟榻上飛起來,瞬移出了皇宮。等神曉瑜來到三和錢莊建造現場,看到已經建造了一半的錢莊倒塌,一片廢墟的時候,神曉瑜暴走了。

「是誰?!是誰敢跟我神宮作對!本尊要殺了你們!」神曉瑜的這一聲獅子吼響徹雲霄。

連皇宮書房中的庄宗都聽到了,庄宗正被蘇方梓給搞得頭大,一聽到外面的爆炸聲和吼聲,庄宗立刻就從座位上起來,喊道:「蘇大人,你聽到了嗎?帝都又發生爆炸了!」

鬚髮皆白的蘇方梓老神在在的坐在座位上沒動,而是撇了庄宗一眼,老眼中神色嚴肅。其實蘇方梓心中苦不堪言啊:他都快七十歲了,就想著在禮部尚書的位置上退休之後可以愉快的頤養天年呢,可太子一朝令下竟然讓他做了帝師!

本來帝師這個職位多麼耀眼啊,蘇方梓剛接到命令的時候心裡還是蠻高興的,可等他來了皇宮,真正開始教導庄宗之後,蘇方梓就發現這個庄宗真是個廢物啊!完全不學無術的廢物!

現在蘇方梓都想罷手不幹了啊!他就覺得庄宗這種皇帝自己真的教不了。這不是剛聽到一點的動靜就坐不住了,竟然像是孩子一樣沖了出去。

「君心應似鐵!上位者需定力如神,陛下乃我大周定海神針,切不可因外力而廢學業!」蘇方梓在座位上呆了半晌,然後才沖著已經跑出書房的庄宗說。

庄宗聽不懂這麼文縐縐的話,而是樂顛顛的看著北方笑道:「蘇昭說了,神宮的錢莊只要一日不建造起來,那麼我大周的錢莊就可以多賺一天,大周的子民就少一日被掠奪。呵呵~朕希望神宮的錢莊永遠不要建造出來!」

「陛下,您還是回去學習吧!」陸秉承擦著額頭冷汗的把庄宗給拉回來了。

作為大周皇帝您在外面這麼喊怎麼行啊。別以為皇宮中沒有別人眼線的,讓別人聽到就不好了啊!

蘇方梓眯著眼睛坐在位置上不說話,這些天帝都內的動向他也了解的,知道神宮錢莊的建造一直有人阻撓,原來這一切都是太子所為啊!蘇方梓自然知道神宮錢莊對大周的經濟掠奪了,也知道不讓錢莊建造起來是好的。可是蘇方梓也有些擔心的,太子這麼明目張胆的跟神宮作對,是不是有點找死啊?

「哎~太子的魄力強庄宗百倍!」蘇方梓心裡就感嘆了一聲,不管他是否認同太子的做法,但他還是敬佩太子魄力的。

蘇方梓甚至忍不住的想,若是幾十年前大周能夠有太子這樣的人做皇帝,那麼大周也不會淪落到現在的境地!泱泱大周地處大陸腹地,卻也是資源豐盛、礦產富足、人口興旺的大國,百年前的霸主如今淪落到小國都想欺負一下的底部,蘇方梓等老臣是心寒的,正因為此老一輩的大臣們全都失了雄心壯志的,只想在官職上做老等死。

沒有人不愛國,只是國家讓他們失望透頂了而已!

「哎~朕聽到你剛才說君心似鐵,朕就覺得蘇昭是做皇帝的料啊!太子的心怎麼就那麼硬呢,今天竟然把小皇子給朕扔回來了。」庄宗回到了書房,還在找話題的啰嗦。

蘇方梓乾脆閉上眼睛不吭聲了,他就覺得庄宗十足的話嘮啊!跟個長舌婦一樣。

「蘇方梓啊,朕跟你說啊,蘇昭小時候可不是這樣子的,小時候還是很可愛的,可惜長大了……」庄宗的話還沒說完呢,忽然聽到外面傳來了聶呈那個老東西大嗓門的喊聲。

「老將聶呈求見陛下!」聶呈老歸老,可是嗓門依舊大,底氣十足。

庄宗端坐著咳了一聲,用眼神示意陸秉承將這個老東西趕走。朕在書房學習呢,你個老東西來幹嘛?朕不想跟你說話,你有事就去找太子或者丞相啊!

「陛下!北疆告急!求陛下見老臣一面!」聶呈的聲音又從外面傳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