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辰帶著莫秋元、楚新月和幽影,一行四人去了一趟城主府。

Home - 未分類 - 洛辰帶著莫秋元、楚新月和幽影,一行四人去了一趟城主府。

然後當天,城主府便開始大規模的招收勞工。

不久后,一則消息傳了出來。

旭日城已經成為了嵐星王的封地,而嵐星王要修建一座浩命夫人祠來紀念亡母。

這則消息一出,整個旭日城沸騰了。

所有人都知道,從今以後,旭日城的『天』變了。

一時之間,眾人對於這嵐星王的身份,都極為的好奇。

只是可惜,這嵐星王並沒有公開身份。

不過一些有心人卻還是猜到,這嵐星王很可能會跟昨天來到旭日城的那艘飛行船有關。

畢竟,那樣的飛行船,在旭日城可不多見。

而就在城中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洛辰一行人,已經再次聚集到了小院之中。

「臭小子,你到底想要怎麼做?」皇甫洪看著洛辰,臉上帶著不解。

現在連他,也搞不清洛辰的意圖了。

「我要為母親修建一座誥命夫人祠,然後讓白家的人來祭拜。」洛辰說道。

皇甫洪露出一絲恍然之色,隨即點了點頭,說道:「這樣的話,確實是能狠狠的打那白君正的臉了。」

其他幾人,也都是頗為認同的點了點頭。

白君正當初斷絕了和白海棠的父女關係,之後更是直接拒絕了洛辰的認祖歸宗。

而如今,白海棠成為了誥命夫人,洛辰成為了嵐星王。

這已經證明了白君正是多麼的有眼無珠。

而洛辰,還要讓白家人來祭拜他們曾經的棄女,這已經不是打臉了,這是抽臉,用鞋底抽的那種。

如果這事傳出去,白家這旭日城第一家族,一定會成為旭日城的第一笑柄。

而這,恰恰就是洛辰要的效果,他就是要讓白家後悔,後悔到場子都青了才行。

在洛辰的催促之下,城主府不僅招募了大量的勞工,還出動了大量的武者幫忙。

所以,僅僅三天之後,佔地近百畝的誥命夫人祠便建好了。

在祠堂最中心的大殿里,立著一座白海棠的雕像。

雕像有十米高,是根據洛辰提供的畫像按比例放大之後,找技術最好的匠人製作的,完美的將白海棠生前的容貌展現了出來。

祠堂建成的這一天。

在旭日城最大的廣場之上,在全城近百萬民眾的圍觀之下,洛辰穿著自己的王袍,宣布了自己嵐星王的身份。

那一刻,萬民跪拜。

旭日城是嵐星王的封地,那麼在旭日城,嵐星王就是皇帝。甚至在旭日城,嵐星王的話,比聖旨都管用。

所以,這些民眾自然不敢不敬。

而洛辰則當眾宣布:為了給母親積攢功德,旭日城未來三年,賦稅全免。

那一瞬間,萬民山呼萬歲,久久不停。

對於民眾來說,他們不關心誰是嵐星王,他們只關心他們未來的生活如何。

而免去賦稅,無疑會讓他們未來的生活更好。

所以,洛辰的這一政策,可謂是在一瞬間,便抓住了民心。

然後,洛辰又提出了要求,希望全城民眾都能去祭拜一下母親,為母親祈福。

而這一點,旭日城的民眾,自然是沒有任何意見。

這樣一位為民謀福利的好王爺,就算洛辰不提,他們也會去為誥命夫人祈福、為洛辰祈福。

百姓就是如此,誰對他們好,他們便希望誰好。

於是自這一天開始,誥命夫人祠之中,人流穿梭不停,極為的熱鬧。

而前去祭拜的民眾們很快便發現,在他們祭拜之時,嵐星王本人和一個中年人,竟然會對他們行禮感謝。

這一幕,不由讓民眾們紛紛感慨,嵐星王是個大孝子。

一個孝順的人,絕不會是一個壞人,於是民眾們對嵐星王,更加的擁戴了。

在祠堂之中對眾人行了三天謝禮之後。

第四天一早,洛辰穿著王袍,帶著皇甫洪一行人,往白家走去。

現在,就是讓白家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

……

白家大廳之中。

白君正,白君正的三個兒子,以及白家三代的一些小輩,全部都聚集在一起,一個個面色複雜,大廳中的氣氛極為的凝重。

「洛辰竟然真的封王了!」白君正的大兒子白海山輕聲說了一句。

「還有海棠,現在已經是誥命夫人了。」老二白海峰也說了一句。

只是兩人的語氣之中,都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味道。

「早知道如此,當初就不應該將海棠逐……」

「閉嘴!」老三白海林的話還沒說完,便被白君正一聲暴喝給打斷了。

不過,白海林想要說什麼,大廳之中的一群人,其實都已經能猜出來了。

白君正的眼中滿是怒意,冷聲說道:「以後誰再敢說類似的話,就給我滾出白家去!」

聞言,大廳中的眾人都是身體一顫,噤若寒蟬。

白君正在白家,那是擁有絕對權威的。

看著眾人的神色,白君正的怒色消弭了一些,不過臉色卻仍舊是極為的難看。

後悔嗎?

他怎麼可能不後悔?

如果當初不斷絕父女關係,或者後來,他同意洛辰認祖歸宗。

那麼現在,他就是誥命夫人的父親,是嵐星王的外公。他白家,也將一躍成為皇親國戚,擁有萬人之上的崇高地位。

那,將是何等的榮耀?

可是現在,不僅這一切落空了,他們還多了洛辰這個強大的敵人,面臨著滅頂之災。

而這一切,還都是他親手造成的,他不後悔那是假的。

甚至,他都恨不能抽自己幾個嘴巴子。

可是他也知道,現在就算後悔,也於事無補了。

他白家現在能做的,就是等待。

至於要如何面對洛辰,他只能將希望放在了後院的那個女人的身上。

這是他目前唯一的選擇。

而白家的眾人,此時的心情,卻是極為的複雜。

後悔、擔憂、恐懼,這就是他們現在的心情寫照。

尤其是白家三代那些曾經嘲諷洛辰廢物的,此刻的心情,更是無法言說。

而就在白家眾人心情各異的時候,大廳之外,卻是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

「嵐星王駕到……」

(未完待續。)(未完待續。) 「嵐星王駕到。」

聽到這個聲音,白家的一眾人等坐直了身體,下意識的將目光看向了白君正。

白君正看了眼聲音傳來的方向,緩緩站其身來,說道:「都跟我出去。」

話音落下,他當先往大廳之外走去。

而白家的眾人,也都連忙的跟了上去。

片刻之後,白君正一行來到了府邸大門之外,直接就看到了站在那裡的洛辰等人。

而洛辰,也就那麼淡淡的看著白君正,雙方一時陷入了沉默之中。

不過隨即,洛辰便是微微一笑,開口問道:「白家主,難道不請本王進去坐坐嗎?」

他稱呼白君正為家主。

聽到這個稱呼,白君正的眼角一跳,這個稱呼,已經說明洛辰的態度了。

不顧事已至此,他也知道,該來的總歸要來。

當即便一咬牙,說道:「嵐……嵐星王,請進。」

要稱呼自己的外孫為嵐星王,這種感覺讓他很難受,雖然他清楚的知道,那爺孫的關係,早已經被他斬斷了。

聞言,洛辰又是微微一笑,邁步往白府之中走了進去。

在他身後,楚新月、皇甫洪等人,則都是面色冰冷的跟了進去。

知道了白家曾經對洛辰所做的一切,他們對白家人,自然不會有什麼好臉色。

而白君正,在感受到皇甫洪和莫秋元兩人身上散發的強橫氣息之後,臉色則是變的極為的難看。

僅憑這兩人,便已經足以踏平白家了。

不過,在想到後院那女人曾經展露的強悍之後,他的心又稍微的安定了一些。

當即,便也邁步跟了上去。

而白家眾人,同樣是面色難看的跟了進去。

他們也都感受到了皇甫洪兩人的氣息,這讓他們的心情,都是格外的沉重。

來到白家的大廳之後,洛辰沒有絲毫的客氣,直接走到白君正的位子上坐了下來。

拋開祖孫身份不談,以他現在的身份,坐這個位子,倒也沒什麼不合適。

而皇甫洪等人,則是坐在了洛辰的兩則。

反倒是後進來的白家族人,都只能站在那裡,好像他們才是外人一樣,格外的怪異。

「兩年了,這裡好像沒怎麼變啊!」洛辰目光四下打量著大廳之中的環境,淡淡的說了一句。

而這句話聽在白家眾人的耳中,卻又是另外一番感受了。

兩年多之前,就是在這間大廳,所有人都認為洛辰是廢物,對洛辰進行了百般的嘲諷和羞辱。

白冰兒也是在這裡,一掌將洛辰打的重傷垂死。

而如今,兩年多的時間過去,大廳還是這間大廳,但是雙方的地位和心態,卻都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是沒怎麼變,人老了,總是有些念舊的。」白君正開口了,話中卻似乎是若有所指。

「念舊?」洛辰微微一笑,這才頗為詫異的看向了白君正,「白家主是在跟我說笑話嗎?」

一個念舊的人,會不認自己的女兒,不認自己的孫子?

在他看來,白君正的這句話是真的可笑。

而這赤果果的譏諷,直接讓白君正說不出話了。

一旁的白海山介面說道:「洛辰,希望你不要太過分了,他終究是你外……」

「住口!」洛辰驟然一聲低喝,而後冷笑的看著白海山,說道:「第一,請叫我嵐星王。」

「第二,我說實話而已,就過分了,那麼最好想想你們曾經做過的事情。」

白海山也說不出話了。他實在是無言以對。

「洛辰,你不要以為你成了嵐星王,我白家就會任你揉捏,如果真的開戰,我白家未必怕你。」白君正突然開口了,語氣卻一反之前的態度,變的強硬了起來。

本來,他還抱著息事寧人的態度,希望能平息此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