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東明疑惑,這究竟是什麼東西?為什麼他就是聞不出裡面究竟是用什麼藥材製成的,也不知道用來來什麼用,便想去把老爹給喚來。

Home - 未分類 - 秦東明疑惑,這究竟是什麼東西?為什麼他就是聞不出裡面究竟是用什麼藥材製成的,也不知道用來來什麼用,便想去把老爹給喚來。

可秦柏就像踩著點一樣,立馬就現身在樓閣里,眼裡滿是星星與期待,抹著一把老淚,方才他在睡夢中突然聞到一股清新的味道,沁人心脾,讓他迫不及待地爬起來,跟隨著味道來到這裡。

「爹!」秦浩驚訝,鞠了鞠身子,退到一旁,剛想解釋著何事,老爹不是在休息?為何這才片刻就出來了?

秦柏有些激動,上前拿過秦浩親手中的瓶子,臉上的期待越來越大,果真是這東西發出來,很讓他好奇究竟是什麼東西能夠這麼吸引人?

黑色的蓋子,「噴」一聲被打開,一縷濃郁的香氣撲鼻而來,猶如風帶來一股花香沐浴在整個樓閣里,讓人身形一抖。

葉青嵐微微一笑,果然是這樣,高級煉藥師的稱號不是空的,而是真材實料!能這麼大老遠就聞到了味道,而且比常人的嗅覺靈敏,本身這個東西普通人聞只是有些淡淡的香味,並沒有其他感覺,而高明的人則能領會其中。

秦柏看起來就像四十多歲的老大叔,和藹可親,完全沒有因為這種神級的藥品而表現出貪婪的目光。

雖老年,歲月卻不曾在他臉上留下痕迹,就像返老還童一樣,臉上時不時露出慈祥又可愛的笑容。除了那一頭黑色中藏著銀絲,恐怕就很難有人猜出他的年齡。 「公子,這葯可是你煉的?」秦柏希冀地目光看著葉青嵐,拿著黑色瓶子的手都在顫抖著。

「不是!」

秦柏一聽,有些失望,不過早就料到這種結果了,一個年紀如此輕輕的人怎麼會練出神級的藥品。

「我師傅煉的!」

葉青嵐淡淡地說著,當然口中的師傅是她編造出來的,如果真說是她煉的,那麼她一定會被很多別有用心地盯上,但是有個師傅老人家頂著就不一樣了。

秦柏突然抬頭,這位公子的師傅?!能煉出神級的可謂是百年難得,千年難有!他只是偶然機會在一本傳下來的古書中看到過這種東西,書中道,神級藥物常人聞,則淡而無味,能人聞,則香氣四溢!是的,說的正是這種,如果是偽造,在這京城中有誰能比得過他?放眼大陸,又有幾個能逃過他的眼睛。

「那你師傅……」秦柏的語氣中多了一分尊重,能尋一神友,則天下無敵,樂結此生!

葉青嵐當然知道他問些什麼,作為時間如此寶貴的她,又怎麼會因為這一點點事情浪費掉,她要找的海龍而不是這個燕淺國。

便解釋著自己的師傅已經隱居深山,不喜被打擾,特派她出來歷練一番。

秦柏自然懂,高人就是有這麼個怪癖!但是他很想知道作為神人師傅的徒弟的他,又有怎樣的能耐?

葉青嵐淡定地說,「我只繼承了一二,不過這葯對我來說卻是小意思!」不拿點重的東西讓這個大叔看到,又怎麼會跟她合作!速戰速決才是硬道理,如果讓他知道,她來這裡其實是為了幹了皇帝,又會有怎樣的想法?

一白衣公子,一鬍子飄逸的老大叔,倆人很快就達成了協議,而葉青嵐也為他展示一番自己的能耐,親自動手煉藥,讓秦柏嘆服!

一來二去,都互相了解了對方,葉青嵐毫不猶豫說出自己目的,而秦柏卻皺眉,疑惑之下很快答應同她合作。

三日後,京城淺雲場,一個專門用來比拼的會場,能聚集來自五湖四海近上萬的人。在這裡即將舉行一個煉藥大會,來自京城所有的煉藥師,包括來自其他地方的煉藥師都聚集在一起。

「下面,是各位尊敬的煉藥師大人們徒弟上場比拼大賽……」以為類似主持人的男子站在高台上用靈氣把聲音擴大。

沒錯,葉青嵐今天就是以秦柏的徒弟的身份來參加這一次比拼,偶然聽秦柏提到,他並沒有徒弟,所以自然而然葉青嵐就應了這事,為秦府拿下第一。

明裡是一場正當的比拼,可是有誰知道這是一場生與死的較量,一旦輸了,將會遭到國家的追殺,還有一些門派的暗殺。如若秦柏一輸,則是輸掉了所有屬於他的光輝,他又怎麼會甘心?

「呦,秦老,你也來了!?」說話的正是一位老者,眯著眼睛,唇角一抹諷刺地微笑很是刺眼。

秦柏看著他,怒火撐撐地上,憋紅了臉,就是這個老東西,上去輸給了他。 然後甩手把他煉的葯打翻掉到火爐子里,揚言是不小心,他又不好發作,只能眼睜睜看著他拿第一,而他只因為葯被燒黑了些,只能拿第二。

「呦,真火了!?」老者仍然不死心地嘲諷,「這次是徒弟比拼,話說,你徒弟呢!?」他裝模作樣地看了看他身後。

葉青嵐聽此,無語地望望天,老人的世界她不懂,但是她知道,這在他們之間,無非就是面子最重要!

葉青嵐踏步上前,嘴唇微微勾起,不知是諷刺還是高興。

「真正的煉藥師,是不會做這些侮辱自己智商的事情!」

輕飄飄的一句話,空靈又帶著冷漠,讓倆位爭吵中的老者突然轉過身來。

「你是何人!?」老者質問道,眉宇間的肅殺,鋒利的眼神看著面前這個狂妄的年輕男子。

葉青嵐看了看秦柏一眼,退到他身後,有人給他當靠山,何必自己親自出馬。

秦柏自然懂,便說是他深藏已久的徒弟,現如今碰上煉藥比拼,才讓他出山。

老者一驚,啥時候這個老東西竟然有徒弟了?便以為隨便從大街上撿來的衝量的。

「煉藥師徒大會正式開始!」

人來人往中瞬間安靜了下來,靜靜看著裡面的人,期待著煉藥比拼正式開始。

瞬間,葉青嵐已經出現在高台之上,面前擺著一個煉丹爐,爐子烏黑髮亮,在太陽光下顯得更加漆黑,如同一塊炭火一樣。

主持人有些尷尬,沒想到這位秦柏的徒弟竟然如此看不起這個黑色的煉丹爐,但是這些爐子已經是京城中最高級的,雖然賣相不怎麼樣,但是卻是很厲害!

大賽在人群的吶喊中開始,葉青嵐一襲白衣,在高台上隨著風飄揚,白皙的臉上面無表情,髮絲也隨著舞動,現場很快就被結界給包圍,以保證他們順利完成比賽。

一團火紅的火焰從她指尖而出,瞬間聚集在黑色爐子上,爐子似乎忍受不住這種壓力,顫抖了一下,瞬間燃燒了起來!

看著一旁桌子上擺放的藥材,便毫不猶豫地拿起葯往火爐里丟,絲毫不擔心會不會因為她的粗心把藥材給毀了。

鎮靜的目光有意無意地看著葯爐,而餘光卻是看著外面,這所謂的師徒煉藥大會,實則就是葬身大會,她一早就發覺了那些宮廷原配的設結界大師已經一一被調換,空氣中瀰漫著絲絲血腥味卻被一種藥物若有若五的掩蓋掉。

而這種藥物便是擺放在四周的百花樹,能隱藏一切味道,包括她煉藥的味道,也會一一被蓋過只留下一絲絲淡淡的花香。

究竟是何人,想把這些煉藥師給滅絕?究竟是抱著何目的?

一道閃光突然閃過她的眼睛,她微眯著眼睛,沒錯,那是利器的反光。犀利的目光往下看,便看到一個鬼鬼祟祟的男子此時正悄悄地靠近著秦柏,手中一把鋒利的匕首隨時從手臂中射出。

葉青嵐一怒,竟然盯上她盯上的人,麻利地從桌子上再取一枚藥材,扔進爐子里,加大火力。 「碰!」火花四濺,爐子瞬間在高台上爆炸,讓人們措手不及。

葉青嵐手捏著剛練好的葯,伸手一彈,藥丸瞬間消失在她手中,只聽得高台下一男子瞬間倒在地上,發出痛苦的聲音。匕首也隨著他的掙扎掉落在地上。

秦柏一看,很是惱火,竟然有人私自帶利器進去雲場!那些排查的人究竟是怎麼做的!!

人群中瞬間一陣恐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們的計劃敗露了,還是什麼原因,結界里的空氣急劇的減少,就像一個被揉捏著的氣球越變越小。

葉青嵐皺眉,竟然想用這麼卑鄙地手段來把他們給弄死在結界裡面!!

本想動手破了結界,卻看到從結界外圍正有一群人蜂蛹而上,這些人不是誰,正是御林軍,燕淺皇帝的專用軍隊!

一個個身穿鎧甲的士兵正整齊有序地對著結界發功,可是結界卻是受到反彈一樣,瞬間把他們給擊飛。

人群中看到了御林軍,便想到有救了,可是如今卻是什麼辦法也沒有。

「大家稍安勿躁!現場出現了一個小小情況!結界遭到了破壞,把我們封閉在裡面,不過燕淺帝國已派人過來救援!請相信他們的能能力!……」

主持人話沒說完,七竅流血,倒地身亡!人群中便更加恐懼了起來!到處亂竄,生怕下一個死的就是自己。

秦柏皺著眉,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涌動的人群朝著他而來,可是他是煉藥師,不是修靈的,又怎麼會像別人一樣能夠飛著離開?

葉青嵐瞬間消失在高台,拎著秦柏的衣尾就把他給救了上來。

一旁的少年可憐兮兮地看著她,似乎在祈求她的幫忙!

秦柏一見,便知道那個老頭還在下面,而這少年便是剛才那位老者的徒弟,有些幸災樂禍,敢跟他作對,就是找死!幸虧自己臨時找到個這麼厲害的「徒弟」!崇拜地目光看著這個比他小半載的年輕少年。

「救命!」

人群中的疾呼,句句戳心,大家忙著逃命,卻忘了師徒恩情,有些更甚者把自己的師傅扔下,自己一個人隨著人潮的涌動而奔跑!而落下的人便不知不覺倒在地上七竅流血,睜大著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簡直就是死不瞑目。

秦柏也注意到那個處處與他針對的老頭,此時他也隨著人群的涌動而跑,髮絲凌亂,長袍也已經破敗不堪。前方的年輕則跑得很快,而他也落後於前面跑的人。

一道利光突然閃現,葉青嵐眯著眼,「救還是不救!?」問著一旁的秦柏。

落後的人逐漸倒下,而老者也慢慢落後著,一道光瞬間射中老者的腿,他痛苦地倒在地上。

秦柏臉上露出擔憂的神色,而那個前面則是直接跪下來哀求著。

又一道光直向著老者的胸口,卻被生生卡在半路中,倆道光突然扭曲在一起,一個向前,一個阻擋著。

結界里越來越緊湊,呼吸都變得有些困難!葉青嵐大怒,反手用力一推,那一道光瞬間消失,遭到反彈,射到結界處,顫抖了幾下。 「碰」的一聲,結界猶如玻璃碎片瞬間爆破,發出刺耳的聲音,扭曲地空氣像得到了釋放一樣,瞬間往外面沖著,猶如衝擊波一樣,把外圍的人都彈飛,像一場大雨,瞬間掉落在地上,唉蝶在一起。

葉青嵐手一伸,看著瞬間從地上升騰起來,落在高台上。沒等他們反應過來,高台瞬間爆破。

她極速的把高台的上的秦柏還又那師徒倆人安全地帶落在空地處。

「碰!」高台瞬間碎裂,上來的煉藥的人此時已經被碎石子扎得滿身都是洞,隨著壓力往外飛著,最後硬生生掉落在地上,有些直接翻過白眼便死了,有些直接則痛苦的呻吟著。

有那麼一刻,他們覺得自己錯了,以為煉藥師無人能比,但是在危險面前,他們就只等著宰割,沒有靈力,如同草芥,沒有任何翻身的餘地。

這一次的師徒煉藥大會,給燕淺國帶來一個不可磨滅的歷史和災難,無數的煉藥師從此葬身與雲場,包括來自五湖四海的煉藥師,都一舉滅亡,能夠活下來的寥寥無幾。

整個大陸似乎都處於一個動蕩的時刻,燕淺國滅了他們的煉藥師,相當於滅了他們成長的道路,他們能不生氣么?

燕淺帝皇日夜操勞,試圖從中找到在策劃之人,卻沒有任何消息。然而卻有一個人,讓燕淺帝皇上了心。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秦柏的徒弟,青葉藍,憑空出現的青葉藍,不久救了秦柏,還救了大中國的煉藥師王以及他的徒弟。

那這是不是意味著,當時那個所謂的青葉藍是有能力也可以救其他煉藥師呢?現如今他並沒有救,難道說,他就是那個幕後中人?

如果讓葉青嵐知道這時燕淺帝皇這麼想的話,一定會把整個燕淺帝國給炸了!不過她也不能這麼做。

大中國的煉藥師王便是那位一瞬間白髮蒼蒼的老者,來之前她能看得到這個看著一頭烏黑的頭髮,瞬間變成了白髮,這是不是意味著一個人的元氣即將到達終點。

秦柏雖不喜這老者,但都是同行人,如果不理不顧自然說不過去,便****給他煉藥治療。

一星期後,燕淺國重整,把所有的護衛隊都給換了,而那個雲場也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老者和他徒弟倆人辭別了秦柏,便一再道歉和感謝他的寬容大度。心中更是對葉青嵐敬佩不已,放言,若有需要他的地方,哪怕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辭,便回到了大中國。

而據云峰收到的消息便是,上次那場煉藥大會其實只是燕淺帝皇自導自演,目的就是讓更多的煉藥師死,以絕了其他國家成長的後路,可也就沒有想到沒有徒弟的秦老也會前去參加。

一個高級的煉藥師將意味著整個國家的生死存亡,是一個國家國力和軍防之根本,也就慶幸著秦老還活著。

小日子似乎不是很安寧,燕淺帝國剛平息一件大事,現在要搗亂的閑事又來了。 劉長生再次出現在客棧時已經是一個星期後的事情,這次他帶著一大幫衛隊前來,分毫不說就把這家店砸得亂七八糟,還把掌柜給打傷。

掌柜扶著胸口,憤怒地看著劉長生,為什麼這個人就不去死,人間的敗類,人渣!

劉長生收到他的目光后,大搖大擺上前,拖掉褲子,就撒上了尿,嘴巴里還囂張著,「這就是得罪本少爺的下場!」

一片利器不帶痕迹地向著劉長生的褲襠而去,他瞬間倒在地上大吼大叫,手死死抓著褲襠!

掌柜也一時反應不過來,這究竟發生了什麼東西,當實現瞄到地上那根流著血的玩意意時,愣了一下,沒想到是這東西斷了!

護衛見狀立馬上前扶起他,連帶著那個玩意也不忘了撿起來,向著秦老的藥店而去。

一瞬間的功夫,客棧里的人走個精光,掌柜至今都呆愣坐在地上,直到很久才前去把客棧的門給關了,木納地收拾著東西。如此出了這個事,他必死無疑,那麼他也就只有快點逃了,否則那個煞星再回來又不知道怎麼去折磨他。

掌柜想到這立馬去收拾東西,前去。這才片刻,客棧門口已經圍了一幫官兵。

掌柜呆愣,手中的東西也掉了,跌坐在地上,這下,他連逃也逃不了了!心中充滿了絕望。

「給我去搜!」領隊的一聲大喊,立馬就有一大幫人進去客棧翻箱倒櫃,噼里啪啦,幾乎把整棟樓都給掀了。

旁人見狀,一臉悲痛的搖搖頭,看來莫老又要遭殃了,遇上那個劉長生那個煞星,沒有幾個人能有好的結果。

莫掌柜就這麼被帶回監獄里拷打審問,劉丞相之子斷了命根子的事可大可小,雖然他們時常會躲在被窩裡偷笑,但是在這麼嚴肅的時候還是要嚴肅的!

「說,究竟是何人斷了劉公子的命根子!」獄官說著,臉上不自然地笑了起來,哈哈,那個劉公子,竟然也有這麼個時候,平時占著劉丞相為非作歹,每個人看到他都恨不得滅了他!

莫掌柜無辜地說道,「小的不知道!」便如實彙報著發生的事情,而獄官更是同情莫掌柜,便讓人假冒一出莫掌柜已畏罪身亡,把他丟在亂葬崗,莫掌柜感恩地看著那些走遠的獄官,果然,這世界上還有好人的存在!

當葉青嵐直到這件事時已經是第二天早上,秦老過來根他講劉長生命根子斷之事,劉丞相這次給他下了死命令,必須讓他把劉長生的那玩意接上,否則就滅他滿門。

葉青嵐有些惱火,官大欺民就是這個樣子!不禁有些擔心那個老實忠厚的莫掌柜!歡喜的是,雲峰過來告知她,莫掌柜已經安全離開了燕淺國。

而這件事的作佣者正式此時黑著的臉的雲峰,只見他一臉平靜,沒有為這件事感到任何愧疚,反而有些疑惑青嵐大人為何用這種目光看著她。

「錦衣呢?」葉青嵐發問,好久都沒有看見這個女人了,不知道是不是又幹了什麼樣的事。 雲峰一聽,低著頭,「她恢復了原來的容貌!混進了劉丞相府!」

雲峰說著,臉上有些愧疚,是他沒有管好這個女人,否則就不會那麼讓她任性。

葉青嵐皺眉,擺擺手,「也罷!你最近也很忙,讓這個女人安分點,否則就殺了!」

雲峰聽此,立馬應下,的卻是該給點錦衣教訓了!

燕淺國註定不會太平,天微微亮,便看到一群士兵進去京城駐紮在城內,聽說這京城這幾天不會太平。

葉青嵐甚感疑惑,親自溜進皇宮探究一番,這才發覺原來這個燕淺國只是一個傀儡,然後這個幕後人竟然是白骨門,這驚天的消息讓她震撼了好久。

這天,葉青嵐來到一片海域,大海寬大無比,一望無際,海面很是平靜,偶爾吹來幾朵浪花瞬間又消失在海中。

「娘親,娘親!」龍尊寶寶激動的聲音傳來,葉青嵐疑惑,不知為何事?

「娘親,寶寶能感覺到熟悉的感覺!」龍尊寶寶似乎很是高興,好像還帶著激動!

葉青嵐看著這片海,又想到海龍一勢力,從而又想到了龍尊寶寶!

「轟隆隆,轟隆隆!」沙灘上突然激烈的顫抖著,葉青嵐疑惑地看向遠方,這不就是今早入扎進城內的士兵?

葉青嵐身形一影,便很快就消失在海岸上。

由劉長生之父劉丞相親自帶領著一行軍隊,遠處望去,無盡頭,可想而知,這也許是燕淺國所有的士兵都在這了吧!

「海龍,出來!」隨著劉丞相的一聲大喊,其他士兵也跟著喊起來,聲音震耳欲聾,海面上也瞬間掀起了波濤洶湧!

一聲蓋過一聲,似乎這空氣都被這叫喊聲給撕碎,不知這些聲音里是否含有魔力一樣,讓大海都跟著顫抖,陸地也瞬間裂出了幾條裂縫。

葉青嵐一聽,海龍?難道這裡真的是海龍的區域,不禁有些疑惑。

海面瞬間翻滾,就像開水一樣劇烈的滾著,海里瞬間衝出了一幫人。

身著金色的鎧甲,在陽光底下金光燦燦,耀眼十足,金色的頭髮很是讓人感到冰冷。

為首的老者更是一身金色的長袍,蒼白的頭髮在海風中凌亂著,面容剛毅,絲毫不影響他年邁的骨骼英氣逼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