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小子,多好的機會,多難得的機會,能夠將那麼多的生靈聚集在一起,那麼多的生靈,能夠將他推到什麼地步啊?傻真傻啊,正是因為那麼傻,所以才會那麼弱小,任人欺凌,那個創建大陸的那人也是活該,以為我們留下的東西是那麼好吸收的,結果呢……呵呵!」但過不了多久,隨著梁冬將「信仰之門」收回來之後,這個男子似乎都能知道,嘴角上的笑意一下子凝固,臉色鐵青的大罵,表面上的紅色光幕劇烈的波動起來,顯然梁冬的這種行為,讓這個叫苦不迭又是憤怒,但一說起氣魂大帝的所作所為,就是冷笑連連,冷笑聲內,還有一絲嘲諷。

Home - 未分類 - 「該死的小子,多好的機會,多難得的機會,能夠將那麼多的生靈聚集在一起,那麼多的生靈,能夠將他推到什麼地步啊?傻真傻啊,正是因為那麼傻,所以才會那麼弱小,任人欺凌,那個創建大陸的那人也是活該,以為我們留下的東西是那麼好吸收的,結果呢……呵呵!」但過不了多久,隨著梁冬將「信仰之門」收回來之後,這個男子似乎都能知道,嘴角上的笑意一下子凝固,臉色鐵青的大罵,表面上的紅色光幕劇烈的波動起來,顯然梁冬的這種行為,讓這個叫苦不迭又是憤怒,但一說起氣魂大帝的所作所為,就是冷笑連連,冷笑聲內,還有一絲嘲諷。

「不過你越強,總之就對我有好處的,「信仰之門」雖然威力無窮,但後遺症還是有的,況且,你忍得住不用么?」但臉色鐵青大罵之後,回歸回來,這個男子的扭曲的臉龐上卻泛起了冰寒。

「恩?」

「這是怎麼了?」

「我們這是在哪?」

伴隨著梁冬將「信仰之門」收回了眉心后,白金色的光芒就逐漸消失暗淡而去,最後,白金色的光芒就從氣魂大陸之內消失了,而原本靜止下來的氣魂大陸又開始崩碎了,但對於這一些,比起所有人來說就顯得不太重要了,接著梁冬就迫不及待的睜開了眼眸,緊張的看了過去自己是不是收回了「信仰之門」之後大陸上的所有人就都回歸了本來的神採樣子,當下看了之後,果不其然,一個個原本木然的人目光內都是回歸了神采,紫萱也是回歸了神采,所有人一回神采之後就又陷入了迷惑當中。

「我們……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我感覺到整個身體,都沒什麼力氣?」

但從目光以及身軀,都回歸了有生氣的樣子之後,梁冬看到,一個個原本長生秘境可以活上千歲的強者一個個睏乏起來,睏乏,這些是只有在尋常人身上才會出現的啊?

三國之鬼神無雙 長生秘境「血肉變」的強者,正常情況下就已經可以活了上千歲了,但現在,一個個長生秘境「虛空變」或者是「無形變」的這些強者,居然都出現了睏乏,沒有力氣,這個「信仰之門」到底是什麼存在,白金色光芒一出,為什麼會擁有那麼強大的力量,這樣的力量,簡直比皇級甚至地級氣功都要厲害,想到這裡,梁冬全身都布滿了冷汗,從「乾坤不死勁」展露了鋒芒之後,這些鋒芒,都讓自己一直都擁有越級挑戰的能力,但這一次,梁冬害怕了,這「信仰之門」的喚醒,不知道到底是好是壞。 「哎……,我好想躺下去。」

「我很難受,好難受,不知道怎麼回事?」

「梁冬,剛才怎麼回事?我只是感覺我看到白金色光芒的一瞬間,就感覺做夢一樣。」

「是啊,為什麼現在又沒有了呢?」

這時候,紫萱左顧右盼之下,看到每一個人目光內皆都是疑惑,四下掃射之時,就看到了梁冬,問道。

「你們剛才是真氣不濟,所以精神可能出現了一個恍惚吧?」看著紫萱這樣問,梁冬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回答,知道自己欺騙紫萱這樣是不對的,但梁冬相信自己下次絕對不可能再用「信仰之門」。

「是么?」紫萱細小的眉頭微蹙,有點疑惑的喃喃道。

其餘的所有人也都是滿臉的茫然。

「這……,這……,這個真可怕……,這簡直是諸神的大殺招。」怪不得諸天萬界的眾生念頭被吸收了過去之後,諸神就越來越強大,最終將地獄內的群魔鎮壓,原來,這就是諸神的手段,想到這裡,梁冬渾身一下子涼颼颼的,那現在,「信仰之門」在自己的身軀里,那就是說重新潛伏下了一個跟氣魂大帝一樣的種子,不過,比氣魂大帝還要可怕一千倍一萬倍。

「梁冬,快,吸收,將大陸不再崩裂而去。」這時候,紫萱本來清醒過來看著所有人都保持不了原來的姿勢幫助梁冬煉製聖魔圖,心神剛剛大急,但看著天空上的那團神秘漆黑的雲團居然變成了白金色的雲團看上去,看上去,神聖而光明,給人的一種不再是陰沉沉的感覺,而是一種光明神聖的存在,也不再有狂暴的諸神群魔會反震的念頭,急忙一喜色道。

「嗯?這是……。」頓時,梁冬抬頭望去,目光猛然一縮,果然,從這團白金色的雲團之內,察覺到的只有祥和之意,但梁冬怎麼感覺,這祥和之下,卻潛藏著很大的危機,但現在一聽紫萱說,再聯想到剛才的事情發展,怕是這團神秘魂雲,也被「信仰之門」凈化了,或者說原本的負面力量都已經消失了,剩餘的,只有對諸神虔誠的信仰,想到這裡,梁冬的腳步卻硬生生的戛然而止,就算天崩地裂了,梁冬似乎都不想動一下腳步。

「冬兒,你怎麼了?」姑姑梁婉玉還有父親梁俊看著梁冬始終止步不前的樣子,大急道。

氣魂大帝的傳承多少年來多少人為之而前仆後繼,但現在,明擺在面前梁冬反而怎麼止步住了呢?

「父親姑姑我……。」梁冬看向了兩人疲憊的樣子,知道兩人因為剛才「信仰之門」的問題,怕是不少精力都被吸收了過去。

但梁冬一聽,卻不知道從何作答。

「梁冬,別愣著啊,這是我們離開這裡,我要找我姐姐,你找你母親的唯一途徑了。」紫萱看到梁冬優柔寡斷的樣子,急得一下出言喊道。

「母親,對啊,母親。」頓時,梁冬瞳孔猛縮,對啊,找到母親一家團聚不是自己以來的願望么?但現在,梁冬一想到剛才「信仰之門」造成的詭異場景,就讓梁冬整個后脊背都濕透了,到現在,都是怔住了心神,都說諸神鎮壓了群魔,還諸天萬界安寧,雖然都有爭鬥,但至少,沒有讓群魔有可乘之機,難道,這便是諸神強大起來的方式么?那真是如此的話,那也太滅絕人性了吧?

「冬兒,你要記住,只要自己沒有邪念,沒有辜負那麼多親朋好友對你的信任以及鼓勵,我們都相信你,不會因為一些外物而迷失本心的。」這時,梁俊雖然臉色蒼白,但對於梁冬,自己的兒子,雖然別的大忙已經幫不上了,但基本的鼓勵還是有的,反而是這些鼓勵,讓梁冬感覺格外的暖心。

「我……。」一聽父親的話,梁冬何嘗不想踏出這一步,但他怕,怕這個「信仰之門」會害了所有的人,但隨後靈機一動就釋懷了,因為,仙之位面之內,自己今後完全可以將所有的親朋好友全都帶到這裡來修鍊,這樣一來,所有人跟氣魂大陸脫離了關係之後,自己不就不怕了么?就算有什麼代價,也是自己承受。

「好。」想到這裡,梁冬沒有任何猶豫,諸神跟群魔的念頭讓氣魂大帝收集而起,都可以成就上古大聖之位,在氣魂大陸之上就是傳奇,若是自己煉化之後,自己可以成就多少啊?或者說,擁有下品仙器的自己,更可以增強多少實力?雖然在仙之位面的時日尚淺,但對於仙器的珍稀程度還是略有耳聞的,每一件仙器出世之時,都有很多強者保護,防止別的勢力前來搶奪,而下品仙器,若是長生秘境「血肉變」也就是梁冬這樣的強者出手,那威力,就足以將長生秘境「無形變」的強者給壓成肉餅,但仙之位面真正的修鍊者可不在風雷鎮這樣的窮鄉僻壤,他在更繁華的地方。

下一刻,梁冬沒有任何猶豫,身形飛掠了起來,「天地為爐」一出,一瞬間,這片天地一下子就化為了黑白之色,滅殺一切的真氣雷霆閃爍在這片天地之間,氣魂大陸已經分裂成了一半半,而且,「天地為爐」之內還一股濃郁的鎮壓氣息蕩漾在這裡,在同等氣功修為的對手當中,在一個梁冬主宰的世界內,根本沒有半點勝算,但雖然所有人都身處其中,但沒有梁冬的念頭下達,這些原本可以鎮壓對手氣勢上的「天地為爐」卻也沒有對自己的人造成半點傷害。

轟!

一道驚天動地的聲響,天堂上的乳白色真氣跟地獄內的真氣如同潮水一般猛然也是突然包圍住了這團白金色的雲團,這次,果然被「信仰之門」凈化了,沒有一點阻擋,自己的神穴竅真氣一進入馬上就佔據了主導權,梁冬就懸浮在其面前,全身白金色光芒閃耀而出,宛如天神一般,戰威無可敵。

「這,梁冬這小子這到底什麼真氣,好宏達,好氣勢。」

「又一尊天子般的天才冉冉升起啊?」

所有人都是這樣感嘆著,流連忘返。 「天子也算是有對手了。」

「此子遲早會超越氣魂大帝,成為氣魂大陸第一人,真不知道有什麼奇遇啊?」

雖然對於四大學院的掌院弟子而言,梁冬現在的力量還不足以轟殺他們,但他現在氣功一動造成了這番景象,這種大場面的意境真氣,他們卻是沒有見識過,就連聖域,都好像沒有梁冬這氣功的神妙,相信經歷過了那麼多事,天子跟梁冬已經不死不休,若是梁冬是五年之前,才是神通「靈魂境」,那跟天子長生秘境「不死變」有著巨大的差距,但現在,梁冬跟天子的距離已經拉近了很多,雖然天子是上古大聖下凡,但如今的梁冬煉化了聖魔圖,成就了仙器,並且還有一個神秘莫測的母親,真不知道,這兩人之間,到底結局會怎麼樣?

但即使梁冬最終為此付出生命,但他的名字,卻會始終會回蕩這裡每個人的心間,沒有人能夠磨滅,因為,天子的威嚴當日,只有梁冬一個敢挑戰,憑這一點,就足矣,不過,下次天子再次找到梁冬之時,必將會帶著更強大的力量降臨。

「這,梁冬到底剛才做了什麼?怎麼……。」對於梁冬說的剛才那個借口,紫萱始終沒有想明白,原本,諸神群魔的念頭就是因為難以煉化,所以才集中了那麼多人的力量,但現在,梁冬憑藉自己一個人,也能煉化,而且,自己精神似乎恍惚了很久,醒來之後,神秘而深邃的魂雲,就化為了白金色,這些,都是疑點。

「煉。」

對於這一些,梁冬自然不知道,但這一刻,他已經懸浮在空,面前的這一團似乎雲朵一般的白金色雲團正在逐漸被煉化,每煉化一絲,這白金色的這一絲原始力量就進入了梁冬的身軀內,其身軀就偉岸一分,就浩大一分,諸神跟群魔的念頭本就是諸神之物,而小金人是諸神印記,「乾坤不死勁」更是神級氣功,現在被梁冬煉化,不過是龍入大海,順理成章,所以,沒有任何的不順,都在梁冬盤膝坐著閉著眼眸緩緩當中被煉化。

「長生秘境「靈魂變」。」

陡然,待煉化了三分之一的力量之後,梁冬猛然睜開了眼眸,長嘯一聲,一股更加浩瀚的氣息闖蕩而開,所有人看著現在的梁冬,就感覺在仰望著他一般,下一刻,梁冬的體內似乎響起了猛獸的長嘯聲,旋即,在梁冬的背後,出現了一頭頭白金色真氣幻化出的龐然大物,長長的鼻子席捲到哪裡,哪裡的空間就崩碎,仔細一聽,就好像是大象的聲音,但現在的大象,給人一種威猛無邊的樣子。

三十萬顆神穴竅就又開始爆炸了,一種舒暢之感,再次蔓延全身,每一絲血液,每一寸皮肉,似乎都在興奮的顫聲叫道,這一次,直接復甦了七十萬顆神穴竅,總共是一百萬顆神穴竅之力,那全身席捲而出的真氣,都給人一種天道一般的威壓。

又再次前進一步,擊殺天子找回母親的幾率又大了一分。

「該化成什麼樣的仙器才好呢?」但下一刻,梁冬卻有些尷尬的看著面前這團被自己逐漸煉化了的白金色魂雲,心裡卻在苦思冥想著自己該煉製成一件什麼樣的仙器才好呢?

氣魂大帝當初煉製聖魔圖的時候,心裡肯定想著,以聖魔圖控制氣魂大陸的一切,最後將所有人的真氣力量歸一,而他不僅將原本喪失的力量精力找回,更可以將他推動到更強大的地步。

「內修政德,性無命,外樹才氣,築新風,是為聖,成就大聖之後,逍遙於世間,但這宇宙之內,還是紛爭不斷,沒有人能夠將這樣的情況遏制,唯有將一切鎮壓,然後將一切妖魔鬼怪肅清,並曉之以理,動之以武,理能折服,便是最好,不能折服,武,也要征服,總比再多出殺戮紛爭好吧?皇?若是能有將宇宙統一,建立一個盛世,然後選出一個賢能之人,宇宙大千世界,歸於平淡,氣功源遠流長,豈不是人生真意?」頓時,梁冬感覺自己自從有了「乾坤不死勁」之後,一路上走來,見過了爾虞我詐,陰謀詭計,像洪月兒這樣的女子陰謀詭計不斷,不亞於一個殘忍嗜殺的妖魔鬼怪,但妖魔鬼怪同樣可怕,但若是能夠以一個擁有聖人之教化天下之心再加上皇者風範,這樣的人,應該就能鎮壓一切了吧?

想到這裡,梁冬萌生了一個念頭,而後逐漸將這些理清了思路,與此同時,當這團白金色魂團都被自己煉化吸收完之後,就道:「聖皇塔」吧!」

「喝」。

梁冬雙眸一亮,不再猶豫,按照自己心中的感覺,開始將這些煉化為神穴竅真氣的諸神群魔念頭慢慢的席捲而出,最後,掐好印訣連續變幻了另外幾個印訣之後就是往前一推,面前的空間,就出現了一座白金色的塔狀樣子的高塔,這座高塔,並沒有形成實質,從梁冬這邊看過去,就好像是湖面上的高塔倒影一般,隨著神穴竅真氣的注入,還波盪起了一些漣漪,就好像石子投入湖內所產生的反應,但高塔卻給人一種非常神聖潔凈的感覺,讓人心底,生不出一絲的雜質。

「怎麼回事?氣魂大陸怎麼碎了?莫非裡面發生了驚天劇變?」這時候,察覺到了宛如羅盤一樣的氣魂大陸從中間宛如雞蛋殼一樣的裂開,而且,陸層也直接碎裂了,在外面的趙天下等人剛剛被梁冬放下的心又猛然提了起來,目光看著氣魂大陸馬上就要跟雞蛋一樣分成了兩半怎麼可能還無動於衷,趕忙施展自己的真氣將陸層重新修補起來,但這次不是單單像之前震旦學院只是一個地方的碎裂,這一次,是整個大陸,即使是縮小了數以萬倍,消耗完的真氣仍舊是非常龐大,隨著三人的真氣逐漸輸入,三人感覺,在這兩天修鍊而成的仙氣又沒了,並且,還不夠,還要不斷的輸送入自己原本的真氣。 「是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蕭人雄也是一驚。

「會不會是裡面出事了?」雷黑獄作為雷神學院的院長,實力也是不錯,但卻是三人內話最少的一個,此刻,也是瓮聲瓮氣的問道。

「別擔心,三位大聖,這是梁冬要成就仙器的徵兆了,氣魂大帝本來就成就了絕品道器,並且這些都還是諸神群魔的念頭形成的聖魔圖,此時只不過注入了仙氣,成就仙器本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但接下來,你們要屏蔽這裡的一切,若是仙器出世,肯定會有異象的,到時候,無數強者就會聞訊而來,到時候,我們真的是死無葬身之地了!」這時候,紫萱看到了天空上出現了一座高塔,就知道,梁冬讓原來的聖魔圖變成了這樣,但從上空的氣息傳來,比原來高強了數百倍,而且,熟悉仙器擁有多麼猛烈威壓的她毫不懷疑的出言大喜道。

但說到後面,面色也是凝重起來,雖然仙器成功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但伴隨著的,是天有異象,若是暴露了蹤跡無數長生秘境大神通者都會趕來,甚至,還有上古大聖強者,仙之位面這種高等位面的位面,比氣魂大陸這樣的低等位面不知道要強多少,其之內的上古大聖,也不知道強多少,但不用說,隨意來一個就可以將梁冬鎮壓。

「這樣啊?」

「那麼嚴重么?」聞言,三人皆是一驚,最後,三人的聖域圍著氣魂大陸為中心,盡量的將一切真氣波動壓低,將這裡的方圓百里之內,模擬樹叢內的氣息布置好之後,就目光警惕的感受著,一點都不敢放鬆大意,聖元王朝皇帝雖然也是上古大聖修為,但對於安全來說梁冬還不能夠百分之百的放心,所以,就沒讓他出來了。

轟隆隆!!!!

待梁冬形成這座白金色的漣漪高塔之後,高塔之內,就莫名的散發出一種淡淡顯得獨特的仙氣,這種仙氣,是紫萱凝聚仙之位面真氣進入梁冬體內幫助煉化聖魔圖那團神秘魂魂雲而形成的,但沒有進入多少,便被自己的「信仰之門」出現而打斷,整個「煉器**」都生生的停止住了,但仍舊如此,還是被煉化了,成就了下品仙器,而且諸神群魔的念頭,這樣煉製仙器的材料,已經是上佳之極,再加上這樣的仙氣,想不成為仙器都難,接著,這樣的仙氣剛開始只是微微有些飄蕩而出,到最後,在隆隆的巨響聲中,這樣的仙氣如同暴風雨一般從這座高塔內席捲而出,一股震天動地的威壓從天上傳達下來,而且,隨著這座白金色的高塔越來越真實,席捲而出的仙氣就越來越越多,越來越雄渾,這些仙氣,本身就不能修鍊所用的,只是用於對戰,但梁冬若是在這樣的仙器內修鍊,會比原來在氣魂大陸之內更有好處。

「這……,這便是古老神話傳說中的仙器成型時的樣子么?」

「簡直比神通九重「逆天境」晉陞長生秘境還要強大一百倍。」

「嘖嘖嘖……,梁冬此子已經如此厲害,再加上仙器,恐怕實力會再次高漲上很多啊?」

「唉……,但梁冬勢單力薄,天子什麼人?天王大聖掌握了一個星系,一個星系眾生之力合在一起那該多龐大?而且,聖級氣功的威力我們之前可是見識過了,更何況,洪月兒的背後有神龍一族撐腰,神龍一族啊,那是在遙遠的神話時代就已經是盛極一時的啊,到現在,依舊震古爍今。」看到這座白金色的高塔,一個個強者都知道了上面的高塔所為何物,道器,根本就沒有這種波動,唯有仙器才能讓掌院弟子巨大的威脅感。1

頓時,抬頭望著這座白金色的高塔,一看去,就好像高聳入雲,仙塔一般,根本看不清到底是有多少層,接下去,一道七彩霞光猛然衝天而起,不僅穿過了梁冬神穴竅真氣幕布的阻擋,更勢如破竹,又是穿透過了氣魂大陸,直接升騰了上去。

轟!

下一刻,三大大聖維護的陸層一下子破碎,連他們三人之力,都抵擋不住仙器的仙氣之威力,而這道七彩霞光,就好像一道七彩光柱,扶搖上天,一瞬間,投射入這邊隕界的天空之內的時候形成了一片七彩霞光,頗為的壯觀,但卻讓很多雙眼眸一下子睜開了眼眸。

「恩?邊隕界,有仙器出世?」

「怎麼可能??」

「去看看再說。」

「快報告仙院。」

當下,這些眼眸的主人,都是疑惑跟好奇的喃喃道,隨後,就已經消失不見,顯然,都被引了過來。

「不好,梁冬,快隱藏起來,不然,會被很多人發現了。」頓時,紫萱大呼不好,飛掠了上來,催促梁冬道。

「糟糕。」瞬間梁冬沒想到仙器出世那麼大,自己的神穴竅真氣遮蓋,都沒什麼作用,印訣一變,加快了形成的速度。

「怎麼可能?兩位,將這裡的一切氣息屏蔽,不能讓任何人靠近這裡。」趙天下當機立斷,沉凝的低吼一聲道。

「恩。」

接下去,三大大聖分為三個方向,共同升騰起了三大聖域,將這裡的空間形成了一個朦朧的真氣光幕,但不管怎麼隱藏,但這一道宛如天柱一般的宏偉景象依舊將無數強者宛如蝗蟲過境一般吸引了過來。

「真是太糟糕了,怎麼辦?」這一刻,感受著來自四面八方的強大氣息,這些氣息,雖然都沒有上古大聖的強者,但趙天下感覺,這些破風而來的長生秘境強者,似乎都可以與自己等人一較長短,這就是仙之位面么?這就是氣魂大陸跟這些位面最大的區別。

「不管了,怎麼說也來到了仙之位面了,只要有機會在這裡修鍊,我們當然也要在這裡修鍊啊,梁冬這個小傢伙,雖然弱小,但在天子的壓迫下幾乎好幾次都是絕處逢生,我們也只能相信他了。」頓時,趙天下跟雷黑獄三人也是露出了苦笑道。

但現在不知道邊隕界的具體情況,但若是仙器出世,要想搶奪,他們也是不能同意的。 「眾聖塔,凝聚。」在外面的情況梁冬自然全都知道,臉色也是大變,但現在不能慌亂,若是慌亂,煉製失敗,這樣上好的材料也就沒有了,而且這次將那麼多人引過來的代價也就白去了,自己等人也會暴露,有了仙器,至少還有一戰之力,沉喝了一聲道。

梁冬全身衣袍獵獵作響,不斷的變幻了一個又一個的印訣,按照自己內聖外皇的思想,開始鑄造一口絕世仙器,最後,隨著梁冬不僅用自己的神穴竅真氣勾勒著這座眾生塔的一形一狀,將自己的思想也隨著真氣而進,接著之後,這座眾生塔就越來越真實,白金色的光芒越來越熾烈,熾烈的光芒讓人都不敢直視,而眾生塔的頂端之上,七彩天柱已經是沖入了天空之內,將原本天空內的蔚藍之色染成了七彩之色,這裡方圓千里內的仙氣全部都被調動起來,這裡的每一絲仙氣,都比氣魂大陸之上的天地真氣濃郁幾百倍,什麼叫仙氣?就是超凡至仙,羽化而登仙,只有煉化一些仙氣,才有資格成就仙人之位,像風火雷電純陽四老,怕是領袖的親信,所以就關押了紫萱了那麼多年,這個事情,都沒人知道,看起來,幾人也是對仙之位面很嚮往,但苦於無法將紫萱利用起來,或者說紫萱寧死沒有帶他們去仙之位面,所以才會一直在天子學院內。

「大哥越來越近了。」

陡然,在這片方圓千里原本安靜的只有一些野獸的低吼聲還有一些昆蟲的鳴叫聲,但現在隨著梁冬這裡的一道七彩光柱扶搖上升,將這片原本的寧靜一下子打破,那宛如是要破開蒼穹的七彩光柱實在是太驚人了,能夠直達蒼穹,這樣的氣勢,這樣的壯觀景色,超越了這裡方圓千里之內的一切,想讓人不注意到都難,任何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都是臉色不安恐懼的望著那道七彩光柱,但仔細一看,七彩光柱是陸地發射上去的,所有不管是仙之位面的宗門,還是什麼獨自一人的強者,只要是對自己本身的實力或者說是有深厚背景的,反正自信十足不怕任何存在的人都是飛掠身軀前去一看,知道這種天有異象是什麼造成的強者更是興奮的舔了舔嘴巴,身軀一動,就也飛掠了過去,總之,這道七彩光柱讓這邊整片天空都染成了七彩模樣,而且七彩光芒,還將附近千里乃至千里的一切事物,都映射上了七彩的顏色,就好像是彩虹一般的異狀讓整個邊隕界很多人都動了起來,四面八方匯聚而來的人就好像是蝗蟲過境一般,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其中一人,更是忍不住興奮的叫道。

「炎凌,你也來了啊?」頓時,人流之中,一道極為強大的身影發出了冷笑聲。

「是啊!」

「葉輕風你也來了?」

「你能來為什麼我不能來?」陡然,幾道極為快速的破風聲由遠而近,這幾道,在蝗蟲過境一般的人群內顯得尤為強大,都是互相看了一眼,輕笑道,慢慢的,這些人的背後,接著出現的強者越來越多,空間嗤拉一聲,空間被太為快速的速度摩擦而致,一道道影子就化為了各不相同的顏色顯露了出來,有黃有紅有黑有綠,這是這些破風聲內人的真氣顏色,但似乎還相互認識,在前來的過程中還戲謔的鬥起了嘴,這片蒼天古樹茂密繁多,但卻阻擋不住這些人的腳步,一路上就是橫衝直撞過來。

轟隆隆!!!!

這片叢林內的蒼天巨木都被這些強者連根拔起,這些破風聲周圍蕩漾著強大的真氣,巨木一碰到都紛紛斷裂,或者說被冰凍成了冰雕,最後被身後的那些來人稍微一陣破風聲刮過就成破碎,或者說,還有一些全身燃燒著烈焰的強者,真氣一蕩漾,萬里江山似乎都要被焚燒乾凈,還有一些還鑽入地下,鑽的過程中,不斷的碎石都被濺射而起,被勾勒出了一條土黃色的溝壑而後又被灑落的碎石淹埋,一看,這些氣功就是比較雄渾的,能夠長時間在地底那堅硬的岩石不斷的鑽破往前,這不僅需要極其強大的毅力,還要有很雄渾的真氣,不然真氣耗盡,就只在在地下了。

「眾聖塔,凝。」梁冬猛然最後一喝,印訣連連變動,無數的神穴竅真氣合二為一,而他自己,憑藉著跟聖魔圖之前的連接,一道道白金色的光芒沒入了破碎了的氣魂大陸,都連接在這些板塊之上,氣魂大陸,目前那麼多人還是得安置在上面。

轟隆!

與此同時,隨著梁冬加快煉製,眾聖塔越來越真實,最後,一股浩大的威嚴從這裡席捲了出去,那強大的真氣席捲出去,無數的空間碎裂,無數的氣浪排盪開來,無數的大地塌陷而去,而塔尖,上升的七彩光柱則是慢慢的由粗的變細,從粗大的如同人的腰部那麼粗的七彩光柱逐漸變成了腿部那麼大,最後,大腿的七彩光柱都化為了手臂,旋即,越來越虛無,直至消失,一股浩大的氣息則是在這座彷彿跟九天接壤在一起的眾聖塔身軀上散發而出,整座眾聖塔,就好像是一個巍峨的巨人,聳立在這方圓千里之內,白金色的光芒照遍了數千里的範圍之內,這樣的光芒,即使是無數的力量亂認眼球的爆發而出,仍舊讓無數人視線難以移開,無數人驚愕的看著這座白金色光芒的高塔,眸內都閃掠過貪婪,這便是仙之位面。

「這是……,好強大,但不過,這裡居然沒人守護,居然有人在這樣的地方煉製仙器。」但被這股席捲到的強者目光都是一道道訝然的光芒,急忙暫時鋒芒,但待察覺到好像沒有多少人守護在這裡,訝然的神色則是變得有些疑惑起來,最後,確認了什麼之後就變得精彩起來。 「朋友,還請退下,不然,小心傷到。」這時候,在無數的氣浪巨風中,只看到一頭全身火紅色頭髮如同烈火一般的男子率先來到這裡,這男子,看到這座白金色光芒的巍峨直接九天的眾聖塔,目光內貪婪的光芒閃爍不定,火紅色的真氣一動,附於眾聖塔之上,不斷的鑽入進去,火紅色的光芒跟白金色的光芒衝擊而起,就想奪取,但身在這邊的趙天下三人,同樣的,被剛才梁冬造成的一陣真氣巨浪也是有點目光迷糊,但這道火紅色身影還是被他們捕捉到了,見這些人就想奪取,就算邊隕界強者的這些強者身軀上瀰漫著令人心悸的真氣波動,但想要這樣輕易的奪取,他們也不同意,青色真氣爆射過去,雖然嘴上說著朋友,但對於這些前來一聲不響就要奪取的人,想想也知道,嘴上說說肯定沒什麼用,最主要的還是要以實力要對方忌憚,這樣,才有資格跟人家說什麼,但現在不知道情況,趙天下也沒有出言不遜。

嗖嗖嗖!!!!

這一次,這裡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導致不止一個方向,就是四面八方的強者全都是聞訊而來,這裡,就算是當中一個中心點,所有狂風暴雨,都即將要在這裡爆發。

「笑話,我堂堂炎凌,雖然仙器很強,但我的安全可不用你著想,你們是誰?居然敢在真虹仙院的管轄範圍內煉製仙器,不知道這裡不容許進行這樣的私自煉製仙器行動么?」炎凌破開空間,一聽趙天下那麼說,冷笑了一聲,全身熾烈的宛如一輪烈日,又刺目又強大,看到趙天下前來阻擋,可不管趙天下多麼的強,還是一道不弱的青色真氣爆射而來,直接就是一拳鎮壓下來,但就是知道,依照他粗獷貪婪的性格,看到造成威力那麼大的仙器,也必然不會輕易放棄。

「那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頓時,看到這隻拳頭如同一隻跳躍的火焰一般砸了過來,趙天下深深呼吸了一口,「青山聖域」張羅開來,這裡,就是趙天下的天下了,裡面,只有青山綠水,沒有爭鬥,趙天下作為上古大聖「靈魂之階」,這次來到邊隕界,進步了一階,倒也強大了不少。

「什麼?」

「大聖?」

頓時,這個炎凌震驚了,因為,他現在才知道面前的這個人居然是上古大聖的修為,一瞬間,驚駭都布滿了臉龐。

「現在明白可就晚了。」但趙天下卻不會因此而放過這個人,既然出手都出手了也不在乎那麼多了,大聖之拳鋪天蓋地的揮灑過去,跟這個炎凌碰撞了起來,雖然仙之位面的強者都厲害無比,但趙天下還是佔盡了優勢,將炎凌震飛,臉色一白,一口鮮血就噴吐了出來。

「啊!」

「你們也該給我停下了吧?」蕭人雄跟雷黑獄二人也是各據一方,冷冷震開空間內的真氣餘波,這下看得比較清楚之後,看著數千個長生秘境強者來到這裡,他們三個也都是頭皮發麻,但不能退縮,上古大聖的氣息悍然爆發,冷冷的道。

「啊!」

「什麼?上古大聖?這邊這個也是?有三個啊?」

頓時,看到三人爆發出的力量是屬於上古大聖的,一個個強者臉色都有些不同的變化,這些人當中,有團體的,也有個體的,若是團體還好說,但從這個炎凌剛才的話就可以聽出,似乎這裡是一個什麼地方管轄的,這個地方,足以讓他有很多底氣,但獨立個體的就不一樣了,三大大聖在這裡,他們打不過就只能退走,說不定,留下來會將小命也留了下來。

「梁冬,唉……,這可怎麼辦啊?」這一刻,紫萱看著那麼多強者如狼似虎的衝殺過來奪取眾聖塔,紫萱雖然通曉了很多神通,但**力量卻是很弱的,當下就躲藏了起來,即使紫萱通曉空間陣法,但對於那麼多人強者直接一擁而上而來,也是來不及布置。

「要不然,我們出去跟他們拼了,就算是仙之位面的強者,我們也不怕,反正能夠來到仙之位面,我們已經了卻了此生,只可惜,不能親眼看到天子死,不能親眼看到洪月兒死。」這時候,氣魂大陸的所有人心之所向,除了少數幾個,已經徹底凝聚成了一起,就算面對著傳說中仙之位面的強者,也沒有半點退卻。

「哼……,此事因我而起,跟諸位沒有一點關係,我惹下的事我自己一力承當。」梁冬也沒想到仙器一旦成型,異象會那麼強,但現在已經到達了最後一步,這一步過後,自己該承擔的責任自己就會承擔去的。

「你們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煉製仙器?」頓時,待到這裡的真氣餘波散盡之後,三大大聖將全身閃爍白金色光芒的高塔護在背後,看著數千強者圍堵在這裡,還面色不善,趙天下三人都是面色一變,心中則是倒抽了一口涼氣,其中,一個年輕人走了出來,警惕的低吼道。

「散修而已。」對此,趙天下只是淡淡的道。

「散修?」

「不管你們是散修也好,是別的宗門也好,都得跟我們回去一趟,要麼?將仙器給予我們葉幫,再由我們葉幫交由我們真虹學院院內,若是確定你們是散修,再還給你們不遲。」聞言,這個年輕人輕笑了一聲,旋即淡淡的道。

「噗嗤……。」

此言一出,可以聽出數千人之內,不少笑聲響起。

「葉輕風,你是腦子給驢踢了么?交給你們葉幫?你葉幫還會交給學院?別說笑了,你要不要臉啊!」頓時,剛才那個炎凌長笑一聲,鄙夷的看著葉輕風道。

「你……。」似乎被猜出了心事,葉輕風面色有些難看。

「我看,還是給我們風幫吧?」旋即,一個個男子都是走上前來,目光火熱的看著三人背後的白金色的眾聖塔,道。

「這裡都是真虹仙院的學生么?」

「那我們還是走吧!」 「我誰都不想給。」陡然,梁冬淡淡的聲音響起,聲音不大,但卻響徹在了每個人的耳旁,梁冬雖然不是那種惹是生非的人,但人都欺負到了頭上,現在,則是將他們當作一個可以讓來讓去的東西,士可殺不可辱,再沒點反應尊嚴都沒了,更何況,將眾聖塔讓給別人,那自己的親朋好友以後在哪?難道,就這樣在仙之位面么?不管怎麼樣,就算自己等人被懷疑是別的地方來的,但仙之位面也不是某個人更不是某個勢力的,想要交房租也沒那麼容易,這些人,不分青紅皂白就要想自己的仙器,也太不講理了吧?

「冬兒,要不然,就將眾聖塔讓出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